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5, 2021
110 Views

「為什麼?」

Written by
banner

這一次北晨卻沒有回答秦烈的問題,而是笑得怪怪地說道,「小東西,給了你這麼多禮物,你可不能讓我白給,好好修鍊,別給戰神丟臉,否則……我第一個把你給煉了!」

「師叔,我絕對不會給……」

「行了,保證的話不用說,做遠比說有力!」北晨留下一句話之後就消失了。

秦烈抬頭一抹額頭上的冷汗,這個北晨的實力實在是太強大了,只是與他對上幾句話,自己就出了一身的汗。還有他的眼神,看樣子倒是一副和善可親的模樣,但是他的眼底,卻絲毫沒有人類應該有的感情。

就像剛剛在半空之中,那可是宗級強者啊,他說殺就殺,連眼睛都不帶眨一下的!

但是!看著眼裡兩個從天而降的禮物,秦烈都快笑咧了嘴了,果然混社會,關係最重要!那些人搶得都快變狗了,到了他這裡,只是一聲師叔而已,所有人拼了命想得而得不到的東西,就這麼送到了他的面前,若是被那些強者給知道了,只怕會硬生生地吐出幾口鮮血來才是。

雲楚這時候才算慢慢恢復了神智,愣愣地看著身邊的秦烈,就像是第一次認識他一般,過了許久才艱難出聲地問道,「他……是你……師叔?」

「是啊!」秦烈極為自然地一點頭。

「他怎麼會是你師叔?你究竟是什麼來頭?他又是什麼來頭?」雲楚感覺自己的腦袋都快不夠用了。

「嘿嘿,乖乖,我跟你商量件事唄。」

「你叫誰乖乖呢?」雲楚紅著臉害羞地問道。

「不就是個稱呼嘛,叫什麼都行,是吧?雲楚乖乖?」秦烈滿意地看到雲楚臉一紅,又笑著說道,「你答應我一件事,今天看到的聽到的,任何人都不能說,你能做到嗎?」

「嗯,知道了……」雲楚睜著雙漂亮的大眼睛,極為乖巧地一點頭。

「真乖!來獎勵你一個,親一下。」

「你!」看到秦烈又要動嘴,雲楚趕緊閃到一邊,一張小臉又羞又惱地看著秦烈。

「雲楚,我們現在先分開吧,你相信我,總有一天,我一定會去。」

「現在?但是剛剛明明就有壞人要追你啊!你會有危險的。」雲楚擔心地皺著眉頭說道。

「你現在這是在關心我咯?」

「討厭!我跟我說正事呢!」

「哈哈,乖乖不用擔心,我沒事的。我們就先在這裡分別吧,在我來月靈聖宮找你之前,你不可以跟別的男人來往啊!記住,你可是我秦烈的女人,誰也別想搶走!」說完秦烈就趁機在雲楚臉上落下一個吻,接著就飛快地離開了。

「那你可得早點來哦,否則我被人搶走了那可說不準!」雲楚站在原地,揮著手笑著看他離開,卻在說完這句話之後,整張臉都變得通紅無比。

「等到我發育好了,馬上就找你!」秦烈那輕佻的聲音,從密林里遠遠地傳來。

雲楚靜靜地站在原地,一臉通紅而又帶著淡淡地甜蜜,悄悄將手裡的丹藥握緊,這可是秦烈給她的定情信物,她也一定不會弄丟的。

她從小到大生活都平靜無奇,只是照著師傅要求的修鍊武技,其他的事情,她從來沒有想過,更沒想過自己的生命里竟然會突然闖入這麼一個男人。

但是有些事情發生得就是這樣突然,讓人措手不及。

她平靜的內心完全被秦烈所打破,而且還是這樣生猛的方式進入,只是短短几個小時的時間而已,他就已經在自己的心裡留下了強烈的印記,如此新鮮而又生動,讓她根本無法忘懷。

「真是個壞蛋!」雲楚輕聲低斥了一聲,一臉珍重地將丹藥收起,望了眼天空,之後就向著月靈聖宮等人所在的地方奔去。

「哇!好巧啊!沒想到竟然會在這裡碰到你們呢!」秦烈很快就找到了姚冰等人,一臉的驚喜大聲吼道。

眾人一頭的黑線,心裡都在暗罵,這傢伙臉皮果真是城牆做的,這無辜還敢扮得再像一點嗎?想要出聲罵吧,卻偏偏還不知道從何罵起,只是因為這傢伙實在是太無奈了,讓他們就是想罵也不知道怎麼開口。

「八哥,唐叔,虹妹,真高興再見到你們!」秦烈熱情地向著三人招呼道。

秦八不停地翻著白眼,瓮聲瓮氣地說道,「你這輩份會不會排得有些亂啊?」

秦虹卻是很滿意他的稱呼,「嗯,這稱呼我喜歡,顯年輕啊!」

秦唐也是憨厚地笑著說道,「唐叔,有意思,不錯不錯!」

「看到你們沒事我就放心了,時間過得真快啊,竟然兩年就這麼過去了。「秦烈笑著大聲地說道,接著就給秦虹一個緊緊地擁抱,只不過在看到秦八與秦唐兩個大老粗也在一旁伸出雙臂打算與自己擁抱的時候,他卻頭一扭,直接選擇了忽視,而是看著其他人說道。

「咦?怎麼回事?你們看到我出現一點也不驚喜,不開心嗎?」

眾人的目光都瞟向姚冰,姚冰從頭到尾都冷著臉,只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並沒有當場真的就發彪。

秦虹三人在一旁看得那叫一個佩服,這才是女中豪傑,大度有范兒不胡纏!

「那什麼……我知道你們擔心我,之前不留一句就出走是我的不對,不過你們知道我從來不會胡來,之所以那麼做,我也是有原因的。至於原因嘛,就不用再提了。」接著秦烈上前一把將石俊與白梵摟著,笑著說道,「各位,有禮相送!」

白梵面無表情地說道,「有禮物也不代表你能亂抱,公眾場合還請你注意一下影響,我是女人,謝謝!」

「那又怎麼著了?是女人那你也是我兄弟!別這麼冷冰冰的跟我老婆似的……」看到姚冰的目光唰地一聲射過來,秦烈縮了下頭,趕緊識相地轉過話題,「白梵,一會你可別激動得喊天哭地求我給你禮物啊!」

說完秦烈唰地一聲,從天地幻空戒里取出一條鮮血淋漓的脊椎骨,那骨頭上的煞氣和血腥味瞬間就漫延開來,甚至還帶著淡淡的獸吼之聲。

「這是……」一看到這東西,其他人全都不由得凝神問道。

「這可是上古凶獸的遺族,而且血脈已經完全激活,你們應該可以感受到它強悍的氣息。」

「是!確實是上古凶獸的氣息!」白梵向來冰冷的臉龐閃過一抹狂熱,要知道這骨頭不只擁有上古凶獸的氣息,而且還是鮮活的帶著血液,這對於換骨實在是太有利了!


「但這可是脊椎骨,你要換的話,危險性是不是太高了?」秦烈擔心地問道。

「換!怕死還換什麼骨?!」白梵的眼底一片狂熱,一臉珍重地將脊椎骨給收進了地戒里,要想換脊椎骨極為麻煩,其中的能量,足以讓她進入武皇境,不管是實力還是肉體,都會有極大的提升。

「這個給你,早日突破。」秦烈將準備好的妖王靈源液交給石俊。

「算你小子有義氣。」石俊也沒有跟秦烈客氣,直接將靈源液收了下來,一臉的喜意。

「那我們呢?有禮物沒有?」秦八也嘿嘿一笑,厚著臉皮湊了上去。

「有啊!只怕你們用不上。」秦烈啪地一聲,甩出了凶劍,雖然已經被封印,但是那強橫的煞氣還是存在的,尤其是那眼熟的劍身,更是直接就震住了他們。

「這個是……」

「還有這個,不過我有用,就自己留下來了。」秦烈又把木牛給拿了出來,他本來不是一個喜歡炫耀的人,但是現在全都拿出來,就是想要將他們的注意力給轉走,免得他們全都發動火力攻擊他,想要問雲楚的事情。

「這個怎麼會在你手裡?」

眾人果真被驚到了,剛剛他們可看得分明,這兩樣物都被那神秘少年給帶走了,又怎麼可能會在秦烈的手裡?

對著眾人疑惑的目光,秦烈極為平靜地說道,「沒辦法,運氣好,撿到的!」

「我呸!」所有人,包括護衛隊在內,都朝著秦烈投去了深深的鄙視,撒謊也請撒得有誠意一點好嗎?

「行了,說正事。八哥,你們跟震叔叔之間會不會有什麼特殊感應?就像我跟石俊還有白梵那樣?」

「什麼意思?」

「我在破虜山脈見過震叔叔,但是他的神智似乎為人所控,我想要儘快把他給找回來。之前以我一人的力量做不到,但是現在我們在一起,應該可以把他給救回來。」

「你說秦震?他真的在這裡?」秦虹當即就變了臉色。

「是的!」秦烈一臉凝重地說道,「我親眼看到他的,不會有錯。」

秦八皺著眉頭說道,「我們之間倒沒有特殊聯繫,但是如果彼此距離不超過六公里,而且他又施展了秦家武技大小,那麼我們必然能有所感應。」

「好!馬上就去找!」秦烈也不想現在就去找秦震,只是現在好不容易人都聚齊了,實力也夠了,那也沒有必要繼續拖延才是。 眾人駕著金雕開始展開地毯式的搜索,一路上故意將武皇的氣勢顯露無疑,為的就是震懾暗地裡的妖獸與武者,免得多生枝節。在現在這樣混亂的局面之下,各方勢力都一心求自保,倒也真沒有人敢隨意出面挑釁。

秦烈心虛得很,所以搜索的時候,並沒有與姚冰坐一頭金雕,而是選擇了與石俊白梵一行,順便將這段時間得到的靈源液分了分,這些靈源液在他們突破的時候,都能起到輔助作用。

他原意是想培養一股勢力的,北晨的話更是深深地觸動了他,擁有幾個可以將後背託付的兄弟,那無形之中就是提高了自己的戰鬥力!

兩人都沒有說什麼廢話,而是認真的搜索起來。

眾人全神貫注地在破虜山脈搜索著,將每個可疑的地方都搜查了,而秦虹三人則靜心坐於金雕之上,全心地感受著天地之間的能量波動。

直到五個小時之後,一直著的秦八猛地彈身而起,雙手一指前方三公里處。

那裡秦凌海一身鮮血淋漓的躺在一個巨坑裡,看樣子是被他落地所砸出來的,他口溢鮮血,努力掙扎著想要站起來,但是卻使不上一點力氣。

在他面前,站著一頭亂髮的秦震,看起來如同惡魔一般,一把狂刀揮在空中,臉上充滿了暴戾,雙眼更是一片血紅。

只不過他始終揮著狂刀,一動不動,久久沒有落下。

秦震的眼底是一片掙扎,始終無法狠下心來。

「秦震叔叔!你醒醒啊,不要這樣,不要這樣!」秦菲一身鮮血的倒在一旁,聲嘶力竭地哀求著。

「他還想要抵抗?」那個妖媚的少年靠在金髮男子的懷裡,一臉笑意地看著面前血腥殺戮的場面。

賀單陰沉著臉,不停地變幻掐訣,想要強行將秦震心底的意志給破碎,讓他完全聽令於自己。

秦震死死地盯著秦凌海,眼底的兇殘一直未曾散去,不管是他的體形還是氣勢,都足以讓人帶來強勁的壓迫力,賀單之所以堅持要秦震當自己的傀儡,就是為因為他一眼就相中了他的能力,這也是現在這個階段最適合守護他的傀儡。


為了讓秦震這個傀儡更為完美,賀單在他心上花了不少心血,只是此時若是細心觀察,就會發現秦震原本兇狠的眼神正在慢慢發生著變化,眼底的血色有著點點精芒在閃動。

這是他在掙扎,他被困在身體里的殘餘意識正在不停地瘋狂掙扎著!

他想要將賀單所下的殺令給抹除掉,不想要揮刀將面前的人一刀斬殺掉!

一旁的妖媚少女看著這一切,突然就站了起來,冷聲說道,「賀單!你瘋了不成?竟然沒有將他的意識全部抹除掉?」

「我的事情不需要你來做決定!」賀單不停地變幻著手訣,冷冷地出聲,並不理會文清的質問。

「我看你真是蠢到家了!」文清的臉色也跟著冷了下來,「你究竟想做什麼?讓他完全臣服於你?你這是痴人說夢!秦震以前可是軍人,鐵血錚錚的漢子,就連楚言王都畏他三分!否則以他一個貧民子弟的身份,又怎麼可能跟楚言王成為拜把子兄弟?我告訴你,你最好把他的意識全抹除掉!以你的能力,完全可以將他控制住,命必執行,根本不會出現今天這樣反抗的情況!」

「閉嘴!」

「我偏偏就不閉嘴,賀單,你是不是沒腦子?以秦震的意志,完全有可能衝破你的束縛,一旦他的意識恢復過來,第一件事情就會把你給殺了!這根本不是傀儡,而是危險!你自己死了不要緊,連累到我,族裡長老必會追究我的責任!」

「秦震對親情看得極重,只要他把眼前的這兩個人殺了,意識就會全面崩潰!只要抓著機會,我就能將他徹底控制住!我要的是活傀儡,不是殭屍!」賀單皺眉大聲吼道,手裡掐訣再起,直接烙下重咒!

秦震眼底的精芒瞬間被一片腥紅所淹沒,大刀一劈而下,直接奔向秦凌海殺去!

「不要啊!!」秦菲大聲吼道。

秦凌海無奈地閉上了眼,等著死亡的到來。


但是那狂刀卻在最後一秒生生停住,眼看著就殺向秦凌海的腦袋了,卻偏偏沒有再往前一步,秦震的身子不停地顫抖著,就連呼吸也跟著急促起來。

文清大怒,冷聲說道,「你究竟還在想什麼?你這次要是再恨不下心,那就讓我來出手,把他的意識全部抹掉,免得日後成為禍害。」

「這次一定要成功!」賀單雙手飛快地划動著,嘴裡不停地低吼,眼神里滿是陰冷。

秦震喉間溢出一聲痛苦的輕吟,七竅里都流出了鮮血,一直苦力堅持到最後,意志也全然破碎,眼底血色瘋狂地上涌,拿起狂刀就瘋狂地砍了下去!

鏘!

狂刀一揮而下,將面前的碎石一崩而壞,只是剛剛還在下方的秦凌海卻已經消失無蹤了。

「誰?給我滾出來!」賀單神情瞬間變得冰冷無比,就在剛剛的一瞬間,秦凌海身邊數道金色雷電出現。

文清瞬間變得警惕起來,那金髮男子也瞬間來到她的身邊,猛地拔出手裡的冷劍,冷冷地看向四周。

「誰?你爺爺!」秦虹三人瞬間出現,看到秦震的時候神情有些激動,只是激動很快就被憤怒所掩蓋,這兩個混賬東西,竟然真的把秦震變成了傀儡!

「是你們?秦家三大殺神?你們不是被秦家給攆出來了嗎?還來管秦家的什麼閑事?」賀單一點也不緊張,反而興趣盎然地站在一旁笑。若是這時候能將這三人一舉給殺了,那秦震殘存的意識一定會全面崩碎,那時候的他會陷入絕對的虛弱之中,而自己想要控制他就輕而易舉了。

「別衝動,秦震和這個金髮男子,都是三星武皇!」姚冰與丁一一同走了出來,神情凝重,只是從氣息來看,眼前的這兩個傀儡必然都是三星武皇絕對沒有錯!

三星與二星相比,差距實在是太大了!就算他們這邊有人數優勢,但是不一定就能打贏這場仗!

秦虹三人互視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底中的不甘心,他們說什麼也不可能就這麼輕易的讓他們把秦震再給帶走!

秦烈走出來,冷冷地看著面前的一男一女,「秦震叔叔是受人所控,所以只要將控制他的人給殺了,他們之間就沒有了聯繫,自然會得到解脫。」

秦虹跟著說道,「少爺說得在理,我們一起把秦震先攔住。」

「我們負責這個金髮男子。」姚冰柳眉輕蹙,在她看來,這件事只怕沒有那麼簡單,但是不管怎麼樣,還是得試上一試。

秦烈將古戰刀取出來,冷聲說道,「你們堅持一下,我們這邊很快就會結束。」

「喲!口氣倒是不小,只是不知道你的本事是不是跟口氣一樣大!」文清冷冷地笑著,看著殺意滿滿的秦烈,根本一點畏懼之心都沒有。

「大不大的,試了不就知道了!」秦烈冷笑一聲,飛快地朝著賀單衝去。

「哪來的無名小輩,也敢在我面前放肆?!」賀單神情冰冷無比。

「無名小輩?我可是你爹!你老娘我都認識不知道多少年了,搞不好你就是我兒子,知道不?」秦烈身形一晃,瞬間奔至他身前,赤焰四重烙一轟而上,直擊賀單的腦袋。

「赤焰烙?我知道你,你是秦烈!」賀單身形微晃,詭異的腳法一動之後,身影竟然輕巧地躲過了秦烈的攻擊。

「秦烈?」文清也有些詫異地看過來,卻在此時,白梵爆射而起,右手狠狠地轟向文清,速度之快,竟然隱隱帶有風雷之聲。

只不過……

吼!!一直雙眼放空的秦烈大聲一吼,那金髮男子的眼底也閃過濃濃紅光,靈力瘋狂奔泄而出,帶著洶湧的殺氣向著秦烈還有白梵襲去。

他們現在完全陷入了瘋狂之中,一心想要將自己的主人給救下來。

「秦震,你冷靜一點!你難道都不記得我們了嗎?」秦虹三人飛奔而上,將秦震兇猛的攻擊給擋了下來。

丁一也一奔而出,漫天槍影密密麻麻地將金髮男子籠罩在其中,姚冰破空而落,召喚出陰蝠,一同向著那金髮男子襲去。

五大武皇一起聯手,生生地扛住了兩大傀儡的爆發,但是武皇之間的能量撞擊,實在是太過厲害,爆炸之後,竟然把秦烈等人直接震飛了出去。

奇怪的是在這樣猛烈的波動中,偏偏賀單與文清穩絲不動,冷冷地在一旁笑著看著秦烈,「你們還真想把我們殺了?真是太天真!若你們真把我們殺了,死的可不是我們,極有可能是那兩個傀儡!」 「別在那裡危言了!」

石俊雙手插地,瞬間地面石涌崩動,數十條石蟒破地而起,瘋狂地向著兩人襲擊而去,為了將兩人困在中央,所有石蟒都圍成圓形,將兩人困在其中。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