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4, 2021
68 Views

「……」

Written by
banner

心儀之人如此埋汰自己的身材,那粗壯漢子自然不樂意了,上前兩步就要對嬌俏的人兒用強的,卻不料包廂之中突然有聲如洪鐘之響,頓時不知怎麼的,整個人就飛了出去!

「妖怪!妖怪啊!」

粗漢雖說個頭頗大,內里膽子卻極小,碰上了結界壁后被彈飛了出去,滾落到一樓的大廳。

砸了人家的桌子,還直以為自己撞到了鬼,起身便是屁滾尿流什麼都顧不得,當即倉皇逃竄!

「唉……都說了不能進嘛……」

店小二拍了拍手裡的抹布,這一個中午已經壞了四張桌子了,也不知道裡頭這位肯不肯賠,又見那大漢滾下去的時候,廂房裡的人似乎微微笑了笑。

「我就說不是你嘛……」

裡頭的聲音懶懶的,似乎還打了個哈欠,喝了一天的仙美人終於是要倒下了,在窗外觀測許久的鏡妖嬈也終於發了聲音。

「穆亦笙!快和我回去!」

她特意挑他要睡不睡的時候往裡闖,這時候結界才最弱,本以為破除結界時要有一些阻力,卻不料她提了渾身的靈氣進去,竟半點阻礙都沒,差點又穿了門飛出去!

「哎喲!」

「唉?!」

鏡妖嬈重心不穩懶腰撞在門邊的竹牆上,看得那店小二也是一驚,這壞了四張桌子,總算有一個給他省錢了?!

「穆亦笙!今天你生辰!居然還偷跑出來喝成這樣!」

好歹有靈力護體,鏡妖嬈揉揉腰肢也沒什麼大事了,一站起來便將穆亦笙手裡的酒罈子奪了去,買醉發瘋這種事情,不是應該是二師兄那種深沉沒話的人做的么?!他一介騷包的,湊什麼熱鬧?!

「丫頭……你終於來了……」

手裡的酒罈子沒了,穆亦笙整個人都像是沒了力氣似得,他的媚眼迷離,但一上來就知道了來人是誰。引以為傲的絕美容顏一夜間憔悴了不少,頭髮也散亂得像個瘋子似得。

鏡妖嬈看著不免有些心痛,卻見他突然笑了,依舊是一臉桃花開。

「我就知道你會帶著你師父送的鈴鐺!」

他指了指鏡妖嬈的脖子,穆亦笙的結界便是為這護峰鈴而設的,雖說他的人有些暈乎,但有仙靈在,腦袋卻還是清楚的。

鏡妖嬈小心翼翼地走近爛醉的人兒,穆亦笙看上去極度失落,他甚至連哭都不哭了,雙頰嫣紅像是施了胭脂似得。

「穆亦笙……先和我回終南吧……」

這樣的妖孽比那梨花帶雨的美男人還讓人心碎,鏡妖嬈只覺得心裡像是有刀子在刺似得。

她說話極其小心,生怕再刺激到他,卻見穆亦笙伸手一把拉過了她,將腦袋埋在她懷裡。

「丫頭,你嫁給我,我就回去……」

心口傳來的聲音悶悶的,天下第一美仙沉醉地聞著小人兒身上的氣息,鏡妖嬈不禁有些為難,她不忍心再騙他,卻又確實要把他帶走。

「你看……你還是不願意。」

穆亦笙自言自語道,好像他抱著的是個布偶似得,鏡妖嬈將全身的靈力彙集到掌心,反正只要他回去就好了,管他醒的暈的!

「丫頭,你變壞了……」

「穆亦笙?!」

一掌還未劈下,她的小手卻被他玉蔥般的指尖牢牢抓住。


「噓,你輕點告訴我就好了……」

「你是不是喜歡你家師父?」

「什麼?!」

突如其來的問話如五雷轟頂,鏡妖嬈略帶驚恐地往後退了一步,可惜她的手還牢牢地抓在眼前人的手中。

穆亦笙醉眼迷離,卻極其明亮,一雙桃花眼,彷彿已經將她看穿!

「蠢丫頭,我早就知道了……」

「哪有人這麼大了還天天和師父膩在一起的,就連千靈那丫頭都不怎麼找我了……」

「你對仙尊的感情啊,其實你不用瞞著我的……」

「千靈那天都看見了,仙尊閉關的時候你寫的全是他的名字,所以……你第一次拒絕我的時候,也是為了他吧?!」

「胡說!」

宮傾城的下場突然出現在了眼前,鏡妖嬈只覺得自己的心彷彿被人挖出來似得,活生生地曝露在陽光下面。

她突然一把推開了穆亦笙,奪門而出便向樓下跑去,一路上跌跌撞撞地掀了十多張桌子,驚鬧聲終於把樓上的人砸醒——

「丫頭!」 追出酒館的穆亦笙這才意識到自己究竟說了什麼,可是鏡妖嬈已經沒了身影,街頭巷尾都是人,就是沒有一人著白衣!

待他回到終南才發現,鏡妖嬈根本沒回去,各門各派立即又發動弟子去找,其緊張程度甚至比丟了壽星翁還厲害!

「穆亦笙,你和妖兒到底發生了什麼?!」

玄仙的面上少有怒色,如今丟了愛徒,即便再怎麼克制,寒氣還是溢了滿室。

宿陌塵的眼底掠過殺意,絕情寡慾的仙尊竟會將小徒兒看得如此之重,只讓旁觀之人羨慕,卻求之不得。

穆亦笙有口難言,這話說出來豈不是要害死那丫頭?!

但不說又總得編點什麼,不然只怕仙尊的疑心更重。

又怪自己當時喝得太多,又沒收住心神,竟失了態。

如今鐵定是中了那丫頭心事了,因而她才跑了不願意回來,也不知道到底躲去了哪裡?!

「仙尊,師父應當也不是有心的……」

謝千靈也不知穆亦笙和鏡妖嬈究竟發生什麼,只見狀不妙便要給穆亦笙說情,連帶著邱啟禹也是緊張,極少發怒的仙長第一次在愛徒的生辰上當眾斥責!

「笙兒!發生了什麼事情,你倒是說啊!」

雖說仙尊仁愛六界,廣恕天地,但此情此景看來,鏡妖嬈不見了幾乎要讓宿陌塵盛怒!

眾人甚至覺得若此時仙尊帶著劍,定然已經一劍將穆亦笙刺死,因他此刻的俊臉實在森涼,就連白衣之上都結了霜華!

「好了,笙兒都找回來了,鏡妖嬈肯定也可以找到!」

見宿陌塵的神色不對,傅音趕緊上前打了圓場,其他眾仙也皆都稱是,莫白心也勸道。

「我已讓清秋放了靈鶴,應當很快就有結果了,你也莫要心急,再等等吧!」

玄仙無言,卻壓了眾人的聲息,溫潤的眼眸自事發后便再沒了溫度,彷彿冷到骨子裡似得。

宿陌塵暗啟微觀,但什麼都沒看見,應是小徒兒不想被人找到,已經下了封閉之術!

白衣的仙人盤膝坐於案邊,眾人從未見過如此無奈的尊者。

宿陌塵閉了閉眸,暗自嘆息,小徒兒的那些本事都是他給教,若是當年自己自私一些,少教那麼幾樣,那該多好?!

終南上下錯亂無主間,但聞九華宮外號角聲起,馬蹄嘶鳴,有侍者撕扯著嗓子叫喚。

如此時刻,竟是那人界的皇帝帶著儀仗之隊來了,仙尊的徒兒走時的當口,穆亦笙的生辰宴竟要準備開始!

「笙兒,不如與你父王說,我們晚些再開宴吧……」

邱啟禹瞥了眼宿陌塵,玄仙的臉色極差,若是能和那皇帝商量著略略晚點,興許那女娃子便找到了?


「照常舉行。」

穆亦笙還沒回答,卻被宿陌塵的玉碎之音打斷了,眾仙面面相覷,一時間竟不知該如何是好。

「仙尊,您也不用太著急,妖兒身上不也有本事么?」

宿陌塵突然起身,就是小徒兒本事太大,若是她要躲起來,只怕他這個師父也得費心去找才行!

「師弟!你去哪?!」

岩敏本想藉機安慰兩句,不料說著說著竟說到了宿陌塵的坎兒里,玄仙乾脆走了。

傅音追在後面問,宿陌塵卻半句不回,白影一閃,早就沒了蹤影!

人界的道兒上,鏡妖嬈隨著人流兜兜轉轉,穆亦笙的話還響在耳邊,她的頭腦卻空了,彷彿什麼都不剩似得。

一直都朦朧在心裡的念想突然被人掏了出來,鏡妖嬈不知自己該如何回去再面對穆亦笙,面對謝千靈,面對師父……

哪有人這麼大了還天天和師父膩在一起,就連千靈那丫頭都不怎麼找我了……

你對仙尊的感情其實不用瞞著我的……你第一次拒絕我的時候,也是為了他吧?!

是為了師父么?亦或只是單純的不想嫁?!

十歲時拒絕穆亦笙的原因在這樣的追問下竟變得朦朧起來,仔細回想卻心尖一顫。

謝千靈看見了那本冊子,那她還有沒有告訴其他人?阮清秋知道么?

除了穆亦笙看出了她的心思,還有其他人看出來么?!謝千靈?!阮清秋?!掌教?!岩敏?!

那比崑崙雪還要耀眼的身影再次出現在她的眼前,鏡妖嬈有些迷惘,自己究竟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喜歡師父的?

自師父閉關前那夜的月下琴音?還是玄仙執筆作畫時?亦或者是那一碗碗苦澀藥水的堆積?!

如此謹慎的感情,埋藏得如此小心,小心得就連她自己都看不清了。

鏡妖嬈甚至都不敢將雲小白招出來,穆亦笙知道了小白必然會知,那日在小廚房裡自己為師父濺油的指尖減溫,仔細想來,當日小白看自己的眼神竟是為了這個……

如今她也算得上是仙人,漂泊在人流中竟也能將自己隱匿起來,方才師父用微觀看她,她已知曉,幸得她一早將自己封閉了起來,才沒被發現。

宿陌塵匆匆在人界俯瞰了一圈,卻沒有感受到徒兒的聲息,猶豫之下他又飛回青巒,竟也沒能見到期盼中的身影。

鏡妖嬈躲藏到了近妖樓里,她第一次覺得這居然是個好地方,殘存的妖氣將她身上的仙靈掩蓋起來,就連師父從上空掠過的時候都未曾發現。

「那老皇帝怎麼處置?喂妖奴?還是留著他的狗命?!」

鏡妖嬈躲在近妖樓空蕩蕩的主廳里,明明已經空無一人的青樓,卻被她聽見了說話聲。

「人命那是歸仙界管的事,什麼時候輪到你個妖來插手了?!」

說話的後者似乎微微笑了笑,那樣的笑容森冷,尖銳,彷彿似曾相識……

「風凌夜,我說你的苦肉計賣的還是真好,哦不,你也沒賣肉,就給宿陌塵低了個頭!」

「自然,按照魔界那樣的法子,什麼時候是個頭,追追打打真是煩死,不如我們全盤殲滅!」

「哈哈哈哈哈哈……」

地下傳來了張狂的笑聲,鏡妖嬈聽得很清楚,那笑聲是從地下傳來的。

「你說這次我們辦了大事,魔神會給什麼獎勵?」

「能給我們找回妖王最好,再不濟么……至少別什麼事都管著我們……」

妖奴?妖王?魔神?!

什麼叫老皇帝怎麼處置?什麼叫全盤殲滅?!

今天是穆亦笙生辰,聽說人界的帝王似乎帶了儀仗隊去終南……

「儀仗隊!」


「什麼人?!」 所以說,一個人在情緒低迷的時候,極其容易誤事。

對鏡妖嬈而言,情緒低了,智商也低了,就連最最簡單的事情,似乎都處理不好了。

原是在近妖樓里,她聽見風凌夜與不知何人說話,本打算偷偷撤走,卻一個不慎,居然驚叫出聲!

腦里開了個洞,自然是沒辦法補的,於是她被蠱妖大人整個提了起來,幾乎是吊在半空,就和人家打了個招呼——

「風凌夜……嘿嘿,許久不見,我來你家逛逛……」

由於之前交過手,風凌夜一見面就認出了她,根本不用她提點。

倒是沒有見到先前說話的另一隻妖,那人似乎更為神秘,聲音也是鏡妖嬈從未聽過的,無從辨認。

「客氣。」

鏡妖嬈只聽得面具后的聲音帶了一抹捉摸不定的笑,物換星移,周圍的景緻就這樣大變起來!

頃刻間,陽光斜照的青樓成了暗無天日的地方,她被像是破布般地甩了出去,膝蓋磕地,鑽心之痛傳來,當即滲出了血!

「尊主,在近妖樓發現了這個人,屬下與她交過手,是宿陌塵的弟子。」

空曠的大殿里,燃點著的火盆彷彿這輩子都不會熄滅,有人走近她,立足在她跟前。

「宿陌塵的徒弟?」

那人的聲音帶著一抹玩味,銀色的斗篷垂在她的跟前,如此強大的魔氣,不用看都知道來人是誰!

「算你有功。」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