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4, 2021
96 Views

當先映入眼簾的,便是一個穿着拖鞋,裹着一條牛仔熱褲,上身一件小碎花襯衫的充滿青春時尚氣息的漂亮女孩。當然,龍浩然並不是因爲這個讓人眼前一亮的女孩而呆住,而是她牽着的一條足有130釐米高的黑毛藏獒,單單看其外形,就知道是一條經過嚴格訓練,極具攻擊性的兇犬,足以讓人望而生畏。此刻這條狗站在女孩面前,一副趾高氣昂,不可一世的兇悍神態。

Written by
banner

而在時尚女孩的面前,則齊刷刷站着三排依次有兩米高、一米九、一米八的三列保鏢,每列三人。看上去就氣勢洶洶的。龍浩然頓時覺得老頭子真是給自己找了一份苦差事。但臉上卻依舊平靜淡然,微笑地望向了那位時尚女孩——唐念兒。

這時守門的那個警衛走到唐念兒身邊低聲地說道:“大小姐,這人非常厲害,剛剛三十多個警衛全被他幹翻了!”

唐念兒挑眉,用腳踢了一下牽着的黑毛藏獒,說道:“黑將軍,咬他!”

叫黑將軍的黑毛藏獒頓時炸毛,惡狠狠的盯着龍浩然,像是要馬上衝上前去撕裂龍浩然。

都說藏獒有靈性,果然不假,主人說的話還真聽得懂。

龍浩然雙目一瞪,目露兇光,一雙眼眸像是能失魂奪魄一般,死死地瞪了那黑將軍一眼。只是一個眼神,黑將軍的眼裏流露出了恐懼膽怯的神采,嗚咽着緩緩後退,飛快躲在唐念兒身後,像一條被閹割的小金毛一樣,蜷縮在唐念兒腳下嗚咽。

這一幕落入唐念兒眼中,不由得跺了跺腳,罵道:“沒用的傢伙!”

而唐念兒又定定的看着龍浩然,問道:“你是我爹請來的保鏢?”

“不是!”龍浩然覺得唐念兒瘋了,如果不是常年馳騁沙場,面對這藏獒,還指不定被咬成什麼樣!

唐念兒愣了愣,說道:“不是?那你來幹嘛?”

“做你的保鏢!”龍浩然惜字如金。

要說平時,看見唐念兒這種漂亮的女人,絕對會垂涎三尺,話匣子會開啓361°。

不過……


顯然龍浩然對唐念兒的第一印象不好,這女人太彪悍,不適合持家。

“腦殘?”唐念兒嗤的一笑,大手一揮指向後面三排保鏢。“這些都是我的保鏢,你確定我需要你的保護?”

“呼……”龍浩然深呼一口氣,他真的不想打擊人,一般打擊人的人都會惹來麻煩。

但是按現狀看來,如果不打擊人,麻煩會更大。

因此龍浩然面色凝重的看着唐念兒,說道:“他們都是垃圾!” 章節名:第十五章頓悟,異象!

「小姐……」小三怕小姐想起柔妃娘娘傷心,忽然開口道:「小姐啊,你說那老頭子這麼久沒有我們的消息,會不會發瘋啊?」

裊裊自然不會傷心,傷心,這個在漫長的輪迴里早已被她鄙棄經年的詞語,再不適合她這般連心都封閉的人,最多對於那個曾給予她一段母女親情的女子有幾分懷念而已。

而她對於她的好,為她所做的一切,她銘記於心,那個女子,那個母親,她不會忘卻。

至於報仇什麼的,她是那麼小心眼的人嗎?不過,只是等什麼時候時機到了,跟他們整個翰月皇室算算總賬而已。

至於這個時機,自然是看她的心情!

「唔,老頭子……」想到那個將她帶回斷魂谷后就在不斷的暴跳中度過的可愛老頭,裊裊的唇角微微勾起,「他現在肯定又在算計著怎麼把我找出來好從我這搶丹藥!」

是他把她帶入了煉丹這個世界,是他為她啟蒙如何煉丹,到最後,也是他千方百計計謀百出只為從她這裡得到丹藥,還真是偷蒙拐騙各種手段用盡,要不就直接用苦肉計悲情戲博同情,雖然對她是沒用,不過,每次都是小二小三那兩丫頭上當,他則喜滋滋的絲毫不記教訓的拿著寶貝丹藥去研究,說是非要研究出她這個小妖孽到底為什麼能煉製出他這個師傅都煉製不出的丹藥來

結果,自然依舊是屢試屢敗,屢敗屢試,百折不撓!

試問,真正煉製好的丹藥,哪裡研究得出來什麼?就算要研究出什麼那也是高階丹師研究出低階丹師的丹藥,否則,這世界丹方豈不是泛濫了?

其實她也知道,小二小三也是真的喜歡那個絲毫沒有藏私把一生所有所學都毫無保留的教給了她,所以才故意不拆穿罷了!要知道那個老頭子演戲功力真是差到慘不忍睹,哪裡騙的了被她教育得人精一般的自家丫鬟!

只是,她卻並不點明,看到那老頭子對著她笑的無比得瑟的樣子,雖然她時時忍不住手痒痒一把火燒了他的鬍子,卻也覺得還是那樣的老頭子比較有活力。

他只是,對丹藥太痴迷!

唔,下回見到他,就勉強給他一卷煉丹術吧,她可是特意從璃曄那裡敲詐了不少這方面的傳承,雖然比不上她修神訣里的傳承,也比不上璃曄給她的煉丹傳承,卻也絕對是頂級的煉丹之術!

更何況還有從上古遺迹里拿來的那麼多功法,隨便拿出一部地階的功法都夠他高興的了!

至於天階功法,他資質有限,修鍊反而不妥!

想到那些功法,裊裊眸光微微一動,看來,計劃得快些執行了,不知道殺一準備得怎麼樣了!

不過,這一切,還是先進入了學院再說!

小二和小三聽了裊裊的話,看著裊裊的神色,自然知道她是想起了那個一看到小姐新煉製出的丹藥就像打了雞血一般激動興奮的老頭子,頓時也相視一笑,斷魂谷,自然也給了她們很多!那些可愛的老頭子們對她們的維護和寵愛,她們永生不會忘記!

「丫頭,不是要學煉製飛行器?」 異世之小號崛起 ,他的丫頭,自然不能多想他人,就算她的師傅,也不行。

輕易而熟稔的一把抱起裊裊,直接打包帶走……咳咳,不對,是抱走回房。

裊裊顯然沒有想其他,只是聽到璃曄話里的內容一雙眼亮晶晶讓人移不開目光,華光逼人,流光溢彩:「對呀對呀!你要知道,這個大陸可是還沒有可以飛行的原器,要是等我學會了煉製,到時候豈不是可以賺很多很多的錢,有很多很多的金幣,還有亮晶晶的寶貝……」

黑如曜石般的眼睛撲閃撲閃,似乎已經看到無數的金燦燦的金幣和亮晶晶的寶貝在她眼前飛過,一雙眼頓時眼冒金光,亮的驚人!

璃曄輕輕勾唇,果然,這樣簡單就把她的注意力轉移開了。

完全墜入對於寶貝渴望的裊裊姑娘此刻是沒有發現,自己再次被璃曄輕易的牽引著思緒走了。

其實飛行原器的煉製並不十分複雜,跟一般原器的煉製一樣,關鍵則是在煉製的最後步驟,其有一種特殊的煉製手訣以及各種陣法的刻畫!

畢竟飛行原器不同於其他原器,在飛行過程中,要考慮的因素很多,首當其衝便是空氣阻力和高空飛行中方向與高速飛行時那種劇烈的空氣流動而產生的巨風,以及高空氣溫的差異!

等等這些,有些類似於科技文明裡的某些知識,其實這在這個玄幻的大陸也是適用,不過人們用了不同的詞語解釋出來罷了,簡而言之,就是必須還要刻畫各種陣法形成一種防護罩,防止整個飛行原器在飛行過程中因為自然之力或者某些意外隕落損毀,也要為飛行原器中的環境做出考慮,更主要的是能夠飛行!

先且不說這些陣法的刻畫有多精細到必須毫秒無差,就是那精深的陣法知識的運用刻畫,就是煉製飛行原器所需的原力都必須是一個九階以上的原師可以提供的,勉強為之,只會吃力不討好,有絕大多數可能半途而廢不說,還要落得器毀人傷的下場,煉器和煉丹一樣,如果不量力而為,強行煉製超出你自身修為的丹藥或原器,不過你的煉丹術或煉器術有多麼出色,那絕對會產生反噬,輕則傷及神識,重則神識枯竭,識海爆裂而亡!

就是那特殊的煉製手訣,也是十分之繁複,不能有毫秒之差,所以這就需要絕佳的煉器資質天賦與過目不忘的本事,第二個本事一般修鍊者都能做到,而資質天生,這是誰也無法更改的!畢竟,對於手訣的領悟力,才是最為主要的!

而凰天大陸各種傳承斷層,這般繁複古樸的煉器手法自然也在漫長的時間裡遺失,所以至今為止,除了流傳下來的一些十分低階的飛行原器,都是被某些隱世家族和皇室所珍藏,除非必要,絕不會輕易拿出。

裊裊的煉器天賦和煉丹天賦一樣的妖孽,領悟力,來自靈魂,渾然天成,她便似乎與生俱來就對於這些可以創造出新的東西的各種技藝有著逆天的天賦,或者說,與生俱來的本能,對,就是本能!

璃曄在看到裊裊不過看了一遍他所演示的手訣后便絲毫無差的重複了出來,並且不過兩三遍其動作便已經融會貫通行雲流水!這樣逆天的天賦,即便是他,也做不到!

看著已經完全沉浸在煉器中的裊裊,璃曄的眸光溫軟如水,眸底的寵溺和驕傲不曾掩飾,這便是他的丫頭。

驕傲,自信,囂張,霸道,捉摸不定,唯我獨尊!

這些對於他來說,通通那麼可愛。

而裊裊此時,已經在一邊煉製一邊熟練煉製手法的過程中,陷入了一種十分玄奧的境界中,她似乎「看」到煉器爐中原器的煉製的整個過程

所有的器材被分解成最為細小的微粒,直至融為液體,變為最為濃郁的氣霧,慢慢交織,打亂,排序,融合,到最後的完全融為一體,合而為一,衍生出她所想象中的飛行原器的模樣,一座金光燦燦的奢華宮殿

好吧,裊裊姑娘從來不懂得低調是什麼,低調,不過是她閑來無聊時說說而已的詞語!最後,她甚至看到了她自己不斷揮舞變幻的雙手,十指之間那繁複而玄奧的原力形成的一條條不規則的無形透明的線條,看著那似乎凌亂無比又似乎有著某種玄奧規則的線條,裊裊手上的動作,更加快速了幾分,這種動作,不斷變幻,越來越流暢而讓人覺得賞心悅目

若此時有普通人在,或者是修為低於五階的人在,根本都看不到裊裊的雙手在動!

因為她的雙手,十指已經動到極致,留下道道殘影,最終合而為一,人的肉眼只能看到她的手指每次都在同一個地方,似乎看不到任何動作一般!

而璃曄,自然看清了裊裊雙手間那越來越接近規則的動作,眸中藍芒一閃!


他的丫頭,果然不凡,竟然在頓悟中,領悟了煉器之規則!

要知道,這個世間,天地之間,規則至尊,一切,莫不是源於規則,又終於規則,所謂無規則不成方圓,對於天地,同樣適用!

尤其是對於修士來說,規則之力,那是至高無上的至尊神通!

而你只要能夠抓住規則的軌跡,哪怕只是一息,你也自可受用無窮,更何況是裊裊這般,竟然似乎是通過頓悟,不但領悟了規則,更甚者,似乎隱隱有了幾分掌控的意味!

看著那規則之力在她指尖來迴流動就可想而知!


饒是天之驕子如璃曄,也微微閃過一絲驚愕,隨即滿是驕傲!這是他的丫頭!竟然輕易做到了世人不敢想象之事!

而煉器爐中,隨著裊裊的手法越來越快,越來越快,也整個劇烈的開始顫動起來,鼎蓋被撞擊得噼啪作響,一陣陣金光大盛,直衝而出,而整個空間里,忽然一陣遠古的吟唱聲似從天際而來,又似來自遠古洪荒,古樸而悠遠。 “他們都是垃圾!”

此話一出,後面的保鏢頓時沉不住氣了。

第一排的兩米高的保鏢站了出來,說道:“你說誰是廢物?”

“誰迴應說誰!”


鋼鐵城市 你……”

“回去!”唐念兒瞪了一眼兩米高的保鏢,又把視線轉移到龍浩然身上。“既然你說你要當我的保鏢,那說明你能力很強咯?”

龍浩然靦腆的笑了笑,說道:“嘿,嘿嘿,別說出來嘛,我會害羞的。”

唐念兒一愣,和麪的保鏢想笑又不敢笑,個個都憋紅了臉。

唐念兒隨即反應了過來,臊了個大紅臉,惱怒的瞪着龍浩然,吼道:“你……你無恥!”

龍浩然呵呵一笑,說道:“小姐,都說了不要誇獎我了,我會害羞的。”

“你說誰是小姐?”唐念兒質問道。

龍浩然做出很茫然的表情:“難道你不是小姐?”

唐念兒氣急,大聲地吼道:“你纔是小姐,你們全家都是小姐!”

龍浩然摸了摸鼻子,笑着解釋道:“咳咳……我是你爺爺請來的,我自然就叫你小姐了。”

唐念兒深呼一口氣,努力平靜下來,問道:“你真的是我爺爺請來的?”

“如假包換!”

“私人保鏢?”

“是!”

魔王神官II 貼身保鏢!”

“額……是!”

唐念兒笑了,笑得很是奸詐,看的龍浩然心裏拔涼拔涼的。

“那你知道貼身保鏢除了保護僱主的安全之外,還要爲僱主洗衣做飯,打掃衛生,買菜遛狗嗎?”唐念兒嬌嫩的臉蛋上帶着一絲狡猾的笑容。

聽罷,龍浩然嘴角狠狠的一抽,這次可算是抽的有點厲害,連帶眼角都開始抽搐。

龍浩然尷尬的笑了笑,說道:“我是貼身保鏢,不是貼身保姆!”

“有什麼區別嗎?”唐念兒攤了攤手說道。

“……”好吧,龍浩然承認,這次被老頭子坑大發了,要不是長期以來的習慣,要想放棄任務,除非人亡,自己肯定轉身就走了。

唐念兒見龍浩然猶豫,繼續說道:“好吧,看你也挺可憐的,說吧,我爺爺給你多少工資,他給你多少我就給你多少,但是有一個條件,就是離我遠點!謝謝合作。”

在唐念兒的世界觀裏,能用錢解決的問題就不是問題,來當保鏢就是爲了錢嘛,給你就是了。

龍浩然皺了皺眉頭,說道:“唐小姐,錢可不是萬能的!”

龍浩然自己就有點納悶了,自己長得挺帥的吧!不管是眉毛眼睛鼻子嘴巴還是臉蛋,哪一個拿出來都比那九個保鏢強到哪裏去了吧!

再說了,自己的身手,就算是唐念兒身後的九個保鏢一起上也奈何不了自己,爲什麼就是不買自己的帳呢?

但殺手講究的就是對任務絕對的執行,不管有任何困難甚至死亡,都不能阻止任務的執行!

“但是沒有錢是萬萬不能的!”唐念兒固執的說道。“如果你非要留下來,那好,我讓我爺爺降你工資,就說你能力不行!”

龍浩然苦笑的摸了摸鼻子,又說老子能力不行,能力不行你試試不就知道了。當然這話不可能說出來。

再說了,自己把龍藏鋒的名片往外一仍,錢這個東西還不是‘嘩嘩譁’的來,何況自己還有兩千萬存款呢!

“呵呵,我想像唐大小姐這樣的有錢人,應該看的出來,我雖然來的時候隨便穿的路邊貨。但是我手腕上的瑞士伯爵金錶你應該識得。 ”

“這款沿用伯爵經典美學特色的腕錶,是簡潔與古典的完美代言。設計利落大方的錶盤襯以纖細的巴頓(batons)指針,爲Altiplano平添屬於當代的低調奢華。機芯配備小秒針顯示,能夠透過藍寶石透明表底蓋一覽無遺。 ”

“這是英國皇室御用金錶,市場也是買不到的。”

說完,龍浩然又揚了揚手中的金錶。

“……”唐念兒嘴角一抽,她開始也沒有注意到這表,現在又被諷刺了一番,隨即怒不可遏的吼道:“喂!你是來當保鏢的還是來走秀的?既然你這麼有錢,又何必來當保鏢?”

“我只是想說,我來這並不是單單爲了錢!”龍浩然苦笑,雖然唐念兒和安琪兒長得一樣吧,但這性格TMD差的太遠了!

“爲了實現理想抱負?”唐念兒嘲諷道。

“……”龍浩然眼角一抽,這小妮子嘴巴可真夠毒的,不過自己有擡起頭來掃視了唐念兒完美的身材和略有瑕疵的胸脯上,認真的說道:“我說是因爲你漂亮你信嗎?”

“當然相信了,本小姐本來就……”話說到一半,唐念兒立刻醒悟過來,兩眼瞪得溜圓。“你居然敢調戲我!”

說着,唐念兒準備撲上來毆打龍浩然。

恰在這時候樓上傳來了一陣帶着幾分稚氣的聲音:“念兒姐姐,什麼事這麼吵呀!”

龍浩然擡頭一看,眼中閃過一絲精芒,這個女孩大約十六七歲的樣子,一身寬鬆的睡裙,像是要掉下來了一般,一邊衣領垮在手臂上,露出雪白的嫩肩,繼續往下看,據龍浩然多年審胸經驗,這型號至少得32E!

龍浩然下意識的要露出猥瑣的表情,但是理智告訴自己,保持形象!保持形象!

“芯兒,你起來啦?繼續去睡覺,一會我上來找你玩!”唐念兒立刻露出甜甜的笑容。

這轉變也忒快了點吧?饒是龍浩然知道堂堂唐大小姐性格潑辣,也是看的癡了……

“哦……那念兒姐姐,一會上來找我喔!”這個叫芯兒的女孩說完,又轉頭看向龍浩然。

“爹地?”叫芯兒的女孩突然嚇了一跳,眼珠子不停地轉,兩隻手都不知道往哪兒放了。“爹地,對不起,芯兒不該離家出走,都是芯兒的錯,不關念兒姐姐的事!”

“……”衆人滿頭黑線。


唐念兒忍不住了,對着叫芯兒的女孩柔聲的說道:“龍芯兒,這不是你爹地,他是我們的保鏢,貼身保鏢!”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