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4, 2021
79 Views

一見鍾情不過是見色起意,日久生情都是權衡利弊。

Written by
banner

圖愛?

「在這個物慾橫流的時代,兩個素未蒙面的小青年因酒精上腦都可以摟摟抱抱著說愛對方愛的死去活來的,你所謂的愛,是指什麼?」

這是一場淺淡,且交談者都是漫不經心的姿態。

安隅也好,宋棠也罷,在很多時候都在飯桌上就著這些事情展開探討。

探討人性的涼薄, 穿書之如何讓一比特天使墮天

探討著這個病態的世界。

「世界怎麼了?」宋棠漫不經心喝了口湯。

搖了搖頭,話題再度轉回到案子上,「鄧女士到底是個聰明人,知道及時止損。」

「她要真聰明,早就該止損了,而不是等小三兒懷孕之後,」安隅直言,話語間帶著一個律師專業的刁鑽。

「你說那些家境好的姑娘為什麼都會看上窮伙子?是看中臉了?還是看中人了?」宋棠覺得很奇怪,她們接過太多關於鳳凰男的離婚案件了。

結婚時說清說愛鬧得沸沸揚揚,離婚時恨不得能吸干對方身上最後一滴血。

安隅夾著一筷子青菜本是要送進嘴裡的人,擱在了碗里,她望著宋棠道;「那些遇到人渣的姑娘都是自幼缺愛的人,追求時給你溫暖與寵愛便會覺得這是全世界,其實,萬物歸根結底不過都是缺愛引起的罷了。」

宋棠聞言,擰了擰眉,沒說話。

只聽安隅在道;「女孩兒比男孩兒更難教育,你既要帶她看盡世間繁華又要告訴她人間冷暖,既要教會她獨立自主,又要讓她依靠父母,你要給她最好的,也要帶她看最壞的,以此、她才不會在成年之後被人用一塊麵包騙走,也不會因為一點小事便放棄拼搏奮鬥,養男孩簡單多了,你只要教會他有責任、有擔當,有毅力、不去敢非法勾當就可以了。」

「很多父母,做不到以上那些,所以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女兒被人騙走。」

等到發現時,為時已晚。

徐黛或許很好奇,好奇這個尚未生子的安隅怎會說出如此通透的見解。

於是,將目光落在她身上。

試圖在這個未生養過的女子身上看出些什麼來。

可看到的,只是她平靜多的面容,再無其他。

許是徐黛的目光太過炙熱,安隅側眸望去,見她望著自己,問道;「怎麼了?」

「沒、只是覺得您說的很有道理。」

「見多了,總結出來了,」她漠漠開腔道。

宋棠在一對面恩了聲,而後異常贊同安隅的話語;「還是有道理的。」

干他們這行久了,看問題都比較犀利。

宋棠正想言語下去,餐廳里響起電話鈴聲,接下來的言語也在安隅的電話鈴聲中停歇。 剛走沒幾步,就被堵了。

「兩位是去初雲山的吧,坐我車如何,我們這裡價格優惠……」

「坐我的吧,新車,舒適……」

「我是這一代的老司機了,這裡的路況我最清楚,坐我的安全。」

你一句,我一句說的曲悠然頭疼,「不坐,謝謝,麻煩讓開下。」

慕白扶了扶了扶額,心說怎麼還不來。

就聽到一聲熟悉的聲音,「上黑車不,帥哥,美女,霧源山莊獨享哦。」

曲悠然聞聲看去,就見顧青衣戴著墨鏡,一隻手插在口袋裡,懶洋洋的靠在車門上,交叉著雙腿,隨意的樣子硬是讓曲悠然看出了幾分妖嬈的風味來。

他伸手推了推眼鏡,「怎麼樣,價錢好說,特殊服務除外。」

曲悠然忍俊不禁的看了顧青衣一眼,正要開口懟回去,這是亮瞎了她的眼。

結果剛到嘴邊的話被嚇了回去,這些黑車司機像是讀懂了顧青衣的話一般,兩眼冒光的說道,「特殊服務我們也有啊,保證讓兩位滿意。」

慕白不予理會,曲悠然心生狐疑。

不等兩人衝出重圍,黑車司機們就開始往兩人手裡塞小紙片。

「學生的,職業白領,清純少男少女……」

看著紙片上那些赤裸裸的隱晦照片,曲悠然臉刷一下紅了。

這到底是個什麼鬼地方,就聽到顧青衣扯著嗓子大喊了聲。

「警察來了。」

話一落,這些個司機風一般的跑回了車,雷厲風行的一腳油門,跑了個無影無蹤。


曲悠然喘了口氣,顧青衣咧著嘴對著兩人笑,揮了揮手道,「怎麼樣,帥哥美女,特殊服務考慮的怎麼樣了。」

曲悠然看了眼滿地的卡片,「呵,自己拿去用吧。」

「別啊,別生氣啊,」說著一把攬住慕白肩膀,「你看我家慕白,多淡定,臉不紅心不跳的。」

他摘下墨鏡,眼睛迷成一條縫,「說吧,慕白,你是不是看……」

這看多了三個字還沒說出口,慕白就側身進了駕駛室,曲悠然進了副駕駛。

顧青衣這才發覺自己的車鑰匙被拿了,臉猝變,玩笑開大了。

「別,別,別啊,有話好說,你們這樣走了,我怎麼回去啊,我剛是開玩笑的。」

慕白搖下窗戶,無聲的看著顧青衣,突然笑了笑,「關我啥事。」

顧青衣:「……」

曲悠然:「那些卡片上不是有聯繫方式嗎,你乾脆打個電話,讓人家上門來接你,這樣不是正好。」

顧青衣臉色又綠了幾分。

半晌后,在顧青衣不住的,鬼哭狼嚎的求救聲中,兩人終於讓他上了車。

不僅如此,還打了個貢獻所有零食的保票,否則,慕白就把這事告訴青山觀主。

當然慕白對零食沒有興趣,都是為了哄曲悠然開心。

顧青衣擦擦額頭的汗,心說好心沒好報,我還這麼辛苦的過來接你們。

忽然聽到慕白問道,「地府那邊的消息你收到了嗎??」

「嗯?」

「你沒有收到?」

曲悠然不明所以的看向慕白,顧青衣服忽然緊張。

慕白眼皮微微眨了眨,語氣冷硬,「聽說有東西跑出來了。」 君莫惜對著林楓點頭示意,隨即道:「唐小姐,那一百壺酒是備好,不如先上十壺,讓我也試試焚元烈酒的味道如何。」

「好。」

唐幽幽點了點頭,在桌上敲打了下,道:「再上十壺焚元烈酒。」

話音落下,十壺焚元烈酒升上來,唐幽幽將五壺給了林楓,另外五壺,則給了君莫惜,她心中卻微有些疑惑,不知這君莫惜,為何今日有如此興緻。

「焚元烈酒,我也來品味一番。」君莫惜一笑,將其中一壺舉至面前,對著林楓微微示意了下,隨即直接對壺而飲,與林楓一樣,一口,將一壺酒飲盡。

前妻有毒:反派BOSS滾遠點 酒好,人也妙。」林楓一笑,將兩壺酒遞給了身邊的雲飛揚,隨即也自顧的將一壺酒一口飲盡,任由體內的火焰肆虐,不管不顧,只求痛快。


「既然你們心情都這麼好,我自然也要奉陪才是。」

雲飛揚笑了下,毫不客氣的接過林楓的酒也喝了起來。

這一幕對飲,讓整個天行宮的第九層生出了幾分豪氣,男兒之豪氣。

唯獨一旁的狄龍,臉色依舊陰沉,唐幽幽以及君莫惜,今日這是怎麼了,竟和一如此廢物這般投緣。

「你最好不要喝倒下才好。」

狄龍的嘴中吐出一道道陰沉的聲音,讓林楓那火熱的眼眸中閃過一道寒光,掃了狄龍一眼。

「今日唐小姐喊諸位來此,可不是為了看你們爭鬥的。」君莫惜淡淡的掃了狄龍一眼,平靜的眼眸中甚至盪不起絲毫的漣漪,卻讓狄龍的目光一顫,嘴巴立即閉上,臉色憋得微有些通紅。


君莫惜,天龍帝國青年第一人,不需要動怒,即便只是一道平淡的聲音依舊有著其強大的威懾力。

而且,他的氣質雖似乎平淡和氣,但有時不經意間露出的氣質,依舊會令人感受到一股無形的壓迫之力。

「今日我邀請來的諸位,可謂是此次我們三國最有潛力的青年俊傑,我略備薄酒,希望能助大家一臂之力,在雪域大比的舞台綻放出光芒來。」唐幽幽也說了一聲,隨即道:「上瓊漿玉液!」

她的話音落下,頃刻間每一張桌子的玄關都動了起來,在眾人的桌上,全部出現了九壺酒,九瓶瓊漿玉液。

這一幕讓人群的目光全部都是一凝,九瓶瓊漿玉液,是完整的一套瓊漿玉液,唐幽幽這是瘋了嗎?或者說唐家瘋了?

盯著桌上放置著的瓊漿玉液,眾人的眼眸越來越亮了起來,看來唐家,是想以瓊漿玉液打動眾人、拉攏人心。

畢竟,正如唐幽幽說的那樣,在這裡的人,乃是三國最優秀的天才子弟,這一套瓊漿玉液,雖無法收買他們,卻足夠在他們心中留下一份記憶,若是他日這些人修為有成,多少也會記幾分唐家的恩惠。

林楓微微一笑,這唐家,確實會做人,在若是放在前世而言,便算是一場無形的投資了。

「一壺瓊漿玉液,在座的諸位許多人都飲過,但這一套瓊漿玉液,相信還未曾有人享受過吧,在出征之際,唐家願贈送諸位每人九壺瓊漿玉液,助諸位修為更進一步。」

「早聞一套瓊漿玉液一起服下,能助人突破現有的桎梏,突破修為,希望我崔無命,有這種命吧。」

黑暗左手崔無命手一揮,頓時九壺瓊漿玉液,全部被他收了起來,這九壺瓊漿玉液擁有助人突破修為的作用,自然不會在這裡服用,他們,總不可能服用后立即全部在這裡修鍊以提升修為。

人群眼眸中閃過一抹期待,原來唐幽幽叫他們來,竟還有這等福利,太秒了。

眾人紛紛出手,將瓊漿玉液收了起來,就連那狄龍,此刻也將怒氣收斂住了,沒有繼續鬧下去,這瓊漿玉液,足以堵住他的嘴了,修為,才最為重要。

只要實力強大,對付林楓,還不是早晚之事,等到雪域大比的時候,他想怎麼對付林楓,都沒有問題,甚至將林楓殺了,以報今日之辱。

林楓看著身前桌上的九瓶瓊漿玉液,依舊透著火般紅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苦笑。

九瓶瓊漿玉液,的確作用極大,甚至能助人突破修為,上次他便是服用了九瓶瓊漿玉液,修為得意突破的。

可惜,如今他已經服用過了一次,再服用,就沒有那麼大的效果了,所以這九瓶瓊漿玉液,對他的作用反而不大,而其他人,卻可增強修為,反而將差距拉大了,這讓他如何能不苦笑。

當然,能夠得到這九瓶難得一見的瓊漿玉液,終究是好事,就算他不服用,也可以給自己的親人服用,助他們提升修為境界。

「這瓊漿玉液,我早就已經服用過了,對我而言,是暴殄天物,既然如此,不如我被送給小妹妹吧,這樣,凡是來此的人,便算是都得到了收穫。」

君莫惜袍袖揮動,桌上的九瓶瓊漿玉液飄蕩,竟然全部平穩的落在了林楓身邊的蕭雅身上,讓人群都愣了一愣。

這君莫惜,做事果然出人意料,九瓶瓊漿玉液,何等的珍貴,他竟然直接揮手間送給一位第一次見面之人,也只有君莫惜,有這種手筆了。

就連林楓也感到意外,這君莫惜,怎麼對他如此之好,不僅送他百壺焚元烈酒,如今,又送蕭雅九瓶瓊漿玉液。

「謝謝這位大哥哥。」

蕭雅甜甜的喊了一聲,清澈的目光中露出一絲笑意,隨即她偷偷的看了林楓一眼,就將其中的一壺酒放在嘴前,直接飲盡來,讓人群一陣愕然。

果然是單純的丫頭,竟然就直接在這裡服用瓊漿玉液。

「大哥哥?就憑藉這稱呼,我再送你一物。」

君莫惜一笑,光芒閃爍,在他的手中,出現了一枚玉。

「這小東西,權當留個紀念吧。」君莫惜手一揮,那枚玉便也飄在蕭雅的桌上,蕭雅那單純無暇的笑容,他很喜歡,現在的世界,這種眼神,太少。

蕭雅將玉放在手中看了下,上面又一層淡淡的光澤閃爍不定,玉身之上,竟還透著絲絲涼意。

「存元之玉!」

有人低呼出聲,寶物,真正的寶物,這君莫惜,竟又送蕭雅存元之玉。

這等寶物,他們可是沒有一個人不想得到。

存元之玉,顧名思義,可以存儲真元之力,若是戰鬥之時身體的真元力量耗盡,便可藉助其內的真元力量,它的作用,就相當于歸元丹。

不同的是,歸元丹會使用完,而這存元之玉,能夠一直使用,至於其能夠存儲多少真元之力,則需要看玉的品質了。

「嘻嘻,那我就收下了。」

蕭雅笑著說了一聲,將玉竄起來,隨即掛在了脖子上,顯得格外的配。

君莫惜看到這也笑了,道:「不錯,這玉算是有主了,以後希望能一直在你身上。」

說完這話,君莫惜的眼眸隨意的掃視了人群一眼,讓那些心中有想法之人心神微顫了下,立即將心中的想法給吞了,君莫惜這眼神顯然是在警告他們,他們,最好不要打這玉的主意。


「哥,你看怎麼樣?」

蕭雅對著林楓問道。

林楓揉了揉蕭雅的腦袋,笑道:「很好看,配你正好合適,不過,你這另外八壺酒,也要給我立即喝了才對。」

林楓說著指了指桌上的另外八壺瓊漿玉液。

「啊……」蕭雅張了張嘴,顯得有些錯愕,她只是嘗一嘗而已,這八壺,也要一起喝了?

「啊什麼啊,趕快都給我喝了。」林楓白了蕭雅一眼,這九壺瓊漿玉液,可要一起服用才好。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