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5, 2021
82 Views

“都怪你”聽見夏芸這麼說,夜雨輕輕的錘了幾下歐陽天,不滿的說道。

Written by
banner

最近夜雨和歐陽天越來越熟,說話也越來越隨意。

“小雨,這是你往後的老師,夏芸,以後你可要好好學習,知道不。”沒有理會夜雨的不滿,內心才12,3歲的小女孩子,私底下哄哄,就又好了。

“老師好,我叫做夜雨。”夜雨點了點頭,臉笑的很燦爛。

“對了小雨,你以前讀過書嗎?”歐陽天忽然想起了一個很重要的問題。

“沒有喔,我只是在家自學過小學1-6年級的課本,對了,初中的也看過一些,沒有去過學校,學校好玩嗎?”夜雨張大着眼睛,看着歐陽天。

聽見夜雨這麼說,歐陽天也是有些心疼,摸了摸夜雨的腦袋,輕聲說道:“當然好玩了,你好好跟老師學,到時候就可以去上學了。”

夏芸有些奇怪,這夜雨看起來怎麼就像小孩子一樣呢,更奇怪的是,歐陽天居然也把她當小孩子一樣對待,雖然這女孩子長得很……很萌很蘿莉

“夏老師,要不你出一張小學和初中的試卷,考考小雨,試試她的底子。”歐陽天轉過頭,對着夏芸說道。

夏芸點了點頭,表示同意,夜雨也有樣學樣,點了點頭,她可不想讓她的歐陽天哥哥給小看了

“夏芸你吃了沒有?我去外面買點早餐,一起吃吧。不過那些書店應該還沒開門,等夜雨測試完以後,我在幫她買些書回來。”歐陽天問道,最後一句話則是對自己說的。

“兩份油條,一個肉包子,一碗豆漿,就這樣子。”夏芸也不客氣,直接說道。

“四份油條,兩個肉包子,兩碗豆漿,就這樣子。”有樣學樣,夜雨直接把夏芸叫的東西翻了一倍。

看着夜雨,歐陽天無奈的搖了搖頭,笑道:“一個肉包子你都吃不下去,還敢要兩份豆漿”

被歐陽天一說,夜雨臉色微紅,狡辯道:“我喝一碗,倒一碗”

搖了搖頭,歐陽天步行到了附近的店面,買了20多根油條,20多個包子,10碗豆漿反正等下夜無際和歐陽純還要起牀吃飯呢,省的再買了。

最近夜無際可能是舒適生活過的實在是太滋潤了,每天都和歐陽純聊天打屁,兩個人互相吹噓他們的偉大曆程,已經沒有了之前那種生疏感,要是楊蓮花賣什麼東西回來,夜無際抓回來就吃,一點也不客氣,這倒是讓歐陽天也放下心來,就怕這小子不合羣不過顯然歐陽純‘**’的還不錯。

歐陽天把早餐買回來,就看見了夏芸正在出試卷,不時的抓抓腦袋,好像很苦惱的樣子,夜雨則傻坐在一旁,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不過眼睛有些亮晶晶的意思。

把早餐放一旁,歐陽天走到夏芸的旁邊,看着白紙上,一個字都沒有動,歐陽天眉頭一皺,難道夏芸是個繡花枕頭不成?

“你幹嘛這麼看我阿……”察覺到身後有動靜,轉過頭,發現歐陽天正一臉詭異的盯着她,搞得她有些心慌慌的。

“你這卷子,怎麼回事阿?”歐陽天戳了戳雪白的白紙。

夏芸的臉蛋忽然一紅,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說什麼,隨後突然臉色一換,換成了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

“老師小學的內容都忘記了,不好意思嘛~~”說完還瞪大了眼睛,眼淚汪汪的盯着歐陽天,好像隨時都會落淚一樣。

“你眼光怎麼在發光,剛剛看你信誓旦旦的樣子,以爲你很有把握呢,你該不會中看不中用吧……”歐陽天一臉的懷疑。

“我是教高中的,又不是教小學的,忘記是當然的嘛,要不等會你去買書,然後我在出試卷吧,大不了今天不收你錢嘛。”夏芸委屈的說道。

“算了,試卷還是我來出吧,小學的內容我還是記得的,你告訴我要怎麼出,然後內容我來想,怎麼樣?”

“你全記得?一到六年級?所有科目?”夏芸一臉的不相信。


“總之你別廢話啦,試卷我是不會出,但是內容我都記得,你說要出什麼題目,然後我寫下去就好了”

“那你先寫幾首古詩我看看,6年紀下冊的”夏芸試探的說了一句。

歐陽天腦袋一轉,馬上就出現了六年級下冊這本書,右手十分快速的寫下了3首古詩,中間沒有一絲拖拉,不到1分鐘就全部書寫完畢,而且字跡十分清楚,乾淨。

“看起來還不錯嘛,那你在寫一篇第25課的,全部寫下來,然後題目我來出”夏芸看着歐陽天的字跡,真心的誇讚道,沒說的,歐陽天這一手好字,絕對稱得上大師級,畢竟前世歐陽天能拿的出手的,也就寫幾個字了。

……

……

“好了,應該差不多了吧?”歐陽天伸展了一下身體,向着夏芸問道。

拿起手中的卷子,夏芸點了點頭,向着歐陽天說道:“應該差不多了吧,現在書店應該開門了,你先去買書,我來看着小雨考試。”

“行,那我先去了。”歐陽天點了點頭,上樓拿車鑰匙,然後到車庫開車,就這麼走了。

“來,小雨,這是試卷,考試時間是兩小時,裏面只有語文和數學,從1-6年級的題目都有,你先做做看。”夏芸說完,把筆遞給了夜雨。

夜雨接過夏芸手中的筆,就開始在試卷上作答,看其認真的模樣,倒是挺迷人的。

歐陽天開着車,因爲早上並沒有什麼車,所以很快就來到了新華書店。

新華書店,這可是泉州最大的書店,許多學校的書,都是從新華書店預定的,所以這裏幾乎蒐羅了從1年級到大學的所有課本,只要你想買,就沒有買不到的

不理會衆人羨慕的眼神,歐陽天把跑車停到停車場,就朝着新華書店裏走去,此時正是大早上,店門纔剛開,所以幾乎沒什麼人。

“誒,請問你們這裏有從小學一年級到初中三年級的所有課本嗎,所有學科的”歐陽天拉住一位穿着制服的導購員,問道。

“喔,有的,您全部需要嗎?”這位導購員站定,看着歐陽天帥氣的模樣,甜甜的笑了一下。

“全部都要,這樣吧,你除了這些課本,其他什麼名著啊,詞典啊,總之學生需要的東西,你全部都給我整一套,什麼鉛筆阿,橡皮擦阿,有什麼就整什麼,明白嘛?”歐陽天說完,看了一眼導購員。

“好的,我明白了,請您稍等。”導購員高興的說了句,之後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看見導購員去準備,歐陽天也是難得有時間,就在這個書店裏面學習起來,一本一本的書,全部都讓歐陽天給學了,什麼名著,哲學。

“哎呀好痛呀”

邊讀書邊後退,當退了幾步,歐陽天忽然感覺到自己的手肘,似乎撞到了一團軟軟的東西,聽見慘叫聲,下意識的轉過頭,就看見一位女孩子,穿着一件藍色七分牛仔褲,屁股正坐在地上,手還不雅的揉了揉屁股,臉上一副很痛的樣子,又很害怕的樣子,不過她這個動作有些太香豔了,一個女孩子,坐在地上揉着屁股,想想都是一副十分誘人的場景

不過因爲這女孩子頭低着,所以歐陽天看不清這女孩子到底長什麼樣。

“對不起,撞到你了吧?真是對不起。”看了一會,歐陽天馬上就反應了過來,把手伸了出去。

聽見有聲音響起,這位留着長髮的女孩子,怯怯的擡起了頭,看了看歐陽天。

“很美”看着這女孩子擡起頭,歐陽天心中立馬就下了判斷。

這名少女,長着一副瓜子臉,臉上潔白無瑕,沒有一絲瑕疵,不過歐陽天卻發現了一個問題,這女孩子的臉上總是掛着很害怕的神色,好像覺得每個人都是壞人一樣,柔柔弱弱的,讓歐陽天大感吃不消。

謝貞心中十分害怕,看着歐陽天伸過來的手,接不也不是,不接也不是,就這麼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看了歐陽天許久,最後才總算把手給搭在了歐陽天的手上。

“軟弱無骨,很軟,嗯~胸部比較軟一點。”歐陽天摸到了謝貞的手,又給出了一個判斷,隨後手臂輕輕一用力,就把謝貞給拉了上來。

“不好意思阿,剛剛看書看的太認真了,沒有撞傷你吧?”歐陽天認真的看着謝貞,表達了自己的歉意。

“我…我…我…我沒事。”謝貞開口道,臉上仍舊是那副怯生生的模樣,而且已經有了快要哭出來的跡象,剛說完,抱起掉落在地上的一本書,就跑掉了。

看着跑遠的謝貞,歐陽天摸了摸腦袋,原本她還想問問名字的,不過這小妞,實在是太怕生了,才說了沒幾句,就跑掉了。

歐陽天聳了聳肩,剛向前走了幾步,忽然發現了地上有樣東西 誰虐誰還不一定呢!

寒夜獨殤又豈是一個可以任人宰割的類型,早在知道了這個人的身份和擅長使用的東西之後,寒夜獨殤就開始暗自思考起來,應該怎麼對付他了。思來想去,依照自己目前的等級,貌似也就只有最為特殊的瞳術可以對付符咒師了。

所以,她方才垂著頭,實際上是在醞釀自己的瞳力,才不是因為害怕符咒師這個身份而去低的頭。寒夜獨殤不會輕易低頭,輕易放棄,因為那低下的可不是頭顱,而將會是武者的尊嚴。

瞳術,寒夜獨殤在這個世界上,也僅僅只施展過兩次。對於這種不熟悉的符咒師,必須一擊即中。而在施術成功之後,還需要消除此人的記憶。因為這是寒夜獨殤的底牌,若是被無意中傳了出去,被他人知道,那還叫什麼底牌。儘管說她的底牌還不止這一個,但是她的瞳術貌似在這個世間很驚世駭俗。也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樣的一個情況,所以這個必要讓它流傳出去了。

「嗯,就這些吧,足夠你受了,多了怕你受不起唉!」好像是惋惜似的,他嘆了口氣,惋惜什麼呢?當然是惋惜不能夠把所有的符咒都試驗一遍,寒夜獨殤在他的眼裡就相當於一只試驗的「小白鼠」。為了不把「小白鼠」弄死,還得掂量著給她使用符咒,不然弄死了不好交代啊。

「喂,別在這兒低著頭啊,把頭抬起來,記住了我的名字,我叫做唐冷玉。記住,今日是我這個強大的符咒師在這裡欺負你的,希望你日後還有機會能夠打敗我吧!哈哈哈哈!」他已經認定了面前的這個人是因為膽小害怕,所以才不願抬頭的。不由得囂張放出了這句話后,狂妄的大笑起來。

「不,不需要日後再來尋你了,你留在這裡,那豈不是更好,日後我會記得回來看看你的。」低垂著頭,寒夜獨殤有些微怒,欺負了人還要這樣折辱別人,當真不是一個好男兒該做的事情。 神級無敵學生 ,寒夜獨殤揉揉腦袋,心裡突然改變了想法,於是喃喃說出這句話。

「你這個臭小子,說的什麼話,是在咒我死嗎,給老子滾遠點!」說著,他也不用符咒了,直接赤手空拳地上了,一個拳頭直接朝寒夜獨殤的腹部打去,風聲獵獵。

「當然不是咒你死,因為你是必須死,不需要我咒,而滾遠點的也將不會是我,而是你。」握住了那充滿男性力量的拳頭,寒夜獨殤稍微的往後倒退了半步。然而她的口中卻在緩緩地宣布著他的命運,即將到來的殘忍的命運。

此人若是不用符咒,壓根打不過寒夜獨殤,現在他這種直接一拳打上去的舉動,完全就是在找死的行為。若是他用的是符咒,可能還會難對付一些。可是,他沒有用符咒,從一開始這一步就錯了,一步錯步步錯,他已經沒有再翻身的機會了。

命運已經放棄了這個愚蠢的人,可惜了,日後這個世界將會缺少一個稀罕的符咒師了。 「你在胡說八道什麼,想死是吧!」唐冷玉嘴裡依舊在罵罵咧咧的,吃力的想要掙開那雙抓住自己的手。然而那雙手明明還沒有自己的手大,但是卻可以牢牢抓住他的手不放,限制住了他的動作。惹得他雙手動彈不得,沒有辦法去抓取符咒。

他心裡氣怒之餘又感到了一絲詭異,這真是奇了怪了,難道是此人使得了什麼妖術作怪?


「喂……」唐冷玉憤憤然抬頭看這個小個子的傢伙,想要警告他趕快鬆開。豈不料剛一抬頭,正巧對上了寒夜獨殤的那雙眼睛。

沒有情緒,也沒有生機存在,像是無機質的透徹琉璃色的眼睛。

那樣詭異又艷麗的瞳,牢牢的吸引著別人的眼珠,讓人無法不去看他,不去關注他,簡直就是吸人心魄。

這是妖瞳、妖瞳!吸人噬骨的妖瞳!唐冷玉想要大聲的呼喊出來,想要驚聲尖叫,想要奔跑,想要離開,想要把自己的符咒拿出來,對著這種妖孽狠狠的貼上去,能拖延一點時間說不定自己就能搬來救兵。可是,他什麼都做不了,因為某雙眼睛已經鎖定了他。

他只能身不由己地看著那雙眼睛,靜靜地看著,恐懼的看著,他的眼睛裡面滿滿的都是哀求。

比起那種詭異到可怖的眼白,瞳孔的顏色卻是正常的。黑,只是極濃,濃得如化不開的墨和斬不開的夜。然而,這樣的瞳映在眼白上,卻交織出了無數種說不出的妖異色彩。在那雙琉璃異彩的眼睛睜開的剎那,他全身就彷彿中了咒一樣無法動彈。

「不要妄圖反抗,既然收了人家的買命錢,那你就安安心心的交一條命出來吧。」身體已經完全不是自身可以支配的了。唐冷玉的手中,被強行塞入了一把精短的利刃,這當然不會是寒夜獨殤自己煉製的,她還不至於大方到浪費自己辛辛苦苦好不容易煉製出來的靈器。這只是外面賣的一柄普通的,粗糙至極的匕首罷了,不過用來殺人,還是可以的。

「對了,就是這樣,輕輕的,慢慢的……」寒夜獨殤的左手停頓於胸前的心臟高度處,左手卻呈現了一個奇怪的形狀,中間有一個洞,彷彿本來應該握著是什麼東西,比如說,刀柄。

不要不要,怎麼會這樣子,為什麼會這樣子,身體根本就不受自己的控制了,刺骨的寒意在蔓延,死神的刀鋒放置在自己的胸前,就在心臟的那裡,他根本就挪不開一分半寸,果然是妖術。真是千不該萬不該,不該接下的這個任務啊!原本就只是為了泡妞而已,如果因此就斷送了自己的錦繡前程,真的就是太讓人悔恨了。

內心的掙扎和悔恨,讓唐冷玉的心裡甚至都開始暗暗的埋怨起了那個他曾經在朋友面前發誓要泡到的小公主,如果不是她的話,自己根本就不會陷入這次險境。在生離死別面前,那些玩笑式的感情根本就談不上話。說了是玩笑,那便真的如同玩笑般可笑。何況這玩笑,還有金錢凌駕在交易上面做支持。 向前走了幾步,歐陽天把地上的東西撿起來,發現居然是個護符,隱隱的還有香氣飄出,和那位女孩子身上的氣味一樣。

這個護符,是由一條紅線穿起來的,護符呈黃褐『色』,外形並不是很大,跟橡皮擦差不多,不過比較短一些,裏面鼓鼓的,似乎有什麼東西一樣。

歐陽天拿着這個護符,轉來轉去,也沒發現有什麼特別的,應該是剛剛那個女孩子掉下來的,剛想追出去,還給她的時候,那個去準備書籍的導購員已經回來了。

“先生,您所需要的東西,已經準備好了。”說完,還躬了躬身子。

“喔,好的,那結賬吧。”歐陽天聽見以後,把手中的護符放回了口袋,明天再來書店,遇見她的話在還給她好了。

“總計2560元,這是清單,您可以對一下。”櫃檯小姐微笑着說道。

歐陽天從口袋裏『摸』出26張紅人頭,遞給了櫃檯小姐。

看着幾大箱的書和文具,歐陽天搖了搖頭說道:“我去把車開過來。”

停車場離新華書店還是有一段距離的,反正都是要放到車子裏,還是從停車場開過來比較方便點。

拋下了一羣不知所謂的服務員,歐陽天跑到停車場,把車子給開了出來,隨後招呼那羣人服務員幫忙,把箱子都給放到了後座,大大小小的箱子,總共有4、5箱,讓歐陽天一個人拿的話,還真是挺麻煩的。

“老闆,你這輛車很帥喔,嘻嘻。”臨走前,那位幫歐陽天拿箱子的導購員,對着俏皮一笑,眼睛還止不住的對歐陽天放電。

歐陽天直接把導購員的眼神無視掉,坐上車,帶着跑車低沉的轟鳴聲,向着家駛去。

在歐陽天把車發動,剛剛轉了一個彎,一位小妞急匆匆的從遠處跑到新華書店門口,撐着大腿一直喘着粗氣,看其模樣,赫然就是當初被歐陽天撞到的小妞,謝貞!

只休息了一會,謝貞趕緊衝向書店內,跑到剛剛和歐陽天相遇的書架,向着地上望去,繞着整個書架跑了十幾圈,了半天,仍舊是沒有線索,最後只能氣苦的蹲在地上,雙手抱着膝蓋,小聲的說道:“肯定是剛剛那壞人拿走的!”


……

……

“我回來啦,趕緊開門啦。”站在門外,歐陽天對着裏面大喊,因爲兩手各抱着幾個箱子,騰不出手開門了。

“怎麼回事,買這箱子裏面是什麼?”把門一開,楊蓮花疑『惑』的問道。

“不是給小雨請家教嗎,沒有書怎麼行,我特意跑了一趟書店,買了些書,讓小雨能好好學。”

把箱子放下,歐陽天發現夏芸坐在餐桌上,正批改着夜雨的作業,看着她那副驚訝的模樣,顯然對於夜雨的成績很震驚。

“考得怎麼樣?”走到夏芸旁邊,歐陽天問道。

“成績很不錯呢,因爲剛纔小學的試卷,小雨已經做完了,所以我又給小雨出了初中的試卷,她現在正在做呢。”

“你居然還記得初中的內容?”歐陽天剛說完,看見夏芸不善的眼神,趕緊轉移話題。

“那小雨小學的成績怎麼樣?”

“數學語文都是滿分,而且小雨說她英語書也看過,詞都記得,就是不會發音,其實那些小學的試卷,有些答案我自己都忘記了,不過小雨好像過目不忘一般,什麼都記得,那些書她看了好幾年了,還是記得很清楚,這姑娘挺聰明的,以後肯定是個好學生!”夏芸說完,還由衷的誇讚了夜雨一番。

“那就好,那這些小學的書應該就沒什麼用了,到時候你就負責教他初中的課程吧,不過初中的科目那麼多,你行不行?”歐陽天問道。

“我只能教她語數英三科,而且只有一個月的時間,想要教其他的也來不及了,對了,小雨已經15歲了,你要送她去哪上學?”夏芸問出了憋了許久的疑問。

“我想送她到五中,然後在她上學的時候,在請幾個家教來輔導她,雖然會苦一點,但是爲了不落後其他同學太多,也只能幸苦她一點了。”歐陽天嘆了一口氣說道。

聽見歐陽天說要把夜雨送到五中,夏芸也是一愣,好像是聽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一般。

“要去五中阿?看來你對你妹妹不錯嘛,不過我有些奇怪,她姓夜,你姓朱,她應該不是你親妹妹吧?”夏芸說道五中的時候,有些怪異的感覺。

“嗯,她不是我親妹妹。”歐陽天也沒有否認,但是並沒有告訴夏芸具體的原因。

“原來是這樣,其實我有些擔心夜雨,從剛纔的接觸,我感覺夜雨的內心就像個小孩子一樣,很純潔,如果你貿然的讓她上高中,我怕她會不適應那裏的環境,要是受人欺負就不好了!”

“有人敢欺負小雨,那我就讓他死。”歐陽天笑了笑,隨意的說道。


夏芸聽見歐陽天說出這種話,白了他一眼,也沒有當真,一個小孩子說出這麼有殺氣的話,換成誰,誰都不信!

和夏芸聊了一會,歐陽天又走到夜雨的身旁,看着夜雨那副認真的模樣,歐陽天也沒有打擾她。


“咔嚓!”

一聲脆響,從夜雨手中的鉛筆發出,原來是因爲太用力了,把鉛筆頭給折斷了。

“給。”

正當夜雨苦惱的時候,歐陽天已經遞了一隻圓珠筆到了她的面前。

夜雨衝歐陽天一笑,接過了歐陽天手中的筆,又開始在紙上作答,可能是因爲沒用過圓珠筆,一開始寫出來的幾個字,有些歪歪扭扭的感覺,隨後幾個就又恢復了秀麗頎長、清新飄逸的風格。

歐陽天沒有去打擾夜雨,拉開楊蓮花,神祕的說道:“媽,你銀行戶口多少?”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