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5, 2021
82 Views

他抿抿唇,極輕地點了一下頭。

Written by
banner

她笑容再度放大,眉梢眼底全是遮不住的笑意。昂著頭,得瑟地後退走。

走了幾步,想起什麼,小聲問:

「我有時候對你撒謊,你是不是總能看出來?」

「有時候?」言格稍稍抬眉,覺得她的用詞有待商榷,「是經常吧。」

嗷~

一下子,她臉上又火辣辣的,想起她各種睜眼說瞎話就為誘拐他的時刻,好丟臉,讓她鑽地洞吧。

他側眸,見她低著頭,臉紅紅的,像只緩緩挪動的小番茄,不禁心又微微動了一下,他抬起頭望著前方,嗓音低醇道:「不好意思什麼,我又不介意。」

你愛撒謊,我愛配合,就是了。

甄意的心跳莫名就漏了一拍,彷彿空氣中的消毒水味都變清新了。

臉上的紅色漸漸消退,一個願打,一個願挨,有什麼好丟臉的?

到了拐角,言格道:「去看看那天的當事人吧。」

#

去到淮生的病房,意外發現,言栩和安瑤早就在那裡。

安瑤背靠牆壁,精神不好地側著頭,望著窗外的樹木出神;

言栩立在她身旁,遮住了她半邊身影。他正和床上的淮生說話。那雙手插兜,英挺出塵的樣子,和言格如出一轍。

甄意稍訝。

言栩在陌生人面前從來都是迴避疏離的姿態,交談是要他的命。可此刻,他站了出來,為了他身後的女人。


淮生在為腎移植手術做最後的準備,但他神色懨懨,非常悲傷,雖然得到珍貴的腎臟,可心愛的徐俏死了。

淮如蹙眉坐在病床前,不樂意這幾人的到訪,很是排斥:「有什麼等淮生過些天做完手術再說。他現在身體很虛弱。」


言栩沒聽見,濃眉之下黑色的眼睛清澈,深邃,只盯著淮生:「你有個女朋友?」

「是。」

「她的夢想是什麼?」聽上去很無厘頭。

「……跳舞。」淮生目色悲傷。

言栩點了一下頭,他和言格一樣,天生音質很醇,很好聽,卻沒有起伏:

「死者的主治醫生是我的未婚妻,她是一位非常優秀的心外科醫生,目前只是主刀的助理,但她一定會成長為主刀醫生,救很多的人,這是她的夢想。可現在因為死者,她再也不敢拿手術刀了。」



他這話說得像例行公事,很生硬,不帶一星半點的情感,可安瑤扭過頭來,看著他的背影,眼睛濕了。

甄意驀然感動。

見過言栩和安瑤一起很多次,兩人從沒在外人面前牽過手,甚至不怎麼說話,她不知他們私下的相處模式。

以為安瑤和她一樣,愛得辛苦;可其實,不是。

安瑤值得言栩喜歡;言栩同樣值得安瑤喜歡。

對言栩來說,看一個人的眼睛,和他說話,聽他回答,這其實是很艱難而惶恐的事。可他願意為了安瑤這樣做。

甄意轉念,又想到了言格。

其實他也是這樣的吧。可因為她,他現在幾乎已經可以做到像正常人了。雖然在正常人眼裡,他還是很不正常。

剛才那一段是言栩這輩子和陌生人說的最長的一段話,他不太適應,垂下眼睛,停頓一下,又努力抬起來,看著淮生:「你能理解嗎?」

淮生點頭,不顧淮如的勸阻,決定回答問題。他也問:「你能理解我失去愛人的悲傷吧?」

言栩沉默良久,很誠實地說:「不能。因為我的愛人沒有死。」

「……」

甄意輕輕摸了摸鼻子。

言栩不覺自己的話不對,問正題:「死者那晚為什麼逃出醫院,和你們一起去酒吧?」

「其實我們沒讓茜茜去,她非要跟著。那天是我和俏俏想去。俏俏身體越來越差,很多想做的事都沒做……」淮生說到此處,哽咽得發不出聲。

病房裡悲傷瀰漫,

只有言栩臉色刻板,不動容。除了是個長相極其秀美的男人,真沒有一點兒表情。

他只揪他的關心點:「這不是你第一次帶她溜出去?」

「對。」淮生因為病痛,臉色蒼白,「她怕以後沒機會,讓我隔一段時間陪她做一件……」

言栩不關心,打斷:「死者是你女朋友的閨蜜?」

「是。」

「死者在住院,你為什麼帶她出去?」

甄意聽到半路,覺得哪兒不對,後來才發現言栩不用人名,全用身份代稱。

淮生還未開口,淮如見他太累,替他回答:

「許茜愛熱鬧,很瘋很貪玩,聽我們要去酒吧,吵著要去。她說身體很好,是父母大驚小怪強迫她住院。我們就沒在意。她一直都是大小姐脾氣,我們都習慣了,她想乾的事,誰都阻止不了。」

甄意想了想,插嘴問:「之前淮生和徐俏出去,許茜也會吵著跟去?」

淮如一愣,遲疑的功夫,淮生回答:「是。她和俏俏很親,到哪兒都跟著。」

言栩繼續:「那晚,她怎麼會喝酒?」

「她玩了酒吧里的鬥牛表演,下來后就有很多人給她送酒。」

言栩皺眉不解。

甄意解釋:「酒吧里男人對女人印象不錯,就會送酒,許茜在鬥牛上表現得好,自然吸引注意。」

言格聽言,稍稍走神:他沒給她買酒……

淮如幫腔:「許茜是個富家女,性子太倔。她非要喝,我攔都攔不住,還要淮生勸她。但……」

言栩木木的,問題幾乎私密縫合:「那她為什麼玩鬥牛?她有心臟病,你們為什麼不阻止?」

淮生道:「她脾氣太大,攔不住。」

言栩低眉細想,

聽見言格淡淡的研判的聲線傳來:「她當時在發脾氣?」

甄意微愣,覺得他真是敏銳得連旮旯幾角都不放過。

「嗯。」

「為什麼?」

「她本就愛賭氣。前一刻還好好的,立馬就變臉。」

「誰惹她了?」

「沒有。」

言格停頓半刻,換個說法:「你說她前一刻還好好的。」

「對。」

「她情緒變化前,誰在和她說話,說了什麼?」

淮生眉毛擰成一團,疑惑:「沒什麼特別的。」

「你覺得不特別。」他的邏輯嚴謹得可以讓人崩潰,「那就是的確有人說了什麼。」

「我姐說俏俏跳舞好看,平衡力好,如果不是生病,能在鬥牛上待整首歌的時間。」

淮如:「俏俏是學跳舞的嘛。」

言格沒停:「然後?」

「茜茜說她也很厲害。我們都沒說什麼。」淮生抓額頭,有點抓狂,「真沒人說什麼。」

甄意卻明白了,正是因為大家什麼也不說,挫傷了許茜的虛榮和自尊。

#

出了病房,甄意和安瑤交換目光:這兩兄弟簡短卻天衣無縫的詢問,讓她們心裡有了猜想。

可沒想,言格對言栩說:「淮如有點緊張,淮生並沒說謊,死者喝酒很可能是自願。」

「啊?」甄意詫異,「我覺得是淮如的陰謀。安瑤,對吧?」

安瑤點頭。

「為什麼?」

甄意道:「許茜愛和徐俏攀比,聽他們說徐俏好,虛榮心作祟,想證明自己厲害。且她很可能喜歡淮生,這才三番四次跟著他們。別的男人送酒,淮生勸她不喝,她反而更要喝了。」

安瑤贊同:「她或許不知嚴重性,可能還覺得把自己弄傷,會讓男人心疼。」

言格和言栩抿著唇,很費解的樣子。

言格:「為什麼女人會有這種奇怪的想法?」

甄意:「……」

虧得他問問題可以把人逼得崩潰,在人情世故上卻一竅不通!

剛要說什麼,忽然感覺前邊拐角有人神神秘秘地往這兒看,很古怪,像在偷窺;言格瞥見她的眼神,也看過去,但那影子閃開了。

甄意只當是無聊的人。

安瑤不覺,說:「是真的。我是許茜的主治醫生,在相處中我就能感覺得到,許茜喜歡淮生。淮如肯定知道,或許還知道許茜的病情,所以兵不血刃地讓許茜……」

言栩蹙眉:「她為什麼這麼做?」

安瑤和甄意交換眼神,低聲說:「或許因為許茜的腎。」

「許茜的腎和淮生匹配,可她的病還治得好,淮如或許心急了。」甄意覺得沉重,求助言格,「剛才你沒從她的表情看出什麼?」

「她有些緊張,還很抵觸。雖然事出有因,但不一定是你們說的『因』。」言格一貫的客觀,「當然你們說的有可能,可是,也不能排除,她和這事沒關係。」

甄意「哦」一聲,又問:「那我們怎麼搞清楚真相?」

「為什麼要搞清楚?」典型的言格式回答。

不關已事,干已事,他都漠不關心。

甄意:「……」

安瑤輕嘆一口氣:「就算淮如真的是故意,也沒有證據。許茜這樣的性格,太容易被人利用了……」

話沒說完,她扭頭。

片刻前,言栩碰了碰她的手背,又放回口袋裡,木然地說:「如笙,我餓了。」隔一秒,「如笙,你餓嗎?」

安瑤唇角極淺地彎一下,語氣不經意就溫和:「我們去吃飯吧。」

甄意立刻舉手:「我和言格上次吃了一次川菜,超好吃。」

言格:「……」

甄意瞪眼:「你有意見?」

「沒……」言格說。

甄意探頭看:「言栩呢?」

你對川菜有意見嗎。

言栩站在安瑤身邊,十秒后,才默默地抬眸:「我在這裡。」

「……」

隔了幾秒,輕輕的語氣,「你看不到我嗎?」


「……」

不是問你這個啊……算了,都沒差……

作者有話要說:昨天雙更的結果是,木有留言。。。只有一句話想說。。。

讀者虐我千百遍,你們休想我再待你們如初戀。(¬︿–¬☆) 在電視台工作的日子忙忙碌碌,輪休的日子,甄意抽閑去精神醫院做義工。工作間,收到負責監督她行蹤的警官的簡訊:「還有一個月,加油!」

嗯,還有一個月,她的管制服刑生活就結束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