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4, 2021
82 Views

「你要是疼得神志模糊了,我可以幫你清醒清醒。」

Written by
banner

高蕃沉默了片刻后,低聲說道:「好,鯤鵬秘藏的地點,我告訴你們,但那裡至少要幾年後才會開放,否則外圍的禁制,元嬰期老祖也打不開。」

一直沒吭聲,坐在地上的林鋒聽到這裡,耳朵微微動了動。

鯤鵬,傳說中同饕餮、龍、鳳同級別的太古神獸,可以化為魚,可以化為鳥。化為魚的時候,等於是海上一塊大陸,化為鳥的時候,雙翅一扇,就是九萬里。

鯤鵬留下的秘藏,哪怕不是純血鯤鵬,是只雜血後裔,那也相當了不得。

劉續冬一張瘦臉上沒有二兩肉,薄薄的臉皮一鼓一鼓,笑道:「這個我們早已知道,否則你還會等到現在?早就去尋寶了。」

一直沒有說話的李享,這時突然開口說話,如同狂風呼嘯一般:「光是這個東西,還不足以換你的命!」

高蕃臉色陰鬱,長出了一口氣,緩緩說道:「那太陰真水,還在這裡,沒有返回地下。」

此言一出,秦韜、李享和劉續冬的眼睛都亮了起來。

高蕃艱難的抬手指向林鋒等人:「真水精華,就藏於這些人身上,暗中休養生息,但我不確定究竟是誰,要你們自己去找。」

胖子秦韜哈哈大笑,腮幫子上的肥肉都在抖動:「這個簡單,都宰了便是!」

黎晨曦等人頓時嘩然。

「跟他們拼了!」黎晨曦嬌喝一聲。

其他兩個築基初期的修士對視一眼後點點頭,帶頭向李享等人衝去。

這種時候,坐以待斃,不如拚死突圍。

一眾修士緊緊跟在三個築基期同伴身後,一起衝殺,想要拼出一條活路。

楊清張了張嘴,但最終還是把要說的話咽了回去,他想跟上大部隊一起衝殺,但卻發現自己的腿跟灌了鉛一樣。

林鋒仍然盤膝坐在原地,動也不動,看著楊清笑道:「這種時候了,拼不一定死,不拼就死定了,還怕什麼?」

楊清擠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

「兩個膽小鬼,坐在那裡等死嗎?」黎晨曦扭頭怒視著他們,破口大罵。

林鋒神色自若,微微一笑,指了指前方:「要撞上了。」

「嗯?」黎晨曦一愣,連忙轉頭,就見前方一座巨大的風牆擋在面前,自己險些就要一頭撞上去。

這面風牆,不同於以往,竟然是以無數道犀利風刃,密密麻麻的疊在一起,組成一道令人望而生畏的死亡壁壘!

無數道風刃交織流轉,組成一面攻防一體的巨大牆壁,擋在黎晨曦等修士面前。

風神宗秘術,千刃風鱗壁!


李享雙手背在身後,傲然看著黎晨曦等人:「給你們個攻擊的機會。」

黎晨曦勃然大怒:「便看你有多少斤兩!」芊芊玉指一引,一道明亮劍光劃過半空,斬落在李享的千羽風鱗壁上。


組成千羽風鱗壁的萬千風刃飛速流轉,狂風暴雨一般劃過黎晨曦的飛劍,發出一陣陣刺耳的摩擦聲。

黎晨曦臉色發白,飛劍受創,心神與之相連的她也感到壓力巨大。

胖子秦韜呵呵大笑:「李享,你這一手千羽風鱗壁的法術,越發純屬了。」

他的笑容逐漸轉冷,看向另一邊的劉續冬:「咱們也動手吧,否則可就要讓李享比下去了。」

「正有此意。」劉續冬枯瘦的雙手在胸前一合,捏起法訣。 柳會如姍姍來遲。

其實她倒不是遲了,她到了一陣子了,就在百姓中間,看到了她的主子那麼偉大的一幕,直接傻了眼。

封疆大吏 ,慌忙奔了過來。

「小姐,小姐,這是葯,快。。。。。」

柳會如從懷中拿出藥瓶子,這還是七七在來之前交給她的,就是怕會有什麼意外。

葯自然是空間里的靈藥。

白凝霜還是比較信任柳會如的,知道這丫頭一直在照顧七七,而且這藥瓶子她一眼就看出不是尋常之物。

七七雖然倒下,但是也不至於昏迷。

看到柳會如,也是嘴角一勾,看來準備這葯還真是對了。

只不過。。。。

七七還是忍不住擔憂,今日這樣耗費心神,不知道會不會對孩子有影響。

孩子,你那麼厲害,可一定要平安健康長大啊。

七七對著白凝霜點了頭,白凝霜這才趕緊把葯給餵了。

喝了葯,七七真是太困了的感覺,終於忍不住閉上了眼睛。

「七七,七七。。。」

斗羅大陸之6段重生 七七沒事吧?」

。。。。。


侯紅英和雪靈兒也圍了過來,看到七七昏迷,也是十分的著急。

她們已經無心去管那白鳶了。

左右有雪爾在看著。

「沒事,我們先帶她回去休息。」

白凝霜和輕塵自然也不會多逗留,現在什麼都沒七七重要。

眾人點頭,自然不會有任何反對。

若不是現場還有很多事情沒有解決,怕是很多人都要跟過去了。

輕塵抱著七七直接就要離開,柳會如立馬去準備雪橇。

眾人幾乎目送著他們離去,彷彿送的是一個偉人。

可不就是偉人嗎?

今日雲七七救得不僅是他們還有百姓,是整個雪國。

就在這時, 你在我傷口上幽居

眾人嚇了一大跳:怎麼這麼快就醒了?

雲七七小姐已經走了呀。。。。。

而且,她也沒說這些獸類醒來會怎樣?不會又要發瘋吧。。。。

眾人忽然大氣不敢出一下,看著那些一個個慢慢醒來的猛獸,有些不知所措。

豈料那為首的大白熊醒來之後,看了看四周,似乎是覺悟到了什麼,立馬鎖定了雲七七離去的方向。

「吼。。。。。」

一聲吼叫,地動山搖。

七七,謝謝你,一會兒我們登門拜謝。

沒有人能聽懂白熊的話,但是所有人都看到這些獸類,大多醒來之後就搖著腦袋離去了。

只有雪狐一族和白熊一族沒有立馬離去。

倒是有一隻小雪狐迅速朝著七七離去的方向追去。

而白熊則是忽然對著那白鳶姐妹咆哮起來,瞬間就沖了上去,張開血盆大口。。。。

場面有些殘暴,眾人皆是嚇了一跳,有的已經開始逃跑了。

「白熊又發瘋了!」

一人驚呼,可是沒跑兩步,他們發現白熊攻擊的只是白家姐妹,並不是他們。

而白家姐妹驚恐的瞪大了雙眸,不可思議的看著那已經離去的獸類,還有圍攻過來的白熊。。。。。 劉續冬雙手一合,捏了個法訣。


剎那間,狂風大作,飛沙走石,遮天蔽日。

人群中傳出驚呼聲:「風神宗的流風飛沙術!」

除了黎晨曦外,另外兩名築基初期的修士對視一眼,其中一人大喝道:「看我來破你!」

大喝聲中,此人渾身法力涌動,整個人幾乎拔高半截,露出衣服外的肌肉猛烈跳動,充滿了爆炸性的力量,卻是一名修練肉身武道神通的修士。

他沖入劉續冬流風飛沙術的覆蓋範圍,頓時視野內一片黑黃,烈風和砂鑠不停擊打他的身體。

「我肉身強大,可以硬抗他的法術,衝過這片沙暴範圍,一旦近身,哪怕他是築基中期,也承受不了我的鐵拳打擊。」這名修士打定主意,便筆直向前衝去。

可是很快他就感覺不對,自己最少已經衝出數百米,卻仍然沒有穿過沙暴。

接下來,他發現一個令他驚恐的事實,無論他走哪個方向,無論他順著同一個方向走多遠,他始終都還是處於沙暴覆蓋範圍內。


不管他怎麼走,就是走不出去。

而偏偏,風沙的力量,越來越強,長時間的攻擊下,他的身體就快要堅持不住了!

外面的劉續冬哈哈大笑:「我這流風飛沙術,本來就不是以攻擊力見長,但只要進了我的沙暴,就別想再活著出去!」

其他沒有踏進沙暴範圍的修士都臉色發白,隊伍中另一個築基初期修士叫道:「你別太得意了,只要我本人不進你的沙暴,你就奈何不了我。」

他捏起法訣,一身法力全部注入腳下的大地。

這名修士身前的地面立刻寸寸龜裂,轟鳴聲中土石翻起,彷彿地震一般。

在眾人的注視下,他身前的地面上升起一個足有近十米高,膀闊腰圓,身材粗壯的土石巨人!

土石巨人仰天發出一陣無聲的巨吼,雖然沒有聲息,但強橫的法力震動著擂一眾練氣修士的神魂。

無聲咆哮中,土石巨人狂沖向劉續冬,渾身上下土石傾斜,一步一個深坑,氣勢驚人。

劉續冬身材瘦高,可是在這個十米多高的龐然大物面前,也變成一個小不點。

但劉續冬對於土石巨人並不在意,不屑的冷哼了一聲。

只是不等他說話,一旁的秦韜就搶先笑道:「這個該是我的了。」

說著,一道黑色颶風出現在他身前,纏繞著秦韜不停旋轉。

秦韜一張胖臉上的肥肉不停抖動,獰笑道:「我的螺旋貫地風,沒有李享和劉續冬那麼多彎彎繞,直接給你個痛快!」

黑色颶風彷彿一條黑龍,咆哮著撲向土石巨人。

在飛行過程中,黑色颶風劇烈的扭曲著,成螺旋狀前進,最頂端的一點流露出一股無堅不摧的可怕力量意境。

秦韜這一招螺旋貫地風的法術,像鑽頭一樣轟在土石巨人身上,不停旋轉,勢如破竹地鑽了進去,將土石巨人頓時轟的支離破碎!

十米高的土石巨人,轟然垮塌,化為一地碎石土渣。

那操縱土石巨人的築基初期修士一聲慘叫,只感覺頭痛欲裂,跪倒在地上。

螺旋貫地風雖沒有直接攻擊他,卻一下子打散了其融入土石巨人中的法力,破了他法術,法力由神魂而生,頓時就震傷了此人的神魂。

楊清、黎晨曦一方的修士全都面若死灰。

不管是修為境界,還是法術威力,他們這邊都完敗於對面。

黎晨曦的臉上浮現懼色,咬牙從儲物袋裡摸出一枚黑色的小球,劈手砸向李享的千羽風鱗壁。

楊清眼睛一亮:「霹靂雷?」

霹靂雷是一種一次性消耗類型的法器,只能使用一次,發出后冒出滾滾雷光攻擊敵人。

但凡這種消耗性法器,攻擊力都非常驚人,黎晨曦這一枚霹靂雷,就擁有媲美築基後期修士攻擊的威力,是她的珍藏,若非形勢危急,黎晨曦絕不會使用。

其他人心頭也升起幾分希望,只要能破開李享的千羽風鱗壁,將包圍圈撕開一條缺口,他們就有突圍逃生的希望。

霹靂雷落在千羽風鱗壁上,雷光炸裂,滾滾雷霆連續不斷衝擊千羽風鱗壁,將其炸得搖搖欲墜。

可是還不等黎晨曦等人臉上露出笑容,讓他們絕望的一幕發生了。

李享冷笑一聲,法訣變換,組成千羽風鱗壁的成千上萬到風刃,也在這一刻轟然炸裂,滿天風刀飛舞,將霹靂雷的雷光撕的粉碎!

之前的千羽風鱗壁只是起到防禦作用,這一刻突然轉守為攻,才露出他真正的獠牙。

鋪天蓋地的風刃充斥著人們的視野,化作一場代表死亡的暴風雨,劈頭蓋臉朝眾人打來。

黎晨曦首當其衝,身上裂出無數道血痕,摔落在地上。

其他修士苦苦抵擋萬千風刃的狂轟濫炸,有那修為低的,直接被風刃砍成數段,凄慘至極。

好不容易扛過了這一波風暴,在場眾人,都是狼狽不堪,遍體鱗傷。

就在這時,劉續冬哈哈大笑,從流風飛沙術造成的沙暴中拋飛出一個人影,正是之前闖入沙暴的武道修士。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