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4, 2021
80 Views

緊接著,力場中一道暗金色能量爆射而出,將魂劍碾碎!不過暗金色能量並沒有消散,而是繼續朝著冥魔的頭顱而去!

Written by
banner

「轟!」一陣聲響過後,冥魔的身影消散,化作魂力滋養陽凌的魂體。

陽凌心神一動,將神魔力場收起,同時對神魔力場的運用也多了一分了解。

力場類似於火戰雲的火焰世界,不過陽凌並沒有世界,而是一種對空間內的一切的控制。與神魔之手完善之後的掌控之力不同,這是對力場之內一種控制,而神魔之手的掌控是對外界的,限於力場,相比之下,神魔之手的掌控要更強大。

但是神魔之手的掌控只是一次機會,使用之時無聲無息,講求一擊必殺,而神魔力場則不同,神魔力場會讓人生出戒備,但是它重在打持久戰,而不用擔心一次的失誤而給自己帶來永久的、無法彌補的傷害!總的來說,兩者各有千秋,不存在強弱之分!

「恭喜試煉者,闖關成功,另外提示一下,本塔的第六關是區別天驕和人傑的分水嶺,難度極大,如果你現在現則退出,你可以獲得一件寶物,繼續闖關則可能失敗,請問事否繼續?」正在陽凌想踏上第六層,塔靈的提示音再次響起。

… 「嗯?」陽凌有些詫異,還有這種事。不過顯然這種事和陽凌沒有半毛錢的關係。

「繼續!」陽凌想也不想就往第六層而去!

開什麼玩笑,萬一自己沒到第八層這小蘿莉繼續哭,自己招誰去!

陽凌還不知道,此時外界已經炸了鍋了!

陽凌一口氣衝到第六層的速度令在場的為數不多的人震驚了!他們一個個立刻呼朋喚友前來,都想見一見這個人究竟是誰!

此時,天驕塔的外面再次被武者擠了個裡三層外三層!都在議論紛紛,想知道這人究竟是誰?

「兄弟,你剛剛就在這裡,知道這人是誰嗎?」一個紅臉大漢對著身邊的一個瘦弱男子問道。

「對啊,兄弟這人是誰?這麼強,應該是古道上有名的武者吧!我們應該知道一些。」

「是啊兄弟,說說唄。」

……

一群人起鬨,讓瘦弱武者的虛榮心得到了大大的滿足,為嚇得揮了揮手說道:「其實,我知道的也不多,不過既然大家這麼給面子,我就把我知道的告訴大家吧。」

「哈哈哈,兄弟爽快!」

「快說說。」

瘦弱武者緩緩說道:「其實,當時那人還沒想闖天驕塔的,但是最後為了自己的愛人,讓毅然決然踏上了天驕塔,也是個情種啊!」說著,瘦弱武者還不免唏噓了兩句。

「可是,兄弟,你還是沒說這人是誰啊?」紅臉大漢有些不悅的說道。

「呵呵呵,我倒是想知道他的愛人是否在此?」一個桃花眼的男子笑吟吟的問道。

「嘿嘿,失誤失誤,大哥莫怪。」瘦弱武者連忙賠罪然後說道:「此人名叫陽凌,據我觀察,應該是天陽域陽家人,不過似乎沒聽說過這個名字,估計是和陽妍小姐一起的,被蓋過風頭了吧。至於那位奇女子,正在最前方呢!」

「有理有理。」

「理應如此!」

大部分人立刻附和道,都一副『我在道上混,消息很靈通』的樣子。

還有一批人則是對夏曉曦產生了興趣。

「噝!好美!」

「這身材,正是我的菜啊!」

「你?不怕死你就去試試啊!」雖然夏曉曦很美,而且那爆炸性的身材極易勾起人的慾望,但是卻還是有一些人保持理智的。

「陽凌?似乎這麼耳熟?」也有少部分武者在懷疑,同時在腦中思索著在那裡聽說過這個名字。

「陽凌?半月前在這裡拿走那株奇葯的不就是叫陽凌嗎?」終於有人給出了有關陽凌的線索!

「是他?!他有這等天賦嗎?」震驚,有人已經震驚了!

「或許,是那株靈藥的關係吧,要不然他怎麼可能這麼強?」有人酸酸地說道,沒人願意承認自己的天賦比如別人。

「啊!我知道陽凌是誰了!」就在這時,又一名武者驚叫起來,他終於想到了自己在那裡聽說過這個名字了,就是今天上午!當他他記住的是陽凌的另一個綽號:大力王!

「快說說,他是誰?」還有一些人沒想起來,同時也想知道有關陽凌的另一些信息。

「你絕對聽說過!」那名武者興奮的說道:「他就是古道上最兇殘的人!」

「大力王?!!」周圍的武者驚駭不已,異口同聲的說道。同時將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過去!

「什麼大力王?大力王在這裡嗎?」一名武者有些恐懼的問道。

「大力王?!!哪裡?」

「塔里!」最先知道消息的那群人心有餘悸的說道,特別是剛剛還對塔里的人有過不敬的言語的。

「塔……塔里的是……大力王?!!」桃花眼武者驚懼萬分,看了看周圍憐憫的眼神,頓時不敢多呆,忙道:「各位,小弟有事,先走一步了!」說完立刻擠出人群,不敢再留!

同時,天陽域陽家陽凌就是大力王的消息如同一顆炸彈一樣在接引城內傳開了!既給一些人帶來了震懾,也讓有些人找到了仇家!

而這一切,夏曉曦都不知道,也不在乎。此時的他滿腦子都是『第六層』,一雙好看的大眼睛忽閃忽閃的盯著第六層!陽凌的速度很快,比她還快,這個結果令夏曉曦興奮不已,這說明還是有人能夠闖關成功的,說明她還是可以嫁出去的!

同時她也很糾結,陽凌對自己這麼有『誠意』,拚命的闖關,自己要不要答應他呢?

「好吧!先答應做他女朋友,看看他的表現!」小蘿莉就這樣,虎虎的將陽凌女朋友的位置預定了,根本沒想過陽凌就行是不是真的如她所想的那樣,是在為了她『拚命』呢?

此時,陽凌並不知道外界的一切,他在思考!

沒錯,正是思考,第六關既然是一個過渡,而且還是天驕到人傑的過渡,其中必然是極為困難,而且這次考得還不是武力,而是智慧!

作為一個人傑,智慧是不可缺失的一部分!

這次,陽凌的身份是一名帶兵的將軍,任務就是攻城!

白虎城,大宋國邊境城市,由於受到北方蠻族的入侵而被攻陷,陽凌身為皇朝大軍的先鋒必須在三天之內拿下白虎城然後以白虎城為陣營迎接後續部隊,準備和蠻族開戰。

而白虎城擁有十萬蠻族軍隊,而陽凌這次帶的只有一萬人。


同時陽凌也明白了,只要自己自己攻下白虎城,十萬蠻族將領都會消失,而他們的精氣神都會化成靈氣進入陽凌的身體,雖然這些知識普通人,但是他們人多啊!陽凌有理由相信自己能夠達到身體四境巔峰,但是……

這是不可能的!

因為,陽凌每折損一名將士,蠻族將士們所化的靈氣就會少上十份,也就是說如果最後陽凌贏了,而他的軍隊全軍覆沒了,陽凌就什麼也得不到了,雖然過關了,但是卻也沒有獎勵了!

這次是陽凌真正思考的,他要用最少的傷亡拿下這座城市!獲得最大的利益!

從小生活在軍事家庭里,陽凌也算是熟讀兵書,對於攻城略地也算是比較熟悉的,但是此時不禁武力不如人、單兵實力不如人、甚至連防禦都比別人差!陽凌真的犯難了,一個個出色的戰役從陽凌的腦海中略過,然後被陽凌一一否決,最後,陽凌也沒有找到一個切實可行的方法!

「報!稟先鋒官大人,敵人前來叫陣,讓我們出去迎戰!」一個斥候營的人報告道。


陽凌眉宇微蹙,思索一番之後道:「高掛免戰牌。告訴他們三日之內我軍不出戰!」

「是!」斥候退下。

陽凌卻突然對外面的士兵下令道:「來人,請各大營的營長過來商討戰術!」

「是,將軍!」外面的士兵們聞言立刻跑了出去。

沒一會兒的功夫,六名魁梧大漢從外面走進來,陽凌安排他們坐下,直接說道:「孫營長,城中還有多少子民?」

「稟將軍,城中沒有子民,只有蠻族將士。」陽凌左手邊的一個大漢立刻彙報道。

「鄭營長,我們還有多少燃油?」

「稟將軍,還有七百桶。」


「李營長,我們還有多少箭矢?」

……

「陳營長,我們還有多少糧草?」

……

陽凌又一次了解了軍中的物資,大腦開始急速運轉起來!

晚上,陽凌站在距離營地不遠處的山丘上,不停地觀察著周邊的地形,天氣等等,腦中一個攻城之計慢慢成型。

第二天清晨,李營長帶著兩千人馬秘密潛出了營地。中午,又有三位營長各帶者一千人馬悄悄潛伏了出去,同時陽凌名人爐灶數目不變!繼續照常燒火。

晚上,陽凌和陳營長、鄭營長秘密匯合在小山丘之上,「兩位,今夜子時,我們攻城!」

「子時?將軍,該如何進攻?」鄭營長沒有廢話,直接問道。

「將軍,其他幾位營長都去哪了?作戰計劃是什麼?我們一無所知,怎麼打?」陳營長為難的說道,誰都沒注意到當他聽到攻城的時候,眼中閃過的一絲興奮!

「昨日我夜觀星象,知道今天子時有東風,所以我派他們去護城河放火,同時,在東南兩座城門佯攻,而我們則暗中潛伏,到時,鄭營長去西門佯攻,陳營長你和我一起在北門攻擊。」陽凌微微一笑自信的說道。

「將軍,我們的兵力本就很少,這麼分散這用,恐怕……」顯然陳營長並不贊同陽凌的意見,開什麼玩笑,幾千人打十萬人,真以為他們一個個都是神仙啊,這不是找死嗎?

「不用擔心,李營長已經進入城中,他會在城中放火,幫我們吸引敵人的兵力。我們只需要半個時辰,半個時辰之後,其他人就會趕來,我們就能關門打狗!就算是夠再多又如何,大不了燒死算了!」陽凌一句自信。

「這……好吧!」陳營長遲疑了一下,最終點頭同意。

「好了就這樣了,我滿趕快回去,免得敵人心生疑惑!」說罷,陽凌立刻轉身離去,其餘兩人立刻跟上,誰都沒注意到,鄭營長和陳營長扭頭時的詭異微笑!


… 她不僅不喜歡,甚至還顯得有點不大高興。

是他哪裡做錯了嗎?

墨時修就是這樣的性格,如果他覺得哪裡不對了,他就會直接問出來。

所以他就直接問姜洛離了。

對面,姜洛離抬眸看了他一眼,在長達差不多十分鐘的沉默后,她終於出聲了:「沒有,這裡很好,我沒有不喜歡。只是墨先生,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墨時修聽她說並沒有不喜歡,不免鬆了口氣,他勾了勾唇,微笑道:「姜小姐請說。」

姜洛離深吸一口氣,看著男人那張俊美的讓她怦然心動的臉,猶豫了幾秒后,還是決定問出來:「墨先生,這個地方是你自己親自挑選的嗎?」

「還有這種……就是這種燭光晚餐,也是你想出來的嗎?」

墨時修明顯怔了下,隨後如實回答道:「姜小姐,如果我說這不是我自己想出來的。你會生氣嗎?」

作為一個從來就沒談過戀愛,戀愛經歷為零的人,除了工作上的事情他很擅長外,談情說愛方面,他是一竅不通。

但是他又想給姜洛離一個浪漫的約會。

畢竟,兩人很快就要成為男女朋友了。

作為她的男朋友,他有責任和義務給自己女朋友一個美好的戀愛體驗。

他不擅長談情說愛,就只好向別人求助了。

徐助理是他最得力的助手。

而且已經談過好幾次戀愛了。

他認為向徐助理討教這方面的相關問題,是最合適不過的了。

畢竟徐助理有經驗,又是他身邊親近的人,跟他討教也不會覺得難為情。

「不是你自己想的?」姜洛離愣了愣,疑惑道,「那是誰想出來的?」

墨時修老老實實道:「是我的助理想出來的。抱歉,姜小姐,連約會這樣的事情也得向自己助理討教,我是不是讓你失望了?」

姜洛離:「……」


「你說的是徐助理嗎?」

「嗯,是徐助理。」

「是他幫你挑選的餐廳?」

「嗯。」

「燭光晚餐這樣的約會方式,也是他提出來的?」

「嗯。」

「還有那些玫瑰花和台上的樂隊……」

「都是他的提議,我覺得挺不錯的,就採納了。」墨時修蹙眉看著姜洛離,一臉欲言又止的表情,過了一會兒,才認真的問道,「姜小姐,你……不喜歡這樣的約會方式嗎?」

哪怕墨時修在感情上再遲鈍,也沒遲鈍到看不出來一個女人的情緒是好還是不好。

姜洛離有沒有不高興,他不知道。

但是他能感覺出來,她應該是不喜歡現在的約會方式的。

姜洛離沉默了下,她對上墨時修漆黑分明的眼眸,想了想,輕輕嘆口氣道:「墨先生,你要聽實話嗎?」

墨時修點頭:「自然,姜小姐有什麼儘管直說。」

「好吧。」姜洛離也點了點頭,她指著桌上的蠟燭說道,「墨先生,那我就有話直說了。也許別的女孩子是喜歡這樣的約會方式的,會覺得很浪漫,但是我個人並不是很喜歡。」 整個餐廳全是點著蠟燭。

風一吹,燭光晃動,像是人影飄過一樣。

再加上樂隊演奏出來的古風味十足的曲子……

姜洛離一點也沒感覺到浪漫,倒是被這種氣氛嚇得覺得像是進了鬼屋一樣。

這滿屋子的蠟燭製造出來的昏暗環境,在她眼裡真的跟鬼屋沒什麼區別。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