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4, 2021
73 Views

「是啊,餓了。所以你們都小心點。」疾律露出一抹猙獰的笑容,白晃晃的牙齒看起來別樣的恐怖。

Written by
banner

「鳳梨是可以吃的哦。」端木玥突兀的一句話。

原本,他小爺想表達的就是。鳳梨是一種水果,鳳族的那人叫這麼一個名字。小心會死的快啦。

但是,疾律前面才有那麼一句話。後面,他就來了這麼一句。

端木玥的話一出口,無數的目光都掃在了他的身上。

「哈哈,玥小子這話說的不錯。」疾律剛聽到他的話,同樣是一愣。接著一聲大笑,很是贊同端木玥所說的話。

什麼不錯?!

端木玥盯著疾律的鷹頭,一個白眼掃過去。這老傢伙,擺明了不整死他小爺,誓不罷休啊。

不過,他話都說出口了。不管是對是錯,是善是惡。

有些話,對於有些人,可以解釋一下的。因為你知道,你解釋了之後。是可以消除這之間的誤會的。

但是,有些話一旦你說出口了。對方還是那種,你明知道解釋了,也不會有任何改變的人。

那麼,緘默就是你最好的選擇了。

這樣的人,他們愛怎麼想,就怎麼想。解釋都解釋不清楚,只會浪費時間。

「玥弟。」就在端木玥保持緘默的時候,他腦中響起了一道聲音。

「鳳家那小子將我的話帶給你了么?」端木玥回著。不轉身,不扭頭,只是精神力交談著而已。

「你說小白啊。我已經收拾過它了。」聽到端木玥如此任性的話。他的腦中想起小白回來的時候,那股子頹敗消極的神態。忍不住想笑。

小白見到端木玥的瞬間,就認出了她是它的女主人。

但是,某白想要裝逼一下。畢竟,它家主人平常的時候,可是高冷范兒十足的。

它想。它裝的和主人一樣樣的,一定會討自家女主人的歡心的。

畢竟,女主人既然是喜歡自家主人的。就一定是喜歡他那種性格的。

但是,小白它怎麼能夠想得到啊。自家的主人在女主人的面前竟然是那個樣子的?!

真的是親耳聽完麒麟那傢伙的話后,它獃滯了很長的時間。又消化了很長的時間。

不想相信,可是不得不相信啊!

果然,它離開主人的時間太長了。不知不覺間,主人竟然變成了這個樣子。

恐怖,真的是太恐怖了。

鳳淵忻一將女主人的話帶給主人之後,某白就受到了冷宮的待遇。

主人也不順他的毛了,甚至連親近都不願意。還叫它『肥白』。

肥,女主人說它肥。它忍了!畢竟女主人是不常見的。叫個一次兩次的,它忍受了。

但是,主人這可是天天都要見的。並且還要說上話的。

這主人每次都要叫它『肥白』,它怎麼受得了啊。

並且,因為女主人說了她很不喜歡它。所以某白被禁止出現在端木玥的面前了。它一被禁足,享受的就是麒麟那個傢伙了。


如今,火麒麟就那麼威風凜凜的站在君月離的肩膀上。一對銅鈴大小的紅眸盯著前方不遠處的端木玥。一顆心蠢蠢欲動啊。

赤冉已經明白了一個真理。

那就是,只要它討好了女主人。主人這邊就會一帆風順啊。

白染就是一個例子。白染,就是君月離口中的小白。那隻肥狐狸。

「小白?」端木玥聽到君月離對那隻肥狐狸的稱呼,深下了瞳眸。「這麼難聽的名字也只有你能夠取的出來。」

不屑的聲音,擺明了他十分的鄙視。

某小爺也許是忘記了,他給自家獸獸起的名字。也是這麼的難聽的。

「到了。」

疾律從空中落下,肉眼可見的紫色結界就在眼前。端木玥光是看著這結界,渾身就不舒服了起來。

雷劫,他小爺可是親身感受過的。那滋味……

真是爽到骨頭都酥麻了起來。

眼前這結界,已經不能夠單純的認為是結界了。因為,結界之上覆蓋了一層雷霆之力。

如果貿然行動,或者是想要強行進入這神域深淵中的話,不電死你,也要劈你個半死。

神域深淵紫色結界半米之內的土地,已經成為了焦黑一片。真的是寸草不生啊。

「律老頭,摸上去的感覺會是怎樣的。」端木玥忍不住的問道。他的人站在焦黑土地的邊緣。

他為什麼會這麼問。是因為他在這結界之上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力量。如果這股力量能夠被吸收的話……

端木玥的想著,儘管牙齒都在打顫。但是他小爺還是伸出了手,想要去碰觸面前這層紫色雷霆之力的結界。

「玥弟,不可!」就在端木玥的手已經伸入到了焦黑土地的範圍之內。

直接去觸碰那紫色的結界,端木玥還不至於那麼傻。他只是想要引一道雷霆之力在自己的手臂上。

小試一把,不至於將自己的小命搭在這裡。

可是,眼看一道雷霆之力就要劈在他的手臂上。端木玥的視線中出現了一隻手,那隻手抓住他伸入焦黑土地中的手臂。

猛然一發力,將他整個人都拉扯到了後方。

「轟——」那一道雷擊在地面上,竟然還反射出了幾道電花。

「玥弟,不可任性。」君月離拉住端木玥的手臂。如果他沒有及時阻止,恐怕端木玥這條手臂就不存在了。

他想著那後果,抓著端木玥手臂的力量就大了起來。

「玥小子,你這是幹什麼。還沒有進入神域深淵,你就想缺胳膊少腿了?」他疾律還沒有反應過來呢,那紫色的雷已經劈向了端木玥的手臂。

他看到那一幕,真是齜牙欲裂了。因為,他來不及阻止。要知道,他疾律可是將端木玥看得很重的。

「這雷,好生厲害。」


在端木玥親眼見證了雷劈在了地上,還能反射出幾道電花的那一刻。他清晰的感受到了。

那雷,真的是要比渡劫時的雷,強悍了太多。

「君月離,謝了。」端木玥用著被他緊緊抓住不放的手拍拍他的肩膀,表示他的感謝之意。

「玥弟,你這態度很有問題!」君月離瞪著端木玥的人,板過他的身子。雙手放在端木玥的肩膀上,盯著他的眼睛。

「端木玥,這裡是暗潮峽谷。這裡的一切都很危險!這層紫色結界,你絕對不可以碰!」

他的聲音帶著一抹激動。端木玥今日輕浮的心態,還有他臉上滿不在乎的表情。刺激到了君月離的人。

他真的很想將端木玥這個女人搖的頭腦清醒一點,讓她精明一點,小心一點。


可是被君月離搖著,端木玥頭暈了。大腦一片混沌。

「喂!你好了沒有!」某小爺一聲大吼,整個人不爽到了極點。

「君月離,你過分了哦!小爺都暈死了,一會吐了怎麼辦?!」明明,端木玥說出的這句話是惡狠狠的。甚至瞪著他的人。

可是,某個男人聽到最後那句『吐了怎麼辦』,立刻消了火氣。甚至,還伸出了手,幫端木玥順著胸膛的位置。

雖然,端木玥小爺現在是男人。男兒身。

但是,一個男人被另外一個男人一遍遍的摸著胸膛的位置。雖說是幫他順氣。

可是,太明目張胆了有沒有!

特別是他端木玥小爺是女人,真真正正的女人!

「君-月-離!」

端木玥一聲咆哮,接著是咬牙切齒的聲音。看著他的人,盯著的他的爪子。「這手,是不是不想要了?!」

「如果不想要,小爺幫你除了他!」

微風吹過,端木玥的話幾乎響徹了這片空間。特別是,他的話落的那一刻,君月離的手還沒有離開他的胸膛上。

無數雙眼睛在這一刻落在了端木玥和君月離的身上。

一個個的,不是眼神怪異,就是略帶曖昧的光澤。

「玥弟,我這不是怕你真噁心的吐了。所以幫你順氣嘛。」說著,君月離還再次摸了一遍。氣得,端木玥都抖了起來。

「君月離,你給我去死!」 「玥弟,你再粗暴下去。我就直接上嘴了啊。」君月離真的是從端木玥知曉了他還是光明聖子的那一刻。

整個人都粗暴了起來。

這性格,比起當初究竟霸道了多少啊!

上嘴?某小爺聽到他的話,磨牙磨牙。

萬惡的,可恨他小爺打不過眼前這傢伙。被制服,竟然變成了分分鐘的事情?

相差,怎麼如此之大。這是端木玥沒有想過的。

「你鬆開小爺。我不動手就是了。」他的聲音陰冷。微眯著紫眸盯著這個男人,真是可惡。

但是,好漢不吃眼前虧。

等他小爺能夠打得過這傢伙的時候,小爺我打死他!

「玥弟,你是不是說我壞話了?」君月離盯著面前的人,好聽的聲音傳入到端木玥的耳中。

一張俊臉無限的靠近他,最終被端木玥給推開了。某小爺心裡腹黑道:丫的,這都能夠聽到。此乃神人也。

不過,神不神,對不對。他小爺都是不會承認的。

打死都不承認!

當然,端木玥已經篤定了。眼前這個男人根本就不會真的和他動手。

「玥小子,你和他很熟?」端木玥一抬眸,就看到了與他小爺臉挨得很近的疾律老頭。

君月離這傢伙離他小爺的臉近一點,算了。他忍受了。

畢竟,這個男人是他端木玥認定的人。雖說這傢伙日漸粗暴了起來,無法無天了起來。

但是,這個男人已經標上了他端木玥的標籤。

所以,他幹什麼,端木玥認了。

可是,疾律這個老傢伙搞什麼啊!端木玥抬手一拳頭就揮了過去。這要是打在了臉上,非得毀容不可。

「玥小子,你要對我這張臉做什麼!」疾律輕輕鬆鬆的就避開了他的拳頭。可是,對於端木玥要毀他容這件事情,不能忍!

疾律雖然不靠臉吃飯。但是,他也是有審美觀的。特別是自己的這張臉,絕對不能夠太丑。

太丑了,他自個看著都覺得難過。

「哼。」端木玥一聲冷哼。這就是他給疾律的回答。


「忻兒,月離和那個年輕人是什麼關係。」火鳳一族的族長鳳毅盯著君月離與端木玥親密的舉動,問道。

特別是,那個年輕人和疾律的關係也非同一般。

疾律的醒來,出乎所有種族的預料之外。原本,他們火鳳一族也是有心想要吞下他們疾鷹一族的城堡的。

可如今看來,想要吞下,不容易!

「爹,那傢伙我上次去疾鷹一族的時候見過。似乎是他們新招攬的貴客。」鳳輕盯著端木玥的那張臉。不過,他記得當時這個傢伙眼睛的顏色似乎是墨綠色的。

可是如今,竟然變成了紫色?

還有,鳳輕的目光在疾鷹一族那群人的身上掃來掃去的。尋找著那隻狐狸幼崽的存在。

「怎麼,不在?」他喃喃自語。鳳輕還打算著今天地心之草爭奪賽的時候,要那隻臭狐狸幼崽好看呢!

「什麼不在?」鳳淵忻聽到自家三弟的話,問道。

他已經將自己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訴了自己的父親。君月離和那個黑衣青年是什麼關係。十有八九是戀人的關係。

在鳳淵忻說出戀人的關係的時候,身為火鳳一族族長的鳳毅直接震驚了。

因為,在他的眼中那兩個人都是男人啊。

都是男人,卻是戀人關係?他下意識的以為是自己的兒子在騙他玩兒呢。

可是,鳳淵忻是那種重來不開玩笑的人。天賦也是他這一輩中最高的。

「父親,那個青年是女子。」鳳淵忻正要聽鳳輕說他在尋找什麼的時候,看了一眼鳳毅面上的表情。又補充了一句。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