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5, 2021
78 Views

但這個時候,瞎眼老者似乎蒼老了一分,身上居然傳出了一絲腐朽的氣息,但在這腐朽之中,同樣帶著無限的生機,在瞎眼老者的身上盤旋,

Written by
banner

「不要問我你是誰,我知道,但我不能說,那顆荒蕪石,它裡面有你要知道的東西,但是當你知道了其中的東西之後,也許你將受到所有人的追殺,你將不容於這個天地之中…」

說到這裡,瞎眼老者腳下的陣圖猛地顫動了起來,生氣嗚嗚之聲,有著一道黑sè的浪紋掀起,空間猛地變得錯亂起來,仿若另一個世界,瞎眼老者身上的腐朽之氣也是也加濃烈,

「嗯,」至今,老者終於張開了口,發出了一聲不滿的輕咦,

他伸起右手,朝著自己的天靈蓋輕輕一拍,一種更加恐怖的生氣猛的爆發,將所有的死氣驅之體外,而後右手大揮之下,一股滄桑之念頓時籠罩在整個空間之中,天地之間的大道一頓錯亂,陣圖閃光,整個空間一下子穩定了下來,


「你的神種我已經替你完全開啟,甚至要比方門的那些老傢伙要好得多,你自己感悟,現在這裡沒有你什麼事情了,你快離去吧,只要記住,你欠我一個承諾,這就夠了,」

瞎眼老者的話很急促,似乎要發生什麼了不得的事情,周揚雖然還有話想說,但也分得清輕重,故而站起了身子,正要離去卻是看向了身側的青芷,

「這個女娃損失的神種神力本來至少需要半個甲子才能恢復,我也幫了她一把,你們一起走吧,」瞎眼老者似乎看出了周揚所想,當即說道,

而後一揮袖,一陣狂風捲起,周揚只覺眼前一花,只覺一種恐怖的空間之力降臨己身,隨即便沒了意識…

青芷也在這一刻,和他一起被一陣狂風包裹,消失在了空間之中…

方山的山腳上空,突然出現了一卷狂風,這陣狂風呼嘯而過,周揚和青芷兩人出現半空,隨後咚地一聲響起,觸不及防之下周揚青芷兩人摔在了地上,大地震蕩了一下,隨即塵土飛揚,

「哎呀,」青芷坐在地上,揉著頭,嘴裡吃痛了一聲,

周揚也是一陣齜牙咧嘴,感覺渾身都散了架子,撇過頭去,看著青芷,「你沒事吧,」

青芷搖了搖頭,「我沒事,你感覺怎麼樣,」

「沒什麼,只是摔了一跤而已,」周揚搖搖頭,環視了一圈,「這裡似乎是山腳,」

「嗯,」青芷也看了看,點了點頭,而後站了起來,「看樣子我們是被送回來了,走吧…回我的洞府去,」

青芷環顧了一下環境,便轉過身來,朝著左邊走去,

「那…我現在是方門的弟子了嗎,」周揚猶豫了一下,沖著青芷的背影問道,

畢竟中間發生了一點意外,他倒是有點忐忑,雖說不知道成為了方門弟子到底代表著什麼,但冥冥之中有著一個意念,這件事對他極為重要,

「放心吧,你已經是方門弟子,開啟的神種就是最好的證明,」青芷轉身,嫣然一笑,「不過…我現在可是你的導師哦,你得跟在我後面才行,可不是正式的弟子,」

周揚呆了呆,嘿嘿一笑,

方門有著嚴厲的等級制度,不同級別的弟子所擁有的洞府也是不同的,就如周揚這樣,只能算是准弟子的存在,甚至沒有在方山留下洞府的資格,

而青芷作為方門的正式弟子,她自然有著在這方山之上留下洞府的資格,但也僅僅是在山腳而已,而她當初的導師陰蘭,則是在山腰上,

周揚隨著她走過幾處灌木叢,跨越了不過數里左右,便回到了那個熟悉的洞府,周揚笑笑,道:「我現在還不是正式弟子,不能在這放山上開闢洞府,要不,我還住在你這兒得了,」

「不可能,」青芷臉上一紅,「你到旁邊的洞府去,」

「不是說不是正式弟子不能擁有自己的洞府嗎,」周揚不解,「要是被別人發現我住在洞府之中,那我可就慘了,」

青芷白了周揚一眼,「這是我的洞府,誰規定我只能有一個洞府的,我是你的導師,你住在我的另外一個小洞府里不行啊,」

周揚一頭烏線,有點無語,

兩人聊了幾句,而後周揚便走進了他這間「小洞府」之中,一步踏入卻是眼前一亮,

他倒是沒想到,小小的一間洞府之中被青芷弄成了這幅模樣,蒲團床鋪一應俱全,在洞口兩側還插著兩盆花,散發著一種淡淡的清香,讓人聞之精神一震,

周揚一眼便知道,這兩盆花多半不是凡品,可位列珍花異草之列,對他的修行有益,

雖然說這種益處很小,幾乎到了可有可無的境地,但他畢竟已經到了虛仙頂峰的境界,在這九陽世界修為或許不算什麼,但也不是那種懦弱的小修士了,對於他這樣境界還有作用的花草已經很是稀少,其珍貴程度絕不在仙器之下,

周揚看著那兩朵帶著清白色的小花,仿若看到了青芷那古靈精怪的笑臉,不由一笑,

他看了看,走到左側的練功房,望著牆壁上的一個道紋,臉上泛起微笑,眼中微微閃爍了一下,一指彈過,一道靈光帶著獨有的仙靈力氣息向著道紋呼嘯而去,

但是下一刻,他的目光便凝聚了,那道靈光擊在道紋上,卻恍若是石入泥海,僅僅泛起了一點波瀾,隨後便風平浪靜,仿若什麼都么發生過,

周揚連忙掐起了法訣,數道口訣念下,最終在只見凝聚成了一塊方印,周揚凝重,向著石壁之上的道紋一點,頓時那道方印化作了一個巨大的道紋,咋看上去甚至隱約與那石壁上的道紋一致,但細看卻又有不同,

那方印淹沒在了道紋之中,並沒有什麼動靜,但周揚並不焦急,而是凝視著這道紋的變化,神色凝重,這時候道紋猛地泛起了明亮的光芒,隱隱出現了一個淡淡的空間禁制,而後越來越亮,正當周揚鬆了口氣的時候,這道紋卻是如黑暗中的燭光,瞬間熄滅…

「這個妮子…」周揚臉色頓時變得難看,僵硬的吐了一聲,

在周揚洞府之旁不足半里之遠,一個比周揚所在洞府大了一倍的洞府之中,青芷坐在床榻上,手上抓了一個紅色的圓果啃著,眼中帶著一點狡黠的笑意,

「那個禁制道紋可是我花了不少的代價,從天祭坊市購得,看你怎麼破,到頭來還不是要來求我,哼哼,」青芷一邊吃著手中那不知名的果子,一邊嘴裡哼著不清楚的話語,

周揚臉sè難看,望著這個道紋,臉色變化了一下,良久…他送了口氣,沒有去管它,直接走向一邊的蒲團上,盤膝坐下,閉目調息,

這時候,沒有人看到,在他緊閉的雙瞳中,浮現了一道道金色的符文,隨著符文在他體內的運轉,一種無形的勢從他體內蔓延而出…

每個洞府都有著禁制陣紋,一方面是為了以防受人打擾,另一方面同時也能防止外敵入侵,影響修行,可是這練功房的禁制卻是似乎被青芷動了什麼手腳,讓他無法操控,

他卻是不知,這並不是青芷動了手腳,而是陣紋等級過高,需要獨有的口訣才能驅動,而這套口訣卻是掌握在了青芷的手中…

在他的神識之海中,一個小小的金色圓球懸浮,這不是劍道之胎,卻散發著一種道胎波動,但又有不同,散發著無盡的奧妙,周揚神識一觸及,便感覺頭暈目眩,無盡的道文轟擊而來,讓周揚吃痛,

這…仿若是一個傳承,

「劍紋道,」

周揚猛地睜開眼,

后註:

中國殭屍的分類:

殭屍分類有很多種,第一種是(形): 第65章 【異妖臨】

自天外隕石襲擊地球已經過去了三個月。


本來,在人類各國的精誠合作之下,已經挽救了隕石浩劫對地球上所有生靈所帶來的滅頂之災。然而禍不單行,在人類還來不及慶祝劫後重生的時候,無數神祕、強大、恐怖的異妖降臨了!

墜落地球的小隕石有接近上億顆,而每一顆隕石之內都爬出了一隻異妖!當這些異妖爬出隕石之後,它們唯一的行爲便是吞噬——吞噬一切它們所能看到的生命!

在這些異妖的突然侵襲下,人類乃至整個地球上的生物都遭受了不可估摸的災難!僅僅一天,全球死亡人數就達到了接近一億的恐怖數字!這還不包括人類之外的其他生靈……

雖然剛開始,人類對於異妖的侵襲還有些措手不及。不過當人類反應過來時,還是做出了劇烈而憤怒的反擊!

全世界各國幾乎所有的軍事力量都傾巢而出,陸軍、海軍、空軍……無數全副武裝的軍隊開始對異妖發起了全面的圍剿和滅殺!

然而,圍剿的結果卻並不那麼盡如人意!普通的子彈對於異妖根本造成不了一絲傷害!只有遠程的**才能對異妖產生一些威脅,不過這些異妖可並不會傻傻地去扎堆讓**來打。

不僅如此,先不說異妖恐怖的數量,光是它們單個的能力也是恐怖至極!這些異妖速度比獵豹還要快幾倍,利爪能夠刺破鋼鐵,而它們頭頂之上的第三隻眼睛還能射出一種詭異的光線,凡是被這種光線射中的生物,就猶如丟了魂魄般,生死不知……

於是,在這種種不利的情況下,人類武裝對於異妖的第一次反擊最終以慘敗而告終!

wωw.тTk án.¢ Ο

三個月後,人類損失了幾乎一半的軍事力量,而被異妖所吞噬的人類數量也達到了恐怖的三十多億——幾乎整個地球一半的人口數量!

災禍來的是那麼突然,人類還來不及反應,便要面臨着滅頂之災!一時間,殘存下來的人類陷入了一片極度恐慌的氛圍當中。

然而,情形的惡化還不止如此!異妖在吞噬了一定的生命之後會進行一種詭異的分化,有的會從一分裂成三,有的則會從一分裂成十……短短三個月之後,異妖的數量便從原本的上億,達到了如今的上百億!

如今的地球,用生靈塗炭來形容那是再合適不過了!而所謂的國家、種族在面臨異妖的恐怖侵襲下,已然沒有了任何意義,有的只是極盡團結,共同對抗以贏得一線生存的機會!

時光飛逝,半年之後——

星火城,這是自異妖侵襲地球以來,人類所建造的第八座地下城,也是僅存的最後一座地下城!

至於陸地之上的城市已經沒有一座是完整的了!放眼望去,到處殘垣斷壁,荒無人煙……

就在半年之前,人類終於被異妖的恐怖侵襲逼迫的瘋狂了!而瘋狂的結果便是無數枚核彈的引爆!雖然這些核彈的爆炸不至於達到毀滅地球的地步,不過整個地球的生態系統卻是因此遭到了前所未有的破壞!

不過值得慶幸的是因爲核彈的引爆使得異妖也因此遭到了近乎毀滅性的打擊!陸地之上的異妖幾乎被消滅殆盡,唯有海洋中還殘存着爲數不多的異妖……

然而好景不長,海洋中的異妖在適應了海洋的環境之後,數量再次劇增,甚至超過了曾經在陸地之上異妖的最高數量!

情形惡化至此,人類幾乎看不到一絲希望的曙光!只能龜縮在最後一座地下城負隅頑抗,等待着奇蹟的降臨……

星火城位於中國北京境內。這座地下城建造在地底1000米以下,規模極其宏大,有三個北京一樣的大小!這座地下城整體由一種異妖無法洞穿的全新的合金建造,猶如鋼鐵牢籠一般,堅固地守護着人類最後的希望!

建造這座地下城,期間所付出的人力和物力不可計數,而代價則更只能用殘酷來描述了!

爲了建造星火城,人類殘存下來幾乎所有的軍隊武裝都傾巢而出,層層疊疊地用着自己的身軀來抵擋異妖的進犯,爲地下城的建造贏得哪怕一分鐘時間!也是因爲那些無畏犧牲的軍人戰士,星火城才最終得以完工!

如今,地球上殘存的人類數量只有星火城內的幾千萬左右。這些人無不是人類當中各方面頂尖的精英!那些所謂的老弱婦孺根本就沒有生存的機會,只能被作爲炮灰而被無奈放棄、犧牲——因爲在如此殘酷的環境之下,人類不需要拖累,只需要強者!雖然有些殘酷,不過這麼做卻是爲了整個人類能夠繁衍下去而不得以爲之的事…… 「劍紋道…只有用劍道之胎才能施展的禁術.施展者消耗道胎精元.可封天地.」周揚喃喃.眼中閃過精光.這劍紋道仿若是為他量身定製的.可以算是他目前最大的底牌.

「如果我猜得不錯.創造這招禁術的.應該也是一名劍道堪至劍道之胎的強者.甚至…其劍道境界比我還要高.」周揚喃喃.眼中閃過一絲精芒.

他從醒過來就知道.他在劍道上的造詣極高.這是一種玄妙的感覺.縱然失去了記憶.也是如此.這正如一個失去記憶了的王子.不管走到哪裡都不可能被人當做乞丐.因為他身上的那種氣質是無法改變的.

在這裡.他失去了記憶.但沒有失去判斷.心裡知道這金球中的傳承恐怕非同小可.當即決定小心隱藏.作為他的秘密.

周揚站了起來.身上一陣金光流轉.在他的身上泛起了一層薄薄金色蟬衣.宛若劍芒.散發著危險的氣息.這種氣息就算是真仙也要忌憚.

他微微感覺了一下.眼中閃過一絲喜sè.雖然那傳承功法之中說的很清楚.這劍紋道消耗的劍胎精氣極少.但他真正試驗過後才驚喜的發現.這哪裡是少.簡直就幾乎沒有什麼損耗.而且他損失的是劍胎精氣.而不是劍道感悟.也便是說他可以在虛空之中補充著精氣.讓他在劍紋衣狀態下近乎生生不息.

不過這劍紋衣只是劍紋道的最基礎的一種表現而已.但即便如此.他也有了和真仙叫板的資格.即便不敵.也能自保.

在傳承之中劍紋道有九重道.不過他只見到了六重道的傳承心訣.似乎最後的三重就連這部禁術的創造者都沒有領悟出來.不過這也只是他的猜測.畢竟…這也可能是後面的心訣威能可怕.傳承為了保護他.故而將那部分的傳承封印.

他搖了搖頭.在接受傳承的那一刻他便悟透了這第一重劍紋道.而劍紋衣也只是劍紋道的一個基本表現而已.它的神奇並不在於此.

這時候.他轉頭看向了石壁之上.那小小的道紋.他知道這就是整座洞府的禁制陣法.只不過之前無法將之煉化使用.

眼中一道金芒一閃而逝.隨後.周揚抬起來右手.仿若是緩緩的抬起.但卻又迅速以及.帶著一種詭異的力量.在他的指尖泛起了一道金色的紋路.有著一種望之目眩的玄奧.這…已經涉及到了法則之力.

在這九陽世界.雖然仙級也能御氣而行.但想要動用法則之力.至少也要神道的修為.可是周揚僅僅一個仙級.而且是最低等的虛仙.居然在這中法則束縛之力如此強悍的地方施展出了法則之力.若是傳出去.讓別的修士知道絕對會引起大的地震.甚至方門都會打他的注意.

僅管以他如今的修為.即便因為劍紋道.所能夠動用的法則之力不算太多.但也足以讓他發出遠遠超出虛仙的力量.這種力量或許能夠一戰真仙.又或許能夠撼動半神…

只不過這些他並不知曉.感覺到指尖的這一絲法則之力.感覺到了它之中蘊含的強大.周揚眼中露出了一種莫名的神采.他心中生出一股熟悉的感覺.仿若這種法則之力他本該就能使用.甚至他還覺得手中的法則之力弱小了一點…

他目光凝重.一指點在了那道紋的中心.手指點上.頓時泛起了道道波紋.在他凝目之下.他指尖的金色紋路立刻擴散到了整個道紋之上.而後原本緩緩旋轉的道紋猛地停頓了下來.一陣扭曲.空間都變得凝稠.

突然.道紋之上爆發出了一道耀目的幽光.一股磅礴之力轟擊在周揚身上.周揚變色.身上劍紋衣立刻綻放出了金光.一道道金色的流紋此刻仿若是變成了一柄柄小劍.俱是彎曲.化作了一柄劍盾擋在周揚身前.

轟.

整個山洞盪了三盪.周揚被一股磅礴的力量轟擊.一連退了數百步.撞擊在身後的石壁上.反震之力直接轟擊在了他的五臟六腑.讓他不由震出了一口淤血.

但在劍紋衣的防衛之下倒是沒有受到太大的傷勢.只覺神魂有點震蕩而已.

他擦了擦嘴角的淤血.轉過頭來.愣眼看了看身後的石壁.在那石壁之上清楚的有著一個人形的裂縫.這是他撞擊之後的痕迹.

這也是在這九陽世界.就連巨石都是堅硬無比.堪比法寶.否則若是在修仙界遇到這樣的衝擊.周揚起碼撞飛一座大山…

這時候.那道牆壁上的道紋消失.出現了一個小巧的羅盤.這羅盤鑲嵌在石壁之上.整個石壁卻是毫髮無損.讓周揚眼中充滿了驚喜.

他連忙上前幾步.望著羅盤.眼中帶著一絲喜sè.想來這便是這座「小洞府」禁制陣法的控制之物了.他小心的將之取下.把玩在手中.

如果沒有禁制陣法的存在.他根本不敢進行深層次的修鍊.否則一個不小心就可能出現大的問題.這個後果他無法承受.

這也是他沒有繼續研究劍紋道的原因.

如今那道道紋陣法破去.他自然把目光放在了手中的羅盤上.其餘光掃過石壁.卻是露出了一絲震撼之色.不禁折舌.

羅盤鑲嵌的石壁在這劇烈的能量波動下居然沒有一點損傷.可見其堅硬到了什麼程度.不過這也可能是因為方山的神秘.別處山石縱然堅硬也未必達到如此程度.他心中隱隱猜測.

因為此地便是方南大地.這樣一來.所謂的方門、南門.其寓意也不言而知.定然是在這塊大陸上的霸主.

而方門.其整個宗門都在這方山之上.亘古以來從未改變.加之方山本身具有的那種威壓.讓虛仙之下無法前行.這一切的一切都讓他覺得.這方山定然不簡單.

想到這裡他搖了搖頭.當務之急是提升實力.現在他的實力還是太弱了.就算有著劍紋道.他也還是弱了一點.在這個強者為尊的世界.他想要知道這些秘密.那麼他必須要提升自己的實力.

他把目光放在了他的右手上.望著這小小的羅盤.他打算煉化.

砰的一聲巨響.在周揚所在的小小洞府之外發出了一聲巨大的聲響.

一個青色的輪盤在一道強烈的白光轟擊之下.撞擊到了一塊岩石上.讓大地一震.輪盤宛若一個磨盤在大地之上留下了一個深坑.印下了一個永久的印記.

在這猛烈撞擊之中.輪盤絞殺之掀起了一道罡風呼嘯.數息方才散去.方圓數里一片狼藉.這裡原先的叢林帶在這罡風之下被磨滅一空.

咔咔…青色的輪盤開始龜裂.蜘蛛網一般的密紋遍布其上.而後裂縫越來越多.越來越密集.最終嘣的一聲悶響.青色輪盤化為了碎片.


「咳咳…」輪盤碎片掉落.其中露出了一個身影.那是青芷.

她的臉上帶著一抹不正常的潮紅.恨恨的盯了周揚所在的洞府一眼.嘟著嘴哼了一聲.但卻是掩飾不了她瞳孔深處的那一抹震驚.

站了起來.拍了拍身上的灰塵.她呼了口氣.眼珠轉了幾圈.也不知在想些什麼.隨即便往回趕去.

這是周揚成為方門准弟子的第三天.因為周揚始終沒有來找她.故而青芷感覺有點奇怪.這才趕過來看看怎麼回事.畢竟按道理周揚是沒有資格在方山之下擁有洞府的.雖然被她鑽了規則的空子.但若遇到了其他同門的刁難倒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至於周揚破了其上本身的禁製法陣.得到羅盤核心.這卻是她怎麼也沒有想到的.因為周揚僅僅是一個虛仙而已.羅盤之上的禁製法陣雖然沒有全開.但也小有威力.就算她想破除也要頗費波折.她可是真仙中期的巔峰.

不過很顯然.周揚做到了.不僅在短短的三天之內將羅盤取出.更是將之煉化.在洞府外布置了陣法.觸不及防之下連她吃了一次虧.

青芷離去.洞府之中的周揚微微睜開了雙眼.眼中金光一閃而逝.一種凌厲的劍氣蔓延.

他嘴角泛起了一縷微笑.而後再度閉上了雙眼.一種明悟在他的心頭生起.

在他的掌心.那是一個小巧的羅盤.其上幻化著無盡的符文.原本是幽蘭色.但在周揚的手中卻是綻放出了不同的光芒.一道道金色蔓延.宛若一把把金色的小劍.鑲嵌在一道道幽藍色的脈絡之上.縱橫交錯.隱隱有種可怕的氣息.

羅盤散發的光芒將整個洞府籠罩.周揚感覺自己的神念霎那變得靈敏了很多.整個洞府之中哪怕是細微的灰塵.他都能感覺的清清楚楚.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