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5, 2021
78 Views

陳繼微微一笑。“不過一幫土雞瓦狗而已,有什麼好擔心的。保管他們來多少,殺多少。”

Written by
banner

金微俏臉上出現了一抹潮紅,杏眼含春。陳繼的表現讓他十分歡喜,這樣強勢的男人,纔是她心目中的理想郎君。

“陳繼不可託大,依我看,不如這樣,你若是感覺到勞累,就向嫂夫人打個暗號,嫂夫人出面終止決鬥,推到明日再戰。這樣以應萬全,如何?”柯建建議。

“你小子還真是個當狗頭軍師的料。”陳繼笑着誇讚柯建,不得不說,柯建的腦子的確轉的夠快,這個法子,的確可行。

“既然如此,那我們就現在就進行?”金微有些迫不及待,想着一羣進化者爲了自己而決鬥,只要是個女人就會覺得榮耀。

陳繼在桌下拉住了金微的手,向她投去了一個感激的眼神。金微自然明白陳繼的意思,反握住了他的手,給了陳繼一個鼓勵的眼神。

“咳咳。”柯建咳嗽了兩聲。“我說兩位,現在可不是眉目傳情的時候,別讓人看出了你們的關係,否則的話,那計劃可就要泡湯了。”

金微羞澀的看了一眼陳繼,鬆開了他的手,陳繼也坐直了身子。

“那計劃現在就開始?我去散佈消息,就說陳繼想追求金微小姐,金微小姐卻想選一個強大的男人做夫君,所以弄這次比武招親的擂臺。金微小姐讓小雨姑娘到進化者中間去正式發佈消息。”柯建策劃好了步驟,陳繼和金微點了點頭,柯建的計劃確實很不錯。

消息傳出去了以後,整個星光城的進化者都沸騰了。嬌豔美麗冷傲如天仙的金微小姐要舉行比武招親,這這些年輕的俊傑們一顆春心騷動了起來,誰不想獲得美人青睞,一親芳澤呢?何況這些年輕的俊傑在自己的家族宗派中都是佼佼者,年少氣盛,誰又肯服輸,蜂擁着涌到了競技場。

金微早已經精心打扮了一番,穩坐在看臺上。一羣進化者看見了金微,紛紛上前詢問。金微笑着答覆了一番,一種進化者的目光落在了傲立在競技場中的陳繼身上。

“草,他是什麼玩意,也敢打金微小姐的主意。”

“那裏來的傻逼,弄死他。”

“癩蛤蟆也想吃天鵝肉,幹他。”

陳繼很快成爲了場中所有男性進化者的公敵,衆人紛紛的喝罵着,有人已經按捺不住,身子一縱躍上了競技場。 陳繼面帶微笑的收起了面前一名進化者留下的“遺產”,進化者的屍體雖然被朋友們收走了,但是身上的物品卻歸陳繼所有,這算是競技場的一個默認的規則。

已經有七名進化者死在了陳繼的裂天拳下,陳繼並未沒有動用別的手段,單單依靠強大的身體力量,貼近對手肉搏,霸道的裂天拳威力彰顯無疑。

配合着陳繼的強悍身體,將裂天拳的威力演繹到了極致,不愧是與吞天神功配套的拳法,兩者結合,相得益彰。

陳繼收起了進化者死亡後遺留下的材料,目光中露出了一絲暗喜。臺下的進化者也爲陳繼的強悍戰鬥力感到驚訝。不過依然有源源不斷的的進化者上臺向陳繼挑戰。或是對自己的實力有信心,或是對金微的美色垂涎而冒險,更有爲死在陳繼手下的朋友報仇,各種心思,不一而論,不過最終的結果卻都是一樣,先後死在了陳繼的拳下,送給了陳繼不少材料。

陳繼踩着鬼影步,身法催動到了極致,宛如一隻鬼魅般詭異的閃現。剛猛霸道的裂天拳,帶着罡風,掀起氣浪,更襯的陳繼氣勢如虹,無可匹敵。

把一件件材料法寶收入囊中,陳繼可謂是大豐收。先不論這些材料的收穫,單是與這些各種進化方向的進化者戰鬥的經驗,就讓他收穫不淺。

這些三階進化者比起了當初天堂空間的二階進化者來說,有着天壤之別。有幾種詭異的攻擊方式,讓陳繼也受了幾處輕傷,若不是他身體強悍的話,恐怕要吃不小的虧。不過這更加激發了陳繼的戰意,每殺次一個人後,力量又會漲上一些,殺死的對手越強大,獲得得力量也越強大。這種感覺讓他全身的血液都沸騰了起來。

能清楚的感覺到自己的力量一分一分的變強,還有什麼樣的感覺能比的上這種感覺帶來的快感呢?好比一個狂熱的股民看着自己手中的股票不斷的上漲,拋出後自己銀行卡上的數字不停的上漲,那種快感,簡直難以用語言來形容。

陳繼殺的暢快淋漓,很多時候對手的一些打擊他避都不避直接依靠強大的身體硬抗,一路狂戰下來,雖然殺死了不少對手,獲得了不菲的戰利品,可是身上也添了不少的傷口。

臺下的一些進化者心思轉動了起來,前面死在陳繼手中的進化者並沒有給他們警示,面前的是一個恐怖強大的存在,反而因爲陳繼不斷的消耗,身上的傷刺激起了他們內心的渴望。

不少人已經準備出手,在他們看來,陳繼已經是強弩之末,此時上臺撿一個現成的,那是在好不過了。先不說能不能走到了最後進入得到金微,就是陳繼此時身上的寶物,也足夠讓人眼紅了。他們可是看着陳繼把一件件法寶和材料收入了自己的囊中,其實不乏一些珍稀的材料,若是不眼紅,那纔是怪事。

對於這些人的心思,陳繼當然清楚。不過他也只是淡淡的一笑了之,裂天拳依然打出剛猛無匹的氣勢,粉碎了這些進化者心中的幻想。癒合技能不斷的恢復着他的體力和精神力,讓他的耐力達到了一個驚人的地步。況且,這些進化者並沒有讓他感到很有壓力,只是輕輕鬆鬆就能戰勝。負傷,那只是因爲他懶的躲避,想用最直接的方式,在最短的時間內解決戰鬥。


一個冷峻的年輕人出現了在了競技場,短髮,站姿挺拔,站在那裏,有着一種沉穩的氣勢。

陳繼看着面前的對手,嘴角彎起了一抹弧度,終於忍不住了嗎? 他的套路,溫柔刺骨 ,此次上臺,一定也是孔令輝的授意了。陳繼目光淡淡的掃了一眼在臺下人羣中的孔令輝,心中升起一股殺意。

“你好,我叫莫凡。”年輕人淡淡的對陳繼說道。

“我就不用介紹了吧,相信你們對我調查的很清楚了。”陳繼冷笑着說道,心中卻對這個莫凡高看了一分,單是這份沉穩氣度,就不是普通人所能比擬的。

莫凡並沒有因爲陳繼話中的譏諷而動容,而是淡淡的說。“我對金微沒有興趣,我也和孔令輝沒有什麼關係。”

莫凡的話讓陳繼一愣,難道這人不是孔令輝的授意?但是莫凡接下來的話,讓陳繼明白了他的意圖。

“你不該殺灰熊。”莫凡說出了這一句話後,身體上爆發出了一股強烈的氣勢。

“站在我面前的人,不管該不該殺,最後都只有一個結果,那就是,殺!”

陳繼冷冽的說,他已經猜到了幾分莫凡和孔令輝的關係。不過這並不重要,站在對面的人,那就殺。


看臺上的金微美眸中閃過一絲火焰,陳繼的表現實在讓她太滿意了。若說原本對失身於陳繼來說還有一絲芥蒂的話,此時卻已經蕩然無存。這樣的男人,絕對是真漢子,男人中的男人,真男人。

莫凡一言不發,手臂和腿上,突然出現了一層金屬的裝置,“咔嚓咔嚓”,一陣聲響過後,莫言已經成了一個金屬人。身體被一層不知名的金屬包裹着,有點像宇航員的太空服。

只是一種低階的機甲,能增加進化者的防禦力和攻擊力,科幻類的進化者本命法寶都是自己的機甲,隨着機甲的不斷強化,可以煉製出變形金剛高達類的機甲,戰鬥力十分恐怖。

眼前莫凡的機甲雖然只是低階的機甲,但是提升的戰鬥力依然不容小覷。陳繼眼中升出了一股狂熱的火光,這是他第一次和科幻類的進化者交手。他舔了舔嘴脣,渾身散發着高昂的戰意,迫不及待的想體驗一下與機甲的戰鬥。

莫凡化成的機甲手中出現了一柄長劍,流動着異彩,機甲全身也閃爍着各種光彩,賣相倒是不凡。他緩緩的升到了空中,顯然是要在空中與陳繼一決高下。機甲看似笨重,但是莫凡隨手挽起的劍花卻顯示出了他的靈巧。

陳繼背後生出了一對紅色的翅膀,臺下一片驚歎,這是陳繼首次在面對挑戰時,展露出除了鬼影步和裂天拳外的另一種手段。紅影一閃,陳繼向着莫凡掠去。 競技場中早已經擠滿了密密麻麻的人羣,昨日陳繼的瘋狂表現,讓一衆進化者們紛紛膽寒。今日許多人已經失去了再上臺的心思,單純的只是來看熱鬧的。

陳繼冷傲的站在競技場中,環顧四周。

競技場門口一陣喧譁,孔令輝一衆人走了進來。陳繼目光投向了一羣人,停留在了兩個陌生的面孔上。

一個身材高大的長髮青年,背後揹着一柄仙劍,身穿一襲白色長袍,頗有些出塵的味道。

陳繼心中一凜,這人應該是新秀排行榜上排行第九的方天行了。

另外一人則讓陳繼有些驚訝,居然是一個女人,身穿紅裙,頗有姿色。

柯建只提了兩人的姓名和排行,卻沒有提是個女人。這個女人應該就是新秀排行榜排行第七的李婷了。

孔令輝小心翼翼的陪同着兩人走進了競技場,目光譏諷的看着競技場上的陳繼,嘴角露出了一絲不屑,看你還能囂張到什麼時候。

幾人落座以後,依然沒有人肯上臺挑戰陳繼。畢竟陳繼昨日展現的強大的戰力讓所有人心驚膽寒,就算要戰陳繼,也會等到陳繼疲憊之時再上臺,卻沒有人願意當先頭鳥。

方天行眉頭皺了皺,附在孔令輝耳邊說了幾句。孔令輝又趴在他的耳邊,嘴巴不停的嘀咕着。

陳繼冷笑着看着暗中嘀咕的二人,鐵拳緊握,不管是誰,只要今天誰敢上來,那我就收取你們的材料法寶。

終於方天行忍耐不住了,飄上了競技場,身法十分的飄逸,宛如下塵的謫仙一般,惹的一羣女進化者嬌呼。

陳繼嘴角抽了抽,看着一身白衣的方天行,心中暗罵裝逼。

“在下方天行,請問兄臺高姓大名。”方天行一副風度翩翩的樣子。

你會不知道我叫什麼?陳繼心中冷笑。“將死之人,知道那麼多幹什麼?”

場下的進化者們又是掀起了一片波瀾,這個陳繼實在是太囂張了,面前的可是新秀排行榜第九的高手啊。難道他還能以爲自己能戰勝這樣的高手不成?

不少人心中都露出了冷笑,陳繼昨日所表現出來的強勢讓他們十分嫉妒。現在看到居然有新秀排行榜的高手出面,自然是希望能看到陳繼被方天行狠狠的揉虐一頓。

即使方天行的涵養再好,遭到陳繼這樣的嘲諷奚落,也不可能不爲所動。

果然方天行一張清秀的面孔多了幾分猙獰,冷哼了一聲,背後的仙劍突然發出了一陣清鳴,飛到了空中,輕輕的顫動。

陳繼冷笑一聲,想要鬥法寶,擡手就拋出了誅神簪。

誅神簪在空中光華大放,化爲了一柄仙劍,垂立在了方天行頭頂。

方天行面色凝重的擡頭看着頭頂的誅神簪,誅神簪強烈的氣機鎖定了他的身體,宛如一座大山壓在了他的身上一樣,讓他心驚不已。

他伸手一指,仙劍發出一聲清鳴衝向了天空中的誅神簪,誅神簪也動了,帶着凌厲的氣勢直衝而下。

“嗆”一聲脆響。

誅神簪的光華逐漸消失,最終化爲一柄髮簪落在了陳繼手中,陳繼有些惋惜的看着手中的誅神簪,已經徹底的損壞了,再也無法使用了。

方天行的仙劍倒插在他的面前,雖然剛纔擋住了誅神簪的攻擊,可是他的本命仙劍也受不了不輕的重創,連帶着本人也受了不輕的創傷。

陳繼目光冰冷的看着方天行,原本也沒有指望用誅神簪就能殺掉他,只是想搓一搓他的銳氣而已,現在目的已經達到。

陳繼背後出現了一對紅色的翅膀,一個閃身出現在了方天行身邊,裂天拳朝着方天行砸去。

方天行吃了一驚,沒有想到陳繼的速度居然如此之快,連忙招手握住了自己的仙劍,與陳繼戰成一團。

方天行白衣飛舞,身法輕靈,仙劍上居然隱隱有雷鳴聲。陳繼感嘆,不愧是新秀排行榜上的高手,果然有過人之處。再受到了誅神簪的打擊之後,居然還能擋住自己的攻勢。

但是,讚賞歸讚賞,陳繼手中的攻勢卻沒有放慢。裂天拳剛猛無匹的轟向了方天行。

方天行看似飄逸,其實並不好過,先前對抗誅神簪就受了不輕的傷勢。而此時陳繼上來就是連綿不斷的攻勢,讓他疲於招架,根本沒有還手之力。

他有心想來開距離,用仙法來剋制陳繼,與沒有想到無論他如何躲閃,陳繼始終如膠似漆的粘在他的身邊。

拳頭不停的和仙劍碰撞,從仙劍上傳來的巨大力量,讓方天行幾乎有些拿捏不穩仙劍。此時他有一些後悔,不該這麼衝動的上臺,但是得知了陳繼身上有血瞳存在,他怕被李婷搶了先手,所以迫不及待的上了競技場,卻不料此時,讓自己陷入了進退兩難的境地。

看來只有出狠招了,方天行咬了咬牙。額頭上出現一滴鮮紅的血液。

本命精源?

陳繼心中一凜,方天行居然要動用本命精源?要知道本命精源可是極爲珍貴的,若是本命精源枯竭了的話,那人的生命力也會衰弱到極致,過度使用本命精源的話,甚至會導致進化者的死亡。

方天行這是要動用本命精源,一定是有什麼強大的後手了。陳繼手中的攻勢更加猛烈,打算用猛烈的攻勢拖住方天行,不讓他使用出強大的手段。

方天行眉宇間出現了一絲狠戾,額頭上的鮮血飛刀了仙劍的劍尖,頓時雪白的仙劍發出了耀眼的光芒。空氣中出現了一絲微弱的雷鳴,接着雷鳴聲慢慢變大,後來變成了驚炸的響雷。

仙劍上縈繞了一圈狂暴的雷芒,噼裏啪啦閃爍着的雷芒,像是一條條毒蛇的吞吐的蛇信,彷彿要擇人而噬。

陳繼眉頭微皺,手上的攻勢卻並未減慢,拳頭再次仙劍相接。一股雷電的力量傳遍了身體,頓時陳繼渾身毛髮倒豎,全身**。

陳繼身影一閃,退到了幾百米開外,臉色凝重的看着方天行。他居然可以使用雷電的力量,這讓陳繼有些吃驚。如此一來,再與他近身肉搏的話,就佔不到什麼便宜了,雷電對身體有一定的麻痹作用,削弱了他的速度。

臺下的進化者看到陳繼吃癟,已經有人開始叫好了。金微的眉頭也微微窘了起來,有些擔憂的看着陳繼。 陳繼嘴角露出了一絲冷笑。“你以爲有了雷電之力,我就奈何不了你了嗎?”

“我到想看看,你怎麼破解我的仙雷劍法。”方天行飄浮到了空中,白衣飄飄,十分俊逸。他輕靈的舞動着仙劍,動作十分瀟灑,像是舞蹈一般。

陳繼冷眼看着空中的方天行,心中考慮着要不要使用血瞳。如果使用血瞳的話,方天行必死無疑,但是蛤蟆的話,他一直記在心中。而且在不知名空間中幾次詭異經歷,讓他在心底也對血瞳生出了幾分牴觸之心。若不是到了關鍵時刻,他也不想動用血瞳的力量。

方天行舞動着仙劍,動作越來越快,漸漸化成了一道白色的光影。一陣陣雷鳴聲,從他的仙劍中傳了出來。四周的空氣似乎有了某種變化,讓人倍感壓抑。

方天行的身體四周隱隱出現了電流,陳繼的眉頭皺的更緊,左手的小拇指微微的動了動。

金微的目光也充滿了擔憂,但也隱隱帶着一種興奮。方天行的實力很強,而且接下來一定會使出某種十分強大的手段,若是陳繼能戰勝方天行的話,那會讓金微感到非常刺激。

小雨也攥緊了小拳頭,看着臺上的陳繼。這個男人和小姐的關係,她自然十分清楚,昨日陳繼在競技場上的表現,更是在她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不知覺中,這個男人也牽動了她的一片芳心,希望他能勝利。

方天行幾乎變成了一個雷人。身邊聚集起了密密麻麻的雷電,錯亂的交雜着,狂暴的閃爍着,蘊含着讓人生畏的力量。

方天行手持仙劍,斜指天空,劍尖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雷球。他的嘴角出現了一絲猙獰的冷笑,冷冷的對陳繼說道。“你能傷我,足以說明你的不凡。不過,也僅此而已,在天才面前,你根本不堪一擊。”

陳繼突然想起了那個總是喜歡自稱天才的張千,也不知道那小子現在在哪。

“雷動九天!”

方天行一聲厲喝,揮舞着仙劍,指向了陳繼。仙劍上的雷球十分迅速的飛向了陳繼,化成了一片霹靂雷海,瞬間淹沒了陳繼的身影。

雷海的範圍很大,幾乎淹沒了小半個競技場。方天行眼光冰冷的看着雷海,臉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臺下的一些進化者也歡呼了起來,在他們看來,陳繼一定會被如此強大的雷海轟的連渣都不剩。

孔令輝的臉上也閃過了一絲得色,朝着金微看了兩眼,眼中充滿了淫褻。

李婷有些喪氣的靠在看臺上,心中有些懊惱,沒有提前上臺,居然被方天行搶了先手。她已經打定主意,方天行在奪了血瞳之後,趁着他受傷,殺了他先把血瞳搶到手再說。

金微的目光充滿了擔憂,方天行這次的攻勢實在是太強大了。茫茫雷海,在競技場中肆虐着,雖然隔着結界,可是依然讓人感受到雷海中傳來的恐怖波動。

競技場中電閃雷鳴,雷海瘋狂的肆虐着,而陳繼卻沒有發出一絲聲息。彷彿被雷海吞噬了一般,人們紛紛猜測,陳繼是否已經被雷海轟成了灰。


陳繼此時正盤膝坐在雷海中,數道閃電不停的劈向他的身體。每次閃電落在他的身上,他的身體都會在空中微微晃一晃,然後又繼續保持着姿勢。

如果外面的人看見他此時的動作的話,一定會驚掉一地下巴。他居然利用方天行雷海的力量修煉吞天神功,利用對手的攻擊來淬鍊自己的身體。

這種大膽到瘋狂的舉動,又有幾人能做的出來。在他的身邊,還是骷髏的人形法寶也被他祭到了空中,接受雷電的淬鍊。不過雷電的主要矛頭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骷髏只不過分擔了一點毛毛雨而已。不過饒是如此,對骷髏來說也是一種莫大的好處。

雷海中的天雷,力量十分純正,最適合祭煉法寶。 流年傷 ,骨骼變的晶瑩明亮,閃着瑩瑩的光芒,而且還夾雜着一絲雷電的力量。

而陳繼本尊就有些難受了,一道道閃電劈向了他的身體,雖然有吞天神功吸收雷電的傷害轉而淬鍊身體,可是依然也給他帶來不小的傷害。

閃電由手指粗慢慢的變成了胳膊粗,最後居然變成了合抱那麼粗的閃電柱。攻擊的頻率也越來越頻繁,幾乎是一道接着一道。

陳繼強忍着痛苦,運轉吞天神功,二層的功法在雷電中修行的話,十分的有效果,簡直是事半功倍。發現這一狀況後的他,不惜鋌而走險,準備在雷海中修煉吞天神功。

然後閃電的力量,讓他吃盡了苦頭。剛開始只是身體發麻,接着開始顫慄,到了最後,如他般強大的身體也開始出現破損。

有過了幾次吞天神功的修煉經驗,陳繼並不是很緊張。雷電雖然很恐怖,但是吞天神功有着強大的修復身體能力,再加上自己的癒合技能,雷電對身體造成的損傷,完全可以彌補回來。

即便如此,場面還是有些慘烈。陳繼的身體早已經變成了焦黑一片,多處肌膚破裂,露出了森森的血肉。更有甚至,大片的血肉都被雷電炸的粉碎。

想起了上次在火上底修煉,幾乎連這個人都被火焰融化了,這點雷電傷害就不算什麼了。秉承着傷害越大,修煉速度越快的原則,吞天神功的進度也不斷的加快。這讓陳繼心中多了一絲欣喜,完全是意外收穫。

雷聲逐漸開始稀疏,陳繼睜開了雙眼,眼中隱隱有雷光閃動。身體以肉眼看的見的速度迅速的恢復着,很快就重新回到了巔峯狀態。

陳繼收起了骷髏,人形法寶沒有成形前,他並不想暴露在衆人的眼前。

雷光漸漸散去,雷海逐漸消失。

空中出現了一個人影,陳繼面色冷傲完好無損的站在空中。

“這怎麼可能?他怎麼可能沒事?”

“天啊,這是真的嗎?他居然一點事都沒有?”

方天行的臉色變了,孔令輝的臉色也變了。李婷眼中也露出一絲好奇,頗有興趣的打量着陳繼。金微此時恨不得撲到競技場中,狠狠的親陳繼一口,實在是太出乎人的意料了。

“你耍玩了,下面該我了吧。” 陳繼背後扇動着紅色的雙翅,凌空而立,眸子中隱約有風雷扇動。方天行面色慘白的叫道。

“怎麼可能,不可能。你怎麼可能在雷海中一點事都沒有。”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