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4, 2021
77 Views

至於之前的為什麼,在這種氣氛下,人們很快便是忽略了過去,只是眼睛死死的盯著上空,大氣都不敢喘,緊緊等著事情的發展。

Written by
banner

到了這步,這苦的並不是被楚家人,而是他們這些受了無妄之災的人們。

「咦?!怎麼不打了。」

正當楚皓眼睛微眯盯著上方,心中萬般思緒飛速閃過的時候,他的身後突兀的傳來了一陣清朗的聲音。

「掃興!小爺我大老遠的跑來就是想看看神通大戰,怎麼這麼快就結束了。」

那清朗的聲音中帶著幾分調謅,在這種緊張的氣氛中先的極為突兀,旋即在楚皓帶著古怪臉色轉過去的時候,那聲音的主人已是揮著手走了過來:「呦!楚金山,好久不見!」


說話的是一個長的十分俊朗,卻是身著護衛服的青年,說話之中,神色總是給人帶著一種不靠譜的味道。

而能這樣稱呼楚皓的又能是誰,自然便是半月之前,跟著楚皓有著過命之交,曾一起去殺人滅口的洛塵。

「洛塵……。」

看著突然冒出來的洛塵,楚皓臉色有些古怪,有欣喜,也有尷尬,然後在瞥了一眼楚穆的疑惑眼神后,楚皓轉頭撇嘴道:「能不能別這麼叫我,原本今天就想找你還債的,怎不了……」

聳了聳血跡斑斑的肩膀,楚皓無奈道:「反正你懂的,如果不懂,你自行腦補吧。」

說完之後,楚皓便是往旁邊踏進一步,對著楚穆小聲的說了起來,直到空中的氣氛開始有所改變的時候,楚穆便是轉頭,對著洛塵微笑的點了點頭,表示了一下友好。


王城的人都知道,楚家家主楚穆平時幾乎就是個面癱,能讓他生氣或微笑的,基本上都是非常人。

所以從楚穆的表情來看,自然是楚皓將和洛塵的事情大概的說給了楚穆聽,包括一起在風雪之中的殺人滅口之事。

不過此時的氣氛,或者處境都不允許兩人有過多的交集,包括楚皓也是把頭抬上,看向了空中新的變化。

不過抬頭之前,楚皓用著低低的聲音對著洛塵挑眉說了一句:「晚上到我家裡來,我等你。」

這幾乎的**之言說完以後,不等洛塵和身後的楚煊露出古怪的表情,楚皓已是一本正經的抱著風琳,看向了空中。

緊繃的氣氛。伴隨著公孫正的言語,瞬間被打破。(未完待續) ps:上章排序又錯了……應該是一百三十章。

「我拒絕。」

當這三個字從公孫正的嘴中傳出來時,所有人都是能夠見到,那豐煜的眼神,一點點的冷厲下來,一股驚人的靈力波動,緩緩的自其體內瀰漫開來。

「哼!你憑什麼拒絕?!」

輕哼之中,豐煜一步前踏,那掌中的饕餮蹬蹄的速度更是快了起來,在虛空更加扭曲中,一股強大的氣息徒然強大。

「憑什麼?呵呵……「看著前踏的豐煜,公孫正原本已是黯然的眼神徒然變成了嘲諷。

很快嘲諷色瞬間蔓延到了嘴角,在帶著血絲的嘴角揚起中,公孫正眼神微眯,從中一絲精芒閃動,旋即沉沉言道:「我先問你一句。」

「今日我可以走,但是你覺得你可以保他一天,能保一世嗎?」

不待豐煜回答,公孫正已是說道。

「——你!」面對公孫正的直白威脅之意,豐煜眼睛已是眯成了一條縫,其中殺意昂然,顯然豐煜是真正的動了殺心。

「不知道?那老夫再告訴你!」

公孫正眼中寒芒掠過,左手伸出,兩指一合中,一股帶著電芒的靈氣瞬間透體而出,抬頭望去,就像他手中驟然多了一把金色雷劍一般。

豐煜停下,死死的盯著公孫正,若是公孫正有任何出格的行為,他定會閃電般的出手。

「你越阻止,老夫心中的仇恨,便猶如……」輕瞥了身下的楚穆一眼,又是看了手掌黑色饕餮的豐煜一眼,旋即毫不猶豫的兩指揮向地面,一道約莫數十丈之長的金色氣芒。猛的自指尖掠出,當頭便是對著身下空蕩蕩的街道狠狠斬下。

那道金色氣芒,呼嘯而去。尚未落地,已是在那地面之上撕裂出一道將近百丈的深深溝壑。在這一斬下,原本還能倖存的建築物,頓時立刻蕩然無存。

望著瞬間變成溝壑的街道,那等鋒銳之氣,著實讓人暗自心驚。

若不是豐煜在,恐怕這一斬便是對著身下的人們,甚至是楚穆父子而去。

雖然不能真正傷害到楚穆父子,但是誰又能知道。若不是豐煜在,此刻蓬頭垢面,猶如瘋子一般的公孫正會不會做出這種事情出來。

不為殺人,只為解氣!

「便猶如此溝一樣,深深烙印,等有一天你不在的時候,你覺得……」公孫正眼神微眯,彷彿是想通了什麼似的,冷冷笑道:「你此刻不過是掌控了不屬於你的力量而已,但是你能掌控多久。要知道這黑炎最多只能持續一月罷了。」

「是嗎?」豐煜臉色眼睛緩緩睜開,眼中露出了一絲譏諷。

公孫正此刻的行為,在他眼中。猶如小丑一般,更等同於找死,不過公孫正下面的話,還是讓他臉色微微一變。

「不錯!你是煉丹師,位列天下三種最尊貴人之一,但是你終究是個煉丹師,若是老夫不用火跟你對抗,你覺得你有幾分勝算?!」

公孫正冷冷的看著他,此刻明明已是強弩之末的他。卻不知哪裡來的底氣,對著此時可以輕易滅殺他的豐煜如此說著話。

果然。豐煜削瘦的臉不由更加下沉,在眯眼中。神色變幻,最後在心中嘆了一口氣中,臉色漠然,道:「不錯,若不是你一開始被自信或者和仇恨沖昏了頭,直接便是動用不該是你這種資質可以動用的地階功法,而是轉用其他,你或許是這裡最強的,但是……」

高高舉起手臂,平攤的手掌中,那饕餮已經蹲下,做出了前撲之勢,旋即豐煜的言語也是變十分的寒冷,只聽他眯眼言道:「但是你現在還有機會嗎?若我想殺你,不出十息,你便必死無疑,千年道行,毀於一旦。」

「是嗎?但是你應該知道,此前我可是控制了力量,若是不控制力量……」

對著豐煜濃烈的殺機,蓬頭垢面,已沒有超級強者感覺的公孫正突然笑了起來,然後更是指著下方的王城,嘴角勾起了一絲濃烈的弧度,道:「十息之內,你能殺了我,但是我若全力爆發,不管力量的控制,這個王城……」

下面的話,公孫正沒有說下去,只是負著手,眼睛死死的看著臉色陰晴不定的豐煜,譏笑道:「天下三大尊貴的人,守護者,煉丹師,陣法師,若不是之前老夫為華城守護者,今日說不定還真要就此認栽了。」

滿滿的傲氣,頓時充盈在了他的身上,那是一種驕傲,也是一種自滿。

三大尊貴,指的是三種對生靈貢獻最大的三種人。

其實守護者並不跟後面兩種一樣,是一種特殊的道流之一,但卻因為他們擔任守護者一職,便是守護著人族的安危,加上擔任守護者的,定是修為高深的,故也是三種人之一。

而這三種人,天下無人敢不給面子。

所以,若不是他曾經身為守護者,自己的家族還是現任守護者,面對無數人想結交的煉丹師,端不敢不給面子。

面對著豐煜臉色的百般變幻,公孫正不由昂首了起來,他知道,只要是有些聰明的人,自然便能聽懂其中的意思。

不過就在下一刻,一陣慵懶的聲音傳來,頓時讓公孫正的臉色一變,傲然之色頓時消散無幾。

「那如果現在跑出一個陣法師呢?那公孫老兒你是不是可以回家該幹啥就幹啥了。」

話音落下,隨著公孫正古怪的眼神望去,一個人影從下方不遠處的廢墟之中,緩緩走來。

那也是一個老者,不過相對於公孫正或者豐煜來說,他的樣子卻是真的沒有半點神通大能的感覺。

若是非要從他身上找一個感覺,一個形容詞的話,那麼此人的感覺就像是一個馬夫一般。


這是一個毫無氣質可言的神通。

「唐家的神通?!」

不過哪怕再沒有氣質,倒是還有很多人認的他,因為此人在昨日便剛剛出現過。

認出的同時,很多人不由把眼神投向了遠處的楚皓身上,眼神極為古怪。

果然,在下一刻,那唐家神通沒有先理會公孫正,也沒有理會豐煜,更是沒有理會任何一位神通,而是直接露出了一臉的笑容,在臉龐花枝招展間,對著楚皓直接喊道:「姑爺好。」

「……嘖嘖」

聽著身後洛塵的咂嘴聲,楚皓臉色有些尷尬,但依然抱拳,道:「……前輩好。」

「姑爺你沒事吧,哇,怎麼都受這麼重的傷了,如果讓我家大小姐知道,一定傷心死。」

那唐家神通看著一身都是傷勢,鮮血更是把衣服都染紅的楚皓,臉色不由露出了一絲肉疼的模樣,趕緊腳步加快的走了過來,邊走邊感嘆道。

「這……」楚皓有些無言,想著若是唐欣兒在,你這麼說話,她第一個懲罰的就是你。

不知為何,想到那個刁蠻的小丫頭,楚皓便是想起了昨天晚上在月光下蹦跳的歡脫俏影,頓時心情好了不少,不過正待他想問什麼的時候,天空中已是傳來了公孫正的冷言聲。

「你又是何人?」

望著身下那個新出現的老者,想到他先前出現時的話,還有此刻更是無視自己,而是跑去跟一個肉身小輩客套,公孫正的心中猛的煩躁了起來。

他冷言中,轉頭看了一眼對著自己眼神冷冽的豐煜,又是輕瞥了一眼那新出現的老頭,在煩躁的同時,更是有種想發瘋的衝動。

若那人真是陣法師,那便是真的三大最尊貴的人今日齊集在了一起。

那麼剩下的問題就是一個。

什麼時候,一個沒落的城池,竟變的如此藏龍卧虎了?!(未完待續) 公孫正的臉色十分難看,陰晴不定,活了近千年的他,自從成為神通后,便很少有過這麼憋屈的時候,除了那一次。

望著身下靜靜看向zi的楚穆,又想到曾經唯一的那一次,他不由懷疑,zi是不是命犯姓楚,而這王城是不是更是寫著公孫到此必不利幾字。

堂堂神通強者,還是此州位列最頂尖的超級強者的他,今日在這王城,卻不知是碰了什麼超級霉頭,竟變成了此刻這般蓬頭垢面,衣衫破碎的樣子。

「你究竟是何人?老夫可未曾聽說王城有陣法大師的存在。」公孫正沉著臉,站在虛空之上,以在高高在上的姿態再次問道。

可惜……


「姑爺,回去以後記得一定要跟你家的豐藥師,哦,現在是煉丹師了,你瞧我這腦子,老了不中用了。」唐家那名陣法神通卻彷彿沒有聽見公孫正的兩次沉問,依是圍在楚皓身邊嘰嘰喳喳著。

若說他是個神通,還不如說就是一個老媽子。

一個啰啰嗦嗦的老媽子。

「我剛才說什麼來著。」看著楚皓無奈的臉色,唐家神通拍了拍頭,問道。

楚皓臉色無奈,嘴角微微抽動中,言道:「說跟我家的煉丹師什麼的。」

「對對對。」那老頭恍然大悟狀,道:「一定要拿些藥膏什麼的,雖說傷疤是男人的勳章,但是太多了,也不是很好,因為我家大小姐不喜歡傷疤。說看著有些滲人的慌。」

能看的出。相對與其他事情。唐欣兒在這老頭心中的地位顯的極為的高,更顯的讓他去專註,而他的幾句話中,也從未離開過我家大小姐五個字。

「是。晚輩曉得。」楚皓心中一陣無語,但卻連忙點頭稱是,直覺告訴他,只要是關於唐欣兒的事,若是zi再去辯論一二。估計準會落的被煩死下場。

楚皓有些納悶,唐欣兒到底有什麼樣的魔力,竟讓一位自稱陣法師的神通如此死心塌地。

「哼!哪怕你真是陣法師,這譜也擺的太大了吧。」

不過正待楚皓頭疼無比的時候,空中再次傳來了公孫正的聲音,不過相比與剛才,那聲音之中更是多了幾分不耐和煩躁。

顯然事情到了這步,他已是有些思想錯亂,有著一種趕緊結束完的gdong。

此刻的他,哪有一開始仙風道骨。又或是在雷霆的閃動中,給人的一種強大無匹感覺。

「擺譜?!」

不過下面回答他的。卻不是那位陣法神通。

而竟是……。

「哈哈!哪有擺譜,我家的鄭大師就是這個樣子,讓公孫前輩見笑了啊。」

在一陣暢意的大笑中,一中年男子龍行虎步踏塵大笑而來。

赤色披風,鋼鐵麟甲。

此人走路之間,豹眼掃視,披風揚動,配著那極為豪邁qishi的聲音,端是顯的霸氣無比。

「——唐宗祖!」

只是一眼,公孫正便是眼瞳驟縮,口中更是發出了咬牙切齒之聲。

那種咬牙切齒,只比見到楚穆時的略淡幾分,但哪怕如此,眾人也能感覺出公孫正那心中的恨意。

「哈哈,時別二十年,想不到前輩還認識唐某,真是榮幸榮幸。」

來人正是唐家家主唐宗祖,只見唐宗祖面對公孫正的顯露的恨意和殺意,只是抱拳大笑,更是言道:「本以為二十年過去,前輩已然坐化,想不到還是這般的精神啊,真好真好。」

「好什麼?」公孫正眼睛微眯,厲色閃動,道。

「隨口一說隨口一說。」面對公孫正的厲色,唐宗祖又是哈哈一笑,旋即是在公孫正的死盯中,他竟是學著那唐家神通一樣,直接便是一言以後無視,向著楚穆父子走去。

「喲!你老丈人來了……。」楚皓身後,洛塵的調侃聲傳來。

楚皓此刻很想在腦門長上一雙眼睛,好好的白死洛塵,可惜他沒有,所以他選擇了無視。

「楚兄,今天正想過去找你呢,想不到你竟在這裡。」

龍行虎步間,唐宗祖已經來到了楚穆的眼前,對著楚穆抱拳言道。

楚穆一身傷痕,頭髮披散至下不說,方才垂著手時,那指尖還有血珠滾落,不過在這時,他卻是對著唐宗祖微微點頭,面色平淡,道:「恩,出來走走,挺巧。」

唐宗祖點頭,道:「恩,真巧。」

「不愧是做家主的人,這大白天說瞎話的本事,就是我們這些年輕人拍馬難及的。」

身後洛塵的嘟囔,讓楚皓再次無言,雖然面對著眼前的兩位,楚皓也有著同樣的想法。


不過在這時,繼續沒有理會天上那個此時已是臉色再次發青的公孫正,唐宗祖眼神怪異的看了楚皓一眼,抬手摸了摸下巴,笑道:「賢侄也這麼無聊啊,怎不叫上我家丫頭啊。」

「你老丈人生氣了……」身後,洛塵的小聲嘀咕再次傳來。

在彷彿姦情敗露,殺人心頓時升起感覺的同時,楚皓選擇了再次無視身後的那不靠譜之人,連忙對著唐宗道:「真想去找欣兒妹妹,怎料……」

「你不是說找我的嗎?」身後,洛塵的聲音又是不合時宜的傳來。

「閉嘴。」楚皓回頭瞪了一臉戲虐的洛塵一眼,輕聲喝罵了句。

而當他轉頭的時候,卻是看見唐宗祖正用怪異的眼神看了一眼zi懷中的風琳,旋即抬手拍了拍楚皓滿是血水的肩膀,用著欣慰的口氣,道:「恩,那便好,記得多找我家丫頭,她一個人在家時,我總怕她把唐府的屋頂給掀翻了。」

楚皓嘴角微抽,道:「是。侄兒曉得。」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