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4, 2021
90 Views

「傳令炎大和炎兵兩位將軍,半個小時攻不進去,全部關進七色禁海牢獄。連帶著他們的親人。」炎莎淡淡的說。但是傳令兵卻如同調入冰窟。全身本來熱氣騰騰的血液彷彿一瞬間就凝固了一樣。

Written by
banner

「是,領主大人。」傳令兵可不想現在就腦袋搬家,還是堅定的執行了命令,而此時的炎大和炎兵也正在商量著這麼把這個口子的戰果進一步擴大的事,雙方看著焦灼的戰場,自己的那些法子都成了紙上談兵了。現在就是看雙方誰的戰鬥意志最強,誰還留有後手。現在炎獸騎兵都守在城門外,等待著城門的開啟就開始大開殺戒,一個小口子只能派步兵先進去。可是人類的反擊也是相當的迅猛的,尤其是他們的帶隊將軍,時刻都衝擊在第一線殺敵鼓舞士氣,眼看著好不容易炸開的口子里的炎獸士兵一步步的被逼出,兩位主帥都是急出了一身的汗水。

「報,領主大人有令。兩位主帥要是半個小時還不打開城門,你們的親人以及兩位主帥都會被關進七色禁海的牢獄。」傳令兵也是硬著頭皮傳令到。

「看來我們的領主大人著急了,好久沒有看到這個冰美人著急了。總是一副冷冰冰的樣子。」炎大笑著說。

「你還沒恢復,你就在這裡指揮,記住,一旦我打開城門,你直接命令騎兵衝刺,不要怕誤傷到自己人。戰場上的時機可是很難的得到的。」炎大拍著炎兵的肩膀叮囑道。自己帶著親衛直接開到最前線去了。炎兵看著衝進口子里的炎大。心裡充滿了感激,雖然自己也想當這個先鋒大將。但是看著自己快要打擺子的雙腿只能嘆氣的搖搖頭。

「放心吧,大哥,我一定會按照你的部署指揮的。」炎兵心裡默念到。

此時的戰場再一次出現了變故,當炎大進去洞口后,整個外城牆瞬間立起來了一堵厚達2米的冰牆。瞬間把炎獸跟礦都城分開了。

「竟然這麼快就恢復魔力了。這一次后,你們的魔法師們估計都快城廢物了吧。」炎莎盯著戰場喃喃的說。

「是該出去的時候了。」

亞克斯頓也是緊緊的盯著冰牆內的戰鬥。從炎大的親兵隊伍進來后,整個焦灼的戰場瞬間出現了一邊倒的情形,要不是阿泰寶還在前面指揮,小廣場絕對會出現人族叛逃潰敗的局面。

「怕什麼,都是兩個肩膀扛一個腦袋。把你們尖銳的牆刺進敵人的胸膛。把你們鋒利的刀砍掉敵人的腦袋,你們的後面是千千萬萬的親人,你們沒有退路,你們的退路就是殺光這群入侵者,殺光他們。」阿泰寶鼓舞士氣說。整個一邊倒的局面也開始慢慢的扭轉,雇傭兵團的冒險者們也被蘭若安排到了戰場上,整個戰場的實力再一次達到平衡,現在有一次到了拼狠的時候了。雙方的的戰鬥開始出現大面積的傷亡。

「我們鍾愛的火神喲,請賜予你虔誠的子民火的力量,焚天岩漿,沖。」被一群炎獸魔法師圍繞著的炎莎開始吟唱最強的魔法攻擊。對付這堵冰牆,只有使用自己最強的火系魔法才有可能獲勝,畢竟雙方到現在為止幾乎都是實力相當的樣子。

「總算出來了么,炎莎,好厲害的手段。」亞克斯頓看著外面的冰牆開始被從地底下湧出的火山岩漿融化,心裡默默的說,而雙眼冒著精光的看著那群被炎獸騎兵保護著的炎莎和她的魔法兵團。如果不是戰場的話,你肯定會以為這個老男人是否正在垂涎炎莎的美色,畢竟即使是一身戎裝的她,還是無法包裹住自己傲人的身材的,尤其是那對男人們最喜歡的雙峰。

當冰牆一點點的融化時,外牆內的戰場基本上已經結束,只剩下了還有幾個親兵包圍著的炎大還在拚命的抵抗著,看著眼前伴隨自己多年的親衛們一個個的倒下,炎大這個一向號稱冷靜剛瞻的大將也眼紅了,魚叉開始了拚命的捅進抽出捅進抽出。

「讓我來。」阿泰寶大喊道,看著自己的士兵們一個個被這個殺人狂魔刺倒,阿泰寶也憤怒了,那把重達60斤的大馬關刀開始朝著炎大的腦袋看去。炎大下意識的格擋,但是顯然已經有些來不及了。他的魚叉實在是太輕了,跟包涵真氣的關刀一碰撞,瞬間直接被劈到了半空中。而關刀顯然沒有停下來的意思,而是慣性的向前砍去。

「死」阿泰寶怒吼道。

「嘭。」一股岩漿直接從地底下沖了出來,在擊殺了炎大的瞬間也把阿泰寶衝到了一邊。

「噗。」阿泰寶直接噴出了一口鮮血。

「城主。」所有人都跑過去扶著這位浴血奮戰的統帥。

「不管我,趕快用石頭把口子堵住,要不然等下敵人又要進攻了。」不顧自己胸口已經開始亂攪的痛苦,阿泰寶發出了自己最後的一道軍令后,自己總算是痛暈了過去。

「趕快把城主送到城主府去。弓箭手,投石車無差別攻擊對面的部隊。下面的士兵繼續加固外牆,一定不能放進去一隻蒼蠅。」亞克斯頓下令道。

雖然大家都很關心阿泰寶的傷勢,但是顯然現在有更重要的任務要做。

外面等待著衝刺的炎獸騎兵瞬間就淹沒在了弓箭和亂石之中。

「騎兵後撤五百米。步兵在對方攻擊后開始攻擊城門。」炎兵發號施令道。

「現在才知道撤兵,晚了。」亞克斯頓看著緩緩後退的炎獸大軍怒吼道。

「萬獸怒奔。」亞克斯頓喊道。礦都城的外面突然出現了很多很多的召喚野牛獸大軍,每一隻的頭上的尖角在日光的照耀下閃著寒光。炎獸大軍還沒有反應過來。野牛們開始狂奔了,對著這群紅毛怪就是雙角一掀,不管死活的沖向炎獸大軍。

所有人都被這群突如其來的野獸大軍給震撼的說不出話。當然總要有人先反應過來。

「撤兵,撤兵。」炎莎猛喊道。傳令兵們立刻吹起了撤兵的號角。所有的炎獸士兵開始做鳥獸散,以躲避這些個根本就沒有商量可談的低等魔獸的攻擊。

「傳我命令。所有騎兵準備,開城門,衝擊敵人的中陣,擾亂敵人的陣形,所有步兵清理殘敵,打掃戰場,后軍跟民兵們開始修復城牆。亞克斯頓下命令道。

這是一場偉大的戰役,跟雲山城的攻城戰並列為「南北雙勝」。整場攻城戰到最後硬是把炎獸大軍消滅到了三萬不到,炎魔大將軍炎兵被俘后自殺,炎大被阿泰寶大馬關刀砍死。雲山島的人族也付出了巨大的代價,傷亡三萬人,阿泰寶重傷不治犧牲。

當雙方的戰報都遞到退守到山嵐城的炎莎手裡時,炎莎本來冰冷的臉突然出現了一抹艷紅,當別人以為自己的主帥春天提前到來的時候,一口鮮血及時的把他們的思想給掩殺在了搖籃里。

「大領主,」幾個炎族丫鬟立刻扶了過去。同樣的事情也發生在礦都市,幾乎所有人都自發的來到了城主府,哀悼這位逝去的城主大人。

整個雲山島都在哭泣著,就像這突如其來的雨季一樣,漫漫沙沙,無窮無盡更無情。(未完待續。。)

ps:大大們,一定要繼續大力支持小編的修神啊。謝謝各位了 「二公子你怎麼有空來我這裡瞎逛啊。」一個長得肥頭大耳的奴隸商老闆走了過來。

「我家公子本來是沒時間出來逛的,你也知道他馬上就要去雲山島任職了。今天來你這裡是看看有什麼好的奴隸,準備一起帶到那邊去。這可是大生意。」陳超是極其不情願的跟這些人肉販子打交道的,他們的存在簡直就是對一個生活在社會主義國家的人來說,簡直就是一個侮辱,但是陳超也知道,即使是18,19世紀的黑奴貿易,雖然處處都是血路,但是客觀上還是促進了社會的發展,資本主義的原始積累還是充滿了血淚史的,其中犧牲最大的就是這些黑奴,還有我們國家被淘金吸引的人群。他們一起構造了現在美國的國家地基,這點是毋庸置疑的。

「那,二公子先去裡面坐坐,我帶你的書童去挑選奴隸給你過目。」這個奴隸商是正宗的津山本地人,所以還是很識趣的忍住了脾氣,沒有對蔑視自己的陳超發脾氣,怎麼說陳超也還只是個小孩,並且自己乾的事自己也清楚不是什麼光彩的事。要是陳超把偉大的哲學家黑格爾的名言「存在即合理」告訴他。他肯定會對這位大賢頂禮膜拜。

「山姆大叔,你這裡有沒有什麼以前當過官的,或者那個戰敗國的王室奴隸,有的話你把他們叫過來,還有讓小巴渃挑選50個人高馬大的奴隸。價格不是問題,辛苦了。」陳超收起了傲慢和蔑視,真切的看著山姆的眼睛說。

「二公子問的還真巧,剛好東大陸的百花國的一個小邦國被秦國給滅了,他們把那些大臣和王室成員都當成奴隸賣給我了。我這就去把他們帶過來。」山姆大叔顯然沒有聊到津山五少的陳超會有這麼好的態度。立刻心情大好。

「秦國,百花國不是一個國家嗎。怎麼內部還有邦國之爭。」陳超驚訝的問道。

「百花國只是名義上的一個國家,其實整個東大陸都是一樣,內部還是有很多小國家的,都是名義上的國王冊封的。秦國現在是百花國最強大的邦國,被滅的好像叫什麼韓國的吧。他們內部的人都管這些爭鬥叫做七國爭雄。」對於陳超的求知慾,心情大好的山姆大叔還是有求必應的。

「不是吧。亂了亂了,但是冥冥之中卻什麼也沒有改變。你先把人帶上來吧,還有以後如果東大陸有這些戰敗的王公貴族的奴隸,你可以直接運到雲山島來,我會給你個好價格的。」陳超腦袋有點亂的說。

「那就先多謝島主大人了。」山姆現在可是有點狂喜的味道了,整個大陸的奴隸市場可是競爭越來越激烈了,西大陸的利務家族,東大陸的趙氏家族都仗著自己強悍的陸上影響力,不斷的擠壓著山姆家族的市場份額。要不是山姆家族是津山人。估計這些傢伙早就斷了他們的貨源了。山姆家族也不是毫無還手之力,他們畢竟是商國最大的奴隸商,沒有他的允許,東西大陸的奴隸想互通有無,想都別想。最大的難處就是現在商國內部無戰爭,所以很少有大批量的奴隸存在,現在聽說戰爭濃雲密布的雲山島島主允許自己在雲山島進行奴隸貿易,心裡激動的很。

山姆大叔一邊想著等下回到家族稟報了消息後會有多大的獎賞。人也到了關押奴隸的小倉庫。看門的兩個警衛看到自己的老闆來了,立馬迎了上去。

「老闆。有什麼事叫人吩咐一下就行了,怎麼還親自來到這裡呢,這裡空氣可不是很好。」一個警衛說。

「你們辦事我是很放心的,不過這次可是大宗買賣。你進去,把上次在百花國收購的奴隸們全部帶上來,只要還有一口氣的。你過來。帶這位小爺去挑選50個人高馬大的,就上次在冰之國收的那群被賣掉的戰士,我看挺不錯的。」山姆大叔,對兩個警衛吩咐道。

在老闆的注視下,警衛們的辦事效率很快。小巴渃滿意的看著這50個號稱是冰之國冰雪軍團的戰士們點了點頭。而山姆則是盯著那群韓國的戰俘們,其中有一個正躺在擔架上,看樣子他們活的很慘。

「要不要先讓他們洗洗,怎麼那個人生病了,平時不是叫的挺歡的嗎。」山姆大叔問道。

「老闆,這個傢伙一到津山島就病倒了,要不是你說只要一口氣還在的都帶過來,我都準備把他丟到死人堆里去了呢,留在這裡也是浪費糧食。」一個警衛說。

那些王公貴族的奴隸們似乎早已習慣了警衛們的冷言冷語,除了抬擔架的幾個怒目相視外,其他人的眼睛早已暗淡無光。臉上也沒有絲毫表情了。

「瞪什麼瞪,有本事就別被秦國滅了啊。」一個警衛直接一皮鞭抽了過去。

「好啦,打傷了可賣不出好價格。」山姆大叔冷冷的看著這一切說。顯然論麻木不仁,估計整個津山島都沒有一個人比得上他。

「你們繼續做好本職工作,今天沒人賞10個金幣。」山姆大叔笑著對兩個警衛說。

山姆叫隨從們把人全部帶到了正在喝茶的陳超面前,陳超看著這群衣冠不整,面無血色的人,心裡還是充滿了憤怒,但是此刻可不是表現憤怒的時候,理智告訴他,壓價格才是第一要務。

「這群人就是你說的韓國奴隸。」陳超淡淡的問道。

「是的,二公子,他們可都是王宮貴族。價格100金幣一個人,這裡總共60人,加上你的書童挑選的50個奴隸,那些是120金幣一個。總共是12000金幣,給二少爺打個折扣,就10000金幣吧。」山姆有點肉疼的說道。

「山姆大叔這麼客氣啊,那小侄就卻之不恭了,不過我們先看看這些奴隸再說。那個躺在單價上的,我還要醫好他,加上這群一個個現在連抓雞的力氣都沒有的奴隸,我還要花時間調養他們。這也是一筆很大的開銷啊。」陳超假裝不滿的說。

「媽的,早知道就把那個擔架上的死人給丟進死人堆算了,害我又要少賺一筆了。」山姆心裡想到。

「二公子,那你給個價吧。」山姆賊精的說。

「總共8000金幣吧,我也讓你賺點,你也知道我去雲山到處都要花錢,記得到時來雲山島的時候記得去官府開個市場准入證明,就說是我跟你的約定。」陳超不動聲色的說。

「8000就8000吧。二公子的准入證明就值這個價格了。」山姆再一次肉疼的說。

「是遠遠高出這個價,歡迎來雲山合法經營做生意。」陳超看到生意做成后,就起身跟山姆握手,交錢的事小巴渃會搞定的,現在就是跟隨的隨從們把這些奴隸安置在新買的院子里修養一段時間了。

「二公子,多謝你的救命之恩。」那個在擔架上躺著的人,立刻爬了起來。跪倒在陳超面前。

「先生請起,現在還是先把病養好,至於什麼謝不謝後面再說。」陳超立刻扶起滿身狼藉的先生。

「先生,這個詞好久都沒聽到了,沒想到克朗斯二公子還是個妙人。對我這樣身患重病的奴隸還能以禮相待。」先生乾脆坐在地上說。

「在我的字典里,可沒有奴隸這個詞,先生倒是生分了,以後可都是一條船上的人。」陳超也坐在了地上說。

山姆是看的目瞪口呆,而那些奴隸們的眼中總算有了神采,就像是久旱逢甘霖一樣,有幾個人慢慢的恢復了臉色。

「在下韓非子,拜見二公子。」先生掙扎著站了起來,對著陳超行禮道。

「韓非子,你是不是法家韓非子。」陳超也站了起來。

「正是在下。」說完就直接暈了過去。

「先生先生。」陳超剛剛還準備狂喜一下的,沒想到這位犀利哥竟然直接暈過去了。

「那個二公子,這位先生應該是餓暈了,我叫人準備碗熱粥先。」山姆看了一眼地下的韓非子說。

「那你趕快。」陳超著急的說。


「二公子,這是他們的賣身契,我們可以走了。」小巴渃此時走進了客廳說。

「速度還挺快的嗎,那個,山姆大叔,我們就先走了,我的馬車上還有點吃的,記得來雲山島哦。」陳超說,此時的表情像極了個調皮的小孩子。就連韓國的那些人群中,極個別的都看的忍俊不禁了。(未完待續。。)

ps:求票票,求推薦,求打賞,小編感冒中。呵呵 外面嚇著淅淅瀝瀝的小雨,自從賣完奴隸后,整個陳超就開始閑了下來。整個克朗斯家族倒是忙的一塌糊塗,甚至把陳超都忘記了。好在還有斯法德英和草藍陪著,三個人也不是天天牛眼瞪牛眼,陳超這傢伙閑來無事,找來一疊硬紙板,硬是做出了一副撲克,於是每天三個人都躲在房裡鬥地主,就這樣過了三五天。

買來的奴隸自從有了韓非子他們后,奴隸們被管理的井井有條,只等船隊準備好就先去羅達接受文書和戶籍資料,然後一起去雲山島,倒是我們的情報大員拿著陳超的幾百萬大洋硬是半個月了都沒有一句話,那兩個酒桌上結拜的哥哥們也是杳無音信,弄的陳超心裡那個忐忑啊,自從知道濕身的後果后,陳超和斯法德英都開始謹慎的交往,哪怕是碰一下小手,兩個人都要跳的很遠,草藍剛開始還鄙視了他們好一會,最後連腦袋都懶得抬了。專心鬥地主,反正有金幣贏。

其實陳超也不是沒事做,他下午還是要去家族會議廳,跟布朗兩個聽一群家族當過官的長老講課,晚上還要特訓那50個新買來的戰士。當然那是半夜的集訓,陳超可是把現代的特種兵訓練大全,在這群本來很高傲,自以為能夠適應任何訓練方法的士兵們折磨的服服帖帖的,就連韓非子看到了,也點頭稱讚,一個勁的誇讚陳超是個訓練士兵的天才,但是比起這個把一個雜亂無章,什麼人都有的院子管理的尊卑有序,制度清晰時,陳超還是把天才兩個字冠在了他的頭上。

有時候,人才的發現是多麼的簡單,簡單的就像在地攤上發現了真品古董一樣。韓信的發現,就是這麼的簡單。話說那一天晚上陳超正在罰負重跑的最後5個做俯卧撐。當然這五個人的背上背著的50斤的負重物品是沒有取下來的。一個青年鬼頭鬼腦的探進了後院偷看。其實韓信偷看也不是一次兩次,對於這個高高瘦瘦的韓國貴族,陳超也沒有去管他。偷看就偷看嗎,反正是自己的人,戰國時期的王公貴族可是很多都是能文能武的大將之才,陳超巴不得自己多一個會練兵,會帶兵打仗的將軍。這個傢伙觀察了三天後,第四天總算忍不住了。直接跳出來說,他也要參加訓練。陳超當時那個高興啊,知道戰國的人都是苦難中逼出來的,也是從書上看到的,沒想到現實也是如此啊。於是同意了這個傢伙的申請,准許他進入訓練梯隊,但是訓練內容和方法必須保密,否則就按照韓非子的法律制度來懲罰。很顯然,韓非子的法制懲罰比陳超的訓練懲罰要有用的多,那個小貴族聽到后就露出了慘白的臉sè,留下了激動的淚水。陳超很滿意這種表現。

直到訓練了半個月後,一次韓非子過來跟陳超套近乎的時候,發現了一個東方人的面孔在訓練的隊伍里。沒想到,這個即使在懲罰人時都一臉淡然的他竟然全身顫抖了。

「韓信,我怎麼教你的,你是個將軍,你現在的主要任務是研究二公子送來的兵書,而不是永遠就知道訓練的蠻牛。」

韓信顯然很怕這個新任管家。剛剛還雄赳赳氣昂昂的狀態瞬間被吼成了病懨懨的茄子。旁邊的戰友們可是沒忍住,直接笑出聲了。韓信的臉更紅了。

「那個,管家同志,你剛剛叫他什麼?」陳超再一次腦袋眩暈的說。

「韓信啊,他是我的孫侄子,二公子還不知道你手下叫什麼名字,你就讓他跟你們訓練啊,萬一他是個間諜怎麼辦?」韓非子質問陳超道,他可是一直把陳超當自己的**教導。

「那個,還不是忙的忘了嗎。」陳超不好意思的摸著腦袋說。

「韓非子先生,你看你的這個孫侄子借給我當這個特戰隊的隊長怎麼樣,天天讀兵書也沒有用,跟著我白天讀書晚上訓練的時候學以致用,你老覺得如何。」陳超打著商量的跟韓非子說,


「這個,他能夠勝任嗎。」韓非子對於這個還沒有上過戰場的孫侄子還是持懷疑態度。

「放一百個心吧,我可以跟你保證,你的這個孫侄子以後的成就肯定跟你一樣高。」陳超拍著**說。

「我們都是你的人,你說怎麼樣就怎麼樣吧。」韓非子心裡偷著樂呵的說。

「那我先去忙了,你也去忙吧,最近購買這麼多的物品,辛苦你老人家了。」陳超滿懷歉意的說。

「我好歹也是小乘境的高手,雖然年紀大了點,但是腿腳還是很利索的。」韓非子笑著說,還當著陳超的面來了一字馬。嚇得陳超立馬把他扶起來。這動作危險係數太高了,萬一閃了韓非子的老腰,陳超可就得不償失了。

眾人看著這位老人家走了以後,才稍微鬆了口氣。陳超直接走到了部隊面前。

「經過了半個月的訓練,各位的單兵作戰能力得到了顯著的提高,但是這還遠遠不夠,你們中間甚至還有80%的人離我給你們定的合格線還有一定的差距,但是我們也沒有多少時間了,大家肯定看到了最近最新的關於雲山島的戰報。南北攻城戰,雖然我們人族勝利了,但是絕對是慘勝,炎獸大軍也只是暫時的休整,一旦他們恢復元氣,我們面對的將是更加困難的局面。所以我希望你們不要辜負我的期望。今天,我主要宣布兩件事,第一件,任命韓信,阿扎卡為特戰隊的第一,第二隊長,大家經過這些天的訓練已經很清楚他們的單兵實力。所以大家服不服。」

「服」

「你們沒吃飯嗎。還是想今晚繼續加訓兩個小時。大家服不服。」

「服,絕對服從。」

「很好。既然大家都沒意見,我就開始分組,訓練中單數的進入韓信組,韓信組以後代號『虎』,雙數組的進入阿扎卡組,代號『風』,大家重新歸隊。」陳超大聲喊道。

看著大家在一分鐘之類就迅速的排好了隊列,陳超滿意的點了點頭,這群戰士比起家族的那些小少爺們強多了,那群小少爺一個隊列練了一個多月了,都沒有這裡一半的氣勢和速度。

「很好,我現在宣布第二件事,明天晚上的十點,風組和虎組將開始第一輪野外對抗訓練,從明晚開始你們從戰友變成對手,勝的一方可以回家睡覺,吃大餐,而敗的一方,不好意思,你們自己想辦法生存下來。訓練一直到我們上船截止。任務我會每天晚上跟你們宣布的。現在大家回去休息。」

「立正,稍息,立正,稍息,解散。」阿扎卡喊道。整個隊伍的隊列相當一致。陳超跟大家敬了個軍禮就回去休息了。

雖然白天看似是個閑人,但是一到晚上,陳超跟著這群士兵一起訓練,自己本來就不是很強壯的身體還是有點拖後腿的。

清早的小雨再一次淅淅瀝瀝的下起來。真是個睡覺的好時節啊,陳超翻了個身準備繼續睡,在地球的時候可是很難有睡到自然醒的時候,現在可要好好補補。

「布穀布穀」

「哇嘎哇嘎」

兩隻魔力鳥竟然同時飛到了陳超的窗前,兩隻鳥顯然在爭論到底誰先誰后的問題,最後金邊魔力鳥用一根金sè的羽毛直接把藍邊魔力鳥乖乖的弄到自己的後面排隊了。陳超顯然還不想起來。他不是沒聽見,他是根本不想聽見。

「布穀布穀」

「哇嘎哇嘎」

聲音似乎提高了一個分貝。

「兩位大俠,你們還讓不讓人活了。」陳超直接一個抱枕丟過去,兩隻魔力鳥敏捷的躲開了。再一次看著眼前這個似乎脾氣很暴躁的人類,尤其是金邊魔力鳥,這已經是它第二次躲避陳超的枕頭攻擊了。

「說吧,兩位大俠。」陳超yu哭無淚的說。(未完待續。) 金邊魔力鳥說:世界上最慘烈的事莫過於戰爭中看著自己最親密的戰友倒下,自己還無能無力。當陳超聽到這句話的時候,睡意一掃而光。看著播放的戰爭場面,亞克斯頓,蘭若,阿泰寶以及路人甲一個個浴血奮戰,紛紛出場,還有那些炎獸,至少在戰場上他們絕對是值得尊敬的對手。因為即使他們被兩個人族戰士追著砍殺,即使已經倒下去了,他們還是用最後一口力氣把自己的鋼叉刺進了人族的身體內。

此時的陳超手都是冰冷的,雖然他看過很多的戰爭片,但是這時唯一的一次近距離的觀察著戰場,觀察著每一個倒在血泊中的人類或者炎獸。看著他們越來越黯淡的眼神,直至變成了一具屍體。看著盤桓在空中的禿鷲跟打掃戰場的人族們爭搶著屍體,直至紅著眼睛的人族戰士把禿鷲們砍死。看著葬禮上哭泣的人兒,看著滿是傷心的世界。陳超莫名的有一種揪心的疼痛感,那種疼痛感甚至都快把自己的呼吸給佔據了。正當自己快抽不過氣的時候。亞克斯頓夫婦適時的出現了。

「陳小子是不是有心臟病啊。」亞克斯頓看著額頭上的小皺紋都快糾成一團的陳超問到。陳超總算走出了那場戰爭。不得不承認金邊魔力鳥居然能讀懂人的心理,還能根據心理變化播放場景,差點把陳超給廢了。

「雖然這個時候不是罵人的時候,但是我還是想罵你的金邊魔力鳥,一大清早的就來謀財害命,等下拔光你的鳥毛。」陳超醒來后大罵道。

「那我還是先把它召喚回來,這傢伙可是我的寶貝。」亞克斯頓說。

「等等,先把你的工作給彙報清楚。你們半個月不理我就是去打了一場勢均力敵,死傷各半的守城戰嗎,還有你們調查的東西呢。我還有半個月就要去雲山島當島主了,現在聽到的消息還是海天閣的小道消息。」陳超急忙阻止到。

「你說你要到雲山島當島主,你確定你沒有發高燒,或者夢還沒醒。」亞克斯頓驚訝的說。

陳超擺正了一下自己的坐姿。很嚴肅的說:「我這個樣子像開玩笑嗎,並且我會把這麼大的事情當成玩笑嗎。」

「有。」兩夫妻哈哈大笑的說。

「老公,我看我們的二公子還在做夢,我們下次再彙報吧。」蘭若嬌嗲嗲的說。

「蘭姨你欺負人,還有,下次**的時候別給我看到,否則我告你們引誘未成年人。」陳超鬱悶的說。

「我先彙報情況,你那個白日夢我們下次再聊,這個東西很費精神力的。大家別浪費時間了。剛剛播放的畫面,我想你應該看進去了,現在雲山島的西邊上華城,山欖城,華良城,都還在炎獸的控制下,而以前的雲山島首府雲山城已經被雲天領導的雲山軍光復。礦都城也是驚險的守住了,並且經過礦都大戰後。炎獸開始了休整,我想最近半年應該是打不起來了。畢竟炎獸可沒有我們人族這麼龐大的人口基數。炎獸大軍的首領是炎莎。手下的幾個大將軍只剩下炎兵,炎海,炎山了。炎武和炎大已經被殺。現在炎獸大軍應該在5萬人左右,而我們人族的戰士也差不多了,基本上是相持階段了。雲山城送來了戰報,而大望城現在的情況還是未知。我們調查的就這麼多了。後面有什麼情報會第一時間告訴你的。」亞克斯頓說完就掐斷了錄像。金邊魔力鳥像是害怕陳超去拔它的的羽毛一樣,一個疾飛就消失在窗檯。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