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5, 2021
88 Views

只是小白的體型太過於高大,比白羊還要高上十來厘米,無論它怎麼高昂著腦袋小白都能夠得到。

Written by
banner

父子三個在一起親昵,而二十來只健壯的大公狼則是攔在眾人與華南虎之間,將兩隻華南虎包圍了起來,看樣子是不準備放走它們了。

「白羊,你小子現在還沒有你兒子長得高,要是小白想要搶你的王位,你小子就得乖乖的讓出來!」

和兩個兒子親昵的蹭了蹭的白羊顛顛的沖著雲逸跑來,渾然沒有了剛才在狼群和兩個兒子身前的驕傲,那晃著尾巴搖著頭的樣子,簡直就像是一個小流氓一樣。

「嗚嗚嗚!」

白羊親昵的在雲逸身上蹭了蹭,雲逸也感慨的摸著白羊的毛,這一別就是兩年多了,白羊身上沒有了當初的養尊處優,卻是多了一股隱藏起來的凜冽,想來這一年多來在這青雲谷裡面沒少廝殺。

「奧,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銀狼狼王?」

阿爾弗雷德教授驚訝的看著白羊,剛才白羊一出場就讓他驚訝不已,因為白羊很像是西方神話傳說中的動物,要不是他看到小白和白羊親熱,或許真的就以為自己眼睛花了。

「雲逸,想不到你的狗竟然是這一隻狼王的後代,看來這青雲谷的深處,一定有不為人知的秘密!」

看著白羊,阿爾弗雷德教授明白了什麼,厚厚鏡片下的眼睛閃著異樣興奮的光芒,緊緊地盯著黑暗中深處的青雲谷。

「吼——嗚!」

雲逸正和白羊親昵的鬧著,忽然被圍住的兩隻華南虎發出一聲怒吼,隨即公老虎當即向一邊保衛的狼群衝去,那幾隻狼當即掉頭就跑。

就在雲逸驚訝的時候,另外一邊幾隻狼卻是沖著落後的母老虎撲了過去,使得剛打開了一條突破口的公老虎不得不翻身回去支援母老虎。

「怪不得兩隻老虎被追的無可奈何,原來這狼群配合的這麼好!」

雲逸驚訝的道,苗老炮等人也是頗為讚歎的點點頭。

「嗷嗚!」

白羊忽然一陣嚎叫,頓時群狼和小白小黑跟著嚎叫起來,而後一起慢慢的向著兩隻老虎包圍了過去,看來白羊今天晚上是想要幹掉這兩隻老虎了!

「吼!」

兩隻老虎不甘示弱的吼叫了一聲,當即白羊一聲嚎叫,隨即沖著兩隻老虎就撲了上去,小白、小黑和幾十隻健壯的大公狼緊隨其後。

「嘿雲逸,你們中=國的這種華南虎不是已經滅絕了么,難道你不準備制止你的狼王?」

阿爾弗雷德忽然湊到雲逸身邊問道,雲逸搖頭苦笑道:

「阿爾弗雷德教授,雖然這隻狼王是我養大的,可是它天性驕傲,為了狼群延續並不聽我的話!」

雲逸這話當然是敷衍,他並不想讓青雲谷里有華南虎的消息流傳出去,要是那樣這裡必然會被政=府劃為華南虎保護區。

到那個時候,政=府的力量就能通過這個保護區滲透進青雲山,甚至青雲山村很多山林地都很難倖免,對雲逸以及青雲山村,還有青山書院造成近乎毀滅性的災難。

所以,無論如何,這兩隻華南虎,它們必然死定了!(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或許這樣會讓野生華南虎滅絕,可是雲逸卻是沒有第二種選擇,無論這華南虎在怎麼珍貴,可是與青山書院比起來仍然是微不足道的。

而且,華南虎並沒有滅絕,雖然野生的華南虎基本可以確定就剩下青雲谷里這兩隻了,可是動物園裡的華南虎卻是有很多;如果真的想讓華南虎恢復野性,進行適當的訓練就可以了。

「嗷嗚!」

白羊帶著一股風沖向兩隻老虎中的公虎,小白毫不示弱與白羊抬頭並進,公華南虎當即向白羊撲出,虎掌剛拍向白羊,白羊卻是靈活的一個矮身就從華南虎身下竄了過去,回身反咬公虎」「。

而與此同時,小白更是驍悍的正面與公虎對撲,粗=壯的右爪子猛然揮出。

「嘭!」

一聲響聲后,公虎猛然後撤兩三步,消退了與小白互相掌擊的力道,順勢也躲過了白羊的偷襲。

而小白則是被華南虎一巴掌拍擊的推出六七步遠,明顯吃了點小虧,可是小白仍然勇猛的再次撲了上去,而佔了便宜的華南虎則是fènnu的再次撲來,與小白重重的撞在了一起。

當即小白就被撞飛出去三四米,可是華南虎卻是被瞅准了機會的白羊一口咬在了後腿上,被撕下了一片血粼粼的血肉。

這邊公虎與小白父子二人斗得旗鼓相當,那邊母虎卻是陷入了危機之中。

母虎剛一巴掌拍飛一隻大公狼,另外一隻大公狼卻是狡詐的去偷襲四隻小老虎,母虎一聲怒吼回去支援,卻是被兩隻大公狼背後偷襲,一左一右撕咬在了兩條後腿上。

而另外的一群大公狼趁機一擁而上,前面三四隻壓在了母虎身上,後面再次上來三四隻大公狼,七八隻大公狼按住了母虎。而前後各一隻最為兇悍的大公狼則是鎖喉、掏肛!

「吼嗚!」

公虎fènnu的一聲怒吼,可是此時它也陷入了重圍之中,與小白再次正面碰撞一下,白羊這傢伙再次凌厲的一下在它大=腿傷口上撕下一塊肉,而另外的一群大公狼趁著公虎翻身撲擊白羊猛然從側面偷襲。

最後一下讓公虎來不及逃走的攻擊,是小白猛然一下撲出,當即將公虎一下子撲倒在地,一群大公狼當即一擁而上,咬腿的咬腿,按住身子的按住身子。腦袋也被兩隻大公狼各自咬住一直耳朵。

「嗷嗚!」

白羊一聲嚎叫,最後一口咬住了公虎的喉嚨,成就了狼王最後一擊的榮耀!

公虎身子顫抖了幾下,隨即漸漸的軟了下來,而白羊則是默默的看著公虎。

「嗷嗚!」

一聲蒼涼無比的叫聲,之中充滿了孤獨的感覺。

「真是讓人震撼的一幕戰鬥!」

阿爾弗雷德教授喃喃的道。


看著白羊的樣子,雲逸忽然腦中靈光一動,頓時就明白了,三年前肯定是這一隻公虎打散了白羊的狼群。所以白羊就逃出了青雲谷,正好遇上了自己。

而後來白羊因為遇到了自己而變得強大起來,從而重新當了狼王,一步步的開始將青雲谷里的老虎全部殺死。

比如去年的時候。白羊還帶著狼群在太平谷活動,今年就進到裡面去了,顯然這一年來白羊帶領著狼群不斷的圍殺老虎,也不斷的剿滅、吞併其他狼群。

而這一對老虎。很顯然是青雲谷里最後一對老虎,白羊這個jiān詐的機會專門等著這一隻虛弱的母老虎剩下小虎崽子,才追殺這一對老虎。顯然是刻意讓公老虎和母老虎不能丟下小虎逃走。

原來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為自己而起,青雲谷里的華南虎因為自己而滅絕,即便是白羊不殺掉全部老虎,自己為了避免政=府藉助華南虎而插手青雲山村事情。

造化弄人,真是讓人唏噓不已。

正想著事情,忽然雲逸注意到了一隻大公狼撲向那四隻小老虎,頓時就著急了!

「白羊,那四隻小老虎給我留下!」

雲逸一聲大喊,當即白羊猛地一巴掌,將一隻準備要死四隻小老虎的大公狼拍飛,而後討好的就叼著一隻小老虎向雲逸跑來。

一開始那小老虎還想反抗,嗷嗚嗷嗚的叫著,身子猛地向上一竄,兩隻小爪子準備自衛,可是當即被白羊輕輕一把推倒在地,后叼著脖子,像是被老貓叼著的小貓一樣晃蕩盪的來到雲逸身邊。

四隻小老虎都被叼了過來,雲逸mǎnyi的拍拍白羊,不料這傢伙卻是一屁=股坐在地上,而後一隻爪子沖著自己伸了出來。

「靠,你給老大我辦點事情,感情還是要好處費的啊!」

雲逸笑罵一聲,隨即手伸進背包里,而後從裡面拿出了幾個白羊愛吃的空間西紅柿。

「這四隻小大蟲,看來是這青雲谷里最後的大蟲了,以後估計青雲谷里再也沒有了!」

苗老炮感慨的看著四個小傢伙,雲逸默默的點點頭,隨即從背包里摸出放在空間里的一個nǎi瓶子,在裡面灌了點蜂蜜空間水喂四隻小老虎。

「嘖嘖,這一幫狼,竟然能吃老虎肉,真是好運氣!」

一個老獵人的話,當即讓雲逸注意到了一群狼開始拖著撕咬那一直母老虎的屍體,而公老虎顯然是留給白羊的。

「白羊,你小子這兩隻老虎別吃了,都拖過來給我!」

雲逸喊了一聲,白羊當即將一群狼都攆開了,而後小白上前就拖到了雲逸的身邊。

「嗷嗚嗚!」

看著雲逸喂著四隻小老虎的蜂蜜水,白羊頓時流下了哈喇子,雲逸隨手給了白羊一點,而後將四個小老虎抱到了帳篷里關起來,便讓苗老炮等人將兩隻死老虎剝皮。

虎皮可是好東西,當然這兩隻虎皮雲逸不準備留在青雲山村,因為他準備養著四隻小老虎,要是留著虎皮那是會讓四隻小老虎傷心的。

「對了白羊,你還獵殺過多少只老虎,將所有的虎骨和虎皮都拿來,老大我要帶走!」

雲逸忽然想到了這碼事情,當即對白羊吩咐了一句道。

白羊嚎叫了一聲,狼群頓時向著青雲谷里而去,白羊在原地看了小白一眼,忽然轉身也向青雲谷里而去,讓小白歪著腦袋看著自己老爹的背影納悶不已。

眾人一直等了足足兩個小時,一群狼伸著舌頭才跑了回來,果然帶回來了足足十張老虎皮和十副虎骨。

「白羊這傢伙果然厲害,這青雲谷里的老虎,都被這個yin險的傢伙禍害完了!」

苗老炮苦笑著道,這青雲谷里的老虎,幾十年來一直和青雲山的獵人們保持著互不侵犯的默契,獵人們也很尊敬這些大山了的山神,沒想到這些老虎竟然被一隻狼在兩年內殺了個乾乾淨淨,這白羊智商真是太可怕了。

「嗷嗚嗚!」

白羊再次跑了過來,它還叼著一隻白色的小狼崽子,而它身後還有幾隻母狼,叼著四五隻白色的小狼崽子放在了雲逸面前,而後對雲逸叫著,一隻爪子還指著雲逸的背包。

「靠,白羊你小子總是想著老大我的好東西!」

雲逸當即明白了白羊的意思,這傢伙是想著雲逸給它一些空間里的東西,好培養一下這些它的後代。

「嗷嗚嗷嗚!」

雲逸拍著白羊的腦袋,頓時地上的四五隻小狼崽子不樂意了,一個個都蹣跚著身子跑到雲逸腳邊,有的咬著褲腿,有的咬著鞋帶子,搖頭晃腦的撕咬著,似乎要幫它們老爹。

小白頓時看的稀奇,或許是因為兄弟之間都有一種心意相通的感覺,小白上前用爪子扒拉著這些小傢伙,一扒拉一個跟頭倒在地上,而後這些長得圓=滾滾的小狼搖搖晃晃的再爬起來。

從背包里再次灌了空間泉水混合著蜂蜜水,一直讓五隻小狼崽子喝不下去了,才過來幾隻母狼將小狼崽子叼走,


「白羊你等一下!」

白羊正準備帶著狼群離去,雲逸連忙叫住了白羊,指著yin陽谷這裡道:

「白羊,以後你小子經常帶著狼群來這裡,老大我要在這裡種點東西,你以後就帶著你手下在這裡給我看著!」

極品茶葉種在這裡,以後難免會有人眼紅,讓白羊在這裡看著最恰當不過。

白羊輕輕叫了一聲,隨即帶著狼群離開,小白和小黑蹲在那裡一直目送著白羊離開。

考察好了這裡的一切后,阿爾弗雷德教授確定yin陽谷這裡是非常的適合種植茶樹;第二天的時候,雲逸眾人就將虎皮虎骨等東西打包帶下山。

與之一同的,還有四隻小老虎。

「呀,哥哥你從哪裡找來的小老虎,難道這山裡還有老虎不成?」

回到了闊別兩天後的家中,雲嫣和三姐妹正在家裡,一看到雲逸放下的四隻好奇的小東西,當即就驚訝的圍了上來。

雲嫣的一群女同學在這裡玩了四五天,昨天雲逸回來之前就走了,這讓雲逸鬆了一口氣。

「這小老虎是青雲谷里最後幾隻老虎,它們的父母被白羊領著狼群=幹掉了,你們千萬不要將這些事情出去亂說!」

雲逸一臉嚴肅的和四個女孩子叮囑了一遍,而後就將自己分到的一部分虎骨泡酒,一部分給了自己父母和岳父家。

而老虎皮因為太惹眼,自己分到的他都放在了空間里。(未完待續……)

ps:滿地打滾求支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四隻小老虎好奇的打量著院子里的一切,豹貓王子、豬老三、二貨鸚鵡、小乖、黑風、悟空、六耳、小三、小松鼠金子、喜洋洋一群傢伙都好奇的圍成一圈,看著這四個新來的小傢伙。


六耳的兩個猴崽子小老大和二小,兩個小傢伙也是好奇的看著四隻小老虎。

在山上的時候,小乖雖然見過幾個小傢伙,不過當時就被雲逸偷偷放進了空間,而沒有好好的和幾個小老虎玩兒。

「喵嗚!」

豹貓王子看的小傢伙們貌似和自己長得很像,當即就伸出爪子扒拉著小老虎;雖然面這幾個小傢伙盯著山大王的名頭,可是看著它們走路都不是太利索的架勢,很顯然都是出生不到一個月的小傢伙,當即就被扒拉倒了。

小傢伙搖晃著身子再次爬起來,王子這傢伙卻是玩上了癮,再次把小傢伙弄到在地。

這下小傢伙不滿了,躺在地上沖著王子『啊嗚嗷嗚』的叫著,王子這傢伙卻是繼續扒拉小老虎玩。

「我靠,王子你大=爺的別給我玩死了!」

雲逸頓時訓了王子一頓,王子還不想搭理雲逸,小白當即竄上去一下子就按到了王子,而後饒有興趣的看著四隻小傢伙。

相比於白羊幹掉了四個小傢伙的父母,小白這傢伙倒是挺喜歡這四個小老虎。

劇本樂園 ,妝模作樣的撕咬著。

「吱吱吱!」

六耳連忙伸出小爪子將兩隻小傢伙就出來,而後拿出一個nǎi瓶子喂著小老大和二小。

「啊嗚啊嗚!」

四個小老虎聞到了nǎi香味兒,頓時著急的圍著六耳打轉轉。六耳見到后抱起來一隻小老虎喂nǎi,一邊的小三看的稀奇,當即竄到了屋裡端著一小盆牛nǎi出來,頓時三隻小老虎撅著小屁~股搖著尾巴埋頭猛喝牛nǎi。

「呀呀,六耳和小三都會喂nǎi了!」

雲嫣幾個女孩子頓時一臉驚奇的樣子。

三隻小老虎喝飽了nǎi,看它們搖搖晃晃的樣子似乎很困了,雲嫣和三姐妹一人就抱著一隻小老虎上樓去睡覺

第二天一早,雲逸就找了陳謂,讓他幫忙用超輕型飛機往山上運送物資和人,準備將yin陽谷那一片的地方清理出來種植茶樹。

yin陽谷那裡十五平方公里的面積。要完全清理出來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當然初期也不一定要清理很乾凈,但是至少得清理出來三十畝茶園。

而且因為yin陽谷那裡毒蛇太多的原因,為了確保以後在茶園裡工作不會被毒蛇咬傷,至三十畝茶園周圍約莫兩百畝的土地要清理乾淨,不然很難保證毒蛇不會爬到茶園裡。

太平谷那裡,前天下山的時候,雲逸等人就清理出了一塊足夠超輕型飛機降落的平地,雲逸和和陳謂交代了一番后就一個人出了山,反正清理yin陽谷的工作他早就安排好了。

當天下午。雲逸坐飛機就到了杭~州市,開始準備自己的瞞天過海計劃

七月中旬的獅峰山,到處都是一臉綠樹成蔭的景色。

而在獅峰山之中的平地上,一片片碧綠的茶園旺~盛的生長著。那嫩綠的顏色看起來就讓人覺得很是舒服。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