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4, 2021
71 Views

「恭喜王、王后!」他們先是一愣,隨後看了一眼關久久的肚子,也便明白了。

Written by
banner

他所說的恭喜,是指關久久的肚子。

「小刀,事情查得如何了?」但對於關久久他們而言,現在還是問清楚事情查得如何,才是最重要的。

「回王、王后,已經查出了一些的線索,不過此事好像在針對著艷蛇族。」小刀暗訪了幾個月,這才有了如今的消息,一開始的時候,其實他也有些不確定,可經過這麼長時間的暗訪之後,他發現這件事情真的如同他所查得一樣,真的跟艷蛇族有著難於逃躲得了的關係。

「又是艷蛇族!」

最近,太多的事情,全部都在指對著艷蛇族,這真是讓人覺得有些無法理解。

一向平靜的艷蛇族,雖然有野心,可卻極少做一些讓人生氣的事情。

可如今事事都在針對著艷蛇族,到是艷蛇族所為,還是有人刻意的想要打艷蛇族的主意呢?

這讓人君上邪開始想要好好的查查艷蛇族。 坤元看着滿臉驚恐的上官冥,有些得意的道:“不錯,就是我,怎麼樣,有沒有想拜我爲師的衝動?”

上官冥上下打量了一下坤元,疑惑道:“感覺不太像!”

“冥兒,不得無理。”上官怒知道上官冥是誰都不會怕,語言上自然是隨意的很,只好出言制止道,“冥兒,這位是帝國十大強者之一的坤元尊師,說話你最好客氣點,不然父親就只好將你送到風雪城駐守去了。”上官怒看着上官冥有些警告的說道,只是意思坤元很是不理解。上官怒隨後又對着韓秋水說道:“冥兒啊,這位就是秋水大師了,在你未出生前秋水大師還爲你測算過呢。”

上官冥聞言又是一驚,只是有了前面坤元的鋪墊,這次至少沒有失態了,不過心裏依舊無法平靜,這樣的強者對於現在的上官冥來說只有仰視的資格。

“對了上官冥,你過來一下。”坤元對着上官冥招了招手喊道,自己則率先對着一塊大空地走去。

上官冥看了一眼上官怒,只見上官怒對着自己擠眉弄眼,上官冥只好疑惑的走了過去。

“不知尊師叫我有什麼事?”上官冥看着眼前風塵僕僕的老者,疑惑的問道。

坤元嘴角微微的翹起,不待上官冥反應,直接一拳打了過去,速度之快將空間都帶出了一條虛影。

上官冥頓時大驚,心裏猜測到這老傢伙一定是要試探自己空間魔法的虛僞,上官冥頓時一陣無語,自己倒是無所謂,施展就施展了,可是施展空間魔法要先用意念神珠調換其他元素的能量啊,這樣快的一拳怎麼可能來的及。

上官冥也沒辦法了,擋自然是擋不住了,索性就直直的站在原地,目光故作平靜的看着坤元,好似一點不怕一般。

坤元眼神中露出了一絲驚訝,雙腳猛然用力,隨後到腰部,最後到胳膊,生生的將這充滿力量的一拳給停了下來,這一切發生的電光火石,上官怒都看的不禁一陣眼花。

“小夥子定力不錯,有前途。”坤元接連着點頭,滿口的讚賞。

上官冥心中也糾結起來,這老傢伙說的輕巧,如果自己實力夠的話不打的你滿地找牙他就不姓上官。

“坤元尊師,不知你這是?”上官怒自然不知道坤元的用意,有些疑惑的問道。

“沒事,我只是想看看上官冥的定力怎麼樣,事實證明,還不錯。”坤元似乎漸漸的露出了本性,老奸巨猾的說道,那表情任誰都知道定然不會有什麼好事。

上官怒自然不會說什麼,微笑的點了點頭,坤元和上官老家主關係很不一般,很有可能是生死至交,雖然坤元沒有明說,但是從坤元這些年對上官家族的照顧可以看的出來。

“坤元,這就是你的不是了,要是嚇到四少爺怎麼辦啊,看你這老糊塗的樣子,還是回去做你的副院長吧。”韓秋水打趣的說道,隨後和藹的看向上官冥道:“上官冥,你方纔說你被人追殺了,沒什麼事吧?”韓秋水的眼中露出了一絲關心,這一絲關心被上官冥淩厲的眼睛正好捕獲到,頓時有些不明白起來,這種關心只有在親人身上纔會感覺到,爲什麼會出現在一個陌生人的身上呢?

“是啊,冥兒,你沒什麼事吧?”上官怒這才意識到上官冥之前的話,上官冥現在的地位在家族中可不一般,那可是家族未來接班人最有力的競爭者,怎麼能有丁點的損傷呢。

“我沒事,只是一個傭兵團,見我有錢就起了貪婪之心,已經沒事了。”上官冥繼續忽悠的說道,其實上官冥之所以那麼匆忙,是因爲在空間裂縫裏遇到了時空風暴,這也是上官冥空間魔法控制的不好引起的,如果被時空風暴捲到的話,估計上官冥這夥已經斷氣了。

“冥兒,我剛剛和坤元尊師商量了,明天你就隨坤元大師去修羅高級魔法學院學習學習,順便把你三姐也帶過去,你這些天不在她可是吵得不可開交,就差每把家族整翻過來了。”上官怒看着上官冥微笑的說道,眼底深處盡是欣慰,想兩年前上官冥還是個人人忌憚的執跨廢材,現在卻轉身變成了修煉天才,就連天網和影堂都沒有查出上官冥實力一事。

上官冥聞言眉頭不禁皺了起來,自己的計劃很多,如果去了學院那就徹底亂了,耽誤時間不說,問題是能學到什麼東西嗎?他現在用上神牌連九級的光系魔法都能夠勉強的施放了,學院裏的導師還能教得了自己嗎?

“上官冥,你要知道我修羅魔法學院裏的導師都是帝國內和其他的一些公國走出來的高手,教你應該是綽綽有餘吧,實在不行就讓我這個糟老頭子親自教你。”坤元見上官冥猶豫,只好出言誘惑道。

上官怒聞言可喜了,坤元是什麼實力?如果上官冥能夠得到他的指點,那實力可謂是突飛猛進啊,急忙催促道:“冥兒啊,你不用猶豫了,俗話說活到老學到老,沒有誰會嫌自己會的東西多而感到煩惱的,最近帝國內也不會有什麼事情,再說了,就算有什麼事情你回來就是了,反正也沒有出帝國。”

上官冥搖了搖頭道:“父親,不是的,孩兒在軍營裏還有一般兄弟,大家還等着我去訓練呢。”

“這個啊,這就不用你操心了,這些尊梟做的很好,你的天煞營現在已經有七萬多人了,你的訓練方法連爲父都不禁一陣吃驚啊,現在這支部隊已經列入了家族重點培養對象,你就不要瞎操心了,等你回來後他們估計個個都是將軍了。”上官怒說到這個心裏似乎有股說不出來的欣喜,上官冥的這套訓練方案上官怒沒有公開,而是將排兵符交給了尊梟,尊梟原本是影堂的分堂主,上官怒自然是信得過他,只是沒有想到尊梟在帶兵這方面還這麼的突出。

上官怒都將話說到這個份上了,上官冥也不好在推辭什麼,深知上官怒是爲自己好,只是上官冥心裏就有些無奈了,自己可是剛從鳳凰帝國回來,這就又要往回跑了。

坤元見上官冥答應,豪氣的說道:“上官冥,既然你答應了,那明天你就隨我一起去修羅魔法學院吧,我還有事就先走一步了。”說着便和韓秋水騰飛而去。

“冥兒啊,這坤元尊師和秋水大師都是爺爺的至交好友,如果能將他二人拉到我上官家族的陣營上來,那我們的計劃就要輕鬆多了,戰爭肯定是要死人的,如果能讓家族的損失降到最小那豈不是更好。”上官怒看着上官冥微笑的說道,他這個兒子,似乎是越看越滿意。

上官冥點了點頭,這一點他又何嘗不明白,只是人家會賣上官家族這個面子嗎?如果是緊要關頭幫一把還差不多,要他們幫忙打皇室估計夠嗆。

“對了,冥兒,葉陽老家主怎麼樣了。”上官怒突然想起什麼問道。

上官冥聞言一怔,顯然差點忘記了這件事,有些尷尬的說道:“命是保住了,不過我目前的實力還有些不夠,想要幫助他恢復實力的話…還是有些難,如果一個不留神那就是魂飛魄散的下場,到時候即使葉陽笑不追究,我看葉陽家其他的長老也不會罷手的,所以孩兒還是打算先走一步看看。”

上官怒看着處事井井有條的上官冥,心裏不由一陣欣慰,“好了,今晚你隨我去皇城,上次太子傳位大典你沒有參加,這次結束儀式宴會你一定要去,我向你介紹一些家族這邊的勢力。”上官怒拍了拍上官冥的肩膀說道。

上官冥自然是沒有意見,自己也的確要認識認識自家的勢力,不然以後碰到還不知道是敵是友呢。 若艷蛇族跟這些事情真的有關,那他就得要想法子對艷蛇族進行一次大規模的查看,以保到時候艷蛇族,不會對他們起到任何威脅的作用。

雖說有些擔擾,但君上邪的擔擾或許也是並無道理,畢竟如今還有很多事情,不是君上邪可以決定的。

而如今於中天他們還在冥宮裡,他雖然派了人看著於中天,可於中天若真有心想要做些什麼?

那也不是他們能夠看得住的。

「還是沒有查到那些人的下落嗎?」關久久看著小刀,都這麼久了。

他們還是沒有查出來一點兒的消息,這真是讓人開始有些擔擾,若是真的查不出來這件事情,那麼接下來該要怎麼辦?

這麼多的冥眾,還在等著家人跟他們相聚,可至今卻依然還沒有消息,的確是讓人開始有些擔擾,更加的不確定這些人的心裡,到底是在想些什麼?

而且,鬼面人他們又不說出這些人的下落,君上邪此時突然有些後悔,當初應該問清楚這些人的下落先再對他們進行處置。

「沒有,只是有個大概的位子,但還是不能夠確定。」

小刀知道自己離開得太久,也差不多是時候回來中跟君上邪把這件事情給說一下,也好讓君上邪稍稍小心艷蛇一族,以保到時不會因為這些人,而壞了一些好事。

「既然已經有了消息,那還是早些把這件事情給查清楚比較好,冥眾們也已經等不及了,都這麼多個月過去了,還是趕緊把這件事情給辦了比較你,小刀需要什麼跟本王說,本王自會派人給你。」

若是可以早些找到這些人的下落,那對於他們而言,便是再好不過了。

「是,屬下收拾一下,便馬上出發。」聽到君上邪這麼說,小刀也想趕緊把那些民眾給救回來,畢竟他們也離開太久了,也差不多是時候回來了。

如今想來,他們也一定很想念自己的家人,若讓他們早些跟家人見面,相信到時候冥眾們也就會更好的接受關久久這個冥后,在他們的心目中的的地位。

如此一來,關久久也便更加的好做人,想想也便覺得,還是早些想法子讓他們跟回來才是。

而且關久久已經來冥宮這麼久了,若一直得不到冥眾們的認可,關久久的心裡也一定不會好受,想想也覺得是差不多了。

「你先休息一天,待休息過後,明天再走也不遲。」反正也已經把這件事情給拖了這麼久了,現如今他回來,也該讓他好好的休息一晚,就這麼讓小刀離開,在路上也休息不好,路上反做得到也不好做事。

「是!」小刀應了一聲,君上邪又跟他交待了幾句之後。

小刀這才退出去,打算下次休息。

從小刀的嘴中所知,這件事情可能真的跟艷蛇族有關,也不是不可能,到底多少的事情跟艷蛇族有關呢?

關久久看著君上邪許久,悠悠的道:「或許,我該再去見一次孟飛峙。」 無聊的時間總是過的那麼快,轉眼間黑夜就替代了無邊的光亮,黝黑的天空猶如人那漆黑的雙眸,讓人看不清虛實。

“冥兒,我們出發吧。”上官家族的操場上,上官怒對着發呆的上官冥說道。

上官冥一怔,點了點頭,縱身躍上了一頭巨大的飛行魔獸身上,緊接着後面的是上官怒和其他家族的核心成員,待魔獸起飛之後,後面也升起了無數隨行的侍衛,想來是保護上官怒的。

上官冥傲然的站立在魔獸頭頂,經過從鳳凰帝國趕回來的這些天,上官冥似乎不知不覺的喜歡上了站在魔獸頭頂上,因爲那裏是魔獸最高的地方,視野遼闊,隻手觸天。

上官怒看着前面傲然站立的青年,呢喃道:“冥兒真的長大了,這股王者氣息是多麼的難得,看來這是天助我上官家族啊。”

經過了幾個時辰的趕路,皇城那巍峨的城牆終於出現在了衆人的眼前,皇城本名爲楓城,由於景色優美氣候怡人,這才被皇室修建成了皇城,能夠做爲皇城,楓城自然是別具一格的存在,傳說楓城的天空曾經降過巨龍,也許這也是爲什麼要把皇城修建在這裏最主要的原因。

上官冥等人將魔獸降落在了皇城指定的降落地點,便騎着獨角馬趕往皇城最中間的位置,天龍大殿。

皇城內不允許飛行這是歷代的規矩,想來也是怕有刺客潛入。天龍大殿是皇城中心位置,文武官員上朝和大型會議都在這裏舉行,今天是六皇子木峯接受太子之位的結束典禮,自然是要在天龍大殿裏舉行。

“上官家主,幾日不見真是想念至極啊,不知近來可好啊。”纔剛剛進入大殿,上官冥還沒來得及打量大殿,一名將軍摸樣的人就低頭哈腰的走了過來,對着上官怒微笑的說道,臉上討好的意味顯而易見。

“是陸將軍啊,老夫託在下的鴻福,身體尚且硬朗。”上官怒也是微笑的回道。

上官冥看着笑意真誠的上官怒,心裏猜測這應該是上官家族所屬勢力了。


不一會兒,上官怒這邊就聚集了許多大家族族長家主,還有許多的兵營將軍,個個都是滿臉的討好之色,上官冥簡單的介紹了一下自己,便匆匆離開了,這些人的虛僞上官冥實在是看不下去了,都是些欺軟怕硬的人。

上官冥獨自一人坐在角落裏,品嚐着皇室特製的美酒,看着人潮人海的大殿,心裏一陣無奈,這些人真是拍馬屁不怕拍死人啊。

大殿裏有老一輩的大人物,自然也少不了年輕一輩的俊才豪傑,殿上幾乎都是大人,殿下一層便都是年輕一輩的,在上官冥的記憶中,自己似乎還和六皇子一起瘋過,當時做的缺德事還真不少。

“你好,公子面生的很,不知公子怎麼稱呼?”就在上官冥獨自一人無聊的時候,一名長相安靜委婉的女子緩緩走了過來,好奇的打量着上官冥,顯然是不清楚爲什麼上官冥獨自一人在角落裏喝悶酒。

上官冥長的可謂是一表人才,回頭率高達百分之九十,自然有很多的女生注意到了角落裏的上官冥,只是沒人認識他,都以爲定然是個小勢力的後代。

上官冥看着眼前的美麗女子,悠然一笑道:“我叫上官冥。”

“什麼?”女子大吃一驚,不敢相信的看着上官冥,上官冥她雖然沒有見過,但是那響亮的名號全帝國的人恐怕都聽過,那可是堪稱帝國第一的執跨子弟。

“怎麼?你很怕我?”上官冥輕泯了一口杯酒,饒有意味的說道。

女子猶豫了一下,輕咬了咬嘴脣說道:“你看上去和傳說中的不太像。”

上官冥嘴角邪邪的勾起,火熱的目光遊走在女子的全身,邪邪的道:“那不知道哪裏不像呢。”

上官冥的目光看的女子全身一陣火熱,心裏有些擔心起來,萬一真的招惹到了上官冥怎麼辦,上官冥那敗類可是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的。

“好了,逗你玩的,你叫什麼?”上官冥見女子害怕的有些顫抖,不免笑了出來。

“我…我叫納蘭雨欣。”女子弱弱的回道。

上官冥聞言饒有意味的問道:“納蘭?你和納蘭蘇香是什麼關係?”

“你認識我表姐?”納蘭雨欣反問道。


“原來是你表姐,難怪長的有些相像,你表姐她來了嗎?”上官冥見是自己人,不由的客氣起來,納蘭家族和上官家族關係還不賴,只要在說些好話基本上就會投到上官家族的勢力之下。

“我表姐來了,不過被一幫無賴給纏住了。”納蘭雨欣依舊有些膽怯的說道,上官冥的威名他可是如雷貫耳已久了。

上官冥聞言站起身來,果然,在不遠處就發現了一道熟悉的身影,那火爆的身材不是納蘭蘇香還有何人。

“你們離老孃遠點,一個個的有點紳士風度行不,看你們這德性。”納蘭蘇香指着眼前十幾個大家族的公子罵咧道。

“我說納蘭小姐,這就要怪你了,我們耶律公子那是看的起你,你還不給面子。”一名打扮執跨的青年起鬨的說道,衆人爲首的看來就是坐在一旁略顯紳士的帥氣男子了。

男子名爲耶律俊才,是四大家族耶律家族家主的大兒子,爲人嘛,那就只有親自與之相處過才知道了,熟悉他的人都說其心性隱晦殘忍,表裏不一,看似紳士實則敗類。

“蘇香,我都等你半天了,怎麼都不過去找我。”上官冥無賴似得直接行到納蘭蘇香的跟前坐了下來,攬着納蘭蘇香那***調笑的說道。

衆人見此都是一驚,這些人都是耶律家族那邊的人,耶律家族和上官家族所處位置正好相反,所以衆人都不知道眼前的人是誰。

納蘭蘇香身體一怔,隨後反應過來,也攬着上官冥的胳膊撒嬌道:“人家怎麼知道你也會來,要是知道你會來我早就飛奔過去了。”


一旁旁觀的衆人一臉不可思議的看着眼前發生的一切,納蘭蘇香那強悍的性格怎麼會這麼的溫柔起來,眼前的人是誰?

“小子,你找死不成,這可是我們老大耶律俊才的女人,你瞎了眼不成。”一名打扮執跨的青年指着上官冥怒道。

上官冥撇了一眼青年,無所謂的道:“耶律俊才?什麼耶律俊才?沒聽說過。”

衆人聞言心裏一突,這小子是明擺的要找他們的麻煩,在帝國裏誰沒聽說過耶律俊才的名字。

耶律俊才眉頭緊皺,拉過準備大罵的跟班,對着上官冥拱了拱手說道:“在下就是耶律俊才。”

上官冥聞言擡起了頭,故作思考的說道:“哦,原來是你啊,我倒是走眼了,你這些年倒是越過越醜了。”

衆人聞言心裏不由一陣好笑,這小子是活膩了不成,居然敢這般和耶律家族未來的接班人說話,看來是真的找死啊。

耶律俊纔沒有動怒,帝國內誰會不知道耶律家族,眼前的人絕對不是不認識,而是不在乎,能夠不在乎他耶律家族的就只有同爲四大家族了,耶律俊才大笑道:“那不知朋友你怎麼稱呼,改天我耶律家族定然登門拜訪。”

上官冥淩厲的看着耶律俊才,眼中的殺意涌出,耶律家族是皇室這邊的勢力,上官冥沒必要和他客氣什麼。他耶律俊才的話意思已經很明確了,就是說你小子要是在不滾,就不要怪我日後帶人踏平你的家族了。

“好了,上官冥,我們還是換個地方聊吧。”納蘭蘇香捂嘴輕笑道,眼睛看着周圍的衆人,她倒要看看這些人聽到上官冥的名號是什麼反應。

“什麼?他是上官冥?”

“不會吧,我們死定了。”

“完蛋了,我完蛋了,剛剛我還頂撞了他,這下完了。”

周圍的十幾人一下子便亂了陣腳,滿臉驚駭的看着眼前那帥氣的青年,一時間竟然忘了要做什麼。

上官冥沒有和這些人浪費時間,拉着納蘭蘇香走到了之前的角落坐了下來。

“大家怕什麼,我們有耶律大哥撐腰,幹嘛要怕他上官冥。”一名忠實的根本出言喝道,似乎對耶律俊才很時信任。

“大哥,你可要救我們啊,以上官冥的性格是不會放過我們的。”衆人見上官冥離去,心裏不由擔心起來,他們都認爲上官冥現在沒有教訓他們是因爲場合的原因,如果等他們出去了一定逃不過上官冥的追殺。

“那是你們的事,是我讓你們頂撞上官冥的嗎?一羣欺軟怕硬的孬種,離老子遠點。”耶律俊才大吼道,眼神凌厲的看着遠處的上官冥,拳頭捏的咯咯作響,恨不得把上官冥給手刃了。 「或許,我該去見見孟飛峙!」

君上邪先是一愣,有些不解的望著關久久,不太明白關久久為什麼會這麼說?

「為何?」君上邪不解的問道。

關久久看著君上邪,隨後笑道:「孟飛峙在裡面關了這麼久了,想必也想要出來走走了吧!」

孟飛峙自打進去之後,便再也沒有出來過,當然關久久並沒有打算把她一輩子的關在裡面,之所以關著她,其實也是有別的想法,為什麼要把孟飛峙給關在裡面呢?

其實也是覺得,或許有些地方更加合適孟飛峙待,如今雖然不清楚他在牢里待得怎麼樣?是不是還是會像之前在牢里見到她的時候那樣,不冷不熱,什麼話都不願意說。

這點關久久是很好奇,可如果不去看看的話,那又怎麼會知道,孟飛峙如今是不是願意說呢?

現在關久久也不清楚,但是去看看也未必不是一件事情。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