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5, 2021
79 Views

風夕一聽就笑了,「我想大家是誤會了,對於你們的僱主,我是一點興趣也沒有的!」風夕完全不理那在一旁擠眉弄眼的嚴火。

Written by
banner

而就在這個時候,這六個人都齊齊的看向風夕,「那你想要幹什麼?」

風夕笑了笑,「我的目標可是要比現在你們想象中的厲害的多的!」風夕說著,「就怕你們沒有那個膽子敢跟著我干啊!」風夕說道。

暮煙看了風夕一眼,眼中閃過一絲的倔強的神色,「你想要幹什麼?」

風夕不動神色的說道出四個字,「拯救世界!」

短暫的安靜之後就突然爆發出啦哄堂大笑,留個殺手都像是看一個小丑一樣看著風夕。風夕等他們笑夠了直接冷冷地說道,「你們難道不想知道你們的魔族是怎麼覆滅的么,就算是這樣的話,你們曾經的主人已經不在了,但是這個妖妖也是你們的公主,按照情理來說的話,你們是不是應該效忠於這個人呢?」風夕知道這拯救世界的理由一定不足以說服他們,不過這件事他還是要說的,因為他就是這麼和其他人說的。

荊棘白了妖妖一眼說道,「那是曾經的魔族公主,現在的魔族皇族早已不在,魔族的強盛也早已不在,就連魔族這個帝國也都湮滅在了歷史的洪流之中,這個妖妖公主也早已不再是我們的公主了,我們從魔族覆滅的那一刻開始就已經開始為自己而活了。」

風夕臉色變了變,猶豫了一下,終於鬆了一口氣,如果這些人不能為自己所用自己是不會這強求的。風夕嘆了口氣對冷香兒說道,「給他們解毒吧,讓他們走!」

冷香兒一愣,她可是知道風夕又多麼的希望這些人加入自己的尋龍傭兵團的,半青沒有加入風夕並不怎麼的難過,但是這些人風夕看得可是非常的重的。

其他的六個人也差異的看著風夕,而鐵牛終於忍不住悶聲悶氣的說道,「你要放我們走?」

風夕笑了笑,「既然你們不願意加入我的傭兵團我也不會為難你們的!」

「可是我們是要殺你的人啊!」巴封畢竟還年輕,所以還是忍不住說道。

「那又怎麼樣,你們能殺的了我們,就算你們六個一起上!」風夕冷酷且高傲的說道。

六個人眼中同時發出了一縷精光,就是那老奸巨猾的荊棘也有些按耐不住了說道,「你覺得我們殺不了你?」

「你們殺不了!」風夕不咸不淡的說道,同時示意冷香兒給他們解毒。這六個人眼中同時閃出了不服的神色。 (8)

看著風夕那自信且輕蔑的眼神,六個人都是那種讓他們都難以置信的感覺。而就在這個時候,那荊棘突然開口道,「如果我們能夠殺的了你呢?」

這話一出,風夕立刻回應道,好像風夕等的就是他們說這句話似的。「如果你們能夠殺了我我就放你們走!」

此話一出,這六個人那眼中對風夕憤恨的感情更是不可言喻了。不過這六個人畢竟都是殺手,雖然眼中有那種像是火一樣的情緒在灼燒,但是他們還是強行的壓制住心中的怒火,而這荊棘看起來很顯然在這六個人有著相當的地位,所以風夕也是看出這個女人說話好像也能夠代表他們六個人一樣。

「怎麼個殺法?要是我們這樣,就是連那邊那個我們也是殺不死的!」荊棘閉了閉眼,顯然那意思是說現在中毒自然無法跟風夕斗。

風夕輕輕一笑,並沒有繞圈子,直接說道,「我會讓冷香兒給你們把毒解了,然後放你們走,我會在這水羅成中逗留七天,這七天之內的任何時候你們都可以來殺我,記住,目標只有我一個,只要你們能夠傷了我或者從我身上取走一樣…」風夕說著好像突然想到了什麼似的朝著荊棘走了過去。

荊棘算不得一個漂亮的女人,而且年紀也是有大概五十歲左右了,但是看起來保養得確實相當的好,即使是現在這個樣子了,歲月在她的臉上也沒有留下多少痕迹。但是同樣看得出,這個女人同樣是個很有城府的女人,看著風夕朝自己走來,臉色並沒有多少變化,到是這女人身邊的那個叫做鐵牛的男人悶聲悶氣並且相當激動的說道,「你要幹什麼,有什麼事沖著俺鐵牛來,不要為難俺的女人!」

這荊棘雖然年紀也不小了,但是被這鐵牛這樣悶聲悶氣並且毫無忌憚的一說,那也頓時是羞得俏臉一紅,想要給鐵牛來上一下,但是現在自己還在中毒,完全的動不了啊。

風夕看著鐵牛,聽著鐵牛這麼說,風夕突然發現自己竟然有點喜歡這個五大三粗的鐵牛了。不過風夕並沒有直接回答鐵牛,而是沖著荊棘微微一笑,「我說過了,我不會傷害你們的,我不過是想要讓你們的任務難度降低一些罷了!」說著風夕緩緩地朝著荊棘的頭髮抓去。這些殺手男的都同意的是一頭極短的頭髮,顯得相當的幹練和精神,而至於女人們則髮型就不統一了,不過荊棘和暮煙的頭髮都算的上是長頭髮,所以他們為了行動方便,都把自己的頭髮挽了起來,用一個五黑的打發簪緊緊地別在了腦後。荊棘的這根發簪的一頭雕刻著一直鳥,看不出是什麼鳥,但是絕對不是鳳凰。風夕緩緩地從荊棘的頭上抽出了那跟發簪,緩緩地說道,「七日之內,你們只要殺了我或者從我身上取走這支發簪,我就算輸了。當然,如果是第一種情況,嚴火這個人就人你們處置,如果是第二種情況,我也絕對不會再干涉你們隊嚴火做任何事情,即使你們要殺了他也可以,我絕對不會插手!」

嚴火剛要說話,卻是被冷香兒一把拉住,悄聲說道,「怎麼?你認為風夕會輸嗎?」

「我當然不會這麼認為啊,風夕老大的實力那可是…有目共睹啊,」嚴火嘿嘿笑著說道,緊接著臉上的表情一扭說道,「可是這人有失手,馬有失蹄啊,要是萬一…」

「萬一你個頭,」妖妖在嚴火的耳邊吹著氣說道,「信不信我現在就絕了你以後生活的希望?」


嚴火那立刻是全身汗毛乍起啊,「妖妖大人,我這…」

妖妖一拳頂在風夕的后腰之上,低低地在嚴火的耳邊說了些什麼這嚴火就不再說話了。

「你可對自己真的是很有信心啊,」狼眼用他那一雙狼眼看著風夕,眼中波瀾不驚的表情讓妖妖都是一陣心寒,那妖異的紫色就是風夕看來都是暗暗吃驚,雖然看起來這六個人之中,荊棘相當的有發言權,但是風夕同樣的也是發現,如果論實力的話,還是這狼眼的實力是最高的,大概有次神一級,而且是重傷的水平了。「要是死了,你後悔可都是來不及!」

風夕微微一笑,「如果死了,那就是讓我為我的自負付出代價,但是呢,如果…」風夕嘿嘿一笑,把玩著手中的那跟烏黑油亮的發簪看著狼眼,「如果萬一僥倖我贏了的話,你們能夠做到的最大限度會是怎麼樣呢?」

「如果我們輸了的話,那就任憑你們處置!」狼眼還沒有說話,那鐵牛就悶聲悶氣的說道。

「等等,」這荊棘到底還是相當的小心的,眼珠子骨碌碌亂轉,想了想又說道,「我們還沒有說要接受你的條件啊,先說一說遊戲規則吧,在這七天之內,如果你出了水羅城又該怎麼算?」

風夕微微一笑,並不怎麼為意的說道,「如果我出了水羅城,就算我輸!」

「那在這期間,你是一個人對抗我們六個人,還是你們這些人…」說著荊棘雙眼微微翻白的看了冷香兒一眼,由於冷香兒站的位置並不在這荊棘的視線之內,所以,這傢伙只能翻著白眼去看她。

風夕也順著荊棘的目光看去,正看到冷香兒輕飄飄的站在那裡,就像是一直做工精細的花瓶一般,一向愛穿白色長裙的冷香兒今天穿了一身白色長裙上面點綴著血色的巨大花火,看起來相當的火辣。風夕知道這些人一定認為自己被抓完全是因為這冷香兒的原因,不過風夕也不說破,只是淡淡一笑,「我說過只是我一個人,這些人不會出手,如果他們出手了,也算我輸!」

「好!」荊棘說道,「既然這樣,那我們就和你比試一場,不過我有個問題,為什麼你要這樣賭,你想要我們做什麼?」

這荊棘畢竟不是鐵牛,她還是很有頭腦的,畢竟風夕設置的這場比賽不管怎麼說都是對他們有利的,而且風夕本來就可以殺掉他們的,但是現在看來他們的能力是完全的被風夕看中了。而且既然風夕這樣做,那絕對是這代價應該值得他付。

風夕看著荊棘,想要從她的眼中看出一點蛛絲馬跡,不過這個女人的城府極深,根本就是讓風夕看不透。風夕嘆了口氣,「我知道我說了也許你們也並不相信,但是我現在正在組建一個傭兵團,我希望你們能夠加入我!」

「你們傭兵團的目的不會是為了拯救世界吧?」荊荊棘不屑地說道。

而就在這個時候,所有的人都齊刷刷的看著風夕。

風夕並不以為意,只是說道,「這並不算什麼,我們的傭兵團以後的目的和普通的傭兵團的目的的確是有點不同,當然了,如果能夠拯救拯救世界的話,當然也是有可能的,不過你們現在覺得我現在說話有點自大,但是等我贏了的話,我會讓你們知道一些現在的局勢!」

「行了行了,既然這樣,那就趕快給我們解毒吧,老子不管你到底要幹什麼,反正過了明晚,就讓你死個痛快!」鐵牛悶聲悶氣的說道。

風夕立刻示意冷香兒給他們解毒並且說道,「從你們走出這個酒樓開始我們的約定個就算是正式開始了,等到第八天早晨就算結束有什麼問題嗎?」

「沒有意見!」荊棘說道。

風夕見現在沒有異議了,就對著眾人招招手,他們現在必須得快點離開這裡去干下一件事了。

「你為什麼要跟他們賭,直接降服了收他們做小弟就行了!」妖妖不滿的說道。

風夕只是微微一笑,輕輕地摸了摸妖妖的頭,「如果真的有那麼簡單的話就好了,他們心中的那層枷鎖必須得給打破,而且要讓他們臣服於我們的話也不是那麼簡單的!看著吧,要讓他們真的低頭沒有那麼容易啊!」

「可是,現在我們的時間也不多了啊,我們還得幫著左加找他的身體!」冷香兒說道,雖然沒有對風夕的做法提出異議,但是畢竟他們和那左加還有一個約定的。

「我們這不是還有九天么,所以我說把約定頂在七天!」風夕說道,同時伸手直接把嚴火拉了過來,「左加的身體被第二大隊的人給帶走了是吧?」

嚴火現在正在琢磨風夕和那六個人的約定,這樣被風夕一問,立刻心裡有點發懵,「這個…」

「怎麼回事?有什麼問題么?」風夕疑惑,這嚴火租金變得相當的扭捏啊那是,雖然知道嚴火有所顧略,但是風夕並沒有想到嚴火竟然這麼信不過自己,所以風夕捉摸著這嚴火對自己的信心還是有待於加強一下的。

「第二大隊的人雖然給帶了回來,但是那身體現在已經被帶到了別的地方了。」嚴火昨天他們一吃完飯就立刻派自己的人去打探了,但是現在根本就不用打探,因為昨天晚上的消息已經幾乎傳的滿城都知道了。飛龍傭兵團的人在那雷靈石的礦上發現了一個寶貝,這寶貝之中有個人,所以一時之間可以說是滿城風雨了。

不過風夕從昨天進入酒樓之後就再也沒有出去過,所以他並不知道。

嚴火給風夕這麼一說風夕卻是並不知道怎麼回事,只是疑惑的看著嚴火,「這又怎麼了,這樣的話我們不是更加容易找到那左加的身體了嗎?」

嚴火苦著臉說道,「是啊,當然是了,但是現在這東西已經歸飛龍傭兵團所有了,這東西是什麼東西已經引起了大家的注意了。而且最重要的是,現在這東西已經被轉移到了飛龍傭兵團的大本營了,這大本營雖然也是在這水羅城中,但是可是有我們飛龍傭兵團的第一大隊的核心力量在守著!更何況…」嚴火看著風夕,在他看來這風夕和蘇玉應該是有過節的。

風夕不知道嚴火心中的念頭的,只是瞪了嚴火一眼,「你去查一下那東西的位置,然後你們其他人…」風夕看了看其他人,「你們去征蓬城等我們!」

「等你們?」妖妖疑惑的問道。

「嗯,我跟嚴火留在這裡,我們把左加的身體帶回去之後就會去找你們!」風夕淡淡的說道,「而且現在也得在這裡待七天嘛!」

「我絕對我跟他們一起去征蓬城比較好,畢竟這裡你一個比兩個人好嘛,我在這裡太累贅了啊!」左加說著,還屁顛屁顛的朝著冷香兒的身邊走了過去。


風夕也不阻止,只是淡淡的說道,「也可以,你們去吧,到征蓬城之後,那那怪物幹掉之後就在那裡等我!」

「怎麼?什麼怪物?」嚴火差異的說道,已經開始朝著風夕這邊挪動了過來。


「這個就不用你們說了嘛!我們能搞定!」妖妖說著,一把把嚴火拉到了身邊,「據說征蓬城那邊出現了一個怪物,好像是之前怪物留下的東西,所以呢,讓我們去看看,要是可以的話,說不定能夠幫上我們的忙!」

就在這個時候,風夕也是微微一笑,沖著嚴火招了招手,「行了,他跟我留下,你們去吧!」

「你也小心!」妖妖淡淡的說道。

「這邊你們不用擔心了!」風夕淡淡的說道。

一行人緩緩地離開了水羅城,而風夕也是立刻將嚴火拉到了身邊,「飛龍傭兵團的大本營在哪裡,我們現在先去看看!」風夕到是並不怎麼擔心這左加的身體在飛龍傭兵團,實在不行就然就找蘇玉幫忙就好。

嚴火苦著臉看著風夕嘿嘿傻笑,「你真的不知道還是假的不知道啊,我們現在了兩個人去處理那裡的那麼多人?」

「你不是第三大隊的大隊長嗎,這大隊長怎麼一點特權都沒有啊?」風夕有點疑惑,風夕是沒有一點諷刺的意思的,風夕本來就是這麼想的,這第三大隊的大隊長顯然已經接近了這飛龍傭兵團的核心了,應該是能夠說的上話的。

「擺脫,這飛龍傭兵團的核心主要就是第一大隊你聽不見么?現在那左加的身體根本不用去考慮,他一定就在那裡!」說著嚴火朝著遠處的一個高塔一指,安靜的看著風夕的反應。

風夕循著嚴火所指著的方向望去,這才發現這水羅城之中竟然矗立了做這麼高的高塔,就像是以前玄天帝都的通天白塔一樣。就在這個時候,嚴火來到風夕的身邊,悄聲的並且略帶試探的問道,「您和我們的第一大隊的大隊長蘇玉大人是不是…」嚴火的心思已經不言而喻了,而風夕自然是不知道嚴火是什麼意思。

風夕並不說破,只是淡淡地說道,「我不想要招惹他!」

嚴火立刻會意,雖然他的判斷是錯的,但是嚴火自己認為自己是正確的,雖然風夕的能力嚴火知道是沒的說的,而且次神三級了的實力就算在整個天浮大陸之上都算得上是數一數二的了,即使是這樣,嚴火還是沒有安全感的,畢竟作為飛龍傭兵團的人,嚴火非常的明白飛龍傭兵團到底有多少的隱藏實力。

「那現在怎麼辦?」嚴火看著風夕,完全是一副高手的模樣,兩人站在這人流涌動的大街上,嚴火還輕輕地攔著風夕的肩膀。

風夕到時並沒有推開嚴火的意思,只是捉摸著那座塔一樣的高大建築,突然一片巨大的陰影從自己的頭頂飛過,風夕一愣,這才發現竟然一艘巨大的船在空中緩緩地劃了過去,在船的兩側,有六對翅膀,並且還有幾十個螺旋槳在緩緩地轉動著。從風夕這個角度看過去,只能夠看到一個巨大的船身。

風夕是第一次見這樣的東西,還完全的不知道也沒有見過這東西。不僅如此,就是嚴火也是抬頭投去了羨慕的目光。

風夕看不到那船上有什麼東西,整個傳神大概有接近三百米長,那巨大的船身投下的影子好好像讓整個天空陰天了似的。

所有的行人都紛紛地抬頭張望,每個人眼中的表情不一,不過大多數人的表情就是羨慕,尤其是傭兵,尤其是飛龍傭兵團之中的傭兵。就是嚴火也是完全的投出了那中貪婪羨慕的目光。

風夕差異的問道,「這是什麼東西?」

嚴火則是更加差異的看著風夕,「這是什麼東西?」嚴火的口氣之中充滿了不可思議,這鼎鼎大名的飛天神鷹風夕竟然不知道,嚴火不知道風夕是在裝傻充愣呢,還是真的不知道,但是嚴火都懶得和他解釋了。

這個時候一個在風夕和嚴火身邊同樣抬頭仰望這巨大的船隻的人忍不住鄙夷的看了風夕一眼,「這是飛天神鷹,你不會連這個都不知道吧?」

風夕接著問道,「什麼飛天神鷹,以前從來沒有聽說過啊。」

「真是孤陋寡聞啊!」那老頭瞥了一眼風夕身後背著的劍,要不是發現風夕是個劍士的話,恐怕已經要開始真的開罵了,「那當然是我們人族的驕傲了,我兒子可是在上面當差呢!」

風夕差異,「那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嚴火一看,這風夕還真是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並不是在裝,於是將風夕拉到一邊說道,「這個就是我們飛龍傭兵團的殺手鐧,我不知道你怎麼會不知道,但是這東西可是厲害的很啊!」嚴火說道。

風夕看著嚴火,「怎麼以前從來沒有聽說過?」說完又轉頭望向那架飛天神鷹,那飛天神鷹飛的並不是很快,兩側的幾對翅膀緩緩地搖擺,朝著那高高的尖塔飛了過去。

嚴火也是鄙夷的看了風夕一眼,嘿嘿一笑說道,「看來你是真的不知道啊,這東西本來是大祭司大人研究出來的,不過現在的帝**實力大損,並沒有多少實力去製作,但是我們飛龍傭兵團可以啊,所以呢,嘿嘿,這東西我們飛龍傭兵團一共有三架,可惜全都是在第一大隊,但是作為代價,我們同樣的將一架贈送給了帝國。這東西每一架至少能帶三百人左右,雖然看起來並不多,但是你要想像如果帶上三百名術士或者弓箭手的話,配合著飛天騎士的話,這樣的戰鬥力絕對是非常恐怖的啊!」


嚴火侃侃而談而風夕卻是突然問道,「大祭司?誰是大祭司?」風夕這才想起,他上次來水羅城已經是一年前了,現在的水羅城已經變成了人族的根據地,已經不能用一座城池來形容了,但是當時由於帝君的人選並沒有確定,而大祭司的位置也是沒有人來做的,現在看來大祭司已經有了相當的人選了啊。

「大祭司?神之啊!你不會連這個都不知道吧,你到底是不是人族的人啊?」嚴火像是看一個怪物一樣的看著風夕,現在時局動蕩,一般人都不會輕易的離開人族的聚集地,而且就算是飛龍傭兵團,也一般很少走出這人族的聚集地,當然人族的聚集地可是沒有這麼笑的,在水羅周圍還有大片的區域都是人族的聚居地,只是分區並不是那麼明顯罷了。

而這一切也都是天族的原因,天族在幹掉了魔族之後突然變得低調了不少,對於人族這邊竟然不管不問,而且天族也並沒有要開疆擴土的表示。雖然這樣,人族也是安靜的蜷縮在這個角落裡,沒有要離開這裡的意思,這當然是人族也感覺到了危機感造成的。

風夕先是一驚,不過很快又覺得這理所當然了,那神之現在的確是最合適的人選了。

「那帝君是什麼人?」風夕問道,既然有了大祭司,這帝君的位子應該也有人來擔任了才對的吧!


嚴火伸手摸了摸風夕的額頭問道,「你是不是發燒了?」

風夕一把打開嚴火的手等著嚴火。

嚴火嘿嘿一笑,」現在人族的帝**已經一再縮水了,整個大全全都是大祭司手裡,沒有帝君!」

風夕對於這個結果並不是非常的吃驚,而且現在風夕對於神之也沒有多少的意見,只是風夕心中暗暗的計較了一下,自己必須得好好的看看現在的人族了,雖然離開的時間並不久,但是這樣看來,人族這一年多的時間裡,變化是非常的大的。

風夕看著那艘飛天神鷹緩緩停在了那尖塔的旁邊過,一個巨大的長橋搭在了尖塔和飛天神鷹之間,從上面緩緩地走下來了一隊隊的人。

嚴火羨慕的說道,「我什麼時候能夠指揮著這艘穿出去巡視啊!」

風夕看了嚴火一眼,「來跟我說說這個飛天神鷹!」

!! 嚴火微微一愣,看著風夕,「你真的沒有聽說過這個東西?」嚴火不相信,這個世界上竟然有人沒有聽說過飛天神鷹,在嚴火看來,天族現在不敢攻打這人族的主要原因就是因為這個飛天神鷹。

風夕眨巴著眼睛看著嚴火,「你到底說不說?」風夕瞪了嚴火一眼。

嚴火嘿嘿一笑,「這飛天神鷹用的是風元素之力來催動的,在這飛天神鷹之中,有一塊相當巨大的風靈石,有七個風元素術士在操控著,而且全都是中級以上的風元素術士,不僅如此,好像這些機械還得有幾十個二級以上的劍士來操控著!」

「既然這東西靠風元素之力催動怎麼還需要劍士?」風夕詫異道。

而就在這個時候嚴火嘿嘿一笑,「這就是這個東西設計的奇妙之處了,這東西僅僅靠七個人對風元素之力的控制上只能夠懸浮而起,但是如果想要在空中行走自如的話,還得靠這些有著絕對力量的劍士來控制了!」嚴火說道,說著,嚴火指著空中那飛天神鷹船身兩側的翅膀說道,」看著那六對巨大的翅膀了嗎,每一對翅膀都有三個劍士在控制著,他們通過嚴密的配合,控制著那些翅膀的方向,來調整著氣流的走向,這樣就能夠非常輕鬆的讓這東西在空中自由自在的遊走了。」

看著風夕獃獃的眼神,嚴火一揮手,「說多了你也不明白,今天這巡航的飛天神鷹三號回來了,我想也是多半和左加的身體的到來有關的。」嚴火分析道。

對於嚴火的這句話,風夕到是很同意,點了點頭道,「看來白天想要直接上那尖塔不容易啊!」

嚴火點了點頭,「恩,這個事自然的,只是現在看來就算是晚上應該也不容易的,這飛天神鷹三號是團長的座駕,有船長在的話,也就是說他的十二親衛還有三大副團長都在,這個實力,就算是你能飛也是不行的啊,我可以肯定的說,那左加的身體一定就在那尖塔之上了!」

這蘇明雪的十二親衛雖然說是親衛,但是實際上他們並不是為了保護蘇明雪而存在的,嚴火不知道這一點,但是風夕一聽就知道是什麼意思了。風夕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盯著那尖塔,風夕琢磨的卻是另外的一件事,這蘇明雪羅了這麼多的力量真的是為了自保么?風夕之前曾經跟這蘇明雪有過一段算是交心的談話,並且也跟蘇明雪保證過,自己絕對不會再回到這水羅城之中。

風夕不知道現在帝**的實力到底是怎麼樣的,但是現在蘇明雪的實力顯然是相當的強悍,也許這帝**恐怕也要比之他們都不如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嚴火也是放眼遠眺,輕輕地咦了一聲,「怎麼好像團長不在啊?」嚴火的話中充滿了驚喜的神色,在嚴火的眼中,這蘇明雪的實力絕對是高深莫測的,就算是風夕現在是次神三級,但是在嚴火看來,這蘇明雪的實力應該也是絕對是高深莫測的,所以就算這樣,在嚴火眼中,風夕的實力應該和蘇明雪的實力是不相上下的,所以蘇明雪不在,嚴火自然是高興的。

風夕看著那些人正在不停的從那飛天神鷹之中走了出來,走向尖塔也是略微一沉吟的說道,「我們去看看!」

「現在嗎?」嚴火差異,現在可是連中午都不到。

「恩,不是進去,只是去看看,正好趁機你給我說一下現在這水羅城裡的形式到底是怎麼一種形勢!」風夕這不經意的一句話到是讓嚴火一陣心驚。

「這水羅城的局勢可是比你想象中的要複雜的多啊!」嚴火嘆了口氣說道,「不僅如此,就是現在也是有很多事情我都沒有看明白!」

風夕聽嚴火這麼一說,也是突然來了精神,「哦?說來聽聽」,這人族的實力就是風夕自己也有些弄不明白了,尤其是越來越低調點餓帝**讓風夕是非常的不明白的,按照正常情況,這帝**是絕對不應該這個樣子的,不僅僅如此,這帝**為什麼如此的低調一直是讓風夕非常不明白的原因了。

「現在大家都知道,這水羅城魚龍混雜,不僅僅是人族,還有獸族和魔族,甚至還有一部分天族的逃犯,當然了這些人的人數和人族的數量上差距是相當的大的,不過這些異族卻是給這個城市像是注入了新鮮的血液一樣。他們一來就成了這水羅城中的各大勢力的爭搶對象,尤其是我們三大傭兵團,幾乎是成了這些逃亡來的異族的安置點了,但是即使是這樣,真正的接收這些異族的傭兵團實際上是流沙傭兵團。」

嚴火咽了一口唾沫繼續說道,「當然了,如果是以前的話,我們飛龍傭兵團的人數是最少的,但是我們飛龍傭兵團的實力絕對是最強的,不僅僅如此,就是一向非常低調的蝰蛇傭兵團也是要比流沙傭兵團強上不少,而這流沙傭兵團能夠躋身這三大傭兵團的唯一原因就是因為這傭兵團的人數最多,他們目前的人數至少得有三十萬,這還是保守估計!」

風夕一聽就倒抽了一口冷氣,這些傭兵團雖然聽起來就像是土匪窩點一樣,但是風夕從來沒有想過著傭兵團的人數竟然能夠達到這麼多,之前聽到飛龍傭兵團的人有五萬到十萬人左右風夕就覺得有些不可思,但是現在這流沙傭兵團的人數竟然達到了三十萬,就是風夕也是有點覺得不可思議了。

看著風夕的表情,嚴火就知道了風夕的想法,實際上這這也根本就不用猜,非常明顯的就能夠看得出來了,畢竟在玄天帝國崩塌之前,人族的傭兵團一向就是土匪窩點的代言詞。而這大大小小的傭兵團就有幾百個,就是最大的傭兵團也不過只有幾千人了,嚴火實際上本來就是一個傭兵。

「不用這麼吃驚,這流沙傭兵團雖然人數眾多,但是他們的本身實力卻都不怎麼強,在這些獸人和魔族加入之前,他們的實力本來也不過只有二十萬左右,而且這二十萬人之中,不過只有三五萬的修者,其他的不過是一些苦力和普通人罷了。但是現在的流沙可能不一樣了,那些加入他們的魔族和獸族相當的彪悍,而且這流沙傭兵團的管理一向鬆散,當然了也可以說他們根本就不管!」

風夕說道,「這和你們有什麼關係,在多的散沙也殺不了一個遊動的蠍子吧?」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