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4, 2021
79 Views

可如今,這威名赫赫的劍陣,卻如此輕易告破,不由令他們一陣難以置信。

Written by
banner

「連闖九關,這小子的戰績,已與那傅西門一樣了。」

不少人轉過身,往那朱雀內塔方向看去,落在了第十一層,那一顆發亮的明珠上。

這兩人皆是准神位資質,且又是劍道天才,究竟孰強孰弱,著實令人好奇。

本以為,是那傅西門更勝一籌,但如今看來,卻還是那燕塵稍勝一籌。

不過,若要下結論,還得看兩人最終能闖到第幾關。

玄武塔內,燕塵推開石門,邁步進去。

咣當一聲,身後的石門自動關上。

石室內,倏地亮起盞盞燈火。眸光一掃,便見得石室正中,立了一道道身影,數上一數,恰好是十尊。

隨著他往前走去,劍傀緩緩動了起來,就像是從沉眠中蘇醒過來一般。

「十方劍陣……」

燕塵喃喃一聲,便是洒然一笑。腳掌一跺,暴沖而上,闖入了劍陣之中。

霎時,暴起劍影漫天,鐺鐺之聲不絕於耳。

激戰一番,燕塵抽身而退,劍眉微蹙,閃過一抹凝重之色。

一番試探,這十方劍陣的確是厲害,雖僅多了一尊劍傀,但變化之多,遠勝那九宮劍陣。陣法之複雜,威力之強,亦非九宮劍陣可比。

想要破解此陣,看來還得多花費點功夫。

當下,他再整旗鼓,沖了上去,連番試探,熟悉了劍陣之後,他才退去,在牆角盤膝坐下,開始在腦海中推演劍陣,尋找破解之法。

這一坐,便是半個多時辰,再睜開眼時,燕塵神色有些凝重。

這十方劍陣的變化之多,陣法之複雜,著實出乎了他的意料,方才幾番試探,仍不足以讓他尋到破綻。

當下便起身,再度嘗試著闖陣。

如是幾番,終於,卻是被他尋到了破解之法。 劍魔塔外,人頭攢動。

新生兩大天位學員闖劍塔的消息傳開,吸引了大量學員前來。


眾人議論著,不時抬眼,望向玄武內塔第十層。

那一顆珠子,已亮了一兩個時辰了,卻還是沒有動靜。

而另一旁,朱雀內塔方向,第十一層的明珠一直亮著,亦沒有半點動靜。

逐漸的,不少人露出了不耐之色。

「這都多久了,怎麼一點動靜沒有,嗨!那小子,終於不行了吧!」

人群中,有人喊道,語氣卻是有些興奮。

他們本就討厭這小子,見不得其好,自然是巴不得他早早失敗。

「我看也是,這都快兩個多時辰了,肯定闖不過去了。」

「哈哈!這小子,終於也有吃癟的時候,我看他剛才的勢頭,還以為他要一直闖下去呢,誰知道也跟傅西門一樣。」

眾人紛紛附和。


在人群之外,一行人凝立,卻是聽聞消息,趕來圍觀的導師,以及院老。

其中一人,正是那秦峰。

秦峰環抱雙臂,眸光抬起,注視著劍塔方向。逐漸的,一對濃眉微微蹙起。

這都兩個多時辰了,還沒有動靜,難道那小子,真的不行了?

一念及此,他眸中閃過一抹失望之色。

方才,這小子連闖九關,那等驚人的速度,著實令他驚喜了一把,因而,也是寄予了一定的期望。

「不過也難怪,這第十關,可是十方劍陣,劍魔塔中最強的劍陣,古往今來,能一口氣闖過去的,實在是寥寥無幾。連那傅西門,第一次也是敗在了這劍陣下。」

他喃喃一聲,輕嘆了口氣。

在他身側,一眾導師院老亦是搖頭,露出了嘆息之色。

「可惜!真是可惜啊!看來他的資質,也就止步於此了。不過,也已經很難得了,能連闖九關者,已是難得的劍道奇才。」

「那傅西門身負劍武魂而生,而且,還是劍體,有如此資質並不奇怪,但這小子,卻也有如此天賦,的確難得。」

很快,又是一刻鐘過去,而玄武內塔上,卻仍無動靜。

人群中,起了一陣鬨笑聲。

「都散了吧!還等什麼啊,再等下去,也沒什麼結果!」有人起鬨道。

話音傳開,人群騷動起來,眾人往塔上張望一眼,便是失望地搖頭,轉身離去。

一會兒間,便有半數人散去,往外行去。

然而,就在這時,玄武塔上,那一顆明珠倏地黯淡。

目睹此狀,眾人皆是一怔,旋即,便是搖頭。

那小子,應該是知難而退了吧!

這般想著,更多的人轉身,欲要離去。

但少頃,在十一層上,那一顆明珠悄然亮起。

不少人抬眼一掃,便是渾身一僵,木然當場。下一刻,雙目倏地暴睜,露出了極度的震驚之色。

「過……過……過了!」

有人喊道,激動之下,語氣都是結巴了起來。

「過……過你個頭啊!」

聞言,有人轉過身來,不耐地罵道。

「真……真的過了!」

「切!你誆我的吧,這怎麼可能呢!」那人失聲一笑,抬起頭,目光隨意地往塔上瞥去。

眸光一掃,他亦是渾身一僵,面上的笑意,倏然凝固。下一刻,臉色驟變,生生吸了口涼氣,滿目駭然之色。

一會兒間,騷動便傳開,正欲離去的眾人紛紛駐足,回身看來,暴起一片嘩然之聲。

嘶!

不遠處,一眾導師,院老,亦是微吸了口涼氣,面露震撼之色。

這小子,竟然真的闖過去了,第一次闖塔,便一口氣連闖十關,這等天賦,著實駭人!

即便那傅西門,亦是有所不如。

「嘖!這小子,還真沒讓人失望!」秦峰咧嘴一笑。

在他身側,一眾導師亦是讚歎了出聲。

忽然,一名院老轉過身,望向秦峰道:「我聽說,當日招生時,這小子曾展露過過人的劍術?你還在登記表上,寫了劍術超絕這樣的評價?」

秦峰一怔,旋即答道:「沒錯,這小子的劍術,可是不一般啊,已有了一絲弈劍的味道。」

「弈劍?」

那院老渾身一震,眸中閃過一抹驚詫之色,急忙問道,「你可確定?」

一旁的眾多導師,亦是臉色微變,齊齊望了過來。

「千真萬確,的確是弈劍!只是,那一****只展露了一點,我也不知道,他是否完全掌握了。」秦峰道。

聞言,一眾導師不由越發震驚。

「弈劍之術……哈哈!我倒是有些期待,這小子闖第十二關時的情形了。」

那院老笑了起來,「不過,在那之前,還有個第十一關,這一關,可是極為棘手,也不知道今天他能不能闖過去。」

說著,瞳綻精芒,望向了劍塔方向。

石室中,一片黑暗,伸手不見五指。

在那黑暗中,有一股深沉的氣息,宛若一頭蟄伏的凶獸,予人一種極端的壓迫之感。

細細一感應,燕塵不由臉色微變。

光是這一股氣息,便是令他渾身汗毛乍立,生出一種異常危險的感覺。

他臉色微變,心中警兆大生。雙瞳微眯,朝著黑暗中探去。

那裡,究竟藏著什麼東西?

他緩緩上前,右手抬起,握住了劍柄,渾身肌肉更是緊繃。


前行幾步,霍然,嗖的一聲,一道輕微的破空聲,在燕塵耳邊炸響。

旋即,一道劍光無聲無息的,直直刺來,直取他腦門。

霎時,他臉色大變。

這一劍,異常兇狠毒辣,充滿了一股瘋狂的氣息,完全欲要置他於死地,這與此前十關的情形,卻是完全不同。


此刻,他也來不及細想,腳掌一跺,抽身暴退,堪堪避過了這一劍。

但劍身挾著的犀利劍氣,還是劃過了他的臉頰,撕開道道血痕,一陣火辣辣的痛。

燕塵顧不得臉上的傷痕,眸光前往探去,欲要看清對手的模樣,但入目的,唯有一道黑影,宛若鬼魅一般閃過,便是消失不見。

「嘖!」

燕塵凝立,抬手一抹臉頰,見得滿手鮮血,一對劍眉便是皺了起來。

這第十一關的情形,著實出乎了他的意料,他本以為,還會是劍陣,可現在一看,分明只有一個對手。


不過這一對手,卻是不一般。

他一咧嘴,擦了擦手上的鮮血,手背上魂紋一閃,臉頰上的血痕便迅速癒合。

旋即,眸光一寒,眸中升騰起一股戰意。

既然這傢伙不客氣,那麼,他也不必客氣。

掣出無妄,他環目一掃,見無法捕捉到對手的蹤影,便是收攝心神,閉上了眼睛。

驀然,又是一道極其輕微的破空聲,在他身後響起。

他閃電般轉身,一劍劈斬而去。

鐺!

雙劍交擊,兩人齊齊一震,往後退了退。

那人退了半丈有餘,而燕塵則蹬蹬的,急退了一丈有餘,方才收住身形。

下一刻,那道身影暴沖而來,速度之快,幾乎難以捕捉其身形。

鐺鐺鐺!

燕塵揮劍抵擋,一瞬間,兩人便交鋒數十劍。

對手的劍,異常之快,劍勢之凌厲,宛若瘋魔一般。一開始,著實令燕塵手忙腳亂,疲於應付。

但很快,燕塵便適應了這等速度,兩人殺得難分難解。

片響,燕塵便是眉頭大皺。

這傢伙的劍,實在太快,壓過了他一線,也令他無法尋到破綻,抵擋不成問題,但若想取勝,便有些難度了。

唯有在速度上壓過對手,他才能尋到破綻,將其一舉擊破。

這看似很難,但並非做不到,兩人的速度也只差了一線而已。

當下,他渾身一震,氣勢勃然爆發,劍勢再快了幾分。

一番激斗,雙方鬥了個平手。

燕塵抽身而退,退到門前,坐下休憩一會,再重整旗鼓,與其廝殺起來。

他速度不斷提升,然而,對手的速度,卻也跟著提升了一點,還是壓過他一線。

「不行,還得快一點,再快一點!」

燕塵一咬牙,面露狠色,在瘋狂的對拼中,不斷激發潛能,爆發出更快的速度。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