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4, 2021
78 Views

「咦,這個是什麼?」撕無形發現地上忽然出現了一個類似卡片的東西,然後有些好奇地撿了起來。

Written by
banner

原來是這個女的的通行卡!

姓名:黎未

年齡:17

然後下面又是一排讓撕無形看不懂的條碼了。

「原來這女的叫黎未啊……名字還蠻好聽的。而且看不出來她才17歲啊。」但是轉眼一想,這女的剛才還在騙自己錢。顯然不會是什麼好人。

撕無形又瞄了一眼這個半昏迷過去的女的,他也不是想要佔人家便宜什麼的。只是單純地好奇她長什麼樣子而已。

可是這個叫做黎未的女孩子的長發把她的面容都給遮住了,再加上撕無形之前沒怎麼認真看。現在一時間竟然不知道這個女孩長什麼樣子。

撕無形眼睛轉了轉,心裡想著「反正也昏過去了,看一看應該無所謂吧。」平時的撕無形斷然是不會這樣乾的,可是今天就不知怎麼了。鬼事神差的竟然走了過去,然後靠近了床邊。

接著伸手打算過去撥開的黎未臉前的幾根秀髮。

而就在這個時候,黎未忽然睜開了雙眼。水靈靈的眼睛就這樣看著撕無形的動作。撕無形在這一瞬間就彷彿中電了一般,手上僵持在了空中。

他現在非常地想要閉上眼睛,想到這個叫做黎未的女的下一秒就要尖叫出來,他就覺得頭疼。但是撕無形沒有,在他看著黎未的眼睛的時候,撕無形發現她的瞳孔先是微微一縮,然後嘴巴想要立刻叫出聲來。可是她竟然做了一個很滑稽的動作,自己伸出了手,把自己的嘴巴給捂住了。

不停地發出嗚嗚的聲音,眼眶眼看著就是要濕了,大滴的淚水滑落到了側臉。

撕無形看著這個女孩子,也是有些手慌腳亂的了。不用猜都知道了,這個女孩子肯定是想歪了……以為自己對她幹了什麼。

「這個……我,小姐……我什麼都沒做,我不是壞人……」撕無形說出這句話以後就想抽自己兩巴掌了,哪有好人會說自己不是壞人的。

黎未身體顫抖著,一副要哭出來的樣子。手鬆開了嘴巴,艱難地擠出了幾個字:「我……我知道你不是壞人。」

聽見她這樣說,撕無形真是有種哭笑不得的感覺。顯然這就是敷衍……

「剛才真是不好意思了,把你給弄暈了。要賠錢的話,我賠給你。」說完之後轉身不看黎未了,接著意念一動,手中便是出現了一張白銀卡。

趁著這個時間,黎未也是急忙地看了看自己的衣服,雖然有些凌亂,但是跟之前的並沒有什麼區別。等待撕無形轉身,發現她的眼睛已經有些紅腫了。

「真的對不起……這些錢給你了,我剛才真的什麼都沒做。不信你可以自己看看,你要走的話隨時都能走,如果想休息一下,你就呆在這裡休息。我先出去了。」撕無形鬱悶地把白銀卡硬塞到了她的手上,然後又是轉身頭也不回地離開了。留下黎未一個人坐在床上,獃獃的看著他的背影,手中還有些不知所措地握著那張白銀卡。

走出了房門之後,撕無形深吸了一口氣。苦笑了一下,自言自語道:「這算是什麼事啊。」腹中傳來一陣空虛感,所以便是想到去餐廳弄一頓好了。這飛船上面,有餐廳也不奇怪。

而就在他正準備離開的時候,飛船的廣播上面忽然傳來了一個中性機器般的聲音,顯然是合成的聲音。

「各位旅客們請注意了,請各位回到自己的房間。飛船將在五分鐘后啟程,所有區域的大門會在一分鐘后關閉,並且在第二天的早上九點開啟。」

然後接著又是重複了一遍。這著實是讓撕無形無話可說了,剛想出去了,現在又要回去了。而且最麻煩的是,現在自己的房間里還有個女的。現在又折返回去,豈不是很沒面子?

但是想到剛才的那番話,撕無形又不知道該怎麼辦好。索性只得硬著頭皮又把門打開走回去了。

剛把門打開,那個還坐在床上的黎未嚇了一大跳。但是也沒有太過的驚訝,顯然也是聽見了剛才的廣播。

「那啥……你房間在哪裡?我送你回去吧。」撕無形也不知道怎麼樣才算是個好字,只能先把這個女孩子送回她房間了。

黎未沉默了,她的臉色十分的羞紅。手上不停地把玩著自己的衣角,半晌之後才憋出了一句話:「我可以留在你的房間嗎?」

「啊?為什麼……」

「你這裡應該是b區的,我的房間在c區。剛才說的區域大門關閉,意思就是……兩個區域之間的門會關閉。」黎未有些遲疑,她其實心如亂麻。但是如果她不呆在這裡,她就沒辦法回去了。跟一個陌生的男子在一起,絕對會驚慌的。

同樣的,黎未也對著撕無形有些莫名的一種信任感。因為他在自己昏迷的時候,明明什麼都可以做的。但是他卻沒有,還留給了自己一大筆錢想要離開。只是湊巧飛船要開啟了而已。

女人,就是這樣一種奇怪的生物。

「也就是說……今晚你在這裡睡了?」撕無形一愣,然後神色古怪地看著她開口了。

黎未的臉紅的彷彿要滴出水來了一半,點了點頭,急忙補充了一句:「如果你實在不願意的話,我就出去好了。在走廊上也可以的。」

「也不是不願意……只是我們孤男寡女的相處一室,你如果覺得沒問題的話也無所謂。」撕無形苦笑了一下,這是想要考研自己的忍耐力嗎?

「如果可以的話,那就請讓我在這裡呆一晚上吧。」黎未立刻點了點頭,心中還是有一些小欣喜。

撕無形也沒說什麼了,既然人家自己願意留下來,他也沒話好說了。雖然他錯在先,可是對這種女的還是有一些厭惡感。之前明顯就是想要敲詐自己的錢。

看見撕無形沉默了,這個房間里的氣氛一瞬間又變的古怪起來了。

「你……多大啊?」黎未有些遲疑地問了一句。

「十四,你呢?」

「我十七。」

撕無形發現自己問的問題有些白痴,自己剛才都看到她的通行卡了。

接著她又自我介紹了一下名字,當然這是撕無形早就知道了的。

「我叫黎未。」

「嗯,我叫撕無形,名字有些奇怪。叫我無形就好了。」

簡單的對話,又陷入了沉寂。

黎未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她其實自己心中也是十分的愧疚,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她是故意撞撕無形的,就跟外面的碰瓷差不多。但是想不到糾纏不清的時候還被這個男的給弄暈了。然後接下來又發生了如此戲劇性的變化。

「對不起……」良久之後,黎未有些歉意地吐出了三個字。

「沒事。」撕無形閉上了眼睛,此時在慢慢地鞏固戰將級的修為。同時聽到了她的話,心裡想著這個女孩子還不是無藥可救,索性便是原諒了她。


氣沉丹田,撕無形停下了手頭的動作,把主題之力都平復了下來。隨後睜開雙眼看向了黎未。

「無聊嗎?」

「嗯,有點。」撕無形收留下了她,她就感覺很感激了。哪能期待人家還給自己找點樂子什麼的。她剛才其實也是胡思亂想了一大堆,比如什麼撕無形獸性大發了,來強x她了,或者是做一些其他變︶態的事情。

但是同時的她也知道,如果他真的要做。他不會等到現在,況且見識到她如此強大的實力。黎未也感覺自己在他手上簡直就是一個洋娃娃,任他擺布也不能說一個不字。


「來聊聊吧,你去武甲要幹嘛?」

「去上學啊!」

「上學?」撕無形帶著有些懷疑地目光上下打量著這個女的,完全就看不出任何的戰鬥力。

「嗯,上學。」黎未顯然也是知道撕無形在想什麼,索性便是噗嗤一笑繼續道:「我知道你想說什麼,我弱嘛。但是我是去武甲學院學習策略戰鬥的,也就是指揮一方面的東西。」

「為什麼要學習這個呢?如果你去極光學院的話,豈不是更好一些。女孩子家家的,幹嘛要打打殺殺的。」

聽到這句話,黎未顯然就不高興了。「憑什麼只有男人才能上戰場,我們女人也可以!」說完以後努了努鼻子,很不服氣。

「這個……也沒說不可以。待會,你是去武甲學院?!」撕無形剛才走神了,這個時候才反應過來。不經失聲大喊了出來。

「是啊,怎麼了?」黎未不知道他為什麼忽然就反應那麼激烈了起來,有些獃頭獃腦地看著他。

「這個……我也是武甲學院的。」撕無形無奈了,原來是大水沖了龍王廟,都是一個學校的人。

「啊?真的啊!」黎未聽見了以後也是興奮地大叫了起來。所有的顧慮都是被全部拋在了腦後。這不,一個同學校的人,也就說以後是同學了!既然是同學了,那她也就沒那麼害怕了。

「嗯。」撕無形有些尷尬地撓了撓頭。

「那你以後就要叫我學姐了!」

「為什麼?」

「這不明擺著嗎,你比我小!」

「……」

… 看著這個態度三百六十度翻轉過來的黎未,撕無形也是很無語。

「你就不怕我是壞人嗎?如果我騙你我是武甲學院的學生的話你不怕嗎?」

「不怕。」

「……」撕無形無語了,難道自己那麼沒有威脅力嗎?

「為什麼?」

「不為什麼。」

「……」

「好好回答我的問題!」

「因為你如果是壞人早就對我動手了呀!」黎未嘎嘎地笑了起來,大眼睛撲扇撲扇地眨了起來。

儘管她沒有海瞳以及月若那種驚艷的美貌。可是絕對也算得上是一等一的漂亮女孩。看的撕無形一呆

「……」

撕無形無言以對了,心裡更是快要抓狂,現在的女孩子都這樣嗎?對陌生人一點危機感都沒有了嗎?

「既然是學弟……那我就不誑你的錢了哈,來,錢還給你。」說完之後把手裡的白銀卡毫不猶豫地還給了撕無形。

撕無形卻是沒有接受,拿住了以後又塞回了她的口袋裡。

「錢就不需要還給我了,但是黎未,你為什麼要詐別人的錢呢?」

黎未臉色微微一紅,然後嘆了一口氣,直視著撕無形的雙眼,沒有任何躲閃地回答道::「你以為姐姐想這樣干啊,還不是家裡沒多少錢。上學的費用都不夠了。」聲音雖然是玩笑的感覺,可是更多的是帶著一些苦澀和無奈。

看來,自己這位學姐也可憐人啊。撕無形內心中搖了搖頭,同時也為這學姐感覺到了一陣惋惜。他也看出來了,黎未的本性其實不壞,如果不是迫不得已的話,應該也不會幹這樣的事情的。

想到這裡,撕無形更不可能要回他的錢了。反正也不過是九牛一毛的事情而已,若是能夠幫到這個在同一個學校的學姐,那自然是最好不過了。

「錢就給你了吧,反正對我來說也不算是特別多的錢。」撕無形擺了擺手,世界上他不可能幫得了雖有人。但是既然遇有能力拉一把的。那就要拉一把。

「不,我怎麼能要學弟的錢呢?作為學姐,還得給你點見面禮呢!」黎未卻是異常的倔強,這件事情感覺就是咬定了,不鬆口了。

撕無形猶豫了一下,然後接著笑著道:「那學姐不接受我的錢,如果缺錢了怎麼辦呢?」

黎未遲疑了,她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這個問題。繼續干之前像騙撕無形這樣無恥的事情?她自己都說不出口。

「這樣吧,學姐如果覺得心裡過意不去。那這錢就當我是借你的吧,以後等你有能力了再還給我怎麼樣?」

然後看見她還是不接受的樣子,撕無形又假裝生氣地補了一句:「學姐如果這點好意都不接受的話,那也沒什麼好談的了,你不要就扔了吧。」

「好啦好啦,小學弟別生氣了。我借還不行嘛?那你這裡面有多少錢,姐姐到時候一分不差的還給你。」聽見她這樣說,撕無形的表情才緩和了許多,笑著回答道:「這白銀卡上面的數額已經是上限了。你只需要直接用就可以了。」

「什麼?!上限了!那豈不是有十萬極光幣在裡面了!」黎未差點尖叫了出來,她這輩子都沒見過那麼多錢呢。

「不行不行,這麼多錢,我不能要。」黎未艱難地抵擋住了自己的慾望,然後好像這卡是燙手的山芋一般地丟給了撕無形。

撕無形卻是沒說話,只是一躲,任由這價值十萬極光幣的白銀卡掉在地上。絲毫不正眼看一下。

這讓黎未看的干著急,確實他剛才說了,如果自己不要的話。就當垃圾扔掉好了,可是他怎麼就當真了呢?

想了想之後,黎未終於嘆了一口氣,俯下身子把卡撿了起來。臉上帶著哭笑不得的表情回答道:「那我就謝謝學弟了,但是你這給的錢也真是太多了。姐姐確實不能要啊。」

「姐姐,別婆婆媽媽的了,不對……我為什麼起姐姐來了。總之,這錢我是不會要回來的。」說完之後頭一扭不去看黎未了。

「這……你讓姐姐說什麼好啊。」她搖了搖頭,然後嘆了一口氣。

「小學弟,你到底是想要從姐姐這裡得到什麼啊?給姐姐那麼多錢。」

聽見黎未忽然這樣說話,撕無形也不怪她,畢竟誰看見剛認識自己不久就借十萬的人,這世界上還真的基本上前所謂有了。

「如果你是想要姐姐……憑你的實力,直接動手不就好了。」猶豫了很久之後,黎未終於把自己想問的話給問了出來。說出這話,她心也是如同小鹿亂撞一般的砰砰直跳。

「黎未……你比我大,我就叫你黎姐好了。黎姐,我並不想得到什麼東西,你也別瞎想了。今天早點休息吧,說了那麼久,飛船估計還有一分鐘左右就要開了,你今晚就在床上睡,我睡沙發就可以了。」說完之後把外套一脫,然後走到了柜子裡面拿出了一套備用的被子鋪在了沙發上面,開始整理起了今晚自己要睡的小窩。

黎未愣在了原地,她千算萬算,就是沒算到撕無形會這樣說。竟然無償的給了她十萬?雖然是借,但是其實黎未自己也知道,撕無形並不求她還錢。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廣播的機械聲音又再次傳了過來。

「距離起飛還剩下一分鐘的時間。」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一分鐘在這一刻顯得是那麼的漫長。但是撕無形卻是十分的興奮。

這個房間的好處就是可以看到外面的景色,雖然並不是特別大的一個窗戶,但是已經可以看到外面了。

「三,二,一。」三聲倒數傳到了整個搭乘飛船人的耳朵里。

撕無形也是連忙跑到了窗外,去看看到底會發生什麼。

呼!飛船的架子慢慢收了起來。而飛船則是懸浮在了離地面將近有四五米的地方。緊接著,沒有任何離心力的,飛船開始升空了。

距離地面越來越遠,看似慢,實則快。眨眼間竟然已經能夠俯視整個巨靈城了。海家的位置也是十分容易就看到了。

同時的,他還看見了另一架飛船也降落了下來。

「再見了,巨靈城。」撕無形心中默念了一句,心中不再有悲傷。直到巨靈城化成了一個螞蟻般的大小之後,他才移開了視線。轉頭看向那無盡的藍天。

此時已經是早上了,旭日東升。

他們此時已經在雲層之上了!

「飛船十秒之後準備進入小型空間隧道,請各位乘客做好準備。」

小型空間隧道?那是什麼?

撕無形雖然不懂,可是還是下意識地抓住了一個東西。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