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4, 2021
106 Views

不知為什麼,自從受傷昏迷了以後,她體內的元素之力和鬥氣都變得格外的安穩,平常還會出現兇殘的爭地盤活動,今天卻沒有絲毫動靜。

Written by
banner

看來九九已經全然忘記她殺了陰魔子這等事了。

九九無奈的想要睜眼,卻發現眼皮就像變得有萬斤重一樣,壓根就睜不開,試了好幾次都徒勞無果的九九,只好放棄了,她把閑下來的力氣都用在了吸收元素之力的身上。

就這樣,嘯月在緩慢的朝著迷霧地谷的入口前進,而正在向他們走來的飛揚和上官卻用了飛速。


用了還不到一個時辰,兩方人馬總算是碰頭了。

「上官大哥你快看,那頭銀狼是九九的契約獸嗎?」飛揚遠遠就發現了嘯月的存在,他緊張的推了推身旁的上官浩天。

上官浩天眯起眼,順著飛揚指的方向仔細看了看,確定是聖獸嘯月天狼無疑后,眼神不禁染上了欣喜之色,他沒有回答飛揚的問題,而是飛快的拉起飛揚,近乎於是把飛揚拖著跑的。

「九九!九九!」飛揚一邊被拖著跑,還不忘大聲呼喊九九的名字。

紫寒和上官浩天聽到熟悉的聲音,他們的臉上都露出了喜色,紛紛鑽出嘯月的脊背,看向朝著他們奔來的上官和飛揚。

「上官大哥,飛揚!」諸葛辰兩手喇叭狀,大聲的呼喚著。

「嘯月天狼,麻煩能停一下嗎,他們也是九九的朋友。」紫寒嘴角含笑,紳士的摸了摸嘯月的皮毛,輕柔的道。

嘯月撇眼,雖然很不想聽別人的命令,但現在是特殊情況,就饒了他們吧。

嘯月為了能讓九九開心,他緩緩的停下了腳步,等待著那邊的兩個人類靠近。

「上官,飛揚,你們不是被帶走了嗎?怎麼又出來了?」諸葛辰很不解的問道,因為他眼睜睜的看到文老和火老把他們敲暈的,怎麼會這麼快就找到我們,而且還沒有其他的人。

「我們怕九九有危險,一睜眼,就趕來了。至於文老和火老,他們此時自己都自身難保呢,怕什麼。」上官浩天追上了小月後,話說得也有些氣喘吁吁。

*****

還有三更,夢夢徹底被瞌睡蟲打敗,剩下的白天更! 「自身難保?為何?你們遇上什麼危機了?」諸葛辰不解的挑挑眉。

飛揚搖搖頭,他平靜的道:「沒有,只是他們居然能讓你們獨自面對魔界的人,而自己卻逃跑。發生了這種事,院長大人能夠原諒嗎?」

諸葛辰和紫寒恍然的點點頭,之前一直神經緊繃,心裡都還沒有來得及去想文老他們的作為,現在想想,還真是讓他們厭惡的緊吶。


這次回去,一定會向院長申請,他們要轉去別的導師名下,向文老這種貪生怕死之輩,還是算了吧!真真是人不可貌相,他們還以為文老是位品格很優秀的導師呢。

九九靜靜的吸收著周圍的元素之力,她聽著飛揚他們的對話,心裡微微一涼,原來文老居然是這等人。不說文老,就說西門邪又和月凌,他們兩個陷入危機的時候,虧得她還上前救了他們,結果現在他們就是這樣回報她的?看著她和紫寒陷入了危機,他們就立馬選擇了放棄,轉身就逃?靠啊,咱能不坑爹嗎?

算了,人在生死面前選擇生,那也是情有可原。只是下次,如果讓她遇見他們陷入了危機,她是絕對不會上前搭救的,她不是聖母,也不是賤皮子,不可能對一群白眼狼心軟。

九九一想通,周身的元素之力吸收的更為流暢,這樣下去很快就會進階的。


「九九她還沒有醒來嗎?」飛揚愁眉苦臉的攀上嘯月的背,他看著銀色絨毛里的嬌小身軀,不由得心疼的皺起眉。

諸葛辰搖搖頭,他沒有飛揚那麼擔心,因為他本身就是煉藥師,能夠清晰的判斷出她的身子現在已經沒事了,至於為什麼不醒來,可能是修鍊到達了瓶頸也說不定。

上官浩天也跟著飛揚,躍上了嘯月的背。

嘯月滿頭的黑線滑下,尼瑪,這幾人是在蹬鼻子上臉嗎?他有邀請他們上來嗎?算了,為了主人他豁出去了。

感覺背上的幾人都坐穩當了,嘯月才又開始緩慢的向前走著,這速度,如果讓外人看見,肯定會以為他們是來觀光的。

前方,文老火老帶領著九位學生已經到達了迷霧地谷的入口處。

在他們的面前,是一個巨大的深淵,朝下看去,只能看到白茫茫的一片。

看來迷霧地谷確實是名副其實,不僅是一個深的不見底的深淵,而且連它的風姿都目睹不了,因為被厚重的霧氣遮擋住了。

「天吶,這裡就是迷霧地谷嗎?好深啊!」皇甫翡翠驚訝的長大嘴巴,她撿起一塊石頭丟下去后,就像是石沉大海了一樣,聽不到任何聲響。此時的她,已經渾然把紫寒生死不明的事兒給忘在了腦後。

本來之前聽上官浩天說紫寒是紫家的少主之後,她的心裡那叫一個惋惜,一個多金帥氣實力又強悍的男子隕落了,而且還是讓她心動不已的男子,就這麼沒了,她心裡著實是不好受了一段時間,但是現在看到如此壯麗的景觀,讓她瞬間把紫寒的事兒給丟在了腦勺后。 「不過,我們要怎麼下去?」風清看著如無底洞般的深淵,心裡很沒底的問道。難不成要這麼跳下去?天哪,那豈不是直接被摔得連渣兒都不剩了嗎。

月凌的腦子裡一直都在想著前面的魔界之人,她是光系法師,天生就容不得這種骯髒的東西,但是現在的她又打不過那個老人,而且她還把一起的同伴給拋棄了。想到這裡,月凌就覺著自己和骯髒的魔族又有什麼不同?直到聽到風清的問話,她才緩緩從思緒中回過神,看著周圍陌生而雄偉的景觀,她深深的蹙起了眉頭。

「那邊有樓梯。」月凌只是稍稍一偏眼,就在最右邊處,看見了密密麻麻的樓梯。

這樓梯極其的長,一眼望不到頭,看來是直通到深淵的底部了,就是不知道是誰設計的這項工程,這得用多少人力和物力啊,真的能算是一大奇觀了。

眾人順著月凌指著的方向看去,確實是有樓梯,而且一眼望不到頭,看到這樣的景象,就算是見過極大世面的幾人,也被深深的震撼了。

「走吧,我們下去。」文老指揮著眾人,順著那條長長的樓梯往深淵地底走去。

「很陡!大家小心!」火老和文老兩位導師走在最前面,學生們跟在後面。

這條樓梯雖然表面看起來是很偉大的一項工程,實則很陡,一個不小心就會滑下去,文老在心裡默默感慨著,幸好他們兩位導師走在了前面,如果讓這群學生走在前面的話,指不定會弄出些什麼來呢。

他們已經闖了禍,身後的九位學生,他們必定是要完好無損的帶回去的,否則學院的損失將會極其的慘重!唉,前途堪憂啊!

文老在心裡默默嘀咕,他真的很想把這些學生們現在就帶回去,但是想到院長大人給的任務,他又沒那個膽量,真的是不作死就不會死啊,早知道這次任務這麼兇險,他就推給別的導師了。

嘯月馱著眾人也到了迷霧地谷的入口處,只是他們到的時候,文老他們早就已經深入到深淵的半中央了,所以兩班人還是沒有碰面。

「我們要怎麼下去?」上官浩天從嘯月的身上躍下,他走到懸崖邊上,朝下望去,頓時被下面的景觀所震撼。

真的是太深了,谷底煙霧繚繞,從上面看起來倒是美麗得很,但是這個深淵吞噬了多少性命,真正下到谷底的人,是沒有幾個能上來的。

他們幾人看著深不見底的深淵,頓時感慨起了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真的是太壯麗了。

「有樓梯!有樓梯!」飛揚往右一看,居然發現了長長的樓梯,他不禁欣喜的叫道。

紫寒、上官、諸葛辰還有嘯月和小胖子都齊齊望去,都震驚的瞪大了雙眸。

還真的有樓梯!而且這樓梯也和深淵一樣,一眼望不到頭,看來這樓梯是通向谷底的唯一一條道路了。

***********

第四更,還有最後一更 「走吧!」上官浩天打著頭陣,他默默的順著樓梯朝下走著。

飛揚他們緊跟而上,嘯月縮小了身軀,他穩穩的馱著九九,跟著一行人的身後,一步一步的朝下走去。

「好陡!」飛揚的腳下不小心被滑了一下,他驚呼一聲。

「小心,這要掉下去,就完蛋了。」諸葛辰跟著飛揚的身後,慌張的拉了一把飛揚,生怕他會掉下去一樣。

飛揚驚魂未定的拍拍胸口,他咽咽吐沫,心有餘悸道:「我知道我知道,這不是看起來平整,走起來陡峭嘛!不過話又說回來,你說文老頭他們現在走到哪了?是不是已經下去了?」

上官浩天一邊沉穩的邁著步子,一邊蹙眉想了想道:「哼,他們肯定早就下去了,一群貪生怕死之輩。」

紫寒贊同的點點頭,他平靜的道:「他們要比我們快,讓他們先下去也好,可以給我們探探路。」

飛揚似懂非懂的點點頭,他想了想,覺著還是有問題想不通,就又繼續問道:「我們為什麼要來迷霧地谷?之前是因為院長大人的任務,但我們現在和大部隊鬧掰了,也不知道具體任務是什麼,那我們到底為什麼要下來冒險?」

眾人的腳步因為飛揚的疑問,而齊刷刷的停了下來,他們之間忽然死寂了起來,沒有任何人開口回應。

好半響,諸葛辰才像是找回了自己的聲帶,他愣愣的開口道:「就是,我們為何而來?」

眾人徹底懵了,他們一直沒有考慮過這麼問題,每個人都想著要來迷霧地谷,所以就來了,而現在來迷霧地谷的目的既然已經消失,那他們為何還要來?

嘯月黑線了,他此時特想仰天長嘯,這都是什麼事兒啊,下都下來了,居然才想起這茬,你們還行不行啊!

小胖子藏在嘯月的毛髮里,笑的前仰後合的,原來人類也有如此有趣的一面。

九九本來在吸收元素之力,她聽到飛揚的疑問,也是想要無語望天,喂喂喂,你們可是天才中的妖孽啊,怎麼能問出這樣蠢的問題!她都想要捂臉遁地了。

但奈何,此時的她是動也動不了。

「要不,我們原路返回?」諸葛辰傻傻的提議道。

眾人頓時紛紛朝著諸葛辰拋去鄙視的目光,紫寒率先反駁了這個提議:「下都下來了,再上去,很划不來!再說,既然不知道下去幹什麼,那我們就去歷練唄,這樣也可以助上官大哥和飛揚突破宗階。」

上官和飛揚贊同的點頭,而諸葛辰可謂是苦了一張臉,修鍊?他對魔法木有興趣啊,他離宗階也遠著呢,你們闊不闊以放過他!

但很明顯,他們不準備放過諸葛辰,眾人強勢的不容諸葛辰再說半句話,他們浩浩蕩蕩的朝著地底前進。

越到地底,周圍的空氣就越潮濕陰冷,紫寒害怕九九著涼,很是細心的從自己的儲物空間內取出一個毛毯披在她的身上。

雖然九九的身下就是嘯月的皮毛,但紫寒還是不放心。

******

更完! 文老他們一行人從天亮走到了天黑,都還沒有走到谷底,而九九他們已經快要追上他們了。

「你們說,文老頭他們走到哪裡了?」諸葛辰臉上掛起玩味的笑,他一邊走,一邊瞅著黑漆漆看不到底的下面道。

上官浩天冷哼一聲,不屑道:「估計我們馬上就要追上他們了吧。」

諸葛辰嫵媚一笑,道:「哎喲喂,就是不知他們看到我們還好端端的活著,不知是什麼表情。」

紫寒不爽的眯起眼,回想起之前的事,還是會很不舒服,他淡然的道:「應該會被嚇到吧,畢竟我們可已經是他們眼裡的『死人』了!」

飛揚對他們是什麼表情一點興趣也沒有,他唯一關心的就是,為何九九還是昏迷不醒,不由擔心的開口:「嘯月大哥,九九她還是沒有醒的跡象嗎?」

嘯月聽到有人喊他,立馬抬起頭顱,但是聽到「大哥」這種稱呼的時候,他也著實醉了,還大哥呢,以他的年紀,當你爺爺的爺爺都足夠了,要不是小主人的朋友,他早就把飛揚一腳踹飛了。

「恩,沒有。不過不用擔心,主人她很好,我和主人有契約,可以感覺得到。」嘯月雖然很鬱悶「大哥」這種稱呼,但他姑且還是用了很和藹的語氣。

飛揚撅撅嘴,既然大家都說沒事,那肯定就是沒事了吧,但是不知為什麼,他就是放不下心。

九九可以聽到任何人的聲音,她現在處在一種非常微妙的狀況,就像被鬼壓床了一樣,頭腦是清醒的,但就是身體醒不來,所以他們的對話,她統統都可以聽到。

而她的精神力不知為什麼,好像又增長了不少,因為她現在可以看到離他們大概有一公里的文老他們一伙人,可能是文老他們人多的緣故,居然漸漸被他們追趕上了。

九九用精神力越過文老他們,繼續往下探,很快就探到了谷底,這讓九九很訝異,原來他們已經離故地不遠了。

不知是因為天黑的緣故,還是什麼,九九用精神力看到的谷底,居然什麼都沒有,空蕩蕩的一片,這場景讓她想到了和血煞相遇的那個小型深淵。

「九兒?你醒了嗎?」忽然,血煞獨特的嗓音傳進了九九的腦海里。

九九欣喜的「點點頭」,回應道:「血煞,你居然可以和我進行精神對話。」

血煞在盤龍戒里,無聊的翻了翻白眼,他無奈的道:「死丫頭,你以為本命契約是幹什麼用的?」

九九笑的眉眼彎彎,她想到自己的狀況,趕忙詢問大神:「血煞,我其實早就清醒了,只是就是睜不開眼,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血煞挑挑眉,他低頭沉吟了一會兒,緩慢的道:「可能是激發了你丹田內的兩種能量,就是鬥氣和魔法元素,現在的你,如果修鍊的話,可以事半功倍,至於你什麼時候能醒,我就不知道了。」

*********

遲來的更新,這是第一更,還有四更 九九一聽,頓時樂了,原來現在的她就等於是開了一個超級掛啊,怪不得她覺得元素之力比平時還要快的在往她的身體里涌呢。

既然元素力這麼好吸收,是不是說明鬥氣也很好吸收?那趁現在這個節骨眼上,正好可以把落下的鬥氣補上來了。

這麼一想,九九立馬就開始行動了,她暫時停止了對元素之力的吸收,開始瘋狂的吸收鬥氣,現在她是二階魔宗,但鬥氣還停留在一階,只要補上一階就可以了。

文老他們在緩慢的前進著,而九九他們的速度卻不慢,就這樣,兩方人馬在一個時辰以後,終於交接上了。

率先發現九九他們存在的是那位木訥男,他感覺到身後有什麼東西在跟著他們,所以他便回頭看了看,這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

「你們……」木訥男呆愣的看著最前方的上官浩天,有些不知所措。

上官浩天本來是不愛笑的人,今天卻打破了以往的記錄,他光今天一天,已經冷笑不下十次了,平常的他可是笑一次都很稀奇。

「怎麼?他們沒死,你們很驚訝?」上官浩天從高到低睥睨著木訥男,那神情要多冰冷有多冰冷。

木訥男默默的搖搖頭,他看到他們還活著,心裡是確確實實的鬆了一口氣,那顆壓著他的大石頭,在看到他們還活著的時候,瞬間消失了。

眾人聽到了他們的對話聲,都紛紛停下腳步回過頭,在看到身後的人們,他們和木訥男一樣,臉上清一色都是驚駭的表情。

諸葛辰和上官浩天一樣,冷笑的勾起唇,十分不屑道:「好狗不擋道,你們還走不走?不走就讓開,讓我們先過!」

囂張跋扈的聲音洪亮的響起,才把文老他們一個個都拽回了神,皇甫翡翠第一個反應過來對方是在罵他們是狗,剛想要惱怒的頂回去的時候,卻被一旁的皇甫麟拉了拉胳膊,頓時把嗓子眼的話語憋了回去。

皇甫麟不悅的皺起眉,他是天星國的大皇子,從小養尊處優不說,生下來就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遲早也會登上國家的最高點,而今天卻被罵了好狗不擋道,理應是不能容忍的,但是他想起前面的見死不救,卻又硬生生的把不爽快給壓回了內心深處。

其他人也一樣,明明被罵了,卻不敢吱一聲,只能默默的讓開了道路,讓後面的人先走。

上官浩天也再沒說什麼,他冷笑著,看都不看他們一眼,便帶領著飛揚他們緊緊擦過一行人的身,然後馬不停蹄的朝著谷底前進。

當嘯月馱著九九經過他們一行人的時候,他們都驚愣的張大了嘴。

聖獸!天哪,居然是聖獸,而且還是血統很高貴的嘯月天狼!

但是,當他們再看向嘯月背上的嬌小身軀時,頓時都收回了驚愣的表情,剩下的只有內疚。

西門邪又看著昏迷的九九,他眉間閃過一絲掙扎,但還是輕輕的開口道:「那個,請問,黑凰他怎麼樣了?」

********

第二更 上官浩天他們頓時很有默契的都停下了腳步,但是還未等他們開口,嘯月就先開口了。

「我的主人到底是好是壞,和你們一點關係也沒有,少貓哭耗子假慈悲!你是叫西門邪又是吧,以後少和主人套近乎,你和主人,永遠不會成為同謀!」嘯月的聲音冷的如冰窖,他說這些話的時候,故意釋放了一絲絲屬於聖獸的威壓,把後面的眾人,包括文老和火老在內,都震得面容緊繃。

諸葛辰幸災樂禍的大笑了起來,連他們都不敢惹這尊聖獸,他們幾人還敢故意見死不救,拋棄九九?別鬧了,這才只是嘯月天狼而已,如果哪位銀髮男子在的話,你們幾人還能完好無損的站在這裡?早就被分分鐘秒成渣渣了好嗎!

西門邪又聽到這樣的話,心裡一窒,慚愧的低下頭,他也不知前面的自己是怎麼想到,怎麼就會拋下他,而逃走呢?可是在知道對方是魔族之後,他的心裡不禁就升上了濃濃的畏懼感,所以下意識的就頭也不回的逃走了。

現在想想,真的是慚愧不已,被恐懼打敗,他們還真的是很窩囊。

月凌看著昏迷的九九,她冷靜的雙眸深處閃過一抹沉思,她和西門邪又不一樣,她見死不救就見死不救了,她和他們又不是很熟,沒有必要偏偏要拼上自己的性命救他們,如果他們就此丟了性命,也只能怪他們的命不好,和她又沒有半分錢的關係。

此時的西門邪又和月凌並不知道,九九在放出微型炸藥的那個時候,救了他們一命。因為當時九九施展的是幻影步法,而他們壓根就沒有看到九九,濃煙陣陣的,他們還以為是被什麼吹過去的呢,根本就沒有想過是人救的他們,因為在他們的記憶當中,沒有人會擁有那樣嚇人的速度。

皇甫翡翠看到活生生的紫寒以後,胸腔里的心又開始亂撞了起來,心裡暗暗想著,原來他沒有死啊,那這樣是不是自己以後可以繼續追求他了?幸好幸好,創世神真是眷顧自己,他還活著真好。

皇甫翡翠已經開始默默腦補以後與紫寒的幸福時光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