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4, 2021
71 Views

李一怎麼也想不到這姦細竟出現在他的隊伍中,他第一個就朝薩若跑了過去,奮不顧身,雖然剛剛薩若的攻擊讓他明白他根本不是這人的對手,可他也明白他犯了大錯,已是活不成了,不過他死也要拉個墊背的。

Written by
banner

可是他只覺眼前人影一晃,薩若已不見了宗影,他氣得胡亂的揮舞手中的鞭子,朝那些推車的人胡亂的抽打,說道:「你們這些卑賤的奴僕,你們還愣在這裡幹嘛,趕快把那人給我找出來!」

人群一下全都亂了。那些失去意識的人並沒有智商,他們扔下手中的推車,所以烏磷石散落得滿地都是。

他們並不知道往哪邊去找,所以有些人往前,有些人往後,有些人往左,有些人往右,往前的撞到了往右的,往前的撞到了往後的。

那吳大人在混亂的人群中一下縱起到空中,落到李一身邊,奪過他手中的鞭子,一巴掌扇在他的臉上,罵道:「你個混蛋,你想幹什麼,你想讓這裡全都亂了嗎,快讓他們停下來,呆在原地不動!魔音大人會找到他的!」

李一戰戰兢兢的下了命令,現場這才算好一些了。

而接下來,在他們前方不遠處,那火爐旁又是一陣碧綠光芒,一個巨大的碧綠拳影轟在那火爐上,轟的一聲,火爐整個的炸了開來,火花四濺,像放煙花一樣,夜空都被照亮了。

吳大人借著火光看到了站在那裡的薩若,還只不過是個少年,長的很英俊,可是他只看了一眼,那少年便又消失在了原處。

吳大人氣的臉色鐵青,他也是人影一晃,追了過去,可他的速度雖快,又哪裡及得上薩若的鳳飛天身法,他雖奮力追擊可只一會兒的功夫,他便落下去好遠一段距離。

軍帝隱婚:重生全能天后

那些發著藍光的陣腳被轟碎之後,裡面就會散落出許多的凶獸內丹,大部分都是飛熒獸的紫珠,想必矮塔上的光芒就是這紫珠發出來的,這些紫珠的紫光上面繚繞著一些邪氣,薩若本想收集一些的,可是看到這些邪氣只好做罷。

薩若每經過一個地方都會引起人群一片混亂,不過這些混亂馬上被在一旁巡邏的守衛壓制下去,顯然這些人都是訓練有素的,天龍宗在這裡的確是下了很大的本錢,不過這裡現在被這樣破壞,天龍宗的宗主會不會吐血呢。

不一會兒的功夫,薩若便轟碎了十幾座陣腳,漫天的碧綠拳影亂飛,勁風將一些修為低下的人都吹的歪倒在地,薩若的氣勢可以說是所向披靡。

只是那些陣腳有一百多個,薩若一下子是破壞不完的,他的身後已跟了二十幾個守衛,那吳大人離他最近,他左邊就是那李一,每個人手裡都拿了一條黑色的皮鞭,薩若感覺像有一條條毒蛇在盯著自己的背,鳳飛天身法使得更疾。

那吳大人見追他不上,向旁邊的人喊道:「你們向左右包抄,這裡的陣形你們想必都清楚!」


接著他左邊的李一聽言,手中的皮鞭像蛇一般的卷了出去,卷在了一旁的矮塔上,他的人便躍向了空中,躍入了另一條路裡面,吳大人的另一邊幾個人也同樣躍了過去


這條路似乎有一股奇異的力量,他們本來離薩若很遠的,可一進入這條路,他么不一會兒的功夫便追上了薩若。

在一個四周都是矮塔的地方,薩若身形一頓,一下停住了,他發現他的前後左右都有人跳出來,他已經被包圍在裡面,那些人手中的都揮舞著皮鞭。

要逃脫這些人對薩若來說應該並不困難,可是他這時卻有些猶豫了,因為他心中對那皮鞭非常忌憚,剛剛的那種震徹靈魂的疼痛仍是讓他心有餘忌。

就在他猶豫的時候,那幽冥冷蝠也早已被驚動,這時也已飛向了薩若的頭頂。

夜空大部分都被幽冥冷蝠擋住了,從那幽冥冷蝠翅膀的縫隙薩若才能看的見幾顆星星,還沒被摧毀的鐵塔的頂部,圓形的口子中央也還在散發出藍光,地上散落的凶獸內丹也有紫光發出。

就只薩若停住的那麼一瞬間,那些皮鞭全都卷向了他,天上的幽冥冷蝠冰冷的幽冥冷火也噴向了他,魔音使者的幽冥魔音的聲波也一陣陣的攻向了他,薩若這下被攻擊包裹住了。

薩若嚇得一陣冷汗,情急間他身子往地上一倒,首先躲過了那些皮鞭的攻擊,皮鞭擦著了他的鼻子尖兒,他的左腳踩上右腳,身子竟帖在地上平滑著向外滑出。

正好滑到那李一那裡,右手手肘往李一身上一撞,李一一下子就飛了出去,撞上了一座矮塔,不知死活。

薩若便從他們的包圍里突破了出去,他身上的九色神雷中的綠色神雷,黃色神雷自動護體,那魔音使者的魔音,幽冥冷蝠的冷火併不能奈何得了他。

在場的天龍宗守衛都是一愣,這樣的人他們還是今天頭一次見到,那吳大人見眾人發愣,大聲罵道:「一群沒用的東西,都發什麼愣!還不快追,追不到他今天這裡誰也不用活了!」

眾人正準備去追,這時東、南、北城門同時傳來了響徹天際的吆喝聲,原來這時雖未到三更,可是薩若的同伴們都已發現了薩若的狀況,同時發動了攻擊。

!! 歐陽世傑見狀,心裏大感不自在。忙揮抽擡手道:“諸位快快起身,吾本江湖中人,蒙當今聖上錯爰,賞了個五品掛職的閒職。在下也並未入仕不居廟堂,諸位軍中的兄弟,不必如此多禮。”


衆人聞言,紛紛起身而立,心中對歐陽世傑頓生欽佩好感。但軍中衆人心中也都透亮明白,歐陽世傑所言乃是謙遜之詞,不可不尊。

只見那嶽州駐軍首領三品參將,上前一步朝歐陽世傑與常飛龍倆人。抱拳執禮道:“未將徐猛,奉旨領兵三千,駐守嶽州。兩位大人今日到此有何公務,只管吩咐便是。”

常飛龍聞言,側頭向歐陽世傑笑道:“歐陽少俠今日所託,在下幸不辱命。接下來該如何行事,您只管下令即可。我只是很好奇,你的有什麼妙計,能夠防止敵國奸細殺手,阻殺搶奪奏章書信之人?”

歐陽世傑聞言笑道:“其實說白了,不過就是一計:以假亂真、混淆視聽而已。”

常飛龍聞言,心中大奇難耐。忙朝軍中諸人道:“歐陽少俠接下來的話,等同軍令。爾等必須依令而行,若有令不遵者,殺無赦!”

歐陽世傑聞言,隨即朗聲正色道:“嶽州駐軍參將徐猛聽令!一、取文房四寶一套、信紙一疊多多易善。傳遞緊急軍情的信封十六個,及用於密封信口的火漆等物。二、尋嶽州兵驛中勇武善騎者人馬十六騎,來此候命!”

嶽州駐軍守將徐猛,聞言抱挙執禮道了聲:“喏!”隨後領命,匆匆出兵驛大堂而去。而此刻,站於慕容俊身後的紫衣。眼中精光一閃,面露會意欽佩之色。

不多會兒,只見嶽州駐軍守將徐猛,率十六名體格健碩的軍士。攜歐陽世傑所要的一應諸物,匆匆邁步進入兵驛大堂之內。徐猛領着十六名軍士向歐陽世傑抱拳執禮道:“大人所令諸事,末將已經準備妥當,還望大人明示。”

歐陽世傑聞言道:“有勞徐將軍將那套文房四寶,與十六個信封送上前來。待我親筆書寫,然後再咐你們後面該怎麼做。”

嶽州駐軍守將徐猛聞言,遂將那套文房四寶,與十六個信封,親手遞至歐陽世傑身旁的桌案上。而立身慕容俊身後的紫衣見狀,款款邁步上前朝徐猛施禮笑道:“研墨侍筆這等細瑣之事,還是由妾身代勞吧,不知諸位大人意下如何?”

七零年,有點甜 ,因不知其身份,雙眼望着歐陽世傑,以示徵求。歐陽世傑聞言朝紫衣笑道:“也好,那就有勞紫衣姑娘了。”

紫衣聞言,微蹲行禮之後,就於書案前,挽袖滳水研墨。而歐陽世傑則是提筆蘸墨,於那十六個信封之上,揮筆急書。

只見每個信封之上皆是同一行字:微臣歐陽世傑有本上奏,因其事涉機密,還望陛下親啓。微臣歐陽世傑執禮叩拜,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天佑二十三年九月初八。

待得歐陽世傑將這十六封信封寫完,紫衣笑道:“歐陽公子好書法,一手瘦金體字已是大家風範。更難得的是十六封信封所書之字筆跡,竟然分毫不差,如同拓印。”

歐陽世傑聞言,微笑不語。掏出懷中自己的奏章書信,放入其中的一個信封之中。然後再取來等同重量的信紙,分別放於乘餘的十五個信封之內。

待得裝好這十六個信封,歐陽世傑則取出自己的官印,以火漆蓋印“風聞奏事”四字封口。而堂中衆人見狀,皆是目不轉睛地盯着那封裝着奏章的真書信,生怕弄混了。

歐陽世傑見狀,微微一笑,大袖一揮那十六封書信,捲入手中。揚手向空中一撒,如天女散花!旋即騰空而起,勢若急風般地將十六個信封,又捲回袖中。

歐陽世傑落身回座後,朝其桌案一揮袖,只見那十六封書信,又整齊地排列在桌案之上,而此刻,堂中衆中卻再也無人知曉,真正的奏章書信倒㡳是哪一封了。而慕容俊、紫衣及常飛龍三人,臉上皆是露出會意的笑容。

紫衣卻心道:“這歐陽公子還極善揣摸人心!若送信的軍士知道自己的書信是真,就難免緊張不安。而若是知道自己的所傳送的書信是假,也難免會放鬆懈怠。若替伏暗處的敵國奸細殺手經驗老到,定會瞧出其神色之中的破綻。而如此一來,則毫無破綻可尋了。”

只見歐陽世傑將桌上的十六封書信,分別交予那十六位嶽州駐軍兵驛的軍士手中。然後笑道:“你等十六人以兩人爲一組,分爲八組,每組目的地各不相同。兩人相隔半個時辰先後出發,現在就各自駕騎於營門外等候,聽我號令!”


十六名兵驛傳信軍士聞言,皆是半跪抱挙執禮道了聲:“喏!”。隨即領令,匆匆出大堂準備而去。

歐陽世傑回頭,朝大堂內衆人執禮笑道:“萬事俱備,在下出營門準備去了。諸位可在此間歇息品茗,只需等待半個時辰即可。”說完,歐陽世傑邁步出堂而去。

而大堂內衆人此刻哪還有閒心品茗歇息,紛紛起身尾隨而出。皆是揣着一顆好奇之心,想要看看歐陽世傑,接下來會如何而爲?

嶽州駐軍營門外,不遠的樹林之中。三名黑衣蒙面人,悄無聲息地潛伏在濃密的雜草叢中,一動不動,尤如磐石。只見一黑衣人輕聲道:“都給我精神點,目標人物出來了。”

此刻,只見一身着青色儒衫年約二十,揹負長劍,腰掛酒囊,斜插笛子的年輕人。邁步行出嶽州駐軍行營大門。而在其身後,十六名精壯軍士乘軍驛快馬。八騎一行,前後隨行。接緊接着跟隨而出的人羣,有男有女、有將有兵、有官有民。

而潛伏在樹林草叢之中的三名黑衣蒙面人,見狀則是一頭霧水,不明就理。

只見那青色儒衫的年輕人,大袖一揮,朗聲道:“傳迅軍驛軍士聽令!第一組目的地長沙府;第二組目的地常德府;第三組目的地郴州府;第四組目的地衡陽府;第五組目的地懷化府;第六組目的地邵陽府;第七組目的地益陽府;第八組目的地永州府!各組人馬抵達後,換馬改道,八百里加急趕赴國都金陵,不得有誤!”

十六騎傳迅軍驛軍士聞言後,於馬上抱拳執禮道了聲:“喏!”隨即八騎人馬飛馳而出,朝東南西北各個方向揮鞭策馬,絕塵而去。而剩下的八騎人馬,則立於那青色儒衫的年輕人身後,紋絲不動!

這時,潛伏在樹林草叢之中的三名黑衣蒙面人,皆是眼中精光一閃。一名黑衣蒙面人輕聲問道:“尊上!這年輕人好生狡猾,咱們應該怎麼辦?”而另一黑衣蒙面人則道:“沉住氣,咱們再瞧瞧看。”其話語聲蒼老而低沉。

哪知這一等,不知不覺近半個時辰了。最先發話的那名黑衣蒙面人急道:“尊上!咱們雖不知八騎人馬中誰是真正的信使。但咱們三人各追一路,且還可賭一下運氣。尚若再不動身,恐怕就追不上了。”

說話間,只見那青色儒衫的年輕人,大袖一揮,朗聲道:“半個時辰已到,剩下的八名傳迅軍驛軍士聽令!按其先前的分組與目的地,快馬加鞭,直赴國都金陵,不得有誤!”

八騎傳迅軍驛軍士聞言後,於馬上抱拳執禮道了聲:“喏!”後亦是快馬加鞭,各自飛馳而去。隨後,那青衣儒衫的年輕人,負手立身,舉目遠送。且還似有意無意地朝小樹林的方向微微一笑。 那異族族長傑諾是最先到達指定位置的,他在風吼谷的絕壁上就已看到幽冥冷蝠在夜空中施放藍色的幽冥冷火,這時他如鐵一樣顏色的臉忽然變成了鐵青,他罵道:「不好!這小子怎麼這麼冒冒失失的!這麼衝動!」

他又哪裡知道如果不是薩若的「衝動」那麼他們今晚所做的一切可能全都要白費,無論封不封印都是一樣。

他也著急了,這絕壁高約萬刃他也懶得去找路下去了,他也選擇了跟薩若一樣的方法,一下跳了下去。由於下降的速度非常快,他下落時,他的黑色的袍服被風吹得獵獵作響。

地面很快的便向他撲來,只是他卻不是跟薩若一樣在中途的時候就把手直插入牆壁,他是直接落到了地上,這片山谷里並沒有人進出,巨大的衝擊力將地面直接砸出了個大洞,他的腿陷入了土裡面。

他只輕輕一縱便從土裡面跳了出來。

他大踏步的往北門的城牆走去,他走得並不快,因為他需要在這段時間內積蓄力量,他每走一步腳下便出現了一個腳印,那些腳印由深變淺,代表著他的力量已漸漸的被他調動到了最佳的狀態。

只因只有當這些力量被控制到最佳的時候,他所有的力量已全集中在他的身體之上,所以,他的腳底的腳印才會慢慢的變淺,當他的腳下已全沒有腳印的時候,他已來到了北門的城門之前。

這城門也跟薩若所見到的城門一樣,全都是用厚厚的大理石製成的,非常厚重,此刻大門緊閉。

城門上的守衛早已發現了這個人,這守衛一身黑黑色的鎧甲,他大聲喊道:「是誰?竟敢擅闖城門!速速退去,不然老子讓你好看!」其實這守衛已是夠禮貌的了,要是在平時他見到有人敢擅闖城門,他早就將他殺了,只因他也發現傑諾不是好惹的。

傑諾一抬頭,那雙眼睛里便發出銳利的光芒,那守衛竟被嚇得直往後退,不過守衛仍是強忍著恐懼,喊道:「下面的快滾!不然老子不客氣了!」

傑諾哼了一聲,他的身子卻向前直突,可是他的腳卻並未移動,他整個人一下子撞在大理石石門之上。

下一刻,他竟已在闖入了城門裡,那大理石城門被他撞出一個人形的洞,其餘部分卻保存完好,這樣的力量讓那穿著黑甲的守衛看的呆住了,他張大了嘴,可是他知道現在不是他吃驚的時候。

守衛馬上從城門上跳了下來,他大喊一聲:「***,給老子受死吧!」他整個人如一隻大鳥般向傑諾撲了下來。

而這時傑諾只一揮手,這守衛便又飛回了城門上空,落下來時卻已到了城門外,他胸前全都塌陷了下去,口中鮮血狂涌。

這樣的動靜自然會引來更多的守衛,北城城門這裡一片混亂。

傑諾站在原地並不動,他的面無表情,等著那些守衛將他完全包圍住,他這樣那些守衛反而還不敢動,一個個兒的欲要向前卻又不敢向前,手中黑色的鞭子軟軟的垂在地上。

而突然之間,不知守衛中有誰大喊了一聲:「趁著我們人多快乾掉他,不然等他闖了進去,我們都會沒命的,主人是不允許無能的人活著的!」

這聲音一喊所有的守衛都在同一時刻動了起來,所有的皮鞭像是活了一般,從地上突地硬起,統統往傑諾身上抽了過去。

傑諾還是沒有動,硬生生的受了這些鞭子的一擊,他並不知道這鞭子的厲害,等它們抽到自己身上時他才明白過來自己是犯了多麼愚蠢的一個錯誤。

他雖在鞭子抽到他之前,就已運轉靈力護住了全身,可是他仍是感到像有千萬隻螞蟻在他靈魂裡面吞噬一般,那種疼痛是從心底升起的,從靈魂裡面升起的。

薩若和他都不明白,這種皮鞭名叫「噬魂鞭」是魔音使者加持了自己的魔音,用對付這些已被他控制的奴僕的,因這些奴僕已失去了意識,感覺不到**已感覺不到痛苦。可是他們的靈魂還在,魔音使者的魔音便正是對付靈魂的東西,加持在這上面自然是讓這鞭子威力增大了不少。

不只是那些被奴役的人會感到疼痛,擁有清醒意識的人更能感覺到這種疼痛。

此刻傑諾的臉色微變,幸得他有玄武九重的修為,不然的話,他可能這一下就掛了。

這時他忽地發起狂來,他雙手一卷,將所有的鞭子都卷在了手中,然後發瘋似的旋轉起來。

這些鞭子的主人全都被他拉起在空中,如一隻風車般旋轉了起來,旋轉了幾拳兒之後,傑諾忽地一鬆手,那些守衛向四周飛了出去,現場竟然一個守衛都沒剩下。

傑諾繼續往前闖,守衛也越來越多,也有許多被奴役的人擋在了路上,他們如行屍走肉般,傑諾並沒有傷害他們。

而他對那些守衛現在卻是絕對不留情,他不會再等那些守衛出鞭,一到守衛邊上他便會已雷霆的手段攻擊這些人,由於他的修為在這裡基本上沒人比得上,所以他每經過一個地方守衛便會被他拋向左右兩邊。

可是守衛還是一層層的來,只不過是那些人都像撞海浪撞向了岩石一般又被卷了回去。

很快他的面前便出現了一條通路。

而就在這時一隻幽冥冷蝠已飛到了他的頭頂,那幽冥冷蝠開始釋放出冷火,只是這些冷火對他絲毫沒有作用,他任由那些冷火燒他都沒有問題。

只是這時那魔音使者也開始吹出他的幽冥魔音了。

傑諾抬頭看著天上的黑色生物,冷冷的哼了一聲,然後,他的身子微蹲,做出起跳裝,接著他便衝天而起。

他竟直接從幽冥冷蝠的心臟位置撞穿了過去,幽冥冷蝠一聲慘叫落了下來。

可是事情並沒有完,他穿過去之後,他一隻手已抓著了魔音使者,他另一隻手連連出拳,也不知道打了多少拳,那魔音使者連反應都沒反應過來便已被他打死。

他落下地來,將手中的屍體扔向另一個正向他攻來的黑衣守衛,又直接將這守衛打死。

他繼續向前,這時,他已不再去想分散注意力之類的,他現在只有一個目標,那便是快點到薩若的位置,讓薩若趕快脫身,趕快的去到塔頂,去找到他們族裡的那隻幽冥冷蝠。

!! 而潛身於樹林草叢的三名黑衣蒙面人見狀,心中皆是明白:對方只怕是早就猜到了自己這行人的意圖。而這次的潛伏阻殺,奪取書信的行動,已然化爲泡影。


只見一黑衣人憤怒道:“這小子也太猖狂了,尊上!咱們何不就此聯手,將目標人物宰了,也好回去交差。”

而被稱爲尊上的那名黑衣蒙面老者,聞言回頭怒斥道:“愚蠢!此處乃大楚國駐軍兵營,衝入此地殺人,罪同謀反!其身後的嶽州府尹,及兩名武將所處之位,似乎還以他爲尊。目標人物的身份讓人迷惑,不可輕舉妄動。咱們還是撒回將此事稟告樓主定奪吧!”

說完,三名黑衣人縱身掠起,朝樹林後的大山中長馳而去。而立身在軍營門前的歐陽世傑,卻朝小樹林方向,抱拳執禮朗聲笑道:“有朋至遠方來,不亦樂乎。還望恕在下失禮了,不送!”

而那三名飛身離去的黑衣蒙面人,聞言皆是身形一踉蹌,差點撞及樹上。而那領頭的黑衣蒙面老者,右掌一推。只聞:“轟!”地一聲巨響,前方近十餘棵海碗粗細的林木,盡皆斷折倒地,樹枝木屑激射飛濺!

只見那黑衣蒙面老者,一邊飛掠急馳一邊怒道:“自追魂樓成立一百五十餘年來,還未受此奇恥大辱。不殺今日此人雪恥,老夫勢不爲人!哼,北燕國隱瞞目標人物的詳細資料,害我追魂樓白白折損六人。出價萬兩黃金,就妄圖想買此人性命,追魂樓定叫他百倍奉還!”

只見三人展開身法,如三道黑影,直朝大山深處掠去。幾番起落之後,就不見其蹤影了。

而歐陽世傑則轉身朝嶽州府尹、嶽州駐軍參將及常飛龍等人。 全球財富 :“敵人似乎已經知難而退了,在下謝謝諸位的幫襯。因在下與此行的江湖朋友,另有要事,就不便在此多做停留。失禮之處,還望諸位見諒。”

說完,歐陽世傑揮袖躬身,朝朝嶽州府尹、嶽州駐軍參將及常飛龍等人,抱拳執禮以示謝意。而常飛龍則率軍中諸人,及嶽州府尹張之正等人執禮送客。

且常飛龍還道:“歐陽少俠及諸位江湖朋友,一路順風。日後若有機會,再聚金陵,咱們可一醉方休,保重!”

歐陽世傑笑道:“在下若回金陵,諸位可一定要來在下府邸做客。別的沒有,美酒臥龍醉管夠。青山不改,綠水常留,咱們後會有期。諸位保重!”

說完,歐陽世傑率慕容俊、陸靈玉、紫衣等諸人。縱身掠起,飛馳而去,幾個起落之後,就消失在遠處………

常飛龍等人,亦是立身於軍營門外,目送良久。只見那嶽州駐軍參將徐猛好奇問道:“常將軍,還請恕末將愚鈍。不知這位年輕的俠士是什麼人,竟得當今聖上如此看重?”

常飛龍聞言正色道:“此間無外人,告訴你等知曉也無妨。發生在二個月前的洛陽事變中,正是此人獨闖洛陽兵驛站,殲死敵國奸細殺手,搭救李侯爺子女的性命。事後又以重傷之軀,冒死諫言那手執代表至高皇權,五爪玉龍令牌的汝陽公主殿下。從而換得二千洛陽駐軍的性命,不至枉死。就憑此兩點,足以值得我等大楚行伍中人尊重!”

常飛龍一番話講完,身後的嶽州府尹軍中官兵。人人臉上皆是帶着崇敬之色,點頭以示敬佩!

而此刻,歐陽世傑率領同行而來的衆人,正朝嶽州城方向飛掠急行。只聞慕容俊哈哈笑道:“今兒跟歐陽兄弟走這一趟,爲兄長見識了。兄弟您運籌帷幄、笑送敵行,其風釆遠勝當年的東吳周郎!”

歐陽世傑聞言腳點樹稍,掠空轉身,逆身而馳。朝慕容俊笑道:“兄長說笑了,小弟不過是耍了點小聰明。那敢自詡有那東吳周瑜之才?若讓人聽見,豈不是貽笑大方?”說完亦是腳點樹稍借力,面朝衆人逆身而馳。

只見紫衣加快身形,如凌波仙子般,掠身至歐陽世傑面前。一身紫色的輕紗羅衣,被風吹得如同那畫中飛天。勾勒出一身嫚妙的身軀,凹凸有致,讓人遐想。

紫衣卻未曾發覺,檀口輕張好奇問道:“歐陽公子的謀劃計策,着實不凡。但您又爲何在對方潛伏的殺手離去之時,卻出言嘲諷相譏呢?您難道不怕對方記恨,而狗急跳牆嗎?”

歐陽世傑聞言,依舊腳點樹稍,逆身而馳。朝紫衣笑道:“潛伏在小樹林之中的殺手,身份只有兩種可能。要麼就是北燕國潛伏的亡命死士;要麼就是追魂樓的買命殺手。

若是前者,在下那番話就屬激將之言。若真是那北燕國的亡命死士,爲達目的是悍不畏死的。見行蹤敗露,奪取書信無望,行動失敗也是個死。聞言定會衝殺出來,以取在下性命

而潛伏的敵人見行動失敗,就立即撒退遠遁,並不理會我出言嘲諷相譏。只聞在其離開之時,揮掌擊樹泄憤之聲響。照此來看,他們應該是追魂樓的殺手。而我那嘲諷相譏之言,就可起到離間兩者的作用。

紫衣聞言心中大奇,掠身至歐陽世身前不及五尺之處。忙追問道:“請歐陽公子恕小女子愚昧,能否將這裏面的玄機講得明白些。紫衣自小也算飽讀詩書,尤喜兵法謀劃之道,還望歐陽公子不吝賜教!”說完,紫衣仰臉,傾城之貌動人心魄。一雙水汪汪大眼睛,期待地望向歐陽世傑。

歐陽世傑見狀笑道:“紫衣姑娘還記得咱們離船上岸不久,所遇到的那六位阻殺咱們的追魂樓殺手嗎?在下綜合慕容大哥對追魂樓這一組織,其特點的描述。再加上對暗月先生此人,毒辣善謀性格分析。

得出一個結論:暗月先生通過洛陽事變,應該對在下是有足夠的瞭解,甚至有可能還超出我的預料。但阻殺我們的那六位殺手,明顯等級過低,根本等同送死。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