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8, 2020
97 Views

火靈兒將鮮血滴入寶塔之內,寶塔立即火光大作,勝過日月之光。寶塔旋轉之下,壓塌了虛空,朝林妙妙落去。

Written by
banner

林妙妙擡頭看着寶塔,感覺到一股強大無比的氣機涌來。林妙妙揮動手中的紫陌劍,刺向了頭頂之上的寶塔。

砰砰砰……

紫陌劍融入孤煙之內,和天空的寶塔展開了激烈的打鬥,撞擊之聲不斷地響起。最終,寶塔威能蓋過了林妙妙施展的異象神通,令得林妙妙口吐鮮血,身後的異象潰散消失。

火色寶塔落地,徹底蓋住了林妙妙。

“結束了嗎?”

“空靈之體就這樣被擊敗了?”

“有半道聖器在手,空靈之體即便輸也不冤枉。”

諸多弟子看着寶塔議論紛紛。

火靈兒也是急盼地看着寶塔,輕聲自語道:“結束了嗎?”

不遠處,賀容聲已經結束了戰鬥,以絕對的優勢取得了勝利。然後,他快速趕到此處,觀戰林妙妙的比試。

看着林妙妙被寶塔鎮壓,心中忍不住擔憂起來。

賀容聲握住了手裏的長劍,正在猶豫要不要暗中出手幫林妙妙一把。 林妙妙置身於寶塔之內。看着滿目的熾熱火焰,感到燥熱劇痛。她的肉身遠遠無法和林楓相比,在寶塔之內的火焰之中,支撐不了多久。

寶塔又是半道聖器,隔絕了她和體外世界的關聯。由此,她並不是可以無數次施展異象神通。體內的元氣,也不是用之不竭。

無法承受,唯有儘快破局。

林妙妙全力施展了異象神通,紫陌劍蘊含在孤煙之中刺向寶塔頂部,想要頂起寶塔。最終,只能使得寶塔劇烈晃動,寶塔之內的火焰威勢減弱一些,無法脫困。

林妙妙已然無法施展異象神通,她生平頭一次感到無力和絕望。她發現,自己竟然無力破局。

“我不能放棄。林楓一路走來,跨越種種不可思議的難關,從未言棄。我要帶着我的勝利去見林楓。”

林妙妙靜靜打坐,忍受着火焰的炙烤,忍受着肉身灼傷的劇痛。她體內的元氣,不斷地消耗。

隨着元氣消耗減少,防禦的的威能減弱,所承受的火焰炙烤威能更強。林妙妙全身通紅滾燙,衣裳尾部出現了灼燒後的黑跡。

“有了。”

林妙妙祭出紫玉琉璃裙。聖甲在身,抵禦這些火焰威能輕而易舉。林妙妙披着聖甲行走在寶塔無盡的火焰之內思考這破局。

身着聖甲。雖然可以抵禦火焰灼燒,但是也消耗自己體內的元氣。聖甲威能驚人,若是靠着聖甲之威。自然可以擊開寶塔衝出去。

可是聖甲泄露出去,只會引來殺身之禍。即便是擊開寶塔的瞬間,收起聖甲,也難逃長老級別人物的法眼。

“不能用聖甲出手。那樣只會令林楓跟着我受害。”

火靈兒控制着寶塔,體內的元氣不斷消耗。一盞茶功夫過後,她發現寶塔之內竟然還有林妙妙強盛生機,好似並未受到傷害。這讓她又驚又奇。只能繼續維持寶塔發威。

寶塔之內,林妙妙體內的元氣接近耗盡。她沒有再維持聖甲發威。倒是發現聖甲即便不輸入元氣,同樣可以起到極強的防禦功能,抵禦無盡的火焰。

“可惜發現的有些晚了,白白浪費了那麼多元氣。”

一方面。林妙妙心中十分想念林楓,擔憂林楓的傷勢,真的很想快點回去看看林楓。另一方面,一直想不出辦法破局,讓林妙妙感到絕望。

兩種原因之下,一股孤苦之意在林妙妙的心裏擴散。這股孤苦之意越來越濃,讓林妙妙的劍意越來越強。

“孤子訣。”

林妙妙忽然眼睛一亮。但是她並沒有立即施展月城劍訣的孤字訣。她體內元氣所剩不多,只能施展一次。因此,要到達最強一擊纔出手。

林妙妙一邊回憶着孤字訣要領。一邊體會此時的孤苦意境,一邊感悟先前因爲林楓的死亡所帶來的遺世獨立的孤獨和淒涼。

在寶塔之中修煉劍訣,若是外面的人知道此事。定然會覺得匪夷所思。

半柱香之後,林妙妙感受到孤之意達到了自己當前年級段的頂點,她的劍意也達到了生平最強。

林妙妙不知道是不是該出手的時候,奇特的事情發生了。

手裏的紫陌劍竟然發生了共鳴。一些強大的威能從紫陌劍內散發出來。一般說來,知命境界修行者,無法開啓九等法寶真正的威能。

林妙妙可以引起紫陌劍的共鳴。也是不可思議的事情。那表示他修煉的劍意,和九等法寶之內蘊含的意極其相通。

引起復刀甦醒的。是羞恥和仇恨。引起霄漢劍甦醒的,是復刀的挑釁。

引起紫陌劍共鳴的,是林妙妙孤的劍意。引起共鳴,並不像甦醒那般具備恐怖的威能,但是其威能也不容小噓。

“是時候了。”

林妙妙出手便是月城劍訣的‘孤’字訣。

紫陌劍瘋狂揮出無數的劍花,打在寶塔之上,發出不絕於耳的鏘鏘金屬交擊之聲。與此同時,林妙妙收起了聖甲。

無盡火焰襲來,讓林妙妙感受到了死亡氣息。

“竟然還只能支撐?”

火靈兒控制寶塔太久,體內的元氣接近耗盡。若是片刻之後,體內元氣耗盡。寶塔將會自發迴歸自己手上。

那也預示着自己可能失敗。

砰……

就在火靈兒元氣要枯竭的時候,一聲爆破傳出。一股強大無匹的劍意,隱隱超出了知命境界修行者神通術的劍意沖天而起,頂着寶塔衝入雲霄。

寶塔不見,林妙妙出現在衆人面前。她全身通紅,冒着熾熱的氣息,衣裳有諸多灼燒的黑塊,體內的元氣枯竭。

就在林妙妙出現在天地之間的瞬間。無盡的元氣,從四面八方,形成了漩渦之勢,涌入到林妙妙體內。

這些元氣太強盛了,竟然直接托起了林妙妙,使得林妙妙懸浮在空中,承受無盡的元氣。

她耗盡的元氣,以恐怖的速度得到補充。她體內的傷勢,以恐怖的速度恢復。不過片刻功夫,林妙妙恢復如常,反而隱隱間給人更強了一點點的氣勢。

看着這一幕幕,火靈兒露出了無奈笑意道:“元氣消耗,天地補充。身體受傷,天地治癒。如此玄妙的空靈之體,又如何可以戰勝?”

“我趕時間回去。還打嗎?”林妙妙看向火靈兒道。

火靈兒搖搖頭道:“我認輸。”

“此局,孤月城林妙妙獲勝。”

這一日的比試全部結束。進入前四名的弟子分別是青雲門賀容聲。天碑排名第一。孤月城林妙妙,天碑排名第二。神將府郭鐵,天碑排名第五。孤月城林楓。天碑無名。

“這林楓已然入了前四,怎麼還是天碑無名呢?”

“劍聖的親傳弟子。極有可能是劍聖以驚天神通隔絕了林楓的氣機,讓天碑無法收錄。”

“也只有這樣的解釋了。”

“孤月城這一次派來的弟子好強啊。兩人入了前四名。”

“我看這三甲之列,孤月城定然佔據兩個名額。”

“能抵擋孤月城這兩個強者的也只有青雲門賀容聲了。”

諸位弟子紛紛議論,也暗暗折服林妙妙和林楓的實力。這一次九州薈萃大會,最出名的門派也只有孤月城。

劍聖林白之後,孤月城時隔數十年。終於再一次閃耀中州。

林妙妙走下擂臺,急着回家。卻被青雲門執事長老阻攔。獲勝的弟子抽籤,決定後一日的比試。

林楓傷勢太重,提早離去。剩下三人抽籤,剩下的籤。便是林楓的。

抽籤完了之後,青雲門執事長老揭曉結果,令大多人感到無比可惜。

青雲門執事長老宣佈道:“後日對決。青雲門賀容聲對決郭鐵。孤月城林楓對決孤月城林妙妙。”

結果揭曉,議論之聲炸開鍋。

“這籤真背啊。孤月城內訌,白白犧牲一名弟子。”

“我看是青雲門故意的吧。如此一來,賀容聲少去一次和孤月弟子的比試。”

“我看極有可能,此內有貓膩。”

鎬京,城郊,一處小村莊。

孟寒跪在地上。在他的前方,是一位身着黑色的高大男子。

“師父,弟子敗了。沒有完成師父交代的任務,請師父治罪。”孟寒低頭道。

高大男子乃魔族第一魔將黑山。他一臉沉思道:“一切計劃,被這個林楓攪得亂七八糟。當年一個不入眼的小子。在邊疆救了唐瑾兒,而今在薈萃大會之上,擊敗了你。此人到底什麼來頭?”

孟寒回道:“傳聞他是劍聖的親傳弟子。”

“我也略有耳聞。”

黑山嘆口氣,然後思考了許久才道:“計劃不能半途而廢。看來需要有些變動。你的事情辦完了,今日就離開鎬京。再過幾日。鎬京會有大事發生。那個時候,我們想走就沒有現在這麼容易了。”

“是,師父。”孟寒恭敬道。

出發之前,孟寒是那個計劃的核心,是最後一刻引發的關鍵。然而,因爲自己的實力,沒有進入決賽,這個計劃也在自己身上擱淺。

孟寒退去之後,黑山也走出了村莊。

黑山第一個前去的地方,是司馬府。這一次薈萃大會,最丟人的就是陽州流雲宗。門下大弟子離奇被殺,流雲宗在薈萃大會之上星光暗淡。

更爲慘烈的是,流雲宗派來的護衛長老也是離奇死亡。

霸愛女友很囂張 司馬繼明聽着孤月城又一次獲勝的消息,他心中更加不自在。連那個沒落的門派而今強勢崛起,反而自己的門下弟子在中州之行中死去。而且死去的人是掌教的獨子。

司馬繼明還沒有向陽州流雲宗掌教稟告此事,實在不敢,也沒有臉面。

司馬繼明在後院,一個人喝着悶酒。一個黑影靜悄悄出現在後院,旁若無人的坐在司馬繼明對面。

“你是何人?膽敢私闖我府邸?”司馬繼明一臉警覺地看着黑山道。

黑山自顧倒了一杯酒,一飲而盡後道:“我今日來,只說兩件事。”

“第一,流雲宗長老是被孤月城林妙妙所殺。至於原因,是因爲大唐的喜樂公主垂涎林妙妙身上的聖甲。”

“第二,司馬上善死於孤月城林楓之手。”

司馬繼明聽着這些心裏一驚。流雲宗長老死得不明白,連屍體也沒有找到。他問道:“你是怎麼知道的?”

“因爲林楓來自魔族。是魔族第一魔徒,化名林楓參加九州薈萃大會。”

“我憑什麼信你?”

“真正的林楓,早已被魔族殺死。不然以天碑無名的弟子,何以入武試前十?”

“你可有證據?”

黑山道:“信不信在你。更何況,你要做的是給流雲宗掌教一個交待。等到武試決賽那日,你若是讓在場所有人相信他林楓就是第一魔徒,那麼,流雲宗掌教的獨子死在鎬京,你也辦法交待了。”

黑山說完,沒等司馬繼明開口,靜悄悄離去。只留下司馬繼明一臉沉思。 林妙妙細細照料林楓一日,林楓的傷勢恢復地很快,可以再次上場打鬥。

夜色時分,林楓和林妙妙坐在前院,看着天上的明月。晚風靜靜吹來,增添了幾分柔意。他們兩人開始了聊天。

林妙妙率先開口道:“林楓,你明日的對手是我。”

“是你?”林楓的聲調很高。

“恩。”

“這……怎麼打?”

林楓知道林妙妙空靈之體的妙處。體內元氣取之不盡用之不竭,天地元氣還能修復其身。想要獲勝,除非絕對威壓快速鎮壓。

鎮壓,也是意味這瘋狂虐打。林楓又怎麼對林妙妙下的去手。

林妙妙笑嘻嘻地看着林楓道:“想好對付我對策了嗎?”

林楓道:“你若是讓我進入你身體一丈之內,你就輸了。但是那樣,你會被我打得很慘。這個方法不好。”

“問題是,你可以進入我身前一丈之內嗎?”林妙妙問道。

林楓聽聞過林妙妙和火靈兒一戰,可以不斷地施展異象神通。林楓嘆口氣道:“若是你一直施展異象神通,確實不好接近。想不到你竟然這麼強。”

“你也不錯哦。”林妙妙笑道。

此時,一個紅色身影走了進來。林楓和林妙妙看去,正是消失了幾日的品紅。她一臉冷漠之色,甚至有些冰冷。

林楓看着品紅。心中有愧,不知道怎麼開口打招呼。

林妙妙則是一臉熟悉道:“品紅,你回來了?”

品紅沒有理會他們兩人。徑直地走入麪館之內,然後上樓,走入自己的房間,關上了房門。

林楓和林妙妙面面相覷,不知道如何是好。

林楓輕聲道:“她的修爲並沒有失去。”

林妙妙點點頭道:“而且從知命中期上升到了知命後期。”

說完這兩句話,兩個人都靜靜無語,陷入了沉默。修爲沒有失去。並且得到了提升,只能說明一件事情。品紅完成了雙修融合。

而從品紅剛纔的表情來看。她並不開心,反而有些厭世。

“怎麼辦?”林妙妙問道。

林楓想了想道:“你平時和她話多一些。不如你去問問她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好吧。”

林妙妙來到品紅的房門前,輕輕敲響房門道:“品紅,是我。我可以進來嗎?”

裏面無人應答。

林妙妙確定品紅就在裏面,再次敲門道:“品紅,讓我進來可以嗎?”

幾次央求之後,品紅打開了房門,然後又重新回到軟榻之上。她一個人抱着膝蓋,靜靜靠着冰冷的牆壁坐着,神情有些木然。

林妙妙看着品紅,心裏有些難受。她伸出手,握住品紅的手。品紅卻如觸電一般掙脫出去。

武神聖帝 “品紅。你怎麼了?”林妙妙蹙眉問道。

幾多疑問,良久不語。林妙妙只能一臉憂慮地走出品紅的房間。

林楓坐在樓下,看着林妙妙下樓。立即循聲看去。卻看到林妙妙一臉凝重地朝自己搖搖頭。林楓的心裏忽然一沉。

兩人坐在麪館下方,紛紛沉默無語,各有所思。

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樓上響起了腳步聲。林楓和林妙妙立即看去,是品紅下來。林楓和林妙妙露出了喜色,立即起身望去。

品紅下樓之後。仍然一臉木然,並未和她們說出一句話。而是徑直走入廚房之內。 豪門霸愛:腹黑總裁的女警老婆 隨後,廚房之內響起啪啪啪打面的聲音。

品紅出來的時候,左右手各端着一碗拉麪,放在了林楓和品紅身前。然後,品紅還是一句話也不說,自顧上樓。

林楓和林妙妙看着眼前的苗條面面相覷。完全不懂品紅這是什麼意思。

“是不是吃了這碗麪,她就會和我們說話了?”林楓一臉疑惑地看着妙妙。

“也許吧。”林妙妙半信半疑。

“那……吃掉?”

“好像也只能吃掉吧。這畢竟是她一番心意。”

兩人達成了共識,很快吃完了身前這碗拉麪。由於吃的快,心中憂慮太多,拉麪什麼滋味也不知道。

吃罷面,兩人紛紛看向樓梯口,卻並未看到品紅現身。

林楓和林妙妙兩人坐在樓下,一直等待着品紅再次出現,直到一個時辰過後,腳步聲再次響起。

Wωω_ тTk ān_ ¢ o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