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5, 2021
73 Views

藍塵面色陰沉不定的從王力的房間走出,

Written by
banner

原本,藍塵正在閉關夯實丹田真元,感悟境界,打算過些天嘗試突破真元境巔峰,但是就在今天清晨,王力讓父親傳給他一個十分重要的消息,正是包括猛虎門在內一干南紫華域宗門全部被滅的消息,

他這才急急忙忙的出關,來尋王力,確認此事,

從王力的講述中,藍塵得知在猛虎門等一干南紫華域出事的那兩天內,各大宗門所有通往南紫華域的傳送陣全部莫名的關閉,等宗門聯盟派人去探查此事時,屍鬼堂已經將南紫華域宗門幾乎全部覆滅,而整個南紫華域也是隨之被屍鬼堂完全掌控,

另外,藍塵還得到了一件讓他心中一驚的消息,

那就是紫宵宗派遣駐守原天武宗宗門駐地的王珏王長老在住所內,被人擊殺,而且生前被人施展了搜魂之術,

根據王鈺長老的死狀判斷,出手之人很大可能是屍鬼堂內的強者出的手,

藍塵面色陰沉不定,沉吟了片刻,便是對王力和蘇鵬賦兩位太上長老說出了他的打算,那就是他欲要離開藍家,外出去收集一些布陣材料,

王力和蘇鵬賦兩人知道藍塵的實力,並沒有出言反對,並且向他保證,有他們兩人在,藍家絕對無恙,

從王力住處出來后,藍塵向家人以及夏幽夢說了兩句后,就御使天風鷹離開了藍家,

一路無話,

這一日,中午時分,

藍塵駕馭天風鷹來到了金州城外,

站在天風鷹上,藍塵低頭望向下面的金州城,心中感嘆不愧是排在東紫華域前十的巨城,

據傳,金州城佔地面積三百多里,常駐人口五千多萬,在東紫華域所有城池中排在第九位,

因為金州城靠近齊悅山脈,以生產各種礦石,藥材與妖獸材料而聞名,

金州城原本是萬年前金州幫所建造,事到如今,金州幫早已消失在歷史長河中,如今的金州城則是由附近的兩大八品中等宗門共同管轄,

說起來,藍家鎮距離金州城並不遠,藍塵駕馭天風鷹只用了半個月的時間,

唰,

一對巨大的赤紅色羽翼,突然在藍塵的背後顯現出來,然後他將天風鷹收進獸囊中,便是向下落去,

因為在金州城的上空布置有禁空陣法,所以藍塵只能在城外落下,

「娘,你快看,那人怎麼背後長有一對翅膀,」

城門口,一名只有六七歲大的可愛小女孩一臉好奇之色,用手指著天空道,

抱著小女孩的年輕女子順勢望去,頓時面色大變,便是連忙對小女孩道:「嫣兒,別亂說,」

因為城中生活著無數的武者,所以這名女子雖然只是一個普通的平民,卻是也知道,能夠飛天的都是高級的武者,

所以她連忙阻止女兒,以防惹對方不快,引來大災,

同一時間,附近的人也是看到這一幕,紛紛後退,在城門口位置讓出了一塊空地,

唰,

藍塵輕飄飄的落在地面上,隨後收起的天鳳翼,


「小人拜見前輩,請問有何吩咐,」


守護城門的一位有著真元境初期修為的頭目,馬上上前恭敬的對藍塵說道,

「不用了,」

藍塵揮了衣袖,便是大步走進了城中, “來得那麼早,是請我們去喝喜酒嗎?”看着急忙趕來的馮臨風我調笑道。

“放心!到時候這喜酒少不了你一份!”馮臨風坐下先喝了一大口荼才道:“這事可真是多虧了你啊!”

“小事一件不用客氣!”看到馮臨風那開心的樣子我心中也暗暗高興,別人都說棍打鴛鴦是把鴛鴦打散,可眼前這對鴛鴦不就被我的亂棍打合了嗎!

“哈哈,對你來說是小事,對我來說可就是天大的事了!”馮臨風在和我說笑一陣後,面色一整道:“妹夫,好消息,比武大會就在三天後就要開始了!”

“哦?就要開始了啊!”我看了一眼旁邊站得筆直的阿福道:“韓戰他們都準備好了,你準備得怎麼樣了?”

“我和娟娟都沒有問題!”馮臨風自傲的一笑,隨即又沉下臉來削沮喪的道:“我擔心的是你,爲了搞活比武大會的氣氛,也爲了讓那些水平太低的知難而退,到時所有的種子都要在比武前上臺露一兩手,妹夫,你怎麼辦?”

“這麼快就叫娟娟了,有前途啊!”我聽了馮臨風的話後滿不在乎的調笑道。

看到我滿不在乎的樣子,馮臨風一臉不快的道:“唉,妹夫,我在和你說正事呢!”

“你這麼急幹什麼?”我奇怪的看了馮臨風一眼道:“不是還有你們嗎?”

“可是你也不能什麼都不幹啊!”馮臨風氣急敗壞的看着我道。

看了一眼阿福後,我道:“放心,到時候不會給你們丟臉的!”

看到我一副自信滿滿的樣子,馮臨風不放心的道:“妹夫你就有那麼大的信心?”

“阿福表演一下!”我不一理馮臨風,扭過頭來對阿福下了個命令。

看着阿福迅速無比的做出撲、抓、退等動作,馮臨風先是連連點頭,再又連連搖頭道:“妹夫,說實話,你這殭屍的確是很厲害了,可惜啊,可惜!”

“可惜什麼?”聽到馮臨風連稱可惜我連忙問道:“莫非阿福還有什麼明顯的缺點不成的?”

“缺點我是沒看出來,但是妹夫,大會上的表演賽注重的是表演二字,可你這個殭屍的表演性不強啊!”看着老僵馮臨風一臉的憂鬱:“無論是出席的嘉賓還是下面的觀衆,可以說都是一些外行,他們要看的不是真本事,而是熱鬧!”

外行看熱鬧啊!我輕輕的吐出一口氣,突然我眼前一亮道:“你是說只要熱鬧一點,花俏一點變可以了嗎?”

“不錯,你有辦法了?”看着我臉上的笑容馮臨風忙問道:“怎麼辦?”

我特意買了個關子道:“你到時就知道了!”

坐在左邊高高的選手席上,我不禁擡頭四處張望。

坐在最上首的是趙大人他們,也就是本次大賽的評委。在評委的兩則分別站着三個和尚和三個道士,具是兩大天師的門徒,也是直接給評委提供參考的人選。

在評委下首,分左右兩邊坐落着各國的種子選手。中間就是寬大的比武場了!在比武場外,站着大量的觀衆,時不時還有衛兵在裏面顯現出來,顯然是在維持持續。

“妹夫!”馮臨風偷偷的拉了下我的手指着對面道:“看見沒有!那羣穿黑衣的叫黑暗爵士隊,那夥穿紅衣的叫神聖的祝福,他們就是我們最主要的對手!”

我看了一眼,那羣穿黑衣的打扮與傳說中的吸血鬼一模一樣,而那夥叫什麼神聖的祝福的分明就是我在城門口碰到的那羣紅衣主教和聖騎士。

“那他們呢?他們就不厲害了嗎?”我指着對面那羣狂戰士道:“看樣子他們也很厲害啊!”

“他們厲不厲害就與我們無關了!”馮臨風笑笑道:“這次異國高手來得之多,之衆,早已驚動了天下各各修真門派。甚至連好幾個已不問世事的修真高人都已下山了!”說着馮臨風指着坐在我邊上的那夥道士笑道:“像老君觀,他們就把閉關已久的文長老給請了出來!哼,那些所謂高手早就劃分給那些個門派了,到時哼,哼準叫他們知道我堂堂華夏之威!”

看着那羣道士一個個道骨仙風的樣子,我湊到馮臨風耳旁輕輕的問道:“那他們不會跟我們搶冠軍嗎?尤其是茅山和青雲宮,他們可一直看我不順眼!”

“小友大可放心!”在念了一聲道號後,一個穿灰衣的老道士緩緩道:“貧道此次下山只爲與異國高人切磋一下法術心得,決無名利之心。”

在向那灰衣老道點頭致敬後,馮臨風又推了一把幹尬尬的我道:“這次我國共有十個種子選手隊伍,分別是茅山派、青雲宮、老君觀、山海寺、蜀山劍派、蓬萊閣、三清觀、五臺山的佛光寺、天魔門和我們。”

“魔門也來了?”我驚呼一聲。

“小友大可放心!本門只不過想和幾位異國朋友切磋互勉一下而已。對那些俗世的虛名,我們也是沒什麼興趣的!就算是和你有過節的茅山和青雲宮也不會當着天下修真同道的面做得太過份!”

聽到聲音後我忙左顧右盼想找出聲音的來源。這時聲音又在我耳邊響起:“小友不必驚慌,我正坐在左手第三席。”

我伸頭向第三席望去,第三席正中的一個黑衣漢子正向我點頭微笑,我忙回了一個笑臉,再看他四周,一個個兇狠彪悍,殺氣騰騰,顯然他們是準備用那些異國高手的血來展示他們的友誼。

“你怎麼跟天魔子搞上關係了?”馮臨風拉了拉我的手一臉驚訝的道:“行啊小子,不顯山不露水的,居然找了個這麼大的靠山!”

“那個人是天魔子?”我好奇的看了一眼馮臨風,聳聳肩膀道:“你也聽見了!我也是剛纔他跟我說話我才認識的。”

“他剛跟你說話了?”馮臨風驚呼一聲後才道:“也對,以他的本事,這也沒什難的!”說完又從頭到腳的打量了我一遍道:“妹夫,看不出來啊,你居然這麼討人喜歡,連一向忽喜忽惡的天魔子和終年少語的文長老都肯主到找你搭訕!看不出,真的看不出來啊!”

“文長老?”說着我就向那個灰衣老道看去,那老道正點頭向我示以微笑。我忙點頭還禮,一邊還問馮臨風道:“不是說魔道不兩立嗎?爲什麼他們今天又肯並肩做戰了?” 第二百五十四章奇物閣

穿過一段漆黑的隧道.藍塵來到了金州城中.

他沒有隨波逐流的閑逛.而是直奔金州城中央區域而去.

在來之前.他已經對金州城內的商會做了詳細的了解.


在金州城中共有六大商會.分別是御獸宗開設的御獸坊.紫宵宗開設的紫宵閣.奇洛門開設的奇洛樓.萬妙宗開設的萬妙樓.燕華閣開設的燕華堂.以及王家開設的王家商會.

在六大商會.主營的業務也是有所側重.如御獸坊主要經營的是妖獸材料.出售各種妖獸.以及妖獸蛋.紫宵閣則是出售各種丹藥以及符篆.奇洛樓則是主營各種礦石生意.萬妙堂則是皮條生意(咳咳.這個你們懂得.)

燕華堂和王家商會.這兩個身為掌控金州城兩大宗門開設的商會.則是全部有所涉獵.但是每一種卻是和以上四大商會無法相比.

一個半多時辰后.施展神鬼變改變了容貌的藍塵.穿轉過百條街.最後腳步在一座裝飾豪華無比的樓閣之外停了下來.這座閣樓正是御獸坊.


金州城面積廣闊.御獸宗自然在此不止開設了一處御獸坊.

而藍塵來到的這處御獸坊則是御獸宗開設在金州城的總店.

神念在御獸坊內掃了一遍.然後.藍塵抬起腳步.便是走了進去.

藍塵的腳步跨入大門.一個佔地面積極為廣闊的大廳便是出現在了眼前.在大廳中.有著眾多的櫃檯.櫃檯之中.擺滿著琳琅滿目的物品.

獸皮.妖丹.裝在籠中的妖獸.妖獸卵……

放眼望去.各種有關妖獸的物品充斥眼帘.一眼掃去.就能判斷出這些東西的不凡.

藍塵甚至還看到了一頭三級高級妖獸的幼崽.

「這位少爺.可是需要點什麼.」

在藍塵的目光掃向櫃檯上的物品時.一個身穿黑色錦衣的小廝笑容滿臉的走了過來.

以他多年的經驗.這位身穿紫衣的青年絕對是一個大家族的少爺.因為對方身上的穿的衣服.就價值數萬兩黃金.

普通家族的少爺.那穿得起這等衣服.

「將你們管事的叫來.我有筆生意要和他談.」藍塵面無表情.淡淡說道.

聞言.那小廝也不多問.便是開口道:「那少爺請隨我來.」

話音落下.他便是轉身向裡面走去.藍塵不緊不慢的跟在小廝的身後.

穿過幾條迴廊.小廝將藍塵引到了一間裝潢華麗無比的大廳內.他讓一旁的侍女給藍塵切了盞茶后.就轉身離開了大廳.

目視小廝離開后.藍塵的目光先是掃視了一眼大廳后.最後落在了大廳的一個角落.微微皺了下眉頭后.他便是移開了目光.

不大一會功夫.外面傳來一陣輕微的腳步聲.緊接著嘎吱一聲.房間門打開.一名身穿白色錦袍的白面中年男子走了進來.

藍塵目光一閃.這白面中年男子竟然有著真元境巔峰的修為.不過如今這等修為在他眼中.跟螻蟻一般.

「在下馭獸齋總管余雲.請問這位少爺需要些什麼.」

白面中年男子笑著對藍塵問道.

藍塵站起身來.從衣袖中取出一張寫有密密麻麻字跡的紙張.遞給余雲.同時他開口說道:「這上面的材料.每樣五份.」

余雲接過紙張.目光在紙張上面掃了一眼.神色頓時一怔.眼中流露出震驚之色.

這上面的材料足有近千種.而且都是三四級材料.雖然這些材料大多都是常見之物.但是數量之多.是他接任管事之位以來.之最.

余雲畢竟是御獸宗出來的.見過世面.經過短暫的震驚.很快就恢復了過來.

旋即.他對藍塵說道.「這位少爺.請問你真的要收購上面的所有材料.」

聞言.藍塵面色頓時一沉.冷聲道:「怎麼.你以為我付不起錢.」

「少爺.別誤會.上面的材料……」

余雲的話還未說完.藍塵就將其打斷.道:「如果馭獸齋拿不出這些材料.那我就去別家看看了.」

說著.藍塵伸手就欲取回余雲手中的紙張.

余雲面色頓時一變.隨後連忙笑道:「少爺說笑了.我敢保證在這金州城中.除了我馭獸齋外.沒有任何一家可以拿出如此多的材料.只是你的……」

「放心.只要您能拿出上面這些材料.我不會少你一分錢的.」藍塵淡淡道.

「這位少爺.這上面的材料太過龐大.我需要調集其他坊市的庫藏.請少爺稍等一段時間.如何.」白面中年男子思量了一下.便是開口說道.

「可以.」

藍塵點了點頭.隨後他從衣袖中取出一個乾坤袋.遞給對方.淡淡道:「這裡面是定金.材料我兩個時辰后來取.」

白面中年男子接過乾坤袋.打開一看.確認裡面的靈石數量后.就滿臉笑容的點了點頭.

隨後.藍塵轉身離開了御獸坊.

白面中年男子望著藍塵離開的背影.微微皺了下眉頭后.心中暗道:這位少年倒底是什麼來歷.不但修為高深.要收集的材料還都是如此的眾多.難道其是哪個宗門的四級意鍊師大人.

這位白面中年男子雖然沒有感知到藍塵的具體修為.但是他從藍塵自動散發出來的氣息判斷.對方絕對是一位脫凡境強者.

這也是他之前沒有翻臉的主要原因.否則一般的家族少爺.在他面前如此放肆.早被他打出御獸坊了.又怎麼會如此討好對方.


藍塵離開了御獸坊.先後又在附近其他幾家中小形商會轉了一圈.雖然也是收集了不少的材料.但是距離目標依然相差太遠.

當他途徑一條人流涌動的街道時.突然停下了腳步.只見在街道的一旁有著一座佔地近百畝的巨大五層建築.

「奇物閣.」

望著門匾上那散發著蒼茫古意的三個大字.藍塵眼中也是掠過一抹訝異.御獸齋怎麼會允許附近有如此龐大的商會存在.

「看來.這奇物閣的東家不簡單.」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