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5, 2021
72 Views

其實,在最初有著危機預感的時候,他和柯達老祖等人就已經做好了萬全的準備。甚至於有過暫時離開魔窖。等危機過後捲土重來的想法。

Written by
banner

但是,在沒有見到敵人的時候,任何人都不甘心輕易退走。哪怕是戎凱旋本人,都不願意僅僅是因為一個預感就抱頭鼠竄一般的離開魔窖。

如果他真的這樣做了,那麼對於他的內心修鍊將會是一個巨大打擊,並且在心內種下怯弱的種子,對於日後的修行有著巨大的障礙。

修鍊之道,本就是逆流而上。如果一旦有著危機預感便立即逃遁,那麼這樣的修者絕對不會有什麼前途的。

然而。當金光天尊現身之後,戎凱旋再想要離開卻已經是無能為力了。有著一位神道強者在身後攆著追趕,他簡直就是慌不擇路。哪裡有空隙就朝著哪兒逃遁,根本就不是自己能夠選擇的。

直至他發現了著熟悉的環境。才放出猿天尊分身符籙,踏上了一條自己選擇的道路。

伸手在腕間木鐲子上一抹,數道光芒頓時激射出來,正是所有的特殊靈體們。此刻。在新一代靈體帝王聚靈者特殊靈體的帶領下,它們的臉色凝重之極。

它們與戎凱旋彼此間心意相通,自然知道此刻所處的惡劣環境。心情沉重,但卻也是鬥志昂揚。

感應著夥伴們那衝天而起的鬥志,戎凱旋的心中一松。如果它們因為畏懼登天封神強者而失去鬥志的話,那戎凱旋根本就不敢滯留於此,而是千方百計的繼續逃竄了。但幸好的是,特殊靈體們從來就沒有讓他失望過。

手腕再度一抖,一匹白色獨角飛馬的軀體出現在地面上。戎凱旋深吸了一口氣,道:「各位,拜託你們了。」

聚靈者特殊靈體輕輕的點著頭,道:「你放心,在這個環境之下,我們能夠發揮出最強大的力量。」它的嘴角盪起了一絲笑意,道:「你別忘了,我們並不是第一次與神位強者作戰。」

戎凱旋重重的應了一聲,不過他也知道,這一次與先天秘境的天空之城中的那一戰絕不相同。

在這裡,可沒有整個天空之城的力量加持。而且,他們所面對的登天封神強者,也不是剛剛奪魄而生,尚未完全熟悉自身軀體的神位強者。

這,可是一位貨真價實的登天封神啊。

如果不是這裡有著無窮的雷電之力,是一個雷霆世界;如果不是聚靈者特殊靈體等已經成功的晉陞為老祖,自身實力獲得巨大提升;如果他們不是擁有著一匹神道修為的獨角飛馬神軀,戎凱旋也絕對不敢冒此奇險。

不過,既然已經來了,並且做出了決定,他也就不再猶豫。

所有的特殊靈體微微一顫,化作了無窮虹光遁入獨角飛馬之中。這頭已經達到了神位力量的飛馬緩緩的睜開了雙目,並且站了起來。

它一甩頭,張開了巨大的羽翼,就此衝出了孤島,進入那無窮無盡的雷電之中。


天空中,無盡的雷電降下,轟擊在它的神軀之上。但是,它不但沒有任何的受傷,反而仰天長嘶,變得神采奕奕。

隨後,它的神軀逐漸變淡,漸漸的在雷電中消失無蹤了。

戎凱旋轉身,他目光炯炯鎖定傳送陣中心,默默的等待著。(未完待續。。) 傳送陣上,一道異樣的光芒亮了起來。漸漸的,光芒收斂,露出了金光天尊的身影。

幾乎就是在他出現的那一瞬間,戎凱旋和他的目光就遙遙的對望著了。

金光天尊冷然的看了他一眼,隨後用著淡淡的目光掃視四周。片刻之後,他的眉頭先是一皺,隨後散開,緩聲道:「戎凱旋,你將本座引入此地,確實聰明。」

戎凱旋一怔,他的心中泛起了一絲狐疑之色,難倒此人連自己擁有神道獨角飛馬的事情也知道了?但那不可能啊,獨角飛馬存在的事情除他之外,再也沒有人知曉了。

金光天尊的目光透過孤島,望著遠處那強大的雷電,緩聲道:」此乃天雷,孕育神道之力,縱然是本座也不敢輕入其中。哼,你是想要在這片孤島上施放天鳳大人的分身信物,然後毀去孤島,與本座同歸於盡么?」他的臉上隱隱的泛起了一絲笑意,道:「果然是好想法,但可惜的是,要讓你失望了。」

戎凱旋的心中微動,看了眼四周,他竟然沒有想到這個辦法呢。

與一位神道強者同歸於盡,這或許已經是所有宗師能夠奢望的最高境界了。但是,戎凱旋不同,他手中底牌無數,又怎麼可能想與敵皆亡呢。

金光天尊抬腳,輕輕的一跺,道:「你可知這座孤島為何能夠承受無盡的天雷轟擊而毫無傷損么?」


戎凱旋雙眉一揚,肅然問道:「不知道。」

金光天尊哈哈一笑,道:「因為這座島嶼乃是息土所化,其堅固程度遠超你的想象之外。嘿嘿,別說是天鳳大人的分身,就算是它親身蒞臨,再加上本座真身在此聯手,也未必能夠傷其分毫呢。」

戎凱旋心中一驚。低頭看去。他雖然早就猜到這座孤島不凡,但一直以為這是那位超級強者布下的特殊陣法之功,但此刻才知道,原來這座孤島的本身來歷就已經是如此的不同尋常了。

不過,他心中一動,道:「你的真身?難倒,你不是真正的封神強者?」

金光天尊啞然失笑,道:「本座何人,你以為對你而言,還有區別么?」

戎凱旋面露苦笑之色。不過他心中卻是狂喜。如果此人所言屬實,那麼今日自己能夠逃生的把握將會大了許多。

金光天尊臉色一扳,道:「看在你帶本座來此,獲得如此重寶的份上。你老老實實的回答本座幾個問題,本座就給你一個痛快。」他頓了頓,道:「栗嘯海是如何死的。」

「栗嘯海。」戎凱旋的雙目豁然一亮,驚呼道:「你是金光天尊?」這一刻,他終於明白了這個可怖大敵的來歷。他心中苦笑不已,神道強者終究是神道強者。自己在斬殺栗嘯海之後,已經是完成善後,自信做的天衣無縫,但沒想到還是在某個環節出了差錯。從而被金光天尊深入魔窖追殺。

金光天尊冷冷的看著他,緩聲道:「本宗的栗嘯海果然是你所殺了,哼,既然如此。你就為他償命吧。」

他的話音剛落,一道陰影就突兀的從戎凱旋的身側浮現出來,並且朝著戎凱旋整個兒的籠罩了下去。

這道陰影出現的無聲無息。根本就沒有人能夠在事先察覺。別說是戎凱旋這個宗師了,就算是老祖在場,也要被其輕易暗算。

沒錯,金光天尊竟然突施冷箭,對一位宗師級修者暗下殺手,這件事情若是傳了出去,肯定無人能信。

但是,讓金光天尊驚訝的是,那表面上膛目結舌的戎凱旋卻在黑影即將靠近的一瞬間搶先一步退了下去。他就像是早就預感到對方的這一手,那黑影剛剛露出一點兒苗頭,他就迫不及待的後退,毫髮之差,讓他成功的躲避成功。

不過,他原先就站在孤島邊上,這一步之後,整個人頓時進入了天雷之中。

那孤島外的空間,充斥著無窮無盡的天雷之力,一旦有外物進入其中,就會承受無以數計的雷電之力轟擊。

「噼哩啪啦……」

戎凱旋的身周立即亮了起來,那是大量的雷電轟擊在他的身上,但卻被他的護身力量阻攔所造就的奇觀。

戎凱旋昂首,大聲道:「金光天尊,你竟然對我暗施突襲,你……還算是登天封神強者么,你的臉都丟哪裡去了?」

金光天尊進入孤島之後,就一反常態的並沒有直接對他出手,而是雙手背負,款款而談,早就讓戎凱旋心生懷疑,並且隨時準備著。

他身上穿著隱身套裝,手中捏著神秘圓珠,對靈魂之力的感應極為敏銳,那黑影剛剛凝聚成形之時,就已經被他察覺到了。

此刻躲入雷電之中,戎凱旋心有餘悸的破口大罵,若是換了一個人,十有**就會被他暗算成功了。

金光天尊的臉色不變,但卻隱隱的多了一絲血色。

戎凱旋竟然能夠躲得過他的偷襲,真是令他感到難以置信。其實,他雖然口口聲聲說息土之地不會受到破壞,但卻絕對沒有想要與天鳳大人分身較量一番的想法。

所以,他才會放下天尊臉面出手偷襲,但沒想到就算如此,卻依舊被戎凱旋給躲過了。

看著身在雷電環繞之中,彷彿是化身為罵神的戎凱旋,他的心中竟然莫名的湧起了一陣怒意。

區區宗師,竟然對神位強者無禮,冒犯之罪,不容饒恕。

「哼,戎凱旋,你以為身上有防雷寶物,就可以逃得過本座追殺了么?」金光天尊輕哼一聲,抬手朝著戎凱旋抓去。

那道撲空的身影瞬間化作了虛幻大手,朝著戎凱旋所在的方向抓來。戎凱旋的臉色微變,他立即向後退去。不過,他剛剛後退數步就立即停了下來,並且露出了一絲譏諷之色。

那身影所化的虛幻大手剛剛離開孤島,頓時吸引了天空中無窮的雷電。僅僅是一瞬間,也不知道有多少雷電轟擊而下,竟然是將那隻大手生生的給劈裂了。

戎凱旋放聲大笑。心中卻是駭然。

他隱約的感覺到,這裡的雷電之力似乎是因人而異。昔日王夢川以老祖巔峰的修為沖入雷電之力,承受了較長時間的雷電轟擊,最後遠離孤島才力有不怠而返。

而此刻金光天尊那蘊含了神道力量的一擊,其威能之強,遠勝王夢川的劍法。但就是這樣強大的力量,卻引來了數倍,乃至於數十倍更加強大的雷電轟擊,所以轉瞬毀滅,連一點兒的殘渣也未曾留下。

這裡的雷電。對與異常狀態的容忍程度有著巨大區別。

越是實力渺小,其降落的雷電之力就越弱,反之越是強大者進入雷電之內,所要承受的雷電轟擊就百倍增強。

「咦?」金光天尊驚訝了的抬頭看了眼天空,一道道的電閃雷鳴仿若是這個世界永恆的旋律。一道巨大的電光恰在此刻閃現出來,似乎是在向他做出警告。

「哼。」金光天尊僅僅是遲疑了一下,頓時邁開了大步,朝著孤島之外行去。

他既然認出了此地的來歷,自然猜到了這是那位隕落的神道強者的傳承之地。對於這裡的傳承。他有著必得之心。可是,想要得到此地的傳承,那麼龜縮在孤島之內,卻是絕無可能。

哪怕沒有戎凱旋在場。他也要離開孤島一探究竟。至於殺了戎凱旋,在此刻他的眼中看來,也就是一個附帶的任務罷了。

一步踏出,孤島外的所有雷電都像是有所感應一般。竟然齊刷刷的一個轉折,朝著金光天尊轟擊而去。看這個架勢,簡直就像是有人在背後操控一般。

戎凱旋的雙目一亮。他的心中也是駭然,因為他已經感應到了,這些雷電中所蘊含著的能量之強大,簡直就是無法抗衡。若是易地相處,自己怕是只有死路一條了。


他轉身,以最快的速度踏海而行。

金光天尊所要承受的雷電強大無比,他連餘波都不想碰觸分毫。

金光天尊冷然的目光仰望,面對著這能量龐大無匹的雷電,他的嘴角微微翹起,就像是在冷笑著一般。

隨後,他高舉手掌,那掌心處湧出一片金光。這金光如同一個球體般的強烈旋轉著。所有的雷電轟擊在金光之上,頓時被光芒的力量帶偏,轉而落到了蒼茫大海之上。

他傲然而立,頭頂金色光球,朝著戎凱旋的方向大踏步而行。

那雷電之力雖然強大無比,可以將老祖級強者生生轟殺,可是一旦遇到了同樣身為神道強者的人物之時,這無主的能量頓時顯露出難以掩飾的弊端了。

金光天尊借力打力,竟然是輕而易舉的就將其引偏,從此不再構成威脅。

不過,他雖然看上去頗為輕鬆,但實際上卻不敢有絲毫的輕忽大意。而且,當金光天尊看到戎凱旋的逃遁方式之時,心中頓時生出一縷莫名的戾氣和不甘。

那小子在前方疾行,他的整個人東躲西閃,每當有強大雷電轟擊之時,他都像是能夠提前預知一般的躲避開來。

這種預知能力也就罷了,但真正讓金光天尊感到憤憤不平的是,那些轟擊戎凱旋的雷電都是些什麼啊。

最多不過小兒手臂粗細的電光,而且雷電的數量極為稀少。反觀他自己,所有雷電在轟擊下來之前,起碼已經凝聚為成人手臂般粗細,更有甚者,其粗大處不下於成年巨蟒。

兩者雖然同是遭遇雷電轟擊,但待遇卻是天差地遠。

金光天尊隱隱的覺得,自己似乎成了戎凱旋的擋箭牌了。

ps:推薦喚靈書友寫的一本書《天下狂徒》

大道三千,狂道其一,吾為狂主,普天之下,皆為狂徒!

一個意外融合了兩個世界中意識的少年,被封印黑石中百萬年而出。

當他蘇醒,故事從此開始(未完待續……) 巨大的雷電從天而降,這道僅有小兒手臂粗細的電光若是在金光天尊的頭上降下,根本就不會對他造成任何的影響。但是,戎凱旋僅有宗師修為,他可無法學著金光天尊的摸樣,無視這裡的天雷轟頂。

他的精神力量早已釋放出去,身周百丈之內,都在他的精神意念監控之中。

其實,別說是普通老祖了,哪怕是登天封神強者,在這種極端惡劣的環境之下,也是不敢輕易將神念釋放出如此之遠的。

哪怕是再強大的人,精神意念也是有著一個極限存在。而越是惡劣的環境,對與精神力量的消耗就越大。特別是這裡強大的近乎於無敵的天雷,更是對精神意念有著強烈的衝擊。

雷聲隆隆,攝人心神。

這句話可不是白白說的,若是將精神意念長時間的施放出去,多少都會受到一些傷害,甚至於是不可逆之重傷。

金光天尊頭頂金色光球而行,看似威風八面,屹立不倒。但這又何嘗不是他不敢將精神意念盡情施放的一種表現呢。

但是,戎凱旋明知如此,卻依舊是毫不猶豫的做了出來。而且,他的精神意念明顯的異於常人。

那轟隆隆而下的雷電將強大的力量瀰漫在虛空中的每一寸空間,但是,戎凱旋的精神意念卻在雷電的海洋中盡情遨遊,他的精神力量仿若是化作了一條雷電之魚,根本就不可能被這些雷電傷害。

這並不是他擁有什麼特殊的能力,而是因為此刻的戎凱旋已經將精神意念與隱匿在這一片區域中的所有特殊靈體們熔為一體的緣故。

此刻,特殊靈體們藏身於神級獨角飛馬體內,並且操控著這個偉大的神軀。在它們的精神意念中,已經沾染了獨角飛馬的特殊屬性,擁有著最為強大的雷電力量。

所以,當戎凱旋的精神意念與它們融合之時。也在一定程度上繼承了對與雷電力量的掌控能力。

雖然不至於操控雷電,但是這些雷電已經無法對他的精神意念構成絲毫的威脅和傷害了。

此刻,感應到頭頂上的雷電即將落下,戎凱旋的身形微微一晃,就在這一瞬間向著左前方踏出一步。

「噼哩啪啦……」

巨大的雷電之力轟擊在水面上,將海水炸開,四濺而飛。但是,這強大的力量已經被戎凱旋輕易的避開,他踏著輕鬆的步伐,從水面上一掠而過。轉瞬去向遠方不知何處。

先前柯達老祖曾經使用神目,探索到百里之外有著一座更大島嶼,並且推斷那位前輩強者的傳承很有可能就在這座島嶼之上。但戎凱旋此刻行走的方向卻是與之完全相反。

他可不想將那座島嶼暴露在身後這個可怖敵人的眼前。

隨著他越行越遠,天空中的雷電力量逐漸增強。不過,這裡的雷電之力雖然無人主持操控,但卻彷彿都具備著一種無法形容的特性,那就是遇強則強。

絕大部分的雷電都是朝著後方的金光天尊轟擊而去,在如此強大的雷電壓力之下,這位堂堂的神道強者也需要小心謹慎而行。他的速度相比於戎凱旋,竟然快不了多少。不過,兩者間的距離依舊在慢慢的拉近著。

戎凱旋扭頭張望了一眼,他輕哼一聲。手腕一揚,頓時將軒玉靈台取出。

青色的蓮花葉子散開,釋放出了最為純正的靈寶氣息。

後方,金光天尊先是一怔。隨後啞然失笑,朗聲道:「戎凱旋,你是黔驢技窮了么。在這個環境中施放靈寶,那是自尋死路。」

哪怕是他本人,也只是釋放出本命金球抵禦雷電轟擊,而不敢放出其餘靈寶。

因為他早已看出,此地的天雷之力已經積蓄了不知道多少萬年,那種力量之強大,任何靈寶都是無法承受的。

然而,戎凱旋對他的話卻是置若罔聞,他身形一晃,已經跳到了蓮花台之上。

天空中的雷電強大無比,而且六親不認,自然不會對這座碩大的蓮花台客氣。數道電光彙集在一起,狠狠的劈落下來。可是,就在電光即將落到蓮花台,並且要將之摧毀的那一瞬間,蓮花台上卻是突兀的雷電大作,同樣屬性的力量衝天而起,與天雷糾纏在一起了。

天雷屏障,這是已經融入了軒靈玉台的超強防護力量。

兩種雷電力量接觸,相融,片刻之後,竟然是全部消失了。

不,或者說並不是雷電消失,而是這些雷電化作了純正的能量,進入了軒玉靈台之內。

戎凱旋輕輕的一跺腳,那軒靈玉台頓時緊貼在海面上向著前方滑行而去,速度比起戎凱旋的踏海而行起碼快了數倍之多。

後方的金光天尊膛目結舌,他的臉上湧起了一片怒意和淡淡的悔意。

這個戎凱旋,身上的寶物怎地如此之多,連吸納天雷之力的至寶也拿得出來。這個小小宗師,怎麼會如此難殺啊……

身形晃動間,他的速度竟然也得到了數倍提升,絲毫也不遜色於軒靈玉台。但是,從他的身上卻釋放出了一絲絲淡金色的光芒,這些光芒溶於四周,迅快消散。

這些力量,都是他的本源之力,輕易不能動用。這也是他先前慢悠悠而行的真正原因,但此刻,眼見戎凱旋即將再度脫離視線,他也就顧不得那麼多了。

戎凱旋操控著軒靈玉台在無窮的雷電中行走,他的雙目熠熠生輝,精神意念完全放開,在這一片天雷中體悟著嶄新的感覺。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