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8, 2020
84 Views

「宮姑娘,我本來是準備馬上過去的。只不過腿太重,人太笨,這速度慢了,您可見諒啊。原諒我這個粗傻愚笨的丫頭。」

Written by
banner

「哼,你還不快走?」

周子安並不想聽李雙希著討好的話,她此刻只想抓住自己的父皇,不讓他被別人搶走。更別說這個別人是她心裡最是看不起的同時,卻又最看得起秦暮暮。

「我馬上就走。」

臨下車之前,李雙希還和皇上擠眉弄眼的,暗示他在這位小公主面前說她一些好話,別讓她繼續生氣了。皇上對李雙希的暗示,自是心領神會,也眨了眨眼,示意李雙希可以安心下車。

他們這些舉動全都落在了周子安的眼裡,她心裡不忿,抓住皇上的手,像是示威一樣對李雙希說道:「快點下車!別影響我和父皇共敘天倫!」

到底她才是父皇的女兒啊!哪有把親女兒放在一邊,把別人家的女兒捧在手心的道理?

周子安這些心裡的瞎想,在李雙希那邊也只是小孩子的胡言亂語而已。雖然李雙希某種程度也像個小孩一樣,但她至少要比周子安稍稍成熟一些?

畢竟家裡遭逢大難,她這個人也是顛沛流離,戰戰慄栗的活在宮裡,生怕一步走錯,就跌入萬丈深淵的。比起周子安這個自小生下來就受萬千寵愛的小公主來說,她的確是要成熟多了。

但周子安哪裡比她不同呢?在未出事之前,在父親在世之時,李雙希也是個被嬌寵著的小姑娘啊!

回憶往昔,李雙希只要想到那個害她到如斯田地的齊七,便恨得牙痒痒的。

「喂,秦暮暮,要我說幾遍,你才肯下車啊!」

周子安看著那個呆愣著不動的李雙希,心裡很是不滿。她到底站在那裡幹什麼。難不成要繼續呆在這裡礙眼嗎,可不能讓她繼續這麼幹了。

要是不讓她趕快下去,一定會被她氣死的!

一定!

「那個我的腳……有點麻……所以走的慢了。您別生氣,您千萬別生氣。我什麼壞心思都沒有。」

「什麼都沒有?」周子安冷哼一聲,「我看你的禍心最多了。別的不說,就說……」

雖然不知道周子安要說她什麼,但李雙希的心還是猛然一縮。畢竟李雙希也算得上是一個渾身帶著秘密的女人了。此刻怎麼說也是……算得上……生死存亡之際了吧?

嗯……雖然稍微有點誇張了,但李雙希也的確是生活的步履薄冰就是了。千萬不要這樣對她啊,千萬不要啊……

她的身子居然開始顫抖了。這在皇上眼裡,卻也只有嘆息,還以為秦暮暮已經變了,沒想到她還是這樣啊。

不過到底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的,皇上也明白這件事的。秦暮暮的改變是有的,但幅度不算大吧。但只要有進步就好了。皇上也理解的。

所以此刻,他決定出手幫一幫眼前這個渾身顫抖的小姑娘。

「好了,你就放過暮暮吧。」皇上為李雙希解圍道,「你下去,然後去小九那輛車吧。子安來了這麼久,他在那邊,一個人也真的是很孤單啊。」

「好好,我馬上去。」

雖然去和九皇子坐一輛車,也不是李雙希想要面對的局面,但此刻她還有什麼辦法呢?她就是在這裡呆的太久了……所以才會到這種局面……

看著李雙希下車的身影,周子安也還是一直撅著嘴,感覺很不高興的樣子……

「子安啊。」皇上把周子安摟到懷裡,「能告訴父皇,為什麼要那樣對暮暮嗎?」

埋在父親懷裡的周子安,在被父親問到這句話的時候,心裡的那股不安與憤懣完全爆發了出來。皇上感覺自己懷裡的小女孩在不停的抽泣著。

「別哭,別哭。」皇上摸著周子安的頭,拍著她的背,「有什麼委屈就跟我說啊。你該知道我一向最疼你的。」

聽到自己的父親說出這些話來,周子安的心終於安了。原來父皇最喜歡的孩子還是自己。她不會被拋棄,也不是所有人都會被秦暮暮搶走的。

「子安真的好怕,好怕父皇只疼秦暮暮,不再疼子安了。」

「怎麼會呢?子安永遠是我的小公主啊。」皇上這樣說著,就聽得周子安呵呵的笑了出來,「不過你為什麼不喜歡暮暮呢?」

子安對秦暮暮的排斥還是超出了皇上的想象。所以皇上還是挺想知道周子安的內心想法到底是什麼樣的。

「我不是不喜歡她的,其實……我也喜歡……不不不!我就是不喜歡她!」

這一下一下的,到底是討厭呢,還是喜歡呢?

這小女兒的心思還真是讓人難以捉摸啊…… 這小女兒的模樣看起來有些奇怪,她到底是對秦暮暮的感情是什麼樣的呢?

為什麼一時喜歡,一時又討厭呢?皇上覺得,自己的小公主也到了少女心愁的時候了吧。雖然不知道到底是為何,但皇上隱隱也猜得出,大概是和秦少嶺那小子有關吧。

秦少嶺也是他喜歡的孩子,本來要是他們兩心相許,那就最好不過了。可惜神女有心,襄王無夢,勉強也不會有什麼好結果的。他也把秦少嶺當做自己的孩子,所以他不會為了自己的女兒去逼迫秦少嶺。

「要是為了秦少嶺,父皇勸你啊,還是算了吧。」皇上把懷裡的女兒扶正,「喜歡這種事情是不能勉強的啊。」

「哪怕您是天子,也不可以勉強嗎?我們皇家不應該什麼事情都能做的嗎?」

「可以做,可以勉強,但不會幸福。所以不能。」

「那您還選秀啊,我看也沒什麼人願意進您的後宮的。」

「你這孩子……」

哪裡知道周子安會說出這樣的話呢?不過仔細想想,他已經這般年紀,也的確沒有繼續選秀的必要了。但選秀本身的意義,可不只是充實後宮,繁衍子嗣啊。還是一種皇恩威嚴的選擇。 情網 當然皇上知道,自己給這個小女兒解釋,也是解釋不清楚的了。

「父皇,您彆氣,子安只是隨便說說的。」

「你的隨便說說也是這麼的獨到。」

不知道這是誇,還是罵啊?

但周子安還是把這當成誇來看了……反正她的父皇一向都愛誇她的……當然周子安也知道的,父皇為什麼要這樣問她。她不過是顧左右而言他罷了。

以前她就知道,自己是不可能用公主威嚴強迫秦少嶺的。她也不想這樣去強迫秦少嶺,那樣沒意思,真的沒意思……

如果秦少嶺不是真心愛上她,那得到也是無謂的。

「女兒只是吃醋,你們每一個人都對秦暮暮好。」周子安不想繼續折騰下去了,她就直接說了自己心裡的那些想法了,「女兒真的很生氣的!為什麼你們每一個人都對她好!」

「那為什麼每個人都對你好呢?尤其是秦暮暮那個丫頭。」

雖然以前秦暮暮是有欺負過她,但是後來,尤其是進宮后,秦暮暮就對她也是那麼恭敬了……

那麼她的父皇到底是想告訴她什麼呢?

難道是身份嗎?

公主所做的那些事情,在皇上的眼裡,那全部都是小女兒的她風波,一些吃醋的小把戲而已。皇上雖然不知道周子安為什麼這麼愛吃秦暮暮的醋。

在他看來,秦暮暮那小丫頭也不過是一個普通的女孩子罷了。有什麼值得自己親愛的小公主,生的這麼大氣?

那是不值得的,在皇上的細心安撫下,現在已經全部搞定了,所以公主早就不生氣了。現在只躲在他懷裡盡情撒嬌呢。

有女兒在身邊,皇上又一次在她的身上得到兒女的歡樂。此刻也就不想叫另外一邊的李雙希回來了。

因此李雙希的心情,現在卻變得有些忐忑,她時不時的撩起帘子往那邊看過去。心裡想的是,為什麼皇上還不叫她回去啊?

難不成公主已經在他的耳邊說了什麼不得了的大事情了嗎?而且還是有關於她的事情?

李雙希這個性子啊,就是容易想的多,還容易把事情越想越壞,此刻倒是把坐在她身邊的九皇子給嚇著了。

「暮暮,要是在我這邊坐的不舒服,不如回到父皇的車架上去吧?」

雖然九皇子的話語此刻還算得上貼心。但自己嚇自己的李雙希,此刻已經有些瘋魔了。她甚至已經給自己想到了好幾種死法。

果然話本子看的太多,真的是要不得的……

尤其是像李雙希這麼悲觀愛想的人,就更可怕了。明明那邊車上只是在共續父女情而已。

「我是死了,可怎麼啊?」

被自己嚇得六神無主的李雙希,此刻也是不管不顧了。她抓住九皇子的胳膊,不停的搖晃著。

這在一個喜歡她的人眼裡無疑成了撒嬌的行為。此刻九皇子反倒不想問清楚了。

他的暮暮想幹什麼就幹什麼,只要她開心。她想做什麼都可以。雖然他並不知道,秦暮暮此刻想幹什麼。但只要順著她就好了吧?

「我會一直守著你的,你不會死的。」

「我不會死嗎?」

「我一定會保護你。」

一定會保護她嗎?說實在的,真的讓李雙希有點安慰。九皇子是真心對她好的。就算這份好的根源不是對她的。但她李雙希也得到了啊。她應該感恩的……

雖然這不是她想要的,雖然這肯定不是她想要的東西……

但既然已經這樣了,她還有什麼辦法呢?還有什麼辦法呢?

雖然九皇子的話語此刻還算得上貼心。但自己嚇自己的李雙希,此刻已經有些瘋魔了。她甚至已經給自己想到了好幾種死法。

果然話本子看的太多,真的是要不得的……

尤其是像李雙希這麼悲觀愛想的人,就更可怕了。明明那邊車上只是在共續父女情而已。

「我是死了,可怎麼啊?」

被自己嚇得六神無主的李雙希,此刻也是不管不顧了。她抓住九皇子的胳膊,不停的搖晃著。

這在一個喜歡她的人眼裡無疑成了撒嬌的行為。此刻九皇子反倒不想問清楚了。

他的暮暮想幹什麼就幹什麼,只要她開心。她想做什麼都可以。雖然他並不知道,秦暮暮此刻想幹什麼。但只要順著她就好了吧?

「我會一直守著你的,你不會死的。」

「我不會死嗎?」

「我一定會保護你。」

一定會保護她嗎?說實在的,真的讓李雙希有點安慰。九皇子是真心對她好的。就算這份好的根源不是對她的。但她李雙希也得到了啊。她應該感恩的……

雖然這不是她想要的,雖然這肯定不是她想要的東西……

但既然已經這樣了,她還有什麼辦法呢?還有什麼辦法呢?

還是沒有辦法吧…… 啊……回過神來的李雙希,忍不住拍了拍自己的頭……剛剛都做了什麼啊!

「暮暮,心情好一點了嗎?」

嗯,感覺更糟了。

李雙希看著九皇子,現在該怎麼辦?本來他們之間就有一個天大的誤會。現在還……要是他誤以為她改變了心意?

太不妙!李雙希搖搖頭,似乎這樣可以讓自己更聰明一點……千萬再不能這樣做了。

「暮暮?暮暮?」

九皇子見李雙希在那裡搖頭,心裡有些發慌,自己這樣做果然還是讓她為難了。於是,他又坐的更遠了一點。自己這樣莽撞,又嚇到了暮暮。雖然他願意把自己的一切都告訴她,但此刻看來還不行,他得給暮暮更多的時間,他願意等。

「被嚇到了吧。」他說著,離她又更遠了幾分,「我不會再那樣了。」

看著九皇子的神情,李雙希心裡有些不忍,如果她是真的秦暮暮,那九皇子也就不會這樣為難了吧。聽旁人說,他們大概是兩心相許的。卻因為……李雙希也總結不出來……這裡面的事情還是太過複雜了。

「是我唐突了才對。」李雙希決定還是先安慰眼前人,「是暮暮的行為引起了您的誤會,所以才……」

李雙希原以為這樣說就可以了,但是……九皇子的神情卻愈發黯淡下去。那她要怎麼說才行啊……

「暮暮,你就這裡坐吧。」

說著,九皇子居然就直接跳下車……李雙希擔憂的挑起帘子,看了出去,「殿下,你回來吧。我下去就好。」

「暮暮,你就讓我為你做一些事吧。」

九皇子說著便策馬向前奔去,很快消失在李雙希的視線里。這下……李雙希趕快看向了另一邊,皇上和公主似乎並沒有注意到這裡。李雙希的心安了幾分。

但這也許只是李雙希自己的想法罷了。

「父皇,我們不去看看嗎?」

周子安聽到那邊的說話聲,原本就想過去看看,但看到她父皇的眼神……周子安還是忍住了。

「為何要去?」皇上看了看自己的女兒,「你和少嶺沒有緣分,但不代表他們之間沒有。」

啊……周子安心裡又有些生氣了,秦暮暮!秦暮暮!!為什麼她總是比自己幸運那麼多?

「別生氣。」皇上像是看出了自家女兒的心思,「要是想嫁人了,朕把全天下的好男兒都找來讓你相看,定會讓你找到比秦少嶺更好的夫婿。」

聽著皇上這般說,周子安紅了臉……她把身子轉過去,「唔……人家,人家才不是這樣想的呢!」

不得不說,這番話確實讓周子安有些心動。但秦少嶺……卻也是她放不下的人。

她真的放不下他啊。

但周子安並不知道,秦少嶺就在不遠的鎮子上等著他們。要是她再見到他,她又會有什麼反應呢?

話分兩頭,九皇子策馬來到了鎮上。他環視四周,見這裡雖小但也是算得上繁華。看著滿街來趕集的人們,九皇子的注意力被那簪花鋪子吸引過去了。

他心裡想起兩個人來,一個是他的妹妹子安,另一個就是暮暮。兩個都是可愛的姑娘,都是他心裡極為重要的人。此刻看著那些簪花,他就想起了妹妹和暮暮,如果她們可以戴上也是很好看的吧?

「這位公子,來給心上人買東西嗎?。」

迎面來了個清秀女孩,頭上戴滿了釵,卻穿著素色的衣服。真有種素凈又華麗的怪異之感。怕也是為了自家生意才如此的吧?

「您是這家店的掌柜吧?」九皇子拿起桌面上已經擺好的簪花,「我想為我的兩個妹妹挑件禮物。」

九皇子神色一暗,到底還是不能說她是自己的心上人啊。他想起來之前秦暮暮的模樣,還是有點難過。心裡不知怎的升起一股悶氣。是啊,他是說了願意為她做一切事情,但如果……這件事是永遠離開她,不再喜歡她……他還是很難做到。

可到底他還是怕她難過的。

「哦?」女子見他這樣說,「可是我看公子的神情,可有些……」

她故意不說後半句話,只是微笑著看他。這公子生的俊俏,她看得也是心生歡喜。在這簪花鋪子,她遇見過不少人。這其中有兩心相許的良緣美眷,也有貌合心離的湊合夫妻。也有待嫁的姑娘和為心上人買簪花的小子。在這小地方,大家都是那般熟悉,所以……所以也就太過無聊了。

現在遇見這位公子,她突然有點想留住他,讓他為她畫眉,為她戴上釵環,成為人人羨慕的夫妻。這或許有些大膽,但是她柳杏從不是那嬌滴滴的閨閣女子。作為一個買賣人,她深知看中了的就不要放手。

「掌柜的,你只需要為我拿出這店裡最好的簪花,其餘的事情你不要多問。」

似乎是感受到了柳杏的心思,九皇子突然變得嚴肅起來。他只是將一個錢袋放在桌子上,然後就轉過身去,不再看她了。

「請掌柜的,把你們店裡最好的拿出來就行。」

「如果我說,我這店中最好的……便是我又如何?」

這是和暮暮極為不一樣的女子,或是說這是和現在的暮暮極為不一樣的女子。九皇子慢慢轉過來,看向那個女人。可惜,這掌柜雖然也是可愛的姑娘,但不喜歡就是不喜歡,怎麼也勉強不來。

……

怎麼也勉強不來嗎?

九皇子想到這裡,又想到了秦暮暮。他此刻義正言辭的想著,怎麼也勉強不來。那他和暮暮也是如此啊……本想著要剋制自己,但……但那顆心,那份喜歡又怎麼克制的住?

想到這裡,九皇子的心也軟了幾分,語氣也柔和了,「掌柜的可別說笑,我只是買簪花的。」

「唔,那公子你看這支如何?」

柳杏卻是不急,只要他在這鎮上一日,她就機會能夠……與他相攜到老。她確信自己就有這份能力。所以她還急什麼呢?現在就是要打聽清楚。這位公子到底是路過還是長居呢? 艾弗森靜靜的堅立在張若寒前眼前,他身上的紋身,頭上的頭套,以及戴在右手上狹長而健美的護臂,一切的一切,在張若寒的眼中都是如此的熟練,如此的親切!

而現在張若寒要做的事情,便是從艾弗森身體上踏過,或者反而被艾弗森給踏過!

他不希望自己被阿倫踏過,那就只有去打敗阿倫!

我來了!

心中爆喝一聲的張若寒左腳猛然踏出,以讓人乍舌的速度,連人帶球驟然憑空橫移到艾弗森的左側,順式向前全力的衝去,

他要衝過艾弗森,衝過籃球場上最快的男人!

第一次親眼目睹到張若寒的極速突破,不禁掩嘴而驚的人們,在看臺上驚起一片愕然的驚呼聲,

此等的極速,是他們經常能夠看到的!

每當艾弗森想要從別的球員面前,簡簡單單,只用速度便可以強行穿過對方的防守時,他們便會看到如此極速的身影!

如今他們同樣見到這到了如此極速的身影,但是,卻是向着艾弗森衝去的,向着nba的速度之王衝去的!

太快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