banner
1 月 15, 2021
75 Views

下方不遠處,綠詩等人在盤膝,看似沒有承受什麼壓力,雙眸緊閉,身體不動不搖,有一種聖潔的光輝散發。

Written by
banner

然而他的實力比綠詩幾人強了不知多少,卻感覺到沉重如山的壓力。

「百重之下,以天賦定論!」一道聲音適時解開了易辰的迷惑。

「天賦越強,受到的威壓越大!」

「百重之上,以實力定論!」

「實力越強,受到的威壓越大!」

「傳承聖殿,公平公正,沒有任何人能逃脫規則的束縛!」

「大劫將至,我族需要強者為支柱,一切為了明天!」

易辰苦笑,這道聲音顯然不是那尊至尊生靈發出的,而是傳下這傳承聖殿的前輩先賢留下的,針對的就是天賦強橫的後輩。(未完待續。。)

… 他身體一頓,回頭便撞進了那雙有些複雜的眼睛。

「睡覺了。」庄思楠說完這句話,便鬆開他,側過了身,背對著他。

霍昀琛愣了愣,就算是簽上億的合同他也沒有像現在這樣去斟酌這麼久。

他怕自己理解錯了,怕意會錯了。

「霍昀琛,你要是不睡,就出去。」

霍昀琛立刻上了床。

「不要碰我。」

「好。」

庄思楠側著身子,霍昀琛平躺著,手腳併攏,一動不動。

連呼吸,都盡量收著,怕影響到她了。

身邊男人的小心翼翼,庄思楠感覺得到。

她太膚淺了。

這麼快,就要淪陷了。

「霍昀琛。」她喊他的名字。

「我在。」男人依舊綳著聲線。

她說:「晚安。」

霍昀琛心臟猛跳了一下,「晚安。」

……

次日一早,庄思楠醒過來,身邊早已經沒有人了。

她起身,看到床頭柜上有一張字條。

上面的字跡剛勁有力,大氣磅礴,很漂亮的字。

「我回去了。自己照顧好自己,有什麼事,給我打電話。隨叫隨到。」

庄思楠看了這段話,捏著紙條,笑了。

……

NV大廈的建造已經進入正軌,庄思楠每天都會去工地上看一下。

和其他工作人員溝通,以達到最優的效果。

這一晃,便是半個月。

「霍總,半個月了,您怎麼沒去見太太?」阿楓很好奇。

之前那可是沒隔兩天就往那邊跑,陪吃個飯,睡個覺就回來了。

這可都半個月了,居然沒去。

太反常了。

從上次回來,就有點反常。

霍昀琛想去。

可他記得那天晚上他出現在她門口的時候,她並沒有很驚喜的樣子。

而且那晚,他輕薄了她。

也不知道她是不是還生著氣。

這些天微信聊天,也只是客套簡單的問幾句。

「她可能並不太想見我。」她不喜歡,那就不要去惹她不開心。

阿楓聽著這語氣,很憋屈啊。

「您怎麼知道太太不想見您?」上一次見面是發生了什麼事嗎?這怨氣,隔了這麼久,也不見散?

霍昀琛抿著唇,往後一仰,一臉的落寞,「我出現在她面前,她並不是很喜悅。」

阿楓明白了。

「女人可能就是這樣,明明心裡很感動,但不一定會在表面上露出來。畢竟,女人很矜持。」

「你戀愛都沒談過,怎麼懂?」霍昀琛睨了他一眼,一臉的不可信。

阿楓清了清嗓,「做功課。」

霍昀琛輕哼一聲,「單身久了,也想脫單了?」

「時刻準備著。」

「貝佳你拿得下嗎?」霍昀琛可沒有忘記這件大事。

這可是庄思楠給他的任務,要給貝佳找個各方面條件都優的男朋友。

阿楓想到在鳳城發生的那件誤會,當時貝佳有多生氣,他現在還記憶猶新。

「霍總,這種事情,得看緣分。」他跟貝佳,應該是不合適的。

「你想丟我的臉?」霍昀琛皺起了眉。

嚴肅的樣子,就跟在談一件很棘手的生意。

阿楓震驚。


霍昀琛冷哼,「如果你失敗了,直接開除。」

阿楓:「……」這麼隨意?

不,這麼嚴重?

他不就是不談戀愛,就要上升到被開除這麼狠?

「霍總,貝佳不喜歡我,我也沒有辦法。如果是個生意,項目什麼的,我肯定用盡一切辦法拿到手。」阿楓急了。

「那你就用盡一切辦法,把貝佳拿下。並且,對她好。」霍昀琛下了死命令,「不然,開除。」

阿楓:「……」

他從來沒有覺得不談戀愛有多嚴重,現在突然變得這麼艱巨了。

「霍總,如果貝佳不喜歡我呢?」他得再掙扎一下。

「說明你不夠優秀,說明我眼光有問題,也不用留在我身邊了。」霍昀琛勢必要做一件讓庄思楠開心的事情。

阿楓頓時覺得自己的人生開始凌亂了。

一直都正常的,怎麼突然就變得這麼坎坷了?

不是,霍總幹嘛不給其他人介紹女朋友?不對他們有這麼嚴格的要求?他們也單身啊,為什麼非得盯著他?

「因為你可靠。」霍昀琛把他眼裡的疑惑都在清楚了。

阿楓深呼吸。

他是該說謝謝嗎?

謝謝老闆這麼器重他,這麼看得起他?

「霍總,我能問問,您為什麼對這件事情這麼上心呢?」怎麼就突然管起他的婚姻大事了?還這麼強勢,硬拉他跟貝佳。

霍昀琛掃了他一眼,淡淡的說:「思楠讓我給貝佳介紹一個優秀的男朋友。」

「……」敢情這是為了討太太的歡心啊。

呵,呵呵,他成了老闆討好太太歡心的工具了?

……

庄思楠跟工程總監一行人開了個會,一起吃了飯,才回了酒店。


站在門口,她拿著房卡就遲疑了。

半個月了。

她每次開門前都會在想,他是不是又在裡面,風塵僕僕,目光柔情的望著她。

可沒有。

他沒有來。

原來,不來是會想的。

開了門,她進去坐了一會兒,準備去洗澡。

剛拿好衣服,正準備進浴室,身體忽然不穩,她一把抓住桌腳,桌子都在晃動。

頂上的水晶吊燈急促的晃動,庄思楠當時腦子裡一下子就浮現了兩個字:地震!

她立刻跑到浴室,躲到三角地帶,頓下抱頭。

幾次她差點被晃得往前面趴去,好在,這樣的晃動沒持續多久就停了下來。

她蹲在那裡,一動不動,腦子裡是一片空白。

幾個深呼吸,她慢慢地站起來。

腿,發軟。

後背一片冰涼。

剛站穩,又是一陣晃動,她腳下一滑,整個人朝地面砸去……

……

「霍總,K市發生地震。」阿楓急忙忙的跑進會議室,也顧不得還有那麼多高層在。

霍昀琛臉色瞬間煞白,丟下一室的人,拿著手機撥著庄思楠的電話走回自己的辦公室。

「您撥打的用戶暫時無人接聽,請稍後再撥。sorry……」冷冰冰的機械女聲無情的傳來,他再撥,依舊是一樣的。

「聯絡藍田。」霍昀琛氣壓極低。

阿楓臉色也沒有好到哪裡去,「第一時間聯絡了。聯絡不上。」

就因為如此,他才更擔心。

霍昀琛握緊了拳頭,薄唇抿成一條線,他努力壓抑著糟糕的情緒,雙眸里是濃濃的擔憂和憤怒。


「訂最快去洛市的機票。」

「發生地震,現在去那邊的航班都已經延遲了。」阿楓知道他在得知這個消息是一定會去B國的。

霍昀琛保持著他的理智,「調直升機。」

「是。」阿楓立刻打電話。


霍昀琛進了電梯,不停的給庄思楠打電話,無人接聽。

俊逸的臉龐沒有了往日的鎮定,冷冽而焦慮。

「直升機正在趕來。」阿楓安慰著他,「琛哥,不用擔心,嫂子不會有事的。或許那邊,只是斷了通訊信號。」

這個時候,阿楓也不再叫他霍總了。

霍昀琛不說話。

只是那焦慮擔心的情緒,一層層往外涌。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