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5, 2021
87 Views

「你!你這個傢伙!」馮揚真心無語了,自己白瞎說了那麼多話,乾脆搬出元首的威嚴,「這是命令!威廉姆中校!」

Written by
banner

「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威廉姆中校居然搬出了馮揚以前得瑟的時候,說出的中*事諺語,當初那是他用來抵擋希特勒的,如今竟然被用來搪塞自己!

馮揚火大的擼起袖子,「卧槽!那玩意是說我不在你面前的時候用的,你丫居然當著我的面說!小子,你是不是膽兒肥,有種打一場!別攔著我!我要揍他!」馮揚氣得要踹威廉姆中校,結果被夾在中間難做人的列車長死死抱住。

只是沒想到馮揚的力氣太大,列車長一個沒抱住,被馮揚衝出去兩步,呆了一呆,馮揚腳步一轉又退了回去,扯出列車長的胳膊重新抱住自己的腰,輕咳了一下,指著威廉姆中校大吼,「小子!有種你別逃!別攔著我!我要揍他!」

周圍的人瞬間覺得上萬頭草泥馬賓士而過……

「別鬧了。」霍爾等人看了半天的戲,到此時實在有點看不下去,和子辰兩個將馮揚從列車長手裡拉了過來,子辰溫和的笑著,一邊幫馮揚整理衣服,而霍爾則對威廉姆中校冷聲命令,「聽元首的話,全體準備迎戰。」

「是!」威廉姆中校見元首先生的戀人都這麼決定了,猜測對方應該是有把握,便開心的應了下來,然後離開火車頭下達備戰命令。

蘭斯拿起放在一邊的望遠鏡觀察外面的情況,皺褶眉頭道,「他們手裡的武器很像我國總統賣給英國的武器。」

馮揚早就通過悄然放出的麻雀傳回來的3D立體影像得知這些人的身份和具體埋伏位置,「就是英國人,帶隊的還是我一熟人。」說到這馮揚冷笑了一下,「就是當初我被暗算差點因為飛機失事而死的時候!」想到慘死的本森,馮揚心中便是一痛,害死本森的真正兇手並沒有真正解決。

聽到馮揚提起那件事,霍爾四人同時嘆口氣,那時間因為馮揚及時聯絡威戈元帥,並沒有讓他們擔心太久,比起馮揚曾經失蹤近十天的那件事,之後的一切都讓他們心理強大許多,不過他們也清楚那件事真正給馮揚帶來的是心靈上的傷害,重視的朋友在自己面前因為保護自己而死去的感覺非常不好,甚至之後馮揚雖然有照顧當初跟本森一個寢室的那些戰友,但自己卻很少願意去見大家,剛才雖然馮揚在刻意的得瑟鬧騰,實際上威廉姆中校的建議卻戳中了馮揚心底的傷痛。

其實霍爾四人還是更贊成威廉姆中校的建議,但他們也不希望再次在同一件事上傷害小羊的心。


隨著威廉姆中校把具體的任務傳達下去,由於有了馮揚提供的敵軍埋伏具體位置,多少彌補了他們處於下方的劣勢。之後當雙方正式開始火拚的時候,巨大的防護罩緩緩將整個列車包裹起來,由於範圍太大,馮揚只能降低防護罩的防禦力度,因此敵人的子彈如果打在列車車廂皮上,雖然不會打穿,卻能留下深深的子彈痕迹,多數子彈卡在了車廂上,這樣反而更好的掩蓋了馮揚使用的這一技能。

這是馮揚第一次使用那麼大型的防護罩,體內各項數值消耗的非常快,在使用之前,馮揚還特地準備了一排的昂貴恢復藥劑,但是當埃米爾驚怒的大吼,提醒大家對方要使用迫擊炮的時候,馮揚的臉上也有些難看。以他現在能夠完成的防護罩力度根本無法阻擋迫擊炮的攻擊!猛然將面前的一排恢復藥劑灌倒肚子里,馮揚在子辰擔憂目光中,臉色變得愈發的蒼白。

而「劫匪」那邊的情況也不太好,帶隊的人雖然一身散兵游勇的裝扮,氣質卻非常拘謹斯文,「劫匪頭子」怎麼都想不通,為什麼自己佔據了天時地利,卻打到現在也沒能攻下一列被包圍的火車!對方就好像能看到他們似得,射擊目標非常精準,他不認為自己這邊有叛徒,因為他們的散布埋伏的具體位置本來就是隨機的。

如今,自己這邊死了那麼多人,對方卻似乎連受傷的都少,更離奇的是,他們的子彈被火車車廂擋住就算了,居然連車廂上的玻璃都打不碎!想起自己曾經看到過的場景,這人活生生的打了個冷戰,心中不好的預感令他迫切希望停止戰鬥,「迫擊炮!把迫擊炮運過來,給我轟!」 在「劫匪頭子」一聲令下,周圍各種衣服打扮都有的人行動非常迅速,相互之間配合默契,每個人很少有多餘動作,兩名「劫匪」負責固定迫擊炮,另一名「劫匪」則從炮口裝彈。

「發射!」那名劫匪頭子忍下心中不好的感覺,非常乾脆利落的下達發射命令。炮彈從火炮口迅速射出,以曲射路線朝著火車車頭砸去!

「後退!後退!後退!」守在火車車頭的德國士兵驚恐的大吼著,迅速從車頭倒退回車腹處,然而還是有些士兵來不及撤退,眼看著炮彈就要打擊在火車頭,進而引發慘烈的爆炸,到時身處附近的士兵基本上難以存活!

士兵們拚命跑著,眼底露出絕望……

不光是死人問題,這一下如果炸實在了, 少帥大人,您又失寵了! 、甚至是法軍、比利時軍隊,到時候別說是這些保護自己的德軍,馮揚恐怕連霍爾四人的安全都無法保證。

想到這,馮揚如今已經細長不少的圓眼睛微微眯起,咬牙下定決心,將所有的體力值、魅力值和信仰值一起通過轉換成防禦技能需要的數值,同時放棄後方火車的防禦,全力集中在火車頭處。

「噗——」彷彿受到猛烈撞擊,一口鮮血驟然噴出,子辰距離最近,慌忙上前抱住馮揚脫力癱倒的身體。

與此同時,讓所有人震驚的一幕發生了!

炮彈打擊在火車頭,併發生了爆炸,爆炸產生的巨響和刺眼的光芒將一些士兵震暈,其它車廂的德國士兵眼中閃過悲哀,很快眼前的情況讓他們震驚,遭受到炮彈攻擊的火車頭居然完好無損!

「怎麼可能!」那名偽裝劫匪的英*人首領瞪大眼睛,叫出了所有人心中的震驚,這一刻,炮火都停止了。


德國士兵忍不住揉了揉眼睛,發現他們真的沒事,不少人雙手合十,感謝耶穌聖母保佑,這簡直就是奇迹!而英軍方面徹底傻了,不知道是誰想起馮揚在歐洲大陸被人耳熟能詳的傳說事迹,滿臉驚恐道,「不!這一定是因為我們違反了神的旨意!神會懲罰我們的!」

說完連仗也不打了,直接跪在地上不停的祈禱。這人的行為感染了周圍人,越來越多的英國士兵放下武器跪地祈禱,這一切讓知道更多的英軍首領面色難看,猛然朝著最先放下武器的士兵射齣子彈,怒吼道,「你們現在是士兵!正在執行任務!誰敢投降,我先殺了他!」


這一招還是有效的,英國人戰戰兢兢的重新拿起武器,但是此時的他們氣場已經弱了下來。

兩軍對戰,講究一鼓作氣勢如虎,再而三三而竭,彼竭我盈故克之。德軍這邊被這樣的奇迹激勵,看,連神都站在他們這邊!愈發的勇猛,雖然失去了馮揚的防禦保護,導致傷員急速上升,卻沒有一個退卻,不少人離開火車頂著火力朝兩邊的小山坡上攻去,一時間交戰雙方陷入膠著,戰鬥進入高|潮階段。

「我沒事,就是突然脫力。」火車車廂里,馮揚緩緩的朝著霍爾四人搖搖頭,「是迫擊炮,在10點鐘方向。」勉強指出迫擊炮方位后,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這還是在炮彈攻擊之前馮揚「看」到的畫面,之後為了集中所有數值,麻雀之眼被收回,接下來只能靠眾人的力量。

蘭斯活動了一□體和手腕四肢,「你們保護好小羊,我去銷毀迫擊炮。」趁著英軍還沒有反應過來,趕緊破掉對方的重火力區域。他們四個雖然都有些功夫底子,但霍爾更注重用腦,埃米爾這貨純粹就是理論知識,子辰雖然更厲害,但此時馮揚需要有人保護和照顧,自然是要留下最強的人,如此倒是實戰經驗豐富的蘭斯最為合適。

「小心!對了,有位故友就在迫擊炮附近。」馮揚皺了皺眉頭,並沒有阻止蘭斯,剛剛迅速灌下的兩隻昂貴的高級恢復藥劑在慢慢起作用,雖然短時間內喝下太多導致恢復時間過長,馮揚明白現在最好的選擇就是蘭斯或者子辰潛伏到敵後,擒賊先擒王。

蘭斯點點頭,小心翼翼的從兩節車廂中間的連接處進入火車底部,然後沿著火車軌道爬行到距離馮揚給出的迫擊炮最近直線距離,而這個時候,霍爾和埃米爾的火力支援隨即跟上,由於馮揚的緣故,如今四個人之間也有了少許感應,加上爬行速度和距離的計算,才能讓三人配合默契。

就在帝國的視線被霍爾和埃米爾的火氣吸引住時,蘭斯果斷抓住機會衝上小山坡,這個時候就看出結實鋼盔和防彈衣的好壞了,蘭斯不住的感嘆,不愧是小羊拿出來的東西,各個都是極好的,也不知道這種的能不能量產,否則絕對能夠再次顛覆全世界的軍火市場。

馮揚不知道蘭斯那貨這種時候還在思考做生意的事,拚命恢復自己的身體各項數值,尤其是體力值,這玩意兒一清零,自己的身體居然也隨之會進入極度疲倦期,跟個殘廢沒兩樣,周圍情況如此危急,馮揚卻只能躺在子辰的懷裡,真是……

「我渴了,還有那個香蕉順便拿給我吧。」這樣靠在懷裡被人伺候的感覺,還是一如既往的舒服啊!

霍爾見蘭斯已經成功摸到敵人首領後面,便停了下來,看了看又在抖毛的馮揚,無奈的搖搖頭,舉槍再次開始射擊。一旁的埃米爾不爽了,邊打邊退到馮揚身邊,抓緊機會啃了一口,然後又退回窗邊,嘴巴還不停的吧唧兩下,像是在回味。

周圍的德國士兵露出崩潰的表情,話說,在他們這幫老光棍面前秀恩愛真的可以嗎?繼而將這股子怨氣發泄到英*人頭上,沒過多久,英軍那邊傳來了驚呼聲,再之後,一個綁著白色布條的樹枝緩緩豎了起來,戰火也隨時停下。

蘭斯架著充滿內斂和斯文氣質的「劫匪頭子」出現在眾人視線中,這人很快被帶到馮揚面前。馮揚現在僅僅只是能動動手指頭,乾脆繼續賴在子辰懷裡,朝著那個長得也不錯的「劫匪頭子」笑道,「好久不見,你這造型過於喧囂啊,話說,怎麼稱呼?」

「克勞。」「劫匪頭子」不卑不亢回答,之後揚了揚下巴,語氣帶著自豪,「英國陸軍中校!」

「克勞中校,對於你是如何來這裡堵截我的事,我其實並不太感興趣。」馮揚頓了頓,猜也能猜到,對方肯定是跟荷蘭或者比利時的人聯繫,一直對馮揚一行人的行蹤進行追蹤,想到英國表面上對德國採取綏靖政策,態度友好,背地裡卻一直採取各種齷蹉伎倆,馮揚就氣不打一處來,面上卻笑得愈發的友善,「這張照片是你拍的吧。」

馮揚動了動手指,一張照片突然出現在食指和中指中間,周圍人以為這只是一個小魔術,並沒有表現出吃驚的態度。而張這張照片到達克勞中校手裡后,周圍的德國士兵被清場,整節車廂里只剩下馮揚五人和克勞中校。

克勞中校看到這張可怕的照片,再也無法維持表面上的平靜,手一抖,照片便掉到了地上,只見上面有一個年輕男人正露出詭異微笑,而最恐怖的是,這人的手正插入另外一個人的左胸口,將一顆鮮活的心臟掏了出來!

「你、你是魔鬼!根本不是被神選中的神之使者!」克勞中校驚恐的看著馮揚,嘴裡發出作為虔誠信徒絕對無法忍受的批判之語。

馮揚不爽的皺了皺眉頭,蘭斯立刻會意的狠狠朝著克勞中校的腹部重重一拳,打得此人直吐酸水,好不容易才恢復正常,痛苦的撫著肚子到,「沒錯,是我拍的,那又如何?」

「原來英國現在已經有這麼高超的攝影工具製造技術。」馮揚微微皺眉,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自己這隻蝴蝶翅膀煽動太厲害的原因,現在越來越多的歷史發生改變,很多幾年後、甚至十幾年後的科學技術提前發生,也不知道是好是壞,馮揚又套了寫話后道,「果然……你們英國的觸角已經深入德國內部,上次我的飛機失事,就是你們英國人乾的好事!好啦,謝謝你的乖巧回答,接下來,就該好好討論提下你的贖金問題!克勞中校,你覺得自己值多少錢呢?」

如果不是自己運氣好,這會要被收贖金的恐怕就是德國了,還不知道會不會被撕票。外面投降的英國士兵已經被集中在一起控制,馮揚雖然說要贖金,腦海里卻考慮著是否要撕票問題,不同於上一次的跟英國航母相遇的事,馮揚那次出於輿論傳播效應的考慮,雖然放走了不少英國海軍,卻不代表這次他同樣打算放過英國陸軍!

作者有話要說:老貝單位下午運動會,大腦過度興奮靜不下來,結果趕不及晚上12點的更新,乾脆當存稿,扔早上9點了~嘿嘿,這樣明天就可以碼後天~~雙開文不用碼當天的感覺真好! 馮揚從荷蘭皇室那裡「借」來的專列還蠻大的,後面的車廂整理整理,坐了滿滿當當的英*人,這些人已經全都確認過了,都是英國陸軍士兵,散兵游勇的外衣下面是英軍制服。馮揚讓人將這些全都拍了下來,準備選在合適時機將照片公布出來,倒是非常好的一個開戰借口。

在荷蘭比利時交界處等待馮揚的曼斯坦因等人沒想到,等到的不光有他們的小元首,還有一大波英國俘虜,為向英法出戰的理由煩惱的德國外交官和軍官們恨不得上前抱住他們的小元首猛啃。

這一次負責攻打比利時的是「戰略天才」曼斯坦因,德國三大名將之一,有了情報天才伯爾托爾德,德軍輕易推測出比利時打算在中部迎擊德軍主力,於是制定了曼斯坦因計劃,決定饒過中部主力,從比利時南部的阿登森林地區向英吉利海峽推進,形成對比利時和英法盟軍的包圍,總共不過15天的時間。

待馮揚抵達交界的時候,雙方已經歷過數次大戰,其中在漢努特發生的坦克戰,幾乎投入了德國超過8成的坦克;而在埃本-埃美爾,馮揚強烈推崇的空軍傘兵又再一次發揮了奪取要塞方面強悍的作戰能力,證明了這一新兵種存在的必要性,讓不少德國老牌政客因此閉嘴,再無人對馮揚撥出大筆軍用資金投入空降兵建設有意見。

看著一批批的德國陸軍向著比利時挺進,馮揚托著腮幫坐在窗戶邊看著發獃,軍事方面扔給了霍爾處理、政治方面有埃米爾在做、不老實的政敵有子辰收拾、經濟方面則有蘭斯在梳理,馮揚現在是無聊到快要發霉,想溜達回蘇台德泡溫泉,又被曼斯坦因不言不語的盯著看,看得馮揚背脊發毛,只好老老實實繼續留在交界區激勵士兵。

看了一會,馮揚忽然起身,自言自語了兩句、說要去上廁所,結果等到眾人回過神時,只找到了一張「離家出走」的字條。與此同時,比利時境內一支難民隊伍中多出了一名年輕的男子。

這人是從荷語區逃回來的,說的是非常標準的荷蘭官方語言,看氣質談吐,估計出身貴族,加上長像不錯,雖然看起來有點手無縛雞之力,難民隊伍中卻有不少姑娘對這小夥子獻殷勤。

隊伍里最漂亮的米莉姑娘是裁縫的女兒,在難民們休息的時候,米莉端著剛剛燒開的水走了過來,「給,乾淨的飲用水。」

馮揚見狀眼睛一亮,正好他有點渴打算找點水喝,由於趕路的時候並不是隨時都能找到乾淨的水源,因此飲用水也是很珍貴的,馮揚並沒有跟米莉客氣,拿出自己的白瓷杯子倒了半杯水,剩下的又還給米莉,同時還拿出一塊壓縮餅乾遞給米莉,「嘗嘗這個,從德國士兵那裡弄來的哦。」

米莉也是個爽快大方的女孩,直接坐在馮揚身邊的土地上,接過壓縮餅乾,好奇的反覆看了看,然後露出略微羞澀的笑容,「我看不懂德語,這要怎麼吃?」

壓縮餅乾是馮揚找人研究出來作為德*隊的統一軍糧,這樣不但方便攜帶、還很容易吃飽肚子,在一些比較困難的戰鬥中,甚至不需要糧草先行,士兵直接自己攜帶一些就行了,大大加強了部隊的機動性。

馮揚也沒有欺騙米莉,這餅乾確實是他「離家出走」前,去德軍軍需處弄來的,德國元首要東西還是很容易的,事後補個手續就行,當時那些可憐的軍需處官員哪裡知道他們的元首大人是來弄離家出走的口糧的。

「直接撕開啃著吃就行了,只是有點干,最好能搭配點水。」馮揚撕開一袋做示範,「哦對了,這個叫壓縮餅乾,千萬別吃多了,遇到水很容易撐壞肚子,以你的飯量,一次四分之一就夠了。」

兩個人一個漂亮一個帥氣,看起來般配極了,周圍暗戀米莉的小夥子們看馮揚的目光愈發的不善,而姑娘們則好點,雖然有些失望但也不會太過糾結,畢竟這個自稱馮的年輕人看起來就像一個家族敗落的貴族子弟,這種人嬌生慣養,並不是適合過日子的人,大家也不過是有些迷戀對方的外表而已。

「米莉!回來!」米莉的父親滿臉怒氣的找了過來,對於女兒總是貼到這麼一個落魄貴族身邊很不滿意,將不情不願的女兒拉到身邊,米莉的父親用不屑的眼神上下掃視馮揚,嘴裡發出冷哼,「也不看看你現在什麼條件,還敢打我女兒的主意?」

「爸爸!」馮揚還沒有回答,米莉先發難了,因為羞澀而臉蛋通紅,「你誤會了!我們之間沒什麼!走了!」說著不由分手要拉著父親離開。

米莉的父親臨走前還是警告的瞪了眼馮揚,看得馮揚好無辜,無奈的笑了笑,馮揚繼續啃餅乾吃,時不時還從系統背包里調出肉鬆、牛肉粒之類的小食直接送到嘴裡。

之後的行路,馮揚的處境更加艱難,人們似乎總跟他過不去,看到他一天要吃三頓食物,就會嘲諷他「不愧是貴族少爺,都不懂得節省糧食」;當他準備加入臨時防禦工事建設的時候,又被譏笑「大少爺手上連個老繭都沒有,還是別添亂了」。

偶爾馮揚經過一些人的時候,還能聽到老人拿他當反面教材教育孩子「不要像那些貴族老爺那樣,啥都不懂,出了事連生存都難」。不停的有人給馮揚使跘子,或是故意擋住馮揚的路、又或是休息的時候找借口不讓馮揚好好坐在地上休息,弄得馮揚哭笑不得,

不過這些都是些無傷大雅的小伎倆,馮揚如今的眼界,自然是不會跟這些人一般見識,無所謂的笑笑也就讓了他們。結果這些小夥子還以為馮揚是懦弱、怕了他們,更加瞧不起他。

「快!快躲起來!是德國人!」負責探查周圍情況的一名比利時難民突然衝到隊伍中,快速的穿梭著,將德軍出現的消息傳出去,附近正好有一處山林,驚慌的比利時難民連忙躲了進去,就在眾人躲得差不多時,德*人已經出現在肉眼可見的區域。

然後這時候一名年輕的少婦發出驚恐的叫聲,「孩子!我的孩子呢?」

難民們相互看了看身邊,並沒有發現那孩子的蹤影,「啊!在哪裡!」驀地一道聲音響起,難民們順著發出聲音的人手指的方向看去,一個2歲多的孩子正站在馬路中間,茫然的走來走去,嘴裡還不停的哭喊著「媽媽、媽媽。」

而這時,德軍的先頭部隊摩托隊只有不要200米!

少婦哭著要衝出去救孩子,但他身邊的父親和丈夫死死捂住她的嘴巴並抱住她的身體,同時輕聲斥道,「你這時候出去,不要命啦!」

但是少婦寧願不要命也要救回自己的孩子,但她一個弱女子哪裡是幾個大男人的對手,連哭的聲音都沒有透露出來,只是那露在外面的眼睛不停的滴著淚水。其他難民痛苦的避開視線,不願意再看這樣的慘劇,沒有人敢冒著被德軍抓捕的危險、出面去救那個可憐的孩子。

忽然一道身影閃過,孩子的哭聲隨之小了很多,人們疑惑的看過去,發現居然是那個被他們排斥的落魄貴族少爺!難民們露出不敢置信的目光,一言不發的盯著馮揚和那個孩子。

馮揚迅速跑到孩子身邊,並將之抱到路邊,很快德國摩托隊從馮揚身邊駛過,幸好馮揚將孩子抱走,否則很可能會被摩托車撞到。

「好了,不哭的話,哥哥帶你去找媽媽。」馮揚無視那些德*人,逕自哄著手裡的小娃娃,同時釋放出神聖之光,這種技能不光能夠迷惑人心,少量的光芒可以降低敏感的小孩子心裡戒備。

果然那孩子非常喜歡馮揚身上的氣息,含著大拇指,眼裡還掛著淚水,就這麼瞪著大大的眼睛盯著馮揚看,在感覺到有其他人接近的時候,小孩子還伸出手緊緊摟住馮揚的脖子。

來得人是負責詢問馮揚情況的,這名軍人是陸軍少尉軍銜,感覺到變裝的馮揚給他熟悉的感覺,倒也沒認出對方就是自己效忠的元首,而是綳著臉用著蹩腳的英文詢問馮揚的身份。

馮揚摸了摸小孩子的腦袋安撫對方因為德*人存在而產生的緊張,之後露出友好的笑容,用流暢的德語回道,「先生,請別傷害我們。我跟我弟弟因為戰爭而失去了家園,正打算去別的國家親戚那裡。」

「你要逃到哪個國家?」這名德國少尉雖然驚訝於馮揚居然會德語,但能夠順利溝通讓他多少鬆了口氣,但聽到馮揚的目的,還是忍不住露出嘲笑的語氣,「看這個方向,是打算去法國吧!」

馮揚聞言隱晦的挑了挑眉,這傢伙還挺聰明的嘛,這條路並不是去法國的最近路,因為帶隊人估計那條路上會有很多德*人,而他們走的路平時都沒什麼人,就這樣還能猜出來,看來是個人才,抬起頭想多看幾眼記住對方的長相,回頭讓下面人多注意注意這個少尉,如果表現不錯,倒是可以提拔看看。

結果這個少尉居然吼了馮揚一句,「看什麼看!」他還沒有遇到過這麼大膽的比利時人,被對方這樣盯著看,少尉覺得很不舒服,不過想到對方的目的,少尉嗤笑道,「你還打算去法國?還敢相信法國?沒見過你們這麼笨的比利時人,真是識人不清。」聽得馮揚產生了抽這笨蛋一鞭子的衝動。

不過嘰歪完,這名德國少人居然拿出了一袋子飲用水和一小包的食物塞給馮揚,之後便坐回三輪摩托車離開,看得馮揚驚訝不已。

作者有話要說:各位,老貝最近碼起打仗的內容有點high過頭,後來吸取大家的建議,這幾天一直努力往裡面增加小受小攻之間的互動,但由於劇情安排的過於緊湊,很難增加大段感情戲,老貝反而有點亂了。

仔細思考後,在幹掉英國之前,老貝還是決定繼續走劇情,會盡量在裡面多穿插一些主角五口人的互動,但不會走感情戲了,否則我怕崩了大綱。

不過幹掉英法以後,基本統一歐洲,會有一段關於埃米爾的感情戲要走,其中還設計了一坨白蓮花~吼吼,為了設計好這朵白蓮花,老貝特地找了不少相關資料閱讀學習~~ 看著手裡的食物和水,馮揚沒想到他的軍隊還會做這樣的事,雖然他對德軍在對待戰俘和敵國百姓方面嚴格要求過,但具體如何實施這一方針政策,馮揚並不是太清楚,各個部隊都根據實際遭遇的情況又細節修正。

對於剛才那個傲嬌的中尉所謂所謂,馮揚暗暗叫好,雖然德*人掩蓋不住自己嘲笑比利時人愚蠢的心情,居然都快亡國了還相信法國,卻在實際好處方面,毫不吝嗇的向比利時百姓提供了食物和水,這種真正有用的東西才能激發比利時民眾的好感,到時候一傳十十傳百,馮揚要的效果就達到了。

比馮揚還要驚訝的是躲在叢林里的比利時難民,當德軍全部經過後,這些難民一臉不敢置信的走出來,有些人還露出來羨慕嫉妒恨的表情看著馮揚手裡的食物。經濟危機席捲歐洲,平時大家就很難吃飽,更何況如今家破人亡逃難的時候,那食物更是缺乏的很,沒想到德國人不但沒有傷害馮揚,居然還給他發食物和水,雖然不多,關鍵時刻卻足以救命!

那名母親瘋狂的跑了出來,一把抱過馮揚懷裡的小孩,確定孩子沒事才不停的朝馮揚彎腰道謝,而女人的家人也發自內心的感激馮揚。

這件事之後,馮揚總算是多了個說話的對象,這一家姓勞倫特,父子兩之前都是在煤礦上工作的,而小勞倫特的妻子、也就是那個差點失去孩子的少婦則在礦上靠幫人洗衣服賺點小錢。一家四口本來生活的挺幸福,雖然貧困了一些,倒也不會餓到肚子,誰知道……戰爭爆發,他們所處的煤礦區是德軍重點要侵佔的地方,礦工和他們的家屬連夜逃了出來。

「勞倫特大姐,那你們去了法國打算以什麼為生?你們就確定法國人會幫助你們嗎?」馮揚不是太看好逃亡法國這一決策,不過大家都把希望寄託於他們的盟國,馮揚也不好多說什麼,只是私底下偷偷詢問。

勞倫特夫人抱著孩子走路似乎很吃力,而她的丈夫和公公還得負責拿家裡最後一點財產,只能時不時的捶捶肩膀,繼續努力向前方走著。馮揚見狀主動將那孩子接了過來,勞倫特夫人推遲了一下倒也接受了馮揚的好意,她確實太累了。

稍微喘了口氣,勞倫特夫人這才回答馮揚的問話,茫然的搖搖頭,「我也不知道,或許繼續洗衣服,或者看看街面上缺不缺勞力,我丈夫有的是力氣。」話中滿是遲疑的味道,失去了家園,讓這個堅強的比利時女性茫然失措。

路途行進到一大半的時候,帶隊的幾個人讓大家原地休息,他們則離開了一會,等回來的時候居然救回了幾個比利時傷兵,這些人受到了難民們的感激和精心照顧,但是當首領要求大家每人勻出一點口糧和水的時候,大家卻都沉默了。

現在他們的口糧都不知道還能堅持多久,哪裡還能再分給別人。比利時傷兵們苦笑著搖搖頭,示意帶隊的首領不要為難大家,人們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這些人是為了保護他們的祖國、為了保護他們而受傷,甚至付出生命的代價,而大家卻連點食物和水都吝嗇於拿出,慚愧歸慚愧,拿食物出來的還是幾乎沒幾個。

馮揚看到身邊的勞倫特大叔捏了捏自家的一個布袋子,又看了眼兒媳婦懷裡的小孫子,最終還是沉默了。馮揚沒有去當那個出頭鳥,他雖然不缺少食物,卻也不願意表現的太突出,難民中好壞人都有,馮揚是來感受被他們佔領的國家民眾心態的,要是被惦記上就不好了。

然後又走了兩天,帶隊首領把自己的食物分給這些傷兵,自己幾乎都是餓著肚子走路,恨恨灌了自己一大口水,這個首領感覺肚子更餓了,隊伍中也開始有人斷糧,周圍卻很難找到可以吃的食物。

馮揚悄然的坐到帶隊首領旁邊,拿出那天德國中尉送給自己的乾糧在對方驚訝的目光中遞了出去,「你吃吧。」

帶隊首領也是比較反感馮揚的人之一,只是他們這支難民隊伍自然不會拒絕任何人,但一路上對於別人為難馮揚,這個首領並沒有阻止,或許對於有錢人,他們有著天生的排斥,而最後,願意拿出自己珍貴的糧食幫助他人的,卻是這個「可惡的貴族」,帶隊首領一時間覺得抬手都那麼困難,羞愧讓他沒辦法接受馮揚的好意。

馮揚看出對方的心思,笑了笑,其實這些難民大多數並沒有多壞,以馮揚現在的眼界,自然不會跟他們計較,這人為了救傷兵分出了自己的口糧,人挺不錯的,而那些傷兵這兩天接觸下來,也都非常不錯,即使如今受著傷,依然主動負擔一部分的防禦工作,有的傷口都化膿了都沒喊過痛,真是好樣的!

「吃吧,先前德國人給我的,不吃白不吃。」馮揚又將食物往對方手裡推了推。

那個帶隊首領這次沒有再拒絕,拿出乾巴巴的壓縮餅乾,狠狠的咬了一口,之後忍著飢餓感等待肚子里的餅乾遇到水慢慢泡大,剩下的則又推還給馮揚,「這就夠了,謝謝你!之前……是我們的不對。」帶隊首領想到之前馮揚還從德國人輪子下面救回了勞倫特家的孩子,感覺更羞愧了。

「沒啥,貴族也有好人。」何況他又不是啥貴族,但德國那邊在拿自己的姓氏做文章,好弱化年齡問題,馮揚也不好在這裡過多解釋什麼,估計今天下午就能抵達法國邊界,馮揚得盤算一下到時候怎麼應付盤查。

「等等,你會德語?」帶隊首領想起先前馮揚救勞倫特家孩子的時候,似乎用德語跟德國士兵有過對話,說得還很流利,忍不住有些好奇,「那你接觸過德國人嗎?他們都是什麼樣子的?」先前德國中尉送糧食的行為確實給這個帶隊首領帶來比較大的衝擊。

「德國人啊……」馮揚緩緩的勾起嘴角,「他們就跟我們一樣,沒什麼特別的。」


兩個人的對話吸引了不少比利時難民,他們多數只是最普通的比利時老百姓,基本沒有接觸德國人的機會,不由得靠近,想聽聽害他們背井離鄉失去家園的可惡德國人到底是什麼樣子的。然而馮揚的描述讓他們很失望,和我們一樣是什麼意思?那些德國人可是魔鬼啊!

沒想到受傷的比利時士兵居然最先贊同馮揚的話,其中一個上士軍銜的士兵點點頭,「馮說的沒錯,德國人其實跟我們一樣,雖然他們侵略了我們的國家,但不得不承認,德*人很勇敢也非常守紀律,甚至在明確了勝負之後,德國人還會主動救助我們的傷員。」這個士兵說這些話的時候,表情是糾結茫然的,其實他並不是太想逃亡法國,他想留在比利時,越來越多的比利時軍隊對德投降。

「混賬!他們是侵略我們的敵人!」另外一名少尉軍銜的人狠狠的拍了那上士一下,火大的斥責,「投降是懦夫的行為!現在只有儘快前往法國求助,方能趕走可惡的德國人!」

話題進行至此,也沒辦法再說下去,馮揚無所謂的聳聳肩,他又不是來說服比利時人投降的,也沒必要在這方面跟人起衝突。回到勞倫特家休息的地方,旁邊居然還坐著米莉父女,米莉看到馮揚眼睛一亮,這個男人救人的行為讓不少女孩為之傾倒,包括米莉更加堅定自己的想法,主動找話題道,「馮,聽說下午就能到法國了,到時候咱們就能買點食物吃。聽說法國很富饒,是這樣的嗎?」

馮揚不置可否,「整個歐洲都在鬧經濟危機,法國……咱們這麼多難民,我擔心法國消化不了。」到時候兩國民眾之間肯定會產生嚴重的矛盾,就是馮揚漁翁得利的時候了!

米莉聽得滿臉都是問號,「馮,我完全聽不懂你在說什麼,不過感覺好像很厲害的樣子!你真了不起!」

馮揚嘴角抽了抽,他忘記自己說的是政治方面的術語,也難怪米莉聽不懂,這些都不是重點,馮揚還是忍不住破壞米莉美好的幻想,「或許法國並沒有你想象中的美好,更沒有你想象中那樣歡迎我們,甚至他們很可能是厭惡的……」

米莉聽了以後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還沒有回答,一旁某個喜歡米莉的小夥子就大聲反駁,「怎麼可能!法國可是我們的盟國!別以為你會點德語就好像什麼都知道似得,再造謠小心我揍你!」

「艾伯特!」米莉生氣的轉身朝那個男孩吼道,「你夠了吧!之前還總是找馮的麻煩,你怎麼這麼討厭!」聽到米莉說討厭自己,被斥罵的男孩滿臉都是傷心難過,瞪了眼馮揚后便將米莉讓自己道歉的話忽略,他是打死都不願意向馮揚低頭的,尤其對方還是一個可惡的貴族!

一步步緩緩走著,馮揚所在的這支難民隊伍終於抵達法國邊境,人們一個個露出喜極而泣的表情,好像終於逃出生天,看著一個個盤查入關難民的法*隊,馮揚咽了咽口水,在考慮自己是否還要再繼續跟著這支隊伍,不過難得能潛入法國,馮揚又捨不得放棄,一旦進入,他有辦法輕鬆得到法國相當多的機密。

要不要冒險一試呢? 在比利時和法國邊界處設立了一座關卡,除此之外就是連綿不絕的鐵絲網。鐵絲網上有很多荊棘倒刺,大約2、3米的高度,時不時的還有法**隊巡邏,很難偷渡過去,只能老老實實排隊接受檢查。

「一幫笨蛋!後面的!把證件都拿出來,沒有證件的到另外一邊排隊去!」法**人的語氣高高在上,看比利時難民的眼神就像看一堆臭蟲,比利時人心中憋著怒意,但不敢輕易發火,生怕對方不允許自己進入法國避難。

排隊的人群中,除了他們這支難民隊伍外,還有其它地方逃來此地的比利時難民,有的人家園是德軍重點攻擊區域,他們的情況最慘,能活著逃出來就不錯了,哪裡還有機會拿上證件。這些人無奈的站到沒有證件的人排的隊伍中,旁邊有不少是沒通過盤查,被拒絕入境的比利時人,這些人絕望的哭喊著,好像進入法國是他們唯一的活路。

馮揚所在的這支難民隊伍也有至少一半的人沒有有效證件,其中就包括米莉父女、勞倫特一家,他們便老老實實的排在一起等待盤查。隊伍行進的很慢,馮揚等人算來得早的,後面越來越多的難民加入,大家一個個口乾舌燥、形容疲憊,而法軍則衣著整潔、盤查動作不緊不慢,還時不時謾罵幾句「比利時豬」之類的侮辱性話語。

比利時難民們只有拚命忍著,勞倫特家的小朋友安靜的趴在父親懷裡,朝著自己的母親哀哀叫道,「媽媽,我渴……」

勞倫特夫人露出為難的表情,這附近非常荒蕪,加上排隊時間太長,天氣又熱,他們已經喝光了最後一點水,本來以為會很快進入法國,到時候啥都有了,誰知道需要那麼長時間排隊,「寶貝,再忍忍,好不?等咱們進入法國,媽媽給你買有氣泡的荷蘭水喝。」荷蘭水就是碳酸飲料,雖然是英國人發明的,但馮揚不知道比利時人為啥喜歡叫它荷蘭水,在這種高溫天氣,喝點荷蘭水能使體溫下降,雖然價格有點高,但一般的老百姓還是能買一點喝的。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