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4, 2021
49 Views

好久一會兒之後,雲逸才收拾了東西,和大丫向著山下的地方走去。

Written by
banner

快到了村子的時候,大丫忽然停住了腳步,猶豫著站在那兒不往前走了。

「怎麼了大丫,不準備這麼早回家嗎?」雲逸疑惑的看著大丫道,這個時候不過是下午三點多鐘,大丫或許還想和自己在單獨相處一會兒。

想到這裡,雲逸頓時高興了起來,某位排名第二的東東又騷動了起來,上午的那陣運動讓他根本就沒有盡興,一直想著梅開二度的打算。

「嘿嘿嘿!」雲逸心理想著好事,看著大丫的目光不由變得很是猥瑣。

「叔叔,你想什麼呢!」看著雲逸注視著自己的目光,大丫小臉上紅霞頓生,好氣又好笑的對雲逸道:

「叔叔在我們出來的時候,不是很多人都聽見了叔叔說咱們上山林地里撿雞蛋的事情嗎,要是咱們這麼早就回去了,而且沒有背著雞蛋,肯定會被村民說咱們….閑話的!」

聽著大丫的話,雲逸微微皺眉,看著大丫下身道:「咱們還是回去吧,怕什麼流言,你身子這麼不舒服,要是還在山上走個不停,那得有多疼啊!」

注意到雲逸的目光再次看著自己的下身,大丫小臉一紅,卻是微微笑著道:「叔叔你不用太擔心了,大丫從小就在山上習慣了,小時候采蘑菇腳扭傷了,還不是硬挺著走回家去的!」

看到大丫這樣堅持,雲逸最後只得無奈的同意,而後和大丫一起去了自己山林地。

………………………………..

離著山林地還有一段路的時候,雲逸和大丫就注意到了大丫父親的身影,他正在山林地里查看著什麼。

「爹,你在看什麼呢?」和雲逸走近了山林地,大丫好奇的看著自己父親的動作,不由疑惑的道。

「唔,原來是雲子和丫丫來了!」聽到聲音,大丫父親驚訝的一抬頭,正好看到雲逸和大丫牽著手向這邊走過來,便笑呵呵的打招呼道。

大,走到了他身邊看,看著他手裡拿著的一根本折斷的細軟樹枝,大丫好奇的再次道:

「爹,你在看什麼呢?」

ps:熬夜到一點多,碼出這幾章來應該夠意思吧? ps:感謝『黑.砂糖、狂555、子車aayyei、mincy、專業修魔者、至尊寶他媽』六位鄉親打賞支持…

感謝昨天『紫色的衛星』妹子兩張月票,感謝『顏師』兄弟第二次月票支持…..

貌似,今天沒有大大投月票,小莫今天關小黑屋碼出來四張,等下更新兩張,有月票就再次加更……..

「爹,你在看什麼呢?」大丫好奇的看著父親手裡拿著的樹枝,小臉上疑惑的道。

「呵呵,爹是在看看這樹枝上長得木耳!」大丫父親苗栓笑呵呵的對自己女兒道,而後他將手裡拿著的樹枝遞給了雲逸,笑呵呵的道:「雲子,你看看這根樹枝上的木耳長得怎麼樣?」

雲逸接過這根早就乾枯的樹枝,隨便看了一眼就很是驚訝,連忙仔細的看了好一會兒,才驚訝對一臉笑容的大丫父親道:「大叔,這樹枝上怎麼會有這麼多的木耳呢?」

嘴上雖然這樣說,可是雲逸心理明白,這肯定是自己用空間泉水澆過的原因。

大丫父親笑呵呵的從雲逸手裡拿回樹枝,而後放在地上歪倒在地上,枯死的一顆大樹旁邊,轉過身指著乾枯的大樹對雲逸道:

「這顆大樹在咱們承包的時候就枯死了,一開始我覺得家裡不缺柴火,就是拉回去也沒有什麼用,便沒有繼續管它;誰知道今天我在這裡找雞蛋的時候,無意中看到了這大樹之上長滿了木耳,要是長起來估計得有七八斤之多!」

聽著大丫父親介紹這顆枯樹的黑木耳產量,雲逸也是微微高興,這野生黑木耳的味道很好,雲逸就非常喜歡吃,很多來雲逸家裡的朋友也喜歡吃。


比如說陳和吃過了村裡人送給雲逸打的黑木耳之後,就建議雲逸在村裡收購了這種野生的黑木耳之後,再賣給;他會給上雲逸百分之二十的利潤。

不過因為雲逸對這些瑣碎的事情不喜歡。所以就拒絕了陳和的提議。

除了黑木耳好吃之外,現在野生黑木耳的價格挺高,一斤至少都是在百十塊錢之多,光是地上的這棵樹上生長的黑木耳,估計就能賣上七八百塊錢之多。

雖然說雲逸不在乎這點小錢。可是蚊子再小也是個肉不是。

「這樣倒在地上的枯樹還有不少。我今天在山林子里轉悠了一邊,咱這山林地里差不多能有百十棵這樣的枯樹,要是這些黑木耳都賣了的話,估計能。賣上七八萬塊錢!」

大丫父親臉上更是笑容燦爛的道,雲逸是他的女婿,他的東西就是大丫的東西,自然也算是和他的東西差不多。

和自己的准岳父說了一會兒話后,雲逸便和大丫動手採摘木耳。不一會兒兩個人便採摘了足足一小包十來斤新鮮的木耳,然後看看天色已經不早了,便在雞舍哪裡裝了五六斤今天下的雞蛋,而後背著木耳和雞蛋下了山。

雲逸的家在村子的最東面,大丫她們回家的時候,要路過雲逸的小院。

「叔叔,我和爹回去了!」站在雲逸小院門口,大丫看了雲逸一眼,打聲招呼后就準備去追自己的爹爹。

「等下。這木耳你拿回去給我丈人和丈母娘吃,這東西吃多了能減緩人頭髮變白的速度!」雲逸輕輕拉著大丫的小手,微微開著玩笑道。

雲逸的玩笑讓大丫小臉頓時羞紅,不過或許是因為今天和雲逸靈與肉融合的原因,讓大丫沒有反駁雲逸的話。而是微微低著頭接過雲逸遞給她的背包,而後追著自己爹爹的背影快步而去。

」嗯,這是我的媳婦兒,我的小媳婦!「看著大丫嬌俏的背影。雲逸得意的吹著口哨回到了小院。


晚飯,雲逸用今天採摘的黑木耳炒了幾個從地里拿回來的野雞蛋。在加上做了一個簡單的清炒蕨菜,這頓簡單而又豐盛的晚餐算是解決了。

………………………………………………………………………………………………………

次日早上,雲逸吃過了早飯後,恢復了和大丫定親之前的逍遙日子。

讓悟空刷著碗筷,雲逸這邊將石桌子上擺上了棋盤之後,吃過了早飯的陳老便背著手悠哉悠哉的來到了小院,見雲逸已經擺好了棋局也不客氣,坐在桌子上就與雲逸廝殺起來。

陳老的棋藝很高,經過了幾十年的歷練,棋風是穩重求勝,偶爾會出奇制勝,但是基本上都是穩紮穩打,殺的雲逸是節節敗退。

雲逸s雖然很想贏陳老,可是畢竟棋藝不如人,是經常吃敗仗。

「雲逸,咱們整天在一起下棋,總是這樣磨手指頭也沒有什麼意思,咱們不妨下個小彩頭如何?」下了一盤棋之後,早就惦記著前幾天在雲逸家裡喝的猴兒酒的陳老,便看著雲逸微微笑著道:

「你院里的好東西挺多,像是蛇皮火紅果之類的東西都挺不錯,不過這些太珍貴了,我就不要了;你看你的那些猴兒酒當賭注怎麼樣,一局一斤猴兒酒?」

「咳,陳老您這不是故意想贏我的東西嗎,我哪裡是您的對手啊!」雲逸自然是不傻,知道自己棋藝的他當即拒絕道。

「我知道你棋藝不如我,所以我決定讓你一馬一炮,你看這樣如何?」陳老看著雲逸微微笑著道,將自己的一馬一炮拿了下去,而後不說話就看著雲逸笑道。

「行!」雲逸考慮了一下之後,覺得陳老都讓了自己一馬一炮,要是自己還是不敢賭一把,未免太沒有男子漢氣魄,便當即點頭同意,並且笑呵呵的看著陳老道:「我用院子里的猴兒酒賭,陳老你院里除了你自己配置的草藥外沒有別的東西,你就用治療風濕的那種藥方來做賭注吧,一局一個人一月用的量!」

「好,雲逸你小子果然夠痛快!」陳老見雲逸上鉤,頓時心情很是高興的點頭同意道,拿著棋子就開始走棋,好像是怕雲逸反悔一樣。

這一局棋局,開始經過了雲逸一番凌厲的攻殺之後,陳老漸漸落了下風,而後雲逸趁著一個陳老沒有考慮周全的機會,狠狠的突進了陳老的大本營,單車雙炮一起進攻,終於逼住了陳老的老將,正準備大開殺戒的時候,卻不料這只是陳老設下的陷阱,一炮一車頓時就被陳老給吃了。

而後陳老趁勢猛攻,一舉準備將軍。

」將軍!」陳老抓起自己的炮,狠狠地砸掉了雲逸的象后大聲道,讓雲逸是凝眉苦思,思考破解之道。

「我要將軍!我要吃炮!」正當兩個人都認真看著棋盤的時候,忽然雲逸屋裡一個聲音就是傳了出來,讓雲逸和陳老頓時就是一愣。 「這聲音,該不會是你的那隻鸚鵡吧?」陳老微微發愣之後,隨即想到了那隻變態智商的鸚鵡,不由看著雲逸很是驚奇的問道。

」嗯,沒錯,這就是那隻二貨鸚鵡!」雲逸點點頭,注意到陳老臉上一臉不敢相信的樣子,知道自己這隻鸚鵡的學習速度實在是太嚇人了,便微微苦笑著對陳老道:「這傢伙的智商真的像您說的那樣,真是高的厲害;那天我出山的時候,讓它和悟空在家裡看了一天的電影,誰知道這傢伙竟然跟著電視連續劇上的人物學會了不少人話。

尤其是那部電視連續劇的主角是個混混,這二貨鸚鵡學了不少的小流氓話,可真是沒有少給我找麻煩!」

雲逸很是無奈的道,要不然他還不會將這二貨鸚鵡給放在屋裡,以免它經常亂說話。

聽了雲逸的解釋后,陳老雖然驚奇可是也沒有過多表示,畢竟他這一輩子稀奇的事兒見過不少,早就過了大驚小怪的年齡。

沒有理會鸚鵡,二人繼續下著棋,誰知道那鸚鵡見雲逸不搭理自己,竟然一句接一句的大聲嚷嚷道,最後竟然來了一句:「救命啊,有人非禮啊

雲逸無奈,最後只得進了屋裡,將這二貨提出來掛在了棗樹下。

「哇,今天天氣真好,陽光明媚、風和日麗、春暖花開,是個居家旅行,出門泡妞的好日子!」這二貨鸚鵡一被雲逸掛在棗樹下,就揮舞著翅膀,一上一下的像是跳著迪斯科一樣,嘴裡還喋喋不休的學著電視上的話說起來。


「你這個二貨給我閉嘴,不然我把你拔了毛燉了吃肉!」雲逸好氣的看著這二貨鸚鵡,最後受不了它的喋喋不休,只能出言威脅道。

這二貨鸚鵡頓時被雲逸給嚇住了,站在鸚鵡架子上立即閉了嘴,老老實實的將忽閃著的翅膀收了回來,縮著腦袋一副乖巧聽話的樣子。

「雲逸。這隻鸚鵡被你訓練的不錯啊!」陳老笑呵呵的看著這一切,不僅為這隻小鸚鵡的表現而感到很好笑。

「這個傢伙,和白羊悟空差不多,都是騷包的傢伙!」雲逸苦笑著搖搖頭,自己的空間真是太變態了。院里的這三隻動物進過了空間之後。,其智商真是大大的提高了,讓人驚訝不已。

安頓好了這兒二貨鸚鵡之後,雲逸和陳老繼續下著棋;而剛才被雲逸威脅過一番的二貨鸚鵡。則是老實的站在鸚鵡架子上,認真的看著雲逸和陳老廝殺。

陳老技藝高深,棋風穩重,這次一點兒機會都沒有給雲逸,讓雲逸一直都不能找到與陳老決戰的機會。

忽然。陳老走了一步棋之後,被雲逸瞅見一個空檔,在右看看沒有危險之後,雲逸便準備提著炮突入進去,準備趁機吃掉一兩枚棋子。

「不要上炮,跳馬!」忽然在雲逸頭頂上,一直看著自己主人和這老頭下棋的鸚鵡大聲尖叫著喊道。

「你這二貨鸚鵡懂什麼,不許插嘴,不然我把你燉了吃!」聽到了鸚鵡的聲音。雲逸習慣性的喊道,不過當他仔細的審視一盤棋局上的形式后,竟然驚訝的發現這二貨鸚鵡說的很對,便將準備突進的炮拿了回來,跳馬進攻。

果然。這二貨鸚鵡指揮的很正確,雲逸的跳馬進攻讓陳老的防線出了一個漏洞,被雲逸抓住機會吃掉了一個象。

「這鸚鵡,上次的棋藝還沒有這麼厲害。想不到這個吧時候竟然能夠看穿我的陷阱了!」坐在雲逸對面的陳老,一臉驚訝的抬頭看著鸚鵡架子上德爾二貨。滿臉震驚之色。

雲逸也是心情高興的看著二貨鸚鵡,覺得應該獎賞下它,便跑到廚房裡,從空間了接了一杯空間泉水之後,給這二貨鸚鵡的水杯里倒滿了。

「謝…..大爺的賞!」這二貨鸚鵡歪著腦袋,看著雲逸給自己水杯里倒滿這種好喝的水,忽然就是學著電視上店小二謝客官賞格一樣,大聲的吆喝了一聲,而後低著小腦到快快的喝著空間泉水。

「噗!你這二貨都是在電視上學的什麼東西啊!」聽著這搞怪的聲音,雲逸頓時噴了出來,這傢伙真是太能惡搞了。

給二貨鸚鵡倒上了誰,雲逸坐在桌子邊上,和陳老的棋局繼續進行。

喝過了空間泉水的二貨鸚鵡精神頭兒更足了,用它和陳老相差無幾的棋藝,不斷的指點著雲逸,讓他開炮上馬,衝車攻卒,將陳老的防線打擊的是搖搖欲墜,而讓自己的防線是固若金湯。

「將軍!」雲逸很有氣勢的將炮砸掉了陳老的當門象,很是有氣勢的大聲道。

「這…..」陳老看著雲逸的當門炮,苦思良久之後,終於明白了自己這棋已經無可挽救了,便投子認輸。

「想不到這鸚鵡,竟然能夠和你配合,一起把我給打敗,真是…..奇迹啊!」陳老感慨的看著二貨鸚鵡,臉上表情從容,絲毫沒有那種賭徒輸了的樣子。

「呵呵,這都是陳老您謙讓的結果,不然我怎麼能夠打敗您呢!」雲逸得意的看著陳老,手伸到陳老身前,道:「陳老,願賭服輸,葯拿來吧!」

「你小子,我老頭子還能污了輸給你的東西,等一會兒!」陳老微微笑著搖頭道,而後繼續擺開了棋局,對雲逸道:「來雲逸,咱們繼續下,我老頭子就不信,一個人殺不過你和一隻鸚鵡!」

雲逸自然是樂意奉陪,很快就讓陳老相信,他一個人是真的殺不過雲逸和這隻二貨鸚鵡的,第二盤棋他在鸚鵡的指點和雲逸的拾遺補缺之下,很快就被雲逸殺得大敗,沒用上十分鐘這一盤棋竟然下完了,讓他有點兒目瞪口呆的樣子。

「這鸚鵡還這是厲害,老頭子我不是你們兩個的對手!」陳老這次終於承認了自己不如鸚鵡和雲逸,放下棋子后就回到自己小院,給雲逸送來了三幅治療風濕的葯來。

「陳老,這些葯只夠我父母用一個半月的,不妨咱們在下上兩盤棋,讓我能多贏你幾把,這樣我爸媽用藥的問題就解決了!」雲逸是贏上了勁來,看著陳老笑呵呵的道。

ps:感謝『漂亮南茜』大大月票,貌似這是第五張了,感激不盡….感謝『孤狼望天。我是色情狂、geleizi』三位鄉親月票支持,很重要啊…

感謝『wdid007』妹子一直打賞支持…..

貌似看到『千軍』小受菊花,不知道能不能捅一捅…..等下還有一更,求月票捅捅……. 「你小子聰明,老頭子我就傻嗎?不來不來,要是賭就不能讓你的鸚鵡說話!」

陳老搖著頭道,不是他小氣的不想給雲逸用這些葯,而是這些葯之中很多草藥都比較罕見,他自己到山上去才找到了很少的幾味,要不是他找到了村裡採藥的幾個村民,估計現在也就是能夠配五六副藥方子。官場小說文字

「你看這樣如何,要不然我和鸚鵡讓您老一馬一炮,怎樣?」見陳老不上當,雲逸眼珠一轉,頓時計上心來,激將道:「您老該不是連這都不敢吧,我可是讓了您老一馬一炮啊,您就這麼看不起自己?」

「雲逸你小子啊,對我老頭子竟然用激將的方法!我老頭子六十多歲了,還能跟你這小毛頭一樣受不了激將法?」陳老微微笑著,用手指著雲逸道:「不過既然你小子這麼誠心的讓了我老頭子一馬一炮,那我還真的賭一把,看看能不能喝上你的猴兒酒!」

「賭了!」陳老微微用力拍著桌子,輕聲喝道。

兩人繼續楚河漢界的廝殺起來,站在雲逸頭頂上的二貨鸚鵡也是一樣精神抖擻,和雲逸一起與陳老苦鬥著。

在廚房裡刷碗的悟空完事之後,依然是和往常一樣好奇的蹲在雲逸身邊,看著雲逸和陳老廝殺,偶爾還會看看頭頂上指揮著雲逸作戰的二貨鸚鵡,對它很是感到好奇。

都說猴子這東西天性好動,論如何都坐不住過五分鐘的安穩時間,這不是雲逸和陳來才不過是走了幾步棋,悟空就抓耳撓腮的四處張望,一副不耐煩的樣子。

沒等在棋盤上落了下風,準備訓斥它的雲逸開口,悟空便從自己身邊跑開,從小院門口跑出去玩兒了。

雲逸心旁顧,繼續和陳老下著棋,終於再次經過了足足一個小時后。這盤棋才算是在雲逸和鸚鵡的群智群力下,硬是一點點將陳老的優勢給拼掉,最後以老將和一卒的優勢,將被殺的只剩下老帥的陳老擊敗。

「果然是老了,沒想到竟然在被讓了一馬一炮的情況下。還是被你們打敗了。歲月不饒人啊」陳老很是感慨的道,終於覺得自己第一次有了老了的感覺。

「呵呵,陳老你這是說的什麼話,這二貨鸚鵡的大腦變異之後。對下棋這種邏輯性很強的東西都很好的思考能力,而且這二貨鸚鵡的學習能力又高的嚇人,您的棋藝有多高,它就能達到什麼樣的程度;所以說,您是被您自己的棋藝。加上我的棋風打敗的,這不算什麼」

雲逸倒是明白這裡面的道道,笑呵呵的安慰著陳老。

兩人又下了一會兒象棋后,雲逸感覺自己肚子有點兒餓了,看了一下手機后,竟然現已經是中午十一點半之多了。

「沒想到現在都已經是十一點半了,趙老你在這兒坐會,我到廚房裡隨便做點兒午飯,中午還是在這裡吃吧!:」雲逸笑呵呵的對陳老道。陳老也是微微點頭沒有客氣。

這邊雲逸做好了飯,端到了桌子上,吃了好一會兒的時候,雲逸總是覺得不對勁,好像是少了什麼東西一樣。

「咦。雲逸悟空哪裡去了,好像出去很久了吧?」倒是陳老先注意到了異常,疑惑的看著小院里問道。

「可不是,悟空這傢伙跑出去玩兒了!」雲逸拍拍腦袋。總算是想起來究竟是哪裡不對了,原來是少了悟空。

想著悟空還沒有回來。雲逸便站在小院門口,看了看還沒有悟空的影子,便笑呵呵的走回來對陳老道:「悟空這傢伙不知道跑到哪裡去玩了,咱們不管他,先吃飯再說!」

吃過了午飯,上午和雲逸已經二貨鸚鵡下棋,耗費了大量精力的陳老精神罩不住,便回去休息。

雲逸則是悠哉的將碗筷一扔,隨後就將躺椅從棗樹下搬出來,在小院里曬著太陽打著瞌睡。

」咦,悟空這傢伙還沒有回來?」在躺椅上躺了一會兒,雲逸見悟空還奧沒有回來,心中覺得奇怪,便再次起身出門,準備在村裡看看悟空在那一塊兒瘋玩。

剛出門沒有五分鐘,雲逸就看見了經常來村裡收購山貨的趙輝,他正搖搖晃晃的挑著一個擔子,向村邊上他暫住一家村民那裡走去。

「趙老哥,今天在村裡又是收的什麼好東西?」看見了趙輝,雲逸連忙笑呵呵的打著招呼道。

「原來是雲老弟啊,這不是前天我看見幾個熊孩子手上拿著松子吃,就和他們說我也收松塔!」趙輝放下有些分量的擔子,笑呵呵的看著雲逸,很是高興的指著擔子里的松塔道:「這不是,今天這群熊孩子找到我,一下子足足賣給我了一百六七十斤松塔,足足賣了一百多塊錢,我借了一副擔子就跳回去!」

趙輝的擔子里挑的是山上松樹上接的松塔,裡面有松子,是一種既能當中藥材,又很好吃的東西。

和趙輝聊了兩三句,雲逸知道了這些松塔是從村裡的熊孩子哪裡收來的,一斤松塔收購價格是六毛錢,而後剝開后取裡面的松子賣。

「說也奇怪,這些熊孩子也真是好本事,這些在樹上還沒有落地的松塔接的挺結實,採摘挺麻煩,這些熊孩子說是昨天下午加上今天上午就弄了這一百多斤,還真是厲害!」趙輝看著自己擔子里的松塔,神情裡帶著幾分疑惑。

雲逸笑笑,也是覺得奇怪,一般用長竹竿幫著鐵鉤子摘松塔,一天大人也就是摘個二十來斤還累得要命,這些熊孩子摘這麼多的松塔,指不定又想出了什麼歪招呢。


別過了趙輝,雲逸向著李東來小商店的地方走去,那裡是悟空喜歡去的地方,又是擦炮又是糖果的,悟空在雲逸每次帶著它出門的時候,總是要跟著去。

轉過一條街口,雲逸遠遠地就聽到了從李東來小商店哪兒傳來的擦炮聲音。

「『啪』『砰』」幾聲擦炮的聲音,在這中午時分格外響亮。

ps:真心感謝兄弟們,月票很重要,這第一個月要是能夠擠上新書月票榜,小莫下月一定還會像這個月一樣爆回報大家謝謝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