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5, 2021
70 Views

「不要了。」

Written by
banner

「庄思楠,你怎麼可能這麼絕情?當初,你說公司就像是你的孩子,你會把它撫養長大,會讓它聞名於京市,走向國際!這些,你都忘記了嗎?」

他的指責,像極了她做了什麼十惡不赦的大事。

更像是她混賬到拋夫棄子。

貝佳恨不得拿酒瓶砸他,他竟然敢顛倒黑白鬍說八道。

「絕情?梁覃,我真沒有想到,這樣的話會從你嘴裡說出來。」庄思楠往前,冷清的眸光瞬間變得犀利,如同狐狸露出兇狠的目光,「誰都可以指責我,但唯獨你不行!」

「因為,是你先負的我!」庄思楠眯著眸子,「還有,現在你跟你的新歡過你們的日子,別再來我的世界里撒潑。因為,我的世界里容不得渣子。」

……

從酒吧出來,庄思楠甩著包包壓著馬路。

貝佳跟上她,看到她悶悶不樂,「你還是放不下?」

「怎麼會?」庄思楠輕嘆一聲,「只是看清了很多事情。」

「老實說,雖然認識他兩年多了,但給我的感覺真沒有你新婚老公好。」貝佳勾著她的肩膀,「你就別再想這個渣男了,逮著你現任老公好好過日子,多好。」

庄思楠瞥了她一眼,「他也只是跟我玩玩。」

她知道,霍昀琛那樣的人,絕對不是她這等凡人能夠觸碰的。

有些人玩膩了,想換種口味,也是正常的。

「怎麼會?哪有人玩婚姻的?」貝佳搖頭,「還有,他真要玩,分分鐘把你給辦了,怎麼會跟你蓋著被子純睡覺?依我看,他是想攻心為上。」

她越說越煞有其事。

庄思楠很想給她翻個白眼,「你怎麼沒有想過,他是對我沒有興趣呢?」

「沒興趣幹嘛要跟你一起睡?要娶你?」貝佳彈了一下她的腦門,「你說別的方面你機靈得很,怎麼在感情這上面,總是捋不清呢?」

庄思楠摸了摸被她彈痛的額頭,皺眉,「別把你自己說得好像情聖,經驗多豐富一樣。你跟孫明濤,不也還發於情止於禮么?我告訴你,你倆要是真心相愛,是過一輩子的人,就別磨嘰,把證拿了。該發生的發生了,也就踏實了。」

「噗!」貝佳笑得唾沫星子亂飛。


庄思楠嫌棄的抹了抹臉。

「我親愛的思楠妹妹,你才結婚幾天,就想騙我結婚?我告訴你,我們家明濤不是梁覃那種人。他對我,是真愛。我們倆已經三年了,一起蓋著被子純睡覺的時候多了去了。你以為只有你們家霍先生能做到,我們家明濤就不行了嗎?」

「……」好好的,又扯到那男人身上了。

兩人扯東扯西,走了好一段路。

忽然,貝佳扯了扯她的手,「楠楠,你看,那是你家霍先生嗎?」

庄思楠順著她的視線看過去,熟悉的身影映入她的眼裡,同時他身邊的女人,也這麼硬生生的撞了進來。

「那個女人是誰?」貝佳疑惑。

「我的上司。」庄思楠看到那在一起的男女,心頭有些悶。

貝佳皺眉,「劈腿還是勾引?」

庄思楠笑了,拉著她往另一邊走,「他們只是陪領導應酬。」

下班前,他打電話是這麼說的。

「那女的挽他手了。」貝佳回頭,神色難看。

庄思楠沒有回頭,「挽就挽唄。反正,我跟他又不會長久。」

貝佳盯著她臉上的笑容,眸光清亮,似乎真的沒有當回事。

「真的沒關係?」貝佳總覺得,不會沒有關係。

「真的。」庄思楠挽著她的手,「走吧,回家了。」

……

庄思楠躺在床上,腦子裡莫名的浮現霍昀琛和陸瑤在一起的畫面。

她皺眉,翻了個身。

好端端的,怎麼會想起這個?

還是想想怎麼從梁覃那裡拿到錢的好。

樓下,有了動靜。

她閉上了眼睛,樓下的動靜卻變得格外的清晰。

「要不要通知太太一聲?」阿楓把人扶到沙發上,給他倒了一杯水。

霍昀琛拉開領帶,解開扣子,一臉的醉意,「不用。」

他接過水,喝得見了個底,「你回去吧。」

「您一個人可以嗎?」阿楓不放心。

一記冷眼掃過來,阿楓立刻改口,「您早點休息,我先走了。」

霍昀琛揉著額頭,躺了一會兒,才抬步上樓。

……

庄思楠聽到腳步聲越來越近,眨眼睜得大大的。

忽然,「砰」的一聲,好像什麼東西摔下了樓。

她驚得一下子坐起來,光著腳走到門口,拉開一條小縫往外面看。

豎起耳朵聽著外面的動靜,又沒有動靜了。 場面很浩大,九字真言當中的一顆大字化作了金色山巒,直接轟入了那片雷霆海,將那頭未知名的生靈都轟的飛出了雷海,這樣的聲勢是驚人的。

很多人在這一刻心驚膽戰,這種殺伐字散發的氣息太強盛了,天上地下都瀰漫著聖賢臨世一般的威壓。

咚!

場面依舊很浩大,那顆金色大字在轟入雷海的一剎那沒有發生什麼變化,似乎破碎一片雷霆海對於這顆金色大字來說算不得什麼。

事實也的確如此,聖賢留下來的真言威力不一般,具有神秘的力量,這是聖賢體悟天地而留下的印記,即便是易辰此時遠不能發揮這種聖賢真言的威力也同樣不可小覷。

轟隆!

金色的大山在雷劫中不斷的衝撞,沒有什麼花招,直來直去,全憑著如山的威壓橫掃這片天地。

「總算是要消弭了這場雷劫嗎?」易辰神色略微放鬆,那頭銀色生靈被轟的飛出了雷霆海,雷海大陣當然宣告破碎。

唳!

然而不等易辰心神完全放鬆,一陣尖銳的厲嘯陡然傳入易辰心神,令易辰心神猛地跳動,緊接著一副畫面呈現,令易辰臉色變色。

天際,那頭未知生靈在這一刻體型發生了變化,它更加龐大了,似一朵鉛雲垂落,有遮天蔽日之威,散發的氣息暴虐無匹,當真像是一頭凶妖出世。

「鯤鵬!!!」易辰眼珠子都要掉出來了。這一頭生靈像極了太古時代的凶妖—鯤鵬!

「雷劫演化的生靈難道真的是印刻了以往那些曾經度過雷劫的強者印記?」

「這是在跨越時空,將那無數個時代的英傑再次顯化世間?還是說這是天地規則在藉助那些英才的力量來絕殺後世之人?」

「看來事實真的如此,難怪越是到了這個時代度過天劫的修者越來越少。越是妖孽面對的雷劫越可怕,太古、上古時代甚至於破滅之後的這個時代無數妖孽渡劫的畫面再現,這是要後世之人以一己之力去抗衡那無數妖孽!」

「這樣的劫難是天塹,要截斷修者的前路!」

易辰眼睛在噴火,這雷劫越來越妖孽越來越變︶態了,演化出一頭未知的生靈就已經夠可怕的了,如今竟然連太古時代那可怕的凶妖都演化出來了。

毫無疑問。太古時代鯤鵬幼年之時定然也曾經度過這般雷劫,被天地規則臨摹刻印。而後用來對付後世修者。

轟隆!

陰陽之氣在流淌,鯤鵬強大無匹,它自遠處振翅飛來,一個衝殺宛若天崩地裂。即便是聖賢留下來的真言也擋不住這種恐怖生靈的殺伐,被一爪子直接崩裂了那座黃金大山。

哧!

碎片漫天的飄蕩,九字真言的威力擋不住雷劫演化的鯤鵬殺伐,一瞬間就被震裂了。

這種生靈的真身若是出世,聖賢都要被生撕,億萬里星空都要破滅,這是太古時代最強大的生靈之一。

「拼了,我就不信你真的可以將鯤鵬力完全的刻印!」易辰咬牙,這是絕境。

如真的演化出了鯤鵬這個境界最強殺傷力。那麼毫無疑問以他如今的境界的確難以抗衡,這是可怕的生靈,同等境界必定是站在最巔峰行列。

而他的道如今才剛開始。遠沒有達到這個境界該有的極限巔峰。

鐺!

八個大字快速舞動,一片片絢麗的光雨被灑落出去,九字真言化作的神環被易辰狂暴的催動,朝著那頭鯤鵬橫推了出去。

咚!!咚!

宛若推山而行,天地都在震動,神環氣息璀璨。像是八顆太陽在綻放自己的光芒,要世間一切敵。

嗡!!!

然而鯤鵬可怕。它振翅而動,兩道光自雙翅掃落,這是雷霆之力,然而卻以一種玄奧的軌跡運轉,毫無疑問,這是鯤鵬秘力,縱使天劫無法完全的刻印,只能刻下以小部分威力,也足以令這樣的殺招威力提升許多。

彷彿陰陽之氣在交融,鯤鵬振翅掃出的兩道光竟然快速的結合在一起,而後化作了一柄燦爛的天劍朝著九字真言化形的神環掃了過來。

『鐺』的一聲,像是無數塊神鐵劇烈的碰撞,天地間這樣的聲音不絕於耳,所有人都覺得自己的耳朵要失聰了。

天幕無法阻隔這樣的音波,很多人身形搖顫,腳步站立不穩,直接跌倒在地。

「那是什麼生靈,好恐怖!」

「一擊而已,產生的動靜也不知道比那頭生靈強大多少!」

沒有人認出雷海之中這頭鯤鵬,這是存在與記載的傳說生靈,但是卻沒有人敢否認這頭生靈的強大。

「若是真身出現,它恐怕可以冠絕一個時代!」人們呢喃。


到了如今人們也知道這天劫演化異象需要根據實際情況,不可能無中生有的演化出來。

而這樣的生靈絕對強大,一縷印記而已竟這般可怕。

轟隆!

天劍掃殺四方,九字真言的確強大,然而卻擋不住這種鋒芒氣息驚人的劍氣掃殺,被打得劇烈顫抖,字體也在崩潰。

「不過一頭死物,怎能敗!」易辰咬牙,功法瘋狂的催動,這一刻他不再有任何的顧忌。

鯤鵬,這可以說是世間最可怕的一種生靈,天劫演化出一縷印記也足以令所有人全力面對。

砰!

烈陽驚天,一輪烈陽騰空而起,快速放大,攜著輪迴秘力,蘊含毀滅氣息,朝著鯤鵬真身襲殺了出去。

天地驚顫,這一拳打出了易辰最強力量,丹田內文殿碎片瘋狂的震動,碧綠小樹也快速被抽離能量,甚至易辰的軀體內,骨骼中,血肉間所有能量都被抽離了出來。

毫無疑問,這是絕殺一擊,面對這樣的雷劫,若是不能一擊轟殺,後果難以想象,沒有人可以承受鯤鵬連綿不絕的襲殺,即便是妖孽也不行。

轟隆!

彷彿火山爆發,更像是星河破碎,這一輪烈陽威能強盛到了極點,是易辰如今這個境界所能施展的最強力大招。

數種能量混合在一起,分開來每一種都是令人悸動的,而今在壓力的壓迫下融合在一起,演化出了這樣霸絕天地的一拳。

「你不滅則我滅!」易辰咬牙,一拳擊出后真身跟進,他將自己置之死地而後生,這是心懷不破不立的大決心。

天劫演化的鯤鵬不毀去,他縱然逃離了一時也絕對難逃接下來的追殺。

咚!

鯤鵬怒嘯,一束束光在噴薄,瀰漫著一股玄奧氣息,這是鯤鵬的秘力,在這一刻被雷劫催動,很顯然雷劫也要絕殺。


轟隆!

十二級的風暴爆發了,整個天地都充斥著刺目的光,天上地下,無盡光芒將此地淹沒,九字真言在這一刻全然爆發,一顆顆大字裂開,能量像是瀚海將那頭鯤鵬籠罩,不斷磨滅鯤鵬真身。

而後赤色大陽火光熊熊,且伴隨著劍氣嘶嘯朝著鯤鵬衝殺而來,這是毀滅性的一擊,勢如破竹般將無盡雷霆海湮滅,而後轟隆一聲直接轟擊在鯤鵬軀體。

嗤!!

雷光漫天,易辰一頭扎了進去,雙手猛烈的震動,這一刻他不再莽撞,一卷書文不知何時出現,被他當做了兵器朝著雷海瘋狂掃殺,接著書文爆發出一束光,直接朝著鯤鵬劈蓋了出去。

光芒刺目,沒有人能看清到底發生了什麼。

地球最強男人 給我散!」

直到小半個時辰后,激烈的動靜逐漸的止息,一道清冷的聲音自光芒中響起,接著漫天光芒頃刻間盪散,只留下一副太極圖案懸浮在虛空。

「他……度過了雷劫?」人們愕然,劫雲就此消散了,原地只有一道身影傲立與虛空。

縱然這道身影腳步虛浮,身體在劇烈顫抖,神態很狼狽,體表血跡斑斑,然而他卻有一種無敵的氣勢,彷彿君臨天地的聖賢,睥睨四方。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