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4, 2021
76 Views

一股恐怖的氣息在王天周身凝聚,他身體之上更是金光閃爍,四件乾坤套裝幾乎是剎那間便盡數出現在其身上。

Written by
banner

感受到體內不但攀升的氣勢,王天仰天發出一聲長嘯,他感受到乾坤套裝之間是能夠相互提升,隨著套裝數量的增加,各個套裝之間對於自身的增幅,幾乎達到了恐怖的程度。

王天身體驀然前傾,腳下頓時出現了猛烈的旋風,裹著他的身體,向前衝去,在半空中,他竟以身為軸,猛烈的旋轉起來。

「乾坤套裝之極速風暴!」

極限的速度,使得王天幾乎化作一條旋轉的金色風暴,如同一把圓錐,狠狠的鑽向檮杌。

檮杌收起了嬉笑之色,面色肅穆,他手中連連抖動間,無數元氣在身前交織,組合成一面巨大的盾牌,足有十丈之高,將其身形遮掩。

不等盾牌完全成型,王天的攻擊已然降臨。

「嗤嗤嗤!」

巨大的轟鳴之音,帶著刺耳的摩擦之音,王天以高速度的旋轉之力,攻擊著遁甲,發出了令人牙酸的摩擦之音,倆者陷入了僵持。

看到逐漸穩定下來的元力盾牌,檮杌鬆了一口氣,悄然擦去額頭的冷汗。

「不好!」

忽地,檮杌低喝一聲,眼前驟然出現一點金芒,自眼前的盾牌中爆發出來,帶著撕裂一切的銳利,撕裂巨大的盾甲。

「金之力,純粹至極的金之力!」

檮杌神色大變,手掌上閃爍著濃郁的元氣波動,猛的抬起后,向著刺來的那抹金光轟去!

重生之全能大亨 砰!」

震耳欲聾的驚天巨響,猛然在這片空間中響徹而起,堅硬無比的地面,直接是在那等可怕的衝擊下,爆裂出一道道猶如蜘蛛網般的裂紋,周圍的巨石青石都是在這一霎那爆成粉末。

而在與檮杌的拳頭相撞的霎那,王天的身體猛然靜止,恐怖的力道沿著拳頭轟然湧入自己的身體,體內的氣血彷彿都是在此刻劇烈的翻湧起來,他的目光死死盯著,眼前的檮杌,大口喘息,同樣的,在碰撞的時候,在那一頭也是傳來了一道輕微的悶哼。

檮杌卻是沒有閑著,大手一揮,周圍的天地元力驟然一動,將衝擊波盡數擋下,他才鬆了一口氣。

「盟主,你太生猛了吧,要不是我護住後面的小山,恐怕要在你這一擊中,毀去一半。」

「額……」

身形一楞,王天尷尬的收回手臂,晃了晃,說道:「沒注意,嘿嘿。」說著王天取出一塊玉簡,將《化龍煉體訣》拓印到玉簡中,扔給了檮杌。

「你最近沒什麼事情吧。」

王天平復下體內震蕩的氣血,走到一旁,將那一堆堆物品收到儲物戒內。

「沒事,盟主有什麼事,儘管吩咐。」

檮杌一邊迫不及待將神識探入玉簡,觀看《化龍煉體訣》,一邊驚恐的看向王天,好傢夥,老大一個勁的收東西,怎麼沒見他換儲物戒啊,那些東西我可是足足用了十幾個儲物戒才裝回來的。

「也沒啥事,老大我最近發了一筆橫財,加上你搶劫來的,應該能夠完成五行元力的轉換,順便和你切磋切磋,你最近留下來陪我練練手吧。」王天回頭看了檮杌一眼,臉上露出了陽光般的笑容。

檮杌渾身打了寒戰,極為幽怨的看向王天:「盟主,我那叫拿不叫搶劫;還有這哪是什麼切磋啊,冥冥叫挨揍,還不能還手。」

……

就這樣,王天白天與檮杌在山谷內進行高強度的對練,晚上便煉化儲物戒內的五行靈石以及五行法器。

日升日落,秋去冬來!


縱使以王天每天高強度,幾乎是沒有停歇的修鍊中,還是足足花了一年多的時間才完成五行元力的汲取和轉化,並迅速的衍化出一絲大地之力,順利完成尊級中階的晉級。

另外這一年裡,幾乎是每天和檮杌對轟,自己的肉身配合《化龍訣》進展極快,也抽空將第三重神紋刻畫完成了。

檮杌起初還算悠閑,到最後臉色越來越難看,因為隨著時間推移,王天的手段越來越詭異,最為恐怖的還是那驚人的恢復力以及手中的三把血劍。

那三把血劍不知道何種材質構成,驚人鋒利無比,幾乎無物不破,而且有干擾神魂的作用,好幾次都將其逼他偷偷的使出聖級修為,讓他擦了一陣冷汗。

這一年中,最令檮杌震驚,乃至驚駭的是,王天幾乎每時每刻都沒有閑著,就像一個永不停歇的機器。

「那要需要如何驚人的毅力,才能堅持下來啊。」

太陽剛剛升起,清晨的霧珠還未散去,百鳥卻早已三五成群的出沒於林間,王天躺在山谷的巨大青石上,眯著眼睛,享受著此刻難得的寧靜。

這一年甚至他自己都不知道,是如何堅持下來的。

當太陽升起的時候,他便與檮杌不停的對轟,直到渾身是傷,體內不剩一絲元力才停下,然後是吞服丹藥,爬起來繼續。

當黑夜降臨的時候,迎接他的更是一夜枯燥的,不斷重複的吞噬。

日復一日,他不知道倒下了多少次,又多少次的爬起來。

夜復一夜,他不知道多少次因為枯燥而忍不住抓狂,對著明月瘋狂的嘶吼之後,然後乖乖的坐回去,繼續吞噬。

此時,檮杌站在青石一旁,靜靜的守護在王天一旁,不時看向青石上的人影,眼神中卻是透著深深的敬意。

就在王天突破尊級中階的時候,作為第一使徒的七人,不管是在什麼地方,都感受到了體內力量的增長,以及屬於那人氣息的增長。

其中他們也有數人曾經回到過這片山谷,或者是派人過來,給王天送來各種各樣的資源,而最多的卻是在王天的要求下,尋找蘊含大地之力的的各式各樣的礦石。

「檮杌,你知道大地之心嗎?」

檮杌微微轉身,思索了一會,眉頭微蹙,道:「嗯,聽殿下說過,好像是存在於大地深處的一種精華,是大地之氣的核心。只有大地之氣的誕生之地,才有可能存在這種結晶,大地之心。」

「哦?那你知道大地之心在哪裡可以找到嗎?我一直讓那幾個傢伙尋找大地之心的線索,卻沒有任何結果。」王天依舊躺在那裡,試圖伸手去抓那空中的陽光,最終只能看著它們在手指間劃過。

「大地之心這種東西,需要形成的時間太長,知道的人本就不多。如果存在的話,應該是在極深的地底,或者群山之中。」檮杌答道。

聞此,王天緩緩起身,看向檮杌,說道:「我要去尋找乾坤碎片了,檮杌你是跟我走還是回魔界。」

「盟主,我還是回魔界吧,這一年,姜丫頭它們快壓不住場子了,而且《化龍煉體訣》對我的好處極大,回去后窮奇不是我的對手。我們都希望盟主回來后,能夠把一個完成的魔族交給大人。」檮杌恭敬的向王天一拜,緩緩說道。

「也好,我知道你們之間都有聯繫,你幫我這枚玉簡交給昕瑤,這枚交給依依。」王天翻手取出倆塊玉簡,遞給檮杌。 自聚齊四件乾坤套裝之後,小胖對於其他乾坤碎片的感應就更加強烈了,到現在已經能夠感覺到其餘乾坤珠碎片的大體方位。

一個方向是極北之地,便是在真魔神洲;一個方向是極西之地,乃是混亂之地所在;一個方向是極南之地,是亞馬森林的位置。

「這乾坤珠自爆的威力得多大啊,生生將碎片四分五裂,遍布整個鴻蒙大陸,可苦了老子了!」王天極為不忿的嘟囔著。

真魔神洲的那塊乾坤碎片,通過姜依依,姜艷以及錦南的幫忙尋找,已經有些眉目了,應該在真魔神殿內,不過,那個地方暫時不是王天能進去的。

王天的想法是等姜依依他們爭得魔族的控制權之後,那塊碎片自然手到擒來,現在自己過去只不過多個看客罷了,還不如去尋找其他碎片。

在王天說明自己的想法后,檮杌便偷偷帶著王天來到真魔神洲的一處巨型城市,通過那裡的長距離傳送法陣,來到了混亂之地。

這長距離傳送法陣,耗費頗為驚人,幸好檮杌面子夠大,手段夠硬,才把王天傳送過去,不過之後的麻煩肯定不會少,但是這擦屁股的事情嘛,就不用王天操心了。

……

阿特城,坐落在混亂之地赫赫有名的阿特拉斯山脈之中,這裡的山脈,終年籠罩著如同刮刀般的凌厲寒氣,尋常之人,根本不敢再次多過逗留,否則便是會寒氣入體,凍傷經脈。

但是混亂之地可沒有尋常人,因為尋常人早全都死了。

西方的混沌之地猶如一塊寖血的寶石,那裡遍地都是富饒的礦產,同時也是罪惡最集中的地獄。那裡聚集著大陸幾乎所有的強盜,惡賊,流氓等等,那裡既有人族也有妖族,既有魔族也有鬼族,即使極其罕見的精靈族,矮人族,巨人族等等也時常出沒。

那裡沒有種族的偏見,因為那裡沒有道理可講,只認可實力,誰的拳頭大,誰就是道理,誰就是……王!

也曾有人族的大賢想要整頓混亂之地,曾聯合人族三大頂尖勢力號稱「天道聯盟」,圍殺混亂之地的大小勢力。可是令整個鴻蒙大陸大跌眼鏡的是,「天道聯盟」深陷混亂之地,最後慘淡收場!

有人傳言,混亂之地有大智慧之人,當時「天道聯軍」進攻混亂之地的時候,混亂之地卻突然抱成一團成立「斬天聯盟」對抗天道聯軍的絞殺。最後「斬天聯盟」以極流氓卻很有效的方法重創天道聯軍。

毒,陷阱,暗殺,他們無所不用,每次重創到天道聯軍后,不等他們反擊,「斬天聯盟」之人早已逃之夭夭。一日數次,便是深夜也不曾中斷,弄的天道聯軍無比憋屈的同時又狼狽不堪。

最終,混亂之地的數十個尊級殺手,悄悄潛進天道聯盟內部,成功殺死聯軍一名聖級高手后,終於成了壓倒天枰的最後一根稻草,「天道聯盟」自此狼狽逃出混亂之地。

之後令天下苦笑不已的是,這個一夜之間成立,而且打敗了人族幾大頂級勢力的「斬天聯盟」,卻因為分配戰力品一夜之間解散,自相殘殺,傷亡慘重。

如今的混亂之地,一如千年之前的混亂,其間也有無數強者聚伙建城,發展至今,逐漸形成三個巨大的城市,以及依附三城的五個都郡,號稱「三城五郡」。

而「阿特城」便是三城之一,據說創建者自稱「阿特王」,來歷極其神秘,座下有倆座都郡,可見其勢力強大。

自阿特城建立起當日,他便立下規矩,「這是老子阿特的地兒,在老子家打架是對老子的侮辱,如果有私鬥者,就要有隨時準備承受我阿特王怒火的覺悟,出了城,誰管你們死活!」



之後數年,曾有無數人對阿特王的宣言不屑一顧,但是那些人都死了,無一例外。自此阿特城內再無明目張胆的私鬥,整個混亂之地的城民,爭相前往,遷居至此。

其他城市的掌權者發現自己的城民大量流失,起先還血腥鎮壓,最後卻不了了之,紛紛效仿阿特王的政策。

「嘿嘿,這阿特王倒是很有個性啊,你說是不是啊,小胖?」王天把玩著手裡的酒盅,笑眯眯的看向桌子上的小胖。

「咕嚕,咕嚕……」

小胖自顧抱著和他一般大的酒壺,大口喝著美酒,絲毫沒有搭理王天的意思。

「當怪小黑把你帶壞了,也不知道小黑怎麼樣了。」

「黑老大,還活著吧。」小胖用袖子擦去嘴角的美酒,吧唧吧唧嘴巴,笑道。

王天氣急,低吼道:「廢話,它死了,我早就掛了;我掛了,你也掛了;我們好好的,他怎麼會有事。」

過了一會,不見小胖說話,該打聽的消息已經打聽到了,王天便失去了在這「阿特偏城」呆下去的興趣。

王天向小胖招招手,說道:「小胖,我們去見識見識真正的阿特城吧。」

王天從真魔真洲那邊傳送過來出現的地方,並不是阿特城,而是阿特城一旁的偏城,建在阿特拉斯主峰半山腰之上,大概阿特王是怕敵人直接通過傳送陣抄他老窩吧。

「這阿特王也太小心了。」

阿特城被阿特王建在了阿特拉斯主峰之上,整個城市,依山而建,極為雄偉,密密麻麻的人影在其中來來往往,顯示著那幾乎恐怖的人氣。


據說,在那阿特拉斯山脈中,更是有著一道凶名極盛的大地玄陰澗,這玄陰澗不知有多深,其中聚集著極為恐怖的陰風罡風,而且在那其中,由於陰冷的罡氣自四面八方而來,導致聚集了無數大小各異的陰風漩渦,一擔被扯入其中,就算是王級的強者,也是必死無疑,所以那玄陰澗幾乎成了禁地般的存在。

而阿特拉斯山脈的面積極為廣闊,放眼整個混亂之地,也是能夠算做名列前茅,山脈之中,妖獸橫生,不知道有多少強者葬身於其中,更有傳言說阿特拉斯山脈中有一條真正的惡龍,凶威滔天。

為了這個傳言,不少強者進入阿特拉斯山脈想要獵殺那條惡龍,做個屠龍者;可是無數強者進入阿特拉斯山脈后,便再也沒有出來。而這也導致了在那山脈內,有著不少誘人的寶貝遺留,時不^H小說時有一些好運的傢伙,在其中僥倖尋得一些強者隕落之處,得到諸多功法以及靈寶。

也正因為如此,雖然阿特拉斯山脈危險係數極高,但卻也是鴻蒙大陸上人氣最高的場所之一。

王天站在阿特拉斯主峰半山腰處,望著那龐大無比的城市,眼中也是有著一些驚愕之意,雖然他見過的巨城不在少數,卻也被這座透著濃郁的陰寒之氣與血腥之氣的城市所震撼,遠處無比昏暗的天空,雲層滾滾,更是襯托阿特城的神秘與強大。


拾階而上,阿特城在瞳孔中逐漸放大。

這是一座通體褐色的城池,或許很多年前,它是白色的,也或許是黑色的,如果是白色,那麼這褐便是無數年來乾枯的鮮血染成,如果是黑色,那麼也同樣是這無數年,大量鮮血浸透,使得黑色花開,成了褐!

在阿特城最上方,褐色的城牆延伸而出倆尊巨大的獸頭,使得王天有了恍惚之感,竟然給他一種欲要復活,擇人而噬的感覺。

在倆尊獸頭中心,寫著「阿特城」三個漆黑如墨的大字,刺眼的閃爍而出,隱隱間,有著寒意流動,猶如猙獰的骷髏一般,令人不寒而慄。

跟著人群,進入阿特城后,王天在城市中溜達了半個小時,也算體會了下異域的風情,這裡的人當真無所不有,但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兇悍,而且身上都隱隱散發著血腥之氣,人與人之間也都有著極深的警惕。

進入混亂之地后,小胖粗略的感知了下,驚喜的發現,這第五塊乾坤碎片居然在阿特拉斯山脈之中。

沒有擅自進入阿特拉斯山脈中尋找乾坤碎片,其實王天也有自己的想法。他絕對不是那種到了尊級中階便自認為天下無敵的人,阿特拉斯山脈中,聖人也不是沒有隕落過。

王天需要了解阿特拉斯山脈中的禁忌,以及其中各種勢力的分佈。本想打探下信息,不想隨意走進了阿特城的交易區。

忽然,一道極其兇狠異常的威脅之音傳入他的耳朵:「老傢伙,你到底賣不賣?老子可是血刀幫的。」

王天早已不是那種多管閑事的青澀少年,瞥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正在這時,腦海中又突然響起了小胖的聲音,道:「老大,那塊石頭有古怪。裡面蘊含著很濃郁的大地之氣。」

「嗯?」

聞言,王天面色微喜,轉身向那邊走了過去,那是一個極小的攤鋪,旁邊坐著一個七旬糟蹋老人,面色蒼白露出懼怕的神色,卻是死死攥著手裡的漆黑怪石。

他對面的應該是買主,乃是一個身材極為魁梧的中年漢子,滿臉胡茬,最為醒目的還是他胸口綉著的圖案,一把血淋淋的大刀。

「大人,您出的價太低了,賣不得,賣不得啊。」

老人顫聲說著,握著石頭,身子往後面的牆壁用力的靠了靠,彷彿想找一點依靠般,卻只能感受到一片冰冷的牆壁。 「老傢伙,老子可是血刀的人,看你那塊破石頭好奇,才賞臉買你的,你不要不識好歹!不然還沒捂熱乎,腦袋就沒了可就不美了,哼。一塊靈石,拿過來!」

中年漢子沉聲低喝,威脅之意不言而喻,然後隨手拋出一塊靈石,在空中打著旋兒,彷彿嘲笑著什麼,哐當一聲落在老人身旁。

老人死死盯著那顆靈石,瞪大眼睛,身子劇烈的顫抖起來,不知是懼怕還是憤怒,最後老人低下頭看了下手中的黑石,最後依舊是顫巍巍的,堅定異常的搖了搖頭。

「老傢伙找死不成,莫非以為老子不敢……」

「老人家,能把那塊石頭給我看看嗎?」沒等中年漢子說完,空中突然響起一個少年的聲音。

老人猛地抬頭看向王天,目光閃爍,最後以極低的聲音說道:「一……一百高階靈石,少了我不賣!」

王天莞爾一笑,翻手取出一個布袋,輕輕的放到老人身前,說道:「老人家您看下,那顆石頭我買下了。」

「小子,你找死!」中年漢子眼神徹底陰寒下來,聲音陰冷的說道。

王天絲毫不管中年漢子,只是微笑的看向老者。

此時街道上其他人也注意到這邊的情況,不但沒有害怕,反而露出幸災樂禍的^H小說表情,有的甚至還吹著口哨,吆喝著什麼。

「嘿嘿,我說血刀的,你怎麼不幹脆把那個小子幹掉啊,哈哈哈」

「小子,好樣的,敢惹血刀的人!老子頂你!」

「快打啊,好久沒見阿特王發飆了,嘿嘿」

……

「不愧是混亂之地啊。」聽到周圍亂鬨哄的聲音,王天洒然一笑。

混亂之地哪個手裡沒有一倆條人命,大家都知道自己呆在什麼地方,這種朝不保夕的生活,使得這裡的人心裡時刻保持著恐懼,於此同時,這種恐懼也表現出那種破罐子破摔的精神,誰也不會怕誰,哪怕是面對天王老子,他們也有那種死前咬你一口的膽量。

所以面對王天對於血刀幫的挑釁,沒有人會覺得過於驚詫,沒有人會故意躲開,人反而越聚越多,他們臉上沒有恐懼,只有興奮,莫名的興奮。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