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4, 2021
91 Views

但是整個大廳,如此高大寬敞卻仍然站立擁擠着無數怨鬼,前仆後繼的朝着楊浩等人撲去,根本不帶有一絲一毫的停頓。

Written by
banner

“吼!啊!”

一個碩高的怪物出現在楊浩等人的陣營中,不用猜也能知道是誰。

‘隱幕!’

一顆烏黑的球體瞬間從林楠嘴中吐出,所有觸及隱幕的怨鬼全都哀嚎一聲消失化爲霧氣。

林楠似乎都沒有想到自己的隱幕具有如此殺傷力,不等多時,隱幕一個個的吐了出來,瞬間四周清空一片。


“給我讓開!”嘶啞的聲音,帶着無比怨重的屍氣朝着身邊人喊道。

就連那些怨鬼看着林楠都有些躲閃,這傢伙身上的怨氣似乎不比自身少多少。

隨着林楠的聲音想起四周瞬間空出一塊地方,還好林楠將四周清理出來不然還真空不出來。

林楠的鋼爪狠狠的砍在了牆上,一陣火花冒出,牆面上盡然留下了4道痕跡,而林楠的爪子卻燒了個通紅。

感覺到爪子上傳來的陣陣燃燒感,林楠不得不放棄這個打算,看來只有全部殺掉,在另想辦法了。

林楠別過頭顱,巨大的血瞳盯着遠處所有的怨鬼,一顆顆的隱幕能量球,在林楠嘴中形成,如同**一樣碰碰碰的亂/射出去。

四周怨鬼分分化作霧氣消失無形,空氣中已經成了迷霧的天下,只是迷霧的持續時間並不長,但是即便如此林楠的擊殺速度太快導致迷霧盡然形成了陣陣霧區,讓人視力模糊。

大概還剩下100多血脈能量時林楠選擇了取消變身,接着開始恢復體力和血脈能量。

周圍如今已經空出了大片空地,那些怨鬼似乎也有些頭腦,分分不敢上前,生怕林楠再度暴走。

漸漸的他們發現好久沒有聲響,逐步上前,卻被一道道銀白色的光明鬥氣斬殺。

怨鬼的數量遠遠無法想像,如今最多隻是擊殺了五分之一罷了。

隨着林楠與楊浩互相交替,雖然暫時遏制了怨鬼的步伐,這完全是因爲怨鬼的靈魂不純而且不完整根本思考不了多少問題,如果等他們找到規律,那時候估計就是必死之時了。

隨着時間的推移果然攻擊的數量越來越多,顯然那些怨鬼已經有很多摸清了林楠等人的底線。


看着一望無盡的怨鬼,林楠的臉上都露出了無奈與希望,楊浩等人的合擊技能早就結束,如今已經沒有當初那種殺傷力,而遊戲玩家也靠着僅有的對抗鬼魂類道具擊殺着少量的怨鬼,而原住民的隱士們也分分想盡辦法,甚至有個天賦異稟的隱士盡然開始現場溝通起了光元素。

可是除了不停的擊殺形成拉鋸戰外現在還能有什麼辦法。

“等等林楠!”

楊浩突然出手攔住了準備變身的林楠。

“別再變身了,不管這變身對你有沒有消耗,別再變身了。你自己走吧。”

林楠不語,四周的人也不語。

不錯林楠擁有帶人駭客的能力,但是剛剛實驗過了,林楠可以自行穿梭過去,但是隻要帶上人的話,不但林楠過不去還會遭到牆面的能量反衝。

這牆面顯然有特殊的魔法加持。

只見楊浩將手上一枚空間戒指卸下,接着動口默唸一番,戒指光芒一閃,楊浩仰頭示意林楠接着。

接過戒指林楠仍然不爲所動。

在場的人除了抵擋怨鬼攻擊的人外其餘人都在看着林楠。


這時候玩家中一人看了看身邊的幾名玩家,微微點頭後開口說道:“林楠,你拿上吧,這種數量的怨鬼……算了!你對我們的付出我們也看着呢,體力耗盡的感覺我們不是沒體驗過。別再這樣了,來到這裏的人哪個不是死過一次的!”

說道這裏他扭頭看向身後的那羣玩家,玩家們均都微微點頭。

“我們之所以這樣苟且偷生,無疑你也應該知道,第二次生命麼,更加珍惜了而已。其實跟你相處這麼久,我們雖然處處提防,別說我雖然對你挺有意見,而且進場把你當成假想敵,但是從來沒有想過背後黑你。說到底沒有你,我們也不會活到這會。別的不說你的這份人情我們都記下了。而且記在心裏,我們也不是毫無人性的機械。”

“你走吧,就當是代替我們活下去成麼?”

聽到這句話,林楠那握着戒指的手更加緊了。

“對了!”

說着那人伸出左手。

‘噌’的一聲。

左手上的腕錶瞬間脫落。

“這個給你!”那人微笑着,這是林楠有史以來第一次見到遊戲玩家真心的微笑。

那笑容裏包含了太多太多,幸福、解脫、團員、美好、憧憬!

“爲什麼?”

“不爲什麼,來這裏的人沒個人都有一段不可告人的祕密,我可以看得出來,你曾經似乎被拋棄,不管是友誼還是什麼。你的不信任天天寫在臉上,那眼神中的怨氣,似乎比現在的怨鬼還可怕。”說道這裏,那玩家嘿嘿一笑。

“不過我之所以幫你,是因爲這裏或許這個世界,能活下去的也就你有機會。而且我太累了,你應該知道我說的是什麼。”

林楠緊皺的眉頭再度問道:“爲什麼?爲什麼這樣對我?”

“就當是還你一個人情吧。”

四周的怨鬼越來越多,沒有了林楠的壓制怨鬼急劇的也越來越多。

“楊大人,你不知道,我們啊其實來自於另外一個世界。”

“哦?!你這倒是讓我長見識了。說來聽聽,你們那個世界是什麼樣子啊!你小子調侃我的吧?!”

只見那遊戲玩家‘噗’的一口鮮血吐出。

“我們那個世界啊,對於我們這些人有嚴格要求,如果透漏的話就會遭到懲罰,開始只是扣除一種叫做積分的生存道具,之後……”

‘嘔…’那遊戲玩家再度一口膿血吐出摸了把嘴才繼續說道:“之後就要遭受這種懲罰,繼續的話就當場暴斃了。” “唉,哥們。不如我們分開說,這樣一人承受點說不定你還死不了呢!”說着這人也將腕錶摘了下來遞給了林楠,甚至連林楠看都不看一眼,更別說說話了。

“我們來自一個被稱爲遊戲空間的地方!”

“那地方把我們當作遊戲玩家,你知道遊戲玩家是什麼麼?”

“不知道。”

“你們世界有沒有角鬥場之類的?我們就相當於腳鬥士。”

“只是我們這個角鬥場確實有點大了!”

四周的人你一句,我一句,邊反抗邊爲楊浩等人解答。

“我林楠替你們活着!我一定會活下去,我會想辦法讓你們復活!”

林楠看着身前那些毫不理會他的人,低聲說道,聲音雖然不大,但是四周所有的遊戲玩家都聽得到。

這時其中一名玩家輕聲說道:“或許用不了多久吧!我們就會在見面了。”

說完,那遊戲玩家微微一笑。

林楠一皺眉頭,深深的看了一眼在場的所有人,接着看到了楊浩對自己點頭。


‘嘭’

再看林楠位置已經空空如也。

“林楠?!他們呢?”

這幾人是剛剛對抗黑暗教廷時就受到重創的,前前後後大概20多人。

“林大人,楊大人呢?”

Wωω☢тт κan☢C 〇

那人渾身鮮血,即便是被遊戲玩家噴灑了止血噴霧劑,但是仍然有一些過深的傷口無法止血,如今這麼激烈的動彈,一些傷口再度崩開,即便是呲牙咧嘴依然滿面疑惑的看着林楠。

林楠一句話也不多說,從剛剛認主的空間戒指中取出一張潔白的卷軸。

“不!”

這時一個鐵血禁衛軍看到林楠手中拿出的卷軸大吼到。

可惜爲時已晚,林楠已經將卷軸撕成了兩半,隨着林楠將卷軸的撕裂,四周方圓50米冒出了璀璨的白光。

這是楊浩戒指裏的傳送卷軸,楊浩剛剛也嘗試過,但是這卷軸盡然毫無效果,一共三個卷軸如今只剩下了一個也被林楠使用。

四周空間瞬間變換。

“你們是什麼人?”

一羣拿着長槍,身穿鎧甲的鬥士將林楠等人圍死,待看到是自己人時,這才略微放鬆,但是對於林楠等數名遊戲玩家卻沒有絲毫放鬆,當然原住民也沒有放過。

“通知聖上,就說尋找世界之心的隊伍迴歸了。”

旁邊那人聽到林楠的話,先是上下掃了一眼,這才朝着另一個方向走去,他並沒有全力直接面見聖上,而是需要告訴自己的將軍。

秉着光明教廷的博大厚愛,一批牧師從門外進來,開始對深受重傷的數十人進行治療。

“林大人,我尊重您,但是爲什麼,爲什麼!他們,都怎麼了…楊大人他人呢!”

“是啊!是啊!林大人,請你快告訴我們吧。”

幾個被牧師治療一番稍微有些氣力的鐵血禁衛立馬朝着靜坐的林楠發出了炮擊似得問題。

“林大人,你們消失了整整兩天,我們幾人身受重傷,對虧幾名隱士時不時的給我們進行止血,我們依靠你們留下的物資度過了兩天,可是您一出現,就直接撕開傳送卷軸,連給我們發問的時間都沒有。”

“兩天,原來我們在裏面連續不斷的攻擊了兩天,怪不得。戰鬥太激烈盡然都戰鬥瞭如此之久。”

“是什麼戰鬥!”

一旁已經差不多恢復了的陳建接口問道。

當初陳建在於黑暗教廷對戰時,力抗了數刀,但是其兌換的能力擺在那裏,如今竟然是第一個恢復過來的。

“你們還記得那藍色超級怨鬼,就是滿臉鬼面的那個怪物!”

“當然記得,那傢伙一身怨氣,誰能不記得。”說着扭頭看着療傷的衆人似乎是在肯等似得。

在場療傷的人均點頭,示意知道。

“我能力想必你們也見過,我們顯示讓一個擁有無比速度的隱士去勾引怪物,接着讓楊浩和全部鐵血禁衛進行合擊技能,但是合擊技能需要時間,所以5個精神系能力者幫我們支起了護盾,之後藍色怪物出現,楊浩率領所有鐵血禁衛成功吸引了怪物的所有仇恨。一切看起來是那麼的順利。”

“接下來我來到了怪物的後背,因爲怪物的特殊性,我沒辦法觸碰到它,反而它能碰到我,爲了奪取他脖子後面的世界之心也只有我能去取,但是就在取得世界之心的時候出現了問題,每截取一顆那怪物就縮減一層,大概取得了100多顆,那怪物已經完全消失,只留下了數不清的怨鬼,我們看到怨鬼之後依然不覺得什麼,組織起來進行反擊和脫離戰鬥。”

“但是就在我們即將退回來的時候,四周盡然升起無數扇石牆,那前面厚度非常,根本無法靠暴力擊穿,而且在哪裏空間卷軸沒有用,就連我的能力都被壓制,除了我自己根本帶不動任何一個人穿梭,只要帶上人,那麼就會遭到牆面的能量反衝。”

“那就是說,楊大人他們,全都戰死了?!”

那人聽到這消息似乎無法抑制,突然暴走了起來,但是身受重傷卻又無可奈何,只能在牀面上折騰,絲絲鮮血再度從傷口處流出。

“怎麼可能,我追隨楊大人這麼多年,林楠你哥騙子!我殺你!”

“放肆!”這時一旁的一名鐵血禁衛狠狠的將暴走的將士壓在了牀上。

“你忘了我們當初感覺到如同地震一般的聲響,林大人並沒有騙人。事情已經這樣了,再說什麼有什麼用。當務之急是對抗黑暗教會的暗黑勢力。”

那人顯然在鐵血禁衛軍中擁有不低的影響力,說話間已經讓所有近乎暴走的人屏息思考。

在場能進入5階鬥士,那個是傻子?都聰明着呢。

“教皇盛請!”

一個身穿鎧甲與當初楊浩鎧甲極爲相似的人走了進來四周掃視一遍看着林楠忽然開口問道:“你可是林楠?”

見到林楠點頭那人微微點頭算是迴應,接着又開口說道:“各位將士一路辛苦了,不管發生了什麼,先養好傷再說不遲,戰場無傷不是戰,你們應該爲死去的兄弟們感到驕傲,因爲你替他們還活着,而他們卻爲你們死去了。林楠,還請跟我一起前去面見聖上。你的武器暫時留在這裏吧!” “林楠!你們可終於回來了。”

林楠剛剛到達議事大廳就見一箇中年男子快步走來,一把按住了林楠的肩膀,似乎他解脫了一般。

“三年啊林楠,當初楊浩在魔法視屏裏給我介紹了你,之後你忘了咱們還見過一面。知道麼,派遣你們去尋找世界之之心,本皇的心不斷牽連着,三年了,你們終於回來了。”

“敢問教皇!”林楠畢竟不是這時代的人,也不是很瞭解這個時代的禮儀,只能投去抱歉的眼光,帶看到教皇的微笑這才繼續說道。

“我們爲何去了三年?我前後也算了一下不過二個月。”

“呵呵,還以爲你要問什麼,記得在去遺蹟的路上遇到的重力區麼?”

看到林楠疑惑卻又肯定的點頭,教皇含笑繼續說道:“那是一個時間加速的天然陣法,由重力的增加,從而時間也增倍。”

“本皇曾經感應到兩次魔法傳送陣的亮起,兩次間隔不過數分鐘,但是許久沒見到有人傳送回來,想必是遇到什麼麻煩。畢竟魔法陣是屬於教廷內部的,本皇有所感覺是你們尋找世界之心即將回歸,這纔派遣軍隊日夜守衛在魔法陣附近。”

“來人賜座!”

那教皇轉身走向自己的王座,接着大手一揮示意隨侍給林楠上座。

“咱們也不要多說廢話了!現在在場就你我兩人,不知林楠你可否取得到了世界之心?”說道這裏教皇也明顯人真了起來。

“在楊大人楊浩的率領4000鐵血近衛軍,1000各國各地隱士的無數戰鬥下,我們拿到了所謂的世界之心,前後數量共達76顆。”林楠在這裏撒了個謊,其實一共106顆,而林楠獨自吞下30顆,林楠有林楠的打算,自然有他的想法。

“好!好!非常好,這是近萬年來第一次世界之心奪取數量超過50的,黑暗教廷的隊伍怎樣?”

教皇聽到林楠的回報明顯極爲興奮。

“在楊大人的謀略下,黑暗教廷隊伍在付出小部分代價後全數殲滅。”

“也是,也是前段時間教廷內的一個光明大天使突然消失,想必是去幫助楊浩教主去了。好,黑暗教廷的隊伍也全滅這也是有史以來第一次,黑暗教廷隊伍對我們的隊伍造成了多少傷亡?”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