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4, 2021
124 Views

顧青衣這才拿出紙條,心情凝重,他找遍青山所有資料都未找到的東西,居然在自家找到了,雖然之前只是來這裡碰碰運氣,沒想到還真讓他中了。

Written by
banner

然而他半點開心的感覺都沒有。

這『養鬼』兩個字別提有多刺眼。 千萬人,不到片刻時間,就全部潰敗,倉皇逃竄,讓著段烈的心不斷的往下沉。

「完了、全完了……」

段烈心中喃喃自語,林楓的強大,出乎了他的意料,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太過震撼人心。

那武魂,竟能化作千紫蛇,將人吞噬掉,這太可怕了,這種時候的林楓,誰人能動,再多的人,也不可能殺得了他。

林楓,就是煞星、是魔鬼。

不僅是人群,林楓自己都心中頗為震撼,殘魂天術,不愧是尊者留給他強大手段,太厲害了。

這段時間的痛苦修鍊,如今的他,已經分出了千餘縷靈魂的力量,這千縷靈魂,恐怖著紫蛇武魂,化作千餘紫蛇,隨心所欲,隨意而動,瞬間,可殺千人。

因此如今的林楓,不懼人海戰,來多少,他就能殺多少。

而且,這還是修鍊沒多久,若是有一天,他林楓能夠幻化出萬縷靈魂,將更加的恐怖,化千萬紫蛇,瞬間可殺萬人,誰人能擋。

廣場周圍的人群,則感覺有些夢幻,林楓,太可怕了。

抬起頭,林楓的目光看向了段烈,讓段烈的心狠狠的顫動了下,林楓那平靜的目光,落在他的眼眸中,卻像是魔鬼一樣。

「殺我?」

林楓的嘴中吐出一道聲音,很冷,讓段烈的心,再又一顫。

這次,林楓真要殺他了。

剛才林楓就警告過他,想清楚,但是,他還是下了命令,誅殺林楓的命令。

如今,千萬人的軍團潰敗,被擊潰得完全不成形,林楓,準備要找他算賬了。

「我是雪月王爺。」

段烈冷漠的吐出一道話音,彷彿想震懾林楓。

「我是雪月諸侯,被冊封為赤血候,封地揚州城。」林楓淡漠的說了一聲,回應道:「但是你這王爺,卻要殺我,似乎沒有顧忌我諸侯身份吧!」

段烈神色一顫,林楓這麼說,顯然是想告訴他,你身為王爺,要殺我這侯爺,那麼,我憑什麼要放過你。

林楓,還是要殺他。


「諸侯,終究是被冊封,我段烈,是王爺,流淌著的是皇室血脈,你殺我,是藐視皇室威嚴。」段烈將皇室搬出來,讓人群心頭微顫,段烈,他害怕了,他畏懼林楓,才會如此。

他怕林楓殺他,段烈和林楓,差遠了。

「皇室血脈?」林楓笑了,平靜的笑了:「段寒,也是皇室血脈,他要殺我,所以,我殺了他,我現在,依舊好好的站在這裡。」

段烈眼眸一顫,沒錯,林楓,連天狼王的兒子都敢殺,天狼王和他同為王爺,但地位比他尊貴多了,林楓連天狼王都不放在眼中,又豈會在乎他。

目光閃爍不定,段烈眼眸看向了身旁的禹天行,如今,只有靠他們了。

禹天行卻看都沒有看段烈一眼,身體漸漸的移開,和段烈拉開距離,這一幕,讓段烈的心又狠狠的抽搐了下。

禹天行,剛才還許諾他,但此刻林楓無人能擋,他卻退避開了,讓他單獨,去面對林楓。

好冷、段烈只覺心中透著一股寒意,人心,可怕、冷漠。

此時的禹天行心中正在嘲笑段烈,太愚昧無知了,殺林楓?能殺林楓的話,段天狼豈會不殺,輪得到他段烈?

林楓殺了他段烈的女婿,但林楓,還殺了段天狼的親生兒子,誰的仇恨大,一目了然,但段天狼,卻沒有找林楓復仇,殺林楓。

其一,是因為林楓身邊還有更強的玄武境強者,段天狼殺不了。

其二,是因為二皇子,那日二皇子已經表態,林楓,是他的人,誰敢當眾殺林楓,不是擺明要和二皇子結仇嗎?

禹天行,就算他想殺林楓,也最多是暗殺,不會明目張胆的殺,和段無涯結仇,不智。

至於他慫恿段烈,有兩個原因,若是段烈僥倖能殺了林楓,當然最好了,殺不了也沒關係,可以激怒林楓殺段烈。

林楓殺了段烈,激怒人群,激怒皇室,所有人都仇視林楓,這對一直想要林楓死的禹天行,當然是好事。

也只有段烈這種蠢豬會相信他的話,真的去殺林楓,太愚昧無知了。

此刻,他只需要以一個旁觀者的身份,看事情的進展便可以了,無論誰死,都能達到他禹天行的期望的。

今日林楓到來,如此狂妄,他禹天行,很高興,因為林楓又得罪了一大批人。

不僅是禹天行,月天辰眼眸閃爍不定,林楓,太妖孽了,若是有機會,一定要殺了。

如果等到林楓到達玄武境界,對他們的威脅更大,必須趁早抹殺,如今林楓已經是靈武九重,距離玄武似乎只有一步之遙了。

禹天行和月天辰等人,各懷鬼胎,唯獨段烈被利用,愚昧無知。

林楓自然不會去理會人群心中的鬼胎,他只知道,段烈,今日必死無疑,一定要殺。

腳步踏出,一股殺意,在他的身上綻放,他的身體緩緩的朝著段烈*近。

「林楓!」段烈臉色僵硬,非常的難看,他已經不再將希望寄托在禹天行的身上,對方,根本靠不住。

「我已經提醒過你幾次,想清楚,再下令,可惜,你還是下令了,要殺我,既然如此,就準備承受下令的代價。」

林楓淡淡的說了一聲,聲音冷漠,殺機畢露,一股劍氣,衝天而起,將段烈的身體籠罩住,刺痛著段烈的身體。

他終於明白了一個現實,在今日的舞台,林楓是絕對的王者,這裡沒有人能擋住林楓。

玄武境之下,林楓就是無敵的存在。

其實段烈並不知道、人群也都不知道,有玄武境,就能奈何得了林楓?


在天洛古城,玄武境的強者,林楓也殺了不少,而且,那還是幾個月前,如今林楓已經可以幻化出千縷魂魄,若是使用各種強大的神通手段,再使用武魂祭,又會多恐怖?

沒有人知道,因為林楓在這裡根本不需要使用。

「不用抱有希望了,殺我之令下達之時,你的結局,就已經註定,段烈,我給過你機會。」

林楓看著段烈閃爍的眼眸,淡漠的吐出一道話音,隨即,他的腳步顫動,身體凌空射出,直接朝著段烈撲去。

「你敢?」段烈怒吼一聲,身體狂退,然而卻在此時,無窮無盡的紫蛇直接凌空撲出,彷彿千萬妖蛇藤蔓,將他的四面八方都包裹住,隨即,將他段烈整個人,也都包裹在了其中。


這一幕,讓許多人心頭微微顫抖了下,完了,看著那被紫光包裹的段烈,人群都明白,段烈死定了。

果然,紫蛇武魂怒吼了一聲,當紫光散去,段烈的身影便消失得無影無蹤。


段烈,死!

人群心頭顫抖,而禹天行和月天辰,眼中則都閃過一絲冰冷的笑意,心中全部是惡毒的心思,一定要置林楓於死地,林楓,不能留。

ps:出門喝喜酒去,早上六點多就起來了,晚上再繼續碼字。。。 皇城之外,蒼茫古道之上,三道鐵騎,如狂風般奔騰。

鐵騎上的身影,都帶著斗笠,披著長袍,腦袋微微低垂,面目處於陰影之下。

而且,左右兩人帶著的斗笠之下,似乎還有著青銅面具,將那兩人的面容遮掩住。

鐵騎踏過原野,踏入皇城外城,最終,在清心酒樓之外停了下來。

清心酒樓的人群,接過他們坐下的鐵騎,引領著三人進入酒樓上的雅座。

而三人都沉默,一聲不吭,直接來到一處酒桌上坐下,非常的平靜。

「三位,需要點什麼?」

店夥計對著三人問了一聲,此時,只見那為首之人,面目緩緩的抬起,露出一張乾淨的臉,但在這乾淨的臉上面,那雙眼睛,卻滿是深邃與滄桑,彷彿歷經了世間的滄海桑田、人情冷暖。

「來一壺茶、兩壺酒,再加幾個小菜。」男子輕聲說了句是,聲音很溫和。

「好嘞。」店夥計應了一聲,隨即離去上酒菜。

「將軍,要不要我去打探一下。」此時,坐在中年男子身旁的人開口說了句,卻見中年男子微微搖了搖頭,低聲道:「先等等吧。」

那人微微點頭,坐在那不再說話。

不過就在此時,清心酒樓,突然熱鬧了起來,酒樓下許多人踏了上來,不斷的議論著什麼,顯得極為的興奮。

「王少,什麼事這麼興奮?」此時,一道聲音在酒樓中響起,卻聽一人回應道:「哈哈,讓你不要一直呆在酒樓,如今,錯過了聞人岩和段玉的大婚吧。」

「段玉和聞人岩大婚,浩大的排場整個外城的人都看到了,即使過去,又能看到什麼。」那說話之人搖頭說道。

「看不到什麼?我能告訴你,今天,所有到場的人,一個個都被震驚得說不出來話嗎?我能告訴你,我們剛才,經歷了一件真正驚心動魄、終身難忘的一幕幕嗎?」

「驚心動魄、終身難忘?王少,沒這麼誇張吧!」

「就是,一個大婚,最多浩浩蕩蕩,場面壯觀,最多幾天恐怕就能忘了。」

「浩浩蕩蕩,場面壯觀?豈止如此,你們出去看看就知道,現在整個偌大的外城,恐怕都已經徹底的轟動了、瘋狂了,今日,是聞人岩和段玉大婚之人,但是,聞人岩、以及段玉之父段烈王爺,都死了,被人殺了。」

聞人岩和段烈王爺、死了,被人殺了!

聽到這句話,眾人的心猛烈的顫動了下,目光凝固在那,酒樓中竟出現了短暫的寂靜,不過隨即,就徹底的轟動了起來。

「怎麼回事,王少,你說清楚點,到底怎麼回事?」

「就是,聞人岩和段烈王爺,怎麼可能會死,誰敢殺他們,誰有能力殺他們?」

無數的問題從人群的口中吐出,不過全部都是在詢問聞人岩和段烈的死,這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聞人岩和段烈,怎麼可能會死,誰有這種膽量和實力殺他們。

那酒桌上帶著斗笠的三人似乎也提起了興趣,那兩名帶著面具的人,聽到聞人岩的死,頗為震撼,而那中年男子,則對段烈的是比較感興趣。

不過這時候,那王少卻賣弄關子,閉口不言,嘴角含著淡淡的笑意。

「王少,今日的酒菜,全包在我身上了。」此時,一道聲音傳出,那被稱為王少的男子頓時笑著道:「好了,既然眾位都這麼想知道,我便告訴大家。」

「你們可還記得,昔日烈火焚城,逆轉乾坤,殺幾十萬敵軍、並且千里單騎營救公主的天才。」

「當然記得,林楓,這名字,誰能忘記。」

「呵呵。」那王少淺淺的笑了下,隨即道:「林楓,回來了、他重新回到了皇城。」

「林楓,回來了。」人群目光一凝,林楓他消失了這麼久,終於又重新出現了么!

「王少,這林楓回來,難道與聞人岩和段烈有關係不成?」有人立即問道。

「當然有關係,你們還不知道吧,林楓,昔日和聞人岩同為雲海宗的弟子,不過,在段天狼滅掉雲海宗的時候,聞人岩選擇了叛變,但林楓卻一身傲骨,寧死不屈,最終他殺出重圍,活了下來,雲海宗的宗主之位,也傳給了他,所以林楓他恨天狼王,殺了天狼王之子,而且,此次聞人岩大婚,他踏足王府,親手斬殺了叛徒聞人岩,段烈想要為聞人岩報仇,也被林楓一起殺了。」

這王少描繪得有聲有色,讓人群心生嚮往,他們彷彿看到天狼王圍攻雲海宗、林楓單人獨劍衝出重圍的情景,英雄拔劍、染血天下。

他們又彷彿看到了林楓在王府當中,絕世輕狂,誅殺叛逆的英雄豪情。

他們的心,變得不平靜了起來,林楓,竟然在聞人岩和段玉大婚的日子,殺了聞人岩以及段烈,他果然還是和以前一樣的狂。

可惜了、太可惜了,他們竟然沒有去,沒有親眼見證這震撼人心的事件。

那王少看到眾人的反應極為滿意,然而就在這時,幾道身影同時出現在了他的目光,一雙冰冷嗜血的瞳孔盯著他的眼睛,身上帶著濃郁至極的煞氣。

「此事過去了多久?」

這出現之人冷漠的問了一聲,讓那王少心頭一顫,道:「就在不久前,現在,消息已經在皇城外擴散,恐怕不久后就會傳遍整個外城,我絕對沒有說半句謊言。」

那人的身影閃爍了下,又瞬息離開,回到了位置上,看著那帶著斗笠的中年男子道:「將軍,事情剛發生不久。」

「我們走。」中年男子站起身來,將杯中之茶一飲而盡,隨即又踏出了清心酒樓,朝著段烈所在的王府奔去,不過等到他們踏足王府的時候,人群卻都已經散了,正如剛才那人所說的那樣,林楓重回皇城,斬殺聞人岩以及段烈的消息,傳遍了整個外城,並不斷在皇城內城中滲透。

段烈,可是雪月國的王爺,一個王爺的死,絕對不能說是小事,已經足夠引起雪月高層的重傷了。

恐怕此次的風波,沒有那麼容易過去,林楓不可能殺了段烈之後,還能平平靜靜、一點事也沒有,那些和林楓有仇的人,不會答應。

比如禹天行和月天辰,他們離開王府之後,就開始奔波、並不斷秘密傳書,準備對林楓動手了。

林楓的天賦,太恐怖,一定不能留。

對於這一系列的後果,林楓他並沒有考慮,他只是在做他該做的事情,聞人岩這叛逆之徒不死,他林楓的心難安。

殺聞人岩,他無悔;段烈要為聞人岩復仇、要殺他林楓,林楓自然也不會客氣,斬殺段烈。

一切,都堂堂正正,無怨無悔。

天一學院,林楓再一次踏足了這熟悉的地方。

如今的林楓也算是名人,尤其是他還狂虐了天一學院排名第四的弟子,獨孤傷,他曾被林楓*迫下跪、甩耳光,狠狠的虐待了一番。


據說,那獨孤曉,他在揚州城的時候,也被林楓,斬斷了一條手臂。

再加上林楓做過的一些其他轟動大事,可以說,天一學院的人各個都看過林楓的畫像,甚至有不少人將林楓視為天一學院的驕傲,即便林楓至始至終,就沒有承認過自己是天一學院的人,他只是在學院中修鍊而已。

「是林楓。」

「看,林楓,他回來了,回了我們天一學院。」

在天一學院內,許多人不斷喊出聲來,他們,看到了林楓,這早已經名動雪月的人物,和他們在一個學院中。

ps:草,被拉著不準走,喝酒喝的現在頭還是暈沉沉的,但還是會忍著再碼一章。。今天更新太少了,無痕感到抱歉。 如此看來,顧家似乎隱藏了太多的秘密,否則顧長安沒有必要那麼緊張。

默默的把紙收好,又抖了抖衣袖,把曲悠然放了出來,曲悠然一屁股摔在了地上,痛的皺眉頭。

「這是哪裡?」此時的她已經恢復了本來的身高,環顧四周,「這是書庫?」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