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4, 2021
85 Views

……

Written by
banner

亞希雖然秒秒鐘都被權璟瑜寵愛著,但介於她是亞希的身份,其實她還是覺得有些不自在的。

在外人看來,她還是顧寧琛的妻子。

現在卻和權璟瑜住在一起,免不了會背負上水/性楊花的罵名。

飯後,亞希回到房間。


入冬的晚風不比午後的暖和,她站在陽台上,視線不能躲避地看向對岸的那棟房子。

身後,她的身體自然也逃不了權璟瑜的擁抱——


「你還真的分分鐘都粘著我。」


亞希微微側頭,權璟瑜英俊的臉就這麼貼著她。

冷冷的晚風吹著,和他溫熱的體溫形成強烈對比,如果可以沉溺在這種親昵中不醒來,權璟瑜也願意:

「八十天零九個小時都沒有碰過你,當然要一分一秒都補回來。」

*************************************************************************

他的呼吸貼著女人最敏/感的頸。

亞希過電似的身體一抖,她知道某人又開始不老實了,試圖從他的懷裡掙脫開來,身體卻在他的雙手下被板正向他。

而他用魁梧的身軀強勢一抵就這麼把她的身體困在了陽台的護欄上:

「你答應我不可以動色念。」

亞希兩手抵在權璟瑜的胸口。

但與其說她在警告他,不如說是在邀請他,因為抵著他胸口的兩隻手並沒有很用力……

「天黑了,男人的本性就是……」他狡猾的把責任推給暗下來的天色。

亞希裝糊塗,挑挑眉,好不調皮:「就是什麼?」

「想入非非。」他湊上來,用魅惑的氣息迷/惑她。

亞希臉頰粉粉的:「歪理。」

她的手總是喜歡掐他胸前的肉肉。

權璟瑜不怕她給他的疼,按住她的手,告訴她:「你知不知道,男人越得不到越想要嗎?」

那對亞希來說強健得過分的體格抵過來,強勢得突破她的最後一道防線——

小白兔又怎麼躲過尖爪的飛鷹?

除非……

「你答應過我會等的。」亞希指尖輕輕觸碰權璟瑜的唇,眼神無比嬌媚,這是亞希唯一的籌碼,也是權璟瑜對她的疼惜。

權璟瑜吻著她的手,眼神還是那麼壞,卻又迷人的極致:「你不讓我碰,我答應了你,但這並不能阻擋我積極進取,不是嗎?」

*************************************************************************

權璟瑜確信沒有男人可以面對自己深愛的女人,只動心,不動身的。

就是繞著地球轉一圈,也不會有那種男人。

亞希的每一分每一秒都能刷新對這個男人的認識,特別是他的狡猾,和那奸詐到骨子裡的腹黑……

其實她真的沒有更多拒絕他的理由。

她也是個女人,他的女人……

想念他的擁抱,他的吻,他的更多更多……

動情的眼神在碧波的河水下動搖,抵著權璟瑜胸口的雙手漸漸軟化了下來……

「哥!」

權敏延衝進了房間,陽台上纏綿的人兒不得不驀然收回理智,權璟瑜眉心一簇,回過頭的時候,權敏延能看到他眼中的暗戾。

握著手裡的電話,越過權璟瑜,權敏延看著亞希:

「亞希,顧家打來電話,你的孩子病了,現在在醫院……」

「什麼?!」

亞希輕輕撞過權璟瑜,快步跑了過去。

她接過權敏延手裡的電話,電話那頭是顧全的聲音,聽上去就讓人非常的擔心,「寶貝,怎麼了?」

「對不起,太太,少爺突然發了高燒,昏迷了過去,現在我們正在醫院,他一直念著你,你能不能過來看看他……」

*************************************************************************

「好,我馬上就趕過來。」

一聽到顧全說寶貝昏迷了,亞希的心都亂了。

她緊張的腦海一片空白,急忙拿上錢包就往外走。

「亞希。」


權璟瑜喊住她,她看上去都失了魂,連外套都沒有穿上。

「你冷靜點,我開車送你去。」

權璟瑜把外套給亞希穿上,拿上車鑰匙,握住她的手走了出去……

權敏延看得出來,權璟瑜其實很介意她對那個孩子的在乎。

……

醫院裡。

亞希快步跑到加護病房,忘卻了權璟瑜還跟在她的後面,飛奔到房間的玻璃窗外,就看到小小稚嫩的臉上帶著讓人心揪的氧氣罩。

怎麼會發燒到這個地步?

小孩子發燒可大可小。

萬一一個……

亞希不敢想下去,看著守在外面的顧全:「我能不能進去看看寶貝?!」

顧全為難的看了眼跟在她身後的權璟瑜:

「顧先生在裡面,他不希望外人進去……」

亞希知道顧寧琛指的外人是誰。

看向權璟瑜,沒有猶豫就請求他,「璟瑜,你在外面等我。」

*************************************************************************

權璟瑜不得不止步於病房外。

透著玻璃窗,他看著亞希走進去,走到那個孩子的身邊,還有那個男人的身邊……

「媽咪,媽咪……」

氧氣罩里,昏迷的孩子輕輕念著同一個辭彙,氣息時濃時淺。

亞希俯身坐到床邊,握起寶貝小小滾燙的手,瞬間,心都碎了……

凝著女人紅潤起來的眼眶,床另一邊的男人站了起來,走到她的身後,俯身抱住了她……

—題外話—今天給大家加更哈!一萬字!

這個月票還有的話都投來吧,過了月底就作廢咯!

當然,貓貓預約下個月的月票,親愛的們,愛我就為貓貓保留,投給貓貓哦! 這個擁抱太突然,也逾越了他們已經劃清界線的關係:

「顧寧琛!」

亞希呼喝他。

帶著敵意,帶著厭惡。

顧寧琛卻將雙臂收得更緊,他簡直要瘋了,瘋狂的找她,找到連寶貝病了,他都不知道,而找來的迴音卻是她和權璟瑜共枕一/夜魍。

顧寧琛不知道自己該要如何面對這樣的困局。

昏迷的親骨肉,還有一心想要離開他的女人。

亞希掙脫不開顧寧琛的束縛,因為她不想驚動病床上的孩子檎。

「我放你走,不是為了讓你對那個男人投懷送抱。」

窗外,權璟瑜的眼神加深。

顧全都不敢看玻璃折射出來的顧寧琛緊緊擁抱著亞希,就怕這個男人會立刻衝進去——

都到了這個時候,他還是這麼任意妄為。

亞希對顧寧琛失望透了,她沒有掙扎,聲音冷冷道:

「你要我在寶貝跟前撕毀我和你的約定嗎?」

她壓低著聲音警告他。

如果他再這樣執迷糾纏,那麼她就告訴寶貝,她和他的婚姻從頭不過是場謊言。

「你忍心這麼對寶貝嗎?」

亞希的心被狠狠一戳。

寶貝還在昏迷中,他知道她在乎寶貝,竟然還能利用一個昏迷的孩子要挾她?!

「顧寧琛,不要讓我覺得你更卑鄙。」

「你心疼寶貝,對不對?不,你愛著寶貝……」

顧寧琛的口吻很確定,擁抱也絕不鬆開,亞希真的很憤怒,怎麼會有這樣無恥無底限的男人——

「顧寧琛!」

她使勁轉過身,身後這個霸道的男人竟然紅了眼眶……

*************************************************************************

亞希啞然。

顧寧琛的聲音都變得很沙啞的:

「為了寶貝,你也不能原諒我一次嗎?」

他在請求她。

用一顆懇求的心博得她的原諒,亞希半響說不出話來,顧寧琛那讓人心緒混亂的目光落在她還戴著他戒指的無名指上。

她還戴著,就說明他還有機會……對不對?

亞希意識到了他的目光,也意識到了他的想法。

也許這樣自己很殘忍,但——

「不可能的,顧寧琛。」

亞希否決了他,這一聲「不可能」抹殺掉了顧寧琛眸光中所有的希望。

驕傲如他,這一輩子,他幾時哀求過哪個女人。

即便馥雪執意離開他,他也沒有開口挽留過她……

為什麼這個女人卻讓他一次次的放下男兒尊嚴?!

顧寧琛也有他的驕傲,乞求換來的是她的狠心,那麼——

男人突然握著亞希的手。


「我阻擋不了你離開我,但這枚戒指,你絕對不準摘下來。」

顧寧琛眼神兇狠卻又藏著說不出的深情。

不知道為什麼,被他的手掐著無名指,亞希的心竟然猛力的跳動了一下。

*************************************************************************

心臟有一瞬間彷彿不是自己的。

亞希醒過神來,第一個動作就從顧寧琛的手裡抽回自己的手。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