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4, 2021
76 Views

「只是為了陳飛揚?」

Written by
banner

現在林少校要提前外訓的唯一理由,只是陳飛揚而已,「那別人的性命,全都不管了嗎?」

教官們不滿地抗議起來。

「這是星河防衛軍作戰指揮部和內務部聯合下達的最新指示!」

林少校轉過頭來,臉上仍然毫無表情,但眼中卻全是血絲,「我們必須服從。各位教官,你們應該明白,我們的時間,不多了!」

他難得地提高了聲音,嗓子之中似有破音。

教官們沉默了。

「明天,安排一場華麗點的畢業考試吧。」林少校平靜下來,他坐回自己的椅子上,手指輕輕敲著桌面,「讓我們看看,陳飛揚到底有多少能耐——」

「——他,有沒有本事帶著他的朋友們,在暴風星殘酷的環境之中,生存下來!」

***

第二天的清晨。

新兵準備室。

「真氣沖關?」

張克農從陳飛揚口中得知這個消息,驚喜交加,「這就是說,學長你很快就要成為氣關武者了!太厲害了!太了不起了!」

「嗤!」

石榴還是保持著彆扭的狀態,但她眼中還是不自覺地出現了敬佩的光芒。

氣關。

這可是所有少年夢想的一道巨大門檻。

這個科技昌明,物資富裕的時代,幾乎每個人都可以練武。只要你願意,哪怕不進行苦練,進行一些小小的改造之後,成為體關武者也並不難。

但氣關,卻即使是天賦不錯的孩子,也未必能夠及時衝破的門檻。

像石榴這種天資,得到神機九法秘傳之後,一般來說也得要磨練三五年,才能夠達到真氣沖關的程度。在二十歲左右突破氣關,算是不錯的成就。

「很多人就算接受了一級改造,都得拖到三十歲,甚至三十五歲以後才有這機會。」

張克農由衷感慨,他一直擔心自己即使得了神機九法秘傳,也難以突破氣關。

如果拖到三十歲以後才突破,那整個青春也就過去了,基本上很難有什麼發揮的餘地,無非是在軍方擔任一些後勤或者守衛的工作。退伍的話,更加沒什麼好去處,也許就是在學院裡面當一個平庸的禿頭教練。

「像學長這樣,十六歲就成為氣關武者的話,以後一定是了不起的傳說!」

張克農目泛異彩,對陳飛揚的崇拜更加深了一層。

「才沖關而已,還不知道能不能成功呢。」陳飛揚謙虛地笑了笑。

嗚嗚——

集合號又響了起來,新兵們動作迅速地起身,整理好裝備,小跑著穿過通道,進入訓練室。

經過一個月殘酷的訓練,他們這些少年已經有了點軍人的樣子。

「今天的訓練室……好像有點不同。」

當先的陳飛揚踏入訓練室,立刻感覺到有些不同。

大屏幕上,並沒有常規的訓練項目;寬敞的地面上,擺起了十幾座擂台。

「這是……對抗比賽?」

陳飛揚皺了皺眉頭。

林少校和一眾教官,從後門魚貫而入。在他身邊,有一個身材高壯的年輕人,赤.裸.著上身,手臂、肩膀和臉上,都紋著各式玄奧的符號和圖案,顯出騰騰的殺氣。

「那個人……是誰?」

陳飛揚感覺到了這種殺氣。

「各位新兵!」

林少校站在了訓練室中央,開始講話,「你們到達暴風星基地,已經有一個月的時間了,這一個月來,你們有很出色的表現。我和各位教官,對你們的訓練狀況表示滿意,我想,大概也是時候結束你們的新兵狀態了!」

「滿意?」

「這該死的訓練要結束了?」

「太好了!」

新兵們吹起了口哨,興奮怪叫。


這像地獄一般的訓練,實在是讓人受不了,當聽說這個訓練將要結束的時候,大家當然高興和輕鬆。

陳飛揚卻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勁。

「在此之前,今天我們先來檢閱一下你們訓練的成果!」

「三人小隊對抗淘汰賽!」

「獲得冠軍的小隊,可以得到特殊的獎勵!」

林少校揮了揮手,宣布了今天的日程!

… 戮神部隊的行動核心,就是三人小隊。

他們的對抗和競爭,也是以三人小隊為基準。

一個月的淘汰之後,新兵還剩下三百多人,剛好還有一百多支小隊。經過抽籤之後,兩兩廝殺,敗者淘汰,勝者晉級,直至決出最後的冠軍。

「我們是7號,排位挺靠前的。」

張克農作為代表去抽了簽。

「反正有陳飛揚在,我們不用動手,這小子也能第一吧!」


石榴白了陳飛揚一眼。

現在陳飛揚真氣沖關,與其他新兵相比,優勢更加明顯。就算是一挑三,他也有獲勝的把握。

赤狂、冰女、唐虞、謝浪等人的目光,全都向陳飛揚望過來。

「這些傢伙,也應該和我們一樣,都想起了九人擂台吧?」

張克農對石榴苦笑,「學長確實厲害,不過我們也不能拖後腿才行!」

「哼!」

石榴別過了頭。

「哇哈哈哈!終於到了可以證明我實力的機會了!」火傲城瘋狂地大笑著,他身後的兩個同伴面露尷尬之色,咳嗽不停,「我才是第一!我一定要在擂台上打贏陳飛揚,洗雪當日的恥辱!」

他憤憤地揮舞手臂,摩拳擦掌。

「新兵們都很活躍啊。」

那紋身的壯漢轉頭跟林少校打招呼。

林少校點了點頭,「這一批的新兵很有趣。」

他臉上帶著些寂寥之色,目光掃過這些興奮的年輕人,瞳孔之中的悲愴一現即隱,大概是想到了將來可能發生的慘事。

「對戰開始了!」

軍隊之中的擂台對戰,沒有什麼花樣,就是最簡單的上台,戰鬥,分出勝負。


在前幾場的戰鬥之中,陳飛揚明顯地看出來,獲勝的小隊都開始或多或少的進行戰鬥配合。

「果然是被引導走上了小隊合作的道路。」

陳飛揚撓了撓頭,「這可比我們走在前面了。」

自己的小隊之中,因為他的實力過強,以至於張克農和石榴暫時沒法跟他產生什麼配合——另外還有石榴的抵觸情緒,也是阻止他們進一步磨合的重要原因。

在陳飛揚指點之下,擺脫了淘汰的陰影之後,石榴雖然不再當面找他麻煩,但仍然不會主動跟他說話。

氣氛終究是稍微有點尷尬。

「可能只有在以後的戰鬥之中慢慢磨合了。」

這種事情也強求不來,陳飛揚只好嘆息一聲。

輪到他們上擂台了。

「這就是這次真氣沖關的小子嗎?」

紋身壯漢的目光落在陳飛揚身上,挑了挑眉毛。

「不錯。」林少校點了點頭,「這小子是個bug,但願你能給他一點教訓。」

「放心吧。」紋身壯漢捏了捏拳頭,發出咔咔聲響。

「陳飛揚小隊獲勝!」

他們剛剛說了兩三句話,陳飛揚三人已經解決了戰鬥。

確切地說,是陳飛揚一個人解決了戰鬥。

對方三人被他迅捷無倫地拋下了擂台——他也考慮過讓石榴與張克農先磨練磨練,但霍教官在一旁想殺人的目光阻止了他。

「確實不錯!」紋身壯漢也不由得發出了讚許。

擂台賽有條不紊的進行著。

從擂台賽的進程可以看出來,三人能夠嫻熟配合的,能夠大幅度提升勝利的概率。但個人的實力還是佔了決定性的因素,但凡三人小隊之中有突破人類第一極限,達到九星的武者存在,對方再怎麼配合,也很難佔到便宜。

赤狂、火傲城等人,都順利地帶著自己的小隊晉級。

「赤狂、唐虞和冰女分在一組,他們三人的配合其實也真不弱!」

陳飛揚注意旁觀著,赤狂有強力的攻擊,冰女則可以防護和控制,再加上唐虞神出鬼沒的偷襲,即使是陳飛揚對上他們三個,也要費點力氣。

「還有那個火傲城……」

火傲城帶的兩個同伴,好像也是跟他一起從洪炎城出來的,彼此之間很熟稔,配合默契。

「他們的模式跟赤狂幾個不一樣,全都是火系的武學,互相加成配合,讓主攻的火傲城能夠無限制的發揮出更強的力量……」

陳飛揚點了點頭,這兩支小隊,應該就是他冠軍路上最大的阻礙了。

「我和石榴、張克農,其實應該也能夠形成配合。」

他思索著。

張克農得傳粒子振動劍波,這種劍法陳飛揚已經吃透了一部分。除了有攻擊之外,劍法防禦的韌性也很強,還能控制、影響敵人的行動,頗為全能;而石榴的躍遷飛刀,神出鬼沒,能夠出其不意地對對手造成殺傷。

「其實這麼算來,我應該更加註意提升攻擊力,成為主攻手。」

「張克農在正面抵擋、化解敵人的攻擊。」

「石榴從側面突襲……」

「如果對手的實力太強,那就再變化戰鬥模式,由我來防禦牽制敵人,張克農主攻!」

「有這樣的配合,就算是對方的實力強過我——也就是氣關武者,應該也有辦法一戰!」

雖然現在陳飛揚一個人能夠干三個人的活,但這是因為遇到的對手還不夠強的原因。

如果將來出現實力在他之上的敵人,那張克農和石榴的作用,就非常重要了!

「又該我們了。」

張克農扯了扯陳飛揚的衣襟,才讓他從戰術設計、模擬的沉思之中醒過來,上台,摧枯拉朽地解決了戰鬥。

淘汰的隊伍越來越多,殘留的三人小隊實力明顯增強,戰鬥的時間變得越來越長。

紋身壯漢百無聊賴地打了個呵欠。

「少校,如果這些孩子的實力就這麼點水準的話,你讓他們開始外訓,簡直就是讓他們送命。」

他的話很尖刻,教官們的臉色都變得不太好看。

這些新兵確實有了長足的進步,但是……對於外面危險的世界,他們真的做好準備了嗎?

「嗯,陳飛揚組對赤狂組,大概會稍微有點看頭了吧?」

紋身壯漢抬起了頭,稍微有了點興趣。

最後剩下的隊伍只剩四支。

下一場,是陳飛揚、石榴和張克農,對赤狂、冰女和唐虞。

「自從九人擂台之後,又一次宿命的相逢呢……」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