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5, 2021
75 Views

等到登陸艦抵達定位器發射出最後一組信號的位置后,最先映入所有人眼帘的是一艘被打得千瘡百孔的小型戰鬥巡邏艦。

Written by
banner

道森一臉震驚地看著破爛無比的戰艦,他只想到了夏佐有可能被人發現了身份進而進行了標記的結果,卻忽視了如果注射泵和人一起消亡了的話也會接收不到任何信號的!

「西北方向。」魯道夫突然說。

慌亂不已的道森這才發現:自這艘戰艇外有一條不太明顯的打鬥痕迹,一直向著西北方位延展而去。

而在砂礫碎石地上,這條痕迹看起來並不十分分明。

隨著將軍的命令,登陸艇轉變了方向,向前航行了一段並不算太長的距離就看到了遠處的硝煙炮火光亮四起。

「全員準備——」道森命令道。

魯道夫摘下左手食指上裝有睚眥的空間鈕,開啟舷窗后直接拋擲了出去!

「大人?」道森有些不解,「我們不是已經趕上了嗎?」

魯道夫轉身向光甲出戰閘口走去,並且在經過道森身邊時隨手拿走了他的光甲空間鈕。

——我怕……

——……會來不及。

而事實上,正是魯道夫這個看似多此一舉的行為,才讓睚眥得以趕在最後關頭救起了夏佐的駕駛艙。

如果登陸艇沒有全速前進……

如果魯道夫沒有及時扔出睚眥的空間鈕……

.

「我來晚了。」睚眥在面對夏佐時,聲音一如既往地溫柔沉靜。

作為足以擠入聯邦排名前十的高等光甲,除卻本身具有的超強實力,睚眥還有著難以取代的軍事意義乃至更深的政治意義。

所以,當看到它出現在戰場之上時,所有光甲的攻勢都為之一滯。

「……那是睚眥?!」

「荊棘軍團!」

「……奧法里斯上將在睚眥里嗎?!」

「快撤快撤!」

「……」

圍攻夏佐和范倫丁的光甲隊通訊系統里此起彼伏地響起了這樣的驚問。

范倫丁:「……切!」

隨著「啪」地一聲輕響,艙壁上帶著細微裂口的駕駛艙在睚眥掌心上開啟了艙門,露出了一身血跡斑然的夏佐。

睚眥:「!!!」

緊接著,在夏佐進入睚眥的駕駛艙后,黑金色光甲轟然落地,悍猛起手拔劍,一劍就把原本完整有序的包圍圈盪開了個巨大的缺口!

魯道夫和睚眥的赫赫威名是在同異星生物血戰時一刀一劍地、真槍實彈地拼打出來的,死於其手下的異星生物簡直數不勝數到不計其數,長期的廝殺更是讓睚眥一出手就帶著莫大的殺氣。

這種濃重到快要實質化的殺戾之意,是那些出廠后最多只經過幾次戰鬥的高等光甲所無法想象和比擬的,其上裝載的人工智慧在面對睚眥時幾乎提不起半點鬥志,更別提和主人間加以配合了。

睚眥擎在手中的激光劍上吞吐著懾人的寒光,與燚狼相比還要大上少許的體型讓它看起來威風凜凜得猶如王者降臨。

而在它的頭頂之上,一隊黑金色的光甲已經迅猛地撲了過來!

這讓那些未知勢力的光甲們呈現出了越發加快的潰敗之勢:

「……是黑金色……」

「荊棘軍團近衛營?!」


「……不,他們是魯道夫的親衛隊!」

「大人不是說過魯道夫現在正在前線嗎?!」

「閉嘴!對方可能有通訊破解手段!」

「……」

「你還好嗎?」睚眥輕柔地問夏佐,「我沒有帶治療儀,但是登陸艦上是有治療艙的,你還能堅持嗎?」

夏佐調整了一下自己喘急的呼吸:「……沒什麼。」

他被人追著打了一路,卻始終因為沒有趁手的光甲而只能被動挨揍,如今身在睚眥的駕駛艙中,心中自然想要一雪此前長久以來的憋屈之意。

「繼續揍他們!」夏佐不顧左臂上持續的疼痛,言簡意賅地向睚眥說著。

睚眥在看到夏佐一身是傷的時候早有此意,如今聽到他這麼說,二話不說就開始進行粒子炮的蓄能準備。

看到黑金色光甲的這個動作,不少原本就退意萌發的光甲開始明顯地後退起來。

——開什麼玩笑!這個睚眥比之前那個燚狼還要難以對付,而且沒看到馬上快要趕來的那隊黑金色光甲也都跟著開始蓄能準備了嗎?

——粒子炮齊射是要把我們全部轟殺殆盡嗎?!

「等等……」夏佐突然喊住了睚眥,接著操控著它立馬橫刀地把燚狼擋在自己身後,「你幫我接一下那隻大狼的通訊系統。」


范倫丁接到睚眥的通訊申請后雖然挑了下眉表示意外,但還是點下了接通按鈕。

然而還沒等他開口說些什麼,就聽到夏佐誠懇地說:「你快走吧。」

范倫丁:「……」

「我未必就打不過魯道夫,」尊嚴一再遭受挑戰的星盜船長咬牙切齒道,「要不是你不肯到燚狼里來我們早就能逃掉了!」

「可是燚狼在擊毀了那麼多架武裝戰艇和光甲后已經受了很重的傷了。」夏佐耐心地勸說著他。

燚狼立刻非常可憐地嗚咽了一聲。

「還有,你不是最愛說什麼『逃跑的藝術』嗎?」少年慢慢地說,「而且我的抑製劑已經失效了,誰知道過去燚狼里你會不會咬我一口?」

范倫丁:「……」

正在星盜已經快要出離憤怒之時,就聽到夏佐非常認真地對他說:「謝謝你,我知道如果不是為了保護我,你早就能逃走了。」

「嘖……」范倫丁不耐煩地說,「早說了我這次是做了賠本買賣。」

他環顧了一下四周,發現荊棘軍團的光甲隊已經快要撲到眼前了,才在唇邊掛上了一個嘲諷的笑容,然後收回了燚狼的武器系統,幾乎在瞬間就完成了光甲的能源迴路轉換,以一種極其迅捷的速度拔地而起,趕在所有光甲的反應之前直直地衝破了天際!


「後會有期。」星盜的聲音重新回復到了此前的優雅華麗,即便經由通訊系統的信號傳送后也帶著一種令人難以忽視的磁性。

隨後,他主動切斷了通訊。

「他果然好擅長逃跑啊……」夏佐看著那個絕塵而去的火紅色背影感慨道。

「是的,」睚眥非常贊同他的話,「就算將軍來操控我恐怕也不能跑得這麼快了。 天命輪回 。」

「你呢?」夏佐好奇地問。


「我有專門加強的武器系統。」睚眥傲然回答道。

「那一起試試看?」夏佐念念不忘此前立下的揍人目標。

.

等到那隊黑金色光甲蒞臨戰場后,早已開始分明的戰場形勢瞬間就被控制住了。

但是夏佐卻有一點點緊張起來,因為他之前每次受傷都會被凱恩痛罵……或者說被凱恩帶著一臉心疼地、用粗魯的動作替他包紮傷口地、狠狠地痛罵。

這導致了夏佐自幼一聯想到受傷這種事情就會先感覺到很煩,接著才會覺得很痛。

「我看起來是不是很糟糕?」他輕聲問睚眥,「將軍會不會罵我?」

「一定不會的。」睚眥肯定地回答他。

儘管如此,夏佐在跟著光甲隊回到登陸艇的一路上,還是充滿了忐忑不安的心虛感。

通過了光甲出戰閘口進入到登陸艇內部后,夏佐深呼吸了一口空氣,做好了走出光甲迎接可能會有的挨罵準備。

然而,睚眥卻制止了他的行為。

「你最好先和我待在一起,」睚眥輕輕地說,「因為你現在……」

它思索了一下沒能找到合適的形容詞,只好連上宇宙網查詢了一下Alpha對Omega氣味的常用描述:「……因為你現在太好聞了。」

夏佐對它這個說法感到很囧:「可是我都兩天沒洗澡了,還帶著一身的汗水血跡。」

「我讓將軍過來接你。」睚眥替他做了決定。

……好吧,夏佐自我安慰地想:這樣就算被罵了也只有睚眥能看得到。

一向非常謹慎的睚眥甚至沒有給主人開啟駕駛室的艙門,而是打開了技師對光甲進行維護時的底部側門。

儘管如此,魯道夫在進入自己光甲內部的時候,還是第一時間裡就感受到了一股腥甜中帶著極其誘人和魅意的氣息撲面而來。

而且,這股氣息還是如此地純凈和熟悉,幾乎在瞬間就引起了他體內荷爾蒙的回應。

……沒有什麼比得而復失后又失而復得能夠更加直擊入心的了。

隨著睚眥駕駛艙門的緩緩開啟,夏佐忐忑地看向了將軍將要出現的地方。

然而,在看到對方之後……

他本來已經做好了被罵的心理建設,沒想到在Alpha眼睛里看到的卻是毫無保留的擔心和驚喜。

——!!!

雖然已經從睚眥那裡知道了夏佐受傷不輕的消息,但是魯道夫看到他的第一眼還是覺得十分難以忍受。

Alpha對Omega——尤其是對自己所認定的Omega——的保護欲在這一刻被體現得淋漓致盡:這種難以忍受的程度甚至超越了被人當眾重扇耳光,或者兵力佔優之下卻連吃敗仗的情形……大概只有自己的Omega被另外一個Alpha強行標記了這種事情,才能勉強壓過一頭。

夏佐看著魯道夫的臉色很是不解,半天後才期期艾艾地說:「……那個,是我受傷了吧?怎麼看起來你才像受傷了的那個?」

魯道夫三兩步走到夏佐面前,然後半蹲下了身子。

「你要是實在想罵我就罵吧,」夏佐小小聲地說,有些不太習慣看著頭一次需要微微俯視的將軍,「我保證下次一定會小心。」


他在說這句話的時候還留了個小小的心眼兒,沒說什麼「保證下次一定不受傷」。要知道:凱恩每次都是這麼逼他保證的,然後在他下次受傷的時候再讓他答應一大堆不平等條約。

魯道夫伸手按住了夏佐的肩膀——少年身上沾染了不少別的Alpha的鮮血,這讓他聞起來相當不舒服。

「凱恩從來都不打我的。」夏佐嚴肅地提醒他。

動作輕柔地、盡量不碰到傷口地,魯道夫解開了他纏繞在左臂處的傷口。那道觸目驚心的傷口在剛一接觸到空氣的時候,又開始緩慢地滲出血跡,看得軍團長心中一陣抽搐。

他用力地閉上眼睛定了定神,勉強壓抑住想要將造成這個傷口的某人挫骨揚灰的衝動,拿出早已準備好的治療儀調至療傷射線。

這種射線的原理是加速傷口處細胞的新陳代謝,以達到在最短時間內止血和癒合傷口的目的。通常在醫療對象是Alpha時效果最好,Beta和Omega的效果則沒那麼明顯。

夏佐顯然是個例外。

在射線的照射下,他的傷口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排解出細菌、死亡細胞等雜質,並且迅速地開始癒合起來。

看著那道猙獰的傷口慢慢攏合在一起,魯道夫這才松出了一口氣,丟下治療儀后就伸手把少年摟在了懷裡!

夏佐有些不知所措,這是他第一次感受到別人對自己毫不掩飾的關心。

而他所不知道的是:儘管卡特為他量身定製的抑製劑存在著一定的緩釋成分,但在失去了壓制效用之後,他體內的信息素已是徐徐而動,並且在感受到了熟悉的Alpha信息素后開始歡欣喜悅地被安撫了起來。

他只覺得,被這個Alpha這樣擁入懷中……

好像非但沒什麼討厭和排斥的感覺,連那種長久以來的無處可依彷彿都在被消融著。

.

由於夏佐是坐在操控台前,而魯道夫則是半蹲在他面前的姿勢,這一擁之下,少年的下巴剛好抵在了將軍的肩膀上。

魯道夫看著夏佐近在自己唇邊的頸側,覺得心裡燃起了一把越燒越旺的烈火。

似乎有一個聲音在他耳邊不停地說:

用你的牙齒咬上去,用你的信息素標記他,讓他的血管里的每一滴血液都染上你的氣息向所有人宣布這是你獨一無二的Omega,讓任何人都知道從此他處於你的保護之下只是你一個人的Omega……

這個想法是如此地強烈,險些立時就打破了上將近百年來一直所堅守的原則。

作者有話要說:寫到這裡實在是太困了,有心繼續無力碼字……

明天再會!=w=

非常感謝:拉麵不是故意在半夜粗、蝦米炒粉絲、不卡不卡不卡、拾衾、Air帥、阿驪、數字、宣紀、小C、轉呀嘛轉、baili1985、=0=、-0-、雨下小蝦、小晴庭、英俊瀟洒、paula、雪川清柳、雲波橫、神受草泥馬、杜仲茶、甩你一臉屁屁毛、剛滿了16歲的小薄荷、HS_D、哭泣的小丑、妖清竹、lion、迴風舞雪、疏,、歸去來兮、禽獸需衣冠、馬達加四加、阿米、闇緹、囧囧的豆子、魚兒乖乖、夢色十夜、岸芷汀蘭和586585妹子們扔給我的霸王票。

居然囊括了從地雷到手榴彈到火箭炮到淺水炸彈到深水魚雷的全部品種!!!

你們對我真是熱·情·如·火!作者已收到濃濃的愛意,決心在完成今天晚上的加班任務後轉化成碼字動力!=3= Chapter038:

Alpha和Omega之間的影響從來都是相互的。

氣息交融之間,夏佐敏銳地察覺到將軍的情緒開始迅速地不穩定了起來,好像只需要一個小小的突破點就會猛烈地爆發開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