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8, 2020
67 Views

賀冰然立刻就將手中一瓶酸奶遞到奶包手中,隨後將他抱住。

Written by
banner

「我的少爺真是可憐,先生簡直就被傅南初迷惑心智。」

「不過明天,一切都能發生改變。」

奶包被她緊緊抱在懷中,心中產生厭惡情緒,直接一把將她推開。

「現在時間已經不早,趕緊下去,免得被她發現。」

「沒錯沒錯,既然這樣,少爺早些休息。」

賀冰然離開時候,帶上房門,順帶環顧四周,發現周圍沒人知道。

陸司寒幫助南初取出後背碎片,整整花費半宿,等到一切結束,南初全身冒著冷汗,好像剛剛洗澡一般。

「以後,不准你再逞強,再有下次,我可不會幫你上藥!」

「怎麼還要教訓,明明多虧我和奶包,你們才能成功突破伊甸園的。」

「而且,而且我的背上很痛。」南初輕聲嘟囔,說起來她還覺得委屈。 閻異瞳笑着接過那綠色小龜手中的巧克力盒,把盒子放在桌上,輕輕拆開,從盒子裏面取出一塊咖啡色的巧克力拿在手上,她一邊咬着巧克力,一邊咀嚼,一邊樂呵呵的對爬在地上綠色小龜說:“呵呵,小綠乾的漂亮,巧克力味道不錯喲,下次再接再厲喲!”

“應該的,應該的。嘻嘻。”那綠色小龜喜笑顏開了起來,連忙對她叩頭作揖道:“謝謝娘娘誇獎,謝謝主人誇獎,謝謝主人誇獎。”

我擦,這個世界果然有毒!烏龜不僅會說話,會做巧克力,還會拍馬屁。

郝健驚奇之餘,他看時間不早了,一來還有要緊事要去辦,二來他怕閻異瞳突然變卦,不讓他離開,或是要收費了怎麼辦?他可沒有錢,對,趕快完事先走爲上。

“咳咳咳。”郝健輕咳了兩聲,這才把閻異瞳的注意力給吸引了回來。

她這才擡頭對郝健說道:“郝健先生,您要的商品已經全部送達,你可以先看看滿不滿意合不合適,挑選挑選,不行我再叫他們改。”

郝健點了點頭,一眨眼就把他所需要的東西全部選了出來,衣服、褲子、鞋子、洗漱用品,生活用品。

他也不貪心,向她討要了幾瓶靈藥,叫她差人大包小包的給他裝好,再換了一身衣服後,就被她給帶回了第十七層。

郝健向她道了一聲謝,提着東西就打算扭頭就走。心想再不走估計等會就走不掉了。

“郝健先生請留步!”她果然把他叫住了。

郝健回頭笑的很勉強道:“請問閻小姐,你還有什麼事嗎?”

她不會是反悔了?那可不行,到嘴的鴨子不能飛了!

“郝健先生,你想不想到我們店裏來打工,我們這裏正缺人手呢?”

卻沒想到,閻異瞳一臉誠懇大方的對他說道:“工資的問題你不用操心,絕對是高薪,高回報,高收入。月薪1萬怎麼樣?”

“不會吧,月薪1萬?那麼肯花錢?你不會看上我了?哈哈。”郝健有點不敢相信的大笑了起來。

“哈哈哈,你別誤會,我只是看你初來乍到,大概還沒有工作也沒有收入?”閻異瞳爽朗的笑了笑,特別霸氣道:“我給你一個吃飯掙錢的機會罷了?這對於你來說是好事,對於我來說也不虧,畢竟錢貨兩訖嘛。你不願意?”

“這個?”郝健猶豫了起來。

“你小子不會是要拒絕?!”閻異瞳的身子明顯一怔,笑容頓時僵在了臉上。

郝健想了想,不知該怎麼說,就連連點頭。

閻異瞳一臉難以置信的樣子,驚訝的看着他道:“你可要想好,這可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你難道不想出人頭地,光宗耀祖嗎?只要到我這裏來上班,包你不到半年就可以買車買房,說不定還可以娶妻生子咧。”

她說的話也不無道理,不過,郝健認真的想了想,既然自己已經答應那閻王好好替他辦事,就決不能食言。

雖然閻異瞳給自己開的條件特別誘人,但是自己總覺得不可能天上就這樣掉餡餅。所以他就特別果斷的拒絕了她,還再次向她道了一聲謝。

儘管閻異瞳的表情有點惋惜,可看見郝健意志堅決,最後她也沒怎麼挽留他,最後,她把一張黑色的金卡名片遞給郝健,笑道:“既然這樣,我也不多挽留你了,不過如果哪天你想通了,想來上班了,帶上金卡名片,我們自然會有緣再見,我們應有盡有隨時歡迎你。”

“好的,感謝閻老闆的賞識,如有需要我會來的。”郝健點了點頭,接過名片踹進兜裏,提起東西,頭也不回的就往門外走去。還一邊走一邊向她擺了擺手,做了個拜拜。

等郝健走過馬路,又回頭望了望,奇怪的是那家店居然消失了。詫異!

他這才明白那閻異瞳所說的有緣人是什麼意思了。不過他最近遇到的奇怪的事太多,一時也顧不過來,索性就不管他了。

……………

郝健沿着那條直路一直往回走……

街道上的溫度果然與店裏的溫度不同,同樣是冷,卻冷得很有差異。店裏的冷是秋天,街道上的冷是冬天。

幸虧郝健有先見之明,上身挑了一件長款黑色羽絨服,不僅貴關鍵是很暖和,下身挑了一條藍色牛仔褲,哥鍾愛藍色牛仔,很多年。

他低頭看了看戴在手上的表,這可是他剛剛從貨架上順手牽羊的法國限量版男士金錶,時間已經不多了,都已經七八點了,天馬上就要黑了。

自己也該去村東枯井赴約了。

郝健掏出手機,想叫妞妞給他喊一輛車,問她現在有哪些車還可以坐,她介紹道,有地府直達公交車,三界滴滴打車,還有地獄優博和出租車小轎車,居然還有馬車,人力黃包車。

“有這麼多車?哪個車更快?”郝健疑惑了。

“哥哥你傻呀,肯定是直升飛機和飛機,還有火車,動車,地鐵更快啦!”

於是他就叫妞妞給他約了一輛地鐵列車,最快速度幾秒內到家,這種感覺聽起來好爽啊!約車可以,約地鐵這種說法,你肯定沒有聽過吧!今天健哥我就帶你去長長見識。

——主人,您的地鐵列車已約,將於十秒後到達,請站在原地靜待等候。

隨後那手機系統提示音,又響了起來,依舊是那麼的冰冷冷的。

然後就聽見“咻——拉”一聲,郝健的面前就出現了一輛地鐵列車,大門砰的一下就打開了,這次他倒是蠻熟練的,還沒等它倒計時,郝健就已經徑直走了上去,然後選了一個角落座位,安靜的坐着。

原來是惡魔啊 ——尊敬的鬼夫先生,請您站穩扶牢,以免發生意外,本次列車即將開往蓬萊鬼村東部,預計三秒能到達。請在聽到第三聲“叮咚”報時之後,帶上隨身物品準備下車。

“叮咚。”

我去,這地府的地鐵果然有脾氣,和我們那裏的不一樣,居然三秒就能到,一眨眼的功夫,我真是來對地方了,大開眼界!

“叮咚!”

郝健這樣想着,就連忙把手上的東西大包小包的提好,已經隨時準備下車。

“叮咚——”

果然第三聲叮咚剛響,那列車咻的一下就停了下來。秒速啊!秒速!

——尊敬的鬼夫先生,您的目的地已到,請帶好隨身物品,及時下車。

然後地鐵車門砰的一下就打開了!

他提着大包小包的東西就走了下去,心裏特別的得意,這還是他第一次坐這麼高大上的車,有意思,真有意思。

自己可是越來越喜歡這地府了呢。

——“叮咚,500冥幣扣除成功,謝謝使用,歡迎下次再來。”

郝健轉身的時候就聽見了地鐵這麼熱情的自動播報,放心吧,這麼快,哥一定會再次光顧的。不過五百冥幣聽起來好多的樣子?!也不知道妞妞是從哪裏來的。問問她就知道了。

等那列車倒計時,走了以後,郝健就再次掏出手機,把妞妞給搖醒,非常好奇的詢問道:“妞妞坐一次地鐵要五百冥幣,你從哪裏找來的這麼多冥幣?”

妞妞居然告訴他這些錢總共1500冥幣,全是她從閻王那裏借來的!

按閻王給她的說法,郝健每個月的薪水是500冥幣,剛纔兩次租車已經花掉了1000冥幣,等會兒又要租一次車,花掉剩下的500冥幣,也就是說他這三個月的薪水都沒了!!!

坑啊坑,這地府果然坑!

(求多多收藏,重口味要來了!) 第797章求你不要這樣殘忍

「這點傷口,能有多痛?」陸司寒面無表情詢問。

「火辣辣的痛,好像針扎一樣!」

南初話音落下,陸司寒俯身含住她的唇瓣。

南初瞪圓美目,怎麼一言不合,他就開始索吻!

偏偏她的後背很痛,根本無法做出任何動作,只能傻乎乎任他胡作為非。

「親吻可以降低痛感。」

「所以當你說起很痛,就是正在和我索吻。」

「胡說八道,我可沒有!」

南初臉色通紅,撐著身體想要起來,但是牽扯後背傷口,最後還能軟軟倒在床上。

「不用解釋,解釋就是掩飾,早點睡,晚安。」

陸司寒為她蓋上一層薄被,隨後嘴角勾著一抹笑容,出去。

他想和她同床共枕,但是目前情況並不合適,因為如果稍微轉身都有可能碰到南初傷口。

翌日下午,南初悠悠轉醒。

昨天充滿驚險,導致睡的太熟,直接忽略早餐午餐。

等到南初洗漱以後下樓,發現陸司寒不在琉璃別院。

南初猜測司寒應該已經開始處理伊甸園的事。

這樣也好,只有把伊甸園涉案份子通通緝拿歸案,才能還給無辜少女一個公道。

等到南初下樓以後,賀冰然立刻瘋狂去給奶包使眼色。

必須趁她病要她命,不然錯過這個機會,下次不知道什麼時候。

奶包眨眨雙眼,立刻就將一瓶黃桃酸奶遞到南初面前。

「給你喝的。」

「謝謝蘋果,你可真好。」

南初感覺昨天把話說開以後,他們關係增進不少,根本沒有任何猶豫,直接打開酸奶咕咚咕咚喝下。

「你就——你就不怕酸奶裡面有毒?」

奶包看著南初全身心的信任,不解問道。

畢竟以前他對她的態度,非常惡劣。

「絕對不會,這瓶酸奶絕對沒毒。」

「你這小孩兒,真是有趣,是不是武俠片看的有點多?」

南初笑眯眯的說,她的唇瓣上面還有一層酸奶遺留,看起來單純天真。

奶包心中默默嘆氣,他的媽媽真的智商不高,幸好自己早就換過牛奶,不然她的媽媽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南初一口一口,直接就把酸奶通通喝光。

畢竟如果酸奶裡面有毒,怎麼可能逃過她的嗅覺,任何藥味對她而言都是非常敏感。

賀冰然不懂裡面彎彎繞繞,她只看到南初親口喝下酸奶,心中如同一顆巨石落定。

隨後賀冰然走出客廳,前往偏僻角落撥打電話。

「我的這邊通通已經安排妥當,你從花園狗洞爬進來。」

「事成以後,給你十萬。」

掛斷電話,賀冰然忍不住哼著曲,走到南初面前亂晃。

「蘋果,你說賀冰然腦瓜是不是被門夾到?」

「最近是有什麼開心的事,讓她這樣手舞足蹈?」

南初拉過奶包,在他耳邊輕聲詢問。

不得不說,賀冰然長的難看,唱歌同樣五音不全。

她就不能專心她的廚藝?

「想要知道?」

「跟著我來,答案就在北花園裡。」

話音落下,奶包已經握住南初的手。

看著肉嘟嘟的手,南初心中湧出一陣感動。

她的兒子正在主動牽她的手!

其實南初根本沒有指望奶包能夠帶她找到答案,只是希望能和奶包有些互動機會。

賀冰然看著南初與少爺竊竊私語,隨後朝著花園走去,心中狂喜。

想著花園裡面發生醜事,必須得讓先生看到,賀冰然立刻聯繫陸司寒。

醫院重症監護室,費英韶鼻青臉腫,層層包裹,像只木乃伊般躺在病床。

突然房門打開。

一道欣長身影進入病房,他的身後帶著一列警衛。

費英韶看到熟悉面容,一瞬間驚訝過後,瞳孔浮起濃濃恐懼。

「不要過來,不要過來!」啞著嗓音,費英韶不斷重複說道。

「留點力氣,待會需要你來提供名單。」

陸司寒拉過一把椅子,優雅坐在上面,淡淡的說。

「怎麼你來審問?你算哪位?給我滾的遠點!」

「我要見見孫元明,見孫警長!」費英韶嘶吼出聲。

面對議長仍舊出言不遜,警員直接拿出手槍,對準他的眉心。

陸司寒揮揮手,身後警員憤憤收起手槍。

「孫元明,這個名字給我記下,稍後直接抓捕。」

「重新做個自我介紹,我的名字叫做陸司寒。」

費英韶張張唇瓣,突然感覺失去所有聲音。

陸司寒這個名字,數次聽起,皆說議長六親不認,手段陰狠毒辣,偏偏還是難得公正分明,A國在他統治之下,已經成為世界強國!

費英韶沒有想到居然有天能夠親眼見到。

「費英韶,我的目光已經鎖定,你是無處可逃。」

「不要指望有人能夠撈你出去,絕無這種可能。」

陸司寒這番話語,等於直接就將費英韶所有希望一一碾壓。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你在說些什麼。」

費英韶心想逃不掉的,只能盡量不說上級的話,不然恐怕判刑更久。

「還在狡辯,你的曾經東家——班猜,也是死在我的手中。」

「和我來斗,未免太嫩,班猜死後,你就轉投T國一個毒販組織,干過殺人越貨這種勾當,信用全無,最後逃回A國。」

「費英韶,我的時間有限,如果你還不能提供有效上級名單,關你幾年可沒意思,我要直接把你送到T國。」

「我想毒販組織頭頭,應該非常想你,畢竟整整兩億的貨,夠他把你整死千萬遍!」

陸司寒是用一種聊天口吻,在和費英韶說話。

好像在說明天要去哪裡旅遊一樣,但是費英韶知道,送回T國,等於面對地獄。

「不要,求你不要這樣殘忍!」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