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5, 2021
74 Views

「你這些靈草種在這,妥當嗎?」

Written by
banner

「有何不妥?」

「不怕被人發現?」

上官榮白先是詫異的看了尹靈兒一眼,然後莞爾,「種靈草在學院里又不是違規之事,就算被人發現了也無妨,而且,靈草能補充靈力,學院里大多數學子都會自種一些。」

尹靈兒恍然,她見每個月一到領取靈草的日子,排隊的學子就尤其多,還以為學院里不允許學子種植靈草呢,感情是大家自個兒都能種,只她一個人傻乎乎的把院子里那塊地種了普通花卉。

不過轉念一想,自己都有一個空間法寶了,裡面的地方比院子里的那塊地大了萬倍不止,現在碧礫里還有一半的空間空著呢,院子里那塊空地種不種靈草都無所謂,關鍵是將靈草種在碧礫里比種到院子里安全許多,也不會惹來麻煩,想想,她還是繼續在院子里種花卉吧。

見尹靈兒沉思不答,上官榮白也是八面玲瓏的人,立馬問道,「靈兒院子里沒種靈草?」

「對啊!」

「沒關係,你若需要,我送一些給你。」

尹靈兒擺手,「不用了,我每月領到的靈草都足夠了,多了也是浪費。」

她知道靈草對於學子的重要性,不然學子們不會在自家院子里種有靈草的情況下,還每月擠破腦袋去領學院派發的靈草,而且她也不缺靈草,實在沒必要再拿上官榮白的。

她也並沒有告訴上官榮白自己擁有空間法寶,上官榮白畢竟不是蕭陽,在這個世界為了仙途,就算是父子都會反目,何況,她其實對上官榮白還並不是很了解。

事實上,她對上官榮白還是有諸多保留的,她身上的秘密不少,但她基本都沒讓他知道,唯一讓上官榮白知道的也就是她可以帶著面具上學。

尹靈兒不想在靈草上多聊,便轉移了話題,「你不是說烤雞給我吃?」

不再多言,上官榮白在院子里架起一個火堆,從儲物袋裡拿出白羽雞,三兩下弄乾凈后,就架在火堆上烤,他一邊烤一邊上作料,很快,香氣四溢,尹靈兒看著那金黃-色的烤雞,默默吞口水。

見尹靈兒一副饞樣,上官榮白失笑,將烤好的白羽雞遞給她。

尹靈兒也不客氣,接過手來就開啃,一邊啃嘴裡還嘀咕著好吃,吃相極為不雅,配上現在這副平凡的臉,讓蹲在一旁的天獅獸都不忍直視,而上官榮白卻含情脈脈的看著她。

「你喜歡,以後我天天烤給你吃。」上官榮白看著她,溫柔說道。

這句話看似平常,信息量卻很大,為什麼要加一個以後,而不是直接說「我天天烤給你吃」,言外之意就是,等你是我的人了,我才會天天伺候你吃烤雞。

蕭陽聽見她說好吃,他會說,好吃就多吃點。

看,從言語上,他跟蕭陽還是有本質區別的。


尹靈兒垂頭不語,默默啃雞,上官榮白只當她害羞了,看她的眼神越發溫柔得能滴出水來。

天獅獸豎著耳朵,看看這個,又看看那個,發現自家主人的目光全部都投入在旁邊那個醜女身上,它略有不滿的拱了拱上官榮白的袖子。

很快,一隻雞啃完,尹靈兒周圍全是雞骨頭。

白羽雞個頭不大,跟鴿子差不多大小,如此美味,對於尹靈兒這個吃貨來說,根本不夠,她抹了抹嘴,繼續盯著上官榮白手上的第二隻雞。

上官榮白正待遞過,蹲在旁邊的守了半餉的天獅獸不幹了,它後退一蹬,躍身跳起,大嘴一張,嗷嗚一口將整個白羽雞吞進了肚裡,成功奪了美食,天獅獸翹了翹屁股,挑釁的看了尹靈兒一眼。

上官榮白一呆。

尹靈兒也是一呆。

上官榮白張嘴正要呵斥天獅獸,這時,院子外傳來一個嬌俏的女孩聲音。

「表哥,你又在烤白羽雞,真香!」

聲音清脆中有種說不出的柔弱感,讓尹靈兒覺得有些熟悉,還沒來得及思考,旁邊的天獅獸突然如箭竄了出去。

… ——

院子門口,一個穿著鵝黃-色衣裙的女孩剛剛出現,尹靈兒還沒來得及看清長相,天獅獸就撲了上去。

啊!一聲響徹天際的尖叫。

女孩被天獅獸撲倒在地,天獅獸兩隻前腿踏女孩身上,對著她呲牙咧嘴。

「啊!救命啊!滾開!滾開!表哥救我!」女孩又是一陣尖叫。

「小天!過來!」

天獅獸回頭看了上官榮白一眼,居然沒動。

看到這一幕,尹靈兒驚訝了一下,天獅獸的珍貴之處在於,天獅獸的戰鬥值極高,桀驁不馴,極難馴服,一旦馴服后,對主人的命令是言聽計從,戰鬥時,是一個強有力的助手。

就算靈獸被馴服,但本性卻不會變,而小天對上官榮白的命令不服從,只能說明一點,這女孩曾經得罪過它,它從骨子裡不喜歡這個女孩,甚至極為憎恨,所以才會對自己主人的命令都無動於衷。

「小天!」上官榮白又呵斥了一聲。

小天又回頭看了主人一眼,見自家主人似乎真的生氣了,這才極為不情願的鬆開爪子,退到一旁,目露凶光的看著那女孩。

女孩有些狼狽的從地上爬起來,低頭拍了拍身上的泥土,整理了下頭上的珠花,側著身子,一面防備著小天,一面快速的往上官榮白身邊移動。

成功行到保護傘身邊時,女孩才鬆了口氣。

女孩抬頭,目光與尹靈兒對個正著。

尹靈兒這才完全看清女孩的長相。

看見那張臉,尹靈兒暗暗一驚。

扶柳!

她是上官榮白的表妹?

沒想到上官榮白和扶柳還有這麼一層關係,看來要重新對扶柳進行評估了,尹靈兒心裡暗道。

扶柳看見自家表哥旁邊還有個長相普通的女子,而女子身邊到處散落著雞骨頭,明眼人一看便知剛才表哥是在給這女孩烤白羽雞,扶柳眼裡閃過一絲冷意,不過很快又恢復成弱不禁風的模樣。

又是一個心機婊!看不出啊,這扶柳還裝的真像,比秋水那臭丫頭裝的像多了,一丘之貉,難怪兩人走得近。

「表哥,這位姑娘是?」

扶柳現在築基初期,尹靈兒壓制了修為,在別人眼中是築基後期,就算如此,尹靈兒在修為上也高了扶柳兩個等級,按理應該尊稱她一聲師姐,而扶柳卻稱她為姑娘,若是換成其他學子,必會勃然大怒,但尹靈兒卻沒這些計較,故而雖然扶柳對她不敬,她也一副不以為然的模樣。

「尹……」

「音兒!」尹靈兒一口攔截下上官榮白的話。

開玩笑!要是讓扶柳發現自己現在這般模樣,那自己戴面具上學的事,豈不是就曝光了!

上官榮白被搶白,立刻明白了尹靈兒的顧忌,他給了尹靈兒一個歉意的眼神。


尹靈兒展顏一笑,豁達之意溢於言表,「既然師兄的表妹來訪,我就不叨擾了,下次再找師兄討論修鍊心得。」

明明是一張平凡之極的臉,扶柳卻覺得那笑顏靚麗得有些刺眼,不過見她主動出言離開,扶柳心裡的不悅消散,臉上露出喜意。

「無妨,表妹找我也沒什麼重要事,讓她多聽聽前輩的心得經驗也好,有助於她日後修鍊。」上官榮白卻不想尹靈兒這麼快就離開,出言道,字裡行間完全是一種長輩對晚輩的語氣,「前輩」兩字更像是有意提醒扶柳,尹靈兒修為比你高,你要對她尊敬。

扶柳歡喜的表情一僵,嘴裡勉強擠出幾個字,「表哥說的是。」

咦!看來上官榮白對他這個表妹也無感嘛,尹靈兒在兩人之間看了看,道,「師兄,你表妹芳名是?」為了不顯得唐突,尹靈兒此時才開口問扶柳的名字。

「扶柳,家族裡一個庶出姑姑的女兒。」修仙界對嫡系血統看得極為重要,凡在介紹家族中人時,都會強調是嫡系還是庶出,以讓旁人能準確判斷出此人在家族中的地位。

這種明顯帶有歧視的做法,在修仙界卻被認為是再正常不過的事,因為人與人之間的階級之分特別嚴重,而人們也嚴格按照這樣的尊卑來執行。


正如扶柳現在的表現,聽見上官榮白的介紹,她並沒覺得不妥,反而倨傲的抬了抬臉,依然看起來一副柔弱模樣,她挺胸,極力將自己大家閨秀的模樣表現出來,她抿了抿唇,道,「不知師姐是哪個家族的小姐。」

尹靈兒捋了捋袖子,剛才吃相太猛,不小心在袖子上沾了油脂,閑閑道,「我凡人出生,山野粗人一個。」

扶柳一愣,看了眼尹靈兒袖子上的油脂,眼裡閃過鄙夷和不贊同,轉而看了上官榮白一眼,似乎在疑惑,為何表哥這種大家族嫡系子弟會跟這樣一個粗魯沒背景沒相貌的醜丫頭來往。

「師姐能從一介凡人修到如今的修為,定是十分不易!」

「還好。」

「那師姐就更應該行事小心,難道師姐不知,這天羅學院的學子,不是什麼人都可以攀附的?」

尹靈兒抬頭,別有深意的看了眼扶柳,「師妹說的對,這天羅學院的尊小姐,可不是誰都能在她那撈到好處的,修仙不易,且行且珍惜,莫要到時累人累己才好。」

扶柳臉上閃過一絲青色,轉而抬了抬下巴,驕傲道,「尊小姐出生高貴,能與尊小姐交心一二,那是幾輩子修來的福份,只可惜尊小姐特別討厭凡人出生的學子,不然我還可以為師姐引薦引薦,也可讓師姐瞻仰瞻仰尊小姐的不貲之軀。」

尹靈兒憐憫的看了眼扶柳,這孩子中毒太深了,「師妹難道不是凡人出生?」

扶柳身子僵了一下,得意的臉上蒼白了一瞬,她慌亂的瞥了上官榮白一眼。

上官榮白專心致志的烤著雞,頭都沒抬一下,表示完全不理會兩女的鬥嘴。

「出生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能不能努力將自己變成被別人瞻仰的人,常言道,水至清則無魚,人至賤則無敵,師妹可明白此話的深意?」尹靈兒嘴上功夫從來不弱,雖說言辭犀利,但好意卻是勸解扶柳做人要有良善之知。

扶柳損人不成,反而碰了一鼻子灰,臉色已經由白轉紫。

所以吧,做人還是要厚道一點,初次見面時,這姑娘挺懂得察言觀色的,這才跟秋水混了幾年,就被帶壞成這樣,果然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話不投機半句多,在尹靈兒處沒討到好,扶柳轉而對上官榮白道,「表哥,前些時日回家,舅母召見我了。」

「嗯。」上官榮白不咸不淡的應了聲。

「她說,讓我們儘快……」扶柳羞澀的瞄了眼上官榮白,欲說還休的垂下頭。

儘快什麼?

姑娘,你別說一半停下來好吧!這很吊人胃口也!

尹靈兒眨巴著眼睛,等著扶柳後面的話。

… ——

一隻烤雞伸到尹靈兒眼前,擋住了她的視線。

「好了,趁熱吃吧。」上官榮白對尹靈兒含笑道。

「表哥,我也餓了。」扶柳揉了揉肚子,可憐兮兮道。

上官榮白從儲物袋裡掏了一隻白羽雞出來,丟給她,「自己烤。」

扶柳攪著衣角,「我不會。」

上官榮白終於抬起眼,正視她,道,「族裡不養閑人,姑姑費勁心思將你送進天羅學院,不是讓我來伺候你!我看你在學院里呆得太久,都快忘了自己的本分,你修仙目的何在,我想你心裡再清楚不過,若是這點事都不會,我可以建議姑姑換人。」

扶柳一個激靈,臉色瞬間蒼白如紙,眼裡噙淚,好一幅楚楚可憐的林妹妹模樣。

這話,乍一聽感覺是在教訓扶柳要吃苦耐勞好好修鍊,但尹靈兒還是從中嗅到一絲異樣,總覺得話中有話,不然扶柳也不會是這般如夢初醒的模樣。

尹靈兒歪頭,探究的看了眼他倆。

扶柳淚眼婆娑,伸手指著尹靈兒道,「表哥是家族裡的嫡系子弟,身份尊貴,怎能替這個下賤的凡人女子烤雞,舅母知道你跟一個沒地位的凡人來往,肯定會責怪你的。」

「我的事,你沒資格管!」

「表哥,她只是下賤的凡人,你為何要這般維護她!」

「閉嘴!」

「我要告訴舅母,到時家族的人知曉此事,看她還能在天羅學院呆到幾時!」

「那我也不介意讓姑姑換人!」

扶柳一臉震驚,「表哥,你為了一個下賤的凡人,居然要換資質最好的……啊!」

只見蹲在一旁舔著爪子的天獅獸再次撲了上去,扶柳驚叫一聲,想說的話頓時咽進肚子里,她驚恐瞪大眼,後退兩步,身形晃了晃,只聽「撲通」一聲,她就掉進了身後的水池裡。

扶柳在水池裡揮舞著雙手,一邊拍著水面撲騰,一邊尖叫,「表哥救我!」

上官榮白臉上已經不能用精彩來形容了。

見到這種情況,尹靈兒看著手上的烤雞,頓時沒了胃口。

她訕訕的將烤雞收進了芥子里,對上官榮白說道,「看來今天不宜串門,改天我再來找你。」

「師妹……」上官榮白一把拽住尹靈兒的手,臉上急切,似乎想解釋什麼。

尹靈兒聳了聳肩,抽出手,笑道,「我不會放在心上,你趕緊救人吧,我走了。」

上官榮白見尹靈兒離去,回頭看著水池裡的扶柳,眼神一冷,「你還想裝到什麼時候!」

扶柳停止了撲騰,划著雙臂,游上岸,怯怯的看著他。

扶柳已經十六歲,身體已經長開,此刻她衣裳濕盡,鵝黃-色的羅衫裙緊緊的包裹著她的婀娜身姿,玲瓏曲線一覽無餘,加上她一副任人採擷的柔弱之相,若是尋常男子看到,定會忍不住上前將她攬入懷中。

上官榮白看著她卻是紋絲不動,眼裡不起絲毫漣漪,「你只是一顆棋子,在棋子生效前,記住你的身份!」說完,拂袖離開。

扶柳站在水池邊,咬唇,眼裡滿是不甘。

經過這一事,尹靈兒回到住所后,將當天戴過的面具收進了芥子里,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煩,她決定以後這個面具都不能再戴了。

她的決定果然是明智的,沒過幾天,登峰院的告示牆就掛上她那天那張臉,告示是上官家族出的,內容是通緝盜寶竊賊。

修仙大族有權利在天羅學院下通緝令,而學院的學子若是得罪了某個修仙大族,在學子沒有背景的情況下,為了維護學院與修仙大族的利益,學院的領導會直接將該學子交予修仙族的人處置。

看見那張告示,尹靈兒便知道,定是扶柳將那天的事告訴了上官榮白的父母,真是的,不就借他上官公子的玉手烤了幾隻雞嘛,至於下這樣的通緝令。

為了避嫌,尹靈兒連續兩個月沒見上官榮白,直到見告示牆上的通緝令被學院下達的一個重大通知所掩蓋,尹靈兒才悄悄的見了上官榮白一面。

約會還是在晚上,那天晚上,上官榮白拉著她的手,語氣真誠的剖析了自己對她的真心,不管家族怎麼反對,他都會一如既往的對她好,末了還在她額頭獻上一吻,那感覺,就跟兩人瞞著家長在早戀似的,上官榮白感覺良好,尹靈兒卻不自在了好幾天。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