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5, 2021
77 Views

誒,若不是為了整個妖族,只怕在妖后死的時候王就跟著去了吧?

Written by
banner

「八大守護家族,殺吾妻子,毀吾家園,大族老,若是再給本王一次機會我必不會再如此坐以待斃,一定殺他們個片甲不留,為族人,為妖后,報仇雪恨!」


妖神雙眼發光,一臉咬牙切齒,即使兩千年過去,心中恨一點兒沒有漸弱,反而越來越強烈。

【感謝:夏沫雪姬的200+200紅包打賞,么么噠~~夏沫土豪依舊如此豪氣動人~】 「王,你是我們妖族的希望,希望您不要衝動,我相信,天不會亡我妖族的。」

大族老也是一臉哀傷,但是,如果在如此境況下還不能心存希望,面臨的,也只有死亡一途了。

「大族老,本王想著,明日就帶著族中…嗯?這是!」

妖神正在說著,突然整個人渾身一震,一臉目瞪口呆的呆愣在原地,好似見鬼一樣的驚悚表情。

「王,您怎麼了?」

看到妖神的樣子,大族老還以為妖神出事兒,瞬間什麼君臣之禮都忘了,立刻奔上去扶住妖神緊張的問道。

「大…大族老,本…本王剛剛收到本王兒子發來的感應了。」妖神整個人愣愣的說道。

「啊?」聽到這話,大族老也是一陣風中凌亂,「王,你除了妖后之外,何時有了別的姬妾啊?」

為何他們從來沒有聽說過?

「不…不曾,本王除了妖后外不曾碰過別的女妖,可…可可…可是妖后明明死了,而這個感應我也敢保證,確確實實是神子與妖神之間才特有的感應!」

妖神自己也是被雷了個裡嫩外焦,任誰兩千年後突然冒出一個兒子來都會不淡定的吧!

「額,王,既然是神子找回來了,或許,或許是妖后沒有死?」大族老想了想之後一臉激動的說道。

「妖后沒死,真的是這樣么?」妖王一臉激動,可是心裡還有些懷疑。

「應該是,王,我們那時候並沒有看到妖后的屍體,也只是憑那個叛徒的一面之詞而已,妖后可能真的沒死,而且還生下了神子,現在,神子是要回來救我們了!」

大族老一臉激動,柳暗花明又一村,有救了,族人有救了!

「兒子,本王有兒子了!哈哈哈…可是,可是他又如何能救得了我們?封印洞口的可是鎮神碑。」激動之後,妖神很快就冷靜了下來,想到鎮神碑,心中又是一陣失望。

「不管如何,也許神子只是想要知道您是否還活著和您的具體位置,您應該回應一下神子才是。」看著妖神高興的樣子,大族老欣慰的擦了擦眼淚。

「好,本王這就給他回應。」聽到大族老的話,妖神點了點頭,然後給了小七回應。

「找到了!」

大約半個時辰之後,小七睜開了眼睛,激動的對東方鳳菲說道。

父親!想到剛剛感應之時感受到的關愛之情,小七心中很是激動,就要見到父親了,就要擺脫這幅蠢萌的樣子了,好感動啊!!!

「那真是太好了,我們走吧!」

聽到小七找了地方,東方鳳菲也是很開心,立刻帶著夜傾墨和八個少年一起在小七的帶領下前往目的地。

七天之後,十人一獸到達了目的地,這是一片龐大而古老的原始森林,參天大樹籠罩之下的森林中長滿了各種奇異的而巨大的植物,在小七的帶領下,眾人快速的在林中穿梭。

「原來是這裡,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么?可惜,最終還是被發現了。」夜傾墨看著四周的環境說道。

「墨,你知道這是哪裡?」東方鳳菲看著夜傾墨問道。

「這裡是龍淵,龍族還未滅絕之前生存的地方。」夜傾墨道。


「龍族生存的地方,怪不得這裡的東西都這麼大,也是,這裡確實很適合巨龍居住,等等,既然回到了這裡,我讓他們出來一下吧。」

東方鳳菲突然想到戒指裡面那九隻巨龍,雖然身體還未完全恢復,但是已經可以起身行動了。

「見過主人!」九隻巨龍一出現,就化為人形對著東方鳳菲行禮。

「恩,你們看看這裡是什麼地方?」東方鳳菲看著九隻巨龍說道。

「啊,龍…龍淵,我們居然回到了這裡!」

「沒想到有一日還能回到這裡!」

「只是,物是人非,龍族已經…嗚嗚…」

「…………」

看到自己回到家鄉,巨龍們都很高興,但是心中更多的是悲涼和恨意。

「咳咳,那我們要去找妖族封山的地方,你們對這裡應該很熟悉,就四處去逛逛吧,赤赤,你跟他們去不?」東方鳳菲看著此時正趴在自己肩膀上的赤赤問道。

「不去。」赤赤搖頭,她要跟在美人主人身邊。

赤赤記憶被封印,所以這裡對它並沒有多大影響。

「既然如此,那你們就自己四處逛逛吧,你們身體還未恢復,要注意安全。」看到赤赤不願意的的樣子,東方鳳菲也沒說什麼,就讓九隻巨龍各自自由活動去了。

巨龍們高興的感謝一聲,立刻化為成原形,興奮的吼出幾聲龍吟,龍尾一擺,金色的龐大身軀便消失在東方鳳菲面前。

「赤赤,為什麼他們是金色的,你是粉色的?」看著那九隻巨龍無比帥氣的樣子,東方鳳菲看著肩上一副蠢萌模樣的赤赤問道。


「主人,您不是喜歡萌貨?這個是我幻化出來的。」赤赤看著東方鳳菲一臉討好的說道。

「咳咳,那為什麼他們都沒有翅膀,你卻有?龍沒有翅膀也能飛吧?」

被人道破喜好,東方鳳菲尷尬的咳了一聲,立刻轉移話題。

「哦,那個是返祖血脈,我們巨龍的先祖是有翅膀的,有翅膀的飛行速度可以比沒有翅膀的情況下速度增速一千倍,不過,神元消耗也快。」赤赤認真的說道。

「原來如此。」東方鳳菲點了點頭,怪不得當年的赤赤那麼牛逼的逃過四方追殺,原來赤赤這麼厲害。

「女人,到了,前面那個崖壁就是了。」眾人在森林中穿梭了半日之後,終於到了地方。

「鎮神碑!」

果然,到了崖壁之前,東方鳳菲看了一塊和之前在精靈族時看的一樣的石碑,只是這個石碑比精靈族的石碑給人的震懾力要大的多。

「女人,我和他們說好了,他們都已經遠離洞口,可以動手了。」小七和裡面的妖神溝通一番之後對著東方鳳菲說道。

「恩,墨。」東方鳳菲看著夜傾墨點了點頭。

「夜皇!」

微微頷首,夜傾墨口中輕念一聲,一柄墨色長劍便從空間戒指中飛了出來,懸浮在夜傾墨的身邊。

「鎮神,好久不見,你現在不是我的對手,還是自己乖乖打開封印吧。」

清冷的聲音從劍內傳來,接著,一道半透明的墨色身影從劍內走了出來,是一個三十歲左右的冷峻帥大叔。

「放屁,夜皇你她媽的給老子滾,老子說過,不再見你的!」

接著,鎮神碑晃動幾下,一個同樣半透明的褐色身影從鎮神碑內走了出來,是一個看起來只有二十幾歲的清俊青年,眉清目秀,如果不說話一定是個安靜的美男子,可惜,此時他一臉怒氣,橫眉冷對。

這兩人,都是神器的器靈。

「夜皇。」

夜傾墨對除了東方鳳菲以外的事物向來沒有耐心,看到鎮神碑的樣子,便皺著眉頭對著夜皇劍喚了聲。

「我明白了。鎮神,我有主人了,我希望你能做出正確的選擇。」對夜傾墨點了點頭,夜皇劍沉著臉對鎮神碑說道。

「你以為只有你有主人么,想動手,那就來啊,老子怕你不成!」對於夜皇劍的話,鎮神碑一直冷言相對,炸毛炸的厲害。

「夜皇。」看著鎮神碑的反應,夜傾墨依舊淡然,喚了夜皇劍一聲,便將右手伸出。

看到夜傾墨的動作,夜皇劍什麼都沒有再說,無奈的看了鎮神碑一眼就回到了劍身之內,然後劍身迴旋,落入了夜傾墨手中。

墨色長劍,紫銀錦袍,修長健碩的身姿仗劍而立,周身衣袂無風自動,此時的夜傾墨宛如戰神一般神聖尊貴,讓人望而生畏,不由的想要俯首稱臣。

「唰…」

漠然的看著感受到威脅而發出陣陣褐色光芒的鎮神碑,劍身一揮,對著鎮神碑一劍劃下。

「唰唰唰…」

只是,夜傾墨的攻擊並不是簡單一劍攻擊,衣袖飛揚,配合著武技的攻擊凌厲而飄逸,無數的墨色劍痕在鎮神碑前出現,最後形成一張墨色的劍網將鎮神碑包裹在裡面,然後開始緩緩往裡收縮。

「咔…咔…咔嚓…」

隨著墨色劍網的收縮,鎮神碑上的褐色光芒越來越淡,當光芒徹底消失的時候,鎮神碑上終於出現了裂痕,眾人知道,這是鎮神碑即將崩潰,封印即將解開的徵兆。

「該死的夜皇,你居然下手這麼重,啊啊!!!我解封印,我解封印還不行么!」

就在這個時候,原本躲進鎮神碑中的青年再次出現,看著夜傾墨一臉哀求。

靠,夜皇,該死的夜皇劍,若不是老子受傷,怎麼會讓你這麼容易得手,你給老子等著,等老子傷好了,一定把你封印在屎溺里,讓你半年都出不來!

夜傾墨沒有說話,只是看著東方鳳菲。

「嗚嗚,小姑娘,我也是被逼迫的嘛,你們不要殺我,我…我是至尊神器,我認你為主好不好,好不好啊?」

看到夜傾墨的眼神,鎮神碑立刻明悟,這個小女娃才是救自己性命的關鍵,立刻朝著東方鳳菲祈求。

就鎮神碑看來,這個小姑娘年紀這麼小,一定比較好說話,沒有人能抵制至尊神器的魅力,所以便試圖想要用認主來誘、惑東方鳳菲解救自己。

【感謝:tzq6397的200紅包打賞,好開森,么么噠!】

【剛剛碼完,吃飯去~】 「認我為主?你之所以會在這裡封鎮妖族肯定也是被認主了吧,現在居然說要認我為主?」

聽到鎮神碑的話東方鳳菲撇撇嘴,這鎮神碑雖然是好東西沒錯,但是這麼沒節操的石碑收到身邊真的好么?確定不會哪天自己也被他給賣了?

「咳咳,那個,之前那個主人是強行對我認主的,我討厭他,而且,我可是鎮神碑,區區的契約怎麼可能難得到我,我前不久已經徹底把契約之力給煉化了,要不是我還發了血誓要鎮守這裡,我早走了。」

鎮神碑一臉後悔的說道,早知道就不該發誓的,嗚嗚,現在還因為煉化契約受傷被夜皇給單面碾壓,特么的太木有面子了。

「那我怎麼知道你哪天也把和我的契約給煉化了?」東方鳳菲挑眉,這鎮神碑太沒節操信譽,而且還能煉化契約,心裡還是不確定,雖然它是一個大寶貝。

「啊,好痛好痛,身體要裂開了,我,我契約加發血誓永不叛主,可不可以!」

隨著劍網的收縮,鎮神碑上的裂痕越來越大,鎮神碑器靈痛苦的大叫了起來。

「這個嘛,恩,可以!墨。」

聽到要發血誓,東方鳳菲想了想覺得可以,就讓人放了鎮神碑,很快,鎮神碑就被東方鳳菲給認主了,之後老老實實的解了封印,被東方鳳菲收到戒指裡面去了。

至於鎮神碑之前發的那個血誓,鎮神碑發誓的內容是只要他還有能力封印妖族就會一直封印下去。然後照著鎮神碑現在的說,它現在已經被認主了,當然要聽主人的話了,所以就沒法繼續封印妖族了嘛。

聽到這話東方鳳菲才知道,艾瑪,這鎮神碑其實很腹黑狡詐有木有!果然是註定要成為他們鳳菲家族的一員,這性格實在太投胃口了。

看到這麼容易解決了一件大難題,東方鳳菲看著自家絕世無雙的美人相公心中那是一個嘚瑟,果然,有大靠山就是不一樣啊有木有。

「墨,好樣兒的!」想著,小魔女終於還是忍不住高興的在夜傾墨臉上香了一口。

「小丫頭高興就好。」

被東方鳳菲這麼光明正大的吃豆腐,墨大爺卻依舊一臉不動如山,寵溺加縱容的摸了摸東方鳳菲的小腦袋。

看著兩人又這樣旁若無人的秀恩愛,八個少年表示分分鐘想把這溫情脈脈的氣氛碾碎,敢不敢有點兒人文關懷,太過分了!當然,也只是想想而已。



「小七,封印解開了,你可以讓他們開山門了。」東方鳳菲懶懶的靠在夜傾墨肩膀上說道。

「好的。」小七高興的應了一聲,然後給妖神傳了消息過去。

「解…解開了!」

原本正在大殿內和眾族老開會中的妖神突然一下子站了起來,整個人因為狂喜而渾身發抖。

「什…什麼解開了?」看著妖神激動的樣子眾人一臉不明所以。

「鎮神碑的封印,解開了!」妖神一臉激動的說道。

「啊!」聽到這話,一眾族老也瞬間呆若木雞,完全反應不過來。

「王…王,守門妖兵說…說封印好像解開了,有…有濃郁的天地靈力從洞天口湧入進來!他們請王速去查看情況!」

大殿內的人還未回神,一個妖兵就連滾帶爬的跑了進來,雖然摔得一臉傷,卻依舊是滿臉狂喜。

「有靈力湧入,那肯定是解了,哈哈哈,有救了,我妖族有救了!」聽到消息,所有族老狂笑出聲,還一邊笑一邊掉眼淚。

鎮神碑不僅封印了出口,而且連整個天地的靈氣都被隔絕在外,近兩千沒有靈力的吸收,讓族中很多妖獸體內靈力嚴重枯竭,已經快要到撐不下去了。

「對,對,神子也在山門口等著,所有人和本王一起去迎接神子!」

這時候妖神才回過神來,帶著所有人往山門趕去。

「轟隆…」

東方鳳菲一行人在外面等了一會兒,就看到整個崖壁震動了起來,隨著崖壁漸漸扭曲,整個崖壁就全都消失不見了,出現在眾人眼前的居然是一個巨大的拱形山門,修建的十分的宏偉壯麗。

「吾兒!」

山門大開,一個銀灰色頭髮的中年男子帶著一群人奔了出來,看到小七之後,整個人微微一頓,滿臉驚喜。

「夜族少主,夜傾墨,見過妖神。」夜傾墨一臉淡然的看著妖神問候,沒有行禮。

「黎族神女,黎鳳菲,見過妖神。」東方鳳菲也是一臉平淡的問候,同樣沒有行禮。

不愧是兩夫妻,言行無比的神似。

聽到東方鳳菲和夜傾墨的問候,身後八個少年也是不卑不亢的自我介紹了一番。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