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4, 2021
88 Views

張少品搖頭,「不知道,他們太神秘,根本無法確定人數,而且失落大力城是他們的主城,我們連進去都不行,如何能知道,不過,這個種族太過妖異,所以我們現在一般都稱呼他們為妖靈族的。」

Written by
banner

妖靈族!

唐龍腦海中浮現對莫無真的推斷。

這個女人的行動很有規律,讓他隱隱感覺,彷彿莫無真是被人牽引著前去失落大力城的,或許她前去,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目的吧,但不管如何,殺師之仇,不共戴天,他是必殺莫無真的。

但妖靈族的可怕,也讓他明白,必須要忍。



若是太過莽撞,太過自我的行動,可能自己都有危險,更別談什麼報仇了。

所以他也平靜下來,安心跟隨著這來自巨力傭兵團的精銳組成的戰隊。

因為團長司昭明手中有一份地圖。

地圖是司昭明故去的幾代先人花費兩百多年偵查製作出來的,此次司昭明也是覺得實力足夠了,這才來冒險的。

「實力足夠?司昭明也不過是真武圓滿境界,放在郡城自然是絕對首屈一指的,在這種小鎮內更是拔尖的,可這北陽山脈的失落大力城來歷如此不凡,就這實力,恐怕不行呀。」

唐龍心裡嘀咕。

他也不便多說,人家有地圖可以幫自己,他也就跟著了。

司昭明挑選的精銳不算多,只有三十二人,其中最弱的也是宗師初級境界,對於他們所在的那個北陽鎮來說,絕對是能夠躲一跺腳,顫三顫的。

一行人在北陽山脈中穿梭。

地圖在手,他們的行進速度也是相當快的,而且唐龍發現,根據地圖的行走,竟然也偶爾通過千里一氣尋蹤法找到莫無真的行進方向,這讓他很是興奮。

待夕陽落山,天色黑下來,司昭明立刻下令,停止活動,就地休息。

因為妖靈族太過怪異,所以北陽山脈人際罕見,他們這一天的趕路,人看到不超過一百,甚至連妖獸都非常罕見的。

「老規矩,不要生火,不要扎帳篷,盡量的不要發出聲音,各自吃準備的乾糧,吃完之後,依照先前的安排,守夜的守夜,不守夜的休息。」司昭明聲音沒有半點波動,機械的發出命令。

早已習慣的大家也就席地而坐,各自拿出乾糧來吃。

彼此都不說話。

唐龍和張少品坐在一起,他從儲存玉牌內拿出乾糧來吃,目光掠過這些人。

其中絕大多數都是年齡不小的老傭兵了,武道潛力不大,所以就算是張少品境界在這裡屬於接近最低得了,地位反而不低,因為司昭明看重的就是張少品的潛力。

以張少品表現出來的能力,十年內,達到真武境界,甚至通玄境界都可能的,故而也沒什麼人故意的針對他。

至少唐龍看得出,這個隊伍很團結。

吃的差不多,就有人站起身,四下遊走守夜。

也有人湊在一起,極低的聲音,小聲聊天,休息。

司昭明就來到唐龍的面前,他有著稜角分明的面龐,是個看上去很難有男人魅力的青年,黝黑的皮膚,一雙明亮的眼睛,看得人很容易生出懼怕感。

唐龍自然不可能放在心上,兩人的實力差距太大,他在唐龍面前就好像小孩子一樣。

「我這一路一直在觀察你,現在我可以確定,你沒有被妖靈族給奪舍寄存身體,看在少品的面子上,我允許你加入,但是你要一切聽從命令,如果你敢肆意妄為,我會親手殺了你的,還有,努力不要讓自己成為累贅,那樣,我也不會為了你,耽擱我的行程,甚至讓我的隊伍陷入危險的。」司昭明道。

「放心,我不會成為累贅的,我也不會給你招惹麻煩的。」唐龍淡淡的道,「就算是有麻煩,我也會自己解決。」

司昭明深深地看了唐龍一眼,「但願你說得到做得到。」

唐龍聳聳肩。

司昭明看向張少品,露出笑容,「少品,不要怪我這麼冷酷,你知道的,對我來說,此行太重要了。」

「我明白。」張少品道。


司昭明這才離開。

張少品看向唐龍,道:「唐兄……」

「我明白,我明白,能讓我加入,知道這麼多事情,我已經很感謝了。」唐龍擺擺手,笑著說道。

「唐兄,我有點好奇,看你說的那麼自信,有麻煩自己解決,我是知道你的情況的,你向來說到做到,既然敢這麼說,想來實力也已經很強了吧。」張少品道。

唐龍笑了笑,「還可以。」

張少品道:「當初交手,你都已經是宗師境界,而且沒去秘境都能有那麼驚人的提升,想來現在跨入真武境了吧。」

這還真的是打破砂鍋問到底呢。

唐龍道:「還要強點。」

「啊?」張少品吃驚的差點發出驚叫。

「我境遇比較多。」唐龍眼角餘光瞥見遠處有火光,扭頭看去。

只見距離他們也就是五六百米遠的一座小山的山巔之上,有一群人點燃了一堆火,圍攏在一起,正有說有笑的吃著野味,肆無忌憚的完全沒有將那妖靈族放在心上的樣子。

司昭明等人也被唐龍的舉動所吸引,紛紛看去。

「不知死活的東西。」司昭明見了,面帶冷笑。

張少品嘀咕道:「好像是星光傭兵團的人。」

唐龍道:「他們難道不知道北陽山脈內有妖靈族人么。」

「知道的。」張少品道,「你看他們那裡插了一桿旗,那是星光傭兵團的鎮團之寶……星光守護戰旗,這旗子有著特殊的守護作用,一旦激發,能夠籠罩相當範圍,估計他們是自認為帶來了星光守護戰旗,所以才敢如此放肆的吧。」

唐龍倒是生出了一絲興趣。

這樣的情況怕是會引來那神秘的妖靈族吧,那就看看妖靈族到底是個什麼樣子,又是具有怎樣神奇的奪舍他人身體的能力。 奪舍他人身體的種族能力?

唐龍是有那麼一點懷疑的,如果真的可以做到這個,恐怕這個種族早就成為醫師手中研究的對象了,甚至連醫王都會有所想法,畢竟奪舍他人身體,不也是意味著一種特殊的重生么。

試問,如果一個人頻臨死亡,那麼放棄自己的身體,靈魂奪舍他人,滅殺這人的靈魂,佔據其身軀,不等於重新獲得生命。

要說身體死亡,就算是醫帝都沒辦法,可靈魂的話,有太多能夠滋潤靈魂的。

所以唐龍覺得,這所謂的奪舍他人身體,怕是有著某種誤解。

但不可否認,妖靈族的種族能力,一定是非常的奇特。

唐龍關注中,耳邊傳來兩個極其細小的聲音,若非他聽覺非凡,還真聽不到。

說話的是司昭明和一個孔武有力的大漢,唐龍初加入的時候,聽張少品介紹過,這大漢名喚吳崢,是司昭明最得力的助手之一,實力也不弱,達到了真武大成的境界。

「團長,星光傭兵團的人作死,我們可不能留在這呀,不如連夜趕路。」吳崢低聲道。

「我們和星光傭兵團的人距離,的確有點近。」司昭明沉吟道,「若是旁的時候,我肯定選擇遠離,絕對不能帶來危險,但是現在不同,我們隊伍中有個外人。」

吳崢的目光瞥向唐龍,道:「團長是擔心他?」

司昭明冷哼道:「一個來自蒼雲地域的人,神神秘秘的出現在北陽山脈,還恰好與少品認識,我不得不懷疑,方才我故意跟他說,已經不懷疑他了,其實就是想讓他放鬆警惕,順便再觀察一下,恰好,星光傭兵團的人自己作死,如果吸引到妖靈族人,反而能夠趁機看出這個叫唐龍的小子到底有沒有被妖靈族人附體。」

「團長心思周密,我還以為你已經完全認可他了呢。」吳崢嘀咕道。

「怎麼可能,這失落大力城之行,對我何等重要,也是我未來重建巨力族的基礎,怎麼會不對一個外來人格外的小心,想當初少品加入,我可是足足觀察他三個多月呢。」司昭明道,「不過,我們也要小心,免得真的有妖靈族注意到我們,這樣,吳崢,你隨時盯著唐龍,切記不要讓他注意到,同時通知大家做好準備,隨時準備離開。」

吳崢應聲而去。

兩人的聲音很低很低,即便是在他們身邊的人也不見得能夠聽清楚。

唐龍卻聽得一個字都沒落下。

他覺得好笑之餘,倒是對司昭明刮目相看。

這個司昭明,心思很周密,為人也謹慎呀,若是運道好點的話,說不定真的有可能未來重建巨力族呢。

唐龍假裝沒聽到,一直在盯著那遠處的星光傭兵團。

時間轉入凌晨。

星空下的北陽山脈,萬籟俱寂,只有那些星光傭兵團的人還在喝酒說笑,有些人已經醉倒,發出很大的呼嚕聲。

這般肆無忌憚也讓唐龍對那桿星光守護戰旗生出了興趣。

說起來,他手中尚沒有這般的寶物呢。

「來了。」

唐龍正在觀察中,耳邊傳來極其細微的聲音,這還是他因為要注意周圍,將星空真氣注入雙耳之中,聽力大增,才能夠聽到的,看看其他人,完全沒有反應。

「什麼來了。」張少品低聲問道。

「妖靈族,他們已經到了星光傭兵團的周圍。」唐龍道。

兩人說話也都是壓低聲音,倒也不用擔心被人聽到。

張少品聞言,向前方仔細看去。

卻未曾發現什麼。

「你看星光傭兵團東側三十米遠的那一片草叢。」唐龍指引道。

張少品向那裡看去,起初也是沒發現什麼,再仔細觀看,模糊的似乎看到有一個身影,但與隱匿在草叢中,彷彿與黑夜相合,讓他也只是有些猶豫的判斷,若非唐龍提醒,他自己是不敢百分百確定的。

唐龍繼續說道:「這個妖靈族人還真的有些不同,眼睛內竟然有著一絲火苗在跳動。」

刷!

張少品聞言,猛地一下坐了起來,驚駭的看向唐龍。

其他人見狀,紛紛疑惑的看向他。

張少品尷尬的表示沒事,極低的聲音道:「唐兄,你竟然能看到那妖靈族人眼中有火苗?」

「嗯。」

唐龍點點頭,仍舊在觀察。

張少品的心裡則掀起了滔天巨浪,他之前沒有透漏半點關於妖靈族具體身體特徵的,所以唐龍不可能提前知道,只可能是看到的,可他卻根本都無法確定那裡是不是有妖靈族,唐龍卻能夠看到這麼清楚,他還沒發現唐龍使用瞳術的情況下,這讓張少品對唐龍的真實實力,產生了不敢想象的念頭。

大半年時間,唐龍境界提升到何種地步了?


「妖靈族人動了。」

「唔,人還不少,有五個。」

唐龍低聲道。

張少品再度看去,還是沒發現任何一道人影活動,他嘀咕道:「不會是妖靈族人提前用他們的種族能力,附著在草木之上,藉此前行吧。」

「不是,他們只是與草木氣息相合,有著一種控制草木的能力,讓草木來掩蓋自己罷了。」唐龍淡淡的道,「他們要動手了。」

話音未落,張少品等所有人同時看到,有五條身影突然閃電般的躍起,撲向星光傭兵團的人。

唐龍發現這些來自巨力傭兵團的精銳們,每個人的呼吸都一下子變的粗重了,而且很緊張的握緊了刀劍,瞳孔收縮,流露出驚懼之色,很不自然地觀察周圍。

他暗道這妖靈族在北陽山脈看來是有著很恐怖的名聲了,竟然連老傭兵都給嚇到了。

這時候,那星光傭兵團的人也發現了,只是他們反映明顯要慢一拍,只是僅僅發出驚呼聲,連抵抗動作都沒有。

「砰!」「砰!」「砰!」「砰!」「砰!」

結果五大妖靈族衝到這些人身前五米遠的地方,突兀的一道光幕閃現,將他們全部都給阻擋在外面了。

唐龍看的分明,這光幕守護就是來自星光守護戰旗的。

在那一瞬間,星光守護戰旗上面的北斗七星圖案明顯有釋放力量的跡象。

「好像是星辰之力。」

唐龍抬起頭看向天空。

今晚是星月皆無,一片漆黑。

但他還是敏銳的察覺到,似乎在星光守護戰旗釋放星辰力量守護的時候,好像也有從天空降下星辰之力補充進入那戰旗裡面呢。

「有趣的寶物。」

「看著,很適合我呀。」

唐龍對於星辰是格外的有感覺的。

他對星光守護戰旗產生了濃厚的興趣,有種想要奪取的念頭。

這時候,那被阻撓在外的五大妖靈族紛紛的發出低沉的嘶吼聲,如同妖獸一般。

咦?

唐龍發現這嘶吼聲居然帶著影響人心智的作用,他急忙看向周圍,果然發現每個人的眼神都是那麼一點點的恍惚,不是說他們的心智不夠堅韌,比如團長司昭明而言,他的心智絕對非常堅韌的,只是境界稍微低了點,才會有影響的。


他本人由於武道之心層次太高,故而是沒啥感覺的。

隨著不斷地嘶吼,不管是距離遙遠的司昭明,還是那些星光傭兵團的人都流露出眼神錯亂的意思。

妖靈族人也出現異樣。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