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4, 2021
107 Views

「呼……」金元寶深深的呼出一口氣。將項鏈在水中涮涮,又在身上擦了擦,陽光下,項鏈熠熠生輝。

Written by
banner

金元寶抹了一把滿是水的臉,露出欣慰的笑意,將那項鏈小心翼翼的放進懷中,這才走上岸去。

金元寶回到松竹園后,卻沒直接去卧房,而是去了旁邊的澡房。沐浴了一番,再換上整潔的新衣,將自己收拾得乾乾淨淨的。

待他進屋的時候。玉麒麟正雙手支著下巴。眼神空空的發獃。

「想什麼呢?」金元寶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沒……沒什麼!」玉麒麟有些慌亂的避開。

金元寶心情正好,並沒察覺到她的異樣,只是神秘一笑道:「閉上眼睛。」

「幹嘛?」玉麒麟訥然。

「叫你閉上就閉上。」金元寶霸道的說道。

「好好好!」玉麒麟無奈閉上眼睛,隨即,便感覺到金元寶的手指拂過自己的長發,將一個東西掛在了脖頸上。鎖骨上傳來冰涼的金屬感。

「好了!」

玉麒麟聽言,睜開眼睛,好奇的看向一旁的穿衣銅鏡,卻發現是那個熟悉的小元寶!一時間,又驚又喜:「你找回來了?」

「當然!」金元寶揚起下巴。一臉的得意,「很容易找。誰讓你那麼笨呢?找了大半天都沒找到,還把自己弄著涼了。」

怎麼會很容易找……她找過的,明明知道那種感覺的。這個人啊,真是個彆扭性子,明明費勁去做的,可卻偏偏不願意承認!

不過,她了解他,所以,她很感動,感動得眼睛都有些濕漉漉的。

看到她眼底泛起的水霧,金元寶也不禁收斂起了方才的傲嬌,慢慢的牽著她的手,認真的道:「還記得我說的嗎?這項鏈一頭拴著你,一頭拴著我。以後無論發生什麼事,我們都要信任對方。」


對上他灼灼的目光,玉麒麟不由自主的點了點頭。

陽光從窗欞透射進來,她的容顏,格外嬌俏,還有那櫻紅小嘴,讓他情不自禁的吻了上去。

兩隻手慢慢的糾纏在一起,隨即雙臂交叉,身子也越來越緊,等到金元寶醒悟過來的時候,他卻發現,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將她抱在了床上,而玉麒麟也是衣衫半解,春光咋泄!

「咚咚咚」,心飛速的跳著,像是擂鼓一樣,幾乎就在他耳邊響起。

玉麒麟仰頭看著他,眸中滿是春意,似乎希望他繼續下去。

可是……

金元寶急忙閉上眼睛,強制自己離開她溫軟的懷抱,慢慢坐直起來,背對著她,深吸一口氣,壓抑住心頭燃燒的*,「我欠你一個婚禮。」

「婚禮?」玉麒麟雙頰潮紅,不解的呢喃道。

「嗯!」金元寶握拳轉頭,面向她,認真的道:「一個到處懸挂著金元寶和玉麒麟名字彩帳的大廳,擠滿了我們的朋友,顧長風,江曉萱,王強,馬忠……」

「還有胖虎!還有鵝眉山的鄉親們!」玉麒麟隨之暢想。

「嗯……」金元寶點頭,「大家臉上喜氣洋洋,相互拱手作揖,都在祝福我們。」

「我要每張桌子上都擺滿了紅燒肉和大白饅頭!還有一壇壇的好酒……」

「典禮官喊,金元寶——玉麒麟——一拜天地……」

「二拜爹娘……」

「夫妻對拜……」

玉麒麟聽言,便嬉笑著在床上跪著,朝金元寶對拜。

金元寶就勢一把將她攬到懷裡,繼續暢想道:「禮成——新人入洞房!」,然後,他頓了頓,才緩緩道:「我要告訴全天下,我金元寶娶了自己最愛的女人,玉麒麟是我的娘子……」

「金元寶是我的相公……」玉麒麟說罷,突然覺得有些不好意思,嬌羞的將臉埋在金元寶懷裡,小女兒的嫵媚盡顯。

金元寶撫摸著她的頭髮,慢慢將目光投向遠處。「過兩天,我會給你一個驚喜。」

「什麼驚喜?」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雖然玉麒麟滿心好奇,但她也看出來金元寶不想說,於是,便沒有再追問下去了。

秋日漸深,枯葉染霜,金黃色的枯葉從枝頭搖曳落下,如翩翩蝴蝶。旋轉著落在金元寶的書桌上,像是一隻手掌,輕輕打斷了他的思緒。

金元寶將手中的案卷放下,深吸一口氣,望向窗外,卻發現王強和馬忠正快步朝自己的書房走來。

一種不良的預感縈繞在金元寶心頭,他皺眉靜候著二人進來。


「頭兒……」王強遺憾的道:「我們去晚一步……」

「什麼?」金元寶有些不悅。

「我們到的時候,玉大娘已經被帶走了……」王強很是沮喪。

金元寶皺眉不語,手指緩緩敲打在桌面上。這是他沉思煩悶時候的習慣動作。

「頭兒……」馬忠等了半晌,才試探著道:「我們打聽清楚了,帶走她的人。也是京城口音。」

京城口音?金元寶眯了眯眼睛。略一思索,隨即緩緩道:「他們走在我們前面了。 天命相師 。」

王強當即焦灼的問道:「頭兒,怎麼辦?」

金元寶沉吟片刻,小聲道:「你們立即在京城秘密調查玉氏下落。事關重大,千萬不要走漏任何風聲。」

「明白。」

「還有……」金元寶剛要開口,卻隨即發現玉麒麟推門走了進來。他立即閉上嘴巴,不再言語。

玉麒麟端著茶進來,卻發現三人神色有些怪怪的,尤其是金元寶,看自己的眼神。有些躲閃。她當即便疑惑的問道:「出什麼事了?」

王強、馬忠看見玉麒麟,更加緊張。不敢說話。

玉麒麟敏銳的察覺到,又追問道:「怎麼了?」

「沒什麼,只是衙門公案。」金元寶淡然回道,隨即對王強馬忠道:「你們趕緊照計劃去辦。」

「是!」二人迅速離去。

玉麒麟有些茫然的目送二人離開,這才扭頭看向金元寶:「看來最近京城不太平啊。」

「惡人不除,怎會太平?」金元寶眉頭緊鎖,一語雙關。

這時,阿福推門進來,稟告道:「少奶奶,東璐河來人求見。」

玉麒麟連忙起身,「快把人請到前廳來。」隨即轉頭朝金元寶道:「那個,估計是劉庄頭又來給我說瘋婆婆的事情了,上次聽說瘋婆婆好了許多,我去看看還有沒有能幫得上忙的。」

「嗯!」金元寶微笑著點點頭,心中卻是暗自腹誹:這丫頭也太好心了,連一個毫無關係的瘋婆子都如此招拂。

「對了,娘剛才打發人來說想見你,你去看看她吧。」玉麒麟剛走到門口又猛然想起來,回頭道。

「知道了。」金元寶點點頭。

玉麒麟微笑著離開,並不耽誤,快步走到松竹園前廳,等了小片刻,阿福便領著劉庄頭來了。

她剛要開口問些什麼,劉庄頭卻是一臉焦急不安的看向她,似乎要說什麼。

玉麒麟也沒多想,打發阿福走後,便對劉庄頭笑道:「劉庄頭,正好我也想去找你,劉婆婆的病還要請你多多費心,如果有什麼需要,你儘管來找我。」然後,她頓了頓,才緩緩道:「至於以前的事,還請你轉告劉婆婆,我不想知道了。」

「唉……」劉庄頭卻苦惱的嘆了口氣。

「怎麼了?」

劉庄頭為難的看著她,半晌才道:「小人正為此事而來,劉婆婆失蹤了!」

「什麼?」玉麒麟震驚。

「是這樣的……」劉庄頭慢慢將事情經過說出來,「三天前,照例去她家裡給她喂葯,發現人不見了,大家怕她走失,全庄都出動尋找,可是附近山野都找遍了也沒見人,後來,六娃和四狗這兩個孩子告訴我們,說前一天晚上,看見有幾個陌生人,用馬車把穩婆給接走了!」

「啊?接走了?」玉麒麟更為吃驚。

「小人一聽也慌了,這深更半夜把人帶走,能有好事嗎?」

「那些人長什麼樣?」

「小孩子哪說得清楚啊!唉,穩婆年紀大,又犯瘋病,腦子不清楚,被人一哄就騙走了,沒準這些人就是人販子!」

「可是沒聽說人販子會拐賣老婆婆啊。」

「說的也是,人販子要抓這麼個又老又瘋的婆子幹嘛?」

玉麒麟越發焦急:「這裡一定有問題,知道他們去哪兒了嗎?」

「兩個小孩跟了一段路,看見他們是往京城方向去了。」

「京城?!」玉麒麟又是一驚。

「穩婆一定是被帶到京城來了,所以小人只好來求少夫人,小人知道少夫人心善,能不能幫忙找人?」劉庄頭邊說邊跪了下來,「求少夫人了!」

玉麒麟連忙拉起他:「快起來,穩婆被壞人抓了,這麼大的事,我當然要管!」

「謝謝少夫人!」

玉麒麟隨即朝外面喊道:「阿福!阿福!」

「少奶奶有何吩咐?」阿福快步跑了進來。

「少爺呢?」玉麒麟問道。

「少爺好像去了夫人那裡……」

「快去請他來!」

「是!」阿福轉身離去。

玉麒麟這才對劉庄頭道:「你別急,我和元寶馬上去查!」

「好好好,多謝少夫人,多謝少爺了!」劉庄頭感激不盡。

阿福跑到芙蓉園的時候,金元寶正在陪著金夫人說話,母慈子孝,其樂融融。

阿福氣喘吁吁的奔過來,「阿福給夫人、少爺請安。」

「阿福,你來幹什麼?」金元寶看他跑得急,有些慌了。

「少爺,少奶奶有急事找你,讓你趕緊過去。」阿福回道。


金元寶聽有急事,當即也不耽誤,連忙起身向金夫人告辭:「母親,孩兒先告退。」

「去吧。」金夫人擺擺手。

「多謝母親!」金元寶快步離去。

「阿福,等等。」

阿福正要跟著過去,卻被金夫人叫住,他連忙轉身恭敬的問道:「夫人有什麼吩咐?」

金夫人緩緩喝了口茶,道:「這麼急,是什麼事啊?」

「回夫人,是東璐河的庄頭來了,說他們那裡一個穩婆失蹤了,請少奶奶幫忙找人。少奶奶就想讓少爺幫他查。」

「什麼穩婆?」金夫人眉梢一跳。

「小的也不清楚,只聽他們說,好像是姓劉……」

「姓劉?」金夫人眼神忽然凝固。

「是啊,姓劉。」

金夫人又吞了一大口茶,將心中的緊張感壓抑下去,淡然的道:「哦,是劉婆子啊,聽說她瘋了好些年了,怎麼會被人抓了?再說了求少爺有什麼用?天大地大誰知道能綁哪兒去?」

「庄頭說莊裡有倆孩子看見綁走劉婆子的車奔京城來了。」

金夫人心裡一驚,剛剛又含入口中的茶猛然嗆到了,當即便劇烈咳嗽起來。旁邊兩個貼身丫鬟連忙上前,給她輕輕拍著背。

「夫人,你怎麼了?」阿福大驚。

「沒事了……你……退下吧……」金夫人好不容易緩過氣來,擺擺手,將他打發走了。 金元寶趕回松竹園回到書房中,卻不見玉麒麟的身影。他正納悶的時候,卻一眼瞟見了桌上攤著的卷宗,當即便怔住了,難道她已經知道玉氏被抓的消息?

正在此時,玉麒麟大步跨進門來,正急得團團轉的玉麒麟如見救星,上前一把揪住金元寶。

金元寶見狀,順手將那捲宗闔上,一臉輕鬆的笑道:「找我幹嘛?又闖什麼禍了要我幫你善後?」

「別打岔!」玉麒麟無心鬥嘴:「你要幫我找個人!」

「找人?找誰?」金元寶暗自一驚。

玉麒麟著急的道:「劉穩婆失蹤了,我要你幫我找到她。」

原來不是找玉大娘……金元寶放心了許多,隨即奇怪的問道:「劉穩婆?哪一個劉穩婆?」然後立即反應過來,「東潞河那個?」

「嗯,就是她。」玉麒麟點頭道:「剛才東潞河的庄頭求上門來了,他說,劉穩婆這幾天正犯著病,不知怎的,被幾個京城口音的人用一輛馬車帶走了!」

金元寶聽言,卻並不重視,只是將她按倒坐下,寬慰道:「一個老太太失蹤,這種案子我在六扇門見過太多了,稍安勿躁。」

「劉婆婆失蹤了,我怎麼能不急?」玉麒麟焦灼難安。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