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4, 2021
105 Views

黑白氣旋呈太極形,也在緩慢的旋轉著,古原能從其中感覺到一種不朽的意志!

Written by
banner

時間緊迫,古原也不想過多的研究,先把眼前的問題解決了才說,意識進入魄海,控制著氣旋開始旋轉起來。一絲絲朦朧的世界之力開始進入身體。

骨骼,經脈,血液都開始接受錘練,古原能感覺到自己的魄力雖然沒有增加,但是身體的發展潛力已經進一步提升,那是一個質的變化,對於古原一生都有好處。

就像修房子一樣,打地基很重要,它能決定一座房子能修多高。被世界之力粹練過後,就算遇見同樣資質,古原也會比別人走得遠的,前題是沒死亡。

身體的垂練還是比較痛苦的,在外面的紅衣女子能很清楚的聽見古原身體中傳遞出的血液流動聲和骨骼震動聲,再看一臉淡然的古原,紅衣女子也不由感慨「此子如果不夭折,將來成就真的不可限量。」

當然,這麼點痛苦對於古原來說那是根本不值得一提的,當初古原可是受過三年精神上非人的折磨,最後還天天都要經歷飢餓的折磨直到死亡,那種痛苦是這種的千萬倍。

當最後一絲世界之力消失,古原睜開眼睛,絲絲神光閃過。

此次如定后,古原對未來充滿了信心,而信心的源泉就是那四個皆不凡的氣旋。


身影一動,古原已經腳踏實地的站在了地上,走了兩步,古原再次回到了空中,前所未有的感覺,完全對身體的掌控!

「哈哈!好了,終於可以下地了,我們下去吧!」

「就這樣?」紅衣女子似笑非笑的看著古原。

古原立即發現吸收了世界之力,自己的身體已經完全暴露在外,剛才還裸奔了兩圈。不過古原並不再乎。

「就這樣不行嗎?」也不管紅衣女子目瞪口呆的表情,古原直接裸奔向古墓。 古墓的外形就像一座房子一般,兩個石獅子守護著一個大石門。只是石門被開了個洞,應該是被盜墓賊光顧過。

古原並沒有管紅衣女子,自己徑直從那洞口進入,洞內沒有一點光亮,漆黑一片。

但古原可是沒有一點恐懼感,身為一個「鬼」難到還怕鬼嗎?

「屍氣?」不知道什麼時候紅衣女子出現在了古原背後。

「真有殭屍?」古原有些疑惑。

「當然,既然有鬼怎麼不會有殭屍?而且其實我們根本就不是什麼鬼,在地獄,鬼被稱呼為幽靈!」

「幽靈嗎?是怎樣的存在?」由於從小就出生在農村,古原對那些迷信的東西還是有點興趣,當然,也只限於有點興趣。


「人死亡後會留下魂魄,但是並不是所有的魂魄都能成形,比如被絕望老妖吞噬的那個青年,他就是因為死得太年輕而不能夠凝結完整的魄身,又不能凝結完整的魂海,所以不能進入地獄。這樣,他們的魄力與念頭就會慢慢消散於天地之間。

但是也有意外,天地總會留一線生機的,有些人死後執念太深,很容易就領悟到本源,那種念頭就很難消失,它會留在這個世界繼續修練,直到把念頭修練到可以離開身體,那樣就可以進入地獄中成為幽靈的存在,但它們由於有些念頭在原界已經消散,所以就會成為很極端的存在。


有些人由於生前貪念太深,死後其餘念頭消失就只留下了貪念,當成為幽靈后就被外人稱為貪鬼。

同理,生前賭念太深,死後就容易成為賭鬼。色鬼便是生前色念太深,還有厲鬼等!

當然,鬼並不是都是壞的,因為他們是很極端的存在,所以好的鬼就非常的善良,如開心鬼,助人鬼,愛情鬼,誠實鬼,勇敢鬼等!

在地獄種就有那麼一句話:寧願相信鬼都別相信修士。

就是說的鬼的念頭單純,修士的念頭複雜,所以,在地獄乃至於天獄很多修士都找鬼當夥伴或伴侶。

當然,由於鬼修主要修練念頭,比較單一,而且對念頭本源的領悟幾乎在生前就領悟出了,所以他們在念頭方面的天賦是無與倫比的,而且隨著修為的增加,他們還會把失去了的念頭給找回來,那種老鬼的念頭確也並不單純了,並不那麼好騙了。」

「原來是這樣!」隨著對鬼的了解,古原想到了自己的親人。

「父親,母親,顏兒,不知道你們變成了修士還是幽靈,不管怎麼樣,只要是你們還在這個世界上,我就會找到你們的。」這成了古原進入地獄的長久目標。

「鬼修在這個世界上來的主要修行方式就是吸收這個世界上的念力,像所謂的倒路鬼,他會使用幻術讓別人一直在原地踏步,進而產生他所需要的恐懼念頭讓他進行吸收,開心鬼就是以讓別人開心而產生開心念頭來進行吸收。

還有託夢術也是那些鬼用來修練的一種手段,當然,那些都只是小鬼手段,厲害一點的鬼,可以讓你開心而死,就是那種笑死的,也可以讓你恐懼而死等!那樣子所產生的念頭將更加強大。

所以在這個原界所有的鬼都是要人命的,這是沒錯。」

「難道我們魂魄就不可以那樣子嗎?」為了以後的尋人,古原覺得自己應該多了解一下這方面的知識。

「當然可以,不過我們是全方面的,單一的念頭不足以滿足,而且還要修練魄身,最好就是找那些完全的魂魄。」

天地規則就是弱肉強食,古原並不覺得修士和幽靈的方法有多殘忍!就像身為高級動物的人類可是把別的動物當牲畜殺了吃,當寵物養一樣的,對於地獄和天獄中的修士來說這原界的人跟牲口沒什麼區別。

「那殭屍又是怎麼回事?」

由於成為魂魄的原因,古原夜晚也能看得見,問出這個問題后古原能明顯看見紅衣女子神色有些怪異。

「殭屍,一個天地間的另類,是唯一一個可以帶著原體進入地獄中的種族。

人死亡後會留下魂魄,有些人的魂魄無法成形就會慢慢消散於天地,但如果把他的屍體埋在原脈上,原脈上的力量就會被其吸收,進而形成殭屍。

殭屍擁有魂,也有魄,和我們一樣,而且它還擁有我們所沒有的,那就是原體,只是三樣都不全,魂魄不全,原體已死,全靠吸收原脈當中的那一絲不朽之力而存在於世間。

由於吸收了不朽之力,殭屍的壽命就極其悠長,幾乎與天地同壽,在地獄中被稱為不死族。

這一點幾乎讓所有修士羨慕,當然,壽命是他們的強項,但由於魂魄不全的原因,他們的智慧要低下很多,不能修練術,主要的身體為原體,而且已經死亡,所以不夠靈活。

但他又是所有修士的剋星,這又是公認的。這主要就是因為原體的存在了,原體讓他不朽,原體讓他魂魄無法離體,原體讓他不能修練術,原體讓他剋制所有魂魄,成也原體,敗也原體,這就是殭屍的真實寫照。」

紅衣女子有些忌憚的看了一眼古墓內並沒有打算進去的意思。

「原體有那麼厲害嗎?」古原只聽說過鬼把人殺了,還沒有聽說過人殺鬼,就算是什麼都不懂的他剛出來還是把周強給殺了。

「原體當然厲害,只是一般人不會運用而已,要知道,魂魄就是從原體中孕育出來的,他先天就能滋養自己的魂魄,也能滅殺外在的魂魄。

其中含有一絲不朽的原力,就像我們這樣想拿魂魄直接進入其身體的話只有死路一條,就算是你的完美魄體也不行。

我們對付這個世界上的人的手段主要就是靠術,製造一些幻術可以讓他們掉進水裡或懸崖,用託夢術讓他們夢遊而死掉,用控物術控制武器去殺他們。」

「特殊能力,絕對是特殊能力,不受原體克制,反而還克制原體。」

想到殺死周強的方法,再聽到紅衣女子的講述,古原馬上就猜出了小腹部位那個氣旋的大慨作用了。

「當然,這也僅局限於原界,畢竟我們被壓制了力量,在地獄和天獄中,術的應用是你難以想像的,殭屍就算擁有原體也只有被滅掉的份。」 「你不打算進去?」

「當然,在原界我還不想去惹殭屍。」

紅衣女子直接盤膝坐在地上看著古原道:「不過你可以進去。」

「我?,算了吧!我除了一身蠻力什麼術都不會。」

「對啊!殭屍也是什麼術都不會,只有一身蠻力,而且你是完美魄體,力量肯定比他強,加上身體又比他靈活,簡直就是你磨練戰鬥技巧的最好把子。」

也不知道紅衣女子為什麼要勸著自己去,但古原承認,自己被說動了。

自從成為魂魄到現在,古原一共經過了兩次戰鬥,一次和周強,一次和絕望老妖!但都是一拳轟殺,力量相差太懸殊了,根本沒辦法磨練戰鬥技巧。

古原可不是自大狂,他雖然把絕望老妖都打跑了,但他還沒有自認為天下無的,死亡后可不像生前那個社會,有那麼多的法律管著。

這完全就是一個沒有約束的社會,人吃人就像吃飯一般平常,把最原始的從林法則弱肉強食表達得淋漓盡致!

戰鬥技巧是在這個世界上生存的一種強大手段,必須要磨練好。

要有經驗就必須要經歷,古原深明這句話的含義。

「好!那我就進去見識見識殭屍的厲害!不過你不是說原體是我們魄體的剋星嗎?我去和他戰鬥難免不碰到身體,那該怎麼辦?」

古原可是記得殺死周強時所要承受的痛苦,如果每次戰爭都是那樣,那真的是讓人無法承受。

「那很簡單,修練時是把外界之力吸收進體內,要控制氣旋順旋轉,戰鬥時當然要用到力量,把體內的力量外放,就需要控制氣旋反方向旋轉了!那樣,你氣旋當中的魄力就會遍布你全身體,戰鬥的時候就不是純身體的接觸了。」紅衣女子淡淡的道。

「原來如此!那戰鬥時就只有消耗力量,不可以吸收嗎?那再厲害的也敵不過人海戰術吧!」古原開始試著分出一絲意識去溝通身體中的魄力旋渦。

「理論上是這樣子的,就像打仗一樣,肯定要消耗資源的。那就要看平時的積蓄了,丹藥是一個補充的源泉!」

氣旋反方向旋轉,魄力很快就傳進身體各處,古原立刻感到自己渾身都充滿了力量,前所未有的強大。

一種強橫的氣勢散發,紅衣女子都不僅站起來後退了兩步。

「好強大,傳說完美魄體天生就有一種與生俱來的氣勢,能給對手產生壓製作用,在同階中無敵,果真不假!」

古原並沒有再說什麼,他直接向古墓內部走去,他現在只想大戰一場來發泄身體中那強大的力量。

紅衣女子看著古原消失的背影,目光閃爍不定,但她並沒有跟上去,她知道,不能因小失大。

古墓修建於山體內部,十分龐大,通道深不見底,一路上古原發現了許多已經失效的陷阱。

牆壁兩邊畫著許多的壁畫,由於古原對歷史了解並不多,所以沒有認出來是那個年代的。

紅衣女子沒來並沒有超出古原的意料,兩人都有利用對方的目的,只要還存在利用價值就不會越出那條線,坐山觀虎鬥的話就只有撕破臉了。

當然,古原還是充滿了戒備的,明的不行可以來暗的嘛!紅衣女子的魄力雖然不及古原,但她對術的運用是古原拍馬也趕不上的,光是一個隱身術就讓古原發現不了對方。

不知不覺間古原已經走到了墓主人所在的房間,裡面就像一個卧室一樣,有石桌,石登,兩邊還有許多的架子,只是上面空無一物,而石桌上確擺滿了東西,就是一些瓶瓶罐罐,青銅做的。

「上千年的老古懂了,如果拿去賣應該很值錢!」古原如此想到。

至於給女兒古靈,古原可沒那麼想過,因為他知道女兒並不缺那個錢了。

雖然以前為了家庭和睦古原並沒有去經商,但他對市場的了解確從沒停止過,在還沒出事故前他就把那份投資計劃書交給了女兒,本打算讓她大學畢業了就去創業,沒想到由於自己的原因卻讓她提前了一步。

上次女兒回來就透露出她馬上就要成功的消息,古原知道那代表的是什麼,他對那個計劃可是最了解的,成功就代表著一筆巨富,至少是上億。

石桌旁邊地下躺著兩個三十多歲的中年人,應該是盜墓的了。

「屍體還沒有爛,應該是原脈的作用。」古原可不認為他們是現代人,光從其中山裝的服飾來判斷,至少是上百年前了。

紅衣女子曾說過,原界每個人生下來身體中就含有一絲原力,但原力可不代表不朽之力,不朽之力可是只有原脈才特有的,如果人有了不朽之力的話離長生不老也就不遠了。

而且每條原脈只含有一絲不朽之力,不朽之力被吸收,原脈差不多也就會慢慢消失。

幾乎一條原脈就只能造就一隻殭屍,並不是說被殭屍咬你一口你就能成為殭屍,除非他捨得讓出一點不朽之力,就相當於讓出他的一部分生命,除非是他特別在乎的親人。

兩個盜墓的屍體被未完全消散的原力所滋潤,所以沒有腐爛。

「有衣服穿了!」


古原伸手抓向一人,同時,控制著丹田那個氣旋加快旋轉速度。

古原打算把原脈殘留下的原力給吸收掉,並沒有讓古原失望,古原能感覺到外界的力量在被那氣旋所吸收。

「一種充滿生機的力量,這就是原力嗎?」


「砰!」就在古原完全沉浸其中時,旁邊的棺材蓋飛了出去。

「殭屍?」

古原抓著一個盜墓賊的屍體丟出了這個房間外,他可不是一個裸奔狂,只是剛才沒有衣服他才會對紅衣女子說那話,現在既然發現了一件衣服當然要保留好。不然等會戰鬥時把衣服毀掉了他才欲哭無淚!

以前古原的身體是會直接從『物體』中穿過去的,那是因為世界之力的作用,現在沒有了世界之力,古原已經可以和這個世界上的物體接觸了。

「咚!」

一道身影從棺材中彈射而出,落在了古原對面。 一身青衣道袍,長發批在腦後並不凌亂,面容白棲而英俊。

「這就是殭屍?」

如此形象和古原心中的青面獠牙奇醜無比的殭屍完全沒得比。如果不看那嘴角處露出的那兩顆又長又尖銳的獠牙和那與身體垂直的雙手,古原根本無法把他和殭屍聯繫起來。

「地獄中來的魂魄修士?」

就在這時,英俊的殭屍道長開口了。

是的,被稱為智慧低下的殭屍出來時竟然沒有發動攻擊,而是開口向古原問話。

「被騙了!」古原的第一反應就是自己被紅衣女子給擺了一道。

「恩,小子,你難道不知道闖入別人的修鍊場所是很不禮貌的嗎?」見古原只是面無表情不說話,殭屍道長繼續開口。

「厄!你真的是殭屍?」古原開始全力戒備起來,在潛意識中他覺得這個殭屍不簡單。

穿著道士的服裝,說話清晰,還知道地獄…種種跡象表明了他的不凡。

「當然了,不信嗎?」說完殭屍還跳了兩下。

「怎麼?沒見過我這麼帥氣和聰明的殭屍道長?」

「一頭自戀的殭屍!」古原搖了搖頭。

「你和一般的殭屍不一樣!」既然對方把自己當成地獄中來的,那就可以利用起來套套話了。

「嘿嘿!看來你見過別的殭屍了?」

雖然殭屍並沒有正面回答,但是古原已經得到了他想要的答案。

「當然,在這原界我也不想和你起衝突,我這就離開,你也沒有什麼損失。」說完古原就要向洞外退出。

這是沒辦法的事,古原知道自己目前有多大的能力,遇到剛形成魂魄可能還好解決,如果遇見地獄中來的魂魄,古原就沒把握了,至少古原對對付紅衣女子就沒把握。

雖然知道紅衣女子對自己沒安好心,但古原也得裝著不知道,雖然還有獄門可以逃,但不到萬不得已古原是不會走那一步的。

而眼前的殭屍又是一個神秘的存在,如果這個世界上沒有了牽挂,古原倒是想要大戰一場。只是現在還不行。

「怎麼?來了還想走嗎?哈哈!純正的魂魄,好久沒碰到了。」

見古原竟然控制住了自己的好奇而選擇離開,殭屍道長知道自己的計策失敗了,本來的面目立刻暴露了出來,瞬間撲向古原。

鋒利的爪子眼看就要爪住古原了,古原知道逃走是不行了,迅速出拳,魄力聚集拳頭。

「碰!」巨大的力道震得兩人都退了幾步。

「咦!又是一個完美魄體!」殭屍道長一擊無效也就停了下來,仔細打量起古原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