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5, 2021
78 Views

「是,」冥月靈沉聲說道,「其中逃出的有前任Michael公會會長,隆恩目前似乎正在和檀香飲對戰。而其他四人分別為剡溪、上官蝶、耳春、霖凌羽。剡溪與上官蝶都曾經是隆恩的學生,而霖凌羽是在人界新發現的靈妖,而這位叫做耳春的會員引起了我們的注意,他的身份存在一些疑點……」

Written by
banner

……

長滿古樹的茂密森林中,一片片的空地上不時有兩道光影碰撞,每一次碰撞產生元力爆炸捲起的氣浪讓整個樹林中的草木沙沙作響。

天空中,兩道身影驟然出現,周圍混雜著銀紅二色的元力消散與空氣中,隆恩與檀香飲身姿怪異地交纏在一起。

隨著一聲空氣爆破的聲音,二人驟然分離,二人的腳下在空中划起一道白色的元力氣痕。二人的衣著已經有了幾處破損。

二人的身後都有三個妖魂印緩緩旋轉著。二人的妖魂印都是銀色的,只是,檀香飲的妖魂印是純粹的銀色沒有一絲雜質,但是在隆恩身後的三個妖魂印的紋路中,隱約有紅、橙、黃、綠、青、藍、紫七種顏色依次沿著纖細的紋路流淌著,頗為絢麗。

檀香飲抬起右手,一個銀白色圓球漸漸在掌心中成型,表面有著無盡的冰寒,隱約一株桂花樹高高聳立,冰冷的月華似乎在隨著銀光流轉。赫然是一顆月亮的模樣。

「銀月之黑暗禁域。」低沉的聲音響起。

隆恩的腳下不知何時已經多了一片銀光,並逐漸轉變成黑色充滿了黑暗氣息。心中一凌,隆恩連忙想要向高空躍起,卻發現這看似緩慢的顏色轉變卻實際上是那麼的迅速,而他的動作竟然也開始變得緩慢。並且有巨大的吸力向下拉扯著他。

而在隆恩的感覺中,那似乎不僅僅是他的動作變得緩慢了那麼簡單,而是在這黑色領域內一切都滿了下來,那是一種法則上的變化,「慢」就是這個領域內的法則,而他只是一個被法則束縛的俘虜而已。

陰冷的黑暗氣息向內靠攏,逐漸凝聚成一個巨大的球體想要將隆恩包裹其中,一種彷彿要扯碎身體五臟六腑的陰冷氣息在他的體內充斥著。

「你還記得這個招式吧。」檀香飲站在不遠處淡淡地說道,隆恩猛然抬頭驚愕地看向對方。

檀香飲略帶笑意的嘴角偷著淡淡的邪意,說道:「不是我的妖魂天賦,而是我自己結合自身妖魂的自創元技,百年前這個招數才剛剛成型,而百年的時間它早已成熟,是不是和最初不太一樣呢?」

黑暗氣息越來越靠攏,遮擋住了隆恩的視線,檀香飲的身影慢慢地被黑暗隔絕。

終於,黑暗氣息完全靠攏,巨大的黑色球體將隆恩完全封閉。

「完全封閉的黑暗禁域,瘋狂的黑暗意念將會扯碎你的軀體和精神,你已經無處可逃。」檀香飲目光清冷地看著眼前的黑暗禁域所寧城的黑球,半響之後,驀然轉身,淡淡自語道:「你可真不經打啊,結束了呢。」

「茲茲茲茲……」 「茲茲茲茲……」

如同萬隻雀鳥鳴叫,又宛若千把利刃摩擦金屬的聲音伴隨著亮起的幽藍光芒在身後響起,令檀香飲迅速警惕轉身。

那顆黑色球體的表面不知何時已經被一道道密集的藍色閃電驟然纏繞,無數的電舌如同無數枝幹叢生的樹冠,雷光閃耀。透過黑球的表面可以看到裡面那強盛的藍光透射而出。

伴隨著一聲雷鳴爆破的聲音,黑暗禁域形成的黑球被炸得粉碎,密集的雷電將黑暗禁域完全吞噬彷彿一個雷電之森,下一刻,隆恩的身影從雷電之森中爆射而出。

然而不知何時檀香飲已經出現在他的身後,手中銀光形成利刃對著隆恩肩頭劈去,隆恩猛然在半空中轉身,手中兩道雷光交叉擋住了對方手中的銀刃。

同時,隆恩的胸前一團混雜著冰晶的白色霧氣旋轉,數十道冰槍爆射而出,檀香飲迅速側身躲過,順勢向後滑行,銀刃揮舞片片月刃旋轉而出,一面六邊冰牆在隆恩面前迅速凝結成形,冰牆形成的剎那,片片月刃也已經旋轉而至,在二者碰撞的同時,隆恩閃身躲向高空,腳下的月刃將冰牆切割成片片碎冰在空中泛著點點晶光。

檀香飲手中銀刃收回,左手抓住右手手腕,右手成爪狀打開前伸瞄準空中的隆恩。手中銀白色電光繚繞,手心一個銀白色光點在電光繚繞中漸漸變大,檀香飲看著空中的隆恩,目光清冷。

「月華之閃光!」

一道銀白色,直徑超過三米的粗大光束瞬間劃破了夜空,遠遠望去,檀香飲如同一座威力巨大的炮台。

隆恩身影扭曲了一下,光束直接將他吞噬,但是下一刻隆恩卻出現在了光束外的一側,伴隨著巨大的轟鳴聲隆恩的身後一座小山丘被光束貫穿留下了一個圓形的空洞,內壁上銀白色的元力附著其上在黑夜裡如同被掏空了的滿月。

檀香飲雙眼微眯,雙手向內側甩動如同打開的摺扇,數十道月刃再次旋轉著爆射而出,空氣中隱隱傳來破風的聲音。隆恩連忙甩動衣袍,數十道青色的風刃同樣旋轉著爆射而出抵消了了檀香飲的月刃。

與此同時,隆恩詭異地消失了,如同風化在了風中一樣。就在檀香飲屏氣凝神感知隆恩的尋在的時候,地下數十條粗壯的藤蔓如同獵食的毒蛇一般伴隨著破土而出的聲音從地下竄出直奔身在半空的檀香飲。

檀香飲連忙向一側瞬移試圖躲過那藤蔓,但是那些藤蔓卻如同狡詐的毒蛇般追逐著檀香飲,無論他移動到何處那些藤蔓都如影隨形。

「煩人!」檀香飲手中爆射出數道月刃切碎了腳下那些觸手般的藤蔓,但是令他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數十根殘碎的藤蔓被月刃的后力打向空中,然後那些藤蔓的殘肢瘋狂的生長,彼此連接在一起,如同一張大網纏繞向檀香飲,令他的動作遲滯了一下。腳下的藤蔓趁機纏繞住了他的雙腿,身旁無數藤蔓緊接其後蜂擁而上將他完全束縛了起來。

空中,被藤蔓緊緊束縛的檀香飲如同一個被裹緊的粽子,在他的面前,數條粗大的藤蔓蜿蜒而上編織在一起,一道身影從藤蔓中脫離而出隆恩就那麼憑空出現在了檀香飲的面前。

靜靜地站立在藤蔓之上,身體周圍纏繞的風元素揚起了他的衣袍,發梢迷亂,如同降臨在黑夜的鬼魅。


檀香飲看著以俯瞰之勢站立在他面前的隆恩,不屑地笑了起來。

「哈哈哈哈,火、雷、冰、風、木。複製之月隆恩,月亮本不會發光,但卻可以藉助反射太陽的光芒來發出那薄弱的光亮。你的能力真的很符合您,因為你永遠都是一個只會模仿他人的小丑!」

隆恩看著眼前被完全束縛住的檀香飲,淡然一笑說道:「別這麼說,輸給了一個小丑,讓你情何以堪?」

「輸掉?」檀香飲輕蔑地看著隆恩,「哼,可笑。小丑永遠都是小丑,永遠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看不到整個世界對他的嘲諷!」

檀香飲身上銀光驟然強盛,緊接著纏繞在他身上的藤蔓包括隆恩腳下的所有藤蔓都被銀光蔓延、覆蓋。一聲草木撕裂的聲音響起,纏繞在他身上的藤蔓全數斷裂,不僅如此,連隆恩身下的藤蔓也是如此,隆恩及時跳起在空中才重新穩住身形。

所有的破碎藤蔓化作點點銀色的粉塵,然後隆恩身體纏繞的風元素如同被割裂般破開停止了流動。檀香飲虛立在飄滿了銀色粉塵的空中看著眼中充滿了不可思議的隆恩,臉上輕蔑地笑越發的濃郁。

「感覺到了什麼?你那複製的元素之力明明還在你體內,但是卻使用不出來了對嗎?」檀香飲說道。

檀香飲在空中站直了身體繼續說道:「元素禁斷。我的第三妖魂印中的天賦技能,百年前在這個天賦技能的名字還叫『元素隔斷』的時候,你是很熟悉的。原本這個技能只能讓我抵擋元素類的攻擊使自身不受到傷害,但是這個天賦技能經過百年的進化,成為了『元素禁斷』,它的能力是讓施術對象體內所有的屬於元素類的技能都無法使用,甚至連施術對象元力之中所蘊含的元素屬性都會暫時剝奪,那麼現在你還可以模仿誰呢?複製之月,隆恩!」

檀香飲伸出食指,話音落下,一條手指粗細的銀色閃光從他的食指中攢射而出,沒有了風元素的加持,隆恩的速度頓時被削減了大半,馭元步全力施展之下才勉強躲過檀香飲的閃光,但他那白色袍袖上卻多了一個焦黑的小洞。

檀香飲站立於虛空,揮動的手腕帶出一片殘影,無數閃光攢射而出另隆恩連連閃躲,一道道的光束射在地面、岩石、樹木上都瞬間沒入留下一個個的小洞。

看著完全處於被動的隆恩,檀香飲的眼神越發的冷淡,冷淡過後回憶之色覆蓋了眼眸。 「喂!隆恩你這傢伙能不能別搞偷襲這種不體面的事情啊。你好歹在同學心目中也是個翩翩君子啊!做這種事情很不符合你的風格啊!」一名相貌俊朗的少年在林中急速跑著,皺著眉頭對身後大聲喊道。

「哈哈,別隨便推定我的風格啊,再說了,沒有風格不就是我的風格嗎?阿飲~」爽朗的聲音從身後另一位少年口中傳出,少年如同一隻猿猴般在樹林的枝幹之間不斷跳躍著,追逐著前面的少年,眉眼之間儘是戲謔之色。

「切,你這臭不要臉的,我要跟你絕交。」

「別介啊,咱哥倆在一起都多長時間了。」

「誰跟你在一起啊!你說話的風格別這麼噁心好不好!」

「我說話也沒有什麼風格,你應該很了解啊!不可能不了解啊。」

「就因為你的風格是沒有風格我才說不了解你啊!」

「你這不是都說出來了,你還說不了解我,這世界上還有比你更了解我的人嗎?」

「你開什麼玩笑,再給我一百年我也了解不了你啊。」

「你別開玩笑了,還有比你共了解我的人嗎?」

「你才開玩笑,我怎麼了解一個沒有風格的人啊!」

「你看你都說出來了,你明明就是很了解我!」

「我都說了不了解你了!」少年隆恩前方的檀香飲奔跑中一翻白眼,忽然轉身,手中三塊拳頭大小的石塊迎面而來。

「啊!哎呀!啊!嘭!啊呀!」接連三聲慘叫,猝不及防之下少年隆恩被三塊接連而至的石塊砸在額頭上,砸的七葷八素。而最後兩聲是他從樹枝上掉下來摔的聲音和他被摔的慘叫聲。

「哼哼,活該!」少年檀香飲一臉得意的看著躺在地上額頭上層層疊疊腫了三個包的隆恩說道。

「星火彈!」

「啊!隆恩!你竟敢用元術打我屁股!」

「哈哈哈哈哈……活該!」少年隆恩一個后翻起身,搶先跑路,邊跑還邊回頭做鬼臉,「老師不是教過我們嗎?在沒有確切敵人完全失去戰鬥力之前,不要毫無防備的站在他的面前!你忘了嗎?白痴!」

「啊啊!別跑!」一個銀白色的妖魂印悄然浮現在少年檀香飲的肩頭緩緩旋轉,身上銀光閃耀,「我讓你嘗嘗我第一妖魂印的天賦技能……」

……

「寒月禁錮。」檀香飲眼帶回憶的看著眼前不斷吃力躲閃的隆恩,似哀似悔,喃喃地說出了這個名字。

緊接著,隆恩身下,一輪滿月照耀,月華形成一道光柱將他籠罩其中,隆恩瞬間停滯在了月華之中。

一道光束貫穿了他的肩頭,鮮血噴射而出,夜空的星光為飄飛的鮮血鍍上了一層皎潔的光暈。

「啊!」

……

「啊……」被禁錮在月華中的少年隆恩看著一臉得意地站自己面前的少年檀香飲,喉嚨里發出一聲長嘆。

「怎麼樣!」少年檀香飲低頭看著半蹲著身子在「寒月禁錮」里不能動的某人挑了挑眉毛,「服不服?」

少年隆恩翻了個白眼,陰陽怪調地道:「服你個頭!你是白痴嗎?發招前還要嗷一嗓子,你是怕別人不知道你要發招躲不開嗎?老師怎麼教你的?」

「吼吼吼!很好!」少年檀香飲的額頭上頓時凝結出了好幾個「井」字,「我讓你偷襲!我讓你不服!我讓你老是用老師的話教育我!」

「啊!住手!別打我頭!啊!別打頭啊!啊!啊啊啊啊啊!臭阿飲,等我出去了我一定打爆你的頭!」

「呦嚎!還敢威脅我!我讓你威脅我!還有,不準叫我阿飲!」

「啊!你等著!我宰了你!」

「我讓你宰了我!」

「啊啊啊啊!啊……」

……

從「寒月禁錮」的月華中掙脫出來的隆恩從高空摔落在地面上,吃力的站起來,額頭上已經被汗水浸濕,肩膀上已經被大片血漬和塵土染成了紫黑色。

檀香飲面無表情地站在他面前,右手食指輕點。

「啊!」鮮血噴洒,光束一閃而過。隆恩的一條大腿被瞬間貫穿,失去支撐的他單膝跪倒在地,呼吸越發的急促。

一陣晚風吹過,淡淡地血腥味夾雜在充滿了草木和露水的氣息中撲面而來,檀香飲踱步走到隆恩面前,隆恩喘息著粗氣勉強站起身體,受傷的左腿輕輕地顫抖著,鮮血順著褲腿滴落在地面上,發出「啪嗒、啪嗒」的聲音。

目光冷淡地看著隆恩,檀香飲道:「真是沒用,好弱啊,隆恩。看到你這麼弱,我反而原諒你了,因為你也沒辦法啊,誰讓你這麼弱呢,以前是,現在也是。」

嗤鼻一笑,檀香飲的笑更加的輕蔑:「靈元城,靈元聖央通緝犯塗嘆同謀,隆恩。我現在要逮捕你。」

「呵呵……就是這裡。」隆恩忽然吃力的說道,像是在自言自語,但是檀香飲的臉色卻忽然間變了。

腳下一個紫色的九芒星閃爍,九條紫色鎖鏈從九芒星的九個尖角上盤旋而上纏住了他的整個身體。

「元術,九凌鎖。」看著臉色大變,一臉驚愕的檀香飲,隆恩露出了一絲無力的笑,「說了多少次了,阿飲,在沒有確切敵人完全失去戰鬥力之前,不要毫無防備的站在他的面前。你忘了嗎?」

「你以為靠一個沒有完全詠唱的九級一階元術就可以困住我嗎?」檀香飲色厲內荏的說道。

「我知道不能,但是如果說三個九級元術同時使用呢。」隆恩看著檀香飲,目光深沉,緊接著一圈黑色蔓延而上,一個漆黑的圓柱體遮住了檀香飲的身體。

「隆恩!」


數秒之後,黑色立方體破碎,泛著白光的碎片和紫色鏈條破碎而出,淡紫色的光芒照亮了整片樹林。碎片散落、消逝。檀香飲的身影漸漸地顯現了出來,此時他的身上已經布滿了大大小小的傷口,鮮血淋漓,檀香飲的臉上的驚愕尚未散去,雙膝無力地跪倒在地,面朝著寂靜的夜空,眼中閃過一絲不甘,然後緩緩地閉上了雙眼。

終究,還是沒能贏過你一次,隆恩,強大如你卻為什麼像一個廢物一樣,連最珍愛的東西都保護不了。

……

「啊,是『米迦勒』公會的隆恩會長和『路西法』公會的的檀香飲會長!」

「啊,真是他們兩個,好厲害啊,這麼年輕,才三十多歲就當上了會長。」


「複製之月隆恩,瞬閃銀月檀香飲,兩個靈元境界靈妖廷數百年難得一遇的超級天才,被稱之為『雙月』。我們元王廷的驕傲啊!」

「啊——!我要嫁給他們兩個!」

「姑娘,你想多了……」

靈元城內,兩個高大挺拔的身影一身戎裝在街道上並排走著,胸前都帶有一枚精緻的六角形徽章。無數讚歎地議論聲在他們的身邊響起。年輕氣盛的隆恩和檀香飲兩人抑制著內心的小激動,表現出一副莊重淡然的樣子。

「你們兩個,可別太驕傲啊!」爽朗的女聲在拐角處響起,一個充滿了蓬勃朝氣的女孩出現在他們兩個的面前。

二人對視一笑,隆恩優哉游哉地說道:「嗯,我們當然不會啦,你也要努力啊,優、秀、會、員、小月姑娘。」

「對,對!」檀香飲在一旁雙手抱在胸前,一臉贊同的表情點頭附和。

「切!」小月舉起手,露出了手中的一枚黑色的六角形徽章,上面是幾朵拼湊在一起的精緻黑色玫瑰。

「啊!你當上會長了?」隆恩有些驚訝地看著小月手中的徽章問道。而一旁的檀香飲則是發出了一聲「咦」的驚疑聲。

小月略顯顯得意地點了點頭。

「額……本來還以為能當你的上司很長時間呢。」隆恩撓了撓頭,一臉無奈地樣子。


「做你的春秋大夢去吧!」小月翻了個白眼說道。

「看來要想壓制你,只能做你的老公了。」

小月頓時俏麗阿紅到了脖子根,大喊道:「隆恩你給我去死吧!」

原本,我以為可以就這麼一直下去,我們倆個從來沒有想過要去互相爭奪些什麼,只是一直認為可以在一起不分開,僅此而已。

哼……罷了,我來了……

……

「嗯……」檀香飲猛然睜開雙眼,看到的是一片布滿璀璨星河的夜空。感受著身體不時傳來的一陣陣刺痛,用餘光看了下四周是一片樹林之間的空地,「我沒死?」

「隆恩?」檀香飲一扭頭看到了近處坐在岩石上的隆恩,在他的身上還可以看到打鬥時留下的血漬和灰土,隆恩扭過頭來看著躺在地上的他沒有說話。此時林中沒有一絲風,寂靜的空地中,彷彿可以聽到彼此呼吸的聲音。

站起身來。隆恩慢步走到檀香飲的面前看著躺在地上的檀香飲,檀香飲也看著隆恩,二人就那麼對視著。良久,檀香飲移開目光平視著天上的星河,然後,露出了一絲略帶嘲諷地笑。

「呵呵,我差點就完全忘記了你是一個元術天才,同時使用三個九級元術對你而言根本就是易如反掌,九級一階的九凌鎖,九級四階的黑牢,還能在黑牢內部無視元術阻斷施展九級七階的千殺,要是你完全詠唱我恐怕已經死了吧。一次一次,次次都輸給你。」

隆恩看著他,平靜的臉龐突然笑了起來,一如當年那弔兒郎當的模樣。

檀香飲看著他那弔兒郎當的樣子,忽然間站起身子,流滿鮮血的手抓住了隆恩的衣領,鮮血在空中揮灑成了顆顆血珠,身體忽然支持不住前傾,頭頂在了隆恩的胸前,額頭的鮮血染紅了隆恩的白袍。

勉強半蹲在隆恩的面前,檀香飲抬斑斑血跡的頭,目光灼灼地看著嘴角還掛著一絲笑意的隆恩,怒吼道:「我討厭你這個樣子!為什麼!為什麼你還笑得出來!為什麼,你一直都是那麼的強大卻連自己最心愛的人守護不了!你不是天才嗎?你可是靈元境界最年輕的會長!為什麼!」

隆恩卻好像沒有聽到檀香飲的嘶吼一樣,依舊那麼面不改色地繼續掛著那一絲笑。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