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5, 2021
82 Views

軒轅辰一楞,隨即狂暈,什麼跟什麼啊?

Written by
banner

不過他馬上就反應過來,肯定是她羞於出口,所以才找個理由,罷了,她既然都不追究這事了,自己還傻呼呼的糾結什麼呢?

不過自己問的可不是這事。

「嘿嘿,我知道啊,我是想問你其他的事情,我剛來混沌島,覺得這裡的靈氣很奇怪,裡面似乎有一種什麼奇特的力量,你能夠幫我解答嗎?」軒轅辰先附和她一下,然後問出疑惑。


「啊?」莫西西一楞,原來他是問的其他事情,真是羞人,自己居然還主動提了出來,不過還好,他也認為那是膝蓋,那就不用擔心了。

想到這裡,她也放鬆下來,變回了先前大方的樣子,抬起頭正視著軒轅辰,說:「臭辰辰,那股力量你原來也感覺到了,那是原力!是我們混沌島特有的能量,外界應該都沒有原力吧,這是我爺爺說的。」

「嗯是沒有,我就是感覺納悶呢!這原力有什麼作用呢?」見她釋然了,軒轅辰也敢看著她了,但是眼睛卻是不由自主的往她領口瞥去。

這一瞥不得了,她坐在對面,微彎著上身,使得領口出現了好大一片空隙,這一瞧,兩團雪白的隆起暴露在眼裡,中間一條深深的溝壑令人眩目啊。

他不禁想起先前那一碰,回味著其中的滋味。

莫西西見他目光往自己胸口看來,嬌羞的急忙直立身子,臉瞬間又通紅了。

兩人同時尷尬起來,不過還是莫西西最先適應過來,反正被他看了也不是一次了,而且還碰到過,也不在乎這麼多了,她詳細的解答起來:「我聽爺爺說,原力是突破天帝境到達空寂境的力量,只有修鍊了這樣的力量,才可以繼續提升力量,這是比靈氣更高級的能量!」

軒轅辰被她的聲音拉回來,點了點頭說:「原來如此,難怪外界都沒有空寂境的高手呢……」

「不對!」他忽然反應過來, 都市至強房東 ,難道他們也是空寂高手?

「西西,不對啊,在外界我碰上幾個很強大的人,他們絕對超過了天帝顛峰的,我感覺得到他們的氣息和趙剛很相似,他們一定是空寂高手,難道他們是從混沌島上出去的?」軒轅辰急忙道。

心裡大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如果他們真的都是混沌島上出去的,那麼這一切都有什麼關聯呢?

「不清楚!如果外面真的有那樣的空寂高手,肯定就是從混沌島出去的,具體的事情你得去問紫姐姐或者是我爺爺,他們了解得我清楚!我實力不行,對很多事情都沒有資格知道!」莫西西嘟著小嘴道,顯然很不爽。

軒轅辰點了點頭,不過她的提議,只能採取一半,紫裳萬萬不能去問,還是問問莫無為吧。

「砰砰!」


忽然庭院外傳來敲門聲,紫裳溫柔的聲音響了起來:「西西,快來給我開門!」

莫西西喜悅道:「嘻嘻,說紫姐姐她就到了,正好你可以問她!」

說完,她歡快的跑了出去,像一隻漂亮的蝴蝶飛舞……

軒轅辰目瞪口呆,真是想什麼來什麼啊,這紫裳是不是有順風耳呢?說她她就到了!

事到如今,他也沒有辦法了,總不可能見著她就躲吧?男子漢氣概都沒了!

軒轅辰坐在大廳里,很快兩道俏麗的身影就走了進來,帶來一陣迷人的香風。

「膽小鬼,看見紫老師來了,你還不行禮?」紫裳看著軒轅辰笑吟吟的道。

軒轅辰瞥了她一眼,轉過頭懶得搭理!

「呀!還挺拽的,來我們比劃比劃,你將王俊傑秒殺,神奇的是學院方面還真的沒有準備追究你!既然你是空寂境,那麼勉強有資格和我戰上一場了!」紫裳笑眯眯道,飽滿的胸脯隨著她的呼吸而顫抖著,蕩漾出迷人的波濤。

軒轅辰撇了撇嘴,真和空寂境的人打起來,自己肯定不是對手,還是省省吧。

「對不起,你是老師,我是學員,哪敢和你打?你沒事別來煩我!」軒轅辰說。

「說你是膽小鬼還不樂意呢!現在總算看出來你就是個膽小鬼了!現在我正式的告訴你,明天你們新生歷練,將由我親自帶隊!如果你不想吃苦頭,最好把我恭維好一些,否則有你苦果子吃!到時候別怪我給你穿小鞋哦?」紫裳嬌笑起來。

「啊?你當領隊?我草!玩我是吧?」軒轅辰大吃一驚,新生歷練他從莫西西的嘴裡了解過了,那可是苦日子啊,真要得罪了紫裳,她隨便給自己使點小陰招,就夠自己喝一壺的了。/

「好吧!但是首先聲明啊!我不是什麼空寂境,而是天帝中期,你如果真要欺負我我也沒有辦法,隨你的便吧!真是的,難怪古人說的好,唯小人與女子難養也!我自認倒霉!」軒轅辰懶洋洋的站起來,邊往屋外走邊嘀咕道。

「你說什麼?」他的話頓時引起紫裳和莫西西的同時瞪目,臉色不善起來。


「沒說啥!我說你是老師,你最厲害!像你這麼漂亮又厲害,而且還這麼善解人意的女人,真是世間少有啊!追你的男人肯定排到島外去了吧?」軒轅辰急忙改口,千萬不能得罪紫裳啊,以後再有怨言,老子也暗地裡說,折磨你千百遍……

三人來到庭院中,軒轅辰看著紫裳,目光從她火辣的身軀上掃過,撇了撇嘴道:「首先聲明,我打不過你,你悠著點!」

紫裳笑了笑,忽然動手,眨眼間消失。


好快的速度!

軒轅辰心裡大驚,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聞到一股香風襲來,緊接著紫裳驟然出現在他身前,玉掌拍出。

「砰!」


一股柔和的力量襲進體內,軒轅辰還沒有作出任何的反應,就倒飛而出,落在十米外站定。

他滿臉駭然,以自己的實力,居然完全沒有看清楚她是怎麼出手的,眨眼間就敗了!

如果紫裳那一掌的力量再狠一些,自己恐怕會吐血。

「膽小鬼,你果然只是天帝中期!」紫裳驚訝的看著他。

軒轅辰瞥了撇嘴,老子早說過了,是你自己不信好吧?

「嘻嘻!那麼你就好好的享受吧!」紫裳再次笑道,身子眨眼間又消失了。

「砰!砰!砰!」

軒轅辰不斷的受到攻擊,顯得十分的狼狽,根本無法還手,連紫裳的身影都見不著。

「空寂境,身影無形無蹤,宛若空氣,完美的融入空間之中,不是同境界的人根本發現不到其蹤影!這需要原力的支撐!靈氣是永遠做不到這一點的!」紫裳的聲音忽然傳進他的耳里。

軒轅辰眼睛一亮,原來紫裳是借著實戰向自己介紹空寂境的特別之處。

「原力,是空間能量,和靈氣有本質的區別,原為萬物之始,生靈之本!合力歸原,使丹田氣海中的靈氣在空間中原力的相融下鍛煉本體,發生根本上的變化!只有掌握了原力,你才有可能成為空寂境高手!」

「九九歸原,原力是所有力量的終極能量,它居於天道力之下。」

隨著紫裳的話,軒轅辰逐漸明悟,體內的丹田氣海迅速的旋轉起來,將空間中的原力抽取到體內,和天道力融合,一股空寂的感覺瀰漫全身。

轟!

他身上的氣息開始沸騰起來,呈現出恐怖的攀升,如火山噴發出來,一股滔天的威壓開始在庭院中醞釀升華。

莫西西在一邊驚訝的張大了嘴巴,美目中含著驚喜,目不轉睛的看著軒轅辰。

紫裳此時也住了手,站到一邊,美目中閃爍著異彩,驚訝的看著他。

此時軒轅辰身上七彩光芒閃耀,充滿了神聖的光輝,宛如一尊神靈。

他身上的氣息越來越強,很快居然直接達到了天帝後期,緊接著氣息狂暴而起,一陣狂風席捲而起,如龍一般直衝雲霄。

「他要突破了嗎?」紫裳雙眼緊盯著軒轅辰低聲念道。

「轟!」

天帝顛峰的力量爆發出來,宛如山洪。

不知道什麼時候,天空中出現了一片厚重的七彩雲朵,籠罩在軒轅辰的頭頂上空,裡面傳來轟隆巨響。

混沌城中,無數人抬起了頭,看向高空那七彩雲朵,臉上露出大驚之色。

混沌學院內,莫無為驚喜的看向那朵七彩雲,嘴裡念道:「他居然這麼快就融合了原力!空寂境要突破了!」

一時間,很多道目光向著軒轅辰探測而來。

「都回去!不得打擾!」一道冷哼在那些探測的人心頭響起,一個個神色大變,急忙退了回去。

「這紫月,脾氣還是這麼暴躁啊!」莫無為笑了,搖了搖頭繼續埋頭喝酒……

轟!

一道閃電劈下,直徑達十丈,恐怖的氣息震驚天地。

「這是空寂雷罰!他的雷罰居然會這麼粗!想當年我突破的時候,雲朵只是三種顏色,而且閃電的體積僅僅拇指粗而已,他到底是什麼怪物啊?」紫裳大吃一驚,有些擔憂的看著那閃電直劈而下,但是她又不能出手相助,雷罰必須應劫者自己承擔,一旦有外人出手,會使雷罰狂暴,天地崩潰,而且應劫之人再無提升的機會。

莫西西緊張的拉著紫裳的手臂搖晃,豐滿的高聳顫抖不止,「紫姐姐,他不會有事吧?」

「應該不會!」紫裳安慰道,她想起了紫家老祖宗的話,軒轅辰可是天道之子呢,天道肯定回眷顧他的吧……

但是看著那道巨粗的閃電,她心裡其實也沒譜,六神無主……

就在兩女都為軒轅辰擔心之時,那道巨粗的閃電已經轟然而落,眼看著就將劈中軒轅辰腦袋。

兩女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別過頭不敢再看,生怕軒轅辰抵抗不住。

忽然一陣銀輝將兩女的視線吸引過去,她們驚訝的張大了嘴巴,看著眼前那不可思議的一幕。

只見軒轅辰身上,忽然浮現出了一輪巨大的圓環,圓環渾身銀輝閃耀,無數的閃電劈出,迎著那道雷罰轟然衝去!

「轟!」

雷罰居然不敵,被劈成粉碎,被那些閃電吸收進去,一點也沒有給軒轅辰造成絲毫的傷害!

緊跟著令全城人都震撼的一幕出現了,只見一輪圓環從大地上飛起,閃電密布全身,射向了高空中的七彩雲朵。

圓環將七彩雲朵一下子撕成粉碎,裡面無數的雷罰被圓環吞噬得一乾二淨。

雷罰,居然就這麼消失了,這是所有人都不曾想到過的。

「天道之子果然是受到天道眷顧的!這圓環到底是什麼東西?居然將雷罰也能夠吞噬,這小子身上的寶貝倒是不小啊!」莫無為驚訝看著天空一幕道。

雷罰消失,通天巨輪飛回軒轅辰體內,不斷的釋放出那一道道雷罰閃電,以此錘鍊他的身軀。

經過通天輪的轉化,那閃電就像是軒轅辰身體的一部分,根本不會對他造成絲毫的傷害。

半個小時后,他睜開了眼睛,氣息爆發開來,空間顫抖起來,舉手抬足之間,輕易就撕裂了虛空,他隨時可以在毫無聲息的情況下到達任何一處!紫裳見他起身,頓時嬌媚一笑,美目一轉,忽然身子一動,朝著軒轅辰衝去。

… 軒轅辰已是空寂境,自然一下子就感覺到了空間的波動,眼裡精光一閃,伸手探出,抓向紫裳衝來的方向。

紫裳現出身來,不可思議的看著他,她本以為他才突破,和自己比起來只會更弱,但是卻沒有想到,他居然瞬間就鎖定了自己,使自己無處可躲。

軒轅辰抓向她,卻是沒有看清楚到底抓的是哪裡,待得抓實了,一股驚人的彈性通過手心傳遍他全身,這才反應到,自己貌似抓錯地方了!

「啊……色︶狼!」紫裳反應過來,這個臭傢伙,居然抓住了她傲人的胸脯,實在可惡啊!

她怒叫一聲,抬腳就踢向軒轅辰的褲襠。

軒轅辰嚇了一跳,這女人想斷自己的根啊!太歹毒了吧?

他急忙鬆開抓著那豐滿隆起的雙手,抽身想躲開。

哪知道他一鬆手,頓時紫裳就感到力氣一泄,然後身子一軟,朝後倒去。

軒轅辰總不能眼見美女要摔交而不救啊?他忙伸手去扶她,紫裳見他伸手過來,還以為他攻擊自己,雙手一陣亂揮,將他衣領抓住,頓時兩人糾纏在一起,撲通兩聲一起倒在了地上。

紫裳被他壓在身下,背部著地,他壓在她身上,緊緊相貼,只感到胸前兩團飽滿緊緊的頂擠著胸膛,上面兩點凸起都能夠清晰的感覺到,彈性實在驚人,簡直銷-魂死了。

兩人的小腹也抵在一起,紫裳感覺到軒轅辰居然藏著一根堅硬的棍子,頂得自己的小腹有些生疼。

「放開我!」她羞怒的掙紮起來,這還是第一次被一個男人壓在身下呢,她臉紅得都快滴出血來。

她這一動彈,卻讓軒轅辰叫苦不堪,尼瑪你動什麼啊?這不是折磨老子么?

他馬上掙扎著爬起來,微彎著腰,以掩飾野性爆發的兄弟,免得露出醜態來。

紫裳滿臉通紅的爬起來,惡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罵道:「你說,你身上藏了什麼?怎麼戳得我好痛?」

「藏什麼?」軒轅辰一楞,隨即反應過來,下意識的捂住褲襠道:「我什麼都沒有藏啊。」

「沒有藏?你捂著幹什麼?拿給我看看,你這可惡的傢伙!」紫裳不依,見他捂著褲襠,一閃身沖了過來。

莫西西也充滿了好奇,想知道他到底藏了什麼東西,居然戳痛了紫姐姐,也馬上撲過來幫忙……

面對兩個女人,軒轅辰實在沒法招架,三兩下就被紫裳和莫西西拉開了手,頓時他的秘密被發現了。

「好哇!你肯定是藏著棍子戳的我,我要弄斷它!」紫裳惡狠狠的道,然後伸手就去抓住使勁的一擰。

「哇……」

軒轅辰頓時疼得冷汗直冒,尼瑪啊,那裡這麼脆弱,她居然這麼大力的擰,這是要讓自己絕種不成?

見他痛苦的樣子,紫裳疑惑的放開了手,莫名其妙的看著他說:「不就一根棍子嗎?還挺硬的,居然擰不斷!你叫喚什麼啊?棍子又不是你的肉,喊什麼喊?」

軒轅辰張嘴剛想解釋,忽然莫西西的手又抓了上來,她滿臉的好奇,不過沒有像紫裳那樣使勁的擰,而是握著搓了幾下,奇怪的道:「紫姐姐,好奇怪哦,那棍子居然滾燙得嚇人呢,而且肉呼呼的,感覺不像是一般的棍子呢。」

被她這麼一搓,軒轅辰倒吸口氣,氣沉丹田,努力控制著不要爆發,掙脫她的玉手,倉皇的往屋裡跑,實在是受不了了,這兩個女人實在太強悍了,居然把自己的小兄弟當成棍子玩,她們真是對男人的生理構造白痴得像一張白紙啊,連這點都不知道,實在是太可悲了……

「紫姐姐,他怎麼跑了?」莫西西疑惑道。

紫裳此時卻是羞紅了臉,她越想越覺得奇怪,最後被莫西西描述的話一提醒,她忽然想通了,軒轅辰這麼痛叫,肯定是有原因的,她雖然沒有看過男人的身體,但是也從身邊女性朋友的嘴裡聽說過,男人褲襠間有令女人升天的大棍子……

她反應過來,剛才肯定是軒轅辰的那個棍子了,該死的,自己居然還伸手去碰了他的那裡,簡直羞死人了。

莫西西完全不明所以,還在搖晃著她的胳膊問個不停:「紫姐姐,怎麼了?剛才那棍子怎麼會那麼滾燙呢?而且還硬中帶韌呢,感覺肉呼呼的哦!好奇怪哦!」

紫裳可不知道該怎麼對她解釋,羞紅了臉道:「我們誤會他了,快去向他道歉!」

怎麼說自己也擰痛了他的那裡,這事總得解決掉,再說了,紫裳其實並不覺得自己對擰他那裡有什麼彆扭的,只是覺得弄痛了他,應該把話說清楚,萬一以後他懷恨自己了不跟自己說話了,那才麻煩了呢……

軒轅辰回到自己的房間里,痛得齜牙咧嘴,尼瑪啊,那紫裳下手可真狠吶,勁那麼大,以後遇上她得小心點,最好有多遠跑多遠,再給她來這麼一下,非得斷掉不可。

「膽小鬼,我們可以進來嗎?」紫裳的聲音從門外傳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