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5, 2021
36 Views

「好了,我年紀大了,在醫院裡待不住,我先走了。」黎振華笑眯眯的說完,看了一眼黎錦安,由黎家多年服侍他的管家安叔扶著他離開。

Written by
banner

陸海成同陸世寧一同出去送黎振華。

病房裡只剩下黎錦安的時候,世界忽然變得很安靜,陸世妍望著他,亦是深情的。

黎錦安面容冰冷,沒有要說話的意思。

「錦安,我真的不想她進監獄。」陸世妍說的輕,溫柔的像一碗水。


黎錦安聽著,心上彷彿是扎了無數根釘子,扎的他很疼,疼的他快要喘不過來氣了。

「你要什麼條件?」

「我只要你而已,你知道這並不過分。」陸世妍微微一笑,純凈無害。

黎錦安緊緊的握緊了拳頭,為什麼會到今天這一步,為什麼有一天他會陷入這樣一個困境中。

病房裡再一次陷入一種安靜中,比起剛才的沉默,這樣的安靜更為可怕一些。

黎錦安沒說話,滿腦子都是溫之榆,溫之錦說她這輩子活的太辛苦。

但是到了如今這個年紀,她還在為這些事情勞碌奔波,根本沒有時間休息。

她已經忘記了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誰了,在這爾虞我詐的商場中變得麻木冷酷。

他感到心酸,酸的疼,酸的他放聲痛哭,她過得那麼苦。

而他從來沒有讓她感到一丁點的安全感。

「錦安?」陸世妍見他很久不說胡喊了他一聲。

「我會考慮,好好養傷,黎信還有事。」黎錦安在這裡待不下去,如果溫之榆離開自己是不是會過得輕鬆一些。

是不是這些麻煩再也不會找上他。

所有的人都走了,唯獨只剩下了陸世妍,她面色恬靜,無悲無喜。

望著窗外蒼白的日光,她噙著若有若無的笑,迎著日光小臉晶瑩剔透。

這一切都分毫不差啊。

溫之錦從醫院匆匆離開,身邊沒有任何人跟著,她一個人從醫院裡出去,獨自到停車場去取車。

她總在想,陸世妍不會那麼好心就這麼放過溫之榆,她對黎錦安存著什麼樣的心思,誰不知道。

會不會是想跟黎錦安交易什麼。

想的入神沒有看見自己車錢站著的男人,渾身的冷傲宛若冰天雪地的霜雪,散發著駭人的冷氣。

若不是她最近出現的太過於頻繁,他怎麼會知道這麼多年她一直都在k城躲得這麼好。

「許小姐,你想什麼呢?想的這麼出神?」楚寒冷冽的眼神像是冰柱狠狠地刺向溫之錦。

溫之錦猛的停住腳步,抬頭看過去,眼前的男人冷峻如斯,倉皇的往後退了一步。

現在誰能叫她許小姐,除了這個男人。

楚寒一身深色的西裝,朝她走過去,一步步的走的沉重冷硬。

「先生認錯人了吧。」溫之錦將自己的惶恐之心隱藏起來,換上優雅純凈的笑。

她從容不迫的走到車前開了鎖,然後就要上車。

「許錦,在我面前,你用得著端著你溫家大小姐的架子嗎?」楚寒對這個女人可謂是咬牙切齒,當初她的障眼法似的挺成功的,一晃這麼多年他在國外差點尋到地心了,搞了半天她還在k城。

—題外話—今天收藏不好呀,梧桐好憂桑

… 溫之錦溫婉的模樣對上他深沉的眸子,輕笑:「我現在怕是沒有時間跟你在這兒敘舊,楚先生。」

她拉開車門就上車,楚寒動作也不慢,快速的坐上去。

溫之錦不耐煩的瞪著他:「你有病吧,你以為我還是許錦呢。」

「難道真的是溫家的大小姐?」楚寒自然是對著其中的事情不知情,怎麼許家的二小姐好端端的就變成了溫家的大小姐了。

「如假包換,只是你和許家那群草包一樣,有眼無珠,滾下我的車去!」溫之錦很不客氣的吼他檎。

楚寒的眸子寒光一閃,這麼些年,她活的倒是滋潤的很,溫家大小姐當的那叫一個爽吧。

「有種你再說一句!」楚寒冷硬的輪廓度上一層寒霜魍。

溫之錦看著,算了,過去這麼多年,她對這個男人還是心有餘悸,她惹不起,躲得起吧。

「你不下車,我下車!」溫之錦此時沒有心情跟他糾纏。

怎麼一下子什麼事都撞在一塊了,他到底是怎麼發現她在k城的。

「你如果希望你的身份被許家知道的話,現在就下去。」楚寒冷艷的盯著她開車門動作冷笑。

溫之錦的動作僵住,開始不說話了。

「聽說你們溫家最近挺熱鬧的,聽說你妹妹殺人未遂,真的嗎?」楚寒頗有嘲笑的意思。

溫之錦冷哼:「你要是來嘲笑我的,現在嘲笑完了,可以走了吧。」

楚寒忽然逼近她的臉,溫之錦來不及退,差一點撞在他臉上。

「我是來跟你舊情復燃的,有沒有興趣?」

「神經病。」溫之錦心頭莫名的一酸,她秉著不吃回頭草的精神,堅決不回頭。

「你變了很多,成為溫家的人當真就有當家人的樣子了,小錦是長大了啊。」楚寒皮笑肉不笑的盯著她看。

「你那麼能耐,這個中緣由,你自己查去啊。」溫之錦殊不知自己現在這個樣子真的就跟以前一模一樣。

楚寒看在眼裡,心裡痒痒的,多少年了,她還是那麼喜歡裝腔作勢。

「我比較喜歡聽你說,你們家現在遇到這麼大的困難,你可以隨時來找我。」楚寒拿起她的手把電話號碼寫在她的掌心。

「楚寒,我現在姓溫,你告不告訴許家都一樣,只是你告訴了,許家的人怕是只會後悔莫及,為什麼當初不肯珍惜我母親。」溫之錦痛恨許家,她從不報復,是因為母親臨終前對她有所交代。

將來有一天接管溫家的時候任何事情都可以做,唯獨不可傷害許家,她知道母親對那個男人的心思,所以這麼多年她即便是恨的牙痒痒,也沒有對許家做過什麼。

「真是溫家的人么?」楚寒不是不清楚當初溫如華的身份是個迷,誰都查不到。

後來溫如華死後溫之錦就消失了,再見的時候她成了名門貴族的大小姐,再也不是當年許家的身份低微的私生女。

「你以為k城有幾個人姓溫,就算是我媽為了一個男人被趕出了家門,但好歹是溫家唯一的骨肉,我一出生就入了溫家的族譜,我姓溫,名之錦,你當真以為那個許家有什麼了不起。」溫之錦笑的不屑。


她現在的平靜是這麼多年辛辛苦苦積攢下來的,不管當年是多悲傷多痛苦,如今也都看開了,這個男人她曾經很愛。

只是看著母親經歷過那麼失敗的感情之後,面對許家的諸多為難,她選擇了放棄,既然沒辦法得到,還不如不要。

楚寒聽的很認真,她當年突然失蹤的時候,他滿世界的找都找不到,原來改名換姓了。

「小錦……」

「走吧,不要再出現在我面前,我們家現在一團亂,不要再給我添亂了。」溫之錦很煩,溫之榆的事情還沒有一個妥善的解決辦法,她怎麼能部憂心。

楚寒第一次在她臉上看到了疲倦,笑容之下的那種疲倦,心裡微微一疼,他其實無法責怪她。

「溫之榆的事情不是沒有辦法,你得等她回來之後,如果你需要,我會幫你。」楚寒不明白溫之錦的這個妹妹是從什麼地方來的。

不過既然是她想要保護的人,對她來說一定很重要。

「不用了,你唯一能做的,就是再也不要出現在我面前。」溫之錦別開臉,淡淡的說。

密閉的空間里陷入一片沉靜之中,楚寒冷厲的眸子里掠過不易察覺的溫柔,他不會為她說的這樣的話感到生氣。

楚寒離開后,溫之錦趴在方向盤上,一聲聲的抽泣,為什麼她努力想要忘記的人到最後還是會出現。

還是在這種時候出現。

……

一切歸於平靜,陸世妍沒有報警,這件事像是從來沒有發生過。

溫之榆一個星期之後再出現,出現在她和黎錦安的家。

這些天她像個逃亡的罪犯,躲在沈薔薇那裡不肯出現。

姐姐說陸世妍不會報警,不會把她送進監獄,但是這世上哪有那麼好的事。

她肯定是在盤算著別的什麼,這麼好的機會她豈會白白的放棄。

黎錦安晚上回來意外的看到溫之榆的鞋子,沒有開燈,她就在黑暗的某處。

他很安靜,安靜的聽到自己心跳的聲音。

「之榆?」

「不要開燈!」她叫住他,聲音沙啞。

黎錦安的手從開關出收了回來朝著聲音的方向走過去,有些激動,這些天他一直提著心,真怕有一天自己會聽到什麼不好的消息。

所幸她最終還是出現了。


他摸索著坐在她身邊,伸手把她嬌小的身子抱在懷裡。

卻發現她渾身冰涼,一顆心疼的厲害,他不敢流露自己更多的情緒。

「那天晚上為什麼去見她?」溫之榆想著,如果他沒有去見過陸世妍,之後的事情就不回發生了。

「之榆……」

「你其實很少會考慮到我對不對?」溫之榆發苦的笑了求,推開他,第一個人處在一邊,低聲的笑著。


「不是你想的那樣……」黎錦安想解釋,但是話到了嘴邊卻什麼又說不出來。

「難道我看到的都是假的?你不也看到了我傷了陸世妍嗎?」她這麼多天想讓自己冷靜下來。

幾乎是強迫性的,但是她發現她根本沒有辦法面對這件事冷靜下來。

哪有那麼多假設性的問題可想,明明一切都已經發生了。

黎錦安沒再說話,他的確是看到了溫之榆拿著破碎的酒瓶,地上躺著受傷的陸世妍。

或許是陸世妍說了什麼激怒她的話,才會讓她情緒失控的對她動手。


兩人誰都沒有再說話,溫之榆所有的悲傷落魄都在黑夜裡,黎錦安看不到,她也就不會那麼狼狽。

現在k城的人是怎麼說她的,蛇蠍心腸,心胸狹窄,什麼惡毒的形容詞都能用到他身上來。

她溫之榆現在簡直都不是人。

整整一夜,溫之榆沒有說話,早上黎錦安從客廳的沙發上醒過來時,家裡已經不見溫之榆的蹤影,是什麼時候走的,他居然都不知道。

消失了一個星期的溫之榆一下子成了k城熱門的論點。

到華耀傳媒的時候,她看到門前的那些亂七八糟的塗鴉和垃圾,煩躁的閉了閉眼,想要不去看這些。

她甚至是不想走進去面對那些人異樣的眼光,現在這種情況,無疑是將溫家也拉下了水。

姐姐這個時候應該是很苦惱吧,遇到她這麼一個妹妹。

「副總,這些天您去哪裡了,溫總在樓上等你呢。」米景聽說溫之榆來了,臉盲從樓上下來。

「這些,馬上會有人來處理的,副總不用放在心上。」米景看了卡身後牆上的那些塗鴉笑的有點牽強。

一個星期了,天天如此,華耀內部的人也在傳言溫之榆憤怒至極的時候動手傷了陸世妍。

「處理做什麼,留著吧,藝術!」溫之榆冷笑一聲,從米景身邊走過。

溫之錦一定會來找她,她早就知道,雖然她根本不打算去見她。

但是姐姐的性格,她最清楚不過了,這件事要處理的不好,會有什麼後果,她不是不清楚。

米景面前一陣冷風拂過,覺得好冷,陸世妍的事情對她肯定是有所刺激的,只是這刺激的好像有點深。

溫之榆單手推開辦公室的門,溫之錦背對著她立在偌大的窗前,纖細的背影看著有種莫名的孤獨和憂傷感。

她在門口就關了門,愣是不敢再多上前一步。

溫之錦習慣了正裝,款式都很流行,穿著正裝的她漂亮幹練,舉手投足都是領導者的氣質。

她此時回頭看她的眼神帶著一種冷意,是溫之榆從來沒有見識過的。

「是不是我不叫你回來,你打算躲一輩子?」溫之錦冷光溢滿的眸子很是冰冷。

溫之榆這一次可是忘記了自己的身份,沒有面對而是逃跑了,這樣反而落實了她傷害陸世妍的事實。

不管是不是陸世妍勾、引黎錦安在先,溫之榆傷人那就是錯的徹底。

「我沒有這個意思。」溫之榆有些無力,這些天腦子很亂,什麼都沒有想過,也什麼都想不通。

「陸世妍現在仁慈,在黎家爺爺面前表現的很善良,說不想送你去監獄,你猜猜這其中會有一些什麼樣的交易?」溫之錦面色不善,甚至是帶著冷厲。

溫之榆聽著,沒有任何的表情,這其中的交易,她不想知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