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5, 2021
70 Views

雖然他們的身上都沒刀子,但是用手去將控制在的人質給箍死,弄死還是比較不怎麼費力的,要是費力,也可以直接對着一處硬地方,抓起就砸上去,來這樣結果了人質。

Written by
banner

“操,敢罵老子,很好,很好,先問出是哪個,不說到時算一起來,一起來次重傷;這門檔得真礙事,不清楚裏面個情況,要是沒門,知道情況,哪還容得這麼囂張,人質,倒黴的人質,希望你們現在還沒少什麼零件吧。”肖雄邊不爽邊祈禱,在心裏快速想了下,要是不要擔心人質的安全,馬上就是直接一腳踢門,打上去了,無奈設計問:“傻13說誰?”

“傻13說你。”胎記男馬上得意洋洋接話,見到大夥表情驚訝,一想,把自己繞進去了,連忙說:“我是說你是。”

“你都已承認,就別推卸了。”肖雄回着,在心裏好笑了下,本是來隨便設計,沒想到這樣也能繞進去,三歲小孩都懂的事,恰恰有時很出乎意料。

“去叫管事的來和我們聊吧,不然我們馬上將人質給辦了。”老大向胎記男做了個閉嘴的手勢,接話道。

本是想將肖雄給抓起來,好‘發泄’火,要不是,要不是將他們給打倒,根本就不會陷入到這個生死局來,怕他不顧人質的安全,來下手,那是最不願見到的,還是按保險的來好,而發泄是沒有歪Y的,是抽打,報復,左勾拳,右勾腳,狠狠將打成胖子。

“我是來負責談判的。”肖雄半真半假接話。

“換人,快點,不然我們馬上就撕票。”老大將本是鷹鉤鼻男在控制的李大腸給親自抓了過來,用手一下就掐住李大腸的脖子,本意是讓之發出痛苦的聲音向外面,好告訴事情已經在進行,不按要求,馬上出聲的人質就給辦掉。

“找打。”見到痛苦之色是滿面了,竟然不給出聲,這還得了,直接化掐的手爲拳,一重拳就打在李大腸的肚子上。

頓時李大腸胃裏的苦水一下就從嘴中射了出來,直往前方,他面前飛來,往左邊一移,躲過,聽到發出如高音歌曲那麼大,‘啊喲’慘叫痛聲,才點了下頭,向着門外厲聲說:“聽到了吧,快去換人了,速去,還要是你臭小子的聲音,這人質直接變屍體,丟出來。”

“你們在裏面看不我,我看不到你們,人多怎麼了,又不是和我一個檔次的,要在我眼皮底下都能將人質給幹掉,那高!”肖雄聳了下肩,思考了三秒,感應到他們距離門沒多遠,直接就對着門一拳打了上去。

‘砰’地一聲大響,這扇被裏面倒鎖着的門,被來了個完整的脫離, 你是我的天使呀 ,由於是李大腸在前,馬上就見紅,加上好的是本是正面身轉換成了側左,手臂是重受力處,在沒門那麼高的硬度與衝擊又沒有在打中時緩解無,頓時就被打斷,成了皮開肉綻,鮮血開始絲絲變大流出。

而主受到攻擊處的該團伙老大,雖在條件反射下抓着李大腸在前,抵檔住了門,但確沒有抵擋住李大腸中了門的衝力,在這股力量下,向後倒去。

肖雄見到這麼好的機會,一個起身就衝到李大腸面前,輕拍了下他的肩膀,使了股氣勁送進流血着的手臂,在該團伙老大還沒反應過來繼續控制住人質,來個同歸於盡的狠招時,起跳瞄準,對着就是一腳重重踢在了他身上胸口下面三釐米的位置處。


被踢的該老大,有如受到一跟鐵棒敲打中的強烈感,臉上露出非常痛苦之色,痛得嘴張了張,確發不出一點聲音來,比啞巴發聲還來得不如,在重重與地面來了個親密接觸,身體向上趴着起着顫,口吐白沫,翻白眼。 肖雄快速一瞄了下李大腸的手,在他的那一拍下,血止住了,內傷連骨頭被門打中出現折的地方,都有修復,不過並不是能快速就好,還是需要一段休養期來的。

確定了心中所估計,向着抓着另一個人質在手的匪徒衝了過去,趁熱打鐵,要在他們還沒怎麼反應過來前,將人質安全救出,不過要去救的那個在對方手上的人質,可是一副閉眼狀態,嘴小張着,竟然都見到了血,好像還少了幾顆牙齒。

“該不會是被KO了吧?希望你命大,還有救。”肖雄爲還在對方手上的人質,被琢磨成這樣了,心裏嘆了下,同時在一下衝到就一把將該人質抓在手,穩定身子,對着見到他衝來,在愣了下還沒反應過來的匪徒,就是一拳打在平他手的位置胸口。

打中的地方有偏移心臟,並且控制在力度不會這一拳就將之幹掉,雖然要是將之打死了,他不會負什麼責任,可畢竟這樣的話,被歐陽靜她媽知道,基本是肯定會知道的,可是一起來警局作諮詢,留下個太兇猛,竟然連人都打死了的印象,這樣的話,肯定是不怎麼好的。

這拳直接將命中的那男子,打倒在地,並且還翻了幾個翻,在翻了個白眼,便痛暈了過去。

“大夥,幹。”狼人見到情況轉變,根本就是始料未及,從門被打飛,幹倒頭頭,幹倒抓小鄧爲人質的隊員,這小子用的時間還不到1分鐘,太來勢兇猛了,心裏可是清楚意識着外面可是大批的警察在把守,衝出去,根本就是放網捉鱉——去找死,眼睛都急得瞬間比紅眼病還來得血,吼着握雙拳打了上去。

要是同伴一起能幹倒這小子的話,是非常樂意見到,可心裏瞭解得很,這種樂意,是不現實的,就憑戰鬥過一回,完敗可見,出去可是槍在等,沒活路,而在這裏面雖好像活路也不是很大,但還有機會拉在的人質一起‘下去’搓麻將。

二者一選,顯而易見肯定是第二者了,大概到了關鍵時刻同伴的想法都與狼人非常的一致,都是抱着拉人質下水的強烈衝勁,至於對肖雄來造成傷害,肯定也是要來出手打的,也許會出現奇蹟也不一定。

抱着同樣竟現實又不現實的想法,現實是拉警察人質下水,不現實是對肖雄造成傷害。

本九個,剩下的七個,個個是股起了勁,肌肉鼓鼓,渾身力量達到了一個空前高漲度,使出他們最拿手的出力方式——握拳,伸掌,向着肖雄與兩警察人質衝殺過去。

而因有2把座椅在,直接被當中的一個提起,本握拳的姿勢改爲舉着砸向。

“一羣小丑。”肖雄冷笑着對着動身最快還差一米之遠的狼人,見到可是握的拳來轟擊,看摸樣,人高馬大,肌肉又多,不亞於打拳的選手強壯感,一般人肯定是要被吃得死死的,只怪確實出門沒算卦,活該要倒血黴,沒半點的不忍,走了兩步之遠,就是一個小右腳踢了過去。

見到攻擊,狼人習慣性的往側移了下身子,可惜的是肖雄並沒有如他的意,好像算好了他的位置會到那似的,又或者裝了追蹤系統功能樣,命中,被踢的位置是腰部。

就像踢足球樣,竟然將他的身體帶起了半米之高,飛行了1米多遠的距離,還是被後面的牆壁阻擋了,撞在上面,給沒繼續在空中,落地,在噴血着,吐了三大口,全身一哆嗦,昏將了過去。

加上現在的狼人,這是九人隊伍中,第3個已經被解決,與前兩個的下場一樣,爲昏過去無戰鬥力。

肖雄沒管被命中者的死活,心裏可是有底得很,重傷會吧,但是要是說被他這麼一小腳、一拳的就將對方掛了,那是絕對要告這胡亂來講的人,不要懷疑,是肯定會的!

死,不會了,前面可就有告之,歐陽靜的媽可是也在警察局,爲了給女友媽媽留下個好印象,也就是個能打的印象而已,說明他肖雄,在刷子上,有幾把?不,幾把太多了,是一把,有一把,有一把刷子,打架上還是蠻高手的‘刷子’。

這樣來的話,要是被不偶然的機會發現了他與她女兒的男女關係的話,在身手上,可是沒得挑的,這點是大大的優勢,在要是擔心早戀上這問題,這麼小就談,怕什麼什麼地,便叫歐陽靜去斷絕關係這樣,然可是會來好好思考下滴,他身手好,吳曉就不怕她女兒受到別個的欺負,說明他有能力,人又重情,在醫院可是爲她們抗下了個**煩,長相不是小白臉,帥雖不靠邊,但耐看絕對的絕對。

整個一綜合,就是一實力型,恩,實力型就是可靠型,成爲女婿,這是必須滴!

恩,好吧,不過哩,這些都是肖雄的自得想,大家笑笑過,八字還在斌的腦海中,就讓他得瑟得瑟。

“大叔,將你同伴看好了,這裏就交給我了。”肖雄在小得想的同時,對着向李大腸撲去的兩個壯漢,提着沒點阻力就救在手的人質,在他們還沒交上手時,衝到了那,將人質往李大腸身上一放,空出的手馬上活動了下,由掌化成拳,快速對着到了面前的他們,就是一人一拳打了上去。

一命中,沒在管他們兩人會成什麼樣,基本沒奇蹟的話,就會與前面三人一樣的下場,打昏過去,在心中可是一直對着追過來圍攻他的另四男子念念不忘着,仇恨還真深,完全就不怕被K,也難怪好像在過來時可是聽講都是殺人犯來着,看來確實逼急了他們,願有來世的話,做個好人,多吃點素的。

“阿彌陀佛。”肖雄在心裏唸了聲,頭都沒有轉動下,直接出的向後出腳,在他們認爲出手百無一失,馬上就要命中時,由右到左,一人一腳,踢了個結實,只聽到喊出‘啊、、、呦’之聲,傳來地板震動的四響,便沒在有痛喲呵聲。

李大腸在去到醫院時,沒見到肖雄的出手,此刻可是一目瞭然,他可是在見到肖雄有後面快受到對方的攻擊,‘後面來人了’大聲有提示,心可是提得老高,要是肖雄被K倒,那剩下的他與還不知傷情的小鄧,又要繼續成爲個隨時會爆炸的**。 而他自己本來就成爲了次人質,要是這小孩肖雄被幹倒,那就是白白搭上,這是作爲一個開始對肖雄很有成見,他被打,除非孔子的心懷,不然肯定是有成見的,到見到單槍匹馬來救他們,心裏那個感激根本就無法用語言來表述,是萬萬不想見之肖雄來發生杯具的。

猶如秋風掃落葉般的利索,現場版的視覺衝擊,讓他將眼睛瞪得圓大,這…這.,這厲害,身手果真了得,完全就有種黃飛鴻身臨其境之感。

對於肖雄沒有一點點的看輕,與他自己身手一比較,汗顏得很,根本沒得比,對方其中的一個看能馬馬虎虎應付下來不,更別提是上了兩個的數量來了。

“自作孽活受罪。”肖雄自語了下,看了眼李大腸眼睛瞪得圓大這幅誇張樣,在心裏好笑了下,才緩緩轉身,看向被他命中者們。

各捱了他一腳的四人,不是成趴就是向天仰這兩種姿勢昏倒在地板上,在接近嘴的位置,都有血的痕跡,顯然是這四人在沒昏過去時,他的那腳給予了他們重的內傷,無法忍住噴出來的,胃出血都很有可能。

“呀!”肖見笑他們做好了全副武裝,手拿手槍,武警在前,防備着移到肖雄進去了的匪徒劫持人質房時,沒出現想象中的在大戰,相反很是‘平靜’,房間裏還站着的是他的手下:李大腸與小鄧;和答應幫他解決問題的肖雄。

李大腸的臉是腫的,有巴掌印,手臂血肉混合着,都看見缺了一小小小塊肉的位置;小鄧眼睛是閉的,嘴張着,看到了鮮血印,牙齒少了幾顆,而肖雄與開始見到時一樣,衣服沒損傷,臉上沒一點受到了攻擊的樣子,沒拳印與手掌印,腫這形容字,根本與無緣。

從看見肖雄打門,到進到門裏,接着他們馬上就跟過來,在時間上其實是比較短的,還以爲會出現在房間裏的隊員人員大傷殘事件,做好了隨時準備開槍的思想,只要一有不對,馬上將扳手打下。

“你們沒事吧?”見到這裏,肖見笑將槍收回腰間處套子裏,忙關心問着,同時向着跟過來的手下一揮手,意思將已經沒有什麼反應在的匪徒速速帶上鈕釦抓了。

“我沒事,長官你們還是快叫救護車吧,不然他們的傷就要加重了。”肖雄提醒着,順帶在心裏嘀咕:“加重倒是不至於,不過早進醫院早點好嘛,爲了少受罪。”

“局長,小鄧還沒醒過來過,不知傷情如何?”李大腸擔憂說着,對於他自己的傷,只有感覺到臉上還是帶有火辣辣的巴掌痛感外,手臂處這處倒沒感應到有什麼痛。

“我來看下。”肖雄抱着竟然是當的好人,那就再做次,手放在小鄧的胸前感應了下,心速比正常要慢一些,這也是爲什麼沒醒過來的原因。

對於這,太簡單了,在將一小小道霸道氣勁從接觸到小鄧的胸口處那一輸入,他的手便離開。

“撲、撲。”原本昏了過去的小鄧,很快就甦醒了過來,嘴張着噴了兩下,在帶出一絲顏色較黑的鮮血後,眼睛快速睜了開來,最先出現在他眼中的是在正面的肖見笑,由於受了傷,聲音比較沙啞,加上被打掉了幾顆牙齒,口齒不清晰說着:“局…長…我…”

一句‘局長,沒想到我還能見到大家,我太高興了,我沒有給大家丟臉!’,在少了幾顆牙齒下,加上喉嚨很是發燙,硬是沒有講全。

至於這話中後面小鄧沒說的‘我沒有給大家丟臉’,大概是沒有在匪徒手下求饒,很英勇之類云云的。

“小鄧,別說話,醫生馬上就要來了,養傷是最大的事。”肖見笑拍了拍小鄧的肩膀,沒敢用點力,用輕輕碰來形容都可取代‘拍’,雙手溫和握着他的手,安慰着。

“局長,都虧了這位兄弟,不然這次我和小鄧就危險了。”李大腸心有餘悸說着,接着向肖雄真心道謝:“謝謝您。”

“伸張正義,除暴安良,人人有責,應該的,應該的。”肖雄將他想到的好話謙虛回着。

“這次真是謝謝你了,真沒想到,年紀不大,在身手上一點都不賴。”將匪徒已經全部給扣上了手銬,特別是見到匪徒是昏的狀態,肖見笑徹底的安下心來,向着肖雄豎起了大拇指。

“呵呵。”肖雄抓了下頭皮,微笑了下,見到歐陽靜她媽吳曉的現身,忙提出告辭:“長官,我想我該走了。”

這裏的事情:匪徒抓了,不用在出手,已經無事一身輕,加上不放心在醫院的歐陽靜與她爸,再說不可能留到警察局過夜不是。

“可以留下來交流交流嘛。”肖見笑醉翁之意不在酒挽留着,對於他可是充滿了好奇,小小年紀,說話完全就不像個小孩,依他女兒的年紀也就和差不了幾歲,確從來沒感覺自己的女兒有說話語氣像大人口吻的,而他從與自己的第一次對話到現在,每句話裏,都好像是與大人的感覺在交談,怪了!有點點邪忽。

“長官,有機會在聊了,現在很晚了,我還要回去睡覺哩。”肖雄只好裝出他現在在的年紀說話語氣,告辭着。

“呃..還是個孩子。”肖見笑猛地一回想,要不是這話提醒,都快被混淆了,看了下手上的表,時間已經到了晚上的10點48分,沒多久就快到半夜了,他家裏的家長肯定很着急,想到可是幫了個大大的忙,通緝懸賞的鈔票肯定是要給出的,而懸賞中的那個通緝犯可是20萬,但是此刻還沒有去做詳細的審問,判決,也就是還不能給出,那就只有先留下聯繫方式了,想到這,忙問:

“小兄弟,可以將你的聯繫方式留下來嗎?”

“長官,開始在諮詢室,我已經告訴了你的同伴。”肖雄實話告之,見到這局長雙眼冒光地盯着他,難道是要打什麼主意?好像自己不是兔子,又不是美女,就一‘小嘍囉’,沒啥值得盯的啊!

轉念又一想,難道是崇拜自己的武力值,越想越覺得就是,刷刷刷,能將匪徒輕而易舉就給擺平了,莫非,難道是想請自己來做教練,呃,好像有可能,也只有這樣才能想得通。 肖雄這自戀的想, 龍破九天訣

在J市的武警部隊中,找到能打的有,打像這九個匪徒這麼強壯,不要命之徒,輕鬆解決無點傷,好像只有總教頭纔有這個能耐,請肖雄去當總教頭助手,甚至要是兩者單挑,誰獲得最終勝利,誰來當也不是不可以。

不過嘛,這只是認爲,最終還是不行的,就算真請了去,當個教官可以,當J市武警總教官,設計到資歷等各方面,火候還是要差一大截的。

畢竟可不會想到肖雄會是重生回的人。

肖雄不說,天知,地知,他們肯定是不知的,假如要是真說了,也不一定會相信,又何必多此一舉來着。


聽到後,肖見笑向着正好有諮詢過在的王星看去,見到他點頭示意,確定了確實是有聯繫方式,人海茫茫,距離範圍縮小到J市,去不知具體位置去聯繫的話,不是聯繫不到,不過要費不知多長的時間,有聯繫方式肯定比無,要勝百倍,伸手握向肖雄,繼續感謝着:“真謝謝你了。”

“舉手之勞,爲民服務,應該的。”見到局長級別的對現在的他,還來握手這麼客氣,肖雄忙伸手握上,謙虛回着。

“都這麼晚了,我派輛車送你回去。”肖見笑在小握快一分鐘時鬆手,說着便向在邊上的王星吩咐問道:“小星,要不你開車送這位小兄弟回去?”

他對於在局子裏的每一個下屬,哪些會開車,哪些不會開車,都是非常瞭解的,這也是爲什麼會直接來詢問吩咐王星,而不是另一個下屬的主要原因,加上離得夠近,有諮詢過肖雄,佔的比例比較重。

“好,恩。”王星一聽,派個這麼好的差事給他,可是對於肖雄達到了崇拜的份上,心情激動將頭一個勁地點了點答應。

“那謝謝長官了。”肖雄沒推辭,搭警車回,也好,圖個省‘車費’錢,其實這是他的假話,主要是歐陽靜媽也在,選擇警車的話,不是顯得他好像與警察的關係,還不錯這樣子,雖對於關係這種事,不看好,但能起到威一把,不用白不用,回的話,應該也是先回醫院,然後在看。

“如不嫌棄的話,就稱呼我爲肖叔叔吧。”肖見笑裝出不滿稱呼,拉着近乎說着。

“稱呼叔叔,以前我這麼大要是來稱呼的話,確實是,然現在雖有了叔叔級別的思想,依此刻的真實思想年紀比這局長的年紀還是要少幾歲的,再來稱呼叔叔,變扭啊。”肖雄在心裏思考了下,給出稱呼說:“局長,其實你還很年輕,我也是姓肖,那我就叫你肖哥吧。”

“肖哥,喊哥。”肖見笑小聲自語了下,好像,好像被個比自己女兒還小的孩子叫哥,有種說不出的怪異,當想到其實這樣來,顯得兩人的關係拉得很近,等於是認個弟弟,認個比自己女兒還小的孩子做弟弟,這弟弟身手非凡,非常值得認,瞬間大想通,鏗鏘有力說道:“好,那我就叫你肖弟。”

“肖哥好。”肖雄點了下頭,稱呼着,同時在腦海裏好笑想了下:

“沒想到會在這上面,有種感覺真認了個哥,並且還是個叔叔級別的哥,可也是當局長的哥,到底誰佔了誰的便宜?”

不過哩,認個對自己的以後有‘幫助’的局長來做哥,這樣的話還是不錯的。

再說了,爲這麼地個隨便稱呼還這樣來糾結,也太看重了點吧,想法讓他接着在心裏無語着。

“肖弟。”肖見笑開心回喊,興奮忍不住張開了雙臂,便裝作拍直衣袖停止下動作,本想好好來個大大擁抱,實在是現在的肖雄太矮了點,離一米七相差有斷距離,此刻來擁抱的話,就不叫這兩字,而是會直接變成肖雄會被他的身板給‘遮住’,動作也會就顯得很偏離笑(離譜+搞笑=離笑)。

王星在邊上聽到局長與肖雄的對話,有種也想認肖雄做弟弟的想法,不過也只是在心裏想想,可沒敢加入到裏邊來,局長當了,自己在插入有很大說不過去。

“肖哥,那我就先告辭了。”肖雄再次提出離開語來。

“恩,等我審完了,出了結果聯繫。”肖見笑本意是到時送錢,不過沒明提,要確定了,才能知曉。

要是就提出來,萬一不是通緝的那個殺人犯,那就顯得他亂講話這樣了,對於這種未知不到最後結果,是不能來下白支票的。

“恩。”肖雄應了聲,以爲是確定了來砍他的那些人的罪行,告訴他是個什麼樣的判決。

“小星,那我弟就靠你來送下了。”肖見笑轉向王星確定着。

“局長,放心,保證完成任務。”王星點頭回。

“肖哥,那拜拜。”肖雄揮了下手,便向着在門外被阻擋着,沒有放進來在擔心看着他,歐陽靜的媽吳曉走去。

在肖雄向門外走時,軍醫院的醫生已經到了好一會,將李大腸與小鄧的傷勢包紮了下,便提示着要到醫院徹底的檢查來治療,包紮的只是外傷,對於他們的身體有沒有受到那些器官方面的損失,沒有透視眼,肯定是不知的。

肖見笑對於他們的傷勢,心疼不己,是自己的好手下,也是人民的好警察,受到匪徒的攻擊,不幸中的萬幸是活着,在好好交待了翻,叫李大腸與小鄧安心養傷,叫了好幾個隊員去照顧,他自己便火急忙着去處理那9個匪徒的事起來。

對於大半夜的時間,本該是睡意稍有的時間,而他確無一點睡意,精神高度亢奮,只想快點審問了,好來判刑,爲受傷的手下,討一個公道。

######

“阿姨,我們走。”肖雄一來到吳曉的面前,開口說道,對於這稱呼上,一點也沒覺得不習慣,大概是靜兒是他的女朋友的關係,所以導致。

“剛纔,剛纔裏面是你,是你救的人質?”吳曉經過在警員的談話中,猜了個一半,沒看見過程是個什麼樣,不是很肯定問。

“差不多吧,我有練過武。”肖雄小點了下頭,語氣平緩着回。 “那你很小就有練過,肯定上了10年的樣子吧。”吳曉驚訝問,是通過腦海中有計算,按照是她女兒的同學,那年紀不會超過14歲,依最快2歲就考試習武,這好像早了點,那就三歲來計算,大概有10年左右樣。

“差不多。”肖雄說着謊話,一點沒覺得臉紅跡象,實話不好說,說出太匪夷所思了。

“肖雄,我去開車,馬上就過來。”王星插話說完,見到肖雄點頭,便往警車停在的位置大步走去。


“阿姨,是局長安排送我們回的,我可與他沒點關係。”肖雄見到吳曉驚訝的表情,有認爲好像他是警察的親戚這感覺,忙澄清說道。

“那你與這裏的局長有關係?”吳曉抓住空子八卦反問。

“沒哩,我也希望有啊,要是有的話,就可以在J市小橫着走了。”肖雄裝作吸了口氣,誇張說着。

“呵呵。”吳曉被他的動作語氣逗得輕笑了下,對於肖雄可是越來越好奇了,在身手上還很是個迷,只清楚的是能打,還這麼小,越看越覺得人不可以小就看輕。

“車來了,阿姨,我們上車吧。”肖雄見到輛警察停在不遠,從中看見王星,忙向前拉開了副駕駛的位置,做了個請的手勢。

“你坐,我坐後面就可以了。”吳曉禮讓着,雖他還是個孩子。

“其實我比較喜歡坐後面。”半真半假開着玩笑,肖雄直接行動來證明,拉開車後面的門,一屁股便坐了進去。

“呵呵。”吳曉微笑了下,便坐到副駕駛位置上,同時將車門給關好,再說客氣也客氣不起來了,位置都選了,因副駕駛位的門可還是大開着,她不可能來選擇與肖雄一樣,還去坐後面。

“坐好了沒,坐好了,那我就開車了。”王星向車門一看,確定是關嚴實了,便發動起車子來,順帶向吳曉諮詢道:“姐,你們去的哪?”

看起來比他要大,才這裏來稱呼的,要是小的話,那叫‘姐’,怕真是在開玩笑,在華夏國,稱呼制還是很有講究的,而選擇的是她,不是肖雄,是因爲肖雄小些,也清楚其實兩方關係不是母子的關係,由諮詢肖雄得之,不過也算是一路的。

“回雅閣醫院。麻煩你了。”吳曉道謝着。

“沒事。”王星客氣回後,便安心將方向往她報出的位置開向起來。

“這孩子的家庭背景會是個什麼樣哩?從他處事交談中,肯定是有受到很好的教育來,纔會形成很得體感,難道是書香子弟?很有可能,確又從小就練武,身手比一般的大人可是要強多了,又像是家裏也是練武之族?”在車子一開,吳曉本想向肖雄問些問題,她在前,肖雄在後,問話的話,有點不便,便看着車窗前,眼睛雖然是盯着車玻璃前,確是在胡亂猜測着肖雄的家庭背景,同時很是牽掛着丈夫的傷勢;

擔心要是自己不在,就只女兒在,在照顧上肯定是不方便的,一比較力氣沒自己的大,還好的是有警務人員有在照顧,可以請幫忙,才讓她着急似火苗加大的趨勢有所緩解,主要沒這麼急了的原因是:用不了多長時間就到醫院了。

王星開始以爲是就送的肖雄,這樣就可以多來聊聊,現在有吳曉的加入,加上不是一個年級段的,都是孩子她媽了,加上又無親戚關係,那基本是無什麼可來聊的,察覺要是直接找肖雄來聊的話,有諸多不便感,只好安心地開着車,按交通規則向雅閣醫院縮短着距離。

開警車可以闖紅燈?可以不怎麼遵守交通規則?這是不可能的,他們要遵守的力度比普通市民開車來,還要來得規矩,除非特殊情況,才能這樣。

而送英勇的市民回到地點,就來闖紅燈啥的,這與特殊情況是搭不上一點邊的,除非緊急送個有生命危險的人去醫院這樣才劃入特性情況欄裏。

“警察局的事情算是告一段落,但那個喊人來下狠手的車主,自己不會就這麼放過你的,蒸發,必須得蒸發,有勢力了不起是吧,必須得爲來砍我這非常愚蠢的行爲,付出該有的下場——從這個地球消失!希望你好好在肚皮上繼續爽受爽受,不要愚蠢得又沒多久就來找麻煩,這樣的話,呵呵,只會讓你消失得更早點。”相對與吳曉與王星的心裏想法,肖雄在心裏殘酷地笑了下,嘴角勾起一條弧線,眼睛看了下兩邊的窗外,夜晚的J市街道,雖然好像是接近12點了,車流量倒還是蠻多的,車燈大開,等綠燈時,按着喇叭催着前面車開的聲音,加上路燈,倒是顯得一點不冷清,他坐的車經過的地方,此刻倒還蠻‘熱鬧’的。

“要送到裏面嗎?”從出了警察局到雅閣醫院這一路來,三方都是保持着沉默,王星將車開到雅閣醫院大門處問道。

“不用。謝謝!”吳曉搖了下頭,謝着打開了車門,走了下去。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