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5, 2021
103 Views

「咔!」

Written by
banner

就在那些碎片出鼎后,乾坤玉陽鼎鼎身上突然裂開一道細小的裂紋,這一聲清脆之音,讓雲衡驚呆了。

雲衡看著乾坤玉陽鼎上的一道細細裂紋,立刻用力量護住了裂紋,臉上極為難看,「我的寶貝啊!跟了我數百年的寶貝啊!它怎麼會裂開了呢?」

楊羽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乾坤玉陽鼎為地級秘寶,也算是一件難得寶貝了,不知跟隨了雲衡多少年了,現在突然裂了一道細紋,他的心情楊羽可以感受。

不過天級秘寶就是天級秘寶,只是幾塊碎片,都能讓地級秘寶的乾坤玉陽鼎差點爆碎,乾坤玉陽鼎雖然不是戰鬥型的秘寶,但畢竟也是地級秘寶了。

這也恰恰彰顯了天級秘寶的霸道。

「好了,開始煉化剩餘的主料吧!它能讓你的身體強度增加一籌!」雲衡先是把乾坤玉陽鼎小心的降溫,收回身體裡面,才說道。

楊羽問道:「如何煉化?」

「煉化進你的身體就行了,就像上次我幫你煉體時一樣!」雲衡輕鬆寫意的道。

說著,楊羽的神識包裹著那團灼熱的液體,慢慢的向著自己的身體靠攏,楊羽不斷的釋放力量,祈求抵消上面的熱量。

過了一個多時辰熔煉,那團液體非但沒有被煉化,反而成了一塊泛著銅光的金屬塊,上面已經失去了應有的光澤。

雲衡喃喃道:「怎麼會不對呢?怎麼會不對呢?」

楊羽也皺起了眉頭,雲衡所提方法,第一次失效了,竟然沒能如願煉化剩餘的碎片,感覺真是憋屈。

「不應該啊!不應該!真的不應該啊!」雲衡低低的呢喃著,滿臉的不可置信。

按照他的經驗來看,秘寶的碎片就是需要這樣煉化的,可為什麼這次就行不通呢?為什麼不能煉化進身體呢?

原因究竟出在哪裡?

「你不是說秘寶都有靈性么?要麼我給它傳遞一些友好的念頭。看看能不能成功?」楊羽試探性的問道。

雲衡一愣,旋即道:「可以試試!」

楊羽微微一笑,神識放出,勾連到那塊泛著銅色的金屬塊上,不斷的傳遞著友好的訊念,希望能得到它的認可。

無論他發出什麼念頭,那塊金屬塊就是一點反應也沒有,一直傻獃獃的懸浮在楊羽的面前,沒看出來有什麼靈性。

「什麼情況?」雲衡急切的道。

楊羽苦笑,「我連吃奶的勁都使出來了。就像紈絝少爺勾引良家婦女一樣,可它就是愛理不理,沒一點反應!」

聞言,雲衡也閉嘴不言語了。

楊羽嘆了口氣,賭氣的說道:「我還就不信我們兩個。拿你一塊破鐵塊沒有辦法,老子早晚要煉化你!」

忽然。那塊金屬塊不情願的晃動一下。一股微弱斷續的訊念傳遞進入楊羽的心頭。

「你這個孱弱如螻蟻一般的東西,竟然還想煉化我,下輩子吧!高傲如我這樣,怎麼會被你這種螻蟻一般的存在煉化?」

這就是那塊破鐵塊傳遞出來的訊念,楊羽經過提煉,得知了金屬塊發出的訊念后。變得哭笑不得起來。

「老雲,你猜它說什麼?」楊羽苦笑。

雲衡一愣,疑惑道:「說什麼?」

「它說就你那螻蟻一般的存在,還想煉化高貴的我。等下輩子吧!」楊羽苦笑,「它瞧不起我們,我日它奶奶的,老子還就不信不能煉化它了!」

心念一動,四周空間朝著那塊鐵塊擠壓而去,試圖把它擠成碎末,磨滅他的靈智,讓他褪去桀驁不馴。

「天級秘寶,這是天級秘寶,你怎麼會有天級秘寶存在?」突然間,那鐵塊突然又傳來一股恐懼的訊念。

楊羽停下了動作,淡淡道:「你什麼意思?什麼是天級秘寶?」

突然間,那塊鐵塊上面,冒出一股小小的青煙,漸漸的彙集成了一個小嬰兒的模樣,懸浮在鐵塊的上面,它先是環顧一下四周,眼中滿是驚奇。

「天啊!這是天級秘寶器靈所在的空間!」小嬰兒滿臉驚訝,不可置信的道:「竟然是一個天級秘寶的器靈空間!我的天啊!這世間竟然還有和我同級的存在!」

楊羽嘿嘿一笑,「我們可以好好談談了,我雖然很想把你煉化,但你若是能說出一些我不知道的事情的話,我或許能饒了你!」

「好!我們談談!」那嬰兒道:「我就是天級秘寶流星錘器靈的殘魂,記憶不是很全,你需要知道些什麼?我可以告訴你。」

「你剛才說這是天級秘寶器靈所在空間,這句話是什麼意思?」楊羽皺著眉頭,疑惑不解的問道。

雲衡突然呆了住了。

自己剛才煉化了那麼久,這縷殘魂竟然沒有冒出頭,而楊羽一句你個破鐵塊就把它罵出來了,自己還是太嫩了。

他媽的,這狗屁器靈真是太賤了!

「但凡等級超越凡級秘寶之上的秘寶,都會有一個器靈所在的空間,品級越高,空間等級就越高,蛻變的潛力就越大!」

那小嬰兒無奈的道:「我原來所在的空間就比你這差了不少,你這秘寶還有進化的可能!」

楊羽心神巨震。

那神秘空間竟然是一柄天級秘寶,而且還有繼續蛻變的可能,天級秘寶再往上,那是什麼逆天的品階?

但凡武器,必有本體存在,可奇怪的是,自己知道這神秘空間已經兩年時間了,為什麼沒有發現神秘空間的本體所在?為什麼只是看到了神秘空間器靈所在的地方?

這神秘空間的本體又是什麼形態?那靈魂狀態的雲衡,難道真的就是神秘空間的器靈么?(未完待續。。) 聽了那小嬰兒的話,楊羽心神巨震,神秘空間竟然還有晉陞的可能?

眾所周知,天級秘寶就是諸神大陸的頂尖武器,也是公認最厲害的武器,但那個流星錘殘魂所凝結的小嬰兒卻說神秘空間還有進化的可能。

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雲衡也是一愣,心中滿是震驚,小嬰兒的一番話,打破了他對世界的認知,為他打開了一扇全新的大門。

天級秘寶還不是世界上最高等的武器,神秘空間還有繼續進化的可能,那麼,神秘空間能進化成何種級別?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原來如此!我明白了!」

雲衡神情巨震,嘴裡喃喃著,一連三個原來如此,外加一個我明白了,當真是十分的怪異,就連楊羽也看不懂他了。

「什麼原來如此?什麼我明白了?」楊羽不明所以的問道。

「你可還記得,當初我給你講解諸神大陸的修鍊等級的時候,我曾說過,神王或許不是終極之境,神王的上面應該還有境界?」雲衡激動的說道。

楊羽點了點頭,「有說過,我也很懷疑,但今天它的一番話,讓我確定了我的懷疑,在諸神大陸之上,還有一個更為高級的界面!」

雲衡突然說道:「楊羽,我要吞噬了這個器靈,吸收它的魂能和記憶,這是我的一番造化,將來極有可能達到神王境,還請你允許!」

聽完雲衡的話,那小嬰兒稚嫩的臉上顯露出極度不安的表情,鬼鬼祟祟的看著楊羽,好像在打著什麼主意。

他看得出來,無論雲衡之前如何的孱弱。但現在他們是對等的,都是天級秘寶的器魂,一旦楊羽同意讓雲衡吞噬自己的話,它就立刻出動奪舍楊羽,然後利用神秘空間的奇妙吞噬了雲衡,他就能恢復往昔的光彩!

「禁!」

楊羽輕輕地吐出一個字,把小嬰兒臉禁錮在空中,陷入了深思。


這小嬰兒明顯知道的很多,若是讓雲衡吞噬掉的話,日後可就少了一個指路的。可是它明明有沒有安什麼好心。

究竟如何做,楊羽糾結了。

小嬰兒突然被禁錮,全身不能動彈,他知道楊羽這是動用了神秘空間的力量,見無機可乘。他痛苦的哀求道:「我求你,不要讓他吞噬了我。我可以把我知道的全部告訴你。而且我還聽從你的命令!」


雲衡哼了一聲,道:「楊羽,我若能吞噬了他,在短期內應該可以進階始神中階,就算我吞噬了它,我也能把它的記憶剝離出來。對咱們都有好處!」

「好!就給你吞噬了,不過他的記憶要剝離出來傳遞給我!」

楊羽決絕,堅定的說道,雲衡吞噬小嬰兒后。應該有很大的造化,而且還能得到小嬰兒的一切記憶,這是兩全其美的事情。

流星錘器靈殘魂所凝結的嬰兒,大喊大叫,「求你放過我吧!我會忠心與你的,我求求你了!」

小嬰兒極度不安,臉上滿是恐懼的色彩。

若是雲衡吞噬了它,就意味著它永遠的消失了,再也沒有重聚的可能,那是真正的湮滅,印記不存,沒有回復的可能。

「你剛才要奪舍我,你以為我不知道?」楊羽不滿的哼了一聲,不滿的道:「在你動歪念頭的時候,就註定要死了。」


「不!不!不要!不要!」

小嬰兒已經大喊大叫,滿臉的恐懼,歇斯底里的吼叫。

楊羽不再理會小嬰兒,臉上掛著獰笑,把小嬰兒圈禁到雲衡的面前,道:「老雲,你就吞噬了它吧!把記憶剝離出來就行了!」

「嘿嘿!」雲衡嘿嘿一笑,伸手抓向那嬰兒,同時楊羽放開了束縛。

小嬰兒不停的掙扎著,臉上露著恐懼,可是無論它如何掙扎,就是不能擺脫雲衡大手的拉扯。

在小嬰兒的求救聲中,雲衡嘿嘿的把小嬰兒吞進了體內,就開始提煉小嬰兒的力量,補充自身的力量。

雲衡面露欣喜,嘿嘿道:「多謝了,有了這殘魂,我很有可能突破一個級別,而且靈魂將會得到升華,這是將是我的大機緣,將來極有可能踏入神王級別!」

「這就好,只要你能受益了,我自然高興!」楊羽燦然一笑,道:「現在該是煉化剩餘破鐵塊了啊!」

說著,楊羽伸手一劃拉,那塊小嬰兒藏身的金屬塊被他牽引到面前,神識包裹著,不斷的發出一股特殊的力量,感應著它的奇妙。

漸漸的,那金屬塊突然變得晶瑩剔透起來,上面帶著一股暗合某種玄機至理波動。

楊羽靈魂祭台上纏繞的那些金色符文突然飛逸而出,依附在那銅色的金屬塊上面,慢慢的朝著楊羽的身體裡面彙集而去。

楊羽的丹田處,突然發出一陣刺眼的白光,想要把那塊金屬塊全部包裹著,慢慢的牽引進楊羽的身體。

但他失望了,無論楊羽怎麼努力,總是不能成功煉化那些天級秘寶流星錘的碎片,只有點點白色的星光,進入丹田氣海。

突然間,楊羽生出一種奇妙的感覺。

那些星辰就像一個沉睡的生靈,被他一一喚醒了,突然有了生命的氣息,之前那些星辰只是一塊塊死寂的石塊凝聚在一起而已。

但是現在不同了。

那些粉末像是突然為那些星辰賦予了靈智,開啟了無上的玄妙,讓他們的生命層次都提升了一個等級。

那些粉末就像開啟靈智的丹藥,突然把一個傻傻的人變成了一個絕頂聰明的天才,迸發出天才的光環。

楊羽突然有感。

這情景太熟悉了,這不是前世所學的生命的形成,裡面的東西么?為什麼現在修鍊和原來暗合著?這是巧合還是什麼?


宇宙形成之時,日月星辰漸漸的凝練,經歷了數億年的演化。漸漸生了靈智,然後開始孕育諸多生命。

雲衡怕他有什麼閃失,一邊煉化小嬰兒的力量,一邊看著楊羽,一旦楊羽出了變故,他立即出手援助。

又是一夜過去了。

楊羽的氣息變得逐漸的平穩起來,又過了少許的時間,他慢慢的醒來,臉上露出笑容,雙眸中露出亘古的氣息。好似經歷了一個時代的變遷。

雲衡露出欣喜的笑容,看著楊羽的眼神,突然感覺楊羽陌生起來,那種眼神,就先經歷了數十萬年一樣。悠遠滄古。

就連活了一千多年的他,也覺得楊羽像是比自己還大。自己在他面前只是一個小輩的小輩而已!

這種感覺很奇怪!

「你的變化很大。能不能告訴我你有什麼收穫?」雲衡急切的問道。

楊羽嘿嘿一笑,道:「其實也沒有什麼收穫,身體的強度增強了不少,元氣氣海裡面的星辰好像都開啟了靈性一般,突然先是蘇醒的生命一般,我好想是經歷了一個時代的變遷。生靈的出生過程!」

雲衡笑了笑,嫉妒的道:「好運的小子,竟然能有這麼大的收穫,真是不簡單。你隱隱抓到了大道規則,經歷了一個時代的變遷,這才是真正的收穫!」

「我覺得距離下次的突破不遠了,只要能感悟到壁障,或許就能進階元師巔峰!」楊羽粲然一笑,「你吞噬了它,應該有很大收穫吧?」

雲衡嘿嘿一笑,「不愧是天級秘寶,僅僅一絲殘魂就讓我恢復了煉丹的消耗,而且還有所精進,突破始神中階也只是臨門一腳,在你進階真神之前,我就能進階始神中階,或許還能再進一步!」

「恭喜恭喜,我暫時雖然無法煉化流星錘的碎片,但將來等我境界更高了,總有機會煉化的,無論那多麼頑固,也只是碎裂的天級秘寶而已,不過是是一盤小豆芽而已,它翻不了天!」

楊羽哈哈一笑,「不過,是該去殺戮了啊!只有殺戮才能讓我快速的感悟境界,提升修為,如此,我們就走了!」

楊羽出了神秘空間,進入了天門的大殿,裡面科林和幾位強者在裡面坐著,時常有人來回進出的彙報著消息。

見到楊羽進來,科林急切的迎了上來,急切的道:「你出關了?」

楊羽笑著點點頭,淡淡道:「嗯嗯,我剛出關,不過很快就要趕赴黑魔大營,進行最後的決戰,你們在這裡守著便是,一旦有什麼異常,立刻啟動大陣,控制的方法你也知道,就不用我多說了!」

不大會,冷峰急急忙的走了進來,了解一下情況后,立刻道:「既然如此,我們立刻走吧!免得趕不上熱鬧了!嘿嘿!」

楊羽點點頭,把血冥叫了出來,三人就是最特殊的一組。

冷峰修為最近才暴漲起來,按理說不是很穩固,需要磨練。血冥修為雖然在元師高階,但他有越級挑戰的能力,能擊敗元師巔峰的洪開。

而楊羽更是特殊,區區元師高階的修為,在元師中階時,全部力量爆發后,就能和元師巔峰的坤源相抗衡不敗,簡直就是最大的異類,也不是一個簡單的角色。

「走吧!我們故技重施,還變成黑魔,混入他們的大本營!」楊羽嘿嘿一笑。

說著,身上湧出一股股驚天的黑魔魔氣,籠罩了他們三人,他們的氣息立刻變成了黑魔的氣息。

「怎麼樣?我像不像黑魔?」楊羽嘿嘿一笑,戲謔的問道。

科林先是一驚,很快又恢復了,激動的道:「不錯,確實像黑魔!」

楊羽粲然一笑,三人化作三條黑色殘光,飛出了大殿,朝著正西方的創界山之處飛去,此去將面臨一場場激烈的血戰。(未完待續。。) 此時,坤源、坤源、蘇夢琪等人,通過黑魔重重封鎖已經到快到創界山了,他們呈扇形分佈,朝著創界山慢慢的合攏而去。

黑魔所謂的全力封鎖,不過是在地面上形成密集的防禦陣型罷了,對於普通人來說,那是猶如天羅地網一般的存在。

但對於修為到了元宗和元師境的強者來說,那就有些小兒科了,他們只要在高空飛行,屏蔽自身氣息,就能躲過下方黑魔的窺探。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