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5, 2021
81 Views

化念術的主要作用是讓劍主靈魂與劍魂共鳴,助其驅除雜念,能提高劍魂忠誠度,以及和劍主的親密度。但同時也會消耗魂體的魂力。

Written by
banner

這個功法,其實也並非要害功法。靈劍門拿這個出來賞人,也真夠摳的。

二樓就這點貨色了,千信看著三樓,不由得有點眼饞:「那三樓,存著的是什麼功法呢?」

「三樓存的是顧家的秘典。非族人或親近之人,不得修鍊。」

顧婷嫣然笑道:「如果你和我成婚,就能去學了。」

「顧家那套爆焰拳,也在上面嗎?」

千信不由得舔舔嘴唇,更饞了。爆焰拳可以不用武器就爆出靈焰,太牛了。

修鍊爆焰拳最大的難點就是要把身體淬鍊到堅硬如鐵不懼靈火的地步。

以自己的血魂之體,肯定能輕鬆達到要求。

這爆焰拳完全就是為自己這種變異劍魂量身打造的啊!

千信看著顧婷,眼裡**的笑著。為了學爆焰拳,別說娶顧婷這樣的女神級美女,就算是娶鳳姐,老子也干!

顧婷發現千信的眼神兒在她胸口打望,再看他的豬哥表情,頓時明白他在想令人難為情的東西。

色鬼!她暗罵一聲,假裝整理衣襟,將胸口遮住,臉上淡然笑著:「爆焰拳當然也在上面。但還有比爆焰拳更厲害的功法。」

千信喉嚨里咕咚咽了一下口水,也不知道是饞顧家秘典,還是饞顧婷的樣子。

就在這時,顧林老頭的傳音又到了:「千信,上三樓來吧。」< 「三樓!秘典!」


千信聽到顧林的傳音,首先想到的是,娶顧婷學秘典,學了秘典肯定還能再娶顧湄。

看上去,這就是大小通吃的好辦法啊!

千信和顧婷聯袂走上三樓,入目的是一個巨大的石室。

石室約有兩百平方,大長老顧林正坐在一塊照明水晶石旁邊,閉目打坐。

除此之外,這裡就只有石床、石凳、石桌各一。整個石室空蕩蕩的,讓人不知道是用來幹什麼。

千信抬走往前走,才發現地面都是凹凸不平的。密密麻麻的布滿了類似攀岩訓練場的抓握槽。

只不過,這裡的抓握槽不只在石壁上有,在地面、穹頂上也密密的分佈著。


最讓人難受的是,這些槽分佈得極不均勻,步子無論怎麼調整,都會感到磕磕絆絆的。

顧婷發現千信的窘迫,得意的笑著:「看我的!」

然後蓮步輕點,半飛半跑的就掠飛到顧林旁邊。

「原來是隨性選擇落腳點,只要自己舒服就行。」

千信明白了這點,當即專註於步伐,完全不受其他槽點的干擾,朝前疾跑而去。

其實他的腳下仍然是亂踏一氣,只是佔了血魂之體的便宜,完全是飛過去的。

「呵呵呵……」

顧林看到千信和顧婷聯袂而來,像犯花痴一樣意味深長的笑著。

笑完之後,他看看顧婷,又看看千信,滿意的點點頭:「顧婷這丫頭,心高氣傲慣了,總想什麼都要最好的。能找到你願意放下架子攜手同游男人,還真不容易啊!」

顧婷害羞的辯解道:「顧林爺爺,我哪有那麼高傲?只是以前遇到的人都太差勁了。」

顧林看著千信,意味深長的說道:「顧家的丫頭們都養尊處優慣了,自己想要的,就想霸著不讓人碰。顧婷算是很好的一個了。她既然敢在大庭廣眾之下和你牽手,說明她是真的喜歡你。所以,不管她以為鬧什麼脾氣,千信你都不要往心裡去。等她胸中塊壘釋去,你們就琴瑟相和了。」

這老頭,難道已經知道我和趙嬋琳的事情了么?聽這意思,好像是別有所指啊!千信在心裡想著。老頭這是勸我使勁把顧婷追到手,還是勸我把其他女人都斷了,好哄顧婷開心?

不管了,裝糊塗好了。先學功法要緊。

顧林看著千信眼觀鼻鼻觀心的樣子,忽然又嘆了一口氣:「唉,世家大族的女子,有幾個能找到心儀的人呢?你們都要彼此珍惜才是!」

我擦,這是看我沒表態,失望了嗎?好像又是在勸顧婷不要追究了……

千信假裝沒領會到意思,厚著臉皮說道:「顧前輩,我看了下面兩層樓的功法,感覺不夠過癮。三樓的功法我能不能學呢?」

顧林笑道;「能學就學。不能學的話,我也沒辦法。」

「三樓有什麼功法呢?」

千信環顧四周,完全沒看到玉簡存放處。

「三樓的功法,是必須由人親傳的。」顧林說道:「其實三樓只有三套功法,都是顧家的獨門功法。其一,是顧家前輩高人,根據化元訣改造來的化靈浣血功,讓修鍊者可以藉助藥物和靈石刺激身體,快速煉化出血氣來。其二,就是大名鼎鼎的爆焰拳,藉助外物刺激,將身體拳頭淬鍊得如同鋼筋鐵骨,可以直接爆發出靈焰。其三,焚靈破魔劍。這才是顧家最終極的秘典。前面兩個秘典,都是為修鍊這套劍訣而準備。焚靈破魔劍,如其名字,燃燒靈力,使得劍主劍體同時爆發靈焰,人如劍劍如人,短時間內就可以獲得超過自身修為至少五倍的爆發力。這套劍訣只有身體強度達到武戰金體,並且將爆焰拳修鍊到至少六層,才可以勉強修鍊。而要完全學會,身體必須修鍊到能使出八層爆焰拳。」

說完顧家三秘典,顧林朝千信笑道:「這三套秘典修鍊起來耗費極大,像顧家這樣的修鍊世家,財力也只能支撐一個人修鍊而已。我苦修近百年,總算將焚靈破魔劍修鍊到第二層,勉強具備傳功資格。如果再沒人能修鍊焚靈破魔劍,我死之後,這套秘典就只有失傳了。你想學嗎?」

怎麼不想?不學白不學。千信笑道:「當然想學,只是,聽說這些秘典不傳外人的,我能學嗎?」

「什麼不傳外人?只是外人不想學而已。」

顧林嗤笑道:「修鍊世家都有自己的獨門秘典。這些秘典都要耗費整個家族之力支持,修鍊者才能堅持下去。因此,修鍊家族秘典之人,必須立誓終生守護該家族,並且在有生之年得將秘典傳給至少一個秘典家族的修士。誰會吃力不討好的來學其他家族的秘典呢?」


這個要求的確很繁瑣。但萬一遇到發誓不認賬的流氓呢?學了就反骨,怎麼辦?

千信正在想這個可能性。顧林像看穿他想法似的,補充道:「學家族秘典的規矩,世人皆知。各世家大族和道門都嚴密監督。背信一個家族,其實就是與整個修行界為敵,再難有容身之地。所以,這個秘典誓言可不是什麼兒戲。」

千信點點頭。社會潛規則嘛,大家都得遵守,不遵守就成過街老鼠。

「你想學嗎?」顧林帶著誘惑的意味笑著。

「學!」千信握著拳頭說道。

反正自己不娶顧婷就會娶顧湄,看在她們的面子上,怎麼著也得保護一下顧家。況且,只是守護家族,又不是守護家族某個人。換個族長,幹掉族長老婆,又或者啃家族劍魂幾口,不算背叛家族吧?

只有自己可以欺負這個家族,別人都不準,這不就是家族劍魂的「守護」規則么?

當顧林老頭開始講解傳功時,千信才知道自己擔心錯了方向。

守護家族什麼的,都是輕鬆事。秘典傳功才是最麻煩的!

秘典功法是無法通過玉簡記錄、後人推敲學會的,只能由傳功者提取自己的血氣,凝鍊一顆功法「種子」,再將其種入修鍊者的經脈之中。

當修鍊者把身體條件淬鍊到符合功法需求了,將這顆種子激活,就算獲得了該功法。

化靈浣血功,孕育一顆功法種子,以顧林老頭六星武戰的修為,需要耗費約一成的血氣,花一天的時間。

這只是傳功一次的花費。如果修鍊者笨拙一點,居然沒學成功,那還得重來。因為種子只能激活一次,失敗了就沒了。

爆焰拳也需要耗費約一成的血氣,接近一天的時間孕育功法種子。

而焚靈破魔劍,需要三天的時間孕育一個功法種子,需要消耗顧林三成的靈力和至少一成的血氣。

至於為什麼不讓修鍊者提供血氣生成功法種子……

一方面,種子所需的血氣太多。修鍊者不一定能提供。

另一方面,就算他能提供,傳功者也不能要啊!本來就怕修鍊者血氣不夠沒法一次啟動功法呢。有時候傳功者還得提前輸血氣給對方墊著。

「這麼說來,培養一個傳人,至少得消耗三成的血氣。這就是用修為來傳功!」

以武戰級別的血氣量,三大秘典傳一次功,就得花好幾年的時間來恢復。這真是要人命啊!

不搶不偷,老老實實的自己修鍊血氣,還真是有點傷不起。

如果他學得快一點,顧林老頭的修為經過傳功會大跌三成。

想到這點,千信對顧林老頭的傳功之意更加感激。

「要學化靈浣血功,你需要有強健的體魄,以及超強的經脈。只有這樣,你才能承受劇烈的靈力流生滅變化之際產生的破壞力。」

顧林傳給千信一道神念,又說道:「這是化靈浣血功的行功路線圖。你按此神念的指引淬鍊經脈,能夠承受如此強的靈力流,才能基本運行化靈浣血功。」

顧林隨後又傳了一道靈力給千信。

這道靈力對他而言,並不是太強。遠遠沒有他用淬魂術時調動靈力和血氣的強度那麼高。


然而,他卻有兩個致命的缺陷。

首先,他沒有經脈系統。

作為一個混合能量體,他根本不需經脈。因此也就沒有開拓這類東西。他身體現在分佈的所謂經脈,只是用來增強感知的,並不是用來承載能量的。

要為自己造一套經脈系統,那可就麻煩了。

此外,他還沒有運行化靈浣血功所需的重要材料:血液。

研究完化靈浣血功的作用原理之後,千信陷入了迷思:「所謂化靈浣血,就是以經脈為場所,讓血液、靈力、神念,在藥物刺激下急速融合,從而產生血氣。同時,刺激人體的造血功能,快速恢復。經脈,不過是催動三者流動、融合的載具,目的讓三原料充分接觸。經脈什麼的,我可以用一種器官代替。比如根據肺部血管交換氧氣的原理,運行化靈浣血功製造血氣。至於血液……我又不能產生這個,只能做個吸血鬼了。什麼牛血羊血,都搞來試試!反正修鍊化元訣就要用這個,一併搞齊了!」

當千信從冥想中醒來,睜開眼睛的時候,顧林笑道:「怎麼樣?可以學化靈浣血功了嗎?」


「身體沒問題了。只需要再準備些東西就可以了。」

千信沒明說他還需要改造肺部,以及吸點血液進身體。< 顧林對千信能達到化靈浣血功的修鍊要求並不意外。

他立刻又發了爆焰拳的神念給千信:「這是修鍊爆焰拳需要的身體條件,你達到了嗎?」

爆焰拳是一種煉體功法,利用血氣將拳頭錘鍊成高效導引靈力,而且不懼高溫的結構。同時還得將經脈改造得足夠強。

這些千信毫無問題。血魂之體原本就足夠強悍,再用純魂之體覆蓋拳頭,就可以承受爆出靈焰的傷害。

千信點點頭:「我現在就能學爆焰拳了。」

說罷,他暗運約半分鐘靈力,在拳頭上凝出一道綠色靈芒。這種靈芒是用劍魂技能「凝芒」聚集靈力完成的,沒有劍魂王座放大魂力,他必須聚精會神才能做到。

徒手用血魂之體凝聚靈芒,時間太長了,而且無暇他顧,幾乎沒有實戰價值。他此舉只是為了證明身體承受能力。

而爆焰拳功法,則是讓身體憑著本能調動靈力。這樣速度更快,而且不用費多少精神。凝聚出來的靈力形態還更強悍。

「好!不錯!等我生成爆焰拳種子,你就可以學了!」

顧林看著千信拳頭的靈芒,目光灼熱,心花怒放。他根本沒有料到千信居然是用劍魂技能實現的凝芒,只是以為千信身體強悍戰意高昂,憑藉戰意就能調動如此強的靈力。

這可真是撿到寶了!老頭子立刻笑了起來。其他人修鍊爆焰拳,煉體七八年才能凝出靈力拳勁,甚至二三十年才能凝出靈芒。這小子沒學功法,全靠戰意就能凝出靈芒,用了功法,豈不是可以直接出靈罩?

如此一來,顧家瞬間就多了一個可以用大成爆焰拳的高手。

顧林笑眯眯的轉頭看著顧婷,越來越覺得這個姑娘嫁得值。得到一個忠於本族的大成爆焰拳高手,比聯姻一個家族做盟友更靠譜!

最重要的是,千信如果能使出真正的爆焰拳,那麼他的體格完全可以承受焚靈破魔劍的修鍊要求。

這麼說來,顧家很快就能產生第二個能用焚靈破魔劍的修士了。

自從練成焚靈破魔劍之後,顧林就一直是顧家最有實力的修士。高處不勝寒,一肩扛一族的日子,已經有幾十年了。

對生存在靈劍門統治下的家族而言,唯一的高手,只是具有象徵意義而已。

因為靈劍門一旦有大事,就會徵召家族高手。到那種多事之秋,家族居然沒有高手坐鎮,是非常危險的。

因此,顧林才對能有第二個焚靈破魔劍修鍊者而倍感振奮。

他又高興的發了一道神念給千信:「這是修鍊焚靈破魔劍的身體要求。你先根據這些要求調整身體狀態。等到合適的時候,我再傳你功法種子。」

千信接過神念一看,發現這焚靈破魔劍的身體要求,果然很變態。他的血魂之體在靈力導引方面已經符合要求,但是身體強度和能量控制方面,還差了好大一截。

如今他有兩個問題需要解決。其一,是規劃好體內的行功路線,也就是類似經脈的東西。其二,煉出更強的血魂之體,以便能施展焚靈破魔劍。

看完神念,千信點頭道:「靈力導引、行功路線,都沒多大問題。只是我的身體強度還需要淬鍊一段時間,才能修習焚靈破魔劍。」

「很好!」

先前判斷千信修鍊爆焰拳的資質,顧林就已經知道他應該離修習焚靈破魔劍不遠了。千信居然已經能夠滿足兩個條件,他已經非常驚喜了。

他對千信的回答並不意外,點頭笑道:「如今看來,最耽誤你修鍊的,恐怕只是我生成功法種子的速度了。你後天早上來這裡,我將先傳你化靈浣血功的種子,同時宣布你將是我的傳人。」

「好!多謝前輩!」千信謝道。

「呵呵,該叫師父了!」顧林笑著。

千信連忙跪下施禮:「是!多謝師父!」

這一聲師父,他是真心的。儘管顧林是為了壯大家族才傳他這些秘典功法,但兩人才認識兩天,還沒有深交,顧林就能如此信任他託付他重任。千信仍然對此感動莫名。

不究過往,不問本心,但求言行無愧,這樣的信任,的確不多見了。

更何況,他連帶著,還得到了顧家守護者的身份和權力。這對他娶顧湄和顧婷,可以說猶如尚方寶劍般給力。在這樣的權力面前,哪怕是族長顧懷安夫婦,也無力抗拒。甚至在不久的將來,當他表現出足夠的實力建立足夠的威信了,廢立族長也不是什麼難事。

當然,以顧家一代不如一代的趨勢來看,廢立族長最大的麻煩還是很難找到替代人選。雖然幾個長老還不錯,但家族高手通常是不能為俗務所累的。長老只關注自身修鍊和人才培養,他們根本不可能分心承擔族長的事情。這在任何一個家族,都是鐵律。

說白了,族長就是一個家族的總經理,是一個高級打工仔而已。

千信和顧婷走出天心樓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了。顧婷雖然極力保持著優雅的樣子,卻也是餓得有點夠嗆。對煉體士來說,一頓不吃不要緊,但真餓起來也要命。

她目光躲閃的盤算了一會兒,終於忍不住說道:「千信,你餓不餓?我們先到我家吃飯吧?」

千信急著去搞新鮮的血液,不想去她家耽擱。況且,這個時候去了,又要面對吃飯問題。那可要人命!

他急忙說道:「我還想回去辦些事情。我晚上到你家來看劍好嗎?」

顧婷聽了這話就沉默了,埋著頭生起了悶氣。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