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4, 2021
83 Views

東方辰見劉櫻雪那目光並不像先前的那般血紅,東方辰知道龍血的功效發揮了,

Written by
banner

這可能只是一段緩衝,之後可能就沒事了,東方辰暗暗想到的同時一把將劉櫻雪抱住,

「雪兒,我是東二娃,我是東二娃呀,你不記得了嗎,……」

「雪兒……」

東方辰緊緊的抱著劉櫻雪,不讓她掙扎開,一邊大呼,想要將劉櫻雪喊清醒,

果然,東方辰大呼小叫了好一大會,劉櫻雪就不再掙扎了,扭過頭看著東方辰,

東方辰剛想說什麼,劉櫻雪的眼淚就掉落了下來,緊接著哇的一聲就大哭起來,

「二娃,我殺人了,殺了好幾個人,他們都被我殘忍的殺死了,嗚嗚……」

劉櫻雪嚎啕大哭起來,對著東方辰述說起來,東方辰一邊拍著劉櫻雪的背一臉心疼的說道,「好了,雪兒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就當她是一個夢吧,忘記吧,」

劉櫻雪沒有回答,依然不停嗚嗚地哭,顯然她回憶起來了,對於她先前的狀態她十分的懼怕,她怎麼也沒想到自己的殺人手法這麼殘忍,

東方辰知道劉櫻雪的情緒正需要釋放,就沒有多做什麼,讓劉櫻雪盡情的哭,


唦,唦,唦,

一陣腳步聲向東方辰二人逼近,劉櫻雪似乎也聽見了,抽泣了幾聲道,「好像有人來了,」

東方辰點點頭,眉頭一皺道,「可能是先前那個逃脫的人,」

「對……」劉櫻雪還沒說完就被東方辰打斷,

「你我之間就不要多說這些了,如果我放棄你去將那人追殺的話,你會走火入魔變為殺人狂魔的,知道嗎,你是我女人,我不允許發生這樣的事,」

「可是……」

「沒什麼可是的,現在離開肯定是不可能的,先和我去躲躲,」東方辰拉住劉櫻雪就跳射到背後的那顆大樹上,大樹的樹葉十分茂密,因此兩人藏的還算隱蔽,

「果然是那人,他們是毒樓的人,」東方辰看著那些人身上的標誌,對著一旁正用手抹著淚水的劉櫻雪沉聲說道,

「我看看,」劉櫻雪將頭仰起來,透過有點縫隙的樹葉看到了毒樓的一行人,

為首的是一個肌肉十分發達的壯男,他旁邊的就是那先前逃離的那個人,

一波人足足有數十個,

「師兄,你看他們的手段極其殘忍,先前本來是一個女的,就在我們要將她抓住的時候,又竄出一個男的,后來那女的像一隻發瘋的母老虎一般,實在實可怕了,」

那人回憶起來也是一陣心悸,那女人簡直是一個不要命的女瘋子,

翰墨余聞言點點頭,道,「看了他們已經離開了,這件事就暫時放一下,咱們將他們埋了,那兩個yuwang樓的弟子也一併埋了,畢竟是友宗的人,」

說完,幾人就在原地開始用劍掘地,不一會就挖了一個好大坑,


「將他們拖過來吧,」翰墨余道,

幾名師弟就放下手中的劍將那幾句屍體拖向坑中,一路上血跡不斷,

「啊……」劉櫻雪大呼一聲,現在她才看到那幾人真正的面貌,不,不能說面貌了,這簡直是面目全非,配上那斑斑血跡十分嚇人,

東方辰注意到劉櫻雪被嚇著了,知道她要叫出來,連忙用手將她的嘴捂住,

但,依然發出了一聲細小的身音,

翰墨余目光犀利的掃視四周,有意無意的看向他旁側的一顆茂密的大樹,露出一抹令東方辰很不安的笑容,

從翰墨余的笑容來看,翰墨余絕對發現他們了,這麼小聲都能被聽見,這說明什麼,說明這個男子絕對不簡單,

東方辰頭皮一陣發麻,他可以想象接下來發生的事情,

「還不出來嗎,」翰墨余嘴角牽起一抹笑容,大聲的對著空氣說話,

其他人聽了連忙停下腳步,一臉茫然,不知道翰墨余到底在說什麼,

「師兄,你在說……」

一名師弟還沒有說完,翰墨余打斷他,又大聲的喝道,「既然不出來,那我就請你出來,」


說完,翰墨余將隱藏在袖間的銀針滑落在手上,銀針泛起了黑色光芒,

這針有毒,

四根細小的銀針一下子熟練的抓在手上,飛快的速度射向大樹方向,

嘩啦啦,

東方辰和劉櫻雪迅速的跳下樹,額頭不斷冒出冷汗,心裡不斷地暗道,這人好強,


剛才就在他往下跳的那一瞬,明顯的感覺到自己頭頂有一股勁風,連一根銀針都能產生強大的勁風,這說明此人的實力十分恐怕,


「喲,終於捨得出來了,這快要到冬天了,這樹還這麼茂盛,想必樹上一定很擋風,很暖吧,看,二位的汗水都出來了,」

翰墨余挑眉朝東方辰二人笑到,二人見翰墨餘一動也不動,也不說話什麼的,

其他人這才明白過來翰墨余剛才的話,原來是叫的他們出來,

「師兄,就,就是這兩人,求你一定要為師弟報仇,」那名弟子見到東方辰二人,立馬就跳到男子的面前,指著東方辰二人道,

翰墨余冷了他一眼,其立刻老老實實的閉上了嘴,

「你們宗主就是這麼教你們對待人的嗎,我向你們說話,你好歹也要回答一句吧,」翰墨余笑了笑道,

劉櫻雪緊緊的握著東方辰的手,一臉愧疚的看著東方辰,而東方辰則是冷眼盯著翰墨余,

「有意思嗎,明知卻反其道而行之,要戰就戰,拿來的那麼多廢話,」

翰墨余聞言一愣,緊接著露出旺盛的笑容,道,「承認了,不錯,不做作,念在這份上我就留你們應該全屍,」

「哦,這麼說我還得謝謝你了,」

「這倒不用,我聽說,這幾人可都是那女的殺的,不過你一個也能和他們五個一戰,也不錯,既然這樣,那就先拿你開刀,一對一,敢還是不敢,」

翰墨余盯著東方辰道,

東方辰聽后心裡簡直樂翻天了,要知道現在劉櫻雪剛受到刺激,哪裡還能再戰鬥,

一對十,還要注意劉櫻雪,他哪裡忙的過來,

一對一無疑是對他最有利的, 「一對一有何不敢,」東方辰上前一步,如同千軍萬馬,氣勢磅礴,這氣勢可不能弱了,

「我師弟說你有一把怪異的劍,相信應該能和我一戰了,」翰墨余眼睛盯著東方辰手上的雷霆劍,令東方辰驚訝的是此人眼睛一陣明亮,居然沒有露出一絲貪婪,

而其他人聽見翰墨余所說的,雙眼無不露出貪婪的目光,想要佔為己有,

「這是自然,」東方辰淡淡道,劉櫻雪站在邊上拉了拉東方辰的膀子,低聲道,「我能感覺他的氣息不比我弱,你對上他一定會吃虧的,」

「放心吧,我沒有把握還敢應戰嗎,我又不是傻子,」東方辰淡淡一笑,沉聲對著劉櫻雪道,

劉櫻雪詫異的看了一眼東方辰,點點頭也不在言語,她相信東方辰不是那種逞強的人,

「你們都退下,生死有命,既然我和他一對一必然有一人死,我死了你們也不要報仇了,畢竟這只是我和他的公平一戰,不是宗門敵對戰,知道了嗎,」

翰墨余瞥著邊上的人,大聲喝道,

「是,」

這群人誰人不知道翰墨余的實力,就是滿江樓的弟子第一人也能戰不少的時間才會敗下,

對付眼前那人絕對是綽綽有餘,因此他們在第一時間就答應了,

「我死了,你也不要報仇,知道嗎,」東方辰轉身對劉櫻雪眨眼的說道,

「可是……」劉櫻雪真正猶豫的時候看見東方辰向他眨眼,突然想到東方辰說的,他有把握,所以也是點點頭道,「好,」

東方辰滿意的笑笑,轉身又對翰墨余道,「如果我死了,還請你們不要傷害她,」

「這是自然,」翰墨余淡淡道,

「那好,來吧,」東方辰大喝一聲,踏步奔向翰墨余,

翰墨余神情一凝,腳下一發力,也是奔射東方辰,

碰,

兩劍相碰,發出刺耳的兵戈碰撞聲,東方辰感到手上一陣發麻,差點將雷霆劍扔出去,與此同時大步的後退,

東方辰驚訝的看了一眼翰墨余手上的劍,一般的劍和雷霆劍相碰絕對脫不了斷裂的厄運,可這劍不但沒有斷,還露出一股獨特的光暈,

翰墨余似乎看出了東方辰所想,笑了笑道,「你的是靈劍,我的這把同樣是靈劍,我師父傳授給我的,」

聞言,東方辰一臉震驚,天一宗都沒有靈劍,沒想到毒樓居然有,

不過想想就釋然了,據劉默言說過,毒樓在上古時期也是一個響噹噹的大宗,不過後來就不知怎麼敗落了,所以有一把靈劍也不算稀奇,

「現在還在戰鬥,不是你想問題的時候,要想就戰勝我再想吧,」

翰墨余說完,猛的向東方辰撲閃過來,靈劍散蔓著黑色詭異光芒,

東方辰心神一收,深深的吸一口氣,從剛才的交鋒他就知道這個人不簡單,一個照面他就知道翰墨余和一般根基浮躁的武兵強者差不多的,何況手上還有一把靈劍相助,

此人絕對難對付,

天才對決修為相差不大靠的是技巧和經驗,但東方辰和翰墨余顯然差大了,

東方辰如果不動用其他的底牌,這一戰很有可能敗,先前翰墨余的話已經很明確了,今天不是我死就是他死,

東方辰手上捏了一把汗,現在這裡這麼多人,一旦傳出去的話,那自己就完蛋了,

翰墨余見東方辰有些底氣不足,笑了笑道,「這樣吧,咱們赤手相博,不用靈劍,怎麼樣,」

翰墨余倒是無所謂,因為他已經吃定東方辰了,他要的就是一戰,很久都沒有痛快的一戰了,他想要戰個痛快,

呼,

東方辰重重的呼吸一口氣,這無疑又是給了他一個有利的條件,因為雷霆劍要配合雷電屬性才能發揮最大的作用,

東方辰點點頭,將雷霆劍遞到劉櫻雪的手裡,

「小心點,」劉櫻雪接過雷霆劍一臉擔憂的看著東方辰道,

東方辰點頭,轉身往前走,與此同時,翰墨余也將自己的靈劍拿給一名師弟拿著,轉身走向東方辰,

東方辰眼睛微微一眯,一臉堅毅,隨即大喝一聲,掄起拳頭就向翰墨余的身上招呼,

翰墨余也是不管三七二十一,拳打腳踢的向東方辰身上開始招呼起來,

邊上的人一陣無語至極,這特么是生死戰嗎,簡直是兩個流氓在你一拳我一腳的打,

但,卻沒人說什麼,因為這是星辰大陸上的一種最神聖最友好的打鬥,雖然拳打腳踢,但卻沒有舞刀弄槍的那麼殘忍,

因此它介於一般友好的挑戰,或者例如兩兄弟反目成仇的這種戰鬥之類的,

沒過一會兒,兩人就纏在一起倒在地上,滾來滾去,時不時聽見碰碰的悶沉聲音,

光聽這聲音就令旁邊的人有些心驚膽戰的,彷彿身臨其境,雖然沒有舞刀弄槍那麼殘忍,在那卻死得痛快一點,

而這個可是肉體上的折磨,如果打不贏的話,絕對會被折磨至死,

當然如果雙方都同意的話均是可以使用鬥氣還有戰技,顯然兩邊都是沒有同意,

東方辰這邊因為修為不夠,還是近身戰技,因此這對他極為不利,

而翰墨余這邊他所修鍊的戰技必須要通過武器這種介質才能發揮最大威力,

因此兩人並沒有提使用戰技這一事,

沒過一會兒纏繞到一起的人互相分開,迅速站了起來,兩人的臉都是揍得像豬頭一樣臃腫,

老祖宗記憶裡面雖然有大量的戰鬥技巧,但卻沒有這種亂打亂揍的打法,

兩人的這種胖揍打法也是十分滑稽的,

「這樣就算將我們二人累死也分不出一個勝負來,咱們還是將戰技使用出來吧,你放心,我翰墨余這一生光明磊落,既然答應了就要公平一戰,我將修為壓著到同一重天怎麼樣,」翰墨余道,

東方辰想了一下,點點頭,確實如同翰墨余所說的,他倆就像剛才那麼打下去還沒打死可能就累死了,實在太消耗體力了,

而使用鬥氣的話,他有源源不斷地鬥氣供應,況且翰墨余也答應壓著著同一重天,這對他也是有利的, 金木水火土相生相剋,在絕對實力面前,那就說不清了,

東方辰的是火屬性,而翰墨余是金屬性,正好相剋,但看東方辰現在的面前似乎並不是那麼好看,一臉的陰沉,

幾個照面交鋒下來,兩人相繼退了幾步,東方辰冷芒盯著翰墨余,現在他終於知道翰墨余這麼有恃無恐了,

實力,

對就是實力,即使翰墨余將修為壓著在武士三重天並且東方辰的屬性剛好克制他,但東方辰卻一點便宜也沒得到,

雖然翰墨余是毒樓的弟子,但經過這麼件事,東方辰知曉他和其他人不一樣,翰墨余是絕對的光明磊落,

若換做別人,哪裡還會一讓再讓,恐怕巴不得東方辰早點死,

劉櫻雪美目十分的緊張的盯著東方辰,東方辰大口的喘息著,他只知道他好久沒有這麼累過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