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5, 2021
105 Views

「回去試試。」看出了林葉心裡的想法,程曉淡笑著說道。

Written by
banner

「嵐,你不要緊吧,出來狩獵體能消耗很快,還請多注意身體。」寧殷走了過來,笑著遞給嵐一個水囊,「這個是我自己熬制的葯飲,清涼解渴的效果還行,不妨試試?」


「哎,那可是好東西啊,幸好有寧醫生跟來了,不然這大熱天的,一般人還真受不了。」旁邊的人們紛紛笑道,剛才寧殷將自己水囊中的葯飲拿出來均分給了周圍的人類和異族,又成功取得了大家的好感。

嵐盯著寧殷手中的水囊,聲音冰冷,「不用。」

「但是你流了很多汗……」寧殷微微皺著眉頭,一臉擔憂。

「無礙。」嵐轉過身,拎著大菌樹菇們朝異族的食物集合地走去,在走前大致統計下此次收穫,也便於返迴路上的任務安排。

「呵呵,寧醫生,嵐他身體素質很好,這個就不必要啦。」有和寧殷交好的異族笑道,他們的體能十分強悍,其實喝一口也就是圖個涼快,和補充體力著實沒有什麼關係。

「嗯,也對……」寧殷笑了笑,大度的將手中的水囊遞給了一名看起來身體不太好的人,以此得來了對方的不斷感謝。

這水囊里的葯飲本是為了以防萬一,給自己準備的,卻沒想到要淪落到拿出來分給他人的地步!寧殷彎曲著手指,低著頭,眼角卻看向程曉的方位。若不是那人給自己身上潑黑水,又怎麼會變成這樣……

還有嵐,這麼高大俊美的強悍異族,原本就應該屬於自己!寧殷咬著下唇,心裡下定了決心。

異族和人類開始收拾這次獲取的食物和藥草,很快就要到正午了,他們必須趕在日光增強前回到城堡。

因為這只是在城堡周圍罷了,所以歸程一般也不會遇到什麼危險,只要提防那些不小心走錯方向,闖過來的小型凶獸即可,所以一路上,眾人的表情都較為放鬆。

滿載而歸,總是一件鼓舞人心的事情,這些草藥可是能換取野根莖呢!


「程曉,今晚的晚餐還是可以領取城裡分配的肉塊,你的那些植物,就明日再試吧。」林葉告訴了程曉要如何妥當的積攢食物,總之今天的肉塊是絕對不能浪費的。

「我知道了。」程曉無奈的點點頭,異族本身就是要食肉的,他也沒打算讓對方吃齋。但現在天色已晚,大菌樹菇還是明天再處理吧……沒想到只是和林葉在城堡中逛了一圈,就花費這麼長的時間,不過這樣也好,起碼方位建築之類的和自己記憶中的對上了號,採集住所周圍的信息是一名傭兵的必備技能。

嵐已經將肉塊領取回家了,程曉和林葉在路口揮手告別後,便徑直朝自家的簡陋房屋方向走去,兩人都沒有料到,過了片刻,幾道黑影便從那個路口急速閃過……此時,天色已晚。 程曉回到家中,發現凜又被帶出去繼續夜間狩獵訓練了,據說這是他自己要求追加的次數,程曉不禁微微皺眉,小孩子,還是適度為好,過於勞累可不是什麼好事啊。

嵐卻是對此不置可否,異族幼崽的行為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他們自己決定的,除非危及到了生命安全,否則成年異族大多不會插手。只有待到幼崽成年之後,異族社會才會給予他們其他的資源和責任,這和人類社會倒是有些不同。

今晚由於天氣問題,窗外漆黑一片,程曉是被一聲巨響驚醒的,震耳欲聾的聲音甚至讓簡陋的床都吱吱作響,程曉迅速在床上坐了起來,剛想詢問異族這是什麼情況時,卻發現嵐一個翻身,抱起他就往外面衝去。

「敵襲!」

「警戒!所有異族參戰,人類和傷病者退到城堡中央!」

「快,是他們來了!」

火光和動亂聲很容易造成人心不穩……

這是……敵襲?程曉在記憶中搜尋著相關的資料,一群異族佔據這個並不大城堡,並在其周圍劃分區域,而與程曉居住地比鄰的另一塊有主的領域,歸於另外一群異族統領。

異族和異族之間,似乎沒有想象中的那樣和諧,尤其是在不同的群體相遇時,衝突更為明顯!

物競天擇,適者生存,可以說,一直以來,殺戮與進化都是異族賴以生存的天性,直到他們來到地球,在需要混合人類一起共同繁衍生息,並抵禦凶獸的情況下,才略微收斂起血腥的爪牙,但是他們的內部鬥爭,卻從未停止……

「該死的,這群傢伙是怎麼混進城門的?!」青抱著林葉,在城堡中央的聚集地同瑟匯合,他們和嵐是同一個小組的,在緊急臨戰時,如沒有其他安排,他們三名異族就會自動組成戰鬥單位,這也是為了能以最快的速度凝聚戰力。

畢竟平時也是時常配合狩獵,所以彼此的默契度都較為可靠。

「不知道。」瑟放下一臉蒼白的杜飛,神情凝重,「居然選擇進城迅襲,難道不怕我們將他們包圍起來剿滅嗎?」

一般情況下,這樣子直接進入敵方陣營,可不是什麼明智的選擇,更何況現在很多成年異族都並未外出……那邊為何會挑在這個時候?

「我們到城門去。」嵐將程曉放在一塊乾淨的地方,並將那把匕首再次遞給人類后,方才直起身,冷冷的說道。

幾個呼吸后,異族的身影便消失在程曉的視線中……沒想到竟是會遭遇敵襲,還是在這種食物緊缺的時候,難道另外一邊的異族和人類已經支撐不住了嗎?

現在外出的凜反而逃過一劫,畢竟他們練習狩獵的地方位於城堡後方,屬於一定的安全區域內,並不會與敵人碰面。

「可惡,之前簽好的停戰協定都喂狗了嗎,這群混蛋!」林葉跺了跺腳,他的父親就是被這群該死的外來異族給傷到,病痛交加,後面才不幸去世,這個仇恨他從未忘記,卻是始終無能為力。

杜飛咬了咬牙,雙拳緊握,慘白的小臉讓程曉都不禁留意了幾分……他的身體居然還在微微發抖,外來異族有這麼可怕?

「杜飛……你沒事吧?」林葉也發現到了杜飛的異常之處,不由得有些擔心,畢竟都是人類,而且杜飛的性格其實並不難相處。

「我沒事。」急促的回答聲讓程曉微微挑了挑眉,他和林葉對視一眼,卻沒有再多說什麼,畢竟……他們也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

程曉想起來了,若他沒記錯的話,杜飛應該是被這些外來異族狠狠的侵犯過,後面還渾身光著被拋到了叢林中,這才被出來巡邏的瑟發現並救了回來。

據說當時杜飛已經奄奄一息,幾乎喪命,卻好在寧殷給他服用了一枚珍貴的藥丸,才將他從死亡邊緣給拉了回來。

那種珍貴的藥丸……據說有兩枚,另外一枚後來被寧殷自己吃掉了,身為醫生,操勞過度,元氣大傷,服用一枚自己的藥丸實在算不上什麼,儘管那是唯一剩下的一枚。

程曉眯起眼睛,藥丸么,他的父親雖然是商人,但私底下卻是一名醫道聖手,他們程家的傳家寶不是什麼黃金玉石,也不是什麼房產股份,而是兩枚流傳了十幾代,並一代一代改進的藥方,傳說具有起死回生、鍛體生肌、延年益壽的神奇效用。

這個方子程曉在很小的時候就被逼著背了下來,而自己的父親也耗盡心血制出了兩枚藥丸,放在程曉隨身攜帶的護身符里,以防萬一之用,這兩枚藥丸顏色並不樸素,而是十分的艷麗,若是不認得的人,恐怕一時難以確定藥性,必須找人嘗試過方才能下定論。

事情總是這樣巧,程曉看了看不遠處正在安撫人們的寧殷,他似乎也發現了程曉這邊的騷動,一臉淡笑的走了過來。 「怎麼了?」寧殷一臉擔憂的將杯葯飲遞給了杜飛,「安神靜心的,喝一些吧!」

杜飛連忙接了過來,低聲道謝后,方才慢慢的抿了幾口,「寧殷,你也要注意一下,這些外來異族的意圖不明,很有可能是針對你而來。」

一名優秀的醫生無論在在何時都是十分暢銷的,尤其是在這名醫生還很有可能製造出特效藥的情況下……

「謝謝,我會小心……程曉,林葉,你們也喝點吧。」寧殷沒等對方回答,便開始倒出了2杯葯飲。

但是托著水囊的那隻手卻微微往程曉那邊靠了靠。

這個動作十分細微,就連站在一旁的杜飛和林葉都未發現,但程曉卻立即察覺到了對方的小動作……這是想做什麼?

程曉不動聲色的調整了自己身體的姿勢。

「小心!」寧殷的驚呼聲引得其他的人類紛紛看了過來。

只見他手中的水囊一傾斜,葯飲全部灑在了地上。

「程曉!」寧殷急忙撿起水囊,面帶慍色,「你怎麼能推我……」話未說完,便卡在了喉嚨中。

他驚訝的發現,程曉不知何時已經距離自己一步遠,正抱臂望著這邊,面色淡然。

「寧殷,你說什麼呢,程曉站得這麼遠,怎麼啥事都往他身上推啊!」林葉沒好氣的說道。

雖然由於角度的問題,很多人都看不清事情發生的具體經過,但是大家都看見了程曉的確沒有足夠的距離去推寧殷,所以顯然是他自己不小心弄倒水囊的……

眾人的眼神不禁都有了些微妙,但是寧殷也是好心過來送葯飲,所以也沒誰想計較到底,只是那些特異的視線,就已經讓十分在意顏面的寧殷很是憤怒!

剛才程曉明明就站在自己身邊,怎麼突然就拉開了距離,真是見鬼!

「抱歉,我……」

「嗯,一時情急是嗎。」一般不愛辯駁的人,大都比較腹黑。

寧殷的臉頓時白紅相間,指尖掐著手心,一陣生疼,程曉,就給你舒服這一會吧!

「也許是最近太累了,真是抱歉。」寧殷帶著歉意,語氣誠懇,「但是現在時間緊迫,程曉,你能和我一起去取些葯飲送到前線去吧!」

「這是不是太危險了……」林葉皺了皺眉,程曉可沒什麼幹活的經驗,又不會自保……

「當然,報酬不會少,我願意拿出一個月分量的食物來送給你,這也是我的一點歉意,還請不要拒絕。」寧殷笑道。

原來如此,寧醫生是想找個理由來補償程曉啊!周圍的人類露出了一臉瞭然的神情。


「但是……」林葉還是比較擔心程曉的安全問題。

「好。」程曉點點頭,示意林葉不用太擔心,「我去下就回,你在這裡照顧杜飛吧。」

瑟是嵐和青的夥伴,他的伴侶自然是會受到他們照顧的。

「異族的致命處在於頸部。」杜飛冷不丁的說道,眼神卻沒看程曉一眼。

這是在和自己說話?

「謝謝。」程曉輕輕笑道,這人倒是不壞。

寧殷掩下眼底的嫉恨,徑直走在前面帶路,原本預計好的讓程曉為了贖罪而不得不被逼著跟過來,現在卻變得自己求著對方過來……算了,只要後面的行動無礙,應該不會有什麼影響。

兩人一路走到了城堡的公共醫療處,這也是寧殷日常工作的地方。由於醫生緊缺,加上前段時間另外幾名醫生在外出時不幸遇難,所以這些恢復藥劑均是由寧殷一個人包辦的。


「這就是快要完成的止血藥,專供給異族飲用。」寧殷略顯殷勤的和程曉細細介紹著醫療處內的各種設施,過了十幾分鐘,寧殷突然直起身來說道,「我一會先到前線那去看看情況,你就幫我在這裡看守一會吧。」

說是找程曉一起去送葯,其實也是和位於後方防守職位的異族打聲招呼,告訴他這邊的藥劑已經準備好,可以讓受傷了的異族過來療傷罷了。

程曉還沒來得及說什麼,寧殷就已經疾步走了出去……這是怎麼回事?程曉眯起眼睛,他對這種無聊的計謀向來不感冒,但是既然都扯上了自己,大敵當前,還是要盡點力的。

難道是藥劑有問題?程曉將視線停留在那一大鍋正沸騰著的淡綠色藥水上,附近沒有什麼奇異的響動,醫療室位於城堡中心靠前處,外來異族是不會攻到這邊來的。

「救命……救……唔!」

這是杜飛的聲音,距離還很遠……

靠近城堡前線方向傳來的細微呼救聲引起了程曉的注意,他拔出腰間的匕首,緩緩推開醫療處的門,靠著牆邊輕盈且迅速的跑了過去……那些藥劑已經製作成功,根本就無須人看守,程曉決定先去救人。

杜飛不是和林葉在一起,怎麼回突然遇險?!

程曉悄悄的靠近聲源處,他環顧四周,認出了這片區域正是他昨天參觀了一遍城堡后,才發現的盲區之一……但若是沒有城堡中的人帶路,外來異族應該輕易發現不得才對。

「放開我……嗚!」杜飛的衣服被直接撕碎,並揉成一團塞進了嘴裡,他的雙腿被強行掰開至最大,身後那個臉上帶著幾道刀痕的醜惡異族正鬆開自己的褲腰帶,顯然是打算將這個人類就地正法。

他已經等了很久了,異族盯著眼前白花花的兩瓣肉球,伸出舌頭,舔了舔嘴角,原以為這個人類被玩死了,就隨意丟棄到路邊……沒想到他還活著。

在上一次外出狩獵時,他就打算把恰巧再次遇見的這個人類給擄回來,沒想到對方已經有了伴侶,那名眼神邪魅的傢伙居然還差點把自己的腦袋給擰了下來,即便是最後他僥倖逃脫,也難免在臉上留下了永久的疤痕……

若是得知自己的人類就在城堡裡面被玩弄后虐殺,那名異族回是怎麼樣的反應呢?真是值得期待啊……

異族將人類翻了個身,打算來個後背式的深入,杜飛蒼白的臉上毫無血色,他雙眼緊閉,心知這次是跑不掉了,原本就骯髒的自己,識人不清,落得這種死法也不算什麼了。

只是,瑟,對不起……

身後的異族突然停止了動作,就連呼吸似乎都瞬間摒起,周圍的空氣停滯了下來。

「致命處在脖頸?」一個低低的聲音傳來,杜飛打了一個激靈,睜開雙眼,勉強扭頭一看,一把匕首正直直的卡在了那名異族的喉嚨上,鋒芒刺目。 「人……類……」異族聲音嘶啞的想要低吼,卻僅是吐出了兩個字,脖頸處便瞬間出現了一道血痕,硬生生的止住了他的聲音,異族原本就醜陋的面容此時更是無比猙獰。

按理說,他原本可以毫不費力的抬手擰斷這名膽大包天的人類的脖子,因為異族的速度是人類完全無法比擬的,所以他們在一般情況下,即便是被人類將刀子抵到了身上,也可以完全不用在意,速度的優勢是壓倒性的。

但是此刻,這名外來異族卻發現自己一時之間,竟是動彈不得……身後的人類似乎並不強壯,握著匕首的手顯得有些纖細,但是橫在自己脖頸上刀鋒的力度幾乎能在下一秒就刺進血管中,異族不禁毛髮微豎,一種莫名的強烈恐懼感覆蓋在他的身周……

殺氣,這個人類居然會有如此凜冽的殺氣!

異族的手停在半空中,怒瞪著身下的杜飛,沒想到,這名卑賤的人類居然還有同夥!異族神色不定,卻是開始暗中謀划著反擊。

「別動。」程曉冷冷的提醒道,他現在身體所能發揮出的力度,還不足以直接將對方的脖頸削下來,面對實力差距懸殊的異族,任何一點戰術上的疏漏,都是十分致命的。

「程曉……」杜飛不敢輕舉妄動,生怕影響到程曉,他現在渾身光著,就這樣被壓在這名外來異族的身下,對方的那根醜陋猙獰的物件還頂著自己的入口處,只是有些軟下去罷了……

「人類……放開……我饒你一命。」異族雙手蓄力,聲音卻略微軟了下來,似乎是在和程曉打著商量。

「程曉,你別信!」杜飛深知這名異族的兇殘本性,生怕程曉一個猶豫……這名異族絕對不會放過程曉的,但是現在這個狀態也維持不了多久,大不了一會他直接拉住異族拖延一陣,希望程曉能夠跑掉。

外來異族雙眼怒睜,放在杜飛腰身上的手慢慢用力,生生掐進了對方的血肉中。

「唔……」杜飛咬著牙,側腰似乎要被活生生的撕下一塊肉,但是此刻大聲的痛呼肯定會對程曉造成一定的壓力,天知道那傢伙是怎麼鼓起的勇氣來救自己,儘管以前對程曉有諸多的意見,但是現在,杜飛的確是很感動。

杜飛不齒程曉以前的所作所為,只是雖然人過去犯的錯不能被抹滅,但是在未造成無法彌補的傷害之前,若肯回頭,任誰都不會嫌晚的。

但是這個混蛋,也用不著拿生命來拼啊!他可是還有孩子的人,凜怎麼辦?嵐呢,難道就這樣被寧殷給算計到了嗎?!

杜飛咬牙切齒的想到了寧殷,若非對方是自己好友,又欺騙自己說瑟遇到了危險,需要緊急救治,他也不會離開人群跟著寧殷來到這個地方……沒想到,他居然和外來異族勾結!

而自己就是所謂的投名狀嗎?杜飛一陣心寒,寧殷肯定還有其他的計謀,他到底還會做些什麼……這件事情必須儘快告訴城堡里的人們和異族。

沒有再多思考,程曉聞到血腥味的那一瞬間,手臂猛的往胸口收回,並用腳狠狠的朝異族的膝蓋凹陷處踢去,利落的迴旋絞殺,直接將匕首切進了對方的脖頸中……

以一種超越人類的速度!

噴濺的鮮血呈現出一種艷麗的瑰色,異族的血液原本就和人類的不太相同。

「咕嚕……」這名外來異族還沒來得及抬手反擊,生命力就已經開始迅速流逝……他從未想過,自己竟會輕易被一名人類割喉。

看了眼癱倒在地,脖勁處的鮮血仍在汨汨冒出的異族,程曉將匕首垂放在身側,頸部果然是異族唯一致命的地方,聽說即便是挖出他們的心臟,都無法將其致於死地。

杜飛瞪大了雙眼,程曉他……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厲害了?!

能直接用一把簡陋的匕首劃開異族肌膚的人類,他在城堡中可還從未見過,更不要說程曉根本就是直接將對方的脖頸切了一半!

沒在意杜飛的一臉驚訝,程曉正凝著眉思索著,剛才瞬間的肌肉強化是怎麼回事,他很有自知之明,這樣的身體,根本不可能對異族造成如此顯著的致命傷。

他剛才也僅是打算拼一把,先拿下個出血效果再說。

但是在實際動手的那一瞬間,他能感受到自己的手臂充滿了強大的力量,彷如前世的自信感油然而起……難道和錄音器的原理一樣,憑空捏造?

任何事物的出現都有其符合實際的原理,程曉並不相信自己會莫名其妙的擁有這種如同造物主般神奇的能力。

這種力量的來源是什麼,觸發條件有多少種,持續時間為多長,是否會捎帶後遺症……程曉的心裡又多了一個需要研究的謎團。

「能站起來嗎?」想歸想,程曉朝杜飛伸出手去,現在可不是發獃的時候,既然這個地方已經不再安全,那其他的外來異族便隨時有可能會過來。

「嗯。」杜飛扶著程曉的手,意外的結實有力。

他忍著身後和腰側的劇痛,勉強直起身來,看了眼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外來異族,「我們趕緊離開。」

雖然剋制不住自己對那名異族的憤怒和厭惡,但是杜飛知道,現在還是和程曉一起回到受保護的人群中為好,他注意到程曉的神情似乎有變,剛才那一刀下去,也許程曉的那條手臂已經被嚴重拉傷了,畢竟他只是一名人類啊。

如果受傷,必須要馬上接受治療!否則在這種被嚴重污染的大氣下,很容易就會造成傷口感染和潰爛。

程曉點點頭,準備脫下上衣蓋在杜飛的身上,總不能讓這傢伙光著和自己跑吧……雖然在一些關鍵時刻也顧不上什麼羞恥之心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