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4, 2021
72 Views

「那麼,想問什麼就直接問吧,我知無不言。」閻魔殤如是說道。

Written by
banner

「請問,為什麼您的發色和瞳色都是黑色?」

閻魔殤的形象,小孩都知道,黑白二色的頭髮,一金一銀的瞳孔,前者象徵乾坤天地,後者象徵睿智和力量,只是如今身前的人,卻是黑髮黑眸。

「改變發色和瞳色,並非是什麼難事,踏入武宗境界之後你就會明白,除了生命源頭之外,一切外在都是可以變化的。」閻魔殤暢言道:「不過我的瞳色和發色,是因為武意和心武的力量而更改,長時間的保持之下,即便是我也會疲倦,這時候是不需要偽裝的。」


「那您為什麼要選擇用這種方式見我?」蒼雲接著問。

「因為你是一名武者,擁有強者之心的純粹武者。」閻魔殤毫無停頓,正如她所說的一樣,知無不言:「既然如此,會見的形式便毫無意義,而且若是換做是常人難以見到的一面,反而更加具有誠意,不是嗎?」

「您真的私底下就是這樣嗎?」

「確是如此。」流暢對答。


「請問您的興趣愛好是什麼?」

「讀書,殺人,品茶。」依舊瞬間回答,特別是第二個答案出口時候,表情沒有一絲的鬆動。

「您對異族是怎麼看待的?」

「兩種,死的和將要死的。」

酒洗劍 ,蒼雲心裡到抽涼氣,真是好霸氣的答案,不愧是軍神!

「好吧,問了這麼多,我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問題……請問,您能給我個簽名嗎?」蒼雲真誠道。

閻魔殤略一停頓:「可以,不過你要它何用?」

「裝逼啊,隨時可以拿出去跟其他人炫耀,你看這是閻帥的簽名啊,怎麼樣,羨慕嗎?」蒼雲嘿嘿一笑。

「放浪形骸,收發有心,言行自如。」閻魔殤意有所指,倏然一笑:「 桃運兵皇 。」

蒼雲瞳孔一陣收縮,心神劇震:「您怎麼知道……這應該除了東方夜前輩和洛紫緣學姐之外,無人知曉才對。」

「當有的瞞不住,武宗的境界比起你想象的要玄妙的多,你現在接觸的太少,等你成為天階之後,便會明白你所走的道路是什麼樣的一條路。」閻魔殤並沒有正面回答,她接著問:「你還有什麼其他的問題嗎?」

書房內,蒼雲沉默不言,他居然發現自己一肚子的問題卻開不了口,不論什麼問題都會得到解答,但在不斷詢問的過程之中,他的迷惑卻越來越深,只能暗嘆這女人實在太厲害。

沉思良久,蒼雲咬牙道:「最後一個問題,為什麼是我?」

「要論起功績,安吉爾、琴音絕、龍神誠,每一人都超過了我才是,為什麼要特意的召見我,而且還用這種方式……如果換做正式的接見我還可以接受,但這種私下的接見,很難讓我不起疑心,不過我也不明白,我區區一名無名小卒,有什麼值得閻帥惦記的?」這個疑問才是最大的疑問。

「無名小卒……你是如此看待你自己的嗎?」不知道是不是錯覺,閻魔殤的眼中流淌過了一絲疼惜之色,她搖頭:「你錯了,你對於軍部而言,所產生的價值已經超過你的想象……龍神誠、琴音絕、安潔爾之于軍部,都只是捆綁性的利益趨勢,他們有自己的家族,有需要守護的東西,當這兩人產生了衝突的時候,他們會毫不猶豫的捨棄前者,所以他們做不到你所做的一切。」

「你在黑伊甸里將軍事分布圖交給了上官涵中將,替我們贏得了一場事關重要的反擊戰,之後又在天祈擊破了黑芒樓的陰謀,為人類保留了一位武宗的珍貴戰力,再這之後,更是潛入殺戮之都,搗毀了一名支配者的陰謀,配合其他幾個據點的擊破,重創魔帝,給予了我們一路攻入了魔族腹地的契機……這一切的一切,都在你所認為的『微不足道』之中進行著。」閻魔殤淡淡的訴說著,聲音悅耳動人,卻毫無起伏,沒有聲情並茂的解說,卻帶著讓人信服的力量,若是讓他人聽見,必然會驚駭的六神無主。

誰能想到,這名年紀不過十七的少年,居然在這短短兩年內,做了如此之多的驚天動地的大事,每一件都足以改變這個時代的命運!

「你並不是微不足道,而是至關重要,我不得不去關注你,因為你在我眼中是彌足珍貴的同胞!」閻魔殤的話語擲地有聲。

蒼雲頓感壓力,他有些欣喜,也有點無奈:「您這麼說,我連反駁的話都沒了,但也正如我自己所說,我所做的一切,都是被逼無奈……我只是出於單純的目的而已。」

「也正因為如此,你才值得被重視。」閻魔殤輕聲道:「不要太看低自己,你擁有問鼎武宗的潛力,早晚也能夠踏入這個境界之中,千萬不要妄自菲薄。」

蒼雲只能苦笑,他前些日子才頓悟了力量的真意,從心態上將自己擺在了高人一等的地位上來,可如今閻魔殤這番話語,將是要他自己將自己當做救世主看待,這怎麼可能做得到……

「時間能改變一切,你會逐漸懂得,我們與常人是不同的。」閻魔殤如是說道,她停頓片刻,接著道:「說完了這些,也是時候進入今日的正題了,我喚你來此,不是為了其他事情,正是為了這數次你所作出的貢獻,給予足夠份額的獎勵。」

「獎勵什麼的,我又不缺。」蒼雲連連擺手道。

「軍部一向賞罰分明,該有的必須有!」閻魔殤不由分說道:「以你的功勛,足以位列名將之中,哪怕讓你擔任中將職位也無可厚非!就拿次的事情來說,區區一個軍部少校就敢對你下死手,如果你有足夠的身份,斷然不會出現這種事!雖然我已經將其處以死刑,但僅此還不足以泄憤。」

望著閻魔殤那皺眉的不快神色,蒼雲心中徹底愕然了,閻帥是為了咱而砍了那個死胖子的?

說著,閻魔殤輕輕一敲桌面,一字一頓道:「從今日起,你便是第六驕陽,由我親自提名!」 「第六皓月?!」

蒼雲震驚了,這一份獎勵不可謂不大。

驕陽、皓月武者,乃是銀河星域之中,所有少年武者孜孜不倦追求的目標,武者本身就是特權階級,而驕陽皓月更是特權之中的特權,他們的存在幾乎就代表了整個銀河星域之中最傑出的年輕一代,實力、才情、天賦都是頂尖,一百年一換,乃是所有的少年武者的偶像。

想要成為驕陽、皓月,絕非易事,一百年一換的天下少絕榜榜首的這九人,都要經歷過多少次的重重考核,可以說,當他們展現出了武學天賦的一瞬間,就會被關注,然後進入對比的行列,在長達十多年的觀察之中,經歷多少場的廝殺和比拼之後,方才能夠得到這尊貴的稱號。

就拿琴音絕而言,她自出生的那一年起,正巧是碰上天下少絕榜換屆,作為琴家的長女,她與許許多多同一代世家子女都被錄入了天才武者的章程內,自能走路之後,便開始打磨筋骨,淬鍊身軀,培養武道精神,他們每一日都經受的訓練和每一場訓練賽的結果,都會成為考證的依據。

而琴音絕被提名驕陽武者的時候,是十二歲那一年,光是提名是不夠,在經歷了十多年選拔的過程里,提名驕陽的人數少說有著二十人以上,皓月的則是多達了百人以上,獲得提名之後,便是成長的速度以及名聲的累計,所有的驕陽以及皓月都有著自己的成名戰,他們通過大量的戰績功勛累計擊敗了無數的對手,最終獲得正式提名。

琴音絕用了五年的時間累計功勛,十七歲方成驕陽!

安潔爾十一歲提名,因為她天生神性血脈,早早被發掘,而她用了四年時光累計功勛,光是擊破黑芒樓據點就足足有著近百,十五歲成就的驕陽!

龍神誠最為龍神家長子,自然備受關注,他沒有武學天賦,但十歲就領悟了獨特的心武『世界』,被提名,而後用了兩年時間,將大和國境邊域的猖獗禍亂的星空海賊和傭兵團伙殺了個乾乾淨淨,還了一片清凈,硬生生改變了拓展了大和的國土邊界,十二歲提名的驕陽。

由此可見,驕陽武者的難度有多麼誇張,而皓月的考核要稍微普通一些,周期也相對較短,大概五年為一個周期,其中還需要經歷多場的比試才能決定出勝負來。


許許多多的人都是敗在了現今的皓月武者手中,所以才沒能成功登頂,譬如說墨家的墨承以及大和里的五輪暗月,他們的天賦才情並不輸給皓月分毫,可就是差了那麼一點運氣和實力。

如今皓月武者已經五人,最後一位遲遲未定,不知道多少的天才武者都瞄準了這個位置衝刺,可始終無人獲得正式提名,可謂讓無數人吹鬍子瞪眼的迫切相求。

蒼雲不懷疑自己能夠成功登頂皓月,可沒想到過程會這麼快,他原本還以為自己還需要用一年半載的時光來累計功勛,不過閻魔殤的一番話已經徹底打消了這個過程。

僅憑她一句『我親自提名』就足矣抵消那繁瑣的審核過程,天下少絕榜的勘探者也絕對不會多管閑事多此一舉的去打閻帥的臉面。

她這一句話簡直就是告昭天下——這人我罩著了,不服者上前!

有人敢不服么?很明顯不會有,也不敢有。

提名之後,不出三日,蒼雲這第六皓月的位置就已經算是坐實了,當然有人心中會有不忿,卻絕對不敢對於這個排名有所異議,因為……他是閻魔殤親自提名的皓月!

「元帥大人,您老大恩大德,我受寵若驚啊……」蒼雲只能報以苦笑,又是無奈又是感嘆道:「這樣的獎勵,我實在是沒辦法拒絕。」

他很需要這個身份,而且無比迫切的需要!

不論是琴紫月的身份,還是月語的身份,都是高貴無比的,他一個市井小子,無權利無地位,光憑一腔熱血是沒辦法打動對方娘家的,只能靠拳頭打拚出自己的地位身份來,皓月這個地位配對一名月人公主,一名琴家的女兒,絕對是夠了!

當然……他究竟準備娶誰,這是個問題,不論是月人公主,還是琴家的女兒,都不會接受成為第二位的事實,如果還要算上其他的話,譬如說學姐、安心夢、咲夜、安潔爾,那就已經不是亂成一鍋兩鍋粥的問題了,恐怕整個銀河都要炸了。

這麼多優秀的妹紙都讓你娶了,我們怎麼辦?!

諸如此類的問題,將會引發非常重要的連鎖反應,當然,這也是后話了。

閻魔殤端起茶杯,語氣平靜道:「我看得出來,你很需要皓月的身份,反正對你而言,也只是遲早的問題,我不如做個順水人情,作為鼓勵。」

「閻帥高見,小輩佩服。」蒼雲只能連聲應是。

「不用如此生分,既然我們是私底下見面,你也進入了我的私人戰艦,來到了我的書屋,與我面對面品茶,身份自然是對等的,叫『元帥』就顯得太不知情趣了。」閻魔殤似有意似無意的提醒了一句。

「那我該叫什麼?」 冷少強愛︰萌妻,不服來戰 ,您老都一百多歲了,做我老媽也夠了,難不成要我叫您阿姨嗎?

「我也是稷下的學員,你不如喚我一聲學姐,也挺不錯。」閻魔殤平淡的語氣毫無平仄波動,卻差點讓蒼雲嚇得滾到桌底下去。

「學姐?」蒼雲瞪了瞪眼睛。

「怎麼,不願意嗎?」閻魔殤放下茶杯,一股莫名的壓迫感自她的身上傳來,那似笑非笑的表情之下,似乎有著一千萬隻的閻魔狂舞涌動,可怕的軍神氣勢散發而出,足以令人窒息。

蒼雲心中一驚,不愧是軍神,軍部的元帥,人類世界的最上位者,這股威勢簡直可怕,不過為什麼要這時候散發出來,是要逼良為娼嗎?

「好吧,閻魔殤……學姐。」蒼雲最終還是從心認慫了。

「如此甚好。」

氣勢散去,凝滯的空氣重新流動,閻魔殤倏然展顏一笑,那笑容盛開的瞬間,猶如春風拂面,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傾國傾城的剎那間,美麗的讓人窒息,但也僅有一瞬。

之後,兩人又談了許多。

閻魔殤作為軍部元帥,許多書籍資料內,對於她的描述,都提到了四個字『惜字如金』,可見她不是喜歡說廢話和嘮叨的人,只是在密切交談之後,蒼雲見腦海里原本的資料都丟進了回收站里徹底清空——扯你妹的淡啊!都他喵是騙人的玩意。

閻魔殤絕對是健談之人,至於平日不愛說話,是因為思考的多,顧及自己的身份,所以少言寡語刻畫出令人拜服的氣質,那是一種高位者的偽裝,但如今這裡是她的家裡,自然而然的就放鬆了下來,言語里也帶上了幾分人性化,她的見識很廣闊,天南海北,從各地的風土人情到心理學哲學,幾乎覆蓋了所有知識領域,無所不知無所不曉,僅僅只是交談片刻,蒼雲就感到收穫頗豐。

見到這麼一名人性化的元帥,蒼雲感到這趟來對了,換成正宗的軍事會議市內見面,她斷然不會展現出自己真實的一面來。

在交談內,蒼雲也不在顧及兩人身份,一時間,說了許多開心的事情,不過話語權始終把握在對方手中,閻魔殤有意無意的探測蒼雲的秘密,總能在言語內把握到一些關鍵的辭彙來,眼中更加多了幾分含笑的意味,只是蒼雲同學並不知道自己已經被掏空了七八成的小秘密,繼續快樂的說漏嘴。

「時間已經差不多了,會見也只能到此為止了,跟你交談的過程很愉快,蒼雲同學。」閻魔殤目光寧靜:「在臨別之前,我還有件事情需要叮囑一番。」

「請說,願聞其詳。」蒼雲端坐,知道這句話必然很重要。


「我想告訴你,在這大宇宙之內,人類依然是無比孱弱的一族,我們的力量並不強,甚至可以說非常的弱小,進化路線發展至今也不過數萬年而已,相較於異族而言,沉澱不足,累積不夠,任何人都無法永遠保護同族至永遠,江玄不能,我也不能,我雖然是武宗,但若是魔帝妖帝強行出手要取我性命,我也必將九死一生……這世界上,沒有絕對安全的環境,人族亦是如此,需要鐵與血的歷練。」

閻魔殤唇齒開合,好聽的嗓音迴響,卻帶著一股鐵血的味道,濃烈且震人心神:「我想說的是,留給你的時間,不,留個整個人族的時間,並不多了……我看得出,你的武道追求自由,可你的人生里卻牽扯了許許多多讓你不能自由的人事物,你必須要去守護他們,但僅憑如此是不夠的,你需要快點變強,等你踏足這個境界之後,才能擁有博弈的資格。」

「武宗嗎?」蒼雲沉默了片刻:「我遲早能夠踏入其中,但你所說的話,我並非太明白,博弈?與什麼博弈?」

「等你成為武宗之後,我會將一切都告訴你的。」閻魔殤微微起身,她伸出白皙的手指,避無可避的點在了蒼雲的額頭,輕聲道:「少年,加油吧,我在這裡等你。」

說罷,她款款起身,手中拂過桌面,將未讀完的書本抄入手中,轉身坐下,不發一言,這已經是下了逐客令。

倏然,蒼雲目光一怔,他感到周圍的景色在極快的退去,眨眼之間,他已經出現在了書房之外,一閃緊閉的紅色木門擋住了視線,他被『請』出來了。

「閻魔殤……姐姐,既然如此我也該離開了,祝您青春永駐,笑口常開。」蒼雲站在房門外,輕聲道別,他知道對方肯定能聽見。

心中略微疑惑,蒼雲長長的吐出了一口氣,平復了一下心情,這一次見面總而言之是收穫頗豐的,閻帥認同了他的潛力,給予了足夠的重視,這算是給蒼雲打下了一劑強力的鎮心劑,讓他感到了有股強有力的力量支撐著他後背,這大腿不可謂不粗啊!他展露笑容,神色堅定,邁步離去。 蒼雲離去之後,書房之內,閻魔殤依舊端坐桌旁,只是她的表情上卻不在那麼的平靜,而是露出了滿足和欣喜的笑容來。

「我在這裡等你……」她靜靜的重複了一遍,低聲一笑:「這傻孩子果然還沒有想起我來,封神榜的封鎖太過於嚴密了,記憶至今無法揭開,不過這樣也好,只要他能夠踏入武宗的境界里,修羅的血脈也再也無法干擾到他,曾經付出的犧牲便是值得了。」

她有些痴痴的看著身前的桌案,悠然一嘆:「可惜,為什麼坐在這裡的是我呢?如果我不是閻魔殤該有多好。」

嘆息聲落下不足三秒之後,書房的木門被推開,一名身著黑色軍服的女性步入其中,皇甫嫣然望著閻魔殤,目光微微出神。

「嫣然,他走了?」

「嗯,剛剛方才離開。」皇甫嫣然點了點頭,她遲疑了片刻,開口問道:「殤姐姐,為什麼選擇用這種方式與他會見?正規一些不好嗎?」

「對於他而言,無所謂形式,這樣反而好說話一些,他是個好孩子,有些嘴硬心軟而已。」閻魔殤低垂著眼眸,若有所思道:「你想問的,不是這個吧……為什麼我會這麼重視他,是嗎?」

「嗯,殤姐姐你幾乎從未如此重視過一個人,即便是琴音絕、龍神誠都未如此關注過,所以我還以為你是打算將他……」皇甫嫣然沒有接著說下去,只是表情很怪異。

「他繼承了江玄一脈的功法,是聖王太師當代傳人,談起淵源來,他稱我為一聲師姐,並無不可。」閻魔殤輕輕搖頭:「我並沒有打算干涉他的未來走向,也沒有親自教導他的打算,他的未來只有自己選擇,我能做的,只是等待而已,等待他成為武宗的那一刻。」

皇甫嫣然不解:「殤姐姐,為什麼你一直如此強調武宗呢?至今為止,我從未在戰場之中見過這個級別的戰力出現過啊,即便以一兩人之力,也無法挽回戰局才是。」

「你錯了,嫣然……」閻魔殤淡淡道:「武宗、妖皇、魔皇,之所以至今為止不出手,是因為約束力,戰場之中,一旦這個級別的強者出手,動輒足以毀滅行星,武宗境界,太難消滅和殺死,即便滅族,僅留下一名武宗,也足以造成極大的後患,所以對方一直忌憚不敢出手。」

「簡而言之,人類至今未曾滅族,是因為我們有武宗強者,只有武宗一日不死,對方就一日不敢動用妖皇以上的戰力投入戰場之中,否則的話,便是玉石俱焚的結果……」閻魔殤合起書本,抬起頭來:「武宗榜內,一共錄入過十六人,曾經在一段武學天才輩出的年代里,湧現出了十二名武宗,而之後,也不過才出現了兩位而已……我是人族的第十六位武宗,可迄今為止依然還活著的武宗,不超過五指之數,等他們都逝去之後,僅憑我一人,守不住人族的領土世界。」

「所以殤姐姐你方才如此激進……這百年內沒有減少過征討。」皇甫嫣然目光驚訝,她根本不知道在這戰爭之下還隱藏著如此的秘密。

「我征討異族,一方面是為了宣誓銀河星域的主權,另一方面是為了磨礪我族,爭取到更多的資源,讓下一代快快成長起來……所以,我跟木靈族簽訂了契約。」閻魔殤的目光深邃:「這一切都是為了創造出下一位武宗的出現,只要再添一人,人族將在多一萬年的時光喘息。」

「曾經漢高祖和霸王兩人聯手殺入星空,以武宗之威給異族們留下了血腥的教訓,可霸王死去之後,人類立刻被打壓回到了地星,而後萬年,江玄龍闕引領的一代風潮之後,那一十二人的武宗湧現,帶來了人類最繁華的年代,讓我們從地星走出,脫離了月人和異族的壓迫,登頂星空,發展至今……不過,這時間也快到盡頭了。」

「餘下的四名武宗,除了八雲紫放棄自身力量,修身養性三千年,至今依然維持在巔峰狀態之外,其餘二人已經垂垂老矣,武宗也敵不過時間的流逝,只要其中一人逝去,武宗戰力不足三人,屆時,銀河星域就要亂了……虎視眈眈的月人不會放棄這大好契機,魔帝妖帝都會接連出手,人族危矣。」

皇甫嫣然聽的冷汗直流,她現在方才算是明白,為什麼在爆發了地月戰爭的時候,異族雖然虎視眈眈,卻依然不敢大舉進犯,那正是武宗力量的威懾,而如今一旦武宗一位接著一位的隕落而去,人類已經重新站到了懸崖邊緣上!看似繁華的這片星域實則已經將生死攸關吊在了幾名武宗的性命上!

他們若是一死,這世界將陷入戰亂之中,毀滅倒計時已經來臨。

「所以,蒼雲救下了八雲紫的行為,算是間接的爭取到了人類殘喘的時間,他的功績無法對任何人訴說,但我們必須明白,這是件奇迹。」閻魔殤輕聲道:「而如今,能夠擁有在短時間內成就武宗的人,除了他之外還有誰呢?琴音絕才情無雙,安潔爾神性血脈,她們遲早可以成為武宗,只是我們的時間不夠了,不出百年,一場席捲整個宇宙的惡戰,必將到來!」

「殤姐姐……」皇甫嫣然咬著嘴唇,她這時才算是知道,閻魔殤是盯著多麼重大的壓力走到現在的。

「呵呵,放心吧,人族隱患雖然大,但依舊保留著一線希望,在最危險的時刻,總會湧現出無數的英雄豪傑來在這之前,武宗隕落之際也並非不是沒有過異族的侵犯,但我們都撐過來了。」閻魔殤靜靜獨立,目光好似看透了星空一般,「而如今,一個天才的時代即將到來,同樣的錯誤,不需要再犯第二次了。」

她的身軀上散發出了一股濃郁的軍神威勢,一字一頓,鏗鏘有力道:「我還在這裡,只要我一日不死,異族休想踐踏我人族尊嚴半步!」

……

離開了戰艦之後,村雨按捺不住的化作人形。

她說:「主人,她很可怕。」。

「武宗強者,自然可怕。」蒼雲摸了摸她的腦袋,好笑道:「那可是全人類僅有不到十人的超級高手。」

「不是,我不是說她本身的實力強弱。」村雨搖頭,一本真經的認真道:「我作為天階武裝,哪怕武宗全力出手也不一定能夠破壞掉我,說是害怕她並不實際,我指的是,她的體內有一柄東西……一柄非常可怕的東西,只是逸散出了一縷氣息,我便全身發抖無法動彈!」

「你是指,兵器?」蒼雲訝異道。

「沒錯,兵器,但絕對不是普通的兵器,天階武裝做不到這一點的,即便是之前碰到過的泰阿劍,我現在也絕對不畏懼它,但那個不行,太可怕了!絕對是超越了天階的存在,唔,可能是傳說之中的神器。」村雨淚眼汪汪的縮著腦袋。

「荒古流傳的神器么?」蒼雲摸了摸下巴。

要說起這玩意,那還是要得從三皇身上說起,不過太久遠了沒辦法考證,只是知道其中大部分的神器都因為主人的死去而化作尋常器具,消亡了,流傳來的東西並不多。

蒼雲自身就有一件——封神榜。

它雖然平日里只顧著睡覺,但必要的時候卻救過蒼雲兩三次命,幫助他鎮壓了心鬼,同樣也封印了他一部分急切想要知道的記憶,不聽指揮,也無從探究。

「算了,別想那麼多,閻帥又不會害咱們。」蒼雲很快就將這件事情扔到了腦後,畢竟那是閻魔殤,沒有幾件超級神器護身,反而不科學了。

丟下繁瑣的心情,蒼雲一路乘風回到了天堂星的別墅里,他幾乎一個人獨自跨越了半個星球,用了三個小時的時間,天空也已經由明轉暗了。

「接下來,打算去哪裡?」安潔爾目光灼灼的盯著蒼雲問道。

「還沒決定,原本打算去戰爭學院的,不過看來現在已經沒有太大必要了。」蒼雲木然道:「我現在已經是地階武者,學員階段已經無法給我帶來提升了,接下來,距離我留學一年的時間,還有四個月左右,我打算出去走一走。」

「好啊,來我家,母親大人正好想你了,我也可以把父親大人介紹給你認識。」安潔爾眼睛一亮。

「這麼快就見家長?」蒼雲失笑:「你也太著急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