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5, 2021
105 Views

「陣法,利地勢而行,借天道大力。宜抱缺補不足,忌圓滿貪盈潤。補人力,窺神性。以秘技奪元氣,以大勢鎮鬼神!」胡高冷冷地瞪著那精靈,朝著他開口大聲咆哮著。

Written by
banner

而胡高每說一個字,都好像有千鈞之力一般,重重地敲打在那精靈的腦袋上面,讓他聽到胡高的話之後,腦子裡面一陣『嗡嗡』地作響,耳鳴之聲更是不斷地傳出來。他的臉色也變得越來越難看。

「你以為我不懂陣法就亂七八糟,胡寫一通?你真當我只是一介武夫?」胡高冷喝著,指著那散落了一地的草稿,「立刻給我重寫,如果我再看到的又是一些我不滿意的,休怪我無情!」

說到這裡,胡高蹲了一下去,他一把抓住了那『精靈』的衣領,冷聲朝著他輕喝著,「我說過,我不會讓你死。但是相信我,我絕對有辦法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到時候,你一定會覺得死亡也是一件相當痛快的事情!」

「嘭!」地一聲,胡高說完之後,抓著他往後重重地一砸,讓那『精靈』的頭重重地磕到了那精靈身後的那棵大樹上面。

那精靈的頭砸到了那大樹之上后,好似被砸傻了一樣,一動不動,瞪大著雙眼看著胡高。

過了好久好久之後,那『精靈』才緩緩地把頭低了下去。他重重地吁出了一口氣。之後,他撇過了頭去,偷偷的撇著背對著他,朝著他漸漸遠離的胡高看了過去。

他看著胡高,眼皮也在這一刻不斷地跳動了起來。他的嘴不斷地張合著,而這一刻只聽到他的嘴裡冒出了一道呢喃之聲,「怎麼可能?怎麼可能跟他說得一模一樣?明明相距了這麼多年,卻一個字都不差?難道,預言是真的?預言中的事情,真的就要發生了嗎?」

那『精靈』一直盯著胡高。直到胡高停了下來之後,他才趕緊將頭轉過了一頭去,召喚出了水柱化成手掌,再一次在胡高給他的簿子之上快速地滕寫了起來。

這一刻,他的速度比起之前更加的快了,落筆行雲流水,似乎是沒有經過半點思考! 黑夜給晴朗的天空披上肅穆的外衣,明月又給黑夜點綴上靚麗的風景。天與地柔和的連接在一起,彷彿一個整體。突然在極遠的地方出現一個亮點,亮點向四周急劇擴大,一道光圈橫掃大地。當光芒散去,曾經亮點佔據的地方出現了一個烏黑的身影,連月光也被他吸收,比黑夜更黑的身影,在夜幕下兀自矗立。

夜又恢復了寧靜,彷彿過往一切都是幻影,只有那道烏黑的身影矗立在那裏,訴說着曾經發生過的故事。突然黑影的面上露出一點嫣紅,他在說話!“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弗衣去,深藏身與名。”

遠處響起幽幽的琴聲,仔細聽來竟然是在配合黑影的吟唱。黑影吟罷,另一個聲音響起,婉轉清雅,猶如天籟之音:“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逸興橫素襟,無時不招尋。朱門擁虎士,列戟何森森。 剪鑿竹石開,縈流漲清深。登臺坐水閣,吐論多英音。 片辭貴白璧,一諾輕黃金。謂我不愧君,青鳥明丹心。 ”

樹叢中走出一名遊吟詩人,修長的手指從豎琴上緩緩劃過,流水般的音符飄散到空中。他凝視着黑影,仔細地辨別着他的身形,“你爲什麼不走出來?我看不清你的樣子。”

黑影淡淡地說:“此刻的我,你還是不要看的好。”

詩人笑了,“這一刻,你很醜?”

黑影說:“是的。”

有的人明明很漂亮,偏偏要說自己丑!詩人沒有繼續這個話題,他知道黑影不是一個喜歡說謊的人,此刻他真的很醜。“每一次你總是最先到的。”“你也來得很早。”詩人笑了,“這一次,我很想知道答案。”黑影沒有讓他失望:“我習慣等人。”

等人也是一種防備,黑影又在防備什麼哪?他和詩人不是朋友嗎?“他來了。”“誰來了?”黑影並沒有回答,一條淡淡的影子慢慢延伸到了他們的腳下,詩人舉目望去,遠處的懸崖上,一個華麗的身影沐浴在月光中。手輕輕的撥動額前的髮絲,張開雙臂,迎接即將到來的風的精靈。他的手中握住的不是充滿聖光的權杖,而是一枝欲滴的玫瑰。長長的法師袍輕輕舞動,他的身體漸漸飄起,從懸崖上飛了過來,半空中傳來他的低吟:“花間一壺酒,獨酌無相親。 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 月既不解飲,影徒隨我身。 暫伴月將影,行樂須及春。 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亂。 醒時同交歡,醉後各分散。 永結無情遊,相期邈雲漢。”吟完此詩,他也來到了兩人的身邊。“怎麼樣,聽傻了是吧,”

兩個人彷彿真的傻了。“我看到一隻大鳥。”“我也看到了。有這麼大!”詩人比劃着。黑影繼續說:“最奇怪的是,鳥竟然還會吟詩。”“其實吟詩並不奇怪,鳥也會說外語的,比如八哥。”兩人一唱一和把法師給弄傻了,“你看,確實有人聽傻了。”法師並沒有回答,回答他倆的是咆哮,“你們兩個混蛋,不懂欣賞藝術就不要亂說,是嫉妒我的樣貌吧。”

詩人和黑影笑了,彷彿黑夜裏綻放出的煙花,在這種時候,偏偏有人來破壞它。“喂喂,別笑了。那誰怎麼還沒來?“


詩人還在笑,“你難道還不瞭解他的性格?主角總是最後出場的。”黑影也在笑,笑得很詭異:“其實他已經來了。”

“哪裏?哪裏?”法師四處張望着,想尋找那個誰的身影。一個陰惻惻的聲音從他的背後傳來,“你是在找我嗎?”


法師在這一刻靈魂附體,爆發出媲美盜賊的敏捷,一個旋轉跳,跳到了三尺外。露出了背後那張壞笑的臉。他就是本書的主角,略顯淡薄的身體,消瘦的臉龐,細長的雙眼,卻有着和整體不相襯的高聳鼻樑,淡薄的嘴脣上露出壞壞的笑容,在原本陰沉的臉上增添了幾摸邪意。並不出彩的五官搭配起來竟然有着不下於法師的魅力。

“我靠,來也不打聲招呼,想嚇死人啊。”法師高聲抗議着主角的出場方式,“你應該像我一樣,正大光明的出場!”

主角用手指指自己,法師上前看着他的臉,“沒污漬啊!”主角摸摸他的頭,“果然不虧是我們風花雪月四少中最笨的一個,你還真是絲毫都不掩飾啊。”

無論是誰被說成笨蛋都會生氣的,法師氣憤地指着主角的頭,“老子這不叫笨,叫純潔,純潔懂不懂?”

“上個月三號是誰勾引了一個法師妹妹說要替她摸骨,趁機沾人便宜。又是誰看到漂亮的女劍客後僱一羣人上演英雄救美?又是誰?”

法師粗暴的打斷了他的話,“我這是幫助她們,讓她們品嚐到世間最美妙的感覺。”

詩人再也忍不住了,“不是每個人都喜歡**的。”

法師鄙夷地看了他一眼,“除了你這個性冷淡。”

只要是個男人聽到有人這麼說,他肯定會發怒的,這和修養無關。詩人沒有發怒,不是因爲他已經達到聖人的境界,而是對方只是在敘述一個事實,他確實是性冷淡。

黑影淡淡地說:“世間最快樂感覺是殺人時的一瞬間。”


主角說:“時間最快樂的感覺是,左邊攬着兄弟的肩膀,右邊摟着妻子的腰肢。”

法師睜大了眼睛看着他,彷彿不認識他。主角無奈地說:“你的眼睛已經夠大了,不需要刻意瞪着,感覺像兩個電燈泡。”

假如平時有人說他一雙美麗的大眼睛是燈泡他一定會和對方拼命,這一次他沒有,只因爲有其他的事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你變了,你真的變了!”

主角輕鬆地說:“浪子也是人,是人就都會變的。”

詩人輕嘆一聲,“其實我們都變了。”簡單的7個字讓四人沉默下來,彼此看看對方的樣子吧,一個是劍客,一個是詩人,一個是法師,一個是盜賊,哪還有他們昔日的影子?主角打破了沉默,“我想是該回去的時候了?”

法師竟然還能將雙眼瞪得更大!“你還想回去?你不要忘了離開了,就什麼都沒有了。”

主角說:“我知道。”

法師還想說什麼,終究沒有說出,主角的話勾起了他心中的回憶,曾經四個人笑傲江湖,曾經四個人是江湖的傳說。一旦離開,過往的一切努力都煙消雲散,許多年後,江湖中人是否還記得曾經有過四個風流的俠客,他們的合稱風花雪月。

詩人用哀傷的語氣說着:“曾經我們享受無上的榮耀,在榮耀的頂點我們厭倦了,然後拋棄了它,很多年後我們還要回去,重新取回失去的東西,前面的路很苦,但是我們會走下去,因爲我們是江湖的傳說,永遠的神話。”

詩人用他的方式表達了自己的意願,他要回去,重新找回失去的東西。黑影也表達了他的想法:“殺人,還是江湖中比較爽。”

法師無奈的攤攤手,“既然你們選擇迴歸,我也回去吧,王者歸來,這個名字如何?”

主角搖搖頭,“不好。”

法師本該是冷靜的,可是這個法師很特別,很容易激動,他大聲喊:“你告訴我有什麼不好?“

在法師的口水洗禮下,主角依然保持着從容,“我們離開了兩年又三個月。江湖的世界和現實比是1:24,五十年的時間,足以湮沒一切,你認爲江湖還會記得我們嗎?王者歸來,也只有你這種厚臉皮的人能說的出來。”

主角的話戳中了他的要害,他不願回去的最大原因就是那裏已經沒有他的位置。想重新爬上那個位置需要花費多少時間和精力他最清楚,只要一回想起以前的歲月,他就想嘔吐,那種日子實在太苦了。

主角看着他的臉,真誠的說:“假如沒有勇氣,就算了,其實風花雪月從我們離開江湖起,就不存在了,曾經的約定已經廢除了,我們是四個人,不再是一個整體。”

詩人上前搭住他的肩膀,“我們還是朋友。”黑影也伸手了,“假如你還願意認我這個朋友。”主角緊緊握住兩人的手,突然,一隻慘白的手放到他的頭上,面對主角殺人的雙眼,法師無辜的說:“你兩隻手都沒空閒了,我只好放在這裏了,難道你想讓我牽你的第三隻手?”

“去死,我的朋友。”

四隻手緊緊疊在一起,“再戰江湖”“風雲再起”“新的美女”“快樂生活。”四個人,四個不同的聲音。

三個人回頭望着他,主角露出誠摯的笑容,“回去,只是想過簡單而快樂的生活,爭霸天下,離我太遠了。”

“想做一個生活技能人?”

主角點點頭。一隻有力的手拍到他的頭上,法師那作嘔的聲音有一次響起,“不怕哦,有人欺負你就找哥哥幫你報仇。”

“我說過,我討厭別人將手放到我的頭上。”

……………………………………………………………

詩人微笑地看着其餘兩人的打鬧,“明天就走嗎?”

黑影搖搖頭,“明天還有一件事要辦,辦完再走,人總要有始有終,對不對?”

“對。”詩人又一次笑了,只是笑容中有些晦澀。

……………………………………………………………

魔法世界裏有着許多的傳說,其中最駭人聽聞的是每當滿月的時候,都會有一個惡魔出現,瘋狂的殘殺他見到的任何人,沒人知道他的真面目,見過他的人都已經死了。人們甚至連他的名字也不知道,只能根據他滿月必殺人這一條將他稱爲滿月。

六月十五是個晴朗的好日子,有四個人在這一天的夜晚聚會,又在不久之後從魔法的世界消失。

十五的月亮總是十六圓。

江湖小貼士:

很多人說看不懂開頭,不知道講的什麼故事,這裏小鳳爲大家解釋一下。

開頭是四個人在離開江湖後進入魔法世界時的一次相聚,他們四人的出場方式分別是月少,雪少,花少,風少。出場時都使用了特有的技能。開始的光圈是劍客的怒吼技能發出一道光圈打擊周圍的敵人;雪少是遊吟詩人的演奏技能,增加屬性;花少的從天而將就是法師的飛行術;最後風少的主場方式可以看作是背刺,突然出現在敵人身後,只是沒有下刀而已。

故事就是從這裏開始的,他們四個放不下對江湖的思念,就又回去鳥,本文講述的就是主角風少回去後的故事,因爲想重新開始,就取了個名字叫易風。下面的故事,大家可以自己看了,我想應該是很容易就看出來吧。有什麼疑問可以在書評區發帖告訴我的,我將一一解答。 「唔!」一聲呻吟聲傳了出來,隨即,韓沖搖頭晃腦著,緩緩地把眼睛打了開來。~,

這個時候,他的腦子似乎是有一些不好使一樣。在睜開了雙眼之後,他的眼睛裡面還是一副十分迷茫的目光。他抬頭朝著四周張望著,可是樣子卻如同是瞎子看世界一樣。周圍的景像明顯是沒有印入到他的眼睛裡面,也沒有傳遞到他的腦子裡面去。他看了許久,臉上都還是一副莫明其妙的樣子。

好在,韓沖不是真的看不見了,也不是真的傻了。在看了好一會兒之後,他猛地一頓。然後抬起了手狠狠地拍了拍自己的腦子。

事實上,一直到了這個時候,韓沖的腦子裡面才有一點思緒,而他也是在這個時候,雙眼的視野才恢復了正常。正如同他之前所表現的一樣,他雖然是睜開著雙眼,可是事實上,他的眼前卻是兩眼一抹黑,他不看,也想不到。

這是重傷初愈之時才會有的表情,而且還不是一般的重傷,幾乎是瀕臨死境,重傷昏迷過去,醒來之後才會有的反應。

韓部經歷過這樣的情況已經不知道有多少次了。以前他在小的時候,在外歷練的時候,就經常性的瀕臨這種死境。

說真的,這樣的情況並不會讓他感覺到困擾,他早就已經習慣了這種感覺。所以當神識恢復過來的一剎那,韓沖所有的思緒就完全恢復了正常了。

他拍了拍自己的腦子,之前所發生的一前,瞬間充盈在了他的腦子裡面。而這一刻,他的臉上則是露出了一副十分古怪的情。

他可是清清楚楚地記得,在他昏迷過去之前,他雖然也受了十分嚴重的傷,可是絕對沒有到瀕死那麼的嚴重啊。

韓沖的眉頭輕輕地皺了起來,怎麼想也想不明白。

可是很快,他又猛地一頓,臉上在這一刻露出了一副極度難看的表情。除了自己無緣無故要死了之外,他一下子就想到了慕錦。這一刻,慕錦慘死之時的情景,一下子就佔據了韓沖的整個視野。

他再也沒有心思去想其他的事情了,而是立刻朝著四周圍掃了過去。同時更是在這一刻下意思地咆哮了起來,「慕錦,慕錦!」

「你不用叫了!」韓沖的聲音這才剛傳出來而已,另外一個聲音又立刻傳了出來。這聲音聽上去有些勞累,又顯得有些痛苦。

韓沖一愣。這時,周圍的情景才映射到他的腦子裡面。是的,直到這一刻,韓沖才看清楚周圍到底是一個什麼樣子。

只見到在他的周圍,是一塊平地!只不過這一塊平地卻明顯不是天然行成的。是那種被人為用力量開墾出來的。

或者說,這裡曾經發生過一場十分劇烈的戰鬥,人數還相當的多。有一些區域,樹木全都不見了,地面也因為承受住了太過巨大的壓力而顯得十分的平整且堅硬。

同時,韓沖還注意到,這平地之上,有著許許多多的石屑以及一大塊一大塊的石塊。那石塊之上還有刻痕,應該是石像。

看清楚了周圍的情況之後,韓沖又看向了他的身邊。只見到在他的身邊,也有許許多多的人。當然,這些人就是那石像戰場上活過來的人,也是那場戰爭勝利的,將慕錦殺死,將他俘虜了的那一些人。

只不過這些人,一個個看上去都十分的疲憊。而且還有許多人,身上也有十分嚴重的傷勢。甚至有一些,身體都已經快要斷成了兩截,被劈成了兩半。


更加要命的是,他們那駭人的傷口,都已經開始石化了。血液雖然是完全凝固了,可是傷口卻也沒有辦法再癒合了。

這在韓沖看來,簡直是比死了還要慘。

然而最慘的,還是他身邊的那個人。也是將慕錦殺死,將他打昏的那名抗著巨劍的武者。

此刻,這個傢伙當真是這些人之中最慘的。他四肢還健在,身上的也沒有足以將他分成兩半的傷口。

他的身體是完整的,可是卻並不代表是完好的。

因為韓沖看到,這個傢伙整個身體都呈現出一種十分詭異的扁平的樣子。就好像是麵包掉進了石磨之中,被石磨磨了一圈之後再掉出來的那個樣子。

韓沖只是稍稍地愣了一下,很快就明白這是怎麼一回事了。出現這樣的情況,只能說明這個傢伙全身的骨頭都已經碎掉了。

不是斷裂了,而是完全碎掉了。骨頭沒有辦法支撐起他的血肉,哪怕是這個傢伙的肌肉再怎麼大,也只能癱在地上,任血肉無力地搭在一起。

「哈哈,哈哈哈哈!」一看到他的那副慘樣子,韓沖就猛地一下大笑了起來。只不過這笑聲,聽上去卻一點也沒有高興的意思。這是一種發泄的大笑,也近乎是一種瘋狂地笑聲。

慕錦死了,他也敗了。而他雖然口口聲聲說胡高會給他報仇,可是天知道胡高現在在哪裡呢?說不定他現在也是完全沒有辦法抽開身。

至於他自己,他早已經認定了自己沒有辦法給慕錦報仇了。那個巨劍武士的實力實在是太強大了,根本就不是他能夠抗衡的。

說真的,韓沖當時就已經選擇了放棄。這十分的無奈,可是卻也已經只能如此做了。

可是現在,沒料到這個傢伙竟然變成了這個樣子。而且再看看其他的那些人,一個個似乎是都沒有辦法再站起來了。他們的傷勢,也已經嚴重到讓他們完全失去做戰能力了。

笑過之後,韓沖又猛一下瞪向了那皮肉,骨血似乎是都已經完全堆在了一起的巨劍武士。此時此刻,他臉上的表情已經變得十分的猙獰了。「沒想到啊,真是沒想到啊。你竟然會有今天。哈哈!」

這話落下去之後,韓沖的臉上又露出了一副十分譏諷地笑容,「全身的骨頭都碎了,就算是完全恢復了也只是一個廢人。可是我不同,我還能夠恢復!」說著,韓沖的臉色猛地一下變得奇寒無比!

韓沖顫抖了起來,他咬著牙,努力地從地上爬了起來。看上去,周圍似乎也只有他一個人可以爬起來了而已。

當站穩了之後,韓沖又朝著那動彈不得的巨劍武士瘋狂地笑了起來。「只要等我好了,只要我恢復一絲絲力氣,拿得動武器了,我就可以把你宰了。我一定會宰了你!」

韓沖咆哮著,瘋狂地大吼著,神色無比的瘋狂。可是他的眼角,卻掛著一顆晶瑩的淚花。「慕錦,我可以為你報仇了!」

「轟!」然而,韓沖的話還只是剛剛落下去而已,一聲轟響猛地一下傳了出來。

韓沖一愣,然後咬著牙,吃力地轉過了身去。只不過,他都還沒有完全轉過身去,就只見到一道黑影朝著他狠狠地襲了過來。

「轟隆!」他都還沒有反應過來,就只聽到一聲暴響傳了出來。那道黑影重重地砸到了韓沖身邊的土地上面。

塵土四起。而當塵土散去之後,韓沖忍不住重重地抖了一抖。他的臉上也在這一刻露出了一副十分震驚的表情。

因為他看到,那撞到他身邊的黑影是一名士兵。而且,還是那名巨劍武士的士兵!

那士兵還沒有從地上爬起來,韓沖的臉色就變得無比的難看了。他的眉頭狠狠地皺著,哪怕現在他全身上下都沒有一絲一毫的力氣,他都將拳頭重重地捏了起來。

隨後,他深吸了一口氣,冷冷地盯著那名還在地上沒有爬起來的士兵,腦子裡面冒出了無數個想法。

雖然想不到最好的方法,可是韓沖卻知道。絕對不能夠讓那士兵從地上爬起來。 霸歡成愛,總裁的億萬甜心!

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可是好不容易才找到了這麼一個可以報仇的機會,韓沖絕對不允許自己出現失誤。

無數個想法在韓沖的腦子裡面稍縱即逝。而後,他彎腰從自己的身邊撿起了一塊石頭,吃力地朝著那士兵移動過去。每移動一步,韓沖就會渾身直顫。他的腦門上,也已經冷汗十冒了。

不過短短的十多米的距離而已,卻是花掉了韓沖所有的力氣。他無力的提著手裡的石塊,緊盯著地面上重傷的士兵。他就這麼冷冷地盯著他。只要這士兵稍稍地動一下,他就會毫不留情地將手中的石頭朝他砸去。

就算是使出使奶的力氣,韓沖也絕對不允許這傢伙爬起來。

其他的那些倒在地上,卻同樣爬不起來的士兵,也是緊張地盯著韓沖與那士兵。顯然,這一番對峙,絕對會成為所有人命運的轉折之處。

「在那裡!他們在那裡!」地面上的士兵一直沒有動。可是這個時候,卻又聽到一聲聲疾呼傳了出來。

一聽到這聲音,韓沖的臉上就露出了絕望傷心的表情。他沒有想到,地面上的士兵沒有爬起來,可是對方的援軍出去率先來了! 老師:好了,我們要上課了,首先,老師要點名,點到的同學要喊一聲到!知道了嗎?

衆同學:知道了。

老師:小A,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